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火影忍者

63.8万浏览    44835参与
绀香

绀香今天搞死女主角了么?没有


【幕间】

刚换上的眼睛还不太适应,青兰眯着眼仔细确定血管位置、注入镇静//针//剂。确定没有问题后,她轻轻叹了口气闭着眼摸索着拿起放在身边的绷带,把不属于自己的异色眼眸严密包裹。做完这些,她遵循着记忆摸索到墙边倚着墙慢慢滑坐到地上。

像是一只失去庇护的小兽,青兰蜷缩着身子把脑袋埋在双臂之间。墙壁与地面接触的皮肤在不停地向着心脏输送着凉意,与手臂相触的额头却又在散发着热气,保持着动作转移中心,在“碰”的一声摔倒在地上的时候镇定剂发挥作用了。

睡意袭来,青兰没有挣扎安详的陷入了黑色的梦境。

“诶?睡着了么?”穗回到临时住处的时候发现了被冻得瑟瑟发抖却执着不肯醒来的青兰,一边感叹一边拿起了被...


【幕间】

刚换上的眼睛还不太适应,青兰眯着眼仔细确定血管位置、注入镇静//针//剂。确定没有问题后,她轻轻叹了口气闭着眼摸索着拿起放在身边的绷带,把不属于自己的异色眼眸严密包裹。做完这些,她遵循着记忆摸索到墙边倚着墙慢慢滑坐到地上。

像是一只失去庇护的小兽,青兰蜷缩着身子把脑袋埋在双臂之间。墙壁与地面接触的皮肤在不停地向着心脏输送着凉意,与手臂相触的额头却又在散发着热气,保持着动作转移中心,在“碰”的一声摔倒在地上的时候镇定剂发挥作用了。

睡意袭来,青兰没有挣扎安详的陷入了黑色的梦境。

“诶?睡着了么?”穗回到临时住处的时候发现了被冻得瑟瑟发抖却执着不肯醒来的青兰,一边感叹一边拿起了被丢在一边的外套盖在了她的身上。

“这样也好……”

————

失去了视觉,其他的感知变得格外敏锐。

青兰在醒来时发觉自己正浸泡在水里,还隐隐约约能听见另一个人的呼吸。

“醒来?”在察觉到青兰醒后,穗说。

“穗?”不清楚现状的青兰只得求助于临时的“搭档”,“这里……是什么地方?”

“通灵界。”说着,女童自背后解开了青兰的绷带“某一支忍鹰的部族里有着能治愈伤口的泉水……”

绷带如数解开,青兰小心的睁开了双眼。预料中的刺眼阳光并没有出现,天空阴沉沉的、白色的雾气自水面袅袅升起。

“你泡了很久,伤口应该如数恢复了才是。”

“的确。”青兰低头看着仅残留浅红色疤痕的手臂说,“真神奇啊……”

“那么……你为什么来要带我来通灵界?就因为我的……”

“因为这里有你需要的情报。”穗无情打断了青兰的臆想,指了指另一边“就在那里。”

“那里?”青兰顺着穗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瞬间一个机灵抖了一下“!男人?!等等!为什么这里会有男人?!”手臂抱在胸前,青兰使劲向着岸边靠拢。

“喂!你不该解释一下么?!”拽着穗的衣领,青兰狞声说到。

“你在激动什么?”穗歪了歪头,挂在后面的狐尾装饰也十分应景的摆动了几下。

“……你、”莫名的无力感使青兰放开了手,随手抓了一把头发,把浸了水汽的刘海撩到脑后,青兰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没事……是我反应太过了……那么,那个男人是谁?”

“和那个面具男战斗过的男人。”穗说“也是、在暗中追查“真相”的男人。”

“他看起来可不像是能说话的样子。”

“所以,你要去他的梦里。”

“诶?”

穗抬手在青兰的额头上弹了一下,抵达人间后的第二道忍术发动。

————

这是一间和室。和室的中间点着一支蜡烛,但整个房间仍是昏暗的。在三等分点位于的横线上,一扇屏风把这件和室分割为两半。

屏风后亮起了光,屏风上映出了一个正坐的人影。

“你为何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我、我想获得与那个面具男相关的情报!”

【“报仇!那个、面具男……绝对!……”】

杏月濒死前用尽最后力气传达给自己的话语与影像在脑海里一闪而过,青兰说完这话就紧紧咬住了唇避免自己忍不住哽咽的声音传出。

“……那你应该去找情报贩子。”

“那个女人说你是知道的!”

“她值得信任么?”

“我…不论怎样,……”

“她都是你能抓住的仅存的稻草?”男人说。

青兰被说中了心思,没有反驳只是岔开了话题“……他把你打的那么惨你就不想打回去么?!”

“不想。”男人平静的语调在此时发生了变化,“杀人者,人恒杀之……自从我成为忍者的那一刻起我便有了这样的觉悟……”

低沉、沙哑、压抑……

“…我被杀害亦是“天命”!”

绝望、挣扎、顺从……

在此时,青兰突然想到一个词。

“家禽。”

她毫不留情地说了出来。

“你这家伙已经……被紧紧绑住了啊……”

“喂!这算什么啊!外面的忍鹰是你的通灵兽吧?!为什么啊!为什么那些翱翔天空的王者会屈从于一只家禽?!像你这样的家伙有什么资格驱使它们!”

“……因为、即使被关在笼子里……燕雀与鸿鹄仍是不同的。”

男人终于从屏风后走了出来。脸上带着笑,轻微眯起的眼睛里折射着寒冷的光。空气仿佛被冻结了,他一步步向青兰走去,每走一步寒气就重了一分。

青兰忍不住后退,可拉开的距离却被男人瞬间追平。

一手揽腰一手搂肩,男人亲昵地虚抱着青兰在她耳边低声诉说。说完后,他转身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和室里的光消失了,寒冷的气息也散去了。

青兰却再也支撑不住战栗的身体,她跪倒在榻榻米上,睁大异色的眼眸紧咬下唇。

(我没死…得救了……)

————

青兰回过神来时意外捕捉到了穗把手收回的动作。她扭头看向那个男人的方向,那里却被雾色笼罩,影影绰绰看不真切。

“那个男人是谁?”哪怕清楚那人不会突然出现,单是注视着他曾待过的地方青兰就心有余悸。

“鸠。”穗平淡地说“悲哀的雪之一族的遗孤。”

【“亲眼所见亦为虚妄。”在告知了青兰所需的情报后,男人补充了一句。】

【第三幕】

青兰在商店的冰柜面前停留很久了。草莓与蓝莓的冰棒看起来同样诱人,可是奶油的也很好吃,更别提那几支令人产生无限遐思的不曾见过的口味。

“糟糕啊……大危机!绝对是大危机!为什么一支只有一个味道啊QAQ”青兰拽着头发苦闷的喊到“为什么……为什么上天如此不公……为什么只能选择一支呢?”

吉光叹了口气,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青兰不要再丢人现眼,却被她反手抓住按在胸前。

“!”

“小光快来拯救我啊!”

哪怕是刚刚开始发育,女孩子姣好的身材已经表现出来了。吉光花了半秒钟来判断手掌触及的柔软是什么,又花了三秒钟来试图推开,可惜无果。

“快放开我啊!傻兰!”

“不要!绝对不要!小光快点帮我挑一支啊!我要不行了!每支……我每支都超想吃的!……诶?月君?”因为过度纠结而陷入奇怪状态的青兰被脸颊上传来的凉意打回了原形。

方才趁着两人胡闹,杏月干脆的从冰柜里拿出了三支冰棒痛快交易。总是闭起的眼睛张开了一部分,妖冶的紫红色眼眸在夏日的阳光下折射出瑰丽光彩。杏月把一根冰棒贴在了青兰的脸上, “撒~新品get…” ,打断了这场无聊的闹剧。

“诶~是月君啊!”接过冰棒,青兰转身拉着杏月的袖子带着他原地转了一圈“好久不见呢~月↗君↘”

“你那是什么恶心语气。”递给吉光一支冰棒,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杏月在闭上眼睛前,瞥了一眼青兰尚在发育的身体嫌弃了一句“…无聊透顶”

“……”虽然不太清楚杏月指的是什么,但青兰决定顺从心意。

低着头含笑打开冰棒的包装袋,然后把冒着冷气的冰棒狠狠塞进了杏月的嘴里,“呐~小杏,你说~刚才月君那是什么意思呢?我到底哪↗里↘无聊透顶呢?”

不擅长吃冰冷食物的杏月在青兰松手后立即把冰棒拿了出来,龇牙咧嘴迅速道歉。

“嘶……对、哈……对不起”

结果吉光递过来的冰棒,一口咬掉顶端的小粒果肉,青兰笑着接受了这份歉意。

“唔……原谅你了啦~”

今天是6月24日,距离中忍考试还有6天。

——————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

羽生 青兰  在某些时候神经很大条,偶尔会干出让人一脸懵逼的事情。

辉夜 吉光  会被青梅竹马的突然袭击搞得不知所措,在这一点上与正常的青春期少年似乎没有差别。

鬼灯 杏月  与无害面容不同的是他的眼睛是极具妖冶的紫红色,在睁开眼睛后性格似乎会发生变化。

宇智波的人

看完恐怖影片会召唤宇智波

(之前聊天的沙雕脑洞,有抖音梗,害怕的时候把鬼什么的想成是自己的爱豆就好了,掀开被子一个宇智波,床底一个宇智波,天花板一个宇智波,多么美滋滋~)


临睡之前,你手贱点开了恐怖影片,感觉屋子都热闹了起来。你拿着一杯热牛奶,颤颤巍巍地走进漆黑的房里,开灯的那一刹那,你条件反射般地闭上了眼。

希望不要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出现……

你镇定下来,缓缓睁开眼,如果天花板有个宇智波就好了……

然后你就看见一只黑短炸毛的宇智波吊挂在天花板上,穿着袒胸露乳(?)的衣服,那把棍子一样的长剑快要掉到地上了。

你捏紧了杯子了,木着脸帮他把剑插回去。

你准备睡觉了,打算合上门,你害怕门后出现奇怪的东西——幽灵...

(之前聊天的沙雕脑洞,有抖音梗,害怕的时候把鬼什么的想成是自己的爱豆就好了,掀开被子一个宇智波,床底一个宇智波,天花板一个宇智波,多么美滋滋~)


临睡之前,你手贱点开了恐怖影片,感觉屋子都热闹了起来。你拿着一杯热牛奶,颤颤巍巍地走进漆黑的房里,开灯的那一刹那,你条件反射般地闭上了眼。

希望不要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出现……

你镇定下来,缓缓睁开眼,如果天花板有个宇智波就好了……

然后你就看见一只黑短炸毛的宇智波吊挂在天花板上,穿着袒胸露乳(?)的衣服,那把棍子一样的长剑快要掉到地上了。

你捏紧了杯子了,木着脸帮他把剑插回去。

你准备睡觉了,打算合上门,你害怕门后出现奇怪的东西——幽灵或是鬼怪什么的,如果是宇智波,那就太好了。

你轻轻推动着门,门后的一个黑长炸宇智波双手抱胸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你,他没有穿上衣,他的斜刘海遮住了一只眼睛,仅仅是对视几秒,你都觉得你要被瞪怀孕了。

你听见自己在咽口水的声音。

你假装淡定地把盛有热牛奶的杯子放到床头柜上,摸了摸自己干燥的脸,护肤就算了,但今晚还没有洗漱,虽然很害怕,但是不洗漱就睡觉的话太不自在了。

你走进浴室,心里打着鼓,擦干净脸,把湿毛巾挂起来,瞥见玻璃窗外似乎有人影闪动,好奇心使你战胜了恐惧,千万不要是异形,你祈祷着这是宇智波。

推开窗,一只成精的橙色漩涡面具脸……哦不,一个佩戴着漩涡面具的宇智波正扒拉着窗户,你热情地邀请他进来。

你回到房间,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你趴到地上,视线扫向床底,出乎意料地对上了一双有漂亮图案的写轮眼,你们离得很近,虚弱的光线隐隐打在床底的宇智波的脸上,你看到这个宇智波鼻翼两侧有狭长的泪沟。

可以安心睡觉了。

你动作迅速地爬上床,掀开被子,发现里面躺着一个和天花板的宇智波长得有八分像的宇智波,区别在于被窝里的这只有一条小辫子,唇线更丰厚些。

你幸福地快要冒泡,一点也不后悔今晚看了恐怖片,你的床很大,你招呼所有宇智波都上了你的床(?),天花板的、床底下的、浴室窗外的,一个都不放过,你把被子盖上,想起床头还未饮尽的热牛奶,你不是一个浪费的人,你拿起杯子,慢慢往口中送牛奶。

和这么多宇智波睡觉,也不知道他们cp知道后会不会冲过来杀了我。

你有点幸灾乐祸地想着,谁知下一秒房门便被踢烂,把你吓了一跳,被牛奶呛到了,你吓得不轻,以为是有什么小怪兽来了,虎躯一震,牛奶打翻在了自己身上,不顾嘴角溢出的奶白色牛奶和跌落在地上的杯子,不顾胸口都是牛奶的液体,尖叫着要扑进某个宇智波的怀里。

你看清了来人正是你房里宇智波的cp们,一个是古铜色皮肤中分黑长直的初代目火影,一个是白发脸上有三道红杠皮肤超级白的二代目火影,一个是银发戴着黑色面罩只露出一只死鱼眼的六代目火影,一个是一头金发脸上两边有猫须的七代目火影,最后一位挤在门边的是卷毛宇智波,眼睛很漂亮,像是开过眼角的那种。

你心想,今晚真是热闹极了。

他们五位的表情如出一辙,就是——电视上常见的捉奸脸。(?)

在被宇智波们的cp杀死之前,你急中生智,赶紧掀开了被子,露出了床上所有的宇智波,大家衣冠整齐地在打牌。

无需多余的解释。

 

最前头的二代目火影转头给身后四人递了个眼神,大意就是他早就感知到5个宇智波都在这里,然而打开房门的时候只看到在床上露出头的泉奈和一个身上有不明液体的女人,嫉妒(?)差点让他冲昏了头脑杀掉这个女人。

其他四个cp看到这一幕多少有点看戏的心态,可谁知道这个女人的床上竟然塞满了宇智波,全都是自家的宇智波。

“我可以单身,但请你们一定要结婚。”你拿出了所有柱斑、带卡、鸣佐、止鼬、扉泉的周边本子以证清白。

你眼巴巴地看着貌美的宇智波挨个被领走,欲哭无泪,甚至没来得及吸一口。

 

房间里面重新陷入寂静,你简单清理了睡衣领口上的牛奶渍,望着破烂的门板发呆,这好像不是梦。

你脱了上衣,从衣柜里拿出干净的睡裙换上,心里念叨着要一堆宇智波陪自己。

一大片芦荟从墙上冒了出来,里面包裹着一个白花花的光头男人。“小姐姐,做女王吗?我十万白绝可以变成你喜欢的宇智波模样。”


Mind the world

这一周一直都在下雨,就画了跟雨相关的东西

p1大概是水遁吧(emmm那个很迷的伞是我自己的伞和文件夹上的花纹)

p2没画完,感觉那个水在脸上滑下来迷之有点污,就没画了(其实是草稿太像香燐+水月)

这一周一直都在下雨,就画了跟雨相关的东西

p1大概是水遁吧(emmm那个很迷的伞是我自己的伞和文件夹上的花纹)

p2没画完,感觉那个水在脸上滑下来迷之有点污,就没画了(其实是草稿太像香燐+水月)

233丧病

【斑过来我们谈一下你的终身大事】(2)

拿一年前的存稿糊弄人系列
‘给我谈谈刚才的事。’田岛一脸严肃。
‘什么?’
‘你为什么没死’
......
莫本来是想把这件事敷衍过去,但对方明显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况且她对以前发生过去的事情一无所知,即使在穿越之前她也没有多了解关于田岛的事,只是稍微关注了一下这对cp。至于性格嘛......
莫实在想不出该怎么回答,告诉他隔壁千手在等着你入赘么?
想想在这种情况下还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好。
‘其实我见到神了。’
‘!?’
田岛一脸懵逼。
‘我的肉体虽然死了但灵魂还是完好的,神帮我复原了肉体。’莫不顾田岛的表情,继续扯。
‘在我的灵魂回归肉体之时我就有了意识,但损...
拿一年前的存稿糊弄人系列
‘给我谈谈刚才的事。’田岛一脸严肃。
‘什么?’
‘你为什么没死’
......
莫本来是想把这件事敷衍过去,但对方明显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况且她对以前发生过去的事情一无所知,即使在穿越之前她也没有多了解关于田岛的事,只是稍微关注了一下这对cp。至于性格嘛......
莫实在想不出该怎么回答,告诉他隔壁千手在等着你入赘么?
想想在这种情况下还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好。
‘其实我见到神了。’
‘!?’
田岛一脸懵逼。
‘我的肉体虽然死了但灵魂还是完好的,神帮我复原了肉体。’莫不顾田岛的表情,继续扯。
‘在我的灵魂回归肉体之时我就有了意识,但损失了一部分记忆。’
‘......’
‘你说...你见到神了。’
莫发现了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
宇智波田岛似乎当真了。
是说战国时期的人头脑简单还是说自己撒谎的水平高呢。
不过很显然不是后者。
再这样扯下去恐怕她自己都不会相信了,不过想想前两句又有谁会相信呢。
让她先适应一下这里的环境会死么。
这次谈话的结果是以田岛沉思一个时辰后莫偷溜出去结束的,好在事后他也没追究什么。
为什么她会有这么一个脑子进水的爹啊!
莫出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斑,如果是姐姐的话应该不介意她去‘教育’一下的。
两个时辰后宇智波莫就发现了人类一大定理——
穿越前是路痴的,穿越后照样是路痴。
最主要的是,前面还是千手的驻地。
论一个宇智波是怎么迷路到千手里去的。
莫表示她不会再相信直觉这种生物了。
经过周密的思考,莫决定要原路返回,就算再迷路到其他地方也比呆在这里强。
但我们的作者表示不行,为了再拖几个字她必须到千手驻地去闯闯。
莫;‘好吧你赢了。’
于是莫带着伟大的使命去千手驻地作死了,并表示拍完这一章就不呆在这个坑爹剧组了。
而已

七十四:那个脸是什么鬼东西哈哈哈哈哈哈救命xswl

画了2017年半途而废的一张小樱
真灵魂画手哈哈哈哈哈哈哈xswl
虽然人体还是很差😭

七十四:那个脸是什么鬼东西哈哈哈哈哈哈救命xswl

画了2017年半途而废的一张小樱
真灵魂画手哈哈哈哈哈哈哈xswl
虽然人体还是很差😭

你的性命已被徵用_KATAKATA

【佐鸣】看这虚无的人「4」

1.偶像的黄昏

2.爱尔美差说

3.狰狞的必然

4. 你对我说话

Let the voice within your voice speak to the ear of his ear; / For his soul will keep the truth of your heart as the taste of the wine is remembered/When the colour is forgotten and the vessel is no more.

让你声音中的声音对他耳朵中的耳朵言说;/因为他的灵魂将保留你心灵的真理,/犹如葡萄酒...

1.偶像的黄昏

2.爱尔美差说

3.狰狞的必然

4. 你对我说话

Let the voice within your voice speak to the ear of his ear; / For his soul will keep the truth of your heart as the taste of the wine is remembered/When the colour is forgotten and the vessel is no more.

让你声音中的声音对他耳朵中的耳朵言说;/因为他的灵魂将保留你心灵的真理,/犹如葡萄酒,当颜色被忘却,杯子也不复存在时,它的滋味仍将被铭记。


佐助盯着鸣人的眼睛,如跳崖者屹立悬崖凝望波涛,将那些话一句、一句地讲述了出口——这些年里,这将近十年的时间里,我走在路上,总有这样的时候需要找到你,需要看见你才记得起来我曾经说过的话,我现在要做的事情。

在这个老旧散发水汽的小旅店里面,鸣人瞪大了眼睛,诧异地说不出话,脑子的一些思绪挤成了一团,毫无规律的来回翻滚,他听见外面的、楼下的那嘈杂的人声隐隐地传到房间里来,充斥着各地陌生的口音,满是见得不熟悉的话语,他们妄图隔断的一切都随着浑浊的水雾气一点点地渗进来,钻进了他的耳朵里,他似乎又听见九喇嘛低沉的声线在他身体里面传来,絮絮叨叨、没完没了。

窗户被大风吹来,直直地吹着他还湿着的头发,像是冰水里捞出来的苦无狠狠地刺穿他的头骨。

“现在,赶紧闭嘴吧!”他握着拳头,喊叫了出来,他吼的是九喇嘛,他没有听见身子里的尾兽啰啰嗦嗦地在说什么,可是同时因为这么多的干扰,他也没有听懂佐助究竟要说什么。

当他回过神的时候,佐助已经闭了嘴,直起了身子,视线始终没有离开鸣人。

“佐助……”

“没有什么,只是觉得我们已经那么不一样了。”

外面风还在呼啸,而暴雨已经过去,只有零星几滴混杂尘土的浊水落下。

鸣人也坐了起来,之前躺过的地方留下一大片水渍。

“没有让你闭嘴的说……是九喇嘛。”鸣人坐起来,很丧气地垂着头,他知道自己已经搞砸了什么,但是一时半响也找不到什么办法来补救,他不知道佐助最后要说什么,只好接着他的话,顺着往下说:“有时候也会的说……”

他没有说“会什么”,但是多少也是和“需要”差不多意思的话吧。

他又换了个方向躺倒在床上,避开了风。

“很早之前就有这种感觉,并不是很经常……想起来快十年了的说。我也是在乘船渡海的路上,那时候天已经很冷了,没有什么大的风浪,也是成天在海上晃晃荡荡的,我记得我是在船舱里面睡得迷糊,然后你来了的说。”

他用回忆的语气,说着一件根本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吊车尾,你那是睡得蒙了,根本不是一回事。”佐助声音的不耐烦透露得很彻底,宇智波佐助特有的那种傲慢的、尖锐刺耳的尾音又出现了,令人无端生厌。

“是一样的说,你不要不信啊,混蛋佐助。”缠满绷带的那只手伸长,抓住对方空荡荡的袖管,攥紧了粗糙的布料,一使力把人拉近了,佐助站不稳,只好一条腿顺势跪压在床边。

刚才明明还算合适的距离,两个人都可以享受充盈的光线撒进视野的明亮,而现在又近地晦暗不明。

鸣人清了清喉咙,接着讲了下去:“你想说的也是这种感觉吧,一个人东奔西跑久了,吃了些苦,受了挫,见了前所未见的东西,警惕着四周到了草木皆兵的程度,有时候,就是紧张至极的时候,你会想到我吧……?”

因为觉得星夜兼程地赶路而倍感疲累,才想躺着歇息,这一下居然真的感到了困倦,鸣人闭上眼睛,暗涌的波涛被封闭在下面,阻止了欲坠海而亡的人。

佐助沉默不语,沉着脸,像是还在为之前那句“闭嘴”生着气。

鸣人忽然明白佐助想说的是什么,他不在被穹顶一般的失落笼罩着,勾起来嘴角,笑容颜显得有些自得。忍者的话,大多都是一样的,精英如宇智波佐助也并不会例外,将那些无用又累赘的念想随便找个地方埋起来,盖上厚土之后还要在上面狠狠地踩两脚,生怕自己再找到这些东西,结果不知道哪一天就害了失心疯,又给挖出来抱在怀里,怕别人抢了,面目狰狞又泪流满面。

“卡卡西老师跟我说要有可能重组警务部的时候,你不知道我有多么兴奋。我还记得小的时候,团扇家徽的宇智波族人在巡逻的时候神气的样子……虽然我那个时候并不是真的喜欢这些巡逻的人们,我自己也没少被巡警教训的说。我是想说,现在一想,要是佐助这样穿着,一定非常帅气的说。”鸣人忽然傻笑了一声,双腿甚至愉快地踢着床箱,“嘛,不过佐助现在这一身也超帅的说!虽然一看就是好几个月没洗衣服的样子。”

“然后呢?”佐助忽然问了句,“重组警务部,然后呢?”

“啊,啊,我自己傻得很,立马就会提议让你回来负责……结果被狠狠地教训了一顿的……”鸣人的话头戛然而止,句尾常有的口癖都没说完。

——太蠢,真的太蠢了……

鸣人暗骂自己,咬紧了下唇,皱起了眉。话到这里真的太多了——他还不想让在外面为了木叶拼命的佐助知道村关于他的,那些缺少敬意的言论。那些高层中人,每每提及宇智波的时候那种视其为洪水猛兽,在真正利益划分的手生怕这一族后裔分得一杯羹,而避之不及的模样,让已经跻身为其中一员的鸣人实感愤懑。尽管当他提出让宇智波佐助重新统领警务部之后,高层元老指责的是鸣人太过年轻,不会掂量轻重,但他知道这后面是对佐助深深的避讳和不信任。木叶就是这个样子,把佐助当作是一块半腐的肉,既要从他身上刮下油水,又怕他是个毒害。乍一看,似乎有道理,但细细想来又满是不合理。他可以愤恨地在会议上与他们据理力争,告诉他们佐助这快十年间为木叶冒的风险、付出的辛苦。他越是争辩越是委屈,他为佐助挚友的付出没有相应回报和应有的尊重而感到十分不值得,念及之时会同回到冰天雪地中一样,捂紧了胸口,又要经历一遍那种肺里结满了血色的冰碴,吸也吸不入,呼也呼不出的痛苦。

但是面对着佐助,他相关的话他一句都说不出口。尽管他知道,佐助心里头清楚,可是他不能说的。

“吊车尾哦……”佐助也随之压低了眉眼,表情里透着些疼痛,他张嘴似乎想要安慰鸣人,但还是没有接着说下去。

鸣人牵着那被捏皱了的衣袖,抵到自己的脸上,把劣质的布料当作是忍者苦练之后的带着硬茧的手,淡淡的土腥味道叫他忽然鼻酸气短,他开口,声音有些发闷:“有一种时候,想到些什么,就像是忽然被人卡紧了脖子,捏瘪了心脏,两条腿酸麻地站也站不住……所以都是一样的吧?”

佐助终于确定了他这么多年都不确定的东西,之前朦胧得看也看不清的东西终于清晰起来,原本只是用人类对于同病相怜者的共情心来解释的东西,当他们失控地把自己的心口扒开,展示给彼此,含含糊糊地言说这一些叫人摸不清头脑的话语,这下子得到了全新的、简明的诠释。

“是像这样卡着你的脖子吗?”他仅存的右手虚握着对方的脖子,头压得很低,鼻尖轻贴着鼻尖,左右来回蹭着。

他这样问着,喘息着,也吻着。

这是前所未有的情热,面对着佐助,对于鸣人而言,这是全新的体验,但又并非是毫无经验。当他被亲吻的时候,他习惯于将手放在对方的头发上,这次他也是这样子做了,手中触及的并不是一种柔顺的质感,散发着说不出名字的花香,手中底下的触感就像是泡湿了的枯草,过分陌生,但是倏忽间鸣人又过分向往。他顿时少了疲惫,清醒了起来,进一步伸长了手臂。

佐助似乎是以为对方是要回应一个拥抱,拇指一遍遍顺着细细的颈纹摩挲着,激动地出现了肉眼可见的抖动。他干燥的唇上起了很多死皮,触感并不细软,甚至像是砂纸,可以说是刮蹭过鸣人脸颊上的狐狸须状的胎记,已经触及到了紧闭的唇角,来来回回寻求着回应。

然而鸣人一侧身偏离开了,他的手胡乱地摸索着,摸过友人散发水汽的鬓角、冒着细汗的鼻翼最后拇指停在了亲吻过自己的嘴,剪秃的指甲划着上面白色的死皮,他将人推开了一点,也只有一点,每个位置都可以让他发力将人推得更远,但是每个位置他都下不去手。他们这些年总是离得那么远,面对面地说话,却背对着背沉默,连确确实实发生过的笑语都变得遥远模糊。

无论如何都要抓住他吧,就现在。

“那你能想到,我接下来会做什么吗?你了解吗?”佐助问着,没有声带颤动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声音,而是气流被挤压着生生地穿过喉咙,带出来的细碎的音节,像是已经烧尽的烟灰糊住了口鼻,又像是沙漠干渴脱水濒死时候最后呐喊。

现在,他把人压倒在床上,手掌滑到鸣人的胸口,分明地感受到生命力炽热的搏动。

鸣人的手已经直接摸到了佐助的衣扣上,解开了大半,已经露出来一大片皮肤。这具身体并不陌生,从小到大,他见过无数次,比起少年时期颇有些瘦弱的模样,这样一打眼就能看出来那种成熟的强壮,筋骨历练后的结实,肌肉线条的流畅无一不是力量与美结合,极致的诱人。

“我想不到,你要先做。”他明知故问,又带着蛊惑的味道,撑起了上半身,这时候才真正地触碰对方的皮肤,不是用手掌,而是嘴唇,他虔诚的样子如膜拜神灵,闭上眼睛似乎更加显得敬畏,顺着肌肤的暗淡的光泽进行细致的描摹他一生的对手,但是这个时候,他必须要承认,任何人躺在他的身下,都会不战而败。

佐助低着头,放松的身体忽然紧绷,开了写轮眼,猩红色的瞳孔充满震慑的威力,但没有吓住身下的人。他获得某种确认之后,才跟是饥饿了整个冬三月的野狼一样,俯下身子,毫不客气、毫不估计斯文地,撕咬自己的猎物。

两人纠结在一起的时候,晚星不知道何时零星地出现了,点动、战栗、动荡,在天空燃烧着,散发着光热,闪烁着爆裂。余光散尽地时候,他们感受精疲力尽地忘情狂悦。










写的比较急,有错字不通顺什么的……没有复习,看开了,感谢室友的电脑,了却了我的心结。

这是出轨梗 但我这一章不太想提这个,他们忘了,我假装也忘了吧……

如此冗长无味 真的不好意思

三十九

佐助 鸣人 你们变了  

这不适合你们,还有佐助!高冷口是心非的傲娇适合你啊!

还有鸣人你那发型啥玩意儿啊!也不适合你啊,我还是喜欢你普普通通的发型啊!【捂脸】

佐助 鸣人 你们变了  

这不适合你们,还有佐助!高冷口是心非的傲娇适合你啊!

还有鸣人你那发型啥玩意儿啊!也不适合你啊,我还是喜欢你普普通通的发型啊!【捂脸】

爱吃番茄的三色丸子
这里也要来一发!我的大佬同桌帮...

这里也要来一发!我的大佬同桌帮写的,我永远爱助子!谢谢!(白嫖好爽o(*////▽////*)q)

这里也要来一发!我的大佬同桌帮写的,我永远爱助子!谢谢!(白嫖好爽o(*////▽////*)q)

SD
明天上色哈哈哈哈

明天上色哈哈哈哈

明天上色哈哈哈哈

用一号表情面对失去
日足大人,我们想…结婚!

日足大人,我们想…结婚!

日足大人,我们想…结婚!

三十九

不行了!!!!我想笑!

佐助你 不行了 笑得我肚子疼 救命

我怎么觉得佐助是因为鸣人就要去大蛇丸得到强大的力量,鸣人说:为什么要去大蛇丸那里

佐助:关你啥事 吊车尾


然后我发现佐助野心很大都是因为鸣人,装作配合大蛇丸。

不行了 笑得我肚子疼

佐助 你……真是…… 不愧是心机的美攻

不行了!!!!我想笑!

佐助你 不行了 笑得我肚子疼 救命

我怎么觉得佐助是因为鸣人就要去大蛇丸得到强大的力量,鸣人说:为什么要去大蛇丸那里

佐助:关你啥事 吊车尾

 

然后我发现佐助野心很大都是因为鸣人,装作配合大蛇丸。

不行了 笑得我肚子疼

佐助 你……真是…… 不愧是心机的美攻

飞鸟羽生

为了一个小心心,崩了红颜料。
果然自己的不如官糖好吃😭

为了一个小心心,崩了红颜料。
果然自己的不如官糖好吃😭

棒棒糖♡(本人杂食洁癖慎点

【鸣佐鸣/柱斑/修因】各种段子

鸣佐(鸣)
二助子的喂狗日常(现代PA)
宇智波佐助家附近有一只流浪狗,大家都叫它鸣人。
佐助每次都会带一些东西喂它,结果喂着喂着这狗就成精了,把自己也喂了进去(?)

佐鸣(佐)
某年某月某日
助子和鸣人打了个赌,输了的人要女装跳疑心暗鬼。
结果鸣人输了。
。。。
望着正在扭腰的女装鸣人,不得不说。
这腰扭得真好看。。。额不对是这舞跳得真骚。。。(不对。。。)

柱斑
论黑长炸的正确饲养方式
千万不能犯的错:
智商太低
情商太低
太粘人
把弟弟和黑长炸放在一起

饲养黑长炸的必备条件:
长得帅
工资高
饲主是黑长直或黑短炸
温柔体贴和蔼可亲
黑长炸必须两只或以上的饲养,绝对不可以单只饲养。宇智波鼬这种变异种(黑长直)不算哦。(不对...

鸣佐(鸣)
二助子的喂狗日常(现代PA)
宇智波佐助家附近有一只流浪狗,大家都叫它鸣人。
佐助每次都会带一些东西喂它,结果喂着喂着这狗就成精了,把自己也喂了进去(?)

佐鸣(佐)
某年某月某日
助子和鸣人打了个赌,输了的人要女装跳疑心暗鬼。
结果鸣人输了。
。。。
望着正在扭腰的女装鸣人,不得不说。
这腰扭得真好看。。。额不对是这舞跳得真骚。。。(不对。。。)

柱斑
论黑长炸的正确饲养方式
千万不能犯的错:
智商太低
情商太低
太粘人
把弟弟和黑长炸放在一起

饲养黑长炸的必备条件:
长得帅
工资高
饲主是黑长直或黑短炸
温柔体贴和蔼可亲
黑长炸必须两只或以上的饲养,绝对不可以单只饲养。宇智波鼬这种变异种(黑长直)不算哦。(不对)
(我在说什么。。。)

修因
论如何捕捉到一只哥哥(幼年阿修罗   著)
首先,准备一个大笼子,在笼子下放诱饵。。。唉?哥哥喜欢什么来着?算了,如果想不到哥哥喜欢什么就把父亲当诱饵(喂)然后躲起来。
一个小时候
两个小时候
父亲已经被气走了,然后哥哥就来了。
阿修罗高兴的忘了在抓哥哥就直接跑了过去,就在快要碰到因陀罗时因陀罗就消失了。
咔——
碰——
笼子掉了下来,因陀罗从一颗树上跳了下来。
捕捉弟弟计划  成功!
阿修罗:唉Σ( ° △ °|||)不对啊!

三生三世
三(其实是两)受茶话会(反攻计划)
佐助:“你们叫我来干嘛。。。”
斑:“讨论下怎么反攻。。。”
佐助:“可我已经成功了啊。”
斑:“闭嘴。”
论如何让两位前辈反攻
佐助:不可能。
因陀罗&斑:“我们中出了个叛徒。”

三攻茶话会
柱间:“标题怎么是三,明明是两。。。”
鸣人:“还有我啊!”
阿修罗:“你不是0吗?”
鸣人:“我0.5。。。”
论为什么三生三世中总是中出叛徒。
论发型
因陀罗那边的叛徒:佐助
阿修罗那边的叛徒:。。。额。。。他们三个头发好像都不一样吧。。。论颜色太子,论发型柱子。

论攻受
不用说也知道绝对是鸣佐鸣没跑了。

唉算了就这样吧,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
【完】

迷之叉烧

所有Madamew相关产出汇总~

以下是madamew相关所有产出的汇总~(按照时间由古早到近日的顺序~)(标出明显cp向,未标的全部为个人向或几个个人向一起)

珍爱颈椎,远离宇智波喵!

[柱斑]大哥!你太宠他了!

[柱斑]运动的时间到啦~

[柱斑]洗猫神器

宇智波鼬的毛怎么能这么顺!!

七代目的书桌由我来守护(不是

六道仙喵

同类相吸(斑与鲛肌)

偷吃团子被发现的肥鼬❤️

[带卡][鬼鼬]一串团子就可以通灵出鼬喵!

[柱斑][鸣佐][鬼鼬][带卡]去医院体检啦(一个猫猫与对应铲屎官的设定)

堍喵的精神污染

不小心吃了辣椒蛋糕的鼬喵

[佐鼬][止鼬]浑身卷毛都打结儿的猫没有资格给尼桑舔毛!

[止鼬]叼你!

[带卡]斯坎儿竟然对堍做出…

水喵,唯一一只听得懂人话的喵

[止鼬][微扉泉][微鸣佐]水喵翻译有限公司(1

[带卡]堍喵抱着秋刀鱼睡觉

[微带卡]一本正经的扉间老师!

[带卡]堍喵的来历

[柱斑]圣诞树斑喵

带土和佐助争宠!佐助:我不是我没有…

水喵的小秘密

[柱斑]有木遁真的可以为所欲为的

[佐鼬]愚蠢的欧豆豆,你能抵抗住诱惑吗?

震惊!小叔叔竟然联合小侄子欺骗大侄子!

[鼬佐亲情向]长这么大还不会自己舔毛的佐助喵

[柱斑][扉泉][带卡][鬼鼬][鸣佐]水喵翻译有限公司(2)

是蜂蜜先勾引我的!

TBC……


。。。。。。。。。。。。我是广告分割线。。。。。。。。。。。。。

Madamew要出毛茸茸的圆徽章啦!

详情请见http://nina-zhang.lofter.com/post/1de906a9_ee9c1e03

有点赞推荐抽奖,不要错过!

。。。。。。。。。。。。我是闲话分割线。。。。。。。。。。。。。

我的妈,累死我了…原来做链接这么累的…那些每章都附上前文所有章节的链接的太太们都是怎么做到的!?

家里空调还坏了,大汗淋漓

电脑-1,桌子-1……

Loom

【攻略宇智波指南!!】【用了都说好】【简单高效】【初代目二代目六代目七代目推荐!!】

你得是火影

你得是火影

八爷啪啪啪
四月画的我忘记了 快没电了 现...

四月画的我忘记了

快没电了

现在看人体有很多问题

四月画的我忘记了

快没电了

现在看人体有很多问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