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火蛛

41浏览    2参与
Pat

【FSG_火蛛】烟

     通常下睁着眼睛,天路灯地板没有一个是清楚的。

     全糊了层雾,跟烟囱里里飘出的云朵一样缓慢的霸占他整个视线。反正全是灰蒙蒙的,也没多好看。一些一板一眼的标识在灰暗天空下给映衬的像褪了色的血,附在生锈金属上的锈痕。

      都是一个味道,都是一个结局。目的或多或少不纯,所以才显得劣迹斑斑。

     因此格尔比总是很成熟的低垂着发热的眼皮,在噼啪声中半带睡意的面对这个世界,十分漫不经心。毕竟无论酒吧内外...

     通常下睁着眼睛,天路灯地板没有一个是清楚的。

     全糊了层雾,跟烟囱里里飘出的云朵一样缓慢的霸占他整个视线。反正全是灰蒙蒙的,也没多好看。一些一板一眼的标识在灰暗天空下给映衬的像褪了色的血,附在生锈金属上的锈痕。

      都是一个味道,都是一个结局。目的或多或少不纯,所以才显得劣迹斑斑。

     因此格尔比总是很成熟的低垂着发热的眼皮,在噼啪声中半带睡意的面对这个世界,十分漫不经心。毕竟无论酒吧内外,都是在贩卖安全感。只是这个安全感的来源稍微粗暴,带着火药的味道。

       平日里也就这么站着,一言不发,偶尔碰见好友,偶尔遇见交易的怪物,也偶尔遇见不配合交易的怪物。他想到那朵滑稽的花曾被他气的卡通嘴巴上两条胡须僵硬的弯曲,一口白牙擦出刀刃出窍的刺耳....那副模样是格尔比近日占比例最大的消遣,甚至一想到它就忍不住挑起无神的眼角,散掉些平日懒散模样,换上眉梢眼角止不住的讽意,颇有些玩世不恭的模样。

       当然,除了那朵花以外也有很多有趣的东西,例如酒吧的舞女,按箱从这里取红酒的老友,门口一脸神秘的熊...还有烟,烟,烟,地板,烟。

       虽是一副老烟枪的样子,格尔比最近也才刚习惯上抽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根本不用带打火机,还有就是嘴里叼根烟踏实。

       其实溯根求源来说...就在几天前,他从雪镇的某个自助餐厅闻到了十分好闻的味道,大概是什么甜品。黏黏腻腻的,感觉夹杂着蛛丝,其实更像拉丝的蜂糖。

       ——是叫玛菲特吗?

       ——对。是叫玛菲特。

       她的自助餐厅是整个地下世界最甜最柔软的床,她是床上躺着的那个无忧无虑的姑娘。一个贩卖安全感,一个贩卖柔软,听起来简直犹入梦中,像个童话一样。

        其实不一样,当然不一样。玛菲特的甜品干干净净,全是手工制作,全是心意。他的酒杯,军火,甚至连木箱甚至来路都有些奇奇怪怪。想明白这件事情后,格尔比甚至有些不好意思进玛菲特的店,总觉得像隔了层岸一样,她就是白桦树旁边的喀秋莎,特别好,只能在醉了的时候想起来。

         这太让他懊恼了,格尔比用力揉揉自己发光发热的头顶,这样温暖的魔法火焰在一片复杂的心里几乎要沸腾。就这样纠结着纠结着,徘徊着踏步着,一下下晃悠着圈子,他又到玛菲特门前去了。这下好了,腿脚根本就不听使唤,一定是因为这该死的雪镇实在是太冷了,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好好思考——他可是团火!在冰雪面前总是惴惴不安,即使她柔软又无害。即使他是由魔法组成的,根本没办法浇灭。

        紧接着啪嗒一声水滴落在他的肩头,格尔比纠结的头顶把屋檐上冰刺给烤化了,尴尬的刚想退一步回去,两双娇小柔软的手又撑住他的后背,后退的一步硬生生刹住。

        又是一滴水,沾湿他的肩头。

        ——怎么回事?!

        他眼眶几乎瞪得比鸡蛋还圆,嘴巴里没点燃的烟管骤然落下。第五只手轻巧的接住它,帮他塞回口袋里。他的后背稍带滚烫,却与方才相比温暖了不少。

       然后细细的娇俏嗓子响起来了,

      ——“小心点,客人!”

      ——“虽然很高兴您能光临玛菲特的甜品店,但也大可不必在门前思考菜单。多冷啊!进来吧?”

     玛菲特几乎比格尔比矮了半个身子,此时她三只手扶着胸前的笔记本电脑,一只手捧着杯

饮料,另外一只手稍微推推她鼻子上滑落的眼镜对着格尔比稍加打量,然后眸子睁的圆溜,带上些讶异。

      紧接着她开口,带着显而易见的亲热可爱,

     “A-FUFU——玛菲特时常见到您!相必是老顾客了。”

      她最后一只手半掩着嘴,似乎藏着分狡黠的笑意,格尔比看不清楚,终于开始暗恨他为什么没有戴眼镜。

     “快进来吧!玛菲特一定会给您合适的价格,本店从不忽悠人...”

       无论怎么说,格尔比还是呆滞的跟进了店里。店内的温度明显要更加温暖了,玛菲特舒服的活动指节,悠悠然转身问他。

       “您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

       “我叫格尔比。”

        格尔比嗓子发痒,奇奇怪怪的感觉包围着鼻腔,他的嘴角就要控制不住上扬,于是他努力压着,面上一副比钢板硬的模样。但玛菲特从来对面部表情稀缺的顾客不以为然,服务业嘛——

        “格尔比先生,请自便!”

         这是她第一次叫出他的名字,即使句子结构一如既往,但那个“格尔比先生”仍然让他有些心跳加速。他踌躇半晌,踱步走到那个完全没人碰的柜台边轻夹起一个甜甜圈,放在玛菲特的面前。

        “我要这个...打包。”

          没等玛菲特提示价钱,沉重的钱币碰撞声响了起来,伴随着一根棒棒糖落在桌面的声音。然后格尔比开口,他的声音沙哑却不低沉,甚至透出一丝清亮的感觉。

      “祝你开心。”

        紧接着他都没敢瞧瞧蜘蛛小姐错愕的可爱模样,接过打包盒便匆匆的走了,开门时还漏了片雪花落在肩头,然后化成水滴落在门口地板上,徒留玛菲特挑着眉看看那颗糖,又看看门口那滴晶亮的水,嘴角小幅度上扬起来,却又歪着嘴巴把那丝轻飘飘的弧度给抿掉。

       而门外格尔比先生的脚步则愈发快速,他小心翼翼的拎着甜甜圈几乎要跑起来,生怕雪镇的温度会破坏它的口感,等到了家门口,甜甜圈都还没冷,肩头却先是被雪水浸湿了。

        那也不是什么重要事儿,他轻轻放好甜甜圈,洗干净手,对此仔细观摩——并思考完好保存的可能性。

       思来想去还是放弃了,不管是那朵搞笑的花还是性格古怪的好友,在知道这件事情第一时间下就会给自己甩一个格外揶揄的眼神。紧接着不会有什么好事。

         格尔比把手揣进口袋扣着那根烟的烟管,无比纠结的呆滞了大概三十秒,还是伸手捻了块甜甜圈下来。松软的面包和糖霜一起融化在嘴里,一如最开始他在餐厅附近闻到的味道。他眯起眼睛,浅淡的呼吸平复着节奏紧张的心跳,慢悠悠想着。

          真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