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濑田薰

6932浏览    131参与
人类今天也在绝赞衰退中

冷酷暴君爱上我之穿越与邪魅总裁纠葛不清(1)

  濑田薰孤独地站在面积足足有六七十个足球场大的卧室里,透过落地窗从1888层楼高的高度俯视着东京市最繁华金融街的芸芸众生。

  可是任凭濑田薰再怎么眯起眼睛使劲地看,也看不清街道上的车水马龙。

  “高处不胜寒。”濑田薰嘟囔了一句。这真的是一句很精辟的总结,因为她的卧室真的很凉快,即使是在酷暑里也不需要开空调,外面还下着雪。

  “真是梦幻,即使是再荒诞的戏剧也需要考虑合理性,可残酷的现实却不需要任何逻辑。”

  濑田薰,羽丘女子学院的学生,万人迷,话剧社主力,hhw吉他手,怪盗先生,无数小猫咪的梦中情人,全世界最美丽最梦幻的女人,在前几天穿越了。

  濑田薰只是上课打了个盹而已,...

  濑田薰孤独地站在面积足足有六七十个足球场大的卧室里,透过落地窗从1888层楼高的高度俯视着东京市最繁华金融街的芸芸众生。

  可是任凭濑田薰再怎么眯起眼睛使劲地看,也看不清街道上的车水马龙。

  “高处不胜寒。”濑田薰嘟囔了一句。这真的是一句很精辟的总结,因为她的卧室真的很凉快,即使是在酷暑里也不需要开空调,外面还下着雪。

  “真是梦幻,即使是再荒诞的戏剧也需要考虑合理性,可残酷的现实却不需要任何逻辑。”

  濑田薰,羽丘女子学院的学生,万人迷,话剧社主力,hhw吉他手,怪盗先生,无数小猫咪的梦中情人,全世界最美丽最梦幻的女人,在前几天穿越了。

  濑田薰只是上课打了个盹而已,醒来就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要是她能早点知道上课睡觉的危害不只是会被老师敲头的话,她一定不会在前一天晚上熬夜肝手游。

  “可是没办法呐,谁让活动马上就要结算了。”

  如果活动永远不会结算,世界该有多美好。

  濑田薰不再看了,她颤巍巍地用两条抖成筛糠的腿挪回床上。不知道是谁这么缺德把她关到这么高的地方,周围还全是透明的落地窗,让她始终清醒地意识到这么一件事——她,伟大的濑田薰,积攒的重力势能可以随时让她失去人形。

  濑田薰躺回床上,床很软也很白,就像云朵。这是一个很不吉利的联想,因为它总是在提醒濑田薰她目前的高度。

  不过往好处想,这个床如果真的是云朵反而可以缓解濑田薰的处境,起码云层的高度比楼层的高度低一些。

  床很大,大概有十个篮球场那么大。床头柜定个闹钟,睡在床中间的人根本就听不到,就算听到了也关不上,设计很有问题。

  濑田薰躺在床上慢慢回忆自己所打听到的情报。

  这个世界的濑田薰是被这所房子的主人强娶的。房子的主人是个冷魅无情的总裁,智力超群,学历出众,情商过人,所有人提起她都带着敬畏称她为“那个大人”,绝不直呼其名,跟伏地魔一个待遇。伏地魔大人强娶濑田薰后,就在东京最繁华的地带建立了这座世界上第二高的人造建筑把濑田薰关到了上面,据说灵感来自于童话里的巫婆用高塔囚禁公主的桥段。

  第一高的建筑是弦卷家为庆祝弦卷心出生而建的心心塔,现在是弦卷心的私人住宅。其高度可以被监测弹道导弹的雷达网检测到,刚落成时曾引起几个大国的恐慌,至今都是各国进行中程反导作战的巨大干扰。要不是航空公司都是弦卷家开的,估计航空公司也会抗议。

  天才的伏地魔大人是个思考问题不拘于常理的人。她既想防止濑田薰逃跑,又不想直接采用暴力囚禁,便别出心裁地脱光了濑田薰的衣服,让她光溜溜地待在屋子里,由一群美少女女仆服侍。这样濑田薰想要逃跑就只能不穿衣服跑到东京最繁华的街上。

  伏地魔大人想当然地认为不穿衣服就能让濑田薰心甘情愿地当一只笼中鸟,她太天真,太小看濑田薰了。

  如果不是伏地魔大人很缺德地停了电梯,从物理上隔绝了濑田薰逃跑的可能性,她无论如何都会跑出去的。

  一口气走1888层楼梯,真的会很让人没胃口。濑田薰担心自己会横死在楼梯间,只好安心当宅女。

  顺便说一句,由于停了电梯,楼里的佣人们生活凄惨,需要什么都得从楼底用人力一点一点往上运,连食物都吃不到新鲜的。

  濑田薰就比较幸运了,楼顶专门为她建了一条6000m的跑道供运输机降落,需要什么可以直接空运。从楼顶运下来要比从楼底运上来快很多。

  伏地魔大人同样是个思考问题非常周到的人,为了不让濑田薰偷到衣服,楼里所有人都不允许穿可以遮挡身体的衣物,于是濑田薰可以看见大量一丝不挂的美少女跑来跑去。

  就这样,濑田薰过上了酒池肉林,没羞没躁的糜烂生活。

  可惜,这样的好日子要到头了。要问为什么,因为伏地魔大人今天就要来了。

  濑田薰有些紧张地看着还在停运的电梯,等待着伏地魔大人的到来。

  突然,天花板打开一个直径半米的小洞,一个穿着晚礼服背着降落伞的潇洒身影从小洞里跳了下来。

  毕竟是从全世界最好的军校毕业,参加过世界最精锐特种部队,曾孤身一人赤手空拳制服600名恐怖分子解救10000名人质的伏地魔大人,区区定点跳伞当然难不住她。

  “薰,我回来了。”

  伏地魔大人身着轻薄的红色晚礼服,脚踩十几公分的高跟鞋,精致的发型一丝不苟。因为从寒冷的高空跳下,修长的睫毛上还挂着白色的冰霜。

  不消说,伏地魔大人拥有惊人的美貌,但让濑田薰惊讶的并不是她美到过份的容貌。

  “花音?!”

  早在听到弦卷心的名字时,濑田薰就隐隐预感这个强娶自己的人自己很可能认识,只是没想到会是一贯温顺柔弱的松原花音。

  一直暗地里叫你伏地魔大人真是对不起了。

  花音没有察觉到濑田薰的惊讶,而是很自然地走到濑田薰身边搂着她坐下,说着老夫老妻一样的抱怨:“真是的,怎么不说欢迎回来啊。”

  “……”

  主要是濑田薰误以为她跟花音的关系很差,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红桃女王大人又强拉我参加她的舞会,唉。”就像老公回家后向老婆抱怨职场上的事情一样,花音也对着濑田薰宣泄着情绪,“舞会上全是一群只想跟我攀上关系的废物。我一分钟经手的流水有好几千亿,比他们全部身家还高,却不得不听他们逼逼叨叨。我刚刚回来时让那个平时给我提鞋的佣人把这群猪全搞破产了。没想到这小姑娘是个人才,或许不应该只让她给我提鞋了,可以让她进屋试一下刷马桶了。”

  这个世界的松原花音和濑田薰所认识的松原花音完全不一样,行事霸道冷酷,气质高冷傲慢,声音也变得清脆而冷冽,连抱怨时都没有什么语气波动。

  活生生的冰山美人,高岭之花,如同降临在世间的冰雪女神。

  如果这朵高岭之花能自重一些,手不在她身上乱摸,就更完美了。

  濑田薰及时拍掉了从她腰部一路划到胸前的手,阻止剧情往和谐的地方发展。

  就像濑田薰突然对花音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花音原本清冷的脸突然变得泪眼汪汪,活像被伤害的小猫,搞的濑田薰想把她的手重新放回来。

  “呼唉唉,薰不爱我了吗?”

  “怎么可能,我亲爱的小猫咪。我对你的爱永远不变。”

  濑田薰下意识地按她的风格接了话,说完才发现不妙。

  受到鼓舞的花音又恢复成高岭之花,再次伸出了手,这次更过分,是往下伸的。

  “啪”

  清脆的响声宣告了花音邪恶的企图未能得逞。

  花音不满地皱了下眉,然后露出教科书般邪魅的一笑,说:“啊啦,薰真是小淘气鬼。”

  万幸的是,花音的手终于老实了。

  濑田薰松了口气。威胁未成年少女是《刑法》明确写明的严重犯罪行为,作为新时代高素质青年,濑田薰为好友的迷途知返感到高兴。

  花音换了一个话题:“心邀请我们参加她的生日派对,薰也准备一下吧。”

  濑田薰穿越过来连日期都不知道:“今天几号?”

  “八月七日。”

  那心的生日不就在明天吗?

  “薰想到要送什么礼物了吗?”

  “手工的礼物会显得比较有诚意吧。”

  “是这样吗?”花音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我想送心一个飞艇,以一小时一个时区的速度向西飞的话,我们可以多过一天心的生日。”

  “我觉得这个主意也不错,心会喜欢的。”

  “但薰说的手工礼物的事也有道理。”花音柳眉轻皱,露出苦恼的神奇,“怎么办呢?”

  “送两个礼物?”

  “不要。”花音摇了摇头,“我觉得我们可以送一艘手工打造的飞艇。”

  濑田薰擦了擦汗:“手工飞艇,工……工艺品?”

  花音奇怪地看了濑田薰一眼:“当然不是。要不然谁带我们飞越时区?”

  “我更担心你的飞艇会带我们飞跃天堂。”

  “你是担心飞艇掉下去吗。飞艇里面修个跑道放几架飞机不就得了。”

  “也是手工打造的飞机?”

  “对啊,手工的要比机器造的贵很多。”

  “主要贵在坐手工飞机要多买好几份保险吧。我们不能换一种交通工具吗?”

  “把跑车塞飞艇里面吗?也不错,我们正好可以进行赛车比赛。”

  濑田薰坚决不做吐槽役。

  “不是把飞机换成跑车,我是说我们可以不用飞艇穿越时区吗?”

  “为什么?难道薰怕高吗?”

  “当然不是,天鹅岂会畏惧天空?”

  “也对。”松原花音不怀好意地瞥了一眼窗外,“住的还习惯吗?”

  恶毒!不愧是伏地魔。

  濑田薰终究没有说服松原花音放弃她的手工飞艇。

  ……

  转眼间到了松原花音带濑田薰出席弦卷心的生日派对的时间。因为要出门,濑田薰久违的被获准穿上衣服。

  这件衣服用料太高级了,高级到穿上跟没穿没有什么触觉上的区别。

  濑田薰有十足的理由相信这衣服只是高级光学迷彩,她实际上还是裸着的。

  终于近距离见识到了传说中世界最高建筑物,气派的楼体直指宇宙,像极了地球对太阳竖起的中指。

  其实薰在家里时就远远见过心心塔。天气好时站在落地窗前可以隐约看见天边一道像是贴图错误一样的巍峨黑影,原来是心心塔。

  一个黑衣人正在对濑田薰介绍这栋独一无二的建筑物,尤其着重介绍了心心塔的电梯。据这个黑衣人所说,她三岁在弦卷家任职,职业生涯的90%时间在电梯里度过,对心心塔其他地方了解不深,唯独对电梯了如指掌。

  心心塔太高了,即使是乘坐电梯,从底层到顶层也需要很长的时间,完全可以理解。

  为了为长时间乘坐电梯的人提供必要的生存保障,心心塔的每一个电梯都有大概三十平方公里的面积。除了供乘员休息的休息室外,还配有厨房,浴室,温泉,游戏厅,商店街,医院,宠物咖啡厅,秋叶原街等生活必要的设施。为了乘员的膳食平衡,电梯里还开辟了家畜养殖场,鱼类养殖场,农作物种植田等。当然,学校,公园,剧场,电影院等也是必不可少的。

  薰听得连连点头,加快了走向心心塔的步伐。如果动作快点,她们可以在明年心过生日前赶到,说不定还能有几天时间准备一下。

  花音伸手拽住了濑田薰。

  “别过去。”

  濑田薰老老实实停下,静待总裁大人的进一步指示。

  花音转身从车里抽出一把刀,寒光闪闪,明显是开过刃的,对濑田薰说:“看好了,这是世界第一剑圣若宫伊芙用过的佩刀。”

  “你想干嘛?!”

  花音没说话,而是对着濑田薰举起了刀。

  看着对自己举刀的花音,濑田薰忽然意识到,她并不清楚弦卷心是怎样一个人。或者说,她不知道现在的弦卷心是怎样一个人。

  原来世界的弦卷心是濑田薰再熟悉不过的了。永远乐呵呵的乐天派,喜欢一切让人快乐的事物,排斥所有让人流泪的东西。

  但这个世界呢?

  先前世界的弦卷心留给濑田薰的印象太深刻了,导致濑田薰先入为主地将弦卷心想象成那个永远笑着的小猫。

  事实上,濑田薰很可能想错了。

  就松原花音的表现来看,两个世界的同一个人很可能存在着截然相反的特质。比如说,先前世界的松原花音永远不会想要拿刀砍她。

  那么,原本热爱喜剧的弦卷心在这个世界就有狂热地喜爱悲剧的可能性。

  说起悲剧,这就进入了濑田薰的专业领域。一出好的悲剧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

  归根到底,悲剧就是将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人看。悲剧的难点就在于塑造“美好”以及将美好“撕碎”。

  现在,一出完美悲剧的一切要素都具备了,这里有最美好的女人濑田薰,以及一把可以将她轻易撕碎的武士刀。

  濑田薰在刹那间就明白了花音的想法——用武士刀将濑田薰撕碎,把一出有史以来最壮丽的悲剧呈现给今天的寿星。

  “来吧!我做好觉悟了!”

  一行热泪流过濑田薰的脸颊,她闭上眼睛,伸开双臂准备拥抱自己的宿命。一名优秀的演员逝于一场伟大的演出中,这是最华美的悲剧,又何尝不是最盛大的喜剧呢?

  “邪魔退散!”

  随着花音的大喝,挥刀产生的风吹乱了濑田薰的秀发,也吹乱了她的心。

  她还活着!花音身为堂堂总裁,就算剑术不及剑圣若宫伊芙,劈开刚出膛的步枪子弹还是绰绰有余的,因此她不可能劈歪一个人类大小的目标。

  果然花音舍不得她死!濑田薰惊喜的睁开眼睛,就看见被劈成两半的黑衣人在地上痛苦地扭动着,冒出“嘶嘶”的黑烟然后消失在空气中。

  说好的悲剧变成了鬼片,濑田薰吓得尿到裙子里。

     花音优雅地纳刀,解释道:“这是被困在心心塔电梯里出不来的幽灵,久而久之她们的怨念就会形成实体到塔外寻找被害者,把他们骗进心心塔的电梯,永世不得脱身。”

  濑田薰吓出了哭腔:“我……我们别去了吧,叫心出来玩吧,坐你的飞艇不也挺好的。”

  “放心,我们不坐电梯,时间会来不及的,遇不到他们。”花音望向天空,“接我们的东西应该快来了。”

  话音刚落,天空出现一个黑点,然后越来越大。顷刻间,一架画满涂鸦的航天飞机降落在旁边的空地上。

  “欢迎来到心心塔。”一个粉红色的钢铁侠从航天飞机上飞了过来。

  从恐怖片跳戏到了科幻片。

  “美咲。”松原花音边酷酷的打了个招呼,边偷偷扯了扯濑田薰的裙角好提醒她别继续丢人。

  美咲绅士而优雅地冲两人行了个礼。头盔自动缩到铠甲里露出美咲挂着亲和微笑的脸。

  “抱歉,让二位久等了。随我去见弦卷大人吧。”

  “哪里哪里,我们也是刚到。倒是美咲你越来越漂亮了呢。”

  “花音小姐也变得超级可爱了。”

  两个人互吹了几句,美咲把目标转移到了濑田薰身上。

  “薰小姐的欧派还是一如既往的平坦呢。”说罢捏了捏薰的胸。

  ……?对花音严防死守一整天结果被美咲偷袭成功了?这个世界的人都喜欢性骚扰吗?

  濑田薰心累了,她想回去。

  濑田薰和花音进入航天飞机舱室,很普通的又宽敞又豪华,没有什么令人震惊的幺蛾子。

  真是令人震惊。

  舱门关闭了,美咲却没有进来。紧接着,飞船极为平稳地起飞了,一点也没有想象中的震动和噪音。

  濑田薰好奇地往外面看了一眼,立刻发现了静音航天飞机黑科技的秘密。原来飞船的发动机静悄悄的并没有喷出火,只有钢铁侠美咲举着这个铁坨子在天上飞。

  只是没有动力系统而已,比濑田薰预想中最糟糕的状况好很多。濑田薰满意的缩回了头。

  历时两小时的飞行后,飞船终于来到顶层并与心心塔进行了对接。

  心心塔顶层可以清楚地看到星星,而且重力很低,轻轻一跳就可以浮起来,给人一种身处太空空间站的错觉。

  在美咲的引导下,濑田薰和花音乘上了早已等候多时的磁悬浮列车。又经过半个小时的行驶,两人终于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弦卷心的会客厅。

  可能是因为长期在低重力环境中的影响,这个世界的心看起来比之前世界的心更高一些,但脸上还是保留着可爱的肉嘟嘟的婴儿肥。

  “欢迎你们,吾友。”心的脸不再被感染力极强的开朗笑容所覆盖,相反,轻皱的眉头,严肃的表情和紧抿的双唇,诉说着这一个心不仅正经威严,还带有一丝难以名状的忧郁。

  濑田薰做过心理准备,因此没有被这样的弦卷心吓到。

   “心,我们给你做了一艘手工的飞艇哦。一会我们一起乘着这个飞艇的话,你的生日就可以延长一整天哦。”一看见弦卷心,花音又恢复了她软绵绵的嗓音。

  心眼睛一亮,从座位上蹦起来:“真的吗?真的是太……”

  “咳。”美咲突然咳嗽了一声。

  心又坐回座位:“真的是太感谢你了,吾友。”

  “育美呢?”

  美咲掏出一个平板,显示着心心塔的全貌。美咲指着心心塔旁边的一个正在慢慢移动的小点说:“这是育美,她还在往这里飞。”

  濑田薰问:“育美也是在乘坐航天飞机吗?”

  “不是,”美咲摇了摇头,“育美是依靠垒球飞上来的。”

  “……?”

  “很简单的,”花音替美咲解释,“把垒球用绳子绑在身上,然后把垒球冲这里扔,飞行的垒球就可以拉着绳子把人带到这里来了。”

  “真是梦幻,”濑田薰惊叹,“何等高超的技巧。”

  “世界上大概只有育美做得到吧,毕竟她可是把马拉松比赛的记录压低到一分钟之内的人呢。”

  “太强了。”

  “很简单的哇!”

  一个垒球突然破窗而入,紧接着育美也跳了进来。趁屋子内外的气压差还没反应过来,花音将手中的红葡萄汁(未成年不许饮酒)洒向破碎的玻璃,果汁自动铺成一层分子膜阻止了空气外逃。

  “只需要每天跑步都比前一天缩短一分钟,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可以跑进一分钟了。只要努力,大家都可以做到哦。”

  “啊啦,育美也来了!”心开心地站起来,看了一眼美咲后又坐了回去。

  “人都来齐了。”美咲扫视一圈,说,“那么,派对开……”

  “哦呵呵呵呵呵。”一串突如其来的笑声打断了美咲的话。听到这笑声,花音脸色大变:“呼唉唉。”

  “啧。”美咲闻声露出了嫌麻烦的表情,“她怎么来了。”

  不会错的,尽管濑田薰从来没有在上个世界听过笑声的主人笑的如此嚣张跋扈,但她不会认错这个声音的。

  濑田薰和美咲同时喊出笑声主人的名字。

  “红桃女王!”

  “白鹭千圣!”

  

伤心的阿迷

我害怕被封号,我卑微,对不起呜呜呜
我太喜欢千薰啦她俩真好呜呜呜

我害怕被封号,我卑微,对不起呜呜呜
我太喜欢千薰啦她俩真好呜呜呜

銘冷
我爱她5555 我真的画不出这...

我爱她5555


我真的画不出这个女人万分之一的美丽


说实话她配谁我都可以,包括我本人(?


服装未完成,打算先摸个鱼

我爱她5555


我真的画不出这个女人万分之一的美丽


说实话她配谁我都可以,包括我本人(?


服装未完成,打算先摸个鱼

若雪雪雪雪

是八月画的感觉海星纪念一下
背景是直接用的剧情里的(太偷懒了(被打)
kkr画的好难看越改越不行呜呜呜呜
我太屑了

是八月画的感觉海星纪念一下
背景是直接用的剧情里的(太偷懒了(被打)
kkr画的好难看越改越不行呜呜呜呜
我太屑了

海槌槌槌鱼

今日沙雕表情包

(希望各位有合适素材也能分享给我

(我究竟是不是在把所有角色推都在招惹一遍...?别抓我!我是爱大家的!!(cdd

今日沙雕表情包

(希望各位有合适素材也能分享给我

(我究竟是不是在把所有角色推都在招惹一遍...?别抓我!我是爱大家的!!(cdd

南 極 煎 餅
🎃💜💛🎃 kokk万圣...

🎃💜💛🎃

kokk万圣happy

因为黄紫很配万圣所以我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草一张出来!!!!

于是就强行⬆️

🎃💜💛🎃

kokk万圣happy

因为黄紫很配万圣所以我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草一张出来!!!!

于是就强行⬆️

一水合氨

虽然我不是很会她但是我是薰迷(x)
彩铅画
私设ooc警告(!)

虽然我不是很会她但是我是薰迷(x)
彩铅画
私设ooc警告(!)

kelan

【——薰花音CP注意——】 

9月初的时候开的问卷坑,实际上比mskk的问卷要更早完成_(:з」∠)_

P2是对发色互换感觉不太满意于是再做一张原发色版本

自己超喜欢薰花音这对,一直都好想画她俩同框wwww(不过感觉好少人嗑这对啊qwq)


【——薰花音CP注意——】 

9月初的时候开的问卷坑,实际上比mskk的问卷要更早完成_(:з」∠)_

P2是对发色互换感觉不太满意于是再做一张原发色版本

自己超喜欢薰花音这对,一直都好想画她俩同框wwww(不过感觉好少人嗑这对啊qwq)


白爪爪黑爪爪与粉爪爪

p2是梗的由来,我的亲友都是魔鬼哈哈哈
“这根pocky,真是哈卡奈”
是德克萨薰哈哈哈哈哈

p2是梗的由来,我的亲友都是魔鬼哈哈哈
“这根pocky,真是哈卡奈”
是德克萨薰哈哈哈哈哈

伤心的阿迷

阿迷又更新隐晦小图啦!大概又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悲】
我又被追着打,伤心落泪

阿迷又更新隐晦小图啦!大概又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悲】
我又被追着打,伤心落泪

江楼楼_

【薰千圣】一个没啥新意的傻白甜小段子

虽然会ooc但我就是想发!!因为主动的千圣和害羞的薰哥真的很可爱啊!!!呜呜呜呜


千圣:这朵花很好看。

薰:很适合你,朱丽叶。

千圣:是吗?那我打电话叫我男朋友买下来送给我。

薰:……?等等?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

千圣:(自顾自拿出手机翻通讯录)

薰:所以是什么时候的……事……?


薰电话铃声响了


薰:?!?!?!


在白鹭千圣几乎算得上是恶意的微笑下濑田薰第一次丝毫不顾及形象地在花店门口蹲下来双手捂住脸久久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虽然会ooc但我就是想发!!因为主动的千圣和害羞的薰哥真的很可爱啊!!!呜呜呜呜


千圣:这朵花很好看。

薰:很适合你,朱丽叶。

千圣:是吗?那我打电话叫我男朋友买下来送给我。

薰:……?等等?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

千圣:(自顾自拿出手机翻通讯录)

薰:所以是什么时候的……事……?


薰电话铃声响了


薰:?!?!?!


在白鹭千圣几乎算得上是恶意的微笑下濑田薰第一次丝毫不顾及形象地在花店门口蹲下来双手捂住脸久久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香芋_不管怎么看都是鸽子

【bangdream】各自的幸福

*话说我文笔真的好渣哦


*ooc警告


*cp是bangdream的濑田薰x弦卷心(kokk)


*巨短的渣渣党费🌹🌟


*千圣视角


*薰和千圣友情向注意


*微量彩千圣


*为什么我要听paspale的新曲写kokk(



“那么……小彩说的地方就是这吗?”千圣看着面前的小店。


小店是明亮的黄色,橱柜里摆着制作精致的蛋糕,在阳光下和明黄色的小店一起闪闪发光。店里放着轻快的歌,听了让人心情也不禁愉快起来。


千圣一如既往地点了一杯红茶,向四周望去,出乎意料地在一堆腻腻歪歪的情侣中间看见了一抹惹眼的紫色头发。


薰?


千圣端着红茶...








*话说我文笔真的好渣哦


*ooc警告


*cp是bangdream的濑田薰x弦卷心(kokk)


*巨短的渣渣党费🌹🌟


*千圣视角


*薰和千圣友情向注意


*微量彩千圣


*为什么我要听paspale的新曲写kokk(



“那么……小彩说的地方就是这吗?”千圣看着面前的小店。


小店是明亮的黄色,橱柜里摆着制作精致的蛋糕,在阳光下和明黄色的小店一起闪闪发光。店里放着轻快的歌,听了让人心情也不禁愉快起来。


千圣一如既往地点了一杯红茶,向四周望去,出乎意料地在一堆腻腻歪歪的情侣中间看见了一抹惹眼的紫色头发。


薰?


千圣端着红茶走近,只见长相颇为英俊的少女手托着下巴,似乎是在思考什么似的,专注得甚至忽略了自己。


阿拉,这可真少见。


在驻足观察了一段时间后,薰才意识到背后的视线,转过头看清来人后微微睁大了眼便习惯性的换上了王子的表情说了起来


“啊,千圣!今天的你也是如同一个公主一样……”


白鹭千圣看着面前手舞足蹈的青梅竹马,心情难得很好的没有直接转头就走,反而放下红茶坐在对面一口一口地喝着。


在听了三分钟连续不断的华丽词藻后,千圣咽下最后一口红茶。


“薰。”


“?怎么了公主殿……”


“你今天好像很高兴啊。”


“……嗯?不……只是你的错觉……”


“是错觉吗?话说薰,你刚刚似乎在认真想着什么呢,是什么呢?”


“……不,没什么大不……”


“小.薰。”


千圣满意地看着对面一下子陷入慌乱的薰,保持着偶像的标准营业笑容继续说着


“那么,是什么事呢?”


薰叹了一口气,似乎认命地叹了一口气“果然还是瞒不过千圣啊……实际上……嗯……”


看着对面紧张得说话磕磕巴巴的薰,千圣心中不禁也有了些眉目。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千圣开始打量起薰今天的服装。


普通的白衬衫被主人认认真真的熨烫得没有一丝褶皱,外面套着每一根线头都被剪掉的短袖牛仔外套,黑色的皮带束着腰,把穿着黑色长裤的腿显得更加笔直。虽说是普通的打扮,但配上薰,简直是一个活动的少女杀手。


果然,是这样吧。


“薰,难不成你要去约会?”


“!”看着对面脸难得一下变红的薰,千圣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只不过,是和谁呢?虽然薰平时也总是那幅德行,但通常也会用委婉的方式拒绝别人的约会,就算真的是约会,还从没见过她这么认真的去打扮。


“给。”千圣随手从包里抽出两张游乐园的门票。这个青梅竹马千圣再了解不过,表面上一副淡定的样子,实际上估计连约会地点都没想好吧。“这是之前剧组送的。”


“……千圣!我……”


“薰————!”


千圣回过头,只见金发的小小的少女站在阳光下,她努力的挥着手,欢快的喊着薰的名字,在那明媚的笑容衬托下,似乎连阳光都不那么刺眼了。少女背对阳光,而阳光也特别喜爱她,给她镀上一层金边,那样的少女,像是世界上最闪耀的光。


千圣转回头,薰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千圣明白,那不是羽丘王子“濑田薰”的笑容,那是属于有时也会脆弱的少女“薰”的笑容。


薰一下站起来,朝着那抹阳光奔去。千圣看着在阳光下离开的有说有笑的两人,微笑着叹了一口气。




“小千圣—!”几分钟后,气喘吁吁的粉发少女跑到了她的面前“对不起!!我又迟到了!!”


“没关系哦小彩,走吧。”


“嗯!”
















“我的理解:薰千圣二人都成长了改变了互相走向了互相的爱情,真好”⬅️我们伟大的群主 @南 極 煎 餅 的原话!(擅自@了抱歉)之前一直不知道怎么看待她们,听了群主的话简直犹如醍醐灌顶(x

于是产生了这篇文




话说这好像是kokk tag的第一篇文来着(做了个不好的开头真是抱歉


给大家推荐kokk的群!这里的人个个都是人才又会表情包又会画画的我超喜欢这里der(

群号902875491





南 極 煎 餅
#偷懒的第一百零一种方法# 把...

#偷懒的第一百零一种方法#



把之前的指绘重新摸了一遍(好像没什么进步TT,我的绘画水平你也知道jpg.)因为吸血鬼很合适薰哥哥所以改了下设定^ ^!

#偷懒的第一百零一种方法#




把之前的指绘重新摸了一遍(好像没什么进步TT,我的绘画水平你也知道jpg.)因为吸血鬼很合适薰哥哥所以改了下设定^ ^!

伤心的阿迷
我画不出来烤肉酱穿小裙子的万分...

我画不出来烤肉酱穿小裙子的万分之一梦幻
这个女人太甜美了
我死了

我画不出来烤肉酱穿小裙子的万分之一梦幻
这个女人太甜美了
我死了

龙与香辛料

【碎碎念】关于某濑田姓女子最近的卡面

【关于薰最近几套衣服的个人感想】

【个人怨念有】


我觉得不许摸最近出的几套卡,除了学生会活动那套,根本就是要把薰往少女风格上靠啊……就不说夏休那套惊为天人的格子裙了,这次活动打开又是一套轻飘飘好似pp演出服的套装,配上看不见英气的眼神,我觉得我真的不行。


我并不认为薰不能穿裙子,正相反,在我眼中濑田薰是个气场十足即使穿上某薰麻弥活动那套红色高开叉/蓬蓬裙也能展现出她个人独有气质的人,所以即使她之前某些服装没穿裤头我也很爱(就比如羽丘校服,即使是短裙看上去也有特别的美),毕竟这人的潇洒和帅气并非只有依靠男性化的服装才能展现。


但是夏休和羊毛毡活动的卡面真真切切没有一点当初怪盗套和...

【关于薰最近几套衣服的个人感想】

【个人怨念有】


我觉得不许摸最近出的几套卡,除了学生会活动那套,根本就是要把薰往少女风格上靠啊……就不说夏休那套惊为天人的格子裙了,这次活动打开又是一套轻飘飘好似pp演出服的套装,配上看不见英气的眼神,我觉得我真的不行。


我并不认为薰不能穿裙子,正相反,在我眼中濑田薰是个气场十足即使穿上某薰麻弥活动那套红色高开叉/蓬蓬裙也能展现出她个人独有气质的人,所以即使她之前某些服装没穿裤头我也很爱(就比如羽丘校服,即使是短裙看上去也有特别的美),毕竟这人的潇洒和帅气并非只有依靠男性化的服装才能展现。


但是夏休和羊毛毡活动的卡面真真切切没有一点当初怪盗套和罗密欧套给我的惊艳感——我不是说服装,而是眼神,这两套的眼神不知为何就给我一种过于做作浮于表面的华丽(或者说可爱?)感,也许是我狭隘得可以,但是我怎么都觉得有点ooc。


薰有少女的一面吗?答案是肯定的,但是要注意她平常拿到人前展示的都是她五年来努力打磨培养出的潇洒帅气优雅,是她内心想要完成蜕变的坚定信念的具现化,是她努力塑造出的「王子」形象,而这些也逐渐化作她内在的一部分——但是在特训后卡面特别发力甚至过了头的体现她的少女感,完全把另一部分弃置不顾,可能能说是展现自我或者逼真演技?反正我是看不透这么做的深意……或许就想转个型,也未可知吧。


伤心的阿迷
我又又被查了再发一次吧【我爱千...

我又又被查了
再发一次吧【我爱千薰呜呜呜】
我每次都被管理员打,请大家一定珍惜我

我又又被查了
再发一次吧【我爱千薰呜呜呜】
我每次都被管理员打,请大家一定珍惜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