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潘主祭

1498浏览    49参与
女神说的

我终于找到和海洋立绘般配的衣服了

(;´༎ຶД༎ຶ`)

(不知道为什么微博里都说这个立绘不好看,但我觉得帅炸,就算他穿的是品如的衣服,那我今天就扛起品如的衣柜)

我终于找到和海洋立绘般配的衣服了

(;´༎ຶД༎ຶ`)

(不知道为什么微博里都说这个立绘不好看,但我觉得帅炸,就算他穿的是品如的衣服,那我今天就扛起品如的衣柜)

赋新词

突然想起一个bug(或称我的zz操作)

海洋活动回顾时身为主祭粉我再次选择了他

我以为我会得到30充能点

我tm没有想到真的是集齐舞伴才有

怪我阅读理解水平不行



第二季主祭疯狂出场才能缓解我的心痛

突然想起一个bug(或称我的zz操作)

海洋活动回顾时身为主祭粉我再次选择了他

我以为我会得到30充能点

我tm没有想到真的是集齐舞伴才有

怪我阅读理解水平不行



第二季主祭疯狂出场才能缓解我的心痛


赋新词

白叶节的一件小事

潘玛超短小糖🍬

芙尔娜无意间撞见两人奸那啥情

  门的响声吓了芙尔娜一跳,然后发现只是风吹动了虚掩的房门。她走过去,打算帮潘主祭关上,却在门缝中窥到埃伦斯坦小姐站在窗外,笑吟吟地敲了敲玻璃。

  书桌前的主祭回过头,埃伦斯坦小姐推开窗户翻进来,坐在窗台上晃悠着小腿,从背后拿出一枝白叶:“我给您带花来啦。”

  芙尔娜眼睁睁看着潘主祭接过白叶枝,吻了吻开得正盛的细碎的花朵,声音带着笑意:“我该怎样答谢你呢,玛格达?”

  金发姑娘歪过头,手指绕着发尾,假装认真思索了片刻:“一个吻可以吗?”

  “你的要求可真是过分。”潘主祭俯下身亲了一下她的唇角,却被一把勾住脖子。“你吻错地方了。...

潘玛超短小糖🍬

芙尔娜无意间撞见两人奸那啥情

  门的响声吓了芙尔娜一跳,然后发现只是风吹动了虚掩的房门。她走过去,打算帮潘主祭关上,却在门缝中窥到埃伦斯坦小姐站在窗外,笑吟吟地敲了敲玻璃。

  书桌前的主祭回过头,埃伦斯坦小姐推开窗户翻进来,坐在窗台上晃悠着小腿,从背后拿出一枝白叶:“我给您带花来啦。”

  芙尔娜眼睁睁看着潘主祭接过白叶枝,吻了吻开得正盛的细碎的花朵,声音带着笑意:“我该怎样答谢你呢,玛格达?”

  金发姑娘歪过头,手指绕着发尾,假装认真思索了片刻:“一个吻可以吗?”

  “你的要求可真是过分。”潘主祭俯下身亲了一下她的唇角,却被一把勾住脖子。“你吻错地方了。”她不满地点点唇珠,不怀好意地说,“别告诉我你那么保守。”

  “好吧,女孩。”芙尔娜几乎可以想象出潘主祭无奈的微笑,他低下头,手指插进女孩柔顺的金发,埃伦斯坦小姐仰起头热烈地回应他。

  “满意了吗?”潘主祭捏捏她的脸颊,声音沙哑地问。埃伦斯坦小姐喃喃说了什么。芙尔娜终于意识到自己应该做的,僵硬地松开门把手,一步一步回到自己的房间,扑到床上把滚烫的脸深深埋进枕头里。

  “芙尔娜殿……小姐,发生什么了?”露西莉亚皱起眉,盯着她露出的通红的耳朵,跪到床边轻轻握住她的手。

  “呜……我好像……看到……不该看的事了。”

  

赋新词
emmm暑假快完了我开文了

emmm暑假快完了我开文了

emmm暑假快完了我开文了

北钺CIX

晨曦彼岸 3

在刚刚从战争的阴霾中走出的凡瑟尔,这里的居民无论地位无分种族,无不熟悉着——死亡。

但是当埃伦斯坦的晨曦骤然消逝时,这座琥珀之城表面的平静轰然崩塌,在剧烈的震荡之下,每个人的救赎都能够到来吗?

凡瑟尔的众人面对玛格达·埃伦斯坦的长眠时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当死亡成为他们的敌人,选择放弃还是抗争……


第三章 噩耗 下

 

“不要再哭了裘洛洛。”凌格兰迎着夜风站在市议会议事厅一侧的阳台上,眺望着城市中心,那座属于元老院的建筑。这一次,她的消息得到的太迟了,到这个时间,想必大半个凡瑟尔都得知了玛格达·埃伦斯坦遇害的消息。...

在刚刚从战争的阴霾中走出的凡瑟尔,这里的居民无论地位无分种族,无不熟悉着——死亡。

但是当埃伦斯坦的晨曦骤然消逝时,这座琥珀之城表面的平静轰然崩塌,在剧烈的震荡之下,每个人的救赎都能够到来吗?

凡瑟尔的众人面对玛格达·埃伦斯坦的长眠时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当死亡成为他们的敌人,选择放弃还是抗争……

 

第三章 噩耗 下

 

“不要再哭了裘洛洛。”凌格兰迎着夜风站在市议会议事厅一侧的阳台上,眺望着城市中心,那座属于元老院的建筑。这一次,她的消息得到的太迟了,到这个时间,想必大半个凡瑟尔都得知了玛格达·埃伦斯坦遇害的消息。

 

书记官……这个职位。收回了目光,凌格兰低垂着脑袋,牙齿却死死地咬住。

 

“裘洛洛写不下去……明明应该把埃伦斯坦小姐的事情统统记录下来,可是现在裘洛洛却下不去笔……裘洛洛失职了,可是裘洛洛真的不愿意……”市议会的欧灵书记官抽噎着,手里用来记录的本子上满是捏出来的褶皱和滴落的泪水。

 

“不用写,那位埃伦斯坦家的大小姐可不是什么弱不禁风的角色,她不会死的。”凌格兰转过身来到裘洛洛身边,轻轻拍了拍欧灵的脑袋。一幕幕自己曾经遇刺的场景在凌格兰脑海中闪现。她吐出一口气,恢复了往日自信又骄傲的神情。既然自己都能在一次次暗杀中幸存,那么她相信那样厉害的埃伦斯坦小姐,才不会在卑鄙的侵入者手上丧命。

 

巴里斯的意识在极度的悲痛与愤怒后终于再度清明,骨子中的理智告诉他此刻的时间不能被颓废消磨过去。

 

这是哪里,巴里斯环视着四周。对了,这是自己在潜意识里能找到的凡瑟尔最冷的地方——郎仑家的冰窖。

 

巴里斯又机械似的低下头,目光在触及到玛格达沉睡的脸时不自觉得柔和了几分,可又在看见被自己紧握住的玛格达僵硬的手时,一阵恍然。从自己如野兽一般痛哭,再到仅靠本能的记录现场,最后亲手把埃伦斯坦小姐从血泊里抱起……

 

在冰窖中过去的时间里,巴里斯的衣袍早就被寒气结上了一层冰霜,而玛格达的那只手却因为一直被巴里斯紧紧地握在手中,仍旧温暖的像是活着一样。巴里斯眼瞳轻颤,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握下去了,否则只会伤害到埃伦斯坦小姐的身体。

 

当巴里斯将埃伦斯坦小姐的手轻轻放在冰台上,他的双耳才终于开始听见外界的声音。

 

玛姬·郎仑小声地抽泣着,她赶走了劝阻的仆人,双臂因为长时间趴在冰台上不愿离开而泛起青紫。

 

在那位严肃的萨坎家的大人叩响自家大门时,玛姬还来不及惊讶就看到自己最好的朋友,哪怕盖着白布她也一眼就认出来的好朋友!一动不动地……躺在萨坎家的大人怀里。

 

扑鼻的血腥气缭绕着玛姬,吓得她几乎站不住脚,可是身体却在听到需要冰窖的请求时,立刻行动了起来。

 

玛姬看着那位大人把取下白布的玛格达放在冰台上后就守在一边成为了一尊雕塑。这一刻,看着仿佛冻住了的巴里斯大人,玛姬就再也骗不了自己说玛格达只是……只是受了伤,但是一会就能苏醒。她好想大哭出声,又好想去把玛格达摇醒,却在伸出手的瞬间下意识地后退,最后只好抓在冰台的边缘闷头哭泣,任凭仆人们劝阻也不移动分毫。

 

在巴里斯走向玛姬之前,一双手先他一步将郎仑家的小姐从冰台旁扶了起来。桃粉色清澈透亮的眸子没有迎上两道疑惑的目光,反而看向了冰面上沉睡的玛格达。

 

玛姬冻伤的手臂在来人的指尖滑过以后就恢复如初,惊讶止住了泪水,可还没等玛姬惊呼出声,她的嘴巴就被来者用手指轻轻按住。流雾放开玛姬,面对着冰台上的少女苦笑:“你原来在这里啊,小玛格达。”

 

“中洲的占卜师。”巴里斯辨明了流雾的身份,这个向来行踪不定的人突然出现在这里应该不只是怀抱着单纯前来告别的目的,就像她虽然脸上挂着笑容,却没有流露出一丝喜悦的情感。

 

“既然都是玛格达的朋友我就开门见山,”流雾点了点头算是对巴里斯的回应,在她看见玛格达的身体后,流雾就明白事情和自己与玉簪猜测的大致相同,“小玛格达现在处于生和死的夹缝中。”

 

“所以说玛格达还活着吗!”玛姬脱口而出,双手按住胸口,心脏跳的极快。

 

“不,其实按照一般的认知,小玛格达算是已经死了……但是灵魂却被特殊的东西禁锢住了,因此导致身体的时间也静止了下来,就是死亡。”流雾毫不留情地泼着冷水。

 

“但是,正因为身体的时间静止,埃伦斯坦小姐身上的伤口才没有真正让她失去生命,现在只要修复好埃伦斯坦小姐的身体,再找回禁锢的灵魂,她就能醒过来了!”巴里斯的语气愈发激动,他轻易找到了流雾话语中的破绽并抓住了这一丝渺茫的希望。

 

流雾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口气说完这一段话后就盯着自己,看似笃定,实则生怕自己否认他好不容易发现的曙光。但是流雾不得不泼下冷水……

 

“哪怕我们现在能够复原小玛格达的身体,寻找灵魂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更不用说解开禁锢。何况凶手还逍遥法外,我们手里掌握的情报如此贫瘠,你说的不过是纸上谈兵。”流雾双手环胸,倚靠在冰台边,玉簪的话还萦绕在她的脑海中,也就是她没有说出口的最担心的一件事——她们根本不确定玛格达的灵魂会不会被这种邪恶的禁锢损耗至消散……也许根本从一开始,寻找灵魂就是无稽之谈。

 

“那我也不会看着玛格达送死的!!我要去雇下凡瑟尔全部有用处的法师和牧师去找玛格达的灵魂!”玛姬坚定的声音让流雾一怔。

 

“是的,现在不是气馁的时候,只要有一丝希望就不会放弃,这不是埃伦斯坦小姐始终恪守的原则吗?”巴里斯喃喃道,原本灰暗下去的目光再度坚定,此刻思考的太多反而会耽误时间,影响行动。

 

“不需要雇佣,凡瑟尔最好的牧师都在这里了。”一阵脚步伴随着声音从旋梯上传下来,“郎仑小姐,我们愿意帮助女神最忠实的信徒,更何况,埃伦斯坦小姐是我们所有人的朋友。”潘主祭走到了冰窖里的三人面前,而原本在他身后抹着泪的芙尔娜和海瑟海伦娜一到冰窖就扑到了冰台旁边,把玛格达围了起来。

 

“埃伦斯坦……小姐,请放心,我一定会找、找回……您的灵魂。”芙尔娜抽噎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眼镜被泪水打得斑驳又模糊。深夜跟着自家小姐出来的露西莉亚此刻却没有阻止自家小姐失态的举止,只是安静地站在一旁。

 

海瑟和海伦娜紧紧握着彼此的手,一块挤在玛格达面颊旁边。“我和姐姐都会努力让你醒过来的玛格达,这样冷冰冰的样子一点都不适合你……”海瑟听着海伦娜滔滔不绝的话,不住地点头。

 

“主祭大人是如何知道埃伦斯坦小姐在这里?如果说这位中洲的占卜师是通过神秘的占卜术来到这里的,那么您呢?”巴里斯面对着潘主祭,难以压抑住心中的怀疑,毕竟现在他不能用复活埃伦斯坦小姐的希望去冒险。

 

“感谢女神的指引。”潘主祭眼神从容,“另外,刚才教会察觉到凡瑟尔出现了凶恶的诅咒反应,大致上有三处,一处在元老院,另外两处有一处是在郎仑家的冰窖,另一处相对微弱,在埃伦斯坦家附近。教会的治愈堂离这里比较近,所以我们就先过来了这边,没想到刚好能遇到埃伦斯坦小姐。”

 

随着潘主祭的陈述,早已被小姑娘们要救人的气势感染的流雾登时站直了身体接道:“玛格达的灵魂很可能在刚才出现在了埃伦斯坦家。至于元老院,应该就是诅咒生发的地方,我们最好抓紧时间分别赶过去。”

 

“可是这样谁来保护玛格达的……”玛姬话音未落就被一道慌张的呼声打断。

 

“小…小姐!!不好了!郎仑家被军队包围了!”仆人叫喊着连滚带爬地冲下楼梯,摔在玛姬跟前。

 

“你说什么!?”玛姬的脸一瞬间惨白,但又在看到了身边纷纷戒备起来的同伴和躺在哪里的玛格达后恢复了坚强的神色。

 

“看清楚是……”

 

“玛格达小姐姐在…在这里吗?”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巴里斯的询问,却让众人一瞬间松了口气。

 

发出疑问的巴尔菲跟在琪薇后面,一身骑士装束的琪薇单手托着那瓶未送出去的“惊喜”,一手按在剑上。两个人都在玛格达的身体映入眼帘时,原本通红的眼眶再度涌出泪水。

 

“看来现在我们需要系统地部署。”潘主祭看着集中在这里的众人总结道。

 

这不只是埃伦斯坦小姐的事,也是关系着凡瑟尔未来的大事,玛格达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了可以影响整个凡瑟尔的人物。

 

埃伦斯坦家

 

“子爵……不,摄政王大人,”伊莉莎夫人见到了从马车上下来的尤文·萨坎后,目光始终不住地朝他身后望去,却没有见到自己想见的人,伊莉莎攥了攥裙摆,开口问道:“怎么玛格达没和您一起回来?”

 

尤文扯出一丝笑容,直到和埃伦斯坦夫人一同走进会客厅都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就在伊莉莎不安到极限,准备再度开口时,尤文突然说道:

“我很抱歉,埃伦斯坦夫人,我没能保护好您的女儿,我的书记官。”

 

伊莉莎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她下意识地追问道:“您什么意思?什么叫没保护好??”伊莉莎无法控制自己放大了声音,一下子站了起来。

 

尤文没有一丝动摇地直视着伊莉莎,嘴里吐露着残酷的事实。这分明和他计划好的告知方式完全大相径庭,但是此刻尤文·萨坎却无法停止这般恶劣的做法。是在替自己的书记官受到的委屈所不平吗?可笑,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这一点都不像萨坎家的作风。

 

一阵死寂。仿佛刚才尤文·萨坎嘴中的每一个音节都不那么真实。

 

摄政王说了什么……不,这不可能是真的,不不不,不会的,玛格达怎么可能,不,不可能,对,刚才塞西娜还说过玛格达还在工作……对!玛格达在工作……

 

伊莉莎像是被绝望和悲伤俘虏了,无数否认的字眼充斥着她的大脑,又在抓到一把救命稻草时催促着她惊呼出声:“刚才塞西娜进门的时候还和我说玛格达仍旧在工作,怎么会……请您不要开这样恶劣的玩笑,子爵!”

 

而尤文在听到塞西娜三个字的时候就像是被点燃的火药,他没有丝毫犹豫和顾虑,立刻让卫兵队冲进了埃伦斯坦家搜查。得到的却是塞西娜消失了的汇报。

 

一件件突如其来的事让伊莉莎完全呆滞了,就在她怀疑着塞西娜是不是被卫兵藏了起来时,尤文·萨坎终于给了这位悲痛的母亲,更加深重的绝望。

 

“塞西娜并不是您兄长的女儿,她只是一个雇佣兵,一枚棋子。而您的女儿玛格达,很可能就是被她所杀害。”

 

这一刻仿佛有一个世纪那样漫长和静默。

 

伊莉莎在女仆的搀扶下麻木地接过子爵递过来的证据,却没有翻开。直到尤文带着卫队离开,伊莉莎仍旧保持着站在原地的姿势,唯有双手将整份资料越攥越紧。

 

“啊————”

 

纷纷扬扬的纸张飘落而下,伊莉莎跪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脸,却阻止不了眼泪的流淌。被谎言欺骗,被真相伤害,最终谁都没有留下。

 

“玛格达……不在了吗?”

 

“是的,夫人……”

 

“塞西娜骗了我?”

 

“是的,夫人……”

 

“塞西娜……杀了玛格达?”

 

“是……夫人……”

 

“是塞西娜杀了玛格达……塞西娜,那个骗子……那个骗子杀了玛格达!!是她杀了玛格达!”

 

“夫人您冷静一点!”

 

“不……不,是我,是我害死了她……是我和那个女人一起杀死了她……不,玛格达……我的女儿…我的女儿……”

 

就在伊莉莎伏地痛苦时,一道声音传入了她的耳中:

 

“你没有资格成为玛格达的母亲——”

 

“谁!是谁在说话?出来!”

 

“夫人,您镇定一些,这里没有人说话——”

 

“你把她当作工具——你并不爱她——”

 

“住口!不要再说了!”

 

“夫人——”

 

一切声音都在伊莉莎耳中撕扯拉长,她看到无数黑色的幻影凝聚在身边大声地谴责着自己,想要将自己淹没。

 

我的女儿……妈妈对不起你……

 

薇薇安惊讶地看着面前将埃伦斯坦夫人击昏过去的人,眼睛瞪得滚圆。

 

感受到了女仆惊恐的目光,来者开口:“抱歉,但是如果不让埃伦斯坦夫人昏过去,她很可能就会被诅咒伤害。”

 

TBC

女神说的

【拉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二人组

我搞到真的了
(?)
😂

【拉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二人组

我搞到真的了
(?)
😂

赋新词

To be or not to be

献给新认识的主祭同好姐妹✧٩(ˊωˋ*)و✧ @女神说的 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鸭 

       

        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

  苏拉的怒吼归于无声,鲜血与硝烟的气息消散,他被遗弃在黑暗中,然后黑暗本身也消失了。

  潘主祭凝视着密不透风的树冠,仅有几缕金色的阳光从枝桠间漏下,闪闪发光的微尘在空气中飞舞。

  “你好,潘。”

  他盯着突然出现的少女,她双眸湛蓝,神情平静。她的声调很熟悉,但那并非真实。

  她在他左手边跪下,金得...

献给新认识的主祭同好姐妹✧٩(ˊωˋ*)و✧ @女神说的 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鸭 

       

        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

  苏拉的怒吼归于无声,鲜血与硝烟的气息消散,他被遗弃在黑暗中,然后黑暗本身也消失了。

  潘主祭凝视着密不透风的树冠,仅有几缕金色的阳光从枝桠间漏下,闪闪发光的微尘在空气中飞舞。

  “你好,潘。”

  他盯着突然出现的少女,她双眸湛蓝,神情平静。她的声调很熟悉,但那并非真实。

  她在他左手边跪下,金得发白的秀发落在他脸上,发间幽香浅淡。“你是谁?”他问。

  纤细的手指轻轻按上他的嘴唇,触感温暖柔软,她低下头看着他:“我是你的接引人,以你最想见到的人的面容呈现,我没有灵魂,仅仅是你心灵的投射,引领你走上死亡的路途。”

  我没有死,潘想,我只是受到魔法震荡暂时昏迷了。

  “这取决于你。”少女像看透他心思般,“你可以选择回去,或者跟我离开。”

  “……我必须回去。”

  她缓缓俯身,温热的吐息令他轻微战栗。“你确定吗?”她的声音虚浮如春风,咬字时有种奇特的音韵美,带着蛊惑人心的意味,“贵族的骄横、平民的困苦,弱者终日受人欺凌,高位者玩弄的权利游戏每天都在带来新的杀戮……可你无能为力。虔诚的主祭,在告诉那些把仅有的铜子捐给教堂的信众女神会保佑他们时,你自己真的还相信女神的荣光吗?”

  他的脸颊随着她的一字一句缓缓褪去血色,一同消逝的是眼中的神采。良久,他合上双眼。“如果跟你走,我会得到什么?”

  “永久的安宁。”她的指尖划过结实的胸膛,皮肉下的心脏正有力地跳动着,将血液泵入四肢百骸。她悄声说,“仅仅只要一个吻……”

  

  “请您务必平安归来啊。”埃伦斯坦小姐澄澈的蓝眸中盛满担忧

  有什么温暖的东西贴上了潘的嘴唇,突如其来的愉悦感令他飘飘欲仙,灵魂轻盈得似要从唇齿交缠处飞走,唯有一道无形的绳索牢牢拉扯着它。

  新鲜的空气再次涌入肺中,他睁开眼,发现少女不知何时已经跨坐在自己身上,日光为瓷娃娃般冰冷精致的面容涂抹上一层蜜糖般的光泽,唇瓣格外红润。她的神情似是失望:“你还没有做好准备。”

  “你无法再诱惑我走向死亡了,接引人。”潘摇摇头,声音嘶哑,“女神的荣光存在于每个信徒心中,让她的羔羊不至于迷途。”

  他直视着她的蓝眸,恰如蓝宝石般晶莹美丽,可惜少了那眼波流转间为少女增色的生机。“我答应过她要回去的。”

  一切逐渐崩散,面无表情的少女和郁郁葱葱的森林都化作微尘融于黑暗,然后黑暗消隐,风中混杂着战斗后鲜血与硝烟的气息,明晃晃的天光刺痛了双眼。阿伦惊喜的喊叫招引来刚刚结束一场恶战的众人。

  一刻钟后舞会开场,运气好的话还能得到埃伦斯坦小姐的第一支舞。潘主祭有千言万语要和她倾诉,关于和苏拉激烈的战斗、不断增长的募捐困难

  ——还有她所给予他的光辉。

女神说的

感谢圆舞曲把主祭从霸气可爱老爷子改成我心中的年轻貌美白月光……现人设我好爱,明白真相的我谢谢官方爸爸送我心上人థ౪థ

(激动式水tag致歉……)

感谢圆舞曲把主祭从霸气可爱老爷子改成我心中的年轻貌美白月光……现人设我好爱,明白真相的我谢谢官方爸爸送我心上人థ౪థ

(激动式水tag致歉……)

赋新词
原作里的潘主祭……姐妹别哭

原作里的潘主祭……姐妹别哭

原作里的潘主祭……姐妹别哭

赋新词

玛格达:童年阴影(恐怖活动有体现),成长过程中男性长辈缺失造成轻微恋父情结(从巴里斯潘主祭支线可以看出来),自我认知明显不够明确(尤其在个人魅力方面),青春期被迫在贵族圈从事情报贩子这种(随时可能凉凉)高危职业

↑综上女儿能长成阳光温柔小天使真tm女神保佑

虽然经常开玩笑说玛格达渣,但真的,走在刀尖上的她已经很辛苦了。别人喜欢她的时候基本惊讶+开心+惶恐+怀疑(拜托对自己的颜值有点信心唉:-(),即使再困难的处境下也努力对所有人温柔以待,这种人不被喜欢都难。不回应不负责行为除了游戏需要(我个人觉得)很重要一点就是玛格达对感情的恐惧→【真心待人,又担心被欺骗;渴望爱情,却懵懵懂懂】

所以说...

玛格达:童年阴影(恐怖活动有体现),成长过程中男性长辈缺失造成轻微恋父情结(从巴里斯潘主祭支线可以看出来),自我认知明显不够明确(尤其在个人魅力方面),青春期被迫在贵族圈从事情报贩子这种(随时可能凉凉)高危职业

↑综上女儿能长成阳光温柔小天使真tm女神保佑

虽然经常开玩笑说玛格达渣,但真的,走在刀尖上的她已经很辛苦了。别人喜欢她的时候基本惊讶+开心+惶恐+怀疑(拜托对自己的颜值有点信心唉:-(),即使再困难的处境下也努力对所有人温柔以待,这种人不被喜欢都难。不回应不负责行为除了游戏需要(我个人觉得)很重要一点就是玛格达对感情的恐惧→【真心待人,又担心被欺骗;渴望爱情,却懵懵懂懂】

所以说官方什么时候出恋爱支线_(•̀ω•́ 」∠)_比起只撩不娶这种被对的人治愈的剧情不是更甜吗

【我承认我就是想嫖主祭,毕竟这对从年龄到职业再到性格都超级好吃~o(〃'▽'〃)o】

女神说的

停服更新后喜提便携式全自动人形手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有两款型号可选择】

舞伴表情选项功能真是绝了😂

停服更新后喜提便携式全自动人形手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有两款型号可选择】

舞伴表情选项功能真是绝了😂

女神说的

潘主祭表情包五连发_(:3」∠❀)_

①潘主祭的小锤

②主祭大人说话真是有意思极了

③④他真好啊我爱他

⑤皮了一下
(๑ºั╰╯ºั๑)

潘主祭表情包五连发_(:3」∠❀)_

①潘主祭的小锤

②主祭大人说话真是有意思极了

③④他真好啊我爱他

⑤皮了一下
(๑ºั╰╯ºั๑)

女神说的

【潘大人帅到我心脏骤停】

(流下了作为一个垃圾玩家今天刚发现这个活动有潘主祭的泪水)

p4是日常装扮对比,想不到平时文质彬彬端庄优雅的白月光潘大人在水族馆里如此邪(勾)魅(魂)狷(夺)狂(魄)

借装扮过水族馆任务也可找我噢,评论区加好友_(:3」∠❀)_

【潘大人帅到我心脏骤停】

(流下了作为一个垃圾玩家今天刚发现这个活动有潘主祭的泪水)

p4是日常装扮对比,想不到平时文质彬彬端庄优雅的白月光潘大人在水族馆里如此邪(勾)魅(魂)狷(夺)狂(魄)

借装扮过水族馆任务也可找我噢,评论区加好友_(:3」∠❀)_

赋新词

超撩的年长者,请你们就地结婚好吗

超撩的年长者,请你们就地结婚好吗

赋新词

主祭新增特殊对话,长者的人生经验→_→

主祭新增特殊对话,长者的人生经验→_→

赋新词

慈善事业二

 照例短小君


   秋日的凡瑟尔笼罩在一场冷雨中,玛格达翻过身用微凉的手指抚上潘赤裸的胸膛。潘把右臂塞进她脖子下,好让少女更舒适地蜷伏在自己胸口。清冷宁静的香气萦绕在她鼻尖。

       潘抚摸她的脊背,他的身体热度很高,像火焰在血管中奔流。玛格达往后挪了挪,仰头看向潘的脸。几缕汗湿的银发贴在额头,颧骨上激动的红晕还未褪去,浅灰色的眼睛专注地望着她。

 “再做一次?”玛格达的声线因刚刚的运动略显低哑


  @半月飞鱼 后续来了~【虽然依旧拉灯】

       ...

 照例短小君


   秋日的凡瑟尔笼罩在一场冷雨中,玛格达翻过身用微凉的手指抚上潘赤裸的胸膛。潘把右臂塞进她脖子下,好让少女更舒适地蜷伏在自己胸口。清冷宁静的香气萦绕在她鼻尖。

       潘抚摸她的脊背,他的身体热度很高,像火焰在血管中奔流。玛格达往后挪了挪,仰头看向潘的脸。几缕汗湿的银发贴在额头,颧骨上激动的红晕还未褪去,浅灰色的眼睛专注地望着她。

 “再做一次?”玛格达的声线因刚刚的运动略显低哑


  @半月飞鱼 后续来了~【虽然依旧拉灯】

       


  


  


  


赋新词

慈善事业【潘玛】

  “我觉得这里不太合适。”潘主祭喃喃道。


  “我觉得这里非常合适。”玛格达的呼吸同他一样凌乱。她跨坐在男人腰腹间,紧攥着法衣领子,明晃晃的天光落在纤细的手指上,像是来自中洲的羊脂玉。“‘几乎没有人会不知趣地在这一天跑到教会来告解’,您在信上是这么写的。”


  潘主祭垂下眼睑,遮挡住浅灰色的瞳仁。它们一贯盛满了温和、怜悯,和兴味盎然。这位受人尊敬的圣者拥有如此矛盾的特质,像水波一样捉摸不定。但玛格达不怕,因为她已经抓到了他最大的弱点,那就是——


  “您想见到我,我就来了。”她慢慢俯下身去,直到一低头就能亲吻到主祭大人纤长的睫毛——事实上她真的这么做了,轻柔的呼吸吹动柔软的...

  “我觉得这里不太合适。”潘主祭喃喃道。


  “我觉得这里非常合适。”玛格达的呼吸同他一样凌乱。她跨坐在男人腰腹间,紧攥着法衣领子,明晃晃的天光落在纤细的手指上,像是来自中洲的羊脂玉。“‘几乎没有人会不知趣地在这一天跑到教会来告解’,您在信上是这么写的。”


  潘主祭垂下眼睑,遮挡住浅灰色的瞳仁。它们一贯盛满了温和、怜悯,和兴味盎然。这位受人尊敬的圣者拥有如此矛盾的特质,像水波一样捉摸不定。但玛格达不怕,因为她已经抓到了他最大的弱点,那就是——


  “您想见到我,我就来了。”她慢慢俯下身去,直到一低头就能亲吻到主祭大人纤长的睫毛——事实上她真的这么做了,轻柔的呼吸吹动柔软的银白发丝。潘低声唤着她的名字,像是劝诫或警告。哪怕是被年轻他二十岁的小姐以极其暧昧的姿势压在地上,他依旧是一副冷静可靠的年长者模样。


  “我的吊袜带里有一份修建新治愈堂的合同。”她细细舔舐他的耳垂,“只要把它取出来,它就是您的了。”


  


  


幼儿园写手茶叶

「潘主祭x玛格达」One day.

巨草型意识流写手表示不清楚自己在写什么,大概……是主祭夫人一天的部分小日常吧√

是糖,请安心食用qwqqqq

————————————————————

(5:00)

在睡梦中突然惊醒的玛格达,迷迷糊糊之间感到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轻吻。知道他在身边,一下子就安心了许多。

“睡吧,还早。”

潘主祭的声音从耳边传来,玛格达低低的应了一声,换了个姿势又向他怀里蹭了蹭,这才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重回梦乡。

(7:30)

吃过早饭,玛格达拿出记事本开始例行公事。

“对了,下午还有一场舞会要去!”

看到记事本里夹着的昨晚的邀请函时,她才想起来这件事情潘主祭好像不知道……

“嗯,我知道。”

他点点头,然后不紧不慢的将手中的书向后翻了...

巨草型意识流写手表示不清楚自己在写什么,大概……是主祭夫人一天的部分小日常吧√

是糖,请安心食用qwqqqq

————————————————————

(5:00)

在睡梦中突然惊醒的玛格达,迷迷糊糊之间感到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轻吻。知道他在身边,一下子就安心了许多。

“睡吧,还早。”

潘主祭的声音从耳边传来,玛格达低低的应了一声,换了个姿势又向他怀里蹭了蹭,这才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重回梦乡。

(7:30)

吃过早饭,玛格达拿出记事本开始例行公事。

“对了,下午还有一场舞会要去!”

看到记事本里夹着的昨晚的邀请函时,她才想起来这件事情潘主祭好像不知道……

“嗯,我知道。”

他点点头,然后不紧不慢的将手中的书向后翻了一页。

“你知道??”

这就有点有趣了,毕竟那封邀请函可是自己亲自收的……玛格达疑惑的看向坐在一旁的潘主祭。他只是抬起头,颇有深意的对上玛格达的视线。

“和你有关的事,我都知道。”

(8:30)

坐在祈福堂后排的椅子上,周围的人们逐渐多起来。和他们礼貌的问候了几句后,玛格达便出神的望向前方台上的人,他的目光穿过人群与自己的视线相遇,稍作停留才转向另一个方向。

尽管每天都能看到他,但事实就是自己怎么都看不腻。

(10:00)

趁着大家都在忙,没人注意到自己的时候,玛格达悄悄地靠近了募捐箱,将上周在女仆集会所赚到的小费迅速放了进去。转过头才看见,不远处站着的小姑娘。

看着她那双水灵灵的眼睛,玛格达向她走了过去。蹲下来和她平视着。

“刚刚看到的事情,不能说出去哦~”

玛格达一边说着一边揉了揉她的脑袋。那孩子点点头,又问道

“您为什么要偷偷的往募捐箱里放钱呢?这难道不是好事吗?”

听着这样天真的话语,玛格达微微愣了一下,脑海中浮现出前些日子资金短缺,潘主祭那忧愁的神情。

“这当然是件好事,我只是不想让某个人担心啦……”

如果他知道我去女仆集会所打工,说不定会更担心吧?

玛格达这么想着,但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离开治愈堂没多久的时候,潘主祭就已经从孩子们那里问出了那笔善款的来源,并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16:00)

提前从舞会上离开的玛格达,及时的赶到了女仆集会所,换好服装后便开始在大厅中忙碌起来。因为没什么人会注意女仆,所以玛格达并不怎么担心被谁认出来。但今天很奇怪,她总感觉有谁在看着自己……她的直觉告诉她,那目光绝不带任何的恶意。 于是也就没太在意。

在她没注意到的时候,治愈堂里遇见的那个小姑娘,默默地把一些零钱放在了靠门边的第二件外套里。

“主祭大人…为什么您要放回一部分钱给主祭夫人,又不让她知道呢?”

那孩子在潘主祭的陪伴下回到家人身边,离别前又忍不住疑惑的问着。

“因为我知道她想为我分忧…但也是真的不希望她太劳累。我不会阻止她,我尊重她的选择,如果这能令她开心的话。”

(22:00)

“今天的募捐箱里,又多出了一笔善款……但芙尔娜说,她也不知道是谁放进去的。”

潘主祭坐在床边,看着书桌前正在记账的玛格达,烛光将她的身影笼罩在格外温柔的暖黄光晕中。

“这样啊…那么,你怎么觉得呢?”

玛格达写字的动作稍微顿了一下, 嘴角带起了不易发觉的弧度。

“我觉得……”

潘主祭的话没有说完。他站起身,从玛格达的手中把笔抽了出来,稳妥的放在桌上。然后替她合上了书桌上的账本 。最后认真的盯着她那双含笑的双眸。

“那一定是女神的恩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