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潍坊

14192浏览    22361参与
墨羽

2015〔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2016〔等一场千年雨歇,候一人如约而至〕


2017〔心随万里长相守,雨落千载共白头〕


2018〔雪落长白十三载,故人心归西湖畔〕


2019〔重启征程惊雷响,久伴深村听雨落〕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第十四年,我们还在,以后的每一年,我都在!


重启征程惊雷响,久伴深村听雨落!我的那个梦,始于浙江杭州,止于吉林长白,后来福建雨村,直到雨落千载,家人,新年快乐!!!


家人们,2025,咱们长白山见!!!

2015〔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2016〔等一场千年雨歇,候一人如约而至〕


2017〔心随万里长相守,雨落千载共白头〕


2018〔雪落长白十三载,故人心归西湖畔〕


2019〔重启征程惊雷响,久伴深村听雨落〕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第十四年,我们还在,以后的每一年,我都在!


重启征程惊雷响,久伴深村听雨落!我的那个梦,始于浙江杭州,止于吉林长白,后来福建雨村,直到雨落千载,家人,新年快乐!!!


家人们,2025,咱们长白山见!!!


一合酥
曾经因为我的一句玩笑话,从此你...

曾经因为我的一句玩笑话,从此你我常相伴。
如今,我静静的等着你回家,等待着和你一起翻开属于我们的笔记本。轻声细语地说着我们的点点滴滴。

曾经因为我的一句玩笑话,从此你我常相伴。
如今,我静静的等着你回家,等待着和你一起翻开属于我们的笔记本。轻声细语地说着我们的点点滴滴。

❀

占tag致歉!
帮我同学挂一下,这里出哑舍同学录踏歌行,走闲🐟,包半邮,价格我同学还没想好(……)

占tag致歉!
帮我同学挂一下,这里出哑舍同学录踏歌行,走闲🐟,包半邮,价格我同学还没想好(……)

小乐高级化妆讲师明明

复古造型分享,潍坊小乐

复古造型分享,潍坊小乐

容与

No me vas a olvidar(你忘记不了我)

你会在一片花海里接我回家吗?


  part09

  “好,这次我们没有香槟了,我们也不用庆祝了,要想醒来他早就醒了,我们等着就行了,不用过度兴奋,也不用过度紧张。”

  “他脸色为什么这么差?”

  “谁知道,或许老婆跟着别人跑了。”

  “他怎么知道,他又没醒。”

  “如果你头顶的天空换了颜色你会意识不到吗?”

  “吾友,你说的很有道理啊……”

  ——————————

  危机解除,人们的惊慌与欢乐真是无缝衔接。

  贝克邀请还有点头昏脑胀的Peter出去走走。

  “OK,刚才吓到你了,是我的错。”

  Peter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他在别人面前大哭一场,实在是太丢脸了。

  两个人推门,进入一家酒吧...

你会在一片花海里接我回家吗?


  part09

  “好,这次我们没有香槟了,我们也不用庆祝了,要想醒来他早就醒了,我们等着就行了,不用过度兴奋,也不用过度紧张。”

  “他脸色为什么这么差?”

  “谁知道,或许老婆跟着别人跑了。”

  “他怎么知道,他又没醒。”

  “如果你头顶的天空换了颜色你会意识不到吗?”

  “吾友,你说的很有道理啊……”

  ——————————

  危机解除,人们的惊慌与欢乐真是无缝衔接。

  贝克邀请还有点头昏脑胀的Peter出去走走。

  “OK,刚才吓到你了,是我的错。”

  Peter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他在别人面前大哭一场,实在是太丢脸了。

  两个人推门,进入一家酒吧。

  门口的风铃声让Peter回神。

  “sorry,Mr beck.我不能喝酒。”

  贝克愣了一下,然后笑道,“差点忘了,蜘蛛宝宝,你来一杯果汁吧。”

  Peter的脸上带着Tony的眼镜。因为场面混乱一直没有摘掉,他刚好用全球卫星看一下aunt may,摩根还有同学们都很好。

  贝克看着男孩脸上的眼镜反射出一种奇异的冷光。

  像是野兽早已经在他的猎物身上做好标记,没有人能染指,也没有人敢染指。

  “我刚刚才发现,很cool的眼镜。”

  Peter扶了一下眼镜,他低头喝着果汁。

  “其实我戴着挺傻的对吗。”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这是Tony送给我的眼镜,Edith.”

  “嗡——Hello,Peter,what can I do for you?”

  “他是钢铁侠,大家都在问,谁会是下一位钢铁侠。”

  贝克不经意的问道,“所以你们这个宇宙令人尊敬的钢铁侠真的不在了吗?”

  “yes…”

  “I am sorry.”

  “或许我不是最适合的人选……”

  贝克忍着喝了一口酒,“什么?”

  Peter不是很高,他还是个稚嫩的小高中生,尽管有时候他会做很伟大的事,但他真的很嫩。

  尤其是在酒馆幽暗的灯光下,他的眼睛浸了水一样明亮,脸色还有点苍白,把他因为紧张而抿过的唇衬得更加靡丽。

  “或许你可以成为下一个钢铁侠,一位复仇者!”

  贝克前倾身体,所有的酒味都绕在Peter鼻间。

  “sure?”

  Peter不太确定,但是贝克有能力,他可以做的比自己好。

  “yes……wuu”

  贝克说话的时候一直在靠近,他的手撑在柜台上,把Peter圈在身下,甚至能数清对方的睫毛。

  “My pleasure.”

  然后他尝到了带着果香的柔软。

  不过他不想吓跑他的猎物,所以只是轻轻吮了一下。

  “sorry,我们刚才说到哪了。”

  Peter的眼睛都瞪大了。

  “Peter,检测到你的情绪波动,睡衣宝宝安全原则启动中……”

  “你可以成为一个大英雄,用Edith.”

  “Can I?”

  “yes,yes……”

  Peter一把摁住眼镜,“edith,我想把你你给Mr beck.”

  “Peter,你想允许Mr beck拥有使用权吗?”

  Peter咬了一下嘴唇,又突然警觉刚才奇怪的触感,不过这一切都太混乱了,导致他没能仔细思考一下。

  “是的。”

  edith停顿片刻,“Peter,确认转让使用权吗?”

  “是的,我确认。”

  “嗡——Peter,转让成功。”

  Peter拿下眼镜,递给贝克。

  这个挺拔的棕发男人依旧倚在吧台旁边。

  “我可以吗?”

  “是的,你可以。”

  贝克接过眼镜,蓝色的光芒一闪而过,他的视野一片开阔,未来在招手。

  “非常感谢你,Peter,我会好好使用它的。”

  “不,不用客气……”Peter的蜘蛛感应吵的他头疼,他和贝克道别,跌跌撞撞的跑出酒吧。

  贝克看着男孩的身影,静默一会。

  “Edith.”

  “嗡——Hello,Mr beck,I am edith,What can I do for you?”

  “Kill Peter,right now.”

  “检测到违背睡衣宝宝安全原则的指令,命令撤回,命令撤回。”

  昆汀·贝克愤怒的摘下眼镜,睡衣宝宝?这是什么老男人的恶趣味。

         damn it.

         OK,看来要想伤害蜘蛛侠,你就要先爱上他。

         毕竟,错爱是最好的伤害。


——tbc


Save As Draft

第一个,第五个,第六个。一天俩蛋糕,我爱烘焙!(ง •̀_•́)ง

第一个,第五个,第六个。一天俩蛋糕,我爱烘焙!(ง •̀_•́)ง

深间失格

我靠

SBSS真香

有缘再见我跳了

我靠

SBSS真香

有缘再见我跳了


ghost
给轰总投票啊

给轰总投票啊

给轰总投票啊

薛染

遇你之后,此生安稳(二)

三百年前

扶桑的狐狸皮甚是珍贵,不少人想得到,道行高的低的都来秦安雪山捉她,更有的是拿它做赌注,她本拿捏得当,这么多人都不曾伤到过她分毫。

终究是大意,捉来当午餐的竟是个靠剧毒才能存活的人,他这一身全是毒,扶桑吃了他,还喝了他的血,顿时便觉得肚里逐渐腐烂,全身痛到痉挛,她已没了力气,那些来自各地的人全部蜂拥而至,扶桑亲眼看着他们从腿部开始撕拉着她的皮,可不知怎的他们中又起了争执,他们开始互相扭打,没人管扶桑如何,可扶桑就是想跑也没了力气,由的眼睛慢慢沉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或是几个年头,扶桑就似是被箫声唤醒,她的梦中一直听的见悦耳的箫声,她不知自己到底死了多久,也没想过竟还能活着,扶桑半眯着眼观察四周...

三百年前

扶桑的狐狸皮甚是珍贵,不少人想得到,道行高的低的都来秦安雪山捉她,更有的是拿它做赌注,她本拿捏得当,这么多人都不曾伤到过她分毫。

终究是大意,捉来当午餐的竟是个靠剧毒才能存活的人,他这一身全是毒,扶桑吃了他,还喝了他的血,顿时便觉得肚里逐渐腐烂,全身痛到痉挛,她已没了力气,那些来自各地的人全部蜂拥而至,扶桑亲眼看着他们从腿部开始撕拉着她的皮,可不知怎的他们中又起了争执,他们开始互相扭打,没人管扶桑如何,可扶桑就是想跑也没了力气,由的眼睛慢慢沉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或是几个年头,扶桑就似是被箫声唤醒,她的梦中一直听的见悦耳的箫声,她不知自己到底死了多久,也没想过竟还能活着,扶桑半眯着眼观察四周。

这里是一个洞穴,而她像是被人抱在怀里旁边还燃着篝火,扶桑没有一丁点力气,她只知道她饿了,费力的晃了下脑袋触碰到那人,抱着她的那人感觉到她的动弹,知道她已经醒了,便小心的把她放在篝火旁边,轻轻的顺着她的狐狸毛,篝火上烤着的鱼发出滋滋滋的响声,香味也散发着,着实诱人,那人温柔的取下鱼来,喂给扶桑吃,扶桑嘴里吃着但心里想的却是等她吃饱恢复后,再去把那人脖子咬断,便不愁后几日的干粮了。

扶桑越想心里便越觉得此主意甚美后来实在是忍不住咯咯咯的笑出声来,狐狸嘴都笑的差点歪掉了,他见后开口发问“你笑什么?”而后又懊恼自言自语那般,“我都忘了你是只狐狸,又怎会张口说话”扶桑不理睬继续吃着鱼。

过三月后

扶桑伤已好了大半,她这才细细端详眼前这人,要怎么形容呢?这男子一副皮相好生清秀,举手投足满是温柔,白衣穿在他的身上简直美的不可方物。

扶桑气一个男子竟比她还要美上几分,便后悔没能早些吃了他,可这几月他又对她那般好,着实是舍不得,可若是早些吃了,现在也不会如此纠结万分,吃还是不吃这个问题让扶桑每次见他都流满口水心里想着〈他的肉应该是极其细腻爽口,血也该是甘甜如清泉那般〉,他见一只狐狸面露痴相的望着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她第一次开口问他“你叫什么名字”语调轻快几分俏皮,他倒是没做回答轻笑着说了自己想说的话“这么久了终于听见你这只狐狸说话啊”扶桑一惊,心里不免几分苦涩〈在这世上活了五百多年除了他再未有一人如此跟她说过话,未有一人帮她顺过毛发,也未有一人这般细心照顾她,若不是这三月里暗自学他自言自语的言语,她怕是话都不知怎么说〉扶桑化作人形,如画中仙子那般貌美,冰肌玉骨明眸皓齿,他不仅有些看痴了,扶桑不知自己是何模样,其实她才是真正美的不似人间物的妖。




她来了她来了,她带着第二章来了。日更的女子最好看了(臭不要脸)


燚

继续搞事情,血腥爱情故事了解一下!!!

继续搞事情,血腥爱情故事了解一下!!!

落花生
太阳升起了,雾色不再灰暗,转而...

太阳升起了,雾色不再灰暗,转而发红。发蓝,红蓝相接的地方是粘稠的紫色。

太阳升起了,雾色不再灰暗,转而发红。发蓝,红蓝相接的地方是粘稠的紫色。

落花生
又是一年秋风起。日复一日的琐碎...

又是一年秋风起。日复一日的琐碎、焦虑,关于前路的迷茫,切割、粉碎着这个夏末初秋。

又是一年秋风起。日复一日的琐碎、焦虑,关于前路的迷茫,切割、粉碎着这个夏末初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