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潘子x你

593浏览    24参与
孟孟大乖乖

从百度贴吧转过来的,先发一部分试试水。懒得码字直接上图。

从百度贴吧转过来的,先发一部分试试水。懒得码字直接上图。

堂川

罚酒3(潘子bg)

这章让读者过渡下感情,真正的爱情是在不断的爱上他的过程罢辽。

冷圈cp用爱发电,不喜勿看谢谢您嘞。

1.

王八邱的手下果然叫来了很多盘口上的人,本就不大的古董店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和在茶楼的情形不同的是,这些人在看到我之后真的相信旁边的人就是三爷。毕竟我死了的这个消息也是我爹亲自放出来的,如今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这,他们除了惊慌就是忌惮。

“解雨臣这人不会又拿假的来糊弄人吧,这说不过去啊,不是说吴往川早就死了吗。”最先开口说话的这人我倒是认得,标志性的秃头带了个金框眼镜,是这几年才来的。开了个和吴邪差不多大的店,手下却有不少人下地,倒买倒卖这活人家都自己有流水线。难得我爹把这么危险的人就在...

这章让读者过渡下感情,真正的爱情是在不断的爱上他的过程罢辽。

冷圈cp用爱发电,不喜勿看谢谢您嘞。




1.

王八邱的手下果然叫来了很多盘口上的人,本就不大的古董店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和在茶楼的情形不同的是,这些人在看到我之后真的相信旁边的人就是三爷。毕竟我死了的这个消息也是我爹亲自放出来的,如今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这,他们除了惊慌就是忌惮。

“解雨臣这人不会又拿假的来糊弄人吧,这说不过去啊,不是说吴往川早就死了吗。”最先开口说话的这人我倒是认得,标志性的秃头带了个金框眼镜,是这几年才来的。开了个和吴邪差不多大的店,手下却有不少人下地,倒买倒卖这活人家都自己有流水线。难得我爹把这么危险的人就在身边,叫什么我不太清楚,我也只是在这混个脸熟而已。他见我时的表情很难看,当真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姑奶奶命硬而已,不然早被你们弄死了。想拿我爹的东西,你得看看我同不同意。”我向来都是这般与他们说话的,都是些狠决粗人,野心写在脸上虎视眈眈的盯着掉下来的肥肉,实在恶心。听完我说的话后,底下的人有些面露难色,也有的人不知我所云。

“我们今天是来看三爷的,不知道他老人家最近去哪了。”底下有人说话,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抄着手坐在那里。我也知道我这个刚下过锅的油条比不过他们这些老东西心机重,说的那几句话在他们那里也是半信半疑觉得我逞口舌之快没有什么底气。确实,小花这手下虽然样样都像我爹,但总不能声音也想,在场的也就只有我能说上话,想到这我还是硬着头皮把话头抢了过来。

“我爹下斗的时候嗓子坏了,回去养病而已,现在看了账本也是要气到回去歇着的。”又呛了他们一嘴,我真怕底下这群流氓冲上来打我。坐我旁边的伙计咳嗽了一阵,不明所以的看了我一眼。

完,耍不过这群老油条,看来我是说错话了,到后来我才知道我和小花潘子他们说的竟然是一个原因,难得的默契感让在座的各位陷入了一种

诡异的沉默中。

“刚才在茶楼花爷也是这么说的,结果他那边可是个假的,不如……”说着方才那个秃头就站起了身来,身边几个人也跟着起来了,见这架势是要上来把我旁边这哥们撕了,有可能顺便也把我撕了。

“我靠你别tm乱来啊……”没错我露怯了,就他这一屋子壮汉打手手撕我和小伙计,可能连我带来的这几个人都挡不住。奈何我爹教我看龙脉没教过我打架啊???我看向四周时周围的人都无动于衷,看来是一定要一探究竟了,如果三爷是真的。那他们当然可以舔着脸说自己是怕小人钻空子,要不是真的,连我一锅端了他们就发财了。





2.


“看来你们要把老吴家一锅端了?”门口不知何时站了个人,逆光只看的见一个轮廓,有些佝偻的背影让我不禁刚刚激动的心凉了下来。

“二……二叔,你来了?”

一瞬间我觉得我还不如被秃子打死。

“你的事我一会和你算账。”二叔走近我和小伙计,仔仔细细的盯着小伙计的脸看了很久,然后转头不再看他。

“各位见笑,如今我这三弟嗓子不好了但这名声地位倒还是在,这不是一心想着各位就回来了。只是来时老太太嘱咐了说非要他回去修养,我这才来的。”你二叔永远是你二叔,这话算的上是滴水不漏,底下的人就算再想刁难也难找突破口了。

“这二位我先带走了,各位都是规矩人还得按规矩办事不是。”二叔笑了笑搀起了坐在坐在位子上的“我爹”,说真的就单看这个兄友弟恭的场景可谓是千载难逢,我进吴家那么久就从来没有见过。

底下的人纷纷嘟囔起来,都没有想过吴家人会插手,吴家本算的上是九门里低调的,但分量也是在的,既然吴家二叔都来了,大家也就认为上边这个“三爷”是真的。

待我们几个出门以后,花爷的车还停在路口,其实我根本不想上车,快步走了几下还是认了怂。鬼知道一会二叔又要怎么挤兑我。

“嘭”的一声二叔把车门一摔抄着手看着我和小伙计道,“这人皮倒是挺真的啊。”二叔伸手扯了扯小伙计脸上的皮,表情阴冷到下一句就要开口教训我。

“我不来你怎么下台想过没,看见我就跑?”

“我哪敢……你别回家和奶奶说啊,我这就是帮个忙,过几天我回学校了。”

“要不是老太太放心不下你,我能来这把你带出来?你出来就围着他转,转明白了吗?他是个什么人?亡命之徒知道什么意思吗?他姘头多少你知道吗?”二叔对潘子的态度不温不火,不过在我对潘子的态度问题上,他比较头疼和火大。

“我知道我爹给他找媳妇了,怎么还不许我跟着他了,跟着他犯法?”我越说越小声,当然我也没有多少底气,无论是盘口的人在我面前在他面前议论我们的关系,他永远是用否定的态度去面对。我只当他是个瞎子,什么都看不见罢了,可哪里是都看不见,但凡他的不忍存在一点点让我误解的情感,我照样会变得像现在这样追随他。

“我……”二叔的巴掌差点下来,我也没想成心气他。车内一片尴尬,没有人说话只剩下稀疏的呼吸声。

“叔我错了,你别生气,要不是你来救我我今天就再死一回了,哎哟咱回去吃个饭再走?”这个时候不哄好了我还真怕他回去向奶奶揭了我的老底,当然我二叔也不会太吃我这一套。


“我下午的飞机,你不用管我,回去看看吴邪怎么样了。”二叔依然黑着脸冷冷的说。

“我找人送你过去啊,我在医院下车就行。”我心里着急的很,也不知道潘子现在怎么样了。

久九

【10h/13h】潘子x你

-极度ooc

-小学生流水账


1.


  最近忙着搬家,你终于肯把堆了满屋的杂物整理装箱,潘子就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你把东西装进去又拿出来,反反复复几个来回后,他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施法呢?到底装不装?”


  你一屁股坐在地上,把箱子一合开始犯懒:“不装了,我饿了。”


  “你不刚吃完没多久吗,”潘子把手里的抹布放在沙发上,起身往厨房走,“煮面成吗?”


  “成!”


  见潘子钻进厨房后你开始在房间四处溜达,看看还有没有被你落下的东西,走到书柜前还真就发现一本用来垫书柜的旧书,书柜里的东西被清空,你没费什么力气就把书抽了出来。是本军事战略方面的...

-极度ooc

-小学生流水账






1.


  最近忙着搬家,你终于肯把堆了满屋的杂物整理装箱,潘子就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你把东西装进去又拿出来,反反复复几个来回后,他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施法呢?到底装不装?”


  你一屁股坐在地上,把箱子一合开始犯懒:“不装了,我饿了。”


  “你不刚吃完没多久吗,”潘子把手里的抹布放在沙发上,起身往厨房走,“煮面成吗?”


  “成!”


  见潘子钻进厨房后你开始在房间四处溜达,看看还有没有被你落下的东西,走到书柜前还真就发现一本用来垫书柜的旧书,书柜里的东西被清空,你没费什么力气就把书抽了出来。是本军事战略方面的书,当初你从潘子房间顺走的,那时候他还笑话你拿去催眠用,翻开书就看到扉页夹着的照片,大概六七年前的照片,边角有点泛黄,照片里的人神情不耐,但还是身体僵硬的做好摆拍姿势,仔细想想,好像是刚认识他没多久的时候拍的,想起他那时候别扭又配合的样子你就忍不住想笑。


  



  

2.


  和他相识还要归功于你那个热衷当校霸的表弟。


  那天你还在和同事讨论明星八卦耗着时间等待下班,结果就收到表弟一连串的短信轰炸,他说和同班的一个男生茬架,结果那小子带了几个人把他堵在学校后面的水果店了。


  这孩子得多傻,打架居然不喊人。你把手机递给同事看,嘲笑的话还没说出口,同事就桌子一拍当即决定去给表弟撑场子。


  哟吼,以前没看出来,同事居然还是个脾气火爆的妹子。


  ???你一脸问号的看着同事:谁说我要去了???我只是和你吐槽一下那个傻小子啊!!!我不想挨打!!!


  就算不情不愿,你还是稀里糊涂的出现在了六中后身的水果店,稀里糊涂的和十多个纹身小青年大眼瞪小眼。


  说好的只有几个人呢?你不禁感叹你弟这同学的人缘是真好。本想假装自己是路人,拉着同事准备开溜的时候,表弟火上浇油,大喊道:“姐,你不说你以前是六中一霸嘛!快揍翻他们!”


  傻小子,我骗你的!再说了,我明明说的是二中!二中!你欲哭无泪,现在只想找块豆腐一头撞上去,“当初给他编故事的我是脑子有坑吧?”


  纹身小青年闻言,齐刷刷扭头盯着你,同事立即摆出了应战的姿态,语气却意外地怂:“姐妹,我数一二三咱们就跑。”


  所以你非要拉我过来是干嘛的啊喂!


  同事还没开始数数就已经有个小青年走过来,“报警”两个字刚在你脑海里闪过你立刻在包里摸索手机结果愣是没找到,就在你犹豫到底要不要抛下表弟那个傻小子的时候,小青年的头就被突然飞来的苹果打个正着,你们都往苹果飞来的方向望过去,一个男人冷着脸站在水果店外,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了七八个红彤彤的苹果。再转过头来,小混混被苹果砸的鼻血直流,疼得呲牙咧嘴还不忘耍狠:“兄弟们!揍他!”


  一帮人跑起来都带着风,你趁乱跑进去拉表弟的功夫还不忘瞟一眼那位壮士,这人打架透着一股子不要命的狠劲儿,纹身小青年掏出刀他也不管不顾,一脚蹬在胸口,收腿的动作干净利落。


  事后你和同事再聊起这件事的时候,她直说你粉丝滤镜太过浓厚。


  “我就看见一堆社会小青年和一社会大青年斗殴。”同事甩掉手上的瓜子皮,把餐巾纸往你面前一摊,示意你收拾干净,你扭头装作看不见,嘴里还哼哼,“明明是他单方面虐那帮小屁孩好嘛。”



  

  


3.


  菜刀和案板碰撞的声音从厨房传来,你趿拉着拖鞋晃进厨房,锅里的水“咕噜咕噜”地冒着泡你,倚着冰箱门看他切葱花,潘子打开盖子抓了把挂面扔进去,用筷子在里面搅了搅,又伸手从包装袋里抓了一小把。


  “多了吧?”热气弥漫在小厨房里,视野里瞬间白茫茫一片,隔着已经看不清楚的镜片,你隐约看到一个人影过来。


  “不多,你太能吃。”潘子走到你跟前,伸手在俩镜片上点了两下,原本还是两片白,这下视野里多了两枚指纹,你摘下眼镜笑了起来。


  “嚯,还有根红肠,给你切里了,豪华总裁套餐。”潘子说。


  “不就加了根肠的挂面嘛。”你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很嫌弃,嘴角的笑意却是止不住的。


  刚认识这家伙的时候,他可没这么贫。


  


  


  

4.


  “多谢壮士相救。”


  你清楚的记得这是你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当时你捡起先后在脸上和地上滚了一圈最后沾了一层灰的苹果笑嘻嘻地递给他,他接过后什么也没说,盯着表弟瞧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好好读书”然后转身就走。等他走远表弟才表情愣愣的问道:“姐,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游乐王子?”


  “你这孩子净瞎说!”


  “就是,”同事附和了一句,很快又继续这个话题说道:“明明是大龄版游乐王子。”


  “滚好吗!”


  夏天一到,学校就立刻改了课表,午间休息延长,放学时间延后,所以你们根本不用担心回家太晚被老妈拎着耳朵唠叨,慢悠悠晃进胡同里面,刚好是家家开饭的时候,老妈的手艺在胡同里那可是一等一的棒,刚进院门口就闻到阵阵菜香。


  “大姑,今天什么日子,做这么多好吃的?”表弟把书包往地上一扔,赶紧扑到桌边。“隔壁的房子租出去了,你姑说请人家吃一顿。”老爸把碗筷规规矩矩的摆好,这才回了一句。你对这个话题没什么兴趣,捡起书包拍拍灰,连同你的包一起挂在门口的挂钩上后就瘫在沙发上吹风扇,老妈端着汤从厨房走出来,见表弟直接用手捡了片肉就要往嘴里送,立刻瞪他一眼赶他去洗手。你替表弟和老妈打着哈哈,表弟则趁她不注意赶紧把肉扔进到嘴里,末了还冲她“吧唧吧唧”嘴,气得老妈一巴掌甩在他背上,你和老爸在一旁看好戏。


  一片吵闹声中,一个略显眼熟的男人拎着一袋子略显眼熟的苹果推门走进来,表弟嘴里的肉还没咽下去,立刻扭头冲你嚷道:“姐!游乐王子!”


  


  


5.


  谁能想到缘分就是这么奇妙,一个小时前替你解围的男人下一刻就出现在你家里,还住在你隔壁。


  你甚至还想,是不是月老在那颗苹果上绑了红线,你们在拿起它的那刻就被缠在一起了。


  隔天你托着下巴,看着电脑发呆和同事如是说,同事瞥了你一眼,轻飘飘扔下一句。


  “矫情。”


  才不是矫情!你立刻反驳道。


  “要知道!一个女孩爱上她的英雄是很件容易的事。”


  这是你刷剧时看到的一句话,当时的你不置可否,但当那个平静的下午,他披着夕阳洒下的光推开门时,你得说,那时你的心跳确确实实的慢了一拍,尽管那个人一身灰尘,手里还攥着一个有些烂掉的苹果。


  


  


6.


  潘子关了火,你识趣的递过去两只碗,一人一个荷包蛋是每次吃面的标配,外面基本被打包好的纸箱占据,落脚都有些困难,他干脆拽了两把椅子拉到厨房。


  潘子吃饭很快,没几口晚就见了底,你又挑了一筷子面给他,“当初你怎么想到租我家房子?是不是暗恋我,然后来了出英雄救美,最后干脆租了我家房子?”


  “还不是因为你家房租便宜,”潘子咬断面条,抬头瞧见你皱着眉,赶紧改了口,“外加房东家女儿过于美丽动人,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你表示最后一句很中听,又把自己碗里的荷包蛋夹了过去。


  和你在一起这几年,潘子性格着实变了不少,原来那个在盘口叼着烟拎着刀的狠角色现在也会面不红心不跳的说些好听的哄你开心。你表面不说什么,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7.


  潘子刚搬到隔壁那阵你总找借口去找他,什么老妈又做了很多菜邀请他一起去吃,表弟很崇拜他想和他学几招,上次饭桌上他酒量太好老爸表示不服气想再喝一轮,等等等。凡是你能想到的借口一概都用上了。


  也不知道他看穿了你的小把戏还是懒得和你计较,每次都意味深长的看你一眼才慢吞吞的起身和你一起下楼。


  直到有一天,他照常被你拙劣的借口骗出房间。还没等你为自己的又一次成功欢呼,一把冰凉的匕首已经悄悄抵在你的脖子上。


  “你到底收了哪家的好处,目标是我还是三爷?”


  什么鬼?!


  你脑子有点发懵,只觉得手脚冰冷,血液直冲大脑,脸颊热的要命,你想伸手摸摸自己的脸又碍于脖子上的匕首不敢动,过了好一会儿,在你觉得自己快要站不住的时候,你哭了。


  没错,一个二十好几的人站在从小跑到大的那条胡同里,很不争气的哭了。


  最丢人的还不是这个,因为后面你还抑制不住的起了哭嗝儿,丢人丢到这程度,你索性也都豁出去了,一边哭一边骂他。


  “我他妈就想追你而已啊!我怎么这么难!”


  这回懵掉的人换成了他。


  


  


8.


  “对于我的表白你怎么无动于衷啊。”当时光顾着害怕了也没想别的,饭后再聊起这茬,你突然觉得有点生气。


  潘子把洗好的碗擦干放在碗架上,半晌不语,像是在思考怎么回答这道送命题。


  潘子仔细擦干净手后捏捏你的脸,“长这么大没见过这阵势,和你一样,懵了呗。”


  七月的热风带着夏天的味道一股脑的顺着厨房没关严的窗户钻进来,晌午的阳光也铺满了小厨房,喜欢的人就现在对面,你忽地觉得,大概这就是岁月静好吧。


雨甯WN

二小姐15 【潘子x原創女主(可帶入自己】

趁潘子還在講電話的時候,吳星已經先拿了張樂園地圖在那邊琢磨琢磨了。

琳琅滿目的遊樂設施讓吳星每個都想要嘗試一番。

不過呢,人還是要懂得取捨的。

於是吳星挑了幾個自己非常想要玩的幾樣設施準備要告訴潘子。

「看什麼這麼認真。」

隨著語音落下,從後走來的潘子溫柔的揉揉吳星的頭頂,細心的沒有把她的頭髮給弄亂。

「唔!」毫無防備被嚇了一跳的吳星連忙摸著自己的頭想要往前跑一步。

「是我。」潘子眼明手快的抓住吳星的手腕把她拉回來自己懷裡。

「嚇我一跳!」她在他的懷裡抬頭,而眼神像是像是帶著一點小小責備。

當然,潘子沒有少注意到吳星的臉上泛著一點微紅。

看著吳星在自己懷...

趁潘子還在講電話的時候,吳星已經先拿了張樂園地圖在那邊琢磨琢磨了。

琳琅滿目的遊樂設施讓吳星每個都想要嘗試一番。

不過呢,人還是要懂得取捨的。

於是吳星挑了幾個自己非常想要玩的幾樣設施準備要告訴潘子。

「看什麼這麼認真。」

隨著語音落下,從後走來的潘子溫柔的揉揉吳星的頭頂,細心的沒有把她的頭髮給弄亂。

「唔!」毫無防備被嚇了一跳的吳星連忙摸著自己的頭想要往前跑一步。

「是我。」潘子眼明手快的抓住吳星的手腕把她拉回來自己懷裡。

「嚇我一跳!」她在他的懷裡抬頭,而眼神像是像是帶著一點小小責備。

當然,潘子沒有少注意到吳星的臉上泛著一點微紅。

看著吳星在自己懷裡臉紅潘子就會想起昨夜的翻雲覆雨……。

想到這潘子不自覺的看向別處,咳了咳到,「抱歉抱歉。」

隨即拿了吳星手上的導覽圖想要找個話題。

「先去哪裡?」

「這裡!」
遊樂園總共分了兩大園區,分別是神秘古老東方與科技未來西方。

吳星選擇了東方。

「東方區是吧?好,走。」

潘子牽著吳星的手。

「嗯!」


東方區顧名思義大多是帶有古老中國感覺下去設計的遊樂設施。

這區裡面有一個古墓密室逃脫。

東方區的人氣第一的就是它,玩過的人不是被裡面栩栩如生的場景和嚇人的機關給驚艷;就是被他的故事劇情給深深的吸引。

「想玩古墓探險密室逃脫的遊客請在這裡稍作等候。」沉穩的男音說道。

站在入口櫃台的是一男一女的服務員。

男的負責門口的遊客指引;女的則戴上耳麥跟裡面的人接應。

「這什麼設施啊,人還不是一般的多。」潘子感嘆道。

「那當然,這裡可是整個東方區人氣最高的---古墓密室逃脫!」吳星語氣中充滿了躍躍欲試。

「……古墓?」潘子不可置信的笑了一聲,「膽子變大了啊,之前明明連恐怖片都不敢瞅一眼的。」

「我……那是之前的事情了啦!我現在就想玩這個!」吳星甩了甩牽著潘子的手,但是那男人卻絲毫沒有要鬆手的意思。

「行行行,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潘子接著湊向吳星的耳朵旁,用近乎氣音的聲音說了句,「要是你想要,玩真的也不是不行。」

被突如其來的舉動吳星有點剛開始還反應不過來,但是立馬聯想到昨晚潘子也在她耳邊說的挑逗的話語,同樣的舉動令她感到全身酥酥麻麻。

「不……不要在我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往……往我耳朵吹氣啦!!」耳朵一向是她最敏感的地方。

潘子當然知道。

「好了,不鬧你了。」他偷笑。

「可惡……不過要去哪裡玩真的?」吳星竟然還認真了起來 。

「哈哈哈,就算有也不能帶你去,帶了會被三爺二爺駡到臭頭!」

「那你還說!」她道。

「而且怎麼捨得。」他小小聲的補了一句

「你說什麼?」

「沒有。」

「騙人。」

「而且怎樣?」

「我說……而且妳今天真漂亮。」潘子臉紅氣不喘的說。當然,因為這有一半也是他的真心話。

吳星笑了一聲用手遮著嘴角,其實有點高興。

「有點熱……等等玩完去買飲料吧!」

潘子當然沒有漏看女孩臉上的變化,說了句,「好。」

嗨各位,阿甯回來啦!

抱歉許久未更新,希望小夥伴們還會記得這篇。

有時候創作真的需要一些鼓勵吧,讓人知道原來還是有人在看的!

所以我最最最喜歡看評論啦大夥多多留言阿阿阿

前天看到一位太太說讓他在老前看到結局,然而我笑了哈哈哈之後決定回覆一個帥氣又果決的字:行

總之這算是一個剛好推進我更新的一句話吧?不然可沒這麼快更新(喂你

就這樣啦,希望大家能繼續喜歡二小姐跟潘子的故事~啊目前車的那篇一樣可以私訊要噠!

木子易

当你遇到变态(上)

hello 大家好~我是木子易,粉了盗笔这么多年,这是第一次写关于盗笔的小段子,所以


前方ooc预警,对不起!!!

前方ooc预警,对不起!!!

前方ooc预警,对不起!!!


要是觉得我写的有任何问题或不足之处欢迎大家指出!!!


话说之所以写碰到变态,是因为我前一阵子真的碰到变态了,不过现在那个变态已经没有再找过我,花儿爷那个段子就是根据我和我同学的经历改编的。剩下2个段子是我朋友经历过的。


所以变态是真的多啊,所有的小可爱们都要保护好自己啊!!!觉得有什么不对一定要跟家人朋友说出来!!!然后不要落单!!!


接下来看文咯~


黑瞎子


  ...

hello 大家好~我是木子易,粉了盗笔这么多年,这是第一次写关于盗笔的小段子,所以


前方ooc预警,对不起!!!

前方ooc预警,对不起!!!

前方ooc预警,对不起!!!


要是觉得我写的有任何问题或不足之处欢迎大家指出!!!


话说之所以写碰到变态,是因为我前一阵子真的碰到变态了,不过现在那个变态已经没有再找过我,花儿爷那个段子就是根据我和我同学的经历改编的。剩下2个段子是我朋友经历过的。


所以变态是真的多啊,所有的小可爱们都要保护好自己啊!!!觉得有什么不对一定要跟家人朋友说出来!!!然后不要落单!!!


接下来看文咯~


黑瞎子


        这天你们一起逛街,因为是工作日路上行人稀少。午后的空气炎热,所以你让黑瞎子去买个冰淇淋,自己坐在路边的长椅上等待。当你正无聊地刷着手机时,面前的阳光忽然被挡住了,“哟,黑爷这速……”可是眼前的人不是黑瞎子。


         那个男人也带着墨镜,虽然天气炎热却仍穿着黑色的风衣,可却光着两条大腿。“你、你要干什么?”他嘿嘿一笑,唰地拉开衣服,男性特有的生理器官毫不掩饰地展示在你面前,不仅如此那人居然还不断前后摆动着身体。 

        

        “哟,就这点大小还敢拿出来显摆,”你身后传来黑瞎子流氓的声音,“啧啧啧,你这要是生在古代,进宫当太监都用不着动刀”瞎子戏谑地说,“来媳妇儿~拿好冰淇淋啊,”随后你被他蒙住了眼睛。


        “宝贝儿,别看”他在你耳边轻轻地说,接着便听到了枪上膛的声音“反正也没什么用处,瞎子我就帮你解除烦恼一劳永逸。”


花儿爷


         这几天QQ、微信上总是有陌生人想要加你为好友,拒绝了一次又一次都没有用。不仅如此,在你的课桌上天天都放着恐吓信,内容无非是希望你通过好友验证跟他交往。

       

        本来告诉小花让他查一下到底是谁,但是最近花儿爷忙得连人都见不着,就不给他添麻烦了,反正也不会出什么事,所以你什么也没说。


         但是事情并不如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这天放学早,你走进了文具店。“啊,是买这个呢还是这个呢还是这个呢”盯着面前一堆小文具,你的选择强迫症又犯了,“啊纠结死了”你小声嘟囔着。“买这个吧,好看”旁边传来了一阵陌生的声音,你一抬头看见一个胖子盯着你看,眼中是不加掩饰的狂热。“谢、谢谢”你想迅速逃离此地,可他却拦住了你的去路,“你叫XX,17岁,双子座,属牛,北京人,喜欢猫,喜欢吃日式小吃,QQ号是xxxxxxxxxxxxx,…………”你的个人信息从他嘴里源源不断地流出。

       

          “滚!”你憋足了一口气,想把他推开,可是胖子的力量真的不可小视。他喋喋不休地越靠越近。

“你既然知道这么多,那你知不知道她是我的人?”小花好听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只是这好听中带着浓浓的杀意。只听到咔咔两声,那人躺倒在地上像一滩肥肉扭动着。小花嫌弃地踢开他,两个手下迅速过来把他架走了,“老规矩,打死算我的”。


         “宝贝被吓了吧,没事了我来了。”小花眉梢眼角都带笑意望着你,“以后啊不管遇到什么事儿,你都要告诉我,无论如何你是第一位的,记住了嘛。”他抱起你往店外走,“对了,这些都包起来送到xxx。”


潘子


        这几天,你走在路上总是感觉有人跟在你后面,回头一看却空无一人。


         这天又是如此。当你气喘吁吁地跑回家时,潘子正在做饭。看到你一脸惊慌的样子,他跟着惊慌了起来,大概谁也不会想到三爷的恶犬也会露出这种表情吧。他将你扶到沙发上关切地看着你“这是怎么啦,来喝点水。”你颤抖着灌下一口水,将这几天发生的事告诉潘子。眼见着潘子的眉头越皱越紧脸色越来越阴沉,你小心地说也可能是感觉错了呢,潘子没说什么只是将你拉入怀中用力抱了一下。


         第二天,你一边提心吊胆地走在路上,一边安慰自己可能只是自己多虑了。直到后面传来猥琐的笑声,压垮了你的最后一丝心理防线。“小妹妹,要不要做点有趣的事情呀,叔叔一定会让你爽的,嘿嘿嘿。”你僵硬地扭过头,一时间竟动弹不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眼睁睁看着一张猥琐油腻的大脸凑了上来。“潘、潘哥,救我”“潘哥?小妹妹你叫猴哥都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绝望地闭上眼睛接着耳旁传来一声痛苦地尖叫。只见那人痛苦倒在地抱着头,血从额上流下,潘子站在他的身后。


       “丫头你没事吧!”潘子扔下手中的刀,一脚踢开那人,一脸焦急地抱着你,“别怕别怕没事了,没事了,别怕啊我在呢”缓过神的你终于崩溃地大哭起来。


        往后的每一天,你也总是觉得身后有人跟着,一回头总是一脸谨慎的潘子,你笑着过去拉他的手,潘子憨厚的笑了一下,“丫头,你就放心大胆地往前走,背后有我潘子呢。”


        可是我不想让你跟在我身后,我想牵着你的手和你一起前行。


预告一下,当你遇到变态(下)就是关于吴邪 张起灵 和王胖子


如果大家喜欢我的小段子,麻烦大家红心蓝手点起来~


最后谢谢你们看到这里哟!!!希望你们喜欢!


雨甯WN

二小姐14 【潘子x原創女主(可帶入自己】

「我爸爸他們什麼時候回來?」
下午,吳星提出了想要去在她留學時所新蓋的遊樂園玩。

雖然被潘子說了一番怎麼像是跟小孩子般樣的調侃話語,但最後還是帶她來了。

潘子想了想,道「我記得是……」

而就在此刻,他的手機剛好響了。

潘子看了一眼手機,「是三爺。」

「那你先接。」吳星放開了挽著潘子的手。

他隨後按下了通話鍵。

「三爺。」

「嗯。我不在的這幾天盤口還安定吧?」

「並沒有什麼大事,三爺。」

「那就好。話說,吳星那ㄚ頭還安分嗎?這幾天都沒空打電話,他爸可老惦記著她。」

一說到吳星,潘子的語氣中少了點嚴肅,多帶了些溫柔,「二小姐可好著,每天都要我帶她去不同...

「我爸爸他們什麼時候回來?」
下午,吳星提出了想要去在她留學時所新蓋的遊樂園玩。

雖然被潘子說了一番怎麼像是跟小孩子般樣的調侃話語,但最後還是帶她來了。

潘子想了想,道「我記得是……」

而就在此刻,他的手機剛好響了。

潘子看了一眼手機,「是三爺。」

「那你先接。」吳星放開了挽著潘子的手。

他隨後按下了通話鍵。

「三爺。」

「嗯。我不在的這幾天盤口還安定吧?」

「並沒有什麼大事,三爺。」

「那就好。話說,吳星那ㄚ頭還安分嗎?這幾天都沒空打電話,他爸可老惦記著她。」

一說到吳星,潘子的語氣中少了點嚴肅,多帶了些溫柔,「二小姐可好著,每天都要我帶她去不同地方玩。」說著還看往吳星的方向,嘴角不自覺的微微上揚。

「是嗎,沒什麼事情就好。那今天你再陪她好好玩一番,我和二白大概明天回去。」

「那沒問題。」潘子停頓了下,「三爺……北京的事處理的還行嗎?」對於沒能跟著一起上背景,潘子還是有點愧疚。

提到這,吳三省呼了一口氣,大概是在抽煙,依稀還能聽到吳二白說:呿呿,哪裡沒人往哪裡呼,別吹到我這。
「沒事,就是一點紛爭,他們自己內部上下傳話時耳朵不好使罷了,一群急性子。」

吳三省也懶得多加敘述,反正就是沒事,其他的等回去再說。

「您沒事就……」

「對了,二白說要跟你交代些事兒。」像是有人在催促般,吳三省在潘子還沒說完話前,就先繼續說。

「啊……?」當潘子還是搞不清狀況時,對面的聲音已經換了一個人。

「我是吳二白。」

小伙伴們好久不見!!!感謝你們的等待!最近在構想劇情,所以一直遲遲未發文(苦笑
那之後還請多多支持了!寒假會勤快更新的!!下回見!
大家可以多多留言哇!最喜歡看留言了~
感謝愛心和推存喔!

雨甯WN

二小姐 番外-聖誕節【潘子x原創女主】

「今天是聖誕節!」吳星如此說道。

「洋人的節日。怎麼,你也想過?」他說。

「那當然!在國外聖誕節可是都會互相送禮物的!」

「……是有這麼聽說。」他覺得大事不妙,因為粗神經的他壓根沒想到要準備禮物給她。

「所以……」她將身子靠近他,並在他耳邊輕聲說:「禮物,拆嗎?」

男人抿嘴一笑,扯下了女孩的髮圈,讓黑髮散落在肩頭。

「拆。」

於是女孩得到的禮物是隔天在細腰上的瘀青。

男人則是得到胸膛前的幾顆紅草莓和後背的幾條細細的爪痕。

結果是自從初夜後依舊沒有好好反省的男人。

可是,這樣的人她依舊很喜歡。

各位太太們這裡是雨甯~祝大家聖誕快樂!

不知道這樣的小...

「今天是聖誕節!」吳星如此說道。

「洋人的節日。怎麼,你也想過?」他說。

「那當然!在國外聖誕節可是都會互相送禮物的!」

「……是有這麼聽說。」他覺得大事不妙,因為粗神經的他壓根沒想到要準備禮物給她。

「所以……」她將身子靠近他,並在他耳邊輕聲說:「禮物,拆嗎?」

男人抿嘴一笑,扯下了女孩的髮圈,讓黑髮散落在肩頭。

「拆。」

於是女孩得到的禮物是隔天在細腰上的瘀青。

男人則是得到胸膛前的幾顆紅草莓和後背的幾條細細的爪痕。





結果是自從初夜後依舊沒有好好反省的男人。

可是,這樣的人她依舊很喜歡。



各位太太們這裡是雨甯~祝大家聖誕快樂!

不知道這樣的小短篇大夥是否還滿意哇!

雨甯WN

二小姐13 【潘子x原創女主(可帶入自己】

腰好酸。

隔天早上,吳星頭一個想法就是這個。

潘子的體力,是真的好。

想到昨晚跟他做的事吳星不禁一陣臉紅。

連忙把被子往臉上一遮。

「……潘子你昨晚,開…開心嗎……」

等說出口後,吳星才發覺她問這個是甚麼奇怪的問題啊!

沒有人回應。

「潘……」這是吳星才發現身旁的位置並沒有看到所期待的人。

潘子呢?

於是她隨意的拿了一件衣服套上,走到客廳時發現廚房傳來了聲響。

原來是他正在張羅早餐。

平時實在是沒有機會可以看到潘子這個模樣。

光著上半身的他露出的是昨夜將自己緊緊抱住的堅實臂膀。

吳星微微勾起唇,躡手躡腳的走到潘子後方,然後一把抱住來人。...

腰好酸。

隔天早上,吳星頭一個想法就是這個。

潘子的體力,是真的好。

想到昨晚跟他做的事吳星不禁一陣臉紅。

連忙把被子往臉上一遮。

「……潘子你昨晚,開…開心嗎……」

等說出口後,吳星才發覺她問這個是甚麼奇怪的問題啊!

沒有人回應。

「潘……」這是吳星才發現身旁的位置並沒有看到所期待的人。

潘子呢?

於是她隨意的拿了一件衣服套上,走到客廳時發現廚房傳來了聲響。

原來是他正在張羅早餐。

平時實在是沒有機會可以看到潘子這個模樣。

光著上半身的他露出的是昨夜將自己緊緊抱住的堅實臂膀。

吳星微微勾起唇,躡手躡腳的走到潘子後方,然後一把抱住來人。

「早安。」聲音聽起來悶悶的,因為她把臉整個埋住在他身上。

是昨天無法在手中完全掌握的柔軟觸感,現在從後背傳來。

吳星的身材也是真的好。

等等,離題了。

潘子一笑,騰出一手摸摸吳星的頭頂「早。妳……今天有沒有不舒服?」

說道這,潘子自己不自覺的咳了一聲。

「腰酸算嗎?」

原本有點彆扭的潘子現在因為二小姐的提問變得完全不這麼覺得了。

他爽朗一笑道,「算!等會給你你好好揉揉。」

接著潘子把女孩的瀏海稍微撥到一旁,在她的額頭上蜻蜓點水的落下一吻。

「好。」

吳星不會知道,潘子現在正在深刻反省自己下次要再溫柔一點。

各位正在等文的太太們不好意思啊,最近比較忙,因為熱舞社要表演了!
不來點愛心跟推存給我打氣嗎~~~
緩慢更新,感謝大家的等待,留言私訊都會看的!!

雨甯WN

(11/21補)二小姐12 不眠夜激r

決定了!想要的就直接私信我~
記得要按下愛心喔喔喔!!!
不然就不發喔(欸你
只要這文在就可以一直私訊看文喔!
放不上連結就用這種折衷辦法啦!
小伙伴們不要害羞,私訊起來!!!

決定了!想要的就直接私信我~
記得要按下愛心喔喔喔!!!
不然就不發喔(欸你
只要這文在就可以一直私訊看文喔!
放不上連結就用這種折衷辦法啦!
小伙伴們不要害羞,私訊起來!!!

雨甯WN

二小姐12 不眠夜 激R【潘子x原創女主(可帶入自己】

連結放評論!

這樣不知道能不能看到?

連結放評論!

這樣不知道能不能看到?

雨甯WN

二小姐11 【潘子x原創女主(可帶入自己】

不久後,潘子在下半身圍了浴巾就出來了,因為他也沒拿衣服。

電視是開著的,可是看著的人已經睡著了。

原本是要朝著臥室的潘子轉向客廳走去。

「……真拿她沒辦法。」潘子邊說邊靠近吳星,但他發現桌上竟然有一個喝光了的酒罐。

這不是他放在冰箱的酒嗎?

這小妮子竟然把他喝完了。

看見吳星紅紅的臉,潘子鬼使神差的捏了一下她的鼻子。

「嗯…不要……」吳星無意識的揮了揮手。

潘子嚇了一跳以為吳星被他吵醒了。原來她只是說夢話。

於是潘子抱起她往臥室走去。

而當他把吳星放在床上要走時,吳星拉了他一把,讓他差點重心不穩壓在她身上。

所以現在潘子是雙手撐在吳星的上方。

是...

不久後,潘子在下半身圍了浴巾就出來了,因為他也沒拿衣服。

電視是開著的,可是看著的人已經睡著了。

原本是要朝著臥室的潘子轉向客廳走去。

「……真拿她沒辦法。」潘子邊說邊靠近吳星,但他發現桌上竟然有一個喝光了的酒罐。

這不是他放在冰箱的酒嗎?

這小妮子竟然把他喝完了。

看見吳星紅紅的臉,潘子鬼使神差的捏了一下她的鼻子。

「嗯…不要……」吳星無意識的揮了揮手。

潘子嚇了一跳以為吳星被他吵醒了。原來她只是說夢話。

於是潘子抱起她往臥室走去。

而當他把吳星放在床上要走時,吳星拉了他一把,讓他差點重心不穩壓在她身上。

所以現在潘子是雙手撐在吳星的上方。

是個有點,不,應該說非常曖昧的姿勢。

只見她帶著點迷茫的神情,細語道「別走。」

而拉著潘子的胳膊,讓她身上穿着的寬鬆衣物滑落,露出香肩和深溝。

潘子這才注意到,吳星"只有"穿着上衣。

美好的胸型浮現在柔軟的布料上。

從她微微張開的雙腿可以看到裡面沒有穿。

潘子知道,他再不離開這裡就不行了,於是他毫不猶豫立即起身。

但當他轉身要離開床沿時,吳星從後面緊緊抱住他。

背上傳來的觸感讓潘子為之一震。

潘子從浴室出來是沒有穿上衣的。

所以他現在跟吳星只隔了一件她身上穿的衣服。

「……你討厭我嗎…」

「不,二小姐……我沒這個意思。」

「不要叫我二小姐。」

他嘆了一口氣。
「……妳醉了。」

「我沒有。」

「你有。」

「……我討厭你。」
她一把捧住他的臉,轉向自己,狠狠親了上去。
「討厭……你不解風情。」

當她說完這句話時,突然感到自己的後腦被人穩穩的按了上前。

是一個比剛剛還又深入,更狠的吻。

「誰說的?」

她微微喘著氣。
「…我。」



老司機們,下回就是車啦!!!
(此處應有歡呼聲!!

雨甯WN

二小姐10 【潘子x原創女主(可帶入自己】

閱讀注意事項: 設定吳二白有一女兒(就是女主我們 是想寫bg沒錯,但是因為要有個名子比較好叫所以女主叫吳星 想吃潘子bg但是少的可憐只好自產(哭唧唧 基本是潘子專場!有加了私有設定請注意! 車?有的有的會有的(燦笑 文章有不懂意思的啥的都可以留言告訴我,最後祝食用愉快!

「……我沒有帶衣服。」吳星小小聲的說。「可以借我一件嗎。」

「當…當然……櫃子就在那裡。」潘子左手比了個方向,右手還是老老實實的遮著。「二小姐你自個兒去拿可以嗎……我就等你換好了在跟我說。」

「我…我知道啦。」

於是吳星在拉了一件潘子的衣服套上之後就讓他可以睜眼了。

沒睜眼還好,一睜眼潘子整個臉又紅了起來。...

閱讀注意事項: 設定吳二白有一女兒(就是女主我們 是想寫bg沒錯,但是因為要有個名子比較好叫所以女主叫吳星 想吃潘子bg但是少的可憐只好自產(哭唧唧 基本是潘子專場!有加了私有設定請注意! 車?有的有的會有的(燦笑 文章有不懂意思的啥的都可以留言告訴我,最後祝食用愉快!

「……我沒有帶衣服。」吳星小小聲的說。「可以借我一件嗎。」

「當…當然……櫃子就在那裡。」潘子左手比了個方向,右手還是老老實實的遮著。「二小姐你自個兒去拿可以嗎……我就等你換好了在跟我說。」

「我…我知道啦。」

於是吳星在拉了一件潘子的衣服套上之後就讓他可以睜眼了。

沒睜眼還好,一睜眼潘子整個臉又紅了起來。

這殺傷力太強了。

吳星套著的那件衣服大概到她的大腿三分之一,而她就只套了這件衣服。

「二小姐……褲…褲子。」

「……你的褲子都太大了,穿不了……所以我選了件稍微長一點的衣服直接……當裙子穿。」吳星不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因為潘子的褲子真的太難穿。

吳星的身材是屬於高挑的,因此就算潘子的衣服比較大件但衣擺的部分還是只到她的大腿。

「這…這樣啊……那不然我現在去幫二小姐買……」
潘子抓著頭,眼神不知該往哪裡擺。

「不用了啦…衣服明天就乾了……而且現在外面還下雨。」
「二小姐……」
「聽我的,我餓了,吃飯。」吳星說出了讓潘子不可反駁的語句。
「……是。」潘子終究還是奈何不了他的二小姐。

其實吳星有小小的私心。
她其實是個保守的女孩子,只是,她想要讓潘子多看她一點。

當這個想法在她腦海裡出現時,她發現,當年把潘子當成英雄般崇拜的感覺好像已經不在了。

取而代之的是,喜歡。
她想要跟潘子更近一步。

今天的晚餐就是潘子從外面買回來的那袋食物。

在餐桌上潘子只顧著低頭吃飯,而且吃很快,吳星才吃到一半潘子就說他吃完要先去洗澡了。

浴室裡,潘子用冷水洗了好幾把臉。

他以為這樣就能冷靜,但是卻一點兒也沒有。

一想到二小姐在外面還…還穿這他的衣服在他面前吃飯他就……一整個心情平靜不下來。

她可是二小姐啊。
潘子想趕緊把奇怪的想法從腦袋裡揮出。

可是,他的生理反應已經出賣他了。

「……他娘的。」

在浴室裡,潘子把蓮蓬頭開到最大,一邊做著基本上大部分的成年男性都會做的事情。

潘子極力想要想一個不管在哪裡看到的隨便一個漂亮女性的臉,但是他現在滿腦子都是二小姐。

管不了這麼多了,只聽他一個悶哼,將慾望全部都釋放出來。

他在蓮蓬頭下單手扶額,粗重的喘著氣,跟著水聲參雜在一起。

而氤氳霧氣還是遮蓋不了他結實的軀體,跟深淺不一的傷疤。

雨甯WN

二小姐09 【潘子x原創女主(可帶入自己】

閱讀注意事項: 設定吳二白有一女兒(就是女主我們 是想寫bg沒錯,但是因為要有個名子比較好叫所以女主叫吳星 想吃潘子bg但是少的可憐只好自產(哭唧唧 基本是潘子專場!有加了私有設定請注意! 車?有的有的會有的(燦笑 文章有不懂意思的啥的都可以留言告訴我,最後祝食用愉快!

「看…看吧!我已經長高了這麼一大截了。」吳星不明白自己在緊張啥,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她想找個地方冷靜一番。而且剛淋完雨的她感覺衣服溼黏黏的,不是很好受,「那個……我有點冷,你的浴室可以借我洗個澡嗎?」

說完吳星自己就後悔了。

一個女生在男性的家裡洗澡怎麼都有點"那個"吧?

「也是,剛剛淋雨是該好...

閱讀注意事項: 設定吳二白有一女兒(就是女主我們 是想寫bg沒錯,但是因為要有個名子比較好叫所以女主叫吳星 想吃潘子bg但是少的可憐只好自產(哭唧唧 基本是潘子專場!有加了私有設定請注意! 車?有的有的會有的(燦笑 文章有不懂意思的啥的都可以留言告訴我,最後祝食用愉快!

「看…看吧!我已經長高了這麼一大截了。」吳星不明白自己在緊張啥,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她想找個地方冷靜一番。而且剛淋完雨的她感覺衣服溼黏黏的,不是很好受,「那個……我有點冷,你的浴室可以借我洗個澡嗎?」

說完吳星自己就後悔了。

一個女生在男性的家裡洗澡怎麼都有點"那個"吧?

「也是,剛剛淋雨是該好好洗個熱水澡。新浴巾在洗手台下方的櫃子有一個,妳拿去用。」潘子這樣說的理所當然,完全沒有認為哪裡不妥。

是啊,對方是潘子,木頭一個。

吳星覺得潘子太單純,她覺得自己剛剛真是白操心一堆了。

人家潘子根本還是把她當小孩看吧。

「好,那我就先去了。」

可是當下她自己都沒發現到一個重要的問題。

她哪裡有帶衣服來換?

吳星有個習慣,洗澡前會先洗完衣服,再去洗澡。

所以當她舒舒服服的洗了個澡之後才發現問題---沒衣服。

對,內衣褲也沒有。

啊,尷尬。

吳星在浴室裡多待了10分鐘。
她覺得自己身上的水珠都快被風乾了。

雖然很不好意思,但她決定把門開一點,叫了聲潘子。

不過沒人回應。

於是她把門在開大一點。

發現潘子不在。

現在的她無暇顧及潘子跑去哪裡了,看準現在的時機吳星打算去衣櫃隨便跟潘子借件衣服。

但是事情就是這麼剛好,吳星走到大門旁的時候門剛好開了。

是潘子提著一帶東西回來。

「二小姐我回……」潘子馬上閉嘴。
「……」吳星沒說話。

潘子真不知道眼神該往哪裡擺,於是他遮住自己的眼睛。

但腦海中的畫面還是揮之不去。

吳星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她的身材已經是成年女性該有的凹凸有致的曲線。

還有那件浴巾其實遮不住什麼。

吳星半個雪白的胸口都露了出來,而浴巾只到她大腿的根部,後面的臀部也是若隱若現。

潘子這時候心想他那時候應該不要因為懶得洗浴巾而買小一號的。

大概(?快到車了~
我還在思考要怎麼放連結你們才看得到?

雨甯WN

二小姐08 【潘子x原創女主(可帶入自己】

閱讀注意事項: 設定吳二白有一女兒(就是女主我們 是想寫bg沒錯,但是因為要有個名子比較好叫所以女主叫吳星 想吃潘子bg但是少的可憐只好自產(哭唧唧 基本是潘子專場!有加了私有設定請注意! 車?有的有的會有的(燦笑 文章有不懂意思的啥的都可以留言告訴我,最後祝食用愉快!

「潘子你家還是一點都沒變啊,真懷念。」吳星在潘子家晃了兩圈後停在客廳的電視機旁的牆壁前如是說。

而這面牆上刻著的是吳星跟吳邪的身高。

一開始是吳星一直遙遙領先的,但到了後面吳邪也慢慢的追上來,到現在他已經比她高出很多了。

吳星伸出手摸了摸上頭的刻痕。

而這時候吳星感覺到有人輕輕揉了揉她的頭。

是潘子。...

閱讀注意事項: 設定吳二白有一女兒(就是女主我們 是想寫bg沒錯,但是因為要有個名子比較好叫所以女主叫吳星 想吃潘子bg但是少的可憐只好自產(哭唧唧 基本是潘子專場!有加了私有設定請注意! 車?有的有的會有的(燦笑 文章有不懂意思的啥的都可以留言告訴我,最後祝食用愉快!

「潘子你家還是一點都沒變啊,真懷念。」吳星在潘子家晃了兩圈後停在客廳的電視機旁的牆壁前如是說。

而這面牆上刻著的是吳星跟吳邪的身高。

一開始是吳星一直遙遙領先的,但到了後面吳邪也慢慢的追上來,到現在他已經比她高出很多了。

吳星伸出手摸了摸上頭的刻痕。

而這時候吳星感覺到有人輕輕揉了揉她的頭。

是潘子。

「是啊…這裡一直都沒變啊。」潘子說。「不過妳也是長大了不少,看當初明明還這麼小一隻哈。」潘子指向牆上最後的刻度。

接著他像想到了什麼一般,轉身去桌子拿出了一隻筆。

「那二小姐,現在還要來量一次身高嗎?」潘子用拿著筆的右手揮動著。

「當然。」

於是吳星直挺的貼站在牆前。

潘子則拿起筆幫她畫記號在後面的牆上。

他,靠得離她很近。

為了好在牆上寫字,他把左手扶在牆上,也就是吳星側臉位置旁。

右手在寫字。

這樣的姿勢像是吳星被潘子所獨佔。

2333上次有一位聰明的小伙伴猜到吳星跟潘子會去哪裡啦!就是潘子家!
所以各位大聲的告訴我有沒有開始聞到開車的味道了!!!
緩慢更新,還請大家多多支持!

雨甯WN

二小姐07 【潘子x原創女主(可帶入自己】

閱讀注意事項: 設定吳二白有一女兒(就是女主我們 是想寫bg沒錯,但是因為要有個名子比較好叫所以女主叫吳星 想吃潘子bg但是少的可憐只好自產(哭唧唧 基本是潘子專場!有加了私有設定請注意! 車?有的有的會有的(燦笑 文章有不懂意思的啥的都可以留言告訴我,最後祝食用愉快!

「潘子快過來這裡看!」
在不遠處的吳星這樣喊著潘子。

他們在一條古色古香的老街裡逛著。

雖然是老街,但人潮擁擠程度跟百貨公司等地方有的比。因為這是著名的觀光老街,還是國家評級的。

稍早之前
「二小姐有想去什麼地方嗎?」
在吃完早餐後,潘子詢問道。

「嗯……我想去……」

這裡是葫蘆老街。

是吳星小時候...

閱讀注意事項: 設定吳二白有一女兒(就是女主我們 是想寫bg沒錯,但是因為要有個名子比較好叫所以女主叫吳星 想吃潘子bg但是少的可憐只好自產(哭唧唧 基本是潘子專場!有加了私有設定請注意! 車?有的有的會有的(燦笑 文章有不懂意思的啥的都可以留言告訴我,最後祝食用愉快!


「潘子快過來這裡看!」
在不遠處的吳星這樣喊著潘子。

他們在一條古色古香的老街裡逛著。

雖然是老街,但人潮擁擠程度跟百貨公司等地方有的比。因為這是著名的觀光老街,還是國家評級的。

稍早之前
「二小姐有想去什麼地方嗎?」
在吃完早餐後,潘子詢問道。

「嗯……我想去……」

這裡是葫蘆老街。

是吳星小時候跟吳邪很愛來的地方。

於是當聽到吳星說要去這裡的時候潘子並沒有很意外。

順帶一提,其實潘子自己就住在附近。

「哇我已經好久沒吃到這個了!」吳星手指著一串串飽滿通紅的葫蘆糖,說「這在國外買不著的!」

「呦小姑娘,今兒的葫蘆串可酸甜的勒!」老闆一邊熱情招呼著。「聽妳說很久沒吃到了是吧?只要讓你男朋友買一支老闆我就再送妳一支!」

吳星聽到臉一紅連忙解釋道,「我們不……」

「老闆,錢在這。」沒等吳星說完話,潘子已經掏出錢要買給她了。

「好勒好勒。」接著老闆拿了兩串給潘子。還不忘對吳星說:「你男朋友可真疼你。」然後哈哈一笑。

「老…老闆!」吳星的臉紅到不行。

潘子見狀不禁一笑。
覺得二小姐窘迫的樣子有點可愛。

除此之外他們還去逛了很多地方,直到傍晚,潘子開口詢問吳星是不是該回去了又或者是還有那裡想去的地方的時候,外頭下起了大雨。

潘子拉起吳星的手連忙躲到可以遮雨的地方。

但兩人還是淋了個落湯雞。

而且吳星穿的是白色的衣服。

見狀潘子二話不說的把自己的外套給吳星披上。

「……謝謝。」吳星也發現自己的衣服已經溼到有點透了。

「那我們先在這裡等雨停吧?」潘子看著外面的雨這樣說。

「嗯。」吳星這樣回答著,隨後補上了一句,「但我還想去一個地方。」

潘子猶豫了一下說,「二小姐,下雨了也不方便,不然我們明天再出來?」

「可是那個地方離這裡沒有很遠。」

潘子抓了抓頭,對於女孩子的撒嬌他還是招架不住,「好吧,那你想去哪裡?」

吳星眨眨眼,說出了一個潘子再熟悉不過的地方。


嘿嘿有人知道是那裡要猜猜嗎~
然後更新緩慢還請大家多包涵!!

雨甯WN

二小姐06 【潘子x原創女主(可帶入自己】

閱讀注意事項: 設定吳二白有一女兒(就是女主我們 是想寫bg沒錯,但是因為要有個名子比較好叫所以女主叫吳星 想吃潘子bg但是少的可憐只好自產(哭唧唧 基本是潘子專場!有加了私有設定請注意! 車?有的有的會有的(燦笑 文章有不懂意思的啥的都可以留言告訴我,最後祝食用愉快!

吳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快的跑出客廳。

嗯……小害操?

其實吳星目前沒有把自己的外套給異性穿過。

不過這個目的現在達成了。

「好!現在來做早餐吧!」吳星這麼說著,她決定不要胡思亂想。

「……搞什麼…」在洗臉的潘子對著鏡子前的鏡像這樣說道。

女人不是沒有接觸過,但這跟剛剛的感覺很不一樣。

吳星對...

閱讀注意事項: 設定吳二白有一女兒(就是女主我們 是想寫bg沒錯,但是因為要有個名子比較好叫所以女主叫吳星 想吃潘子bg但是少的可憐只好自產(哭唧唧 基本是潘子專場!有加了私有設定請注意! 車?有的有的會有的(燦笑 文章有不懂意思的啥的都可以留言告訴我,最後祝食用愉快!

吳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快的跑出客廳。

嗯……小害操?

其實吳星目前沒有把自己的外套給異性穿過。

不過這個目的現在達成了。

「好!現在來做早餐吧!」吳星這麼說著,她決定不要胡思亂想。

「……搞什麼…」在洗臉的潘子對著鏡子前的鏡像這樣說道。

女人不是沒有接觸過,但這跟剛剛的感覺很不一樣。

吳星對他來說很特別。

是的,特別。

潘子一閃而過一個想法。

但隨即又搖搖頭。

「哈,不可能……光是年紀就……」

這想法非常突然,潘子自己也被嚇到。

吳星……就竟算是他的什麼人?

「……。」潘子打開水龍頭到最大,再度洗臉。

沒錯,他要打起精神,等等還要陪吳星出去玩。

「二小姐,手藝不錯啊?」潘子吃著吳星弄的三明治和濃湯。

「你喜歡就好,我還怕你吃不慣西式早餐。」吳星鬆了口氣。

「東西好吃就行。」

「是是。」

於是兩個人就這樣面對面吃著早餐,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著,像似剛剛尷尬的氣氛一掃而空。


最近都在忙學校的事情,更新也變慢了,還請各位多諒解( ´▽` )ノ
然後開始有了粉絲,謝謝你們的支持!
留言我都會看!大家可以多多留言讓我有動力!
嗯…?你說文這次更的有點少?
咱們在質不在量嘛∪・ω・∪

雨甯WN

二小姐05 【潘子x原創女主(可帶入自己】

閱讀注意事項: 設定吳二白有一女兒(就是女主我們 是想寫bg沒錯,但是因為要有個名子比較好叫所以女主叫吳星 想吃潘子bg但是少的可憐只好自產(哭唧唧 基本是潘子專場!有加了私有設定請注意! 車?有的有的會有的(燦笑 文章有不懂意思的啥的都可以留言告訴我,最後祝食用愉快!

「……沒關係。」吳星這樣回答。

潘子呼了一口氣,解釋道,「二小姐你也知道我們這行,時常提心吊膽的,睡個覺也要多點防備。所以剛剛的事情你還不要介意。」

「我知道。」吳星看到潘子急著解釋也明白了他不是故意的,更何況她好像有點……開心?

潘子已經不曾這樣跟她有過多的身體接觸了,基本都是吳星主動,不過潘子也不會抗拒,就...

閱讀注意事項: 設定吳二白有一女兒(就是女主我們 是想寫bg沒錯,但是因為要有個名子比較好叫所以女主叫吳星 想吃潘子bg但是少的可憐只好自產(哭唧唧 基本是潘子專場!有加了私有設定請注意! 車?有的有的會有的(燦笑 文章有不懂意思的啥的都可以留言告訴我,最後祝食用愉快!

「……沒關係。」吳星這樣回答。

潘子呼了一口氣,解釋道,「二小姐你也知道我們這行,時常提心吊膽的,睡個覺也要多點防備。所以剛剛的事情你還不要介意。」

「我知道。」吳星看到潘子急著解釋也明白了他不是故意的,更何況她好像有點……開心?

潘子已經不曾這樣跟她有過多的身體接觸了,基本都是吳星主動,不過潘子也不會抗拒,就像之前她挽著潘子的手臂。潘子可能是覺得男女有別,吳星已經長大了,他並不適合再對她有過多的肢體碰觸。

可是吳星不一樣,她沒有太在意這個。

但對潘子來說他們的關係比較是上對下而不是平行。

雖然不像叫吳邪小三爺那樣的感覺,不過吳星這位二小姐給他的感覺是有點特別的存在。

他自己也說不上來。

這時候潘子突然聞到一股香味,淡淡的。

潘子發現他自己的外套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擺在了一旁,自己蓋的是……一件女孩子的?

味道就是從上面傳來的。

「這個……是二小姐的?」潘子有些疑惑。

她的外套怎麼在自己身上?

「是我的,你就蓋著吧。」吳星這樣跟潘子說。「你的剛剛掉到地板了,我已經先幫你折好。」吳星將外套遞過來。

潘子把自己的外套給穿上,「謝謝二小姐。」而他也覺得差不多睡飽了。於是把外套要還給吳星,但是又把手伸了回來。「我洗完再還二小姐好了。」潘子覺得這樣應該要幫人洗好再還回去。

吳星笑了笑,「不用啦,我像是會介意的那種女孩子嗎?要是介意就不會借你了。」接著自然的把衣服給拿了回來。

潘子哈哈兩聲,「是是是,二小姐你說的對。」

「潘子你應該也還沒吃早餐吧?我去做一點我們一起吃,你先去洗漱一下。」吳星沒等到潘子的回答抱著外套一溜煙就跑走了。

以至於她沒有看到耳根微微紅了起來的潘子。

雨甯WN

二小姐04 【潘子x原創女主(可帶入自己】

閱讀注意事項: 設定吳二白有一女兒(就是女主我們 是想寫bg沒錯,但是因為要有個名子比較好叫所以女主叫吳星 想吃潘子bg但是少的可憐只好自產(哭唧唧 基本是潘子專場!有加了私有設定請注意! 車?有的有的會有的(燦笑 文章有不懂意思的啥的都可以留言告訴我,最後祝食用愉快!

隔日

潘子在沙發補眠。

昨晚去處理吳三省交代他的事,一做就是通宵。累得他隨便洗漱下就拖掉外衣在發上睡了起來。他想在二小姐起床上街玩時趁機多補點眠,畢竟他還要好好看顧吳星的安全。

這時吳三省和吳二白剛出發不久,在那之前吳二白還特意交代吳星不管去哪都要有潘子跟著,這才離開去北京。

這幾天吳星就住在自家三叔家。...

閱讀注意事項: 設定吳二白有一女兒(就是女主我們 是想寫bg沒錯,但是因為要有個名子比較好叫所以女主叫吳星 想吃潘子bg但是少的可憐只好自產(哭唧唧 基本是潘子專場!有加了私有設定請注意! 車?有的有的會有的(燦笑 文章有不懂意思的啥的都可以留言告訴我,最後祝食用愉快!

隔日

潘子在沙發補眠。

昨晚去處理吳三省交代他的事,一做就是通宵。累得他隨便洗漱下就拖掉外衣在發上睡了起來。他想在二小姐起床上街玩時趁機多補點眠,畢竟他還要好好看顧吳星的安全。

這時吳三省和吳二白剛出發不久,在那之前吳二白還特意交代吳星不管去哪都要有潘子跟著,這才離開去北京。

這幾天吳星就住在自家三叔家。

當吳星準備下樓弄點早餐時,發現潘子以經不知道在沙發睡了多久,連身上的蓋的外套都滑落在地。

吳星當然是馬上走過去幫潘子給撿了起來。

但接著她並不是把外套給原主人蓋上,而是摺好放在一邊。

吳星退下自己披的小外套給潘子重新覆上。

「你這外套材質蓋著也不保暖,會著涼的。」她輕輕說了句。

當吳星要把手收回來時,卻被眼前的人無預警的給抓住手腕,潘子的力氣不小,一時半會竟抽不出來。

「是誰。」潘子剛睡醒,用略帶沙啞的聲音說。

「潘子?」

一聽到這聲音潘子便清醒了起來。

「二小姐?你起來了怎麼不叫我一聲。」雖說已經醒來了,但腦子還沒靈活轉動起。潘子單手扶額,發現自己另一隻抓著吳星的手「…抱歉嚇著你了。」潘子連忙放開。

為保持品質所以慢慢更新~

雨甯WN

二小姐03 【潘子x原創女主(可帶入自己】

閱讀注意事項: 設定吳二白有一女兒(就是女主我們 是想寫bg沒錯,但是因為要有個名子比較好叫所以女主叫吳星 想吃潘子bg但是少的可憐只好自產(哭唧唧 基本是潘子專場!有加了私有設定請注意! 車?有的有的會有的(燦笑 文章有不懂意思的啥的都可以留言告訴我,最後祝食用愉快!
二小姐01(http://yuningwn.lofter.com/post/1f0e38b6_effadb8e)
二小姐02(http://yuningwn.lofter.com/post/1f0e38b6_f0064e5c)

「三……三爺,您別開這種玩笑了。我是一定要跟著去的。」

潘子正在跟吳三省爭論著。

「你去...

閱讀注意事項: 設定吳二白有一女兒(就是女主我們 是想寫bg沒錯,但是因為要有個名子比較好叫所以女主叫吳星 想吃潘子bg但是少的可憐只好自產(哭唧唧 基本是潘子專場!有加了私有設定請注意! 車?有的有的會有的(燦笑 文章有不懂意思的啥的都可以留言告訴我,最後祝食用愉快!
二小姐01(http://yuningwn.lofter.com/post/1f0e38b6_effadb8e)
二小姐02(http://yuningwn.lofter.com/post/1f0e38b6_f0064e5c)

「三……三爺,您別開這種玩笑了。我是一定要跟著去的。」

潘子正在跟吳三省爭論著。

「你去了吳星怎麼辦?最近道上有點亂,你也瞧見昨天來的那群人了吧?他娘的撒野撒到我吳老三的地盤來了。」吳三省喝口茶,繼續說「我跟二白上北京跟他們好好談談。這會面呢,是一定要的。」

「可…三爺,我們把二小姐安頓在家裡不是很好嗎?這樣我…」潘子語音未畢就被吳三省給打斷。

「別再可是了,我手下的人雖沒有一個人可以抵過你,但我人多帶點總行了吧?二白自己也會帶人。更何況杭州這裡也要有人來幫我打理事情,當然非你不可。我還用不著你操心。」

接著吳三省又補充道「大侄子去參加甚麼母校設計建築茶會的,他可以找個藉口出去,更何況他可是個爺們我擔心他幹啥?那ㄚ的不給我捅婁子就不錯了。我擔心的是吳星。那一個個都是牛鬼蛇神,你見到他們那群走狗看我大姪女是一臉下流的表情沒?那簡直叫一個不舒服。好在二白這個當爸的還沉得住氣,不然我早就跟他們不客氣,他們那叫配得上我們吳家人?」吳三省說完突然覺得自己火氣又開始上升。

潘子沒有說話,則是拿起茶壺幫三爺把茶水補滿。

「潘子,你也知道吳星的個性,他才剛回來兩天,叫她待在家裡是待不住的。而且她不喜歡外人在她身邊繞阿繞的。所以這次我就派了你而已。」

吳三省接過茶壺,從茶具裡多拿了一個杯子,多倒了杯新的給潘子。順便示意他坐下。

「這大姪女給人的操心指數可不比我那大侄子少呦。」吳三省掏出了菸,才剛要點火就被眼明手快的潘子給先得了先機,那打火機的火已經準備好讓他上菸了。

呵,真不愧是我吳三省的左右手。

於是這事就這樣定了。

雨甯WN

二小姐02 【潘子x原創女主(可帶入自己】

閱讀注意事項:
設定吳二白有一女兒(就是女主我們
是想寫bg沒錯,但是因為要有個名子比較好叫所以女主叫吳星
想吃潘子bg但是少的可憐只好自產(哭唧唧
基本是潘子專場!有加了私有設定請注意!

車?有的有的會有的(燦笑

文章有不懂意思的啥的都可以留言告訴我,最後祝食用愉快!

二小姐01 http://yuningwn.lofter.com/post/1f0e38b6_effadb8e

其實吳星腿上那個疤,潘子是最了解的。當然,也是他最自責的。

那時候吳家的舊房子要拆遷,三兄弟正在齊聚於三合院的正廳商量分配事宜。

而潘子通常就負責照顧兩個小的。這種事其實常常有,特別是那陣子,於是潘子那時就跟...

閱讀注意事項:
設定吳二白有一女兒(就是女主我們
是想寫bg沒錯,但是因為要有個名子比較好叫所以女主叫吳星
想吃潘子bg但是少的可憐只好自產(哭唧唧
基本是潘子專場!有加了私有設定請注意!

車?有的有的會有的(燦笑

文章有不懂意思的啥的都可以留言告訴我,最後祝食用愉快!

二小姐01 http://yuningwn.lofter.com/post/1f0e38b6_effadb8e

其實吳星腿上那個疤,潘子是最了解的。當然,也是他最自責的。

那時候吳家的舊房子要拆遷,三兄弟正在齊聚於三合院的正廳商量分配事宜。

而潘子通常就負責照顧兩個小的。這種事其實常常有,特別是那陣子,於是潘子那時就跟還是孩提時代的小三爺和二小姐關係很好。

至於二小姐腿上的疤就是那一次在潘子正好被吳三省叫去問盤口的事情。就那麼一會兒她跟吳邪兩人就跑去廢棄的廠玩捉迷藏,可是後面到已經要吃晚飯了吳邪則是都找不到她,最後才想到急忙跑去找被三叔叫過去的潘子求救。

當然,後面人是找到了,不過腿受了傷。

吳星是躲在了一個傾斜稍微有點角度的水泥管裡,在小學期間通常都是女孩子長的比男孩子高,於是吳邪沒注意到那個出口,因為他根本沒看到。

不過在已經是成年人的潘子就完全沒有這個阻礙,花了點功夫把吳星從裡抱了出來。

吳星一開始被抱出來的時候沒有哭,儘管她的腿流血了,她很害怕,但她也只是眼眶泛淚。讓吳星爆哭的點是潘子把她抱出來後看到她的傷,然後將她抱得緊緊的,摸著她頭跟她說:「已經沒事了……沒事了…」吳星就整個像洪水宣洩般在潘子懷中哭的稀哩嘩啦的。

潘子以為是吳星受傷痛到哭,於是抱著她,而一手急忙拉著吳邪沿路跑回老家。

吳二白是個明理人,他也不怪潘子,反倒是狠狠念念了自家女兒。

小孩子恢復力快,而傷口也不是很嚴重,這事情也就這麼過去了。

過不去的只有潘子自己的那股愧疚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