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滁州

4604浏览    6712参与
兰淩飞鹰

为什么“仲达之才减于孔明?” (一)为什么“仲达之才减于孔明?” 勿庸讳言,小说《三国演义》为了神化诸葛亮超凡卓 | 豆瓣日记 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uri=/note/704198952/&dt_platform=other&dt_dapp=1

为什么“仲达之才减于孔明?” (一)为什么“仲达之才减于孔明?” 勿庸讳言,小说《三国演义》为了神化诸葛亮超凡卓 | 豆瓣日记 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uri=/note/704198952/&dt_platform=other&dt_dapp=1


凉欢

滁州中学高一二班


请多指教

滁州中学高一二班



请多指教

青糸が情を断つ.

我在想明天是更伪历史还是秋江晚吟

你们说呢?

我在想明天是更伪历史还是秋江晚吟

你们说呢?


青糸が情を断つ.

未来的那些故事

说明:幼儿园手笔

             cp:忘羡,曦澄,轩离(剩下的你们来决定,再评论区告诉我)

            不喜勿喷,谢谢!

……………………………………………………

正文:


第一章


“江澄,你说这天上的是什么呀?!”

“我哪知道,父亲和其他宗主已经在调查讨论了,只是,到现在还是没有结果,这不,现在还在兰室商量着。”

魏无羡和江澄在云深后山看着那像...

说明:幼儿园手笔

             cp:忘羡,曦澄,轩离(剩下的你们来决定,再评论区告诉我)

            不喜勿喷,谢谢!

……………………………………………………

正文:


第一章


“江澄,你说这天上的是什么呀?!”

“我哪知道,父亲和其他宗主已经在调查讨论了,只是,到现在还是没有结果,这不,现在还在兰室商量着。”

魏无羡和江澄在云深后山看着那像镜子似的东西讨论的正欢。

“魏兄,江兄!”聂怀桑看见魏无羡和江澄一边喊一边超他们走过来。

“怀桑兄,你怎么也在这?”魏无羡问到。

“没事,我就是出来散散心,然后就遇到你们了。”聂怀桑扇了扇扇子说道。

“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在躲你大哥吧。”

“呵呵,魏兄果然聪明。”聂怀桑心虚的笑了笑,然后又问到:“那你们呢?”

“我和江澄想打山鸡来着,可是在这后山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就说起这天上的镜子了。”

“说实话,这镜子都出现那么久了,什么动静也没有,一开始那些长辈都在猜测是不是温氏搞的鬼,但就在前几天,温氏竟也出现了,而且我听说他们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这倒不像是温氏所为了。”聂怀桑道

魏无羡撇了撇嘴:“切,不过这倒也是好事,我们不用听学了,蓝老头那课是真的无聊至极。”

“确实。”聂怀桑附议

江澄看着他们在这你一言我一句的说这蓝启仁的课有多无聊,插嘴到:“行了行了,别说了,我们快回去吧,待会要是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于是三人就回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了一阵钟声,其他人还好,但是凭借着魏无羡巳时作丑时息的习惯,突然而来的钟声差点没把他吓死。

“嗯?!怎么回事!”

魏无羡立马穿上衣服跑了出去,这时正好看见江澄朝自己走来。

“魏无羡,刚才的钟声你听见了没?”江澄看着还在打哈欠的魏无羡问到。

“废话!钟声那么大,我能听不到?!”

“行了,刚才天上的镜子有异动,快跟我走!”

魏无羡看了一眼江澄,敷衍到:“知道了,知道了,师妹…”

一听到师妹二字,江澄立刻瞪向魏无羡:“不许喊我师妹!”

就这样,两个人打打闹闹的走向了兰室。

“唉,魏兄,江兄,你们来了啊。”聂怀桑一边玩着手中的扇子一边向江澄和魏无羡打招呼。

“嗯,怎么样了?”魏无羡问到

“现在是有异动,还在检查和商讨中。”聂怀桑指了指旁边,那边蓝曦臣和聂明玦以及蓝启仁正在讨论镜子突如其来的异动。魏无羡和江澄顺着聂怀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唉!蓝湛!这里!”

魏无羡想上前打招呼,可蓝忘机看了他一眼,就径直走开了。

“蓝湛不理我…”

江澄看了看魏无羡:“切,经过那件事后,蓝二公子要理你才怪!整天撩拨人家,你这是在作死。”

魏无羡知道江澄指的是哪件事,,低声笑了笑,说:“我就是玩玩而已,谁知道……”

[哈喽!大家好!我是凌萱,想我了没有啊?]

哪位自称凌萱的女子穿着粉色衣服,相貌也比较出众,身后还有两个书架上面摆满了书。

(想,当然想了……)

(萱萱都好久没有直播了。)

(9494)

(话说,大夏天的,萱萱穿古装不热吗?)

(我这里热的发慌…)

(我这里热到怀疑人生……)

(欢迎来我们这里做客,这里云深不知处。)

(楼上惊现姑苏蓝氏弟子!)

云深不知处嘛……是比其它地方凉快很多,应该算是个避暑圣地了吧。

[咳咳…我最近因为在忙着整理资料,所以延迟了一小会,还有,我这里不怎么热,挺凉快的。]

(了解了。)

(所以这次要讲什么历史?)

(对啊,讲什么?)

[好吧,步入正题,这次我们来讲一讲千年前的玄正时期的历史。]

(哇!)

(最喜欢那个时期了!)

玄正时期!

蓝启仁深思熟虑后道:“看来这是千年以后的事情。”

聂明玦皱了皱眉:“千年以后……”

在歧山温氏的温若寒面无表情的看着天上的镜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既然大家这么热情高涨,那不如来说说都喜欢哪些前辈吧。]

(羡羡是我的!)

(那我就把汪叽带走了。)

(抱起澄澄就是一个百米冲刺。)

(楼上的情敌拔刀吧!)

(果断选聂怀桑前辈。)

(蓝大我的了。)

(大小姐金凌!)

(没人说金光瑶吗?那就是我的了。)

(小双璧也不错。)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们不用再发了。]

确实,这满屏的彩色文字,直接把屏幕全部挡住了。

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在被点到名字的人。

“怀桑整日游手好闲,竟然也会被后实人所知”聂明玦说。

蓝曦臣看着屏幕道:“每个人都有可能的,不是吗?”

同时,另一边也炸开了锅。

“江澄,没想到还有挺多人喜欢你的嘛!”

“切,那是,不过喜欢你的人也挺多的嘛!怀桑兄不也是。”说完江澄看向了聂怀桑。

聂怀桑看着江澄和魏无羡,用扇子挡住了自己的脸:“魏兄,江兄,你们就别再打趣我了。”

这边他们聊的甚欢,金子轩皱了皱眉。

远在云梦的江枫眠和虞紫鸢也满意的点了点头,江厌离也看着屏幕露出了笑容。

金陵台……

金夫人揪着金光善的耳朵怒道:“好啊你!你说!那个金陵和金光瑶是怎么回事!?”“疼疼疼……夫人,我保证,金陵台绝对没有这两个人……”

完了!

[那时候他们都是年少成名,可是如果不是环境压迫,谁愿意呢?]

(唉!)

(是啊,都是迫不得已的。)

(……)

(……)

(……)

听到这话,屏幕外的人都不禁又在心里担心起来。

[好了好了,在了解那些前辈之前,让我们先来听首歌吧!]

















啊!写了之后突然发现我写的好垃圾呀!我要放弃这种文体了……





































南亭有梦。

[祥林祥]你是我的日记。

[林祥林]你是我的日记。(一)

◎文/月沧晓

◎cp/林祥林

◎纯爱,无🚐

◎文笔很渣,剧情老套。

◎文笔略渣请谅解。


阳光倾洒在阎鹤祥的桌面上,他是一名即将毕业的学生,也是在那乱七八糟班里,唯一能静下心来读书的人。所以,他正复习资料,抓耳挠腮,愣是没想通这道题的解法,些许是太过认真,没能注意到那教室外,还有一个人正目光炯炯地望着他。


那个人叫郭麒麟,成绩也和阎鹤祥一样好的狠。他偷偷趁着中午的午休时间,窜到高年级的楼层去,打算去和他的阎师哥说会话,看阎鹤祥搁那抓耳挠腮,想题目想得认真极了,也就不忍心去打扰他。


郭麒麟已经喜欢阎鹤祥许久,这是事实。他有写日记的习惯,每天一篇,但每篇日记...

[林祥林]你是我的日记。(一)

◎文/月沧晓

◎cp/林祥林

◎纯爱,无🚐

◎文笔很渣,剧情老套。

◎文笔略渣请谅解。


阳光倾洒在阎鹤祥的桌面上,他是一名即将毕业的学生,也是在那乱七八糟班里,唯一能静下心来读书的人。所以,他正复习资料,抓耳挠腮,愣是没想通这道题的解法,些许是太过认真,没能注意到那教室外,还有一个人正目光炯炯地望着他。


那个人叫郭麒麟,成绩也和阎鹤祥一样好的狠。他偷偷趁着中午的午休时间,窜到高年级的楼层去,打算去和他的阎师哥说会话,看阎鹤祥搁那抓耳挠腮,想题目想得认真极了,也就不忍心去打扰他。


郭麒麟已经喜欢阎鹤祥许久,这是事实。他有写日记的习惯,每天一篇,但每篇日记里,满满当当写的都是阎鹤祥,大事小事,感受感想,通通写在上面,同时也用草稿纸写了一篇又一篇的情书,写到让自己满意为止。他现在终于等到这一天,希望早点趁着阎鹤祥即将毕业,把这张包含满满爱的情书交递给他,因为他心里明白,一旦在这所学校毕业,就要各奔东西,极少见面。

兴许是阎鹤祥感到坐了许久,屁股有些麻,准备出外走走。


郭麒麟将计就计,挡在阎鹤祥的面前,将那封文笔还略显青涩的情书递给他。


“哥哥。我喜欢你。”


阎鹤祥大脑当机,一片空白。


他仿佛来到了春天。


福尔马林
💗天空总是那么美

💗天空总是那么美

💗天空总是那么美

青糸が情を断つ.

秋江晚吟

第六章


        蓝曦臣动作很麻利,几样小菜很快就炒好了,整整齐齐摆在桌上,一切妥当,才招呼门口的江澄过来吃饭。

        二人对面而坐,江澄一看全是青菜,无肉无辣,顿时失了几分食欲,道:“蓝宗…蓝曦臣,你是拿自己当兔子养吗?”

        蓝曦臣笑着把筷子递给他,道:“晚吟伤还没好,不宜进食辛辣油腻。”

      ...

第六章


        蓝曦臣动作很麻利,几样小菜很快就炒好了,整整齐齐摆在桌上,一切妥当,才招呼门口的江澄过来吃饭。

        二人对面而坐,江澄一看全是青菜,无肉无辣,顿时失了几分食欲,道:“蓝宗…蓝曦臣,你是拿自己当兔子养吗?”

        蓝曦臣笑着把筷子递给他,道:“晚吟伤还没好,不宜进食辛辣油腻。”

        蓝曦臣果然高明,我为了你好,你还说什么。

        江澄只能接过筷子,夹了一样青菜放入口中,细细嚼了一会儿,虽然是素菜,但也是很可口。又道:“虽然清淡些,但味道还不错,没看出来,蓝大宗主竟然这么厉害。”

        蓝曦臣停住手中的动作,想起多年以前,自己也只是个只懂修行问道的世家公子,后来云深不知处被烧,携书逃亡,流落街头,被金光瑶所救,那时候什么都不会,连衣服都不会洗,一切都是金光瑶帮他,一点一点教给他,后来他一切都会了,可是教给他一切的那个人却不在了。

        江澄见他许久不动,神色呆滞,轻推了他一下,问道:“蓝曦臣,发什么呆?”

        蓝曦臣回了神,自觉失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无事,想起故人罢了。”

        江澄没有看他,低头吃着饭,嘲讽道:“故人?金光瑶吧!”

        蓝曦臣不语,轻微的点了点头,江澄又道:“泽芜君果然重情重义呀,为了他避世隐居你这青衿居,也是取‘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之意吧!”

       蓝曦臣自然能听出江澄挖苦之意,叹了口气,道:“晚吟啊,我一个人的三尊,你一个人的双杰,我们两个也算同病相怜,你何苦这般说我呢?”

        提到双杰,江澄心里咯噔一下,这是他十几年的心病,蓝曦臣竟是这么不会说话的人,哪壶不开提哪壶,那些刀子往人心口上扎,又想到观音庙自己狼狈的样子尽数被他看去,大失颜面,然后把筷子重重的放到桌子上,瞪着蓝曦臣道:“蓝曦臣,别以为你很了解别人!”

        说完便起身走了出去,饭也不吃了。蓝曦臣也放下筷子跟了出来,笑到:“我确实放不下阿瑶,所以一人来此,晚吟不也是过不去心中那到坎,才出来云游,放不下便是放不下,不必遮遮掩掩,何不坦然面对自己的内心。”

        江澄拧眉,被人说中心思,脸色越发难看,怒道:“蓝曦臣…”

        蓝曦臣却也不管他如何,又道:“晚吟,你我曾经也算同窗,也一同除邪祟,又一同经历家变,还一同失去兄弟,我知道,你其实承受的比我多,我不敢说什么感同身受,我无法体会你的痛苦,但如今你我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何不敞开心扉,坦诚相待呢?”

         江澄听不下去,只道:“够了,别再说了,管好你自己吧!”本来好好的一顿饭,结果却是不欢而散,江澄随后一个人回了房。

        蓝曦臣独自站了一会,苦笑一声,也没心思在吃饭,收拾了饭菜,也回到房中。

        江澄把自己关在房中,心中不快,虽然他嘴上不说,但也不得不承认,在嘲讽蓝曦臣的同时,更是在嘲讽自己,其实自己还不如蓝曦臣,至少蓝曦臣还敢承认,而他连自己的内心都不敢面对,心里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魏无羡,天天盼着他回来,可人到了门口,他又拿着紫电把人家赶了出去,没办法,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呀。














        为什么没有人评论,难道是文章太垃圾了,没有什么好说的吗?突然好想放弃。






























      

  


青糸が情を断つ.

魔道伪历史

最近伪历史文是不是很火,我又想开新坑了,但我还有一个坑没填完,如果你们想看的话,请在评论区告诉我,我最近可能会更伪历史文,请大家多留言,但如果写砸了,也请大家多包涵!

最近伪历史文是不是很火,我又想开新坑了,但我还有一个坑没填完,如果你们想看的话,请在评论区告诉我,我最近可能会更伪历史文,请大家多留言,但如果写砸了,也请大家多包涵!

种花

手动打卡第五天,专业文章看的不行,继续加油。@蜉蝣一命

手动打卡第五天,专业文章看的不行,继续加油。@蜉蝣一命


青糸が情を断つ.

秋江晚吟

         因为晚上要出去吃饭,所以提前更一章。

——   ——   ——   ——   ——   ——   ——               第五章

        


 ...

         因为晚上要出去吃饭,所以提前更一章。

——   ——   ——   ——   ——   ——   ——               第五章

        


         过了两日,江澄已经能下床了,蓝曦臣虽然医术不精,但姑苏的药却都是上好的,用于外伤,几日便愈合了。可是肩膀被白的利齿咬透骨头,现在还疼的厉害。

         江澄原来的衣服都被抓烂了 ,没有办法再穿,于是蓝曦臣给他准备了蓝氏常服,其实和蓝氏校服相似,只是没有卷云家纹。

        江澄拎起衣服看了看,总共有六七件,除去中衣和外袍,都是烟罗纱,轻薄柔软。不过这里三层外三层的穿起来麻烦极了,江澄本来手就不方便,性子又急,没一会儿就烦了。想着这里又没别人,就自己和蓝曦臣两个男人,随后胡乱挷着带子,散着头发就出了门。

        站在门口,便看见蓝曦臣正坐在玉兰树下写字。坐得端正笔直,衣袍雪白,一尘不染,日光透过花瓣在他身上洒下斑驳的树影。

         蓝曦臣感觉有人在看他,回头就看见江澄依在门口,衣衫不整,半露着光洁的胸膛,外袍已经从身上滑落,斜披在肩上,头发没有挷,一缕青丝遮面,双目半阖,嘴角浅笑,一副浪荡公子的模样。

     “江宗主,你这衣服……”

         江澄低头看看自己,不耐烦道:“你这衣服太复杂了,我不会穿,所以就这样了。”

         蓝曦臣又问:“为何不束发?”

         江澄笑到:“手疼…”

         蓝曦臣无奈的笑了笑,走过来把他错乱的衣带摘开,重新一件一件穿好,又拉他回屋坐下,把他墨发束好,因为不知道江家如何束发,便给他束了个蓝氏发髻。看着镜子中的江澄,面如冠玉,柳眉杏眼,眼神清澈,不含一点杂质,嘴角微微上扬,一抹迷人的微笑,一半青丝披在肩上,多了几分柔美。

         以前的江澄从未给过外人好脸色,眼神冰冷狠辣,虽然二人交集不少,但蓝曦臣从未好好欣赏过这幅盛世美颜,如今竟情不自禁的看住了。

        江澄见他许久不曾有动作,抬头问道:“你怎么了?”

      “啊…”蓝曦臣回过神,才发现自己一直盯着江澄,自知这样不礼貌,尴尬的转过身,道:“江宗主,束好了。”

        江澄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此时衣冠端正,虽然比不上蓝曦臣好看,但也是眉清目秀,丰神俊朗。

        欣赏够了,江澄又走到蓝曦臣的身边,扯了一下他的衣袖,道:“那个蓝宗主…谢谢…”

         蓝曦臣没有回头,只道了声:“不必。”便向外面走去。平时见惯了江澄阴狠的模样,从不饶人留面,从未有人听见过他说谢字,今日细细把他端详一番,又受到了他的道谢,竟然有些莫名的悸动。

         江澄见他脸上有几分不同寻常的粉色,又走的匆忙,便问道:“蓝宗主,你去哪?”

         蓝曦臣道:“去厨房做饭。”

         江澄一路跟到厨房,见他一人忙来忙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便道:“蓝宗主,我来帮你。”

         蓝曦臣却把他推了出来,挽起袖子去洗菜,笑到:“不用了,你伤未好,回去休息吧。”

         江澄一点都不老实,又一脚迈了进来:“蓝宗主,我可以的…”说完便去抢蓝曦臣手中的菜,却忘记了肩痛,接着又打翻了水盆,弄湿了二人的衣服下摆。

        江澄见自己好心帮倒忙,颇有些尴尬,这要是换做自己估计又要发火了,蓝曦臣却是个没脾气的人,再加上江澄当下这副可爱又可怜的模样,只好又把他推了出来:“我一个人就可以,你去歇息吧。”

        江澄一脸不高兴的站在门口,看着蓝曦臣道:“那我不给你添乱了,留在这看着蓝宗主。”

        蓝曦臣笑着摇摇头,拿他没办法 随他去吧。

        江澄不能进厨房,他只好在门口看着,蓝曦臣生的好看,气质不凡,就连做饭都带着仙气,就想一直看着他。

    “江宗主,你伤的不轻,怕是一时半会走不了 ,不如多在这儿住一段时间。”蓝曦臣见他不肯走,便与他闲聊起来。

        江澄想了想,走了也不知道去哪,既然他要留,不如就住下,反正这里清新雅静,倒也舒服,便道:“那恭敬不如从命,叨扰蓝宗主了。”

        蓝曦臣见他答应留了下来,心里竟有几分莫名的喜悦,道:“既然我们日日相处,就别宗主宗主的叫了,显得生分,不如以字互称,晚吟觉得如何?”

    “你随意。”江澄心想:你都叫了还问我,怕不是脑子不好吧。

        蓝曦臣也没有在说话,只是心情大好。















        说一下,应为快要开学了,所以以后会每天更一章,也可能会尽量每天更两张,请大家多支持!































       

    


青糸が情を断つ.

秋江晚吟

第四章

江澄醒来,已经是三日后了。睁开眼,一束光射来,只觉得刺目,又立刻闭上,用手轻轻的遮住,慢慢的才看清眼前的一切。整个房间布置非常简单,一张床,一张木桌,四把木凳,一方书案,一个书架,别无他物。   

        他想起身的,但一起身,便觉得左肩疼的钻心。复又躺下,将重心转到右肩,用手肘撑着才慢慢做起来。   ...

第四章        

 

        江澄醒来,已经是三日后了。睁开眼,一束光射来,只觉得刺目,又立刻闭上,用手轻轻的遮住,慢慢的才看清眼前的一切。整个房间布置非常简单,一张床,一张木桌,四把木凳,一方书案,一个书架,别无他物。   

        他想起身的,但一起身,便觉得左肩疼的钻心。复又躺下,将重心转到右肩,用手肘撑着才慢慢做起来。       

        蓝曦臣端着午饭推门进来,看着江澄坐在床上,上前扶着道:“江宗主,你醒了,伤还没好,别乱动。”      

        江澄望向眼前的人,见白衣男子立在床前,身长立玉,冰雪颜色,三千墨发,白玉束冠,头戴云纹抹额,容貌昳立,风采翩翩,凌然若仙,这般清尘不凡的男子,江澄不觉看的愣住了。         

        蓝曦臣见他一直盯着自己,但眼神清澈,并不像以往的江宗主满脸阴鸷,想不出他这是何意,便道:“江宗主?”                                     “啊?”正在神游的江澄一下子反应过来,警惕的看向蓝曦臣:“蓝宗主?这是哪?”

        蓝曦臣如沐春风的一笑,道:“江宗主路遇白虎,身受重伤,在下恰巧路过,便把江宗主带回来了。”         

        江澄这才想起,确实是遇到了灵兽白虎,一番恶斗,双双滚落悬崖,本以为会命丧于此,不想还能幸免。          又将整间屋子打量一通,像是常有人住的,而且这简洁素雅的风格,倒是很符合蓝家,问到:“你一直住在这?”         

       蓝曦臣点头道:“在此闭关。”          江澄又想起蓝家先祖蓝安,为一人入红尘,人去我亦去,此生不留尘,他父亲青蘅君也终身为一人,人去了便常年闭关,蓝忘机更是痴狂,为魏无羡问灵十三载,而如今蓝曦臣也是,想到这便觉得这蓝家各个情种,实在可笑,便毫不留情的嘲道:“蓝宗主这哪是闭关,分明就是避世。”   

       蓝曦臣自然能听出他语气里的嘲讽,也不怒不恼,笑道:“江宗主不也借闭关之名,如祖上一样,出来做游侠了吗?”

       江澄瞬间心情就不好了,本来是嘲讽蓝曦臣的,却被他反嘲一番,心中大为不快。

       蓝曦臣看出江澄的心思,又道:“同是天涯沦落人,江宗主何必挖苦我呢?”

       江澄最见不得他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好像如圣人一般,谁都能看得懂,气道:“谁和你天沦落,本宗主可没你那么多愁善感!”

      蓝曦臣也没真的要和他争辨,便笑道:“先吃饭吧。”

      江澄闻见饭菜的香气,也觉得饿了,刚想下床,又觉得伤口一阵隐痛。蓝曦臣赶紧扶住他:“江宗主别动,我把饭菜拿过来。”

      可是拿过来之后才发现,江澄一手有伤,还是没办法自己吃饭。

      蓝曦臣十分温柔的道:“我来喂江宗主吧。”

    “不用!”江澄赶紧止住他,忍着疼痛抢过蓝曦臣手中的碗,“我还不是个废人。”虽嘴上这么说,可手上已经吃力,碗在微微颤抖。江澄尽量使碗平稳,反而越用力,肩膀越疼,碗抖动的也愈加厉害。

        江澄皱着眉,疼痛使他的额头上渗出一层汗珠,就在他快坚持不住的那一刻,一双温暖的手将他擅抖的手包住,另一只手将碗拿走,随后将他的手扣在被子上,道:“江宗主,吃饭这点小事都要逞强吗?”

        江澄从不承认自己逞强,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独自撑起江家是如此,现在也是如此,故而别过脸去:“我没有。”

        蓝曦臣已经将碗中的粥舀起一勺,轻轻吹了吹,递到他嘴边,柔声到:“吃些吧。”

        每一个动作都极其温柔,此刻两人靠得很近,能闻到蓝曦臣身上淡淡的玉兰花的清香。看的清他那轻微颤动的睫毛,他那淡淡的红唇,不觉又一次看呆了。

        蓝曦臣也没少被盯过,只是从未如此之近,只觉得很不自在,心里毛毛的,便微笑道:“江宗主,我脸上可有东西?”

        江澄抿嘴一乐,却有赶紧收起上扬的嘴角,道:“没有。”说完,便觉得脸颊微微发烫。

        蓝曦臣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匆匆喂他吃完,嘱咐道:“江宗主好好休息吧。”随后便拿了碗筷出了屋子。

        江澄还红着脸,对着蓝曦臣的背影痴笑。













         澄澄是不是写崩了……









         这章还是挺甜的,对不对?

          对!

       

































       

       


⁢⁢南望

复刻跳转主后台

if【open】if

group【675615711】group

if【open】if

group【675615711】group

⁢⁢南望

复刻

【675615711】

《https://cey.xyz/NA==/psyx》

【675615711】

《https://cey.xyz/NA==/psyx》

蓝诺璃·熙

同性相吸(忘羡现代版)

本文有私设哈


私设忘羡已经在一起啦


天阴沉沉的,好像随时要下雨似的。


小古板在认真的温习功课。


魏无羡百无聊赖,拿着一本书挡着脸,勉强支撑着不睡着。


这节本来是体育课,因为天气的原因,换成了蓝启仁的历史课。


本来历史已经够无聊的了,谁料到一个比较欠的家伙竟然偷偷写物理作业(还不乖乖藏好),气的蓝启仁差点儿当场揪掉他的宝贝胡子。


于是乎,大家被罚抄初中三年的物理定义,问题是他们已经高中了哎,而且抄定义是真的很无聊。


魏无羡是谁啊,一个天天逃课睡觉被罚抄书的人,手速自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也就比蓝家人快上那么一点吧。


这不,抄完了犯迷糊,嘴里还...

本文有私设哈


私设忘羡已经在一起啦


天阴沉沉的,好像随时要下雨似的。


小古板在认真的温习功课。


魏无羡百无聊赖,拿着一本书挡着脸,勉强支撑着不睡着。


这节本来是体育课,因为天气的原因,换成了蓝启仁的历史课。


本来历史已经够无聊的了,谁料到一个比较欠的家伙竟然偷偷写物理作业(还不乖乖藏好),气的蓝启仁差点儿当场揪掉他的宝贝胡子。


于是乎,大家被罚抄初中三年的物理定义,问题是他们已经高中了哎,而且抄定义是真的很无聊。


魏无羡是谁啊,一个天天逃课睡觉被罚抄书的人,手速自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也就比蓝家人快上那么一点吧。


这不,抄完了犯迷糊,嘴里还念叨着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呢。


下课铃声响了,蓝启仁让他的得意门生蓝忘机来查罚抄啦。


原先都还算不错,到了魏无羡这里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只见那纸上原先还写着同性相斥异性相吸,慢慢的就变成了同性相吸异性相斥。


蓝忘机愣住了,心里却不由乱想“阿婴当真直白。”


手里却很诚实的为了魏无羡“徇私枉法”。


熟练程度嘛……高到令人发指。


若蓝家小辈知道,会作何感想呢?


旁人没有在意到,而我们的读弟机大人看着蓝忘机逐渐变红的耳根,也就满足了他自己的好奇心,然后顺利的吃了一把狗粮。


今天也是吃狗粮吃到撑的一天。


生年
它或许不好,但它成就了我,我依...

它或许不好,但它成就了我,我依然爱它。

它或许不好,但它成就了我,我依然爱它。

爱好☞喜欢你

卡卡,今天也很很可爱

卡卡,今天也很很可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