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湛江

35677浏览    27997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12 13:01
Little 涵柒

来自一个钢铁直男的怨念

我叫金子轩,似鸽直男。


今天是我和我家阿离结婚十六周年纪念日,本来我已经想好了N种美好愉快绝不重复的庆祝方式,想和阿离度过轻松温馨的二人时光。但就在昨天,我还没和阿离提这回事,岳母就突然过来告诉我,眉山要办一个外嫁女的仪式,男子不可跟去。


正在我懵逼的时候,可亲可敬的丈母娘一脸胜利地拉走了阿离。


……我有一句mmp不知当不当讲。


第二天起床后


阿离不在的第一个时辰,想她。


阿离不在的第二个时辰,想她,想她。


阿离不在的第三个时辰,想她,想她,想她。


阿离……我要我的阿离啊……


不!不行!我要振作!


金凌这小子去云深不知处求学也有差不多...

我叫金子轩,似鸽直男。


今天是我和我家阿离结婚十六周年纪念日,本来我已经想好了N种美好愉快绝不重复的庆祝方式,想和阿离度过轻松温馨的二人时光。但就在昨天,我还没和阿离提这回事,岳母就突然过来告诉我,眉山要办一个外嫁女的仪式,男子不可跟去。


正在我懵逼的时候,可亲可敬的丈母娘一脸胜利地拉走了阿离。


……我有一句mmp不知当不当讲。


第二天起床后


阿离不在的第一个时辰,想她。


阿离不在的第二个时辰,想她,想她。


阿离不在的第三个时辰,想她,想她,想她。


阿离……我要我的阿离啊……


不!不行!我要振作!


金凌这小子去云深不知处求学也有差不多半年了,去看看他的学业怎么样吧。等到他长大点就把宗主之位让给他,到时我陪阿离过过闲云野鹤的生活。


于是我就御剑,去了姑苏。


进到云深不知处后,我悲催地发现——劳资在这个几十年没踏足的鬼地方迷路了!迷路了!这里一个人也没有,看来那些孩子在听那个腐朽老头讲学,找不到人问路,怎么办?


能怎么办?瞎逛呗!我就不信我出不去!


云深不知处可以啊,虽然被火烧过,但总体来说恢复的还蛮可以——如果忽视那块刻满密密麻麻家规的石头就更好了。


我就纳了闷了,这石头怎么不一起被烧了?虽然这样想有点不道德,但这玩意真的是祸害遗千年啊!想当年我被这家规支配的恐惧……啧啧啧……


转着转着我就到了后山,刚想感叹这里不错时,我的眼睛和耳朵似乎被某种不和谐的东西辣到了。


谁能告诉我,这些把草地堵的水泄不通的肥兔子是什么鬼?!信不信我把它们捉去炖了啊!还有那个难听到极点的驴叫,我敲你们认真的啊?!说好的不得喧哗呢?吵死个人!


嗯……???我似乎听到了某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声音。


“唔……二哥哥……”


魏无羡的声音?


我……我……


我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你们继续……


飞速逃离后山的我内心咆哮:蓝忘机!你的雅正呢?!你的风度翩翩呢?!被狗吃了?!给仙子当茶点了?!


溜了溜了。


看到了许多求学时期看到的场景,引发了我许多感慨。这时,不远处的墙角闪出一片明晃晃的基佬紫。


卧槽?!江澄?他怎么也在这里?!他也是来看金凌的?这么巧?!


我赶紧躲到一棵树后面,暗自祈祷这位姐控二号不要发现我。


哟呵?我为什么要躲?好歹我也是江澄他姐夫,也算他长辈,我怕什么?


正当我想光明正大走出去的时候,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又把我吓回去了。


江澄背后那人是蓝曦臣吗?他们很熟?没看出来啊,以前都没见他们有什么交集。自从岳父把宗主之位让给江澄后他们才有点来往,最近的一次好像就是前不久江澄发烧时他来看江澄。挚友吗?


等等,他为什么没有带抹额?江澄怎么把自己那条基佬紫发带换成了蓝白色?


不对!这关系不像挚友。两人之间的气氛不对劲。


江澄,你的脸怎么这么红?还有,你的腰怎么了?你干嘛一直扶着它?你这个姿势我只有在魏无羡那死给身上看见过。


蓝曦臣!你这么亲昵的吗?“晚吟”?你把人家的字都叫上了?!还有,你别把手放我小舅子腰上!你不知道这逼货最讨厌和别人肢体接触吗?还有他的腰是不是你弄的?虽然江澄和我都看彼此不爽,但江澄要是出啥事我也没办法跟阿离交代啊。


江澄你也别怂,你怼我的时候不是挺来劲的吗?把他的手拍下去啊!卧槽蓝曦臣你别笑得一脸宠溺啊!看你俩的互动我害怕啊!


江澄!你怎么把脸埋他肩上了!!!


呵,作为谈恋爱的过来人,我明白了。这俩要是说没关系,傻子才会信啊!阿离,这个小舅子gay掉了,我们不要他了。


江澄啊江澄,说好的要一起当直男永不为给,你却背着我偷偷断了袖。


对象还是蓝家的。


很好,现在姑苏的白菜已经拱了两头江家的猪。


死给!都他妈是些死给!


我默默翻了个白眼,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子轩兄?”


“阿瑶?弟夫?”


天要亡我,一扭头就看到一头聂家拱白菜的猪和我家的大白菜。半年前聂明玦不知脑子哪根筋抽了,喝了几坛天子笑就叫来一堆人扛花轿搬聘礼来提亲。阿瑶也不知是怎么了,就让人这么抬回了聂家。


从此赤峰尊收了我弟这个粘人的小妖精,敛芳尊成了聂家的主母。两人恩恩爱爱如胶似漆,就连我这个夫人在手儿子我有的人都要默默捂一把眼睛。


现在看到这俩……呵。


“子轩兄,你看到二哥了嘛?我和大哥找不到他。”金光瑶笑着看着我,顺便挽住他家老攻的手摇啊摇啊摇。


“……他和江澄往那边走了。”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阿瑶,这样故意气我的你不再是我那个乖巧可爱的弟弟了。


金光瑶一愣,脸上逐渐浮起(猥琐?)笑容。


“看来子轩兄已经知道二嫂弯了的事情,但……子轩兄可知阿凌……诶诶诶大哥!我还没说完呢!”阿瑶还没说完就被聂明玦拉走了。


“和他走这么近干什么?”哟呵?好浓的醋味啊。


“哎呀大哥……子轩兄也是我哥哥好嘛……你不要谁的醋都吃嘛……想当年我就是和二哥走的近了点帮他追江澄,一到晚上你就……”金光瑶悄悄摸了摸自己的腰。


“哦?看来你还想再试试呢。”聂明玦眼睛一斜,金光瑶立刻乖巧闭嘴。


两人走远,没人再理我。


……所以说,我被无视了?


……聂明玦,没想到你还是个大醋缸子哈。


但是阿瑶那句没说完的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心里会有一种保不住小白菜的预感?!不不不,别多想……


真巧,刚离开阿瑶我就看到那臭小子了,是下课了吗?他身边好像还跟着那个叫思追的孩子,真好啊,来了云深不知处居然找到了一个朋友。我还担心他这臭脾气没人能忍呢。


金凌你怎么回事?思追惹你了?还是你惹人家了?我不是说过吗?这是云深,不是兰陵,有什么都要忍一忍,又不能让你随心所欲……停停停停!蓝思追放开,别拉着他!


“你说!你这几天怎么天天和蓝景仪混一起!”哟呵?声音还挺委屈。人家不能有自己的朋友和空间吗?这小子!


“阿凌别生气啦,我只喜欢你一个人的不是吗?景仪去清河了,作为和他一起长大的我也要陪他一段时间啊。”


“哼!我不管!”


“好好好我错啦,那……我把抹额送给阿凌赔罪可以吗?”


蓝思追收起你的抹额啊!你作为蓝家人抹额是什么含义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还有金凌,你也不可能不知道他的抹额是什么意思啊!你还收下了!我脚下一滑,差点摔死在地上。


呵呵,我懂了。到底是老了啊……现在的时代这么喜欢玩gay吗……罢了,这儿子不要了。阿离我们考虑二胎吧QAQ


我果断转身,离开了云深不知处这个湾仔码头。


去清河找聂怀桑吧。他这几年倒也过的不错,本以为他是真


的一问三不知,结果锋芒不露啊。前些时候温家造孽,居然是他设了局,把岐山势力一锅端了。据说后来温若寒改邪归正?似乎是蓝老头干的?反正我不是很清楚。


“金兄可真有雅兴,不远迢迢过来找聂某下棋,聂某棋艺不精,让金兄见笑了。还请金兄多多关照。”聂怀桑这老狐狸,你没见你这盘棋都把我逼到死路了,还好意思给我装?装死你算了!


“不敢当不敢当,怀桑兄的技艺金某可是比不上的。”明明我的内心已经慌的一批,但我才不会表现出来。气势不能输,对不对?


“金兄可真是谦虚……”聂怀桑装模作样地拿扇子遮住半边脸,完美地掩住自己上扬的嘴角,又下一子。


……于是我光荣地输掉了这盘棋。


虽然看不见,但我猜想我的脸已经黑成了猪肝色。还是煮熟的那种。


这时,一个白色的身影闪进门,扑到聂怀桑怀里。我眉头一皱,刚想问这是哪个不守规矩的弟子,结果就看到聂怀桑温柔一笑,揉了揉他的头。


exm?!


我定睛一看,卧槽!蓝景仪?!


正当我懵得一批时,聂怀桑搂住他的腰,贼兮兮地冲我笑:“金兄,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聂家二少奶奶。”


……艹!


聂怀桑你禽兽啊!蓝景仪才多大?没成年吧!如果我没记错他和金凌差不多大,你好像是和我差不多,你们俩相差十几岁啊!三年起步啊喂!


死给!四大家族绝后了!就只有老子一个是直的!


我绝望了,打算回金鳞台。


当我生无可恋地走到厨房时,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香气。


莲藕排骨的味道!阿离!是阿离回来了!


我精神一振,三步并作两步冲进去,从后面搂住阿离的腰。


阿离脸微微一红,轻轻拍了拍我的手示意我放开她,但是个男的就不可能乖乖放开啊。我不但不放还抱的更紧了点。


唔,媳妇儿身上好香……媳妇儿脸红起来真可爱……


“子轩……”她无奈地开口,还是那么细声细气的,“我有事要和你说……”


嗯?我松开她,非常不解。


她转身给我盛了碗汤,笑眯眯地看着我:“子轩可还记得温情姑娘?”


温情?就是那个岐黄神医?人不错,就是凶了点。我点点头,她笑得更欢了。


“我回来的路上遇见阿情了,她约我过几天去她的医馆玩玩,可以嘛?”她的眼睛让我根本无法拒绝。


“当然可以啊,阿离玩得开心哦。”虽然有点舍不得,但我知道她素与温情姑娘聊得来,两闺蜜嘛,聚一聚也好。


结果第二天温情就备了马车过来了。


她拿过阿离的行李,居然很亲昵地叫了声夫人。


我:!!!


去你妈啊!阿离回来!不要接近她!她很危险!


这时阿离回头,歉意地笑笑:“子轩放心啦,这只是好友之间的爱称,不是你想的那种意思……”


我点点头,依旧石化。


温情笑得奸诈,搂过阿离两人就上了马车。


卧槽!温情你别祸害我媳妇!你要是敢祸害我就把从民间搜过来的逐情宋宁话本发遍仙门百家!我还要把从魏无羡那顺来你写的温启话本寄蓝老头和你家宗主那!


来啊!造作啊!互相伤害啊!苍天饶过谁啊!


無心魚

【菲林】

睡醒了会咕噜咕噜。

【菲林】

睡醒了会咕噜咕噜。

Nico代175啊

天呐Lofter终于终于终于可以分享音乐了
这首最适合一个人听

天呐Lofter终于终于终于可以分享音乐了
这首最适合一个人听

Footmark3000
  1. 同时两架飞机的飞行任务。
  2. 经常的,阿富汗就是这样的样子。
  3. 北部的阿富汗比较多农田。
  4. 飞机起飞的时候,俯瞰军营。军机的尾部永远都有警戒的机枪手。子弹也都上了膛,随时准备战斗。
  5. 大山旁的村落。
  6. 靠近首都喀布尔的市区。
  7. 阿富汗北部的小营地,就在城镇的旁边。在人多的地方比较的危险,我在这里一周遇到了两次火箭弹袭击。
  8. 鱼鹰是很方便的飞机,小营地里面只要一片开阔的石子地就能起降。每天飞机都为营地送来新鲜的事物和补给。瓶装水也是在科威特空运到每个营地。
  9. 来自帮洛杉矶派的士官对着相机做了个手势:我还活着!

  在美国陆军当兵的日子里,我作为士兵驻扎在阿富汗。很多时候,士兵都是依靠坐军机到达不同的营地。在这个时候,我在飞机上拍下了阿富汗的风景。很多时候,士兵都躲在营地里面,很少和外界接触,除了要出任务。

  所以在飞机拍下的片片也是我了解阿富汗的一个途径了。阿富汗的南部沙漠地带较多,但是也有阿富汗最大的河流赫尔曼德河流过。河的两岸就像是沙漠里的绿洲。

  北部的阿富汗气候温和的多,农田,人口和城镇都相对很多。在靠近首都喀布尔的一带,城镇就很罕见的连在一片。


  在美国陆军当兵的日子里,我作为士兵驻扎在阿富汗。很多时候,士兵都是依靠坐军机到达不同的营地。在这个时候,我在飞机上拍下了阿富汗的风景。很多时候,士兵都躲在营地里面,很少和外界接触,除了要出任务。

  所以在飞机拍下的片片也是我了解阿富汗的一个途径了。阿富汗的南部沙漠地带较多,但是也有阿富汗最大的河流赫尔曼德河流过。河的两岸就像是沙漠里的绿洲。

  北部的阿富汗气候温和的多,农田,人口和城镇都相对很多。在靠近首都喀布尔的一带,城镇就很罕见的连在一片。

  

😯王白石👀
本来约了师姐上楼顶看落日,结果...

本来约了师姐上楼顶看落日,结果错过了
剪影--我最爱的师姐♥️

本来约了师姐上楼顶看落日,结果错过了
剪影--我最爱的师姐♥️

剩下的流年

晓薛·我放过你了

咳咳,没错又是我,今天更的是晓薛的一个小短篇,甜虐你们看题目就已经知道了吧,嘻嘻
(此文的梗来源于 砒霜给你次啊 大大的一篇晓薛同人文《累了,放手了》)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薛洋,我们结束吧”

“小星星,什么结束?你在说什么啊?”

“我说我们分手吧,你不觉得恶心吗?两个男人在一起……”晓星尘抿了抿嘴“而且我父母和老师对我期待很大,我不想让他们失望。”

“……”

“我们之间是没有未来的,我不希望你连累我,我也不希望我连累你,所以……我们分手吧,薛洋”

薛洋听了晓星尘的话,微微蜷了一下手指。他从未觉得和晓星尘在一起有什么恶心,也从来不觉得和晓星尘在一起会连累自己;他...

咳咳,没错又是我,今天更的是晓薛的一个小短篇,甜虐你们看题目就已经知道了吧,嘻嘻
(此文的梗来源于 砒霜给你次啊 大大的一篇晓薛同人文《累了,放手了》)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薛洋,我们结束吧”

“小星星,什么结束?你在说什么啊?”

“我说我们分手吧,你不觉得恶心吗?两个男人在一起……”晓星尘抿了抿嘴“而且我父母和老师对我期待很大,我不想让他们失望。”

“……”

“我们之间是没有未来的,我不希望你连累我,我也不希望我连累你,所以……我们分手吧,薛洋”

薛洋听了晓星尘的话,微微蜷了一下手指。他从未觉得和晓星尘在一起有什么恶心,也从来不觉得和晓星尘在一起会连累自己;他只觉得和晓星尘在一起自己很开心,很幸福,却不想,自己眼里的开心,幸福在别人眼里是恶心,是累赘。

“薛洋,你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好吗?”晓星尘看着面前沉默不语的薛洋,语气里竟带上了些许哀求的意味。

“好啊”薛洋垂了垂眼眸,纤长的睫毛掩盖住他眼中的神色,“我们分手吧,我今晚就不回来了。”他推开晓星尘,慌忙的冲出家门。

不知为什么,晓星尘看着薛洋冲出家门的背影,总觉得薛洋真一走,就真的见不到了。

薛洋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他不知道该去哪里。他不知不觉走到了公园,因为是周末,公园里人多,他在小路上走着,从他身边经过的人,都以一种看异类的目光看他,小声的议论着他有多恶心,更有甚者直接向他吐口水。

他其实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目光。当初和晓星尘在一起的时候,这样的目光和议论没少受,但更多的事攻击他的,因为晓星尘本来就很优秀,性子也很讨喜。不过那时候他的眼里心里都是晓星尘,对于这些目光他都是不与理睬的,而且那个时候晓星尘也会安慰他,不会让他受一点委屈的,现在……

他找到一个长椅坐下,拿出手机登陆QQ看了一眼,晓星尘和他解除情侣空间了。看着上面的数字从1031慢慢变成0,他觉得心了有什么东西也随着这些数字消失了。他觉得难受,很想哭。他收起手机,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吧脸埋在膝盖上,双手紧紧的抱着膝盖,小声的哭泣着。路过的人都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他哭着,哭着,就累了,泪也流干了,人也倒在长椅上睡过去了。

第二天早晨,他从长椅上醒来,觉得自己头重脚轻,胃里也是一阵翻江倒海。他强忍着反胃的感觉从长椅上起来,结果刚起来就又倒下去了……

薛洋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着医院的病床上,手上还扎这打点滴的针,身边站在金光瑶。

“洋洋……”金光瑶看着憔悴了许多的薛洋,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小矮子,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恶心啊?”薛洋抬头看着金光瑶,随即又收回了目光,“也是,同性恋本就恶心,不是吗?”他的声音很平静,神色也很平静,平静到让人害怕。

“洋洋,我早就说过,你们不合适,散伙只是迟早的事。”金光瑶沉默了一会,还是开口了。

“够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不必再提”薛洋闭了闭眼,“我能去你那里住一阵吗?找到房子后我就搬走了。”

“可以,你来吧,住多久都没事的。”金光瑶看着薛洋,最后无奈的叹口气“我去帮你买点吃的回来,你好好休息一下,别把身体弄垮了。”

“去吧,我先睡一会。”薛洋闭上眼睛似是要休息。

“嗯”金光瑶看着薛洋,似是不放心,但还是转身去给薛洋买吃的了。

金光瑶前脚刚走,薛洋后脚就醒了。他拔掉左手的针头,血顺着那个针眼渗出。他有凝血障碍,这病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拿起桌子上削苹果用的小刀,恍恍惚惚的走进厕所,用刀狠狠地在手上一划,血从手腕上汨汨流出,很快浸满了洗手池,他似乎是觉得割的不是很用力,又在上面划了一刀,割破了大动脉,血像喷泉一样溅了薛洋满脸。看着洗手池里的血越来越多,他想起来和晓星尘在一起的三年里一下甜蜜的片段:

“小星星!今天我生日呀!你陪我过好不好?”

“好呀,只要阿洋想我可以陪阿洋过一辈子生日。”

你食言了

“小星星!我想去法国玩。”

“嗯,等我们赚到钱了,我陪你环游世界如何?”

“好呀!”

你食言了

“小星星!今年春节你陪我过嘛~~”

“嗯!以后我们会在一起过一辈子春节的。”

你食言了

因为凝血障碍,血还在流着。薛洋觉得双脚无力,倒在地上,血染红了衣衫,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流逝,但心里却是感到释然。自己走了,可以不用连累晓星尘了,可以不恶心到他了,他可以更好的生活下去了。没有自己,他可以活的更优秀,没有薛洋,他可以不用成为别人口中的异类了,多好啊。

也许是幻觉,薛洋在失去意识之前看到的事晓星尘在远处张开双臂,朝自己温柔的喊一声“阿洋,过来。”

金光瑶回来的时候只是看见薛洋倒在血泊之中,左手手腕上有一道狰狞的伤口。他慌忙叫来医生,医生看了一下情况却说:“这位先生有凝血障碍,而且患有十分严重的抑郁症,这也是他割破大动脉的原因,加上这位先生的求生欲望为0,已经确定死亡了,请节哀顺变。”

金光瑶愣愣的看着死去的薛洋,如果不是手腕上的伤口和满地的血,他只会觉得薛洋睡着了,很快就会醒来。他找到薛洋的手机想打电话给晓星尘问个清楚,却看见薛洋手机上一条未发送的消息:

“晓星尘,我放过你了”

接受者:小星星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那啥,我先溜了,下一次就更血染星辰了,嘻嘻

Q柚睦

大大说这个也算同人,那就凑个数Ծ ̮ Ծ。

参考了奥大的图,捏个队长。

还有好多细节没怎么处理好,还不是大佬,凑合着看。_(´ཀ`」 ∠)__

大大说这个也算同人,那就凑个数Ծ ̮ Ծ。

参考了奥大的图,捏个队长。

还有好多细节没怎么处理好,还不是大佬,凑合着看。_(´ཀ`」 ∠)__

保洁小弟梅林

【德哈微信体第二弹】论土味情话与日常互怼之间的距离x

策划/修图:@保洁小弟梅林


剧情:@保洁小弟梅林/自由发挥


因为这个We Chat号是专门为了做微信体创的,所以大家要是想撩他们的话可以直接扫微信进群撩(不是什么语C群,我本人也不会语C,就是大家日常吹吹水唠唠嗑扯扯皮吃吃瓜暗中窥屏以及撩德哈而已)【二维码见图】,或者直接加哈利【哈利确认不是什么神奇动物后会主动拉你进群】,至于马尔福,因为最近加他的人太多,他社恐犯了,开始自闭,所以就私信随缘回复但不会主动说话,不过他会回群聊消息【如果有什么问题想问他们,可以直接群聊@德拉科/哈利/他们俩一起】他们还可能不定期在群里发发糖/日常互怼...

【德哈微信体第二弹】论土味情话与日常互怼之间的距离x


策划/修图:@保洁小弟梅林


剧情:@保洁小弟梅林/自由发挥


因为这个We Chat号是专门为了做微信体创的,所以大家要是想撩他们的话可以直接扫微信进群撩(不是什么语C群,我本人也不会语C,就是大家日常吹吹水唠唠嗑扯扯皮吃吃瓜暗中窥屏以及撩德哈而已)【二维码见图】,或者直接加哈利【哈利确认不是什么神奇动物后会主动拉你进群】,至于马尔福,因为最近加他的人太多,他社恐犯了,开始自闭,所以就私信随缘回复但不会主动说话,不过他会回群聊消息【如果有什么问题想问他们,可以直接群聊@德拉科/哈利/他们俩一起】他们还可能不定期在群里发发糖/日常互怼之类的?

【微信群(皮皮)花絮指路】 @顾霖炎 


【德拉科】  @山河一念_唐清庭  【我大佬】(We Chat号:qingtingdalao,私信随缘回复但不会主动说话,群聊会回)


【哈利】@保洁小弟梅林(We Chat号:shadiaoxiaodi,私信群聊都回)





最后是一只走错片场的毒液表情包【眠狼太太的】

Heavy Rain

[杰迈无差]Trick and Treat

#为天真可爱的森宝庆祝打call。杰迈无差
#番外型六一小甜饼.今天不更正剧
#OOC应该。同人不可避免。尽力尽力。
#三挣扎一放手

标题:Trick and Treat

房子门前的阶梯上坐着一个男人,他头上套着白色的乳胶面具,身上是不起眼的旧式连体工装。万圣节已经到了,而他在为此做准备。
他微屈上身抱起身旁的南瓜,拿着沾血的厨刀侧握,随后刺入南瓜黄色的皮肉。他娴熟地翻转着手腕进行切割,大块的南瓜肉被挖出然后扔到地上。几分钟以后,一个面容可怖的粗糙南瓜灯诞生在他怀里。
火光在圆筒形的小蜡烛头部燃烧起来,他放下打火机,小心地将蜡烛放入南瓜内部,橘色的温暖光芒从南瓜灯的眼睛和口齿间透出。男人捧起南瓜灯的...

#为天真可爱的森宝庆祝打call。杰迈无差
#番外型六一小甜饼.今天不更正剧
#OOC应该。同人不可避免。尽力尽力。
#三挣扎一放手

标题:Trick and Treat

房子门前的阶梯上坐着一个男人,他头上套着白色的乳胶面具,身上是不起眼的旧式连体工装。万圣节已经到了,而他在为此做准备。
他微屈上身抱起身旁的南瓜,拿着沾血的厨刀侧握,随后刺入南瓜黄色的皮肉。他娴熟地翻转着手腕进行切割,大块的南瓜肉被挖出然后扔到地上。几分钟以后,一个面容可怖的粗糙南瓜灯诞生在他怀里。
火光在圆筒形的小蜡烛头部燃烧起来,他放下打火机,小心地将蜡烛放入南瓜内部,橘色的温暖光芒从南瓜灯的眼睛和口齿间透出。男人捧起南瓜灯的底部,放在面前静止不动,然后歪了歪头,一丝不苟的专注眼神隐藏在面无表情的白色头套下。
他将厨刀放在一旁,拿着南瓜灯站起身来,在原地犹豫半刻,最终还是选择将它放在了阶梯上,恐怖中带着可爱的南瓜脸正对波光粼粼的水晶湖。

男人拿起地板上的厨刀,无意之中看到了在院子里面飘扬的白色被单。他径直向那处走过去,然后伸手扯下薄薄的被单,在中间戳开两个洞之后,展开被子顶在头上。万圣节杀人狂迈克尔·迈尔斯的年龄至少有三十,但是这没能阻止他想要恶作剧的念头。
何况现在的情况和以往不同——这一年的万圣节,他并不是孤单一个人。

杰森蹲在湖边,将冲洗干净的捕兽夹从水里捞了上来,动手一个挨着一个将它们甩干净,擦干全部水分之后,放在干燥的土地上。如果不是脏污会影响兽夹的使用寿命,他还不太情愿做这种麻烦的事情。
夹子整齐地排列在空旷的土地上,全都布满了锈迹,他用它们至少捕捉过几十个猎物,包括小森林里面的鹿,甚至还有现在在水晶湖营地的另外一个杀人狂,迈克尔·迈尔斯。

突然之间,杰森感觉到森林有人在看着他,但是他不太确定,因为那种似有若无的气息过于缥缈,还没有吹过的湖风来得动静更大。他抬起头,随意地往那个方向撇了一眼。
摇曳的树影之下,站着一个白色的幽灵。它一动不动,两个黑色的,可以称之为眼睛的东西望着杰森的方向,那似乎可以无尽延伸的白色身体让人感到极度恐慌。

未知会给人带来恐惧。
无声无息,从来没有在杰森的认知世界里面出现过的诡异东西,把他狠狠吓了一跳。这个强壮的大个子当然没有整个人跳起来,但实际上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往后退了一步,非常滑稽地一屁股坐在湖边湿润的泥土上。

在杰森将斧头扔过来之前,迈克尔将头上的被单扯掉,露出白色的橡胶面具,恶作剧成功让他感到心情非常愉悦。
被吓得肾上腺素飙升的杰森犹豫好一阵,才放下了手里的斧头。他从不会拿着武器面对亲密的人。他走近那个手上拿着白色被单的人,马上就想起迈克尔曾经告诉过他的事情,万圣节和糖果。虽然那时候迈克尔只是对他比划了几下,但他理解得很清楚。

杰森不知道万圣节到底在哪一天,但他从那天开始就将一颗糖果带在了身上。现在他想不起来那个糖果是否有丢失,或者只是被遗忘在了他身上的某个地方。他摸了摸脖子,然后挨个搜索身上的口袋。杰森的动作很慢,而迈克尔的耐性很好。
几分钟之后,杰森才摸出了一个彩色的小包装,他低头看了看,然后迫不及待地伸手递给迈克尔。

迈克尔感到很满意,因为杰森还记得这回事,不过他没有愉快很久。
手心的冰凉提醒迈克尔,拿他手里的并不是一颗糖果。他的视线落到糖果的炫彩包装上,那赫然就是一个水果口味的避孕套,还是葡萄口味的。
一阵火气冲上杀人狂的脑袋,心理素质极强的迈克尔忍耐住了揍人的冲动,不明所以的杰森还在等待着他的反应。

青筋凸起的手将不合时宜的避孕套塞进工装裤的口袋里,极大的力度险些直接捏破包装。
迈克尔呼出一口长气,伸手将歪着头等他的大孩子杰森抱进了怀里,不带感情,也并不温柔,只是两个人最简单的身体接触。同样没有心跳的身体,却让两个人都感到了充盈的安心。
他们身上笼罩着最明亮皎洁的月光,极少脱下面具的迈克尔揭开了头套,在杰森的曲棍球面具上落下了一个简单的亲吻。

失去理智
是昨天的摸鱼握个爪(????)

是昨天的摸鱼
握个爪(????)

是昨天的摸鱼
握个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