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泸沽寻梦

560浏览    26参与
黄半仙Rachel

“白裙红衣的姑娘桥上婀娜”【姑娘可能掉下去了】

“行尽处 双鹤穿云过”【鹤太肥了 飞一半也掉下去了】

“梦里曾有花雕楼一座”【楼也在修建中】

这是个假的泸沽寻梦哈哈哈~

“白裙红衣的姑娘桥上婀娜”【姑娘可能掉下去了】

“行尽处 双鹤穿云过”【鹤太肥了 飞一半也掉下去了】

“梦里曾有花雕楼一座”【楼也在修建中】

这是个假的泸沽寻梦哈哈哈~

顾肆仙

瀘沽寻梦

  南有仙地,名曰摩梭,摩梭有湖,泸沽是也。


  晨霭氤氲,整个世界濡染着一股雨过天晴的禅意,涟漪微漾的水面上,摇曳着小小一只木船,戴着箬笠的舟子慢摇船橹,一时安静得如入无人之境。

  一只袖上缀荷的素手轻点微波,拂过碧玉样的水,肖白鹤一袭缥色薄裙,斜躺船侧,慵懒地微阖双眼,干净得像月光洗过般,连尘俗都不忍亵渎。


  临国庆,舍友都暗搓搓地躁动起来,聚在一起叽叽喳喳不休。肖白鹤塞着耳机,伏在桌上假寐,将自己隔在嘈杂之外。下铺的秦止机蹑手蹑脚地走过来,轻轻戳了戳她,肖白鹤猛然抬头,揉了揉眼睛,轻轻拉下耳机,语调上扬,“倒是吓我一跳,什么事儿?”秦止机两只纯澈的猫儿眼忽闪忽闪,微微笑...

  南有仙地,名曰摩梭,摩梭有湖,泸沽是也。


  晨霭氤氲,整个世界濡染着一股雨过天晴的禅意,涟漪微漾的水面上,摇曳着小小一只木船,戴着箬笠的舟子慢摇船橹,一时安静得如入无人之境。

  一只袖上缀荷的素手轻点微波,拂过碧玉样的水,肖白鹤一袭缥色薄裙,斜躺船侧,慵懒地微阖双眼,干净得像月光洗过般,连尘俗都不忍亵渎。


  临国庆,舍友都暗搓搓地躁动起来,聚在一起叽叽喳喳不休。肖白鹤塞着耳机,伏在桌上假寐,将自己隔在嘈杂之外。下铺的秦止机蹑手蹑脚地走过来,轻轻戳了戳她,肖白鹤猛然抬头,揉了揉眼睛,轻轻拉下耳机,语调上扬,“倒是吓我一跳,什么事儿?”秦止机两只纯澈的猫儿眼忽闪忽闪,微微笑道:“小白,你国庆有安排吗?我们约好去司罔山,一起去好不好。”肖白鹤皱眉思索些许,视线轻轻落在桌角的一页日历上,那是十九年前的十一月,恰是她出生的月份,日历上印着一片湖,蓝宝石般,通透得有些渺远,肖白鹤浅浅地勾起嘴角,“不了,我要去泸沽,一个人。”秦止机闪烁的眸子暗了暗,却很快又温温柔柔地亮起来,“听说泸沽很美,祝你玩得愉快,回来,可要跟我讲讲有没有遇到什么有趣的事哦!”


  层云渺渺,碧水悠悠,竟有一种故地重游的苍茫感,可她分明,只是远来的客人罢了,船家停泊靠岸那刻,涟漪渐渐沉入水底。

  店家的女儿约摸与她同龄,白裙红衣衬着那双桃花眼,明丽又妩媚,很是热情,见客来,笑着端来一碗青稞酒。肖白鹤凝视着她灿烂的笑容,微有些恍惚,伸手欲接,瓷碗却在手中滑落,随着“哗——”一声,她的思绪应声而碎……


  癸丑年。

  “啊呀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我就剩最后一点青稞酒,都被你糟蹋了,真真是气死人了呢。”

  一身褴褛的姑娘缩了缩身子,惊惶的眼睛又往乱发里躲了躲,怯生生道:“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女将军摆了摆手,伸手拉起她,“这么慌张做什么,我又没责怪你的意思,这乱世连命都不一定保得住,能多活一人我已经很高兴了,谁还在意这一点酒。”

  姑娘偷偷瞥了一眼她,又很快收回目光,诺诺道,“谢谢。”

  年轻将军毫不介意地挽着她的左手,肆意笑着,“听你口音,姑苏人吧,我爹爹曾带我去过那儿,景色可美了,人儿看起来都软乎乎的,只是……”她的嘴角垂下去,没了声音。

  “只是现在都是烽火狼烟,民不聊生。”姑娘轻声接完她的话。

  良久无声,将军轻轻捏了捏姑娘的手臂,叹了口气,“我叫羡山青,姑娘名字?”

  “肖白鹤。”


  肖白鹤愣愣地看着衣摆溅上的酒渍,面无表情地抖了抖衣服,刚想道歉,却被一人抢了先。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店家的女儿慌慌张张地掏出一方天青色的手帕,急急地给她擦拭。

  肖白鹤拽起她,“不必在意,一件衣服而已,没有伤到便是万幸了。”

  “谢谢你。”她捏了捏手中的方帕,“你好,我叫羡山青。”


  羡山青惊异地偏头看了看她,“肖白鹤?你是姑苏肖家!那……莫不是你爹让你来的?”

  “……是”

  羡山青莫名其妙地轻笑一声。

  不久走到一座雕花楼,“现在战乱,没有过多的地方了,你和我住在一起吧,我也……正好可以保护你了!”

  肖白鹤揪着衣角,“可是,可是……”

  “不用在意啦,我还藏着一些女儿家的衣裳,送你穿吧,我可不是什么娇气的小姐,况且,你千里迢迢而来,受不得再多的颠簸了,我去给你打沐浴的水。”


  古朴的木板地踩在脚下吱呀作响,羡山青扯开了窗帘,金色的尘埃飘飘悠悠,“这是你的房间,有什么要求记得叫我哦!”说完,她轻轻带上了门。

  肖白鹤在床榻边愣愣地坐了许久,掏出手机随意点了点,秦止机在一座草屋前笑得开怀,肖白鹤微微弯了弯眼角,点了一个赞后收了回去,倚在床上默默地看着头顶的藻井……


  川滇战乱不断,羡山青是镇守大将军,时常许久不见踪影,肖白鹤不敢出门,倒把羡山青乱成狗窝的屋子整理得干净有序,晚上煮一些简单的饭菜,烹一壶茶,捧着一卷书等她回家。羡山青有一次捏着她的脸调笑道,“倒像是捡回个小媳妇”,被她红着脸打了一巴掌。

  肖白鹤盯着满桌菜肴无奈地笑了笑,屋门却在此刻被粗暴地撞开,风雪卷进一个人影,肖白鹤惊惶地站起,看清眼前的景象后睁大了眼睛,慌张地将那人扶着坐下。

  她卸去了盔甲,一身衣衫支离破碎,全身的伤口还没处理,大大小小极是狰狞,小脚趾已是血肉模糊,里头的骨头怕是全碎了,更有一道剑伤划穿整个背部,深可见骨,头发蓬乱,夹杂着枯叶和雪花,毫无一丝血色与人气,整个人像是从棺材里倒出来的。

  羡山青用那双千疮百孔的手紧紧抓着肖白鹤,微微颤抖。

  肖白鹤急急忙忙掏出一方天青色的帕子,却被她阻止,她明明那样虚弱了,却硬生生扯出一个苍白的笑,“小白,这么好看的帕子,我可舍不得它染上血污,柜子里有些布,拿出来随便包扎一下就好,常在战场上厮杀,可没这么多讲究。”

  烛灯下,她的笑脸微微闪烁,忽明忽暗,恍惚间,有一丝悲哀的温柔。

  肖白鹤抿了抿嘴,些许才慢慢地离开去拿柜子里的布。她甫一离开,羡山青颓然砸向了桌子,一碗米饭碎在了地上,她像涸辙之鱼般,喘息着,挣扎着,无声地抽泣,泪水洇湿了袖子。

  忽然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羡山青愣住。

  “不要哭了,我在呢。遇到什么事儿了,可以和我说说吗?我也……不算外人吧……?”

  羡山青缓缓抬起头,那双从来明亮轻狂的眸此刻蓄满了泪水,似是寒冷冬夜独舐伤口的狼,倔强着不肯落泪,却忽然有一束阳光撕裂黑暗。她发出一声隐忍的泣声,不顾身上锥心的伤痛,猛地扑向肖白鹤,两人齐齐倒在床榻上,脆弱的烛火摇曳几许,归于沉寂,大颗大颗的眼泪洇湿了肖白鹤的胸口。

  “偏我是个女儿家。偏我是个女儿家!”

  “女人何不是人!营ji何不是人!”

  “就是违了皇令,我也要废了这制度!”

  “何等猖狂!何等肮脏!”

  她狠狠砸向床榻,声音闷闷的,撕心裂肺。

  后几日敌军好似死寂一般,全无动作……

  “欸,这酒好香啊,给我满一杯好不好?”

  “小青,这几日为何一直在喝酒?遇到什么不要憋在心里好不好?”

  “你别喝了好不好,我求求你,这样糟蹋身子算什么本事。”

  “羡山青!你脑子糊涂啦?身为将军,带头违反军纪,醉成这样,脸呢?”

  “我讨厌酒味!!你再敢喝一次试试看!”

  “算了,你喝吧,我随便你了,我哪有资格来命令你啊大将军,别把酒味带到榻上就行。”

  “喝啊!我陪你醉!”

  ……

  那天,她着白裙红衣,青丝如瀑,一身清爽,眉目温柔,笑着带她走出屋子。

  屋外,夜色如绸,月明星阑,篝火绚烂,雪花片片悠然。

  肖白鹤日渐憔悴麻木的眸中跳跃着火光,像是深潭解封,倒映橙色暖阳,她的嘴角不自觉扬起。

  近日战事暂歇,难得太平,畏缩许久的人尽情宣泄狂欢。

  羡山青拉着肖白鹤,围着篝火转圈,大声唱着不着调的歌,神经质地手舞足蹈,笑得没心没肺。

  不知转了几圈,她的动作缓下来,转而哼起一曲姑苏小调,声音很轻很轻,像是怕惊动什么。她失神地盯着火焰,眸子忽明忽暗,看不清情绪,恍惚间,好似下一秒就会消失在火焰中。

  她忽然转身,紧紧抱住肖白鹤,四周刹那间寂静下来,一时无话,她握住肖白鹤的手,伸出手指轻抠她的掌心,三下,柔柔刮过,酥酥得痒,似乎想到了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她无声地抿了抿嘴,眸中满是笑意,偏头咬了一口肖白鹤的耳垂,脆笑一声跳开,脚不着地得扭走了,白色的裙摆波浪般,肖白鹤红着脸还没来得及抓住她,抬脚欲追却十分不雅地摔了一跤。


  “咚——”

  肖白鹤猝不及防地从榻上摔下来,愣愣地坐在冰凉的地板上,许久颤抖着手抹了一把脸,却触到了满手湿润。

  她是谁?

  我是谁?

  脑中乱七八糟挤满了东西,思维动弹不得。她脱力一般颤颤巍巍得爬起,窗外残阳如血,云霞旖旎。

  木门“吱呀”呻口今一声,探出一颗头,看见肖白鹤通红的眼睛,呆了呆,“那个,我在楼下听见声音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肖白鹤摇了摇头,过了会儿嘶哑着问,“有饭菜吗?我饿了。”

  “有啊有啊,很好吃的。”

  “请问,这儿晚间有篝火么?”

  “当然啦,可有趣了,吃完饭我带你去。”

  “嗯。好。”

  ……

  没有什么不同,一样深邃如绸缎的夜空,一样圆盘似的月亮,星星碎钻一般,篝火像是在宣泄,烧得无所顾忌,模糊了众人的眉眼。

  肖白鹤的目光在人间穿梭,不是,不是,心中各种情绪横冲直撞,她舍弃一切般舞着,歌着,扯着嗓子呐喊,却发不出一丝声音,无人懂她在说什么,无人懂她想说什么。
  她跄跄踉踉地走向一座石桥,滑落桥面,指甲刮过粗糙的水泥,仪态尽失。

  翌日,她早早地洗漱穿戴好,走了,寻不到,又如何。
  草叶间有沁凉的露珠,点点落在土里。

  “阿肖!”

  肖白鹤蓦然回首,白裙红衣的姑娘立在桥上,笑得风情万种,接着纵身一跃——
  肖白鹤拔脚就要冲过去,却狼狈地摔倒,露水沾湿了她的胸口。
  到底是不一样了,沧海桑田,那座桥下已经没有了湍急的水流,那座桥下,已经有一个可以接住她的人。


  次年春,敌军韬光养晦多日,倾巢而出,势如破竹。

  肖白鹤抱着羡山青的佩剑,崖边覆着一层薄薄的雪,雪上印着一双脚印,轻烟未霁,藤萝捧香,她有一下没一下地弹着剑柄,眯眼哼着一曲无名姑苏小调,然后,她吃力地抬起剑,搁在颈间,下一刻,殷红染透了白雪。

  宿舍的门被推开,秦止机兴奋地蹦哒进去,却只看见空无一人的房间,她嘴角的笑有些挂不住,最后娇嗔似的鼓了鼓嘴,放下行李就坐在床上,摁亮了手机,这时弹进来一则新闻。

  “由泸沽开往苏州的列车半途失事,无人生还。”

  手机砸在了地上,顷刻四分五裂。

  秦止机扔掉枕头,枕下有一方叠得整整齐齐的红白手帕,她攥着那方帕子,像是失去了魂魄。


  “你是新来的……营ji ?什么名字?

  “我,我姓秦。”

  “我,羡山青,以大将军之名,今日起,遣散所有营ji ,此事腐朽至极,可笑至极,怎可王占污军人之名,不要找什么冠冕堂皇的借口!”

  “秦姑娘,我有一事相求。他日,可否将这方帕子交给肖白鹤,告诉她……算了,什么都别说吧。”


  肖白鹤百日抓阄那天,放着桌上满目玲琅不管,偏偏撕扯着日历,那一页,画着泸沽湖,蓝得纯净,像能荡涤人心。

  她娘说了,你是为泸沽而生的孩子,执念太深,我度不了你。


  羡山青和肖白鹤曾是见过的。

  姑苏肖家的家主与羡山青他爹情谊颇深,那年就指腹为婚,肖家执一方天青色的帕子,羡家执一方绣着藤萝的红白帕,便是信物了。

  那天羡山青就认出了她,偏肖白鹤懵懵懂懂的毫不知情。



——

终于写完了,伤身又伤心的,奄奄一息……

是对银临女神的爱支撑我活到现在

下面贴上原歌词:


允山风 一抹缥色\拂绿青衫袖上新荷\渺层云 独行千万里\舟中吾且作远来客\梦里一碗青稞酒接过\辗转欲寻梦外的篝火\听不真切 此刻你是因谁而歌\行囊不多 只为解惑\船家停泊靠岸那一刻\仿佛前世江湖我来过\白裙红衣的姑娘桥上婀娜\这一方风土名曰摩梭\日出而作 岁月如梭\那传说本不属于我\开春后 崖边覆雪薄\轻烟未霁犹向藤萝\行尽处 双鹤穿云过\也许只在诗行停过\梦里曾有雕花楼一座\凭栏恰似梦外的轮廓\摇红烛影 今夜少了你的醉卧\投望天井 微澜泛波\循着幻梦却等它陨落\其实若寻不到又如何\我再次围着篝火曼舞欢歌\呐喊所有想说不能说\临别时刻 蓦然回首\忽而相遇惊心动魄\世上原有许多因果\都来不及一一道破\我应是泸沽烟水里的过客\孑然弹铗 划天地开阖\邂逅过的 梦醒之余\却忘了该如何洒脱


敲~好听的哦,意境炒鸡美

银临女神最好啦~~~


刚搜了一下,发现藤萝的花语:为情而生,为爱而亡。

emmm……

枯了。


雅门

“一个人在这儿淋雨做什么?”
“姑娘,谢谢你为我撑伞。”

“下次上山,记得带伞。”

“我看你好像有很多心事,才会在这淋雨。”

“……敢问姑娘,你觉得什么是正,什么是邪?”

“与人为善是正,不辨是非是邪。”

“那姑娘觉得我是坏人吗?”

“你看着不像,就算你做了很多错事,但只要心怀善念,你就可以当个好人的。”

“……”

“我想起沾满鲜血的双手,有些愧疚。谢谢姑娘的一番话。”

“也许当我不再有噬血邪念的时候,我情愿陪姑娘同游,看尽千山万水,清心寡欲,洗净一身罪恶。”

“此话当真?我正好缺个同伴。人生可以快意地过的,诗酒作伴,刀剑为马。你的武器不必杀人,用来保护自己就够了。”

“好...

“一个人在这儿淋雨做什么?”
“姑娘,谢谢你为我撑伞。”

“下次上山,记得带伞。”

“我看你好像有很多心事,才会在这淋雨。”

“……敢问姑娘,你觉得什么是正,什么是邪?”

“与人为善是正,不辨是非是邪。”

“那姑娘觉得我是坏人吗?”

“你看着不像,就算你做了很多错事,但只要心怀善念,你就可以当个好人的。”

“……”

“我想起沾满鲜血的双手,有些愧疚。谢谢姑娘的一番话。”

“也许当我不再有噬血邪念的时候,我情愿陪姑娘同游,看尽千山万水,清心寡欲,洗净一身罪恶。”

“此话当真?我正好缺个同伴。人生可以快意地过的,诗酒作伴,刀剑为马。你的武器不必杀人,用来保护自己就够了。”

“好。我们就此约定。”

“那我等你,等你来找我。”

安亓.
超喜欢泸沽寻梦这首歌!就写了最...

超喜欢泸沽寻梦这首歌!
就写了最喜欢的一句话!
“白裙红衣的姑娘桥上婀娜。”

超喜欢泸沽寻梦这首歌!
就写了最喜欢的一句话!
“白裙红衣的姑娘桥上婀娜。”

麓妖

我再次围着篝火漫舞欢歌
却原来……我只是泸沽烟水里的过客。
——银临「泸沽寻梦」

我再次围着篝火漫舞欢歌
却原来……我只是泸沽烟水里的过客。
——银临「泸沽寻梦」

十八薰

第一次试lof这个功能w今天傍晚学校广播站放了我的这首……
超级开心(〃∇〃)
舅宝特意从八班跑过来问我说这个声音好像我呀;放学的时候在校门口遇到文实的那个朋友,她说喔今天的泸沽寻梦的版本有点熟悉哟(笑)
超幸福!达成毕业前心愿之一www虽然不知道是谁,还是谢谢点歌的小可爱www

昨天下午毕业典礼念竞赛得奖名单的是生物组男神qvqq被念到名字超开心ww(虽然以大胡建方式把名字第二个字念成了huan23333

心满意足迎接温书假w(其实早上还是要去学校的

第一次试lof这个功能w今天傍晚学校广播站放了我的这首……
超级开心(〃∇〃)
舅宝特意从八班跑过来问我说这个声音好像我呀;放学的时候在校门口遇到文实的那个朋友,她说喔今天的泸沽寻梦的版本有点熟悉哟(笑)
超幸福!达成毕业前心愿之一www虽然不知道是谁,还是谢谢点歌的小可爱www

昨天下午毕业典礼念竞赛得奖名单的是生物组男神qvqq被念到名字超开心ww(虽然以大胡建方式把名字第二个字念成了huan23333

心满意足迎接温书假w(其实早上还是要去学校的

十八薰
试一下lofter发歌存档~...

试一下lofter发歌存档~


#翻唱##新年快乐#
“我应是泸沽烟水里的过客/孑然弹铗/划天地开阖”
|翻唱:我@十八薰 |
|原唱/作曲:@银临Rachel |作词:@小鱼萝莉 |编曲:@灰原穷_
|后期:@云倾少 |美工:@荒年旧岁 @行板如歌工作室 |
【网易云音乐】分享#翻唱|留侯门客十八薰#的电台节目《|翻唱|泸沽寻梦》http://music.163.com/program/900556167/84669294?userid=84669294 (@网易云音乐)
【5sing】分享 十八薰 的歌曲 泸沽寻梦 http://t.cn/RxNlnj9(更多好声音,尽在5sing原创音乐)。...

试一下lofter发歌存档~


#翻唱##新年快乐#
“我应是泸沽烟水里的过客/孑然弹铗/划天地开阖”
|翻唱:我@十八薰 |
|原唱/作曲:@银临Rachel |作词:@小鱼萝莉 |编曲:@灰原穷_
|后期:@云倾少 |美工:@荒年旧岁 @行板如歌工作室 |
【网易云音乐】分享#翻唱|留侯门客十八薰#的电台节目《|翻唱|泸沽寻梦》http://music.163.com/program/900556167/84669294?userid=84669294 (@网易云音乐)
【5sing】分享 十八薰 的歌曲 泸沽寻梦 http://t.cn/RxNlnj9(更多好声音,尽在5sing原创音乐)。

创灵:

大家新春愉快,鸡年大吉喔ww

这首歌的产出非常顺利!总算赶上新年发歌了quq(高三汪难得有个(伪)长假嘤嘤嘤)

先是录歌速度出奇地快

然后是成功地戳到了初二开始就很喜欢的多才多艺的混音美少女倾少少quq

约海报的时候以为年底了难约到美工 结果荒年大大秒接单呜呜呜呜感动到说不粗话


去年的最后一个月为了郭嘉入了《火凤燎原》这个大坑,那么这首歌也送给遥远的遥远的遥远的郭嘉郭奉孝先生(哭唧唧)(。)

(好了知道你最肉麻了,下一个)


anyway就这样吧给大家比心ww


《泸沽寻梦》

作词:Pavane A·G Orison
演唱/作曲:银临
编曲/混音:灰原穷
和声:银临、灰原穷
==========================
翻唱:十八薰
后期:云倾少
美工:荒年旧岁

「允山风 一抹缥色
拂绿青衫袖上新荷
渺层云 独行千万里
舟中吾且作远来客」

梦里一碗青稞酒接过
辗转欲寻梦外的篝火
听不真切 此刻你是因谁而歌
行囊不多 只为解惑
船家停泊靠岸那一刻
仿佛前世江湖我来过

白裙红衣的姑娘桥上婀娜
这一方风土名曰摩梭
日出而作 岁月如梭
那传说本不属于我

music

「开春后 崖边覆雪薄
轻烟未霁犹向藤萝
行尽处 双鹤穿云过
也许只在诗行停过」

梦里曾有雕花楼一座
凭栏恰似梦外的轮廓
摇红烛影 今夜少了你的醉卧
投望天井 微澜泛波
循着幻梦却等它陨落
其实若寻不到又如何

我再次围着篝火曼舞欢歌
呐喊所有想说不能说
临别时刻 蓦然回首
忽而相遇惊心动魄

啦啦啦啦啦啦啦~
世上原有许多因果
都来不及一一道破

「我应是泸沽烟水里的过客
孑然弹铗,划天地开阖」
邂逅过的,梦醒之余
却忘了该如何洒脱
林泱

银临的歌太喜欢了🙃너무추와요.

银临的歌太喜欢了🙃너무추와요.

落子

「泸沽寻梦」

十几年来洗脑循环次数最多的一首歌,没有之一。

百科说它有一种豁然开朗的道破感,个人却感觉它有种融入风中的孤独,与逍遥相伴着,淡,轻,却无处不在。

允山风 一抹缥色  
拂绿青衫袖上新荷  
渺层云 独行千万里  
舟中吾且作远来客 

梦里一碗青稞酒接过  
辗转欲寻梦外的篝火  
听不真切 此刻你是因谁而歌  

行囊不多 只为解惑  
船家停泊靠岸那一刻  
仿佛前世江湖我来过  

白裙红衣的姑娘桥上婀娜  
这一方风土名曰摩梭  
日出而作 岁月如梭  
那传说本不属于我  

开春后 崖边覆雪薄  
轻烟未霁犹向藤萝  
行尽处 双鹤穿云过  
也许只在诗行停过  

梦里曾有...

「泸沽寻梦」

十几年来洗脑循环次数最多的一首歌,没有之一。

百科说它有一种豁然开朗的道破感,个人却感觉它有种融入风中的孤独,与逍遥相伴着,淡,轻,却无处不在。

允山风 一抹缥色  
拂绿青衫袖上新荷  
渺层云 独行千万里  
舟中吾且作远来客 

梦里一碗青稞酒接过  
辗转欲寻梦外的篝火  
听不真切 此刻你是因谁而歌  

行囊不多 只为解惑  
船家停泊靠岸那一刻  
仿佛前世江湖我来过  

白裙红衣的姑娘桥上婀娜  
这一方风土名曰摩梭  
日出而作 岁月如梭  
那传说本不属于我  

开春后 崖边覆雪薄  
轻烟未霁犹向藤萝  
行尽处 双鹤穿云过  
也许只在诗行停过  

梦里曾有雕花楼一座  
凭栏恰似梦外的轮廓  
摇红烛影 今夜少了你的醉卧  

投望天井 微澜泛波  
循着幻梦却等它陨落  
其实若寻不到又如何  

我再次围着篝火曼舞欢歌  
呐喊所有想说不能说  
临别时刻 蓦然回首  
忽而相遇惊心动魄  

世上原有许多因果  
都来不及一一道破  

我应是泸沽烟水里的过客  
孑然弹铗,划天地开阖  
邂逅过的,梦醒之余  
却忘了该如何洒脱

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这样一个“你”。你懂他,他懂你,不必多说,饮酒一杯,相视一笑,足矣。只不过正如歌里所言,这个人其实几乎就不可能找到啊傻(笑)

本来很想用这歌写个剑客与和尚的故事,但因为怕毁硬是下不了手……

总之,这个这首半古不白甚至口水话的歌,对我而言真的是一首很玄的歌。

我一定要去泸沽湖呀。
我一定会去泸沽湖的。

悠焰冰眸

泸沽湖,我以后一定要去,这个地方。

话说爱上银子大大的理由~不是《锦鲤抄》,而是《泸沽寻梦》。

UP主唱得明明已经很好了,可是我还是……偏心原唱的银子TAT

因为银子会让人产生一种想在她的歌声中乘风飞翔的感觉~

要不要试试在最后“我应是泸沽烟水里的过客……”那里闭上眼睛?

嘛,我说的是听银子大大唱的时候哦~

泸沽湖,我以后一定要去,这个地方。

话说爱上银子大大的理由~不是《锦鲤抄》,而是《泸沽寻梦》。

UP主唱得明明已经很好了,可是我还是……偏心原唱的银子TAT

因为银子会让人产生一种想在她的歌声中乘风飞翔的感觉~

要不要试试在最后“我应是泸沽烟水里的过客……”那里闭上眼睛?

嘛,我说的是听银子大大唱的时候哦~

云淡风轻合
  我应是泸沽烟水里的过客  ...

  我应是泸沽烟水里的过客
  孑然弹铗,划天地开阖
  邂逅过的,梦醒之余
  却忘了该如何洒脱...


  我应是泸沽烟水里的过客
  孑然弹铗,划天地开阖
  邂逅过的,梦醒之余
  却忘了该如何洒脱

                                                ——《泸沽寻梦》

一听微见著一
颜色好像有点奇怪的样子。。。。...

颜色好像有点奇怪的样子。。。。。

上半部分的萤火做的我一脸血。。。。。

第一次做好之后居然PS程序错误它关!掉!了!

萤火和湖的衔接不造怎么做比较好QAQ用笔刷盖掉总觉得有点奇怪。。。。。

颜色好像有点奇怪的样子。。。。。

上半部分的萤火做的我一脸血。。。。。

第一次做好之后居然PS程序错误它关!掉!了!

萤火和湖的衔接不造怎么做比较好QAQ用笔刷盖掉总觉得有点奇怪。。。。。

遠行客

《泸沽寻梦》—— 
http://yc.5sing.com/2169018.html###


梦里我是你的阿夏,一切仿佛真实存在过,循着零碎的记忆来到这里。等到决定离开的最后一夜,你出现了,湖光山色都已经来不及。

「允山风 一抹缥色
拂绿青衫袖上新荷
渺层云 独行千万里
舟中吾且作远来客」

梦里一碗青稞酒接过
辗转欲寻梦外的篝火
听不真切 此刻你是因谁而歌
行囊不多 只为解惑
船家停泊靠岸那一刻
仿佛前世江湖我来过

白裙红衣的姑娘桥上婀娜
这一方风土名曰摩梭
日出而作 岁月如梭
那传说本不属于我

music

「开春后 崖边覆雪薄
轻烟未霁犹向藤萝
行尽处 ...

《泸沽寻梦》—— 
http://yc.5sing.com/2169018.html###


梦里我是你的阿夏,一切仿佛真实存在过,循着零碎的记忆来到这里。等到决定离开的最后一夜,你出现了,湖光山色都已经来不及。

「允山风 一抹缥色
拂绿青衫袖上新荷
渺层云 独行千万里
舟中吾且作远来客」

梦里一碗青稞酒接过
辗转欲寻梦外的篝火
听不真切 此刻你是因谁而歌
行囊不多 只为解惑
船家停泊靠岸那一刻
仿佛前世江湖我来过

白裙红衣的姑娘桥上婀娜
这一方风土名曰摩梭
日出而作 岁月如梭
那传说本不属于我

music

「开春后 崖边覆雪薄
轻烟未霁犹向藤萝
行尽处 双鹤穿云过
也许只在诗行停过」

梦里曾有雕花楼一座
凭栏恰似梦外的轮廓
摇红烛影 今夜少了你的醉卧
投望天井 微澜泛波
循着幻梦却等它陨落
其实若寻不到又如何

我再次围着篝火曼舞欢歌
呐喊所有想说不能说
临别时刻 蓦然回首
忽而相遇惊心动魄

啦啦啦啦啦啦啦~
世上原有许多因果
都来不及一一道破

「我应是泸沽烟水里的过客
孑然弹铗,划天地开阖」
邂逅过的,梦醒之余
却忘了该如何洒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