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火箭浣熊

43717浏览    568参与
喜欢树熊的陶陶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汤上的列文虎克……拖出银护一的树熊老刀又来了一遍……


翻译:

我注意到了什么——

在银护1结尾我发现了点小细节:

火箭的左边眉毛在流血。我的小可爱在流血。但那不是重点。

我在想“我的小可爱是什么时候流血的因为我之前从来没看到他在电影里流血”,于是我查了一下,发现他是在开飞船撞进暗星号的时候流的血。于是我就看到了这里。

看到了吗?Groot在和火箭对视,但他实际上在看什么?

他在看他的眼睛旁边的划伤

他在擦拭他的伤口

他在擦拭他的伤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汤上的列文虎克……拖出银护一的树熊老刀又来了一遍……


翻译:

我注意到了什么——

在银护1结尾我发现了点小细节:

火箭的左边眉毛在流血。我的小可爱在流血。但那不是重点。

我在想“我的小可爱是什么时候流血的因为我之前从来没看到他在电影里流血”,于是我查了一下,发现他是在开飞船撞进暗星号的时候流的血。于是我就看到了这里。

看到了吗?Groot在和火箭对视,但他实际上在看什么?

他在看他的眼睛旁边的划伤

他在擦拭他的伤口

他在擦拭他的伤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豆沙

翻到复联3刚刚上映后写的东西,浣熊角度,有鹰眼私设,注意避雷。


.

      罗曼诺夫是个很正点的妹子。


      我是说,至少看到她的第一眼, 你会注意到这个。


      在瓦坎达那个地方的战斗结束后,一个看起来全身裏在蓝色紧身衣里,打扮明显是在模仿索尔的男人,指挥着乱七八糟的战场上剩下的人。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雷神居然也听从了指挥,这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个男人的来头(或者,好吧,怀疑是谁模仿了谁的胡子)。


  ...

翻到复联3刚刚上映后写的东西,浣熊角度,有鹰眼私设,注意避雷。


.

      罗曼诺夫是个很正点的妹子。


      我是说,至少看到她的第一眼, 你会注意到这个。


      在瓦坎达那个地方的战斗结束后,一个看起来全身裏在蓝色紧身衣里,打扮明显是在模仿索尔的男人,指挥着乱七八糟的战场上剩下的人。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雷神居然也听从了指挥,这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个男人的来头(或者,好吧,怀疑是谁模仿了谁的胡子)。


      我蹲下去把格鲁特散在地上的灰烬用手拨到一起,捧满了两只手掌,藏进胸口的口袋里。


      我从来没有这么希望自己不懂他们的语言,哪怕在这个小家伙骂脏话时也没有这么希望。


      举起手里的火箭筒将不知好歹扑上来的最后几只外星怪物轰成渣渣,我也没看到那个铁胳膊有来到这个地方,可惜,他的胳膊能买个好价格。


      索尔要留在这个鬼地方,奎尔的老家,和那帮人一起收拾残局,应对他们的国会剩下的糟老头子的检查。从这些人的麻烦程度看来,地球和银河系里的其他什么普通星球也没什么差别,官僚的烦人精管着他们的保护者。


      “你们谁有随身听吗?”我说。


      “这年头没有人还听随身听了。”我抬起头挑眉瞪着战争机器。


      “你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搞来个iPod。”他继续说到。


      “不一一算了。”


      在踢人屁股的时候没有奎尔那些音乐让战斗变得有些诡异,我花了好几年才接受那些音乐,不过我想我不需要再花更多时间去接受没有这些音乐,我只需要忍到他们从泰坦星回来就好。


      我把格鲁特撒在了花盆里,他能从一颗宝石手下活过来,谁能肯定他活不过六颗?


      那个经常穿着一身袍子的胖子说他会努力定位灭霸那个混蛋的位置,索尔有时会过去帮忙,拿他的原话怎么说来着?“我弟弟曾经说,魔法就是你们没有掌握的科技,在阿斯加德魔法很常见。”


      有一天我想起来了罗曼诺夫身上的熟悉感是来自哪里,她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沉思的时候,就和卡魔拉那个妹子一模一样。


      没什么用的班纳反而对我的这一身毛很感兴趣,如果不是那个突然闯进来的黑色莫西干头小子,老子的脚就要落在他身上。罗杰斯关了和不知道和哪个老头子的通讯,从座位上起来过去抱了那个小子。“克林特。”他说。


      巴顿的妻子和儿女都死在了那场战斗,可怜家伙。我猜他的复仇欲望一点都不低于德拉克斯,但说回来,我们谁还没有个仇要报。


      “我没想到还会见到你这样的,不过想想我都见过一个极速的小子,一个能穿墙吓你一跳的机器人,还有满纽约飞的外星怪物,我想一个会说话的浣熊也没什么奇怪的了。


      他致力于揉乱我的一头毛,我也投入于拿胳膊肘使劲顶他的后腰。


      王说他的魔法比不上那个奇怪的博士,但是慢慢地在定位灭霸和其他人上也在有了进展。外星的人还没回来,也许是因为他们还没有找到一个足够大能装下那么多人的飞船。总之,生活没有战斗结束的那天那么灰暗了。


      后来有一天, 忙完大部分的事情,大家坐在一起,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打开了我的话匣子。“我和格鲁特第一次见面就是在监狱,他就是一个被人随便欺负的傻大个,需要本大爷罩着才成。但两次从监狱里逃出去他倒是有用,当然也离不开我的指挥。


      “他脑子一根筋,不会说别的语言,连我也只听到过一次。


      “后来他变小了,成了一个麻烦精,但是你知道他救过你,你知道你愿意豁出一切去保护他。


      “他管我叫,他管我……”


      我拿手心擦了擦脸,脸上的毛有一些湿,巴顿把他的手掌搭在我的头上轻轻摩挲,我也没有去管。


      “还有一个老家伙,把呼吸器给了他儿子,这些人不为了什么人死就不会让自己开心。”


      罗曼诺夫把水杯放到玻璃桌面上,清脆的响声打破了此时的寂静。


      “说说那个星人,小兔子。”索尔挑开了话题。想象到奎尔听到这个称呼后脸上会有的表情让我笑了起来。


      我可以给他们说,奎尔是一个敢空手直接接触原石的傻逼,德拉克斯是一个肉全长在身上脑子空白的白痴,卡魔拉是一个靓女,就是脾气太暴躁,看到她和肥宅奎尔亲嘴的模样简直让人心理不适,但只有这种心大的傻逼才能让卡魔拉放开自己内心那一面。而螳螂?她还因为白痴的话以为自己是一个宠物, 所以,随她吧。


      但是我没这样说。


      “……他们没什么好说的。”我说,“为什么不等他们回来了,自己去了解呢。”


默然永殇

意难平

看了复联4删减片段,一个删了火箭和星爵重逢时火箭大喊“你不是灰了!(You are not dust!)”,一个删了托尼问星云她属于哪个队伍时她回答“银河护卫队”......偏偏身为银护粉我就很在乎存活的两个人失去家人后的状态。火箭显然在隐忍中思念和痛苦,而星云承认自己是银护的一员,我这么期待的内容被删减了......我银护不配拥有感情线?【抽泣】

看了复联4删减片段,一个删了火箭和星爵重逢时火箭大喊“你不是灰了!(You are not dust!)”,一个删了托尼问星云她属于哪个队伍时她回答“银河护卫队”......偏偏身为银护粉我就很在乎存活的两个人失去家人后的状态。火箭显然在隐忍中思念和痛苦,而星云承认自己是银护的一员,我这么期待的内容被删减了......我银护不配拥有感情线?【抽泣】

卜一视觉
喜欢树熊的陶陶咕

Goddamned1

神明AU,银护,四个神是星卡树熊。

弄了这么四个逗比当神人间完蛋了

风格跟以往风格有巨大不同,我真的不会写……神啊我不想写了……


正文:


很久很久以前整个世界只有一滴水那么大,里面除了水本身什么都没有,没有杂质没有其他任何元素没有生命。


有一个声音说:要有光。


光从水滴深处渗了出来,光晕在水滴内部形成回音,重复着重复着声音形成了。声音在光晕中旋转着旋转着睁开了眼睛,那一刻他看到了光,他的眼睛里流出了光,他双耳里流进了光,他睁开着眼睛。


光从水滴深处渗了出来,光晕在水滴内部形成波纹,重复着重复着形体形成了。形体在光晕中旋转着旋转着睁开了眼睛,那一刻她看到了光,她...

神明AU,银护,四个神是星卡树熊。

弄了这么四个逗比当神人间完蛋了

风格跟以往风格有巨大不同,我真的不会写……神啊我不想写了……


正文:


很久很久以前整个世界只有一滴水那么大,里面除了水本身什么都没有,没有杂质没有其他任何元素没有生命。


有一个声音说:要有光。


光从水滴深处渗了出来,光晕在水滴内部形成回音,重复着重复着声音形成了。声音在光晕中旋转着旋转着睁开了眼睛,那一刻他看到了光,他的眼睛里流出了光,他双耳里流进了光,他睁开着眼睛。


光从水滴深处渗了出来,光晕在水滴内部形成波纹,重复着重复着形体形成了。形体在光晕中旋转着旋转着睁开了眼睛,那一刻她看到了光,她的眼睛里流出了光,她皮肤上流进了光,她睁开着眼睛。


他们对视。


于是水滴世界四散分开,表层的水形成白昼,深层的水形成黑夜,在水滴中回荡的自由的光形成天空与星辰,他们眼中交汇不息的光形成地面,他们的名字带来了声与色。他们对视,山峰裂开为他们构造平原,云朵散去为他们绽放阳光。他们对视。


他们对视。


形体移开了目光向下看。失去了光和水的水滴世界显现了,在他们面前摇晃。声音抬起手碰到了它,它寂寞地叹息。


太寂寞了。它说,闭上眼睛散去了。声音和形体向下看,它的余烬散落在它自己的光上面,沉入地面。形体的目光和声音的目光一起望着它,燃烧着的光与能足以让它重生。它没有。


但它的烬在每一处地面扎根,络结了整片世界的烬连在一起,睡在形体和声音的目光里。


形体伸出手指指向无形的烬。烬显现了。


声音伸出手指指向沉默的烬。烬发声了。


茎。


茎叶的声音回荡在整个世界里。沉默的大地开口,天空开口,昼夜开口,迎接新的契机,新的眼,新的观察者,新的感受者,——生命。茎在震颤,茎的深处睡着的生命在醒来,茎叶回荡着新生的喜悦,像水滴的孤独般剧烈。声音第一次听到了自发的愿意发声的世界,形体感觉到新的不同的形体正在苏醒。形体控制住了自己,但声音颤抖了一下。


一切归于沉静。


茎不再说话。茎不再震颤。茎消失了。


声音低低地呻吟。形体望向死寂的茎。光深深渗入了茎深处的两个睡着的孩子的手指。一个孩子睁开了眼,温和地微笑。声音看向那个孩子。那个孩子微微偏开身体,让声音的光流入另一个孩子的眼中去。


生命诞生了。

TBC.


我找死,我有病。我真的写不下去可是不写出来难受。看看我写了个什么狗💩。

我就应该去写沙雕小段子呜哇哇哇!!!!!为什么啊!!!!!

闻否,心声

V5银护漫画新一话

垂死火箭好瘦小,好让人心疼

以及他是再也离不开那个维生舱装甲了啊

格鲁特小心翼翼捧住摔倒的火箭慌张的样子……让我心情复杂

而后面火箭的举枪也不知道是他在开玩笑还是因为他不再信任任何人而设置了连格鲁特都识别不出来的自动程序……心情更复杂了

……不过好消息是根据官方图透火箭后来不但不会死而且还会和v4一样穿着西装活蹦乱跳,估计和魔士亚当有关系了

V5银护漫画新一话

垂死火箭好瘦小,好让人心疼

以及他是再也离不开那个维生舱装甲了啊

格鲁特小心翼翼捧住摔倒的火箭慌张的样子……让我心情复杂

而后面火箭的举枪也不知道是他在开玩笑还是因为他不再信任任何人而设置了连格鲁特都识别不出来的自动程序……心情更复杂了

……不过好消息是根据官方图透火箭后来不但不会死而且还会和v4一样穿着西装活蹦乱跳,估计和魔士亚当有关系了

闻否,心声

搬点儿旧图

P1-2是漫画《格鲁特》画师的平时摸鱼,
P4-6是一堆官方漫画奇奇怪怪的变体封面。

搬点儿旧图

P1-2是漫画《格鲁特》画师的平时摸鱼,
P4-6是一堆官方漫画奇奇怪怪的变体封面。

喜欢树熊的陶陶咕

银护剧组26个字母

我专职写段子!

剧组脑洞在我归档里,不会附链接不好意思啦……

导演不是滚导!!导演是……嗯……不知道是谁……反正这里导演不是滚导,所以小浣熊骂的不是滚导,被这群演员搞得要命的也不是滚导。滚导是银河护卫队的灵魂是神!!


正文:

1. achievement(成就)

恭喜火箭达成成就:偷光整个拍摄场所的摄像头。


2. breath(呼吸)

被星云捅死的囚犯1故意往旁边堆在一起的尸体2脸上呼气。

尸体蹦了起来大喊一声cnm。

“星云,这次下手狠点,最好真的戳晕。谢了。”导演捂着耳朵艰难地说。


3. caveman(山顶洞人)

“说真的,Quill,”卡魔拉说,“身为...

我专职写段子!

剧组脑洞在我归档里,不会附链接不好意思啦……

导演不是滚导!!导演是……嗯……不知道是谁……反正这里导演不是滚导,所以小浣熊骂的不是滚导,被这群演员搞得要命的也不是滚导。滚导是银河护卫队的灵魂是神!!


正文:

1. achievement(成就)

恭喜火箭达成成就:偷光整个拍摄场所的摄像头。


2. breath(呼吸)

被星云捅死的囚犯1故意往旁边堆在一起的尸体2脸上呼气。

尸体蹦了起来大喊一声cnm。

“星云,这次下手狠点,最好真的戳晕。谢了。”导演捂着耳朵艰难地说。


3. caveman(山顶洞人)

“说真的,Quill,”卡魔拉说,“身为一艘外星飞船的船长……”

“你那个随身听真的弄得你像个山顶洞人。”


4. dodge(闪躲)

卡魔拉第三次躲开星爵爱的抱抱。

“停!这是个催泪情节!催-泪-情-节-卡魔拉你是被冻僵在宇宙中了!星爵为了你命都不要了把面具给你用!多浪漫——不要再躲了!!”


5. especially(特别是,尤其是)

“……我做不到。”卡魔拉说,“尤其是对着他那张‘我这么爱你所以我把灵球弄丢这事你不能怪我’的脸。”


6. fall(摔落)

在银护一最后暗星号飞船坠毁的那场戏里星爵演得出奇得逼真。

由于体重原因。

半截断裂的威亚还挂在他腰上。


7. gather(聚集)

他们花了一个星期排到足够出演整个新星舰队的群众演员。

一分钟后这些军人挂掉了,走出特效又是一条好汉,聚在一起撑满了整个拍摄地点吃盒饭。


8. hopeless(无望的)

火箭第十七次在暗星号上被星爵抱起来时嫌弃地跳走。

最后他们用了一只浣熊替身。


9. irresponsible(不负责任的)

指导演为了拍戏强行让老树生了个孩子。

收藏家表示喜闻乐见。


10. justify(辩解)

“真的不怪我!”罗南委屈地说。“他扭得……太……骚气了。”

“真的不怪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没出场愉快围观的螳螂说。


11. knowledge(知识)

“在看到你们之前我相信知识能解释一切。”导演说。

“然后呢?”

“然后我发现知识无法解释你们这群人是怎么活下来的。”

路过的多米诺:“那只有幸运能解释啦。”


12. losers(失败者)

“I look around, you know what I see? Losers.”星爵说。

德拉克斯掏出表演用假刀捅向他的肚脐眼。卡魔拉翻个白眼。老树拉住小浣熊。

这才是当时他们的实际情况。当然,NG七次。


13. mistake(错误)

“导演他妈是个傻逼。”小浣熊说,“破解那个破监狱的重力系统的破密码我只要七秒,干嘛要让我扯两根电线出来?当这是辆小破车吗?短路点火吗?”


14. naive(天真的)

导演曾经以为真有人能教会老树在拍摄时说那句“We are Groot”。

七十二小时后他们去请了配音演员。


15. observant(观察力强的)

“你这个假手手腕上的断口太明显了,让火箭再帮你焊焊。”导演对星云说。

“那是关节。你个憨憨。”


16. possibility(可能性)

有没有可能这一切都是真的,Groot真的死了,勇度消逝在烟花里,新的卡魔拉完全不知道“Peter Quill”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

哈不可能的啦。你看看他们在干嘛。谁敢相信一群宇宙守卫者会玩bb枪玩那么开心。


17. question(问题)

“说真的我们为什么不到天上去实地拍!?”第三次不得不在纹丝不动的飞船里疯狂尬笑假装自己刚刚驾着飞船撞进了暗星号的星爵问。

“摄像师跟不上!!”导演吼回来,“你看看人家德拉克斯不就笑得很真嘛!”

“我在笑他。”德拉克斯在后座说。


18. retake(重拍)

“Cut!”导演生无可恋捂住头。“勇度你在干嘛?喷口水?酝酿一口痰?”

“我咬舌头了!”勇度理直气壮。

“会好好恍恍惚惚。”Kraglin和Broker说。


19. suitble(合适的)

“你们帮我想个合适的理由让掠夺者去帮银河护卫队打罗南。”导演说。

“因为星爵是他儿子?”

“好理由!……用到二里去吧,催泪。还有呢?”

“……”

于是一二都用了这个理由。


20. tourist(游客)

“你觉不觉得这剧里的Xandar就是个旅游胜地。”

“I am Groot?”

“里边的人有红有黄有白有半透明还有一群长得跟Quill一样的……到底哪种是本地人?这群都是游客吗?”

“……经费紧张,群众演员不好找啊。”导演说,“他们还都说英文呢,求您们别较真,行吗?”


21. universe(宇宙)

“说实话我觉得这么看的话这宇宙真好毁”

“同感”

“那我们还是辞职吧,太难了,交给惊队吧”

“附议”

这才是银河护卫队当年离开Xandar时在飞船上交谈的真正情况。


22. volume(体积)

本来在Knowhere飞船追逐战的时候老树上了小浣熊的飞船。

然后他情不自禁地玩起了小浣熊的耳朵毛。

然后飞船就开启了震动模式。

最后他们就随便找了个理由不让他上船。


23. waitress(女侍者)

收藏家的那个红色的女侍者在内心的激荡下一把握住了那颗原石。

“I will never be your srave-slaf-shrav-抱歉抱歉哈哈哈嚯嘿哈哈。”

(她应该读“slave”,奴隶)


24. Xmas(圣诞节)

“我他娘这辈子都没想到,你们会在剧组待到三个圣诞节。”导演咬牙切齿。

“导演辛苦导演辛苦。”

好吧,至少他们玩的很开心,白吃白住的也很开心。


25. yesterday(昨天)

“你能想象吗Gammy?就在昨天,我们还是一群沦落到去拍电影的穷光蛋,而现在……”

“我知道。收钱我也开心。”


26. zealous(热情的)

不苟言笑的Xandar领导人在私下是个很热情可爱的女生。

她及其热衷于让罗南洗脸然后给罗南介绍对象。


fin.

沙雕玩意看得开心就好……

Augusta肆
都会说话了!!!啊……我死了

都会说话了!!!啊……我死了

都会说话了!!!啊……我死了

喜欢树熊的陶陶咕

银护剧组脑洞

银河护卫队一有两个树熊花絮。一个是在Knowhere飞船追逐战时,老树和小浣熊挤在同一个工业飞船舱里,老树一脸宠溺地逗弄小浣熊的耳朵毛,然后飞船就倒了( ´ ▽ ` )ノ另一个也是在那里,是小浣熊跟老树说老树太大不许上飞船以后自己蹦上飞船,结果蹦不上去,然后老树转身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地笑……

想象一下漫画和电影全部都是假的,是演的,银护剧组里人都是真的,能力都是真的,但死亡啊悲剧啊都是假的。

想象一下勇度绿了Ego(woc当我没说)然后星爵抓狂

想象一下老树撅了根儿指头长成小树,演完寄养在收藏家家

想象一下每ng一次就少一只手的星云和帮...

银河护卫队一有两个树熊花絮。一个是在Knowhere飞船追逐战时,老树和小浣熊挤在同一个工业飞船舱里,老树一脸宠溺地逗弄小浣熊的耳朵毛,然后飞船就倒了( ´ ▽ ` )ノ另一个也是在那里,是小浣熊跟老树说老树太大不许上飞船以后自己蹦上飞船,结果蹦不上去,然后老树转身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地笑……

想象一下漫画和电影全部都是假的,是演的,银护剧组里人都是真的,能力都是真的,但死亡啊悲剧啊都是假的。

想象一下勇度绿了Ego(woc当我没说)然后星爵抓狂

想象一下老树撅了根儿指头长成小树,演完寄养在收藏家家

想象一下每ng一次就少一只手的星云和帮她修手的小浣熊铸造革命友谊

想象一下一群掠夺者被穿心以后倒在地上然后听到电击杀冒脸的名字忍不住诈尸噗噗有声地笑

想象一下星爵抱着勇度在宇宙里飘着飘着,勇度睁开一丝眼睛看到星爵在努力憋眼泪,于是故意眨眼睛抛媚眼翻白眼逗他笑结果自己先笑出来

想象一下漫画里给新老树配音的是Ego,结果每次一说“格鲁特……”小浣熊就笑场


嘛剧组故事什么的最可爱了!!!!!!接下来也许会写这样的剧组段子?假装这一切都不过是演戏,看着悲剧笑场ng什么的……多好啊……

SkySunnymQ

明天CD24创作者自由行作品一览。

没错我投的是火箭和格鲁特那张!


明天CD24创作者自由行作品一览。

没错我投的是火箭和格鲁特那张!


AngelaTaylor__BOHEMIAN

带你们看看火箭浣熊的真实模样😏👆

带你们看看火箭浣熊的真实模样😏👆

喜欢树熊的陶陶咕

过去(树熊)

被银护漫画v5捅刀的产物,银一树熊和v5树熊的对话。……虐v5?

v5漫画非常毒, @树熊捅刀主页 里边有。老树会说话而且很毒很粗暴,小浣熊寿命论出现,忒残忍。

@酒蛊子 v5树熊大概率ooc,虫叔我错了qwq……真的伤心……我尤其无法把控v5树的性格,这么暴力的关心在老树身上我真的写不出来……所以我几乎没让v5树说话。

但是我不会停的!!我永远爱原树熊!!!我只承认银护一里的、《怪兽出笼》里的、《格鲁特》里的……那些原来的我认识的Groot和Rocket!!!!!!!!!

ROCKET指银一熊,Rocket指v5熊,GROOT指银一树,Groot指v5树。...


被银护漫画v5捅刀的产物,银一树熊和v5树熊的对话。……虐v5?

v5漫画非常毒, @树熊捅刀主页 里边有。老树会说话而且很毒很粗暴,小浣熊寿命论出现,忒残忍。

@酒蛊子 v5树熊大概率ooc,虫叔我错了qwq……真的伤心……我尤其无法把控v5树的性格,这么暴力的关心在老树身上我真的写不出来……所以我几乎没让v5树说话。

但是我不会停的!!我永远爱原树熊!!!我只承认银护一里的、《怪兽出笼》里的、《格鲁特》里的……那些原来的我认识的Groot和Rocket!!!!!!!!!

ROCKET指银一熊,Rocket指v5熊,GROOT指银一树,Groot指v5树。


正文:

“所以,你们现在真有够惨的。”

ROCKET用一种恼怒烦躁的表情看着这一版本自己,后者冷漠而同样恼怒。至少他还没有变成那种昏昏沉沉、自命清高的“老人”。他想。

“是啊小兔子,闭上你的臭嘴别问了。”Rocket说,粗暴地扯掉一只胳膊上的针头,带掉了一撮毛。他嫌恶地抖掉它。

“你他妈——”ROCKET想发作,忍住了。他气得每一根毛尖都在抖。Rocket试图表现得轻蔑,不过他也在抖,双方都愤怒得很明显,一瞬间似乎陷入了一种沉默的对峙。双方也都是第一次这么想一枪崩掉面前的自己。

“算了,我他妈来这里给自己找罪受。”ROCKET自言自语,然后转身,这时候他心里的烦躁已经到了极点。他打算走了,还不确定要不要告诉其他人这些恶心的消息,这些将来的分崩离析啊混乱啊死亡啊,束缚着自由的肆无忌惮的银河护卫队的烦人的事和眼前这个苟延残喘的、全身缠满绷带吊满药瓶、像个脆弱的病人洋娃娃一样的烦人的自己。他现在还没有这种感觉,一点这样的感觉都没有,他感觉自己好得可以同时接一百个赏金任务然后在一天之内把雇主全部干掉——当然他不会真的做这么没品又没钱的事。但他是担心的,担心自己会失去现在的精力和放肆的资本,会衰老会变得虚弱会变得不自由,会变成眼前Rocket的样子。

这真是……粘在心里甩不脱忘不掉的一团口香糖。阴魂不散地散发着烦躁的气息。他甚至都没法假装忘记。

但他也不是很想告诉别人——甚至是——特别是——

格鲁特不知道你在这里吵什么!”

“卧槽?”ROCKET转头用一种你他妈在逗我的表情看向老年版自己。

Rocket笑出声,“怎么,不适应?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他会说话了,不过还是在用傻逼的第三人称。”

ROCKET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

就这样?你听到的就这样?还是你不愿意听?你确定那是G-R-O-O-T那个天真愚蠢的白痴?你确定你听不出来他语气里的在这个世界里最常见但绝对不可能属于的那种粗暴和——

不尊重——

和——

他直视对面那双一模一样的眼睛。

他不再抑制自己的愤怒。

他扑上去,死死揪住Rocket的脖子毛,整个人(浣熊)顶了上去,鼻尖对着鼻尖,眼睛对着眼睛。他露出犬齿盯着ROCKET的眼睛,用一种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低沉的威胁的声音问。

“你给我认认真真说一次实话。对面那个是Groot?”

“小兔崽子回头。他们打起来了。”

“哈?”ROCKET一愣,转身就看到两个顶天立地的树巨人,把以他们为圆心八十米为半径的一大片区域都圈成了一大片树墙和荆棘。Rocket好整以暇地看着这一切,没有一丝惊讶或要动的意思。ROCKET向他们冲过去,又停住,回头看向Rocket。

“Groot又不会输。”Rocket耸耸肩。

“GROOT也不会——不是——哦,我为什么还觉得你会。”ROCKET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奇妙语气说,然后攀上树墙跳过荆棘,窜跳间是Rocket现在无法企及的灵巧。虽然Rocket已经接受现实,但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他厌烦地把扯下的输液管打上结,然后看向两棵打架的树。

两棵树的战斗风格截然不同。

Groot的战斗风格是凌厉的,锋利的,致命的——从地下窜出的尖锐木刺和身上拳上手臂上的棘刺都说明了这一点。他的摔打会有意地寻找地面上锋锐的地方,把对手狠狠摔插进去,让血顺着木刺流到泥土里。不管对手是谁,他会下死手。

但GROOT……

烦哪。他真的不想看GROOT。他不想记得他。

GROOT的攻击要温和得多,他延伸出来的不是木刺而是坚韧的树枝藤蔓,攀附在对手的身上把对手束缚住,牢牢捆住、按住、绑住。他会抽打和拳击对手,但除非必要,否则不会穿刺——即使他明明很轻松就能做到。他倒也会摔打,但他把对方摔在地上以后仍然优先选择困住而不是杀死而且——

他的重点根本不是战斗。

ROCKET顺着树藤爬上了他的左肩,站在他的脑袋旁边显得那么小,却不可忽视。就在他爬上去的那一刹那他们就结合在了一起,就像一个不可切割的整体一样自在而默契。GROOT的左手上交缠的树枝织成了巨大的木盾挡在ROCKET旁边,等着ROCKET一瞬间支起枪上好膛开始疯狂地轰鸣。他们都不需要说话甚至不需要眼神的交流,但他们就是知道彼此在想什么要什么,跳起来、把他逼过去、左边下边后边、交给你了交给我了。他们如此紧密地结合,像共用一个灵魂,像——

Rocket闭上眼睛按住头。反差。

GROOT的重点根本不是战斗。GROOT的重点是ROCKET

操。

操。

操。

够了。

Rocket扯掉了所有的针头和绷带和那些束缚他的生命啊寿命啊衰弱啊的忧虑,他想把它们狠狠摔在地上在短短的一刻里回到过去,他几乎已经这么做了,但——

“格鲁特认识的火箭会用他拥有的一切来作斗争”

“我不配决定自己如何被铭记吗?我连这部分都不配拥有吗?”

“不。”

“以我现在的状态我不可能去拯救宇宙,是吗?”

他属于——他属于那个支离破碎的等着他去拯救的操蛋的未来——

他不可能回去。

他不可能回去。

他们都不可能回去……


过了好久好久,那边的喧闹平息了。

Rocket感觉有什么很熟悉的、他永远失去了的东西环抱住他。

他睁眼,看到他这辈子最不想看到的人,GROOT,轻轻抱着他,很细很细的光滑的树枝刮过他的毛尖,抚摸性质的。

ROCKET骑坐在GROOT一边膝盖上看着以一种懵逼表情掩盖绝望的自己。

直到Rocket狠狠推开GROOT。

但是GROOT没有让他推开。

I, am, Groot. 他说,一如既往地温和,好懂。他的关心就真的是关心,而且这关心甚至无法翻译出来,是那种又好懂又只有他们能懂的,近乎甜蜜的密码。

GROOT的重点是ROCKET。

GROOT的重点是每一个ROCKET,每一个时间点的ROCKET,每一个曾是ROCKET的Rocket或将会成为ROCKET的Rocket。

真的好久了。

真的好久了。

他知道自己很快就会不得不投身于拯救世界的光荣而伟大而恶心人的任务里去,大概率是最后一次任务。他知道这时候是自己最不能软弱的时候,在自己身体最脆弱的时候,他的精神必须坚不可摧到可以让所有人看到自己可悲的、病弱的身体和死亡。他已经不奢求任何改变,也实在无法再放下心里沉甸甸的一切去依靠自己的队友们,去真的接受他们的帮助,去真的承认自己不属于自己而属于这些家人。他太累了。

但就在这一刻,让他休息一下,沉溺在过去的怀抱里,待一会。

他知道Groot会在他崩溃前把他从过去的美好中捞出来。

他也知道GROOT会蛮生气,但他能理解,然后放手。

但这一刻,让他休息一下吧。


fin.


唔,写的最心塞的一篇……

其实我感觉很愤怒,v5等漫画里的老树经历了魔鬼般的变化,在我看来,这就是极度OOC。

但我有什么办法qwwwq

哎,且爱且珍惜吧……

闻否,心声

银河护卫队v5部分截图02

这部分是树熊互动,是一大口毒粮,慎点。

宽厚的、包容一切的老树再也不存在了,又拽又狂又可爱的火箭也快要再也不存在了。

说实在的,V5系列的银河护卫队成员虽然是向V2银护致敬……但间接地,V5让V2系列的他们再也不是他们了。

银河护卫队v5部分截图02

这部分是树熊互动,是一大口毒粮,慎点。

宽厚的、包容一切的老树再也不存在了,又拽又狂又可爱的火箭也快要再也不存在了。

说实在的,V5系列的银河护卫队成员虽然是向V2银护致敬……但间接地,V5让V2系列的他们再也不是他们了。

闻否,心声

银河护卫队v5部分截图01

这一年来一直很忙所以最近才把v5的进度追上。火箭在被改造之前的故事终于被放出来了……

以及寿命论来了…………正好和我没写完的一篇寿命论一样,他真的是发现自己衰退痕迹的时候就像上了年纪的猫一样偷偷离开身边人的性格……

不管怎么说先心疼一波火箭………………

银河护卫队v5部分截图01

这一年来一直很忙所以最近才把v5的进度追上。火箭在被改造之前的故事终于被放出来了……

以及寿命论来了…………正好和我没写完的一篇寿命论一样,他真的是发现自己衰退痕迹的时候就像上了年纪的猫一样偷偷离开身边人的性格……

不管怎么说先心疼一波火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