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灰亚麻

11186浏览    89参与
薄荷糖

似乎是嫌碍事,他伸手取下小亚麻鼻梁上架着的眼镜,只剩两双眼眸相对,距离只隔咫尺,喷出的鼻息缠绵在一处。

……他最终还是没有吻上来。

感觉到许久没有动静,小亚麻睁开眼,望着眼前依然面带轻佻笑容的灰羽,她嗔怒地一瞪,少年咧开嘴角,笑得更欢了。

大概是笑累了,灰羽终于少有地收起吊儿郎当的气质,面色严肃:“不要轻易跨越界限哦,小姐。”

似乎是嫌碍事,他伸手取下小亚麻鼻梁上架着的眼镜,只剩两双眼眸相对,距离只隔咫尺,喷出的鼻息缠绵在一处。

……他最终还是没有吻上来。

感觉到许久没有动静,小亚麻睁开眼,望着眼前依然面带轻佻笑容的灰羽,她嗔怒地一瞪,少年咧开嘴角,笑得更欢了。

大概是笑累了,灰羽终于少有地收起吊儿郎当的气质,面色严肃:“不要轻易跨越界限哦,小姐。”


言土寸

数羊(2)

当灰羽惊醒时,已是第二天凌晨。

还很早,但极光却已经打了一大盆热水,一维不知道去哪了,小蓝还躺在床上睡得正香甜。

(国民好室友极光)

灰羽下床,腿一软差点没站稳摔在地上,看着面前景象依旧恍惚。

极光一脸担心地看向他,说着:“没事吧,你的黑眼圈好重。”

灰羽摆摆手意思说自己没事。他晃晃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接过了极光递来的毛巾,敷在眼睛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总感觉做了一个梦肾都虚了。他这么想着。

然后由于实在太困,他跑步的时候扑倒的操场上,体育老师着急的赶过来看他时,发现他闭着眼,睡得正熟。

于是他们宿舍被集体批评没有这个精力晚上熬什么夜。

一维表示无辜并且顺带踢了灰羽一脚,...

当灰羽惊醒时,已是第二天凌晨。

还很早,但极光却已经打了一大盆热水,一维不知道去哪了,小蓝还躺在床上睡得正香甜。

(国民好室友极光)

灰羽下床,腿一软差点没站稳摔在地上,看着面前景象依旧恍惚。

极光一脸担心地看向他,说着:“没事吧,你的黑眼圈好重。”

灰羽摆摆手意思说自己没事。他晃晃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接过了极光递来的毛巾,敷在眼睛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总感觉做了一个梦肾都虚了。他这么想着。

然后由于实在太困,他跑步的时候扑倒的操场上,体育老师着急的赶过来看他时,发现他闭着眼,睡得正熟。

于是他们宿舍被集体批评没有这个精力晚上熬什么夜。

一维表示无辜并且顺带踢了灰羽一脚,严重睡眠不足的灰羽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并没有和他计较。

不过他也很奇怪,平时就算熬一晚上也不会像这样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教导处的批评倒给了他些许的想法:难不成昨天那只绵羊能够吸收人的精力?

这么想着,已经来到教学楼门口。

“衣服不整洁,外套拉链没拉好,头发凌乱,扣分。请务必整理完毕再进班级。”女生振振有词地拦住灰羽,拿着笔在本子上写了什么。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灰羽看也没看就说着:“班长小姐,我现在没空理你,请让我进去吧。至于扣分我无所谓。”

“扣分是肯定会扣的,但灰羽你至少把衣服拉好。”

不错的,灰羽现在看上去实在是影响市容,即使不是小亚麻今天执勤,他也会被拦下来。

灰羽烦躁地把拉链随手一拉,刚准备进去,却又被小亚麻拉住了。手里被塞了一盒什么东西就又被推走了。

-

是一盒风油精。

-

灰羽往小亚麻方向看看,看见她正拦着一个带耳钉的同学,询问班级姓名。

灰羽颠了颠手中的物品,哼着歌走了。

(这章写得好水,不过小亚麻出场了。)

(下一章就会进入正题大概就是小羊的戏份了了了)

酸不甜梅子精

@言土寸 的〈数羊〉!男生宿舍什么的真的美好致死1551

p4大概是后续x

@言土寸 的〈数羊〉!男生宿舍什么的真的美好致死1551

p4大概是后续x

酸不甜梅子精

大概是学院paro

要被学习逼疯了

大概是学院paro

要被学习逼疯了

音夏玖黎の甜饼

第一章

第一章

小灰坐在自己的窝里,呆呆地望着天空。他不知道,天空为什么这么蓝,但是他隐隐约约记得,自己好像曾经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天空好蓝啊。”

小灰猛地一回头,发现小永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小灰笑了笑,用尾巴拍了拍小永的背。

“对啊,好蓝啊。”

小永没有说什么,静静地站在那里抬头仰望着天。小灰又笑了笑,把头又扭了回去。

“今天天气真好啊!”

一个爽朗的声音在小灰身后响起。小灰不用回头就知道,一定是小薄荷醒了。不出意外的话,小风信也可能在她的旁边。

他们总是成双成对地出现的。

小灰继续看着天。太阳升起来了,天变得更蓝了。他趴了下来,悄悄地对身后的小薄荷说:

“声音小一点,别让苍兰羽知道我把窝挪到了这儿。”

苍兰...

第一章

小灰坐在自己的窝里,呆呆地望着天空。他不知道,天空为什么这么蓝,但是他隐隐约约记得,自己好像曾经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天空好蓝啊。”

小灰猛地一回头,发现小永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小灰笑了笑,用尾巴拍了拍小永的背。

“对啊,好蓝啊。”

小永没有说什么,静静地站在那里抬头仰望着天。小灰又笑了笑,把头又扭了回去。

“今天天气真好啊!”

一个爽朗的声音在小灰身后响起。小灰不用回头就知道,一定是小薄荷醒了。不出意外的话,小风信也可能在她的旁边。

他们总是成双成对地出现的。

小灰继续看着天。太阳升起来了,天变得更蓝了。他趴了下来,悄悄地对身后的小薄荷说:

“声音小一点,别让苍兰羽知道我把窝挪到了这儿。”

苍兰羽要是发现的话,一定会发怒的。小灰暗暗想,她最讨厌幼崽不听她的话了。小薄荷笑了笑,点了点头,绿色的眸子闪闪的。

“嗯,好的。”

小灰把头转了回去。小薄荷就是这样的,温和友好。但是,小灰感觉这样的小薄荷有一点懦弱。

“小灰,小永,小薄荷,小风信,你们在干什么啊?”

小灰猛地回过头去。这声音太响了,苍兰羽要是醒了该怎么办啊!小灰不满地嘟哝了几句:

“小亚麻,声音轻一点了啦。”

小亚麻笑了笑,尾巴轻轻地抽动着。她做到小灰的身边,声音愉快地对小灰说着:

“小灰,今天晚上要不要去探索领地啊?”

探索领地!小灰立刻转向了小亚麻,就连旁边的小永,小薄荷和小风信也把耳朵凑了过来。

“我已经和其他幼崽说过了,今天晚上!”

小亚麻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我去!”

小薄荷和小风信同时说。话音刚落,他们好像意识到了自己的声音太响了,连忙转了回去,看了一眼苍兰羽。所幸,她还没醒。小灰也蠢蠢欲动,刚想加入,却被小永打断了:

“我不去。夜晚的森林很危险。”

“就一个晚上!”

小灰一听,急忙挽留小永。小永没说什么,把头转了过去。小灰闷哼了一声。

“哼,你不去我去!”

小灰满怀希望地看向小亚麻。小亚麻点了点头,总结道:

“嗯,那么就小永不去了吧。”

b这里是正经文向不喜勿喷 还有邪教灰亚麻 蓝绿(滑稽)


言土寸

数羊(1)

-梗有参考。)

最近不想写东西,懒。所以少了一点)


这天,灰羽鲜少的失眠了。

他挠挠自己的头发,却没有像普通的失眠患者一样为此感到烦躁。而是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地吹口哨,偶尔还哼哼歌,用脚踹踹上铺的床板。

这让上铺的一维十分不开心。

“灰羽,你不睡觉的吗?!”气冲冲地把脑袋朝下面探去质问。

“天才大人,我失眠啦。”笑嘻嘻地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以表示自己的精神。

“那请你不要发出声音ok?我已经两天没有睡觉了!”咬牙切齿地挥挥拳头示威——当然,并没有任何效果。

软软糯糯的声音小小响起,还带着浓重的鼻音:“唔?数羊啊,很有用的……”刚被吵醒的小蓝勉强睁开一点眼睛,提出建议。

“看,你把蓝...

-梗有参考。)

最近不想写东西,懒。所以少了一点)


这天,灰羽鲜少的失眠了。

他挠挠自己的头发,却没有像普通的失眠患者一样为此感到烦躁。而是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地吹口哨,偶尔还哼哼歌,用脚踹踹上铺的床板。

这让上铺的一维十分不开心。

“灰羽,你不睡觉的吗?!”气冲冲地把脑袋朝下面探去质问。

“天才大人,我失眠啦。”笑嘻嘻地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以表示自己的精神。

“那请你不要发出声音ok?我已经两天没有睡觉了!”咬牙切齿地挥挥拳头示威——当然,并没有任何效果。

软软糯糯的声音小小响起,还带着浓重的鼻音:“唔?数羊啊,很有用的……”刚被吵醒的小蓝勉强睁开一点眼睛,提出建议。

“看,你把蓝前辈都吵醒了!我提醒你,明天一大清早要跑步的,不及格都怪你!”恶狠狠地放下狠话后转身不语。

他这次撂下的话却让灰羽开始烦躁起来了。

-艸,明天还有体育考试,怎么都给忘了。这个不及格真不是闹着玩的,那帮男生还不笑死自己。

/

真正在意起这件事的灰羽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翻来覆去。

于是他开始死马当活马医,开始数羊——不管行不行,先试一下吧。

-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四十只羊…四十只羊……”困意渐渐袭来,灰羽已经没心情高兴。他打了个哈欠准备继续数起来。

“请你专心一点,你已经数过我两次了。”

一只小羊站了出来,耐心告诉他。

这只小羊似乎和别的不一样。她有着美丽的亚麻色的眼睛,胸前还挂了一个看上去令人发笑的蝴蝶结。一脸认真的模样让他想起了他的同班女同学小亚麻——也是班长,她总是一脸认真的教育他衣服要穿好不能总是逃课。

-

等等,wtf?一只小羊?


酸不甜梅子精
好像只要闭上眼睛就可以穿过人流...

好像
只要闭上眼睛
就可以穿过人流来到你面前
吻上你的唇

【忒矫情了【捂脸】这个小少爷是我事业巅峰

好像
只要闭上眼睛
就可以穿过人流来到你面前
吻上你的唇

【忒矫情了【捂脸】这个小少爷是我事业巅峰

酸不甜梅子精

灰亚麻魔女集会AU

是沙雕

想画刀子x

灰亚麻魔女集会AU

是沙雕

想画刀子x

泡腐某
打算做成鎖匙扣~( &acut...

打算做成鎖匙扣~( ´▽` )ノ

打算做成鎖匙扣~( ´▽` )ノ

帕森森
“啰嗦老太婆,你真的很啰嗦诶!...

“啰嗦老太婆,你真的很啰嗦诶!”

“我罗不啰嗦都雨女无瓜!”

xxxxxx

灰亚麻

“啰嗦老太婆,你真的很啰嗦诶!”

“我罗不啰嗦都雨女无瓜!”

xxxxxx

灰亚麻

言土寸

都是你

-使用说明!

cp是灰亚麻!灰亚麻!灰亚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演员灰✖️演员亚麻

是 @秘密子 大大的梗,然后稍微修改了一下。

可以的话请看下去。

⬇️︵╰(‵□′)╯︵⬇️

“灰羽,你除了我之外还有什么情人吗?”小亚麻和灰羽坐在沙发上打游戏。小亚麻靠在灰羽的肩旁,想到了就随口问了一句。

“有啊。”没想到这人爽快应允后又补充了一句,“而且很多哦演员小姐~”

“说说看?”是自己没料到的答案。小亚麻挑挑眉以为他在逗自己玩就继续追问下去。

“嗯哼你这么问的话我就说几个吧~有元气满满的正能量少女,大概是那种会扶老人过马路捡到一块钱也会交给警察叔叔的女孩子?”灰羽...

-使用说明!

cp是灰亚麻!灰亚麻!灰亚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演员灰✖️演员亚麻

是 @秘密子 大大的梗,然后稍微修改了一下。

可以的话请看下去。

⬇️︵╰(‵□′)╯︵⬇️

“灰羽,你除了我之外还有什么情人吗?”小亚麻和灰羽坐在沙发上打游戏。小亚麻靠在灰羽的肩旁,想到了就随口问了一句。

“有啊。”没想到这人爽快应允后又补充了一句,“而且很多哦演员小姐~”

“说说看?”是自己没料到的答案。小亚麻挑挑眉以为他在逗自己玩就继续追问下去。

“嗯哼你这么问的话我就说几个吧~有元气满满的正能量少女,大概是那种会扶老人过马路捡到一块钱也会交给警察叔叔的女孩子?”灰羽操控着角色,想了想又道,

“有一个中二病姑娘。别看她外貌只有十六岁左右其实已经二十几啦~在生气或吵嘴的时候却会略显幼稚的说‘我魔法少女今天就要制裁你!’,不过却不能对我做什么就是了。挺可爱的不是吗~亲爱的你觉得呢?”

看到了小亚麻能杀死人的恐怖眼神,灰羽笑眯眯继续说着:“哎呀亲爱的别这么看着我,我好害怕的~还没说完呢,还有成熟稳重却很好相处的教徒哦~天天想着希望能维持世界和平并且尽自己全力去帮助别人,完全不顾着自己的女孩子。我一般叫她‘圣女’——或许只有她才担得起这个称谓。”

在小亚麻思索的时候,灰羽继续讲着:“但最长久的啊,还是一位‘警员小姐’——哎呀不是真的警察啦亲爱的。初遇的时候,她穿着一身警服在和劫持一公交车人的歹徒谈判——别看她这样,其实估计心里可慌了,故作镇定但一直紧攥着衣角。真警察来的时候她一下子如释重负瘫倒在地,不过不要紧,还好我接住她了~”

当小亚麻反应过来的时候,为了掩盖羞涩只好装作很专心地低头玩游戏,却在下一秒大叫:“啊,灰羽你上树了!别动我来救你!”

“我都上椅子了这么动啊演员小姐。”

“……啊,我也倒了。”

“这只能说明你太菜了亲爱的~”

“发挥失常懂不懂,发挥失常!”

“好好好发挥失常。我还等着你带我上分呢演员小姐,这都掉三颗星了。”


这些都是我和你的故事啊亲爱的。

——其实哪有什么情人啊,每一个都是你。

呃啊

一个大大的设定 灰亚麻注意

@言寺 大大的设定

*灰亚麻注意

*人物属于笛子姥爷ooc属于我

阳光明媚

不如说是过于明媚

太阳仿佛要把大地晒化一般

远处的亚麻色头发少女带着口罩

一袭黑衣只隐隐约约露出里面的内衬

像怕太阳把她蒸熟

小跑进了胡同

身后不远处的黑发青年像是不经意地快步跟了上去

脸上带着笑容

手里的相机闪闪发光

.......死胡同

亚麻头发的少女满脸黑线

只好转过头准备冲出去

却与别人撞了个满怀

“哎呀?偶像小姐这么不小心可不好啊~”

“......你在偷拍对吧丝可~☆”

“偶像小姐平常说话也这样吗?真是出人意料呀”

少女惊了一下又马上恢复了常态

引得青年轻笑一声...

@言寺 大大的设定

*灰亚麻注意

*人物属于笛子姥爷ooc属于我

阳光明媚

不如说是过于明媚

太阳仿佛要把大地晒化一般

远处的亚麻色头发少女带着口罩

一袭黑衣只隐隐约约露出里面的内衬

像怕太阳把她蒸熟

小跑进了胡同

身后不远处的黑发青年像是不经意地快步跟了上去

脸上带着笑容

手里的相机闪闪发光

.......死胡同

亚麻头发的少女满脸黑线

只好转过头准备冲出去

却与别人撞了个满怀

“哎呀?偶像小姐这么不小心可不好啊~”

“......你在偷拍对吧丝可~☆”

“偶像小姐平常说话也这样吗?真是出人意料呀”

少女惊了一下又马上恢复了常态

引得青年轻笑一声

少女刚想反驳

却被按到了墙上

“让我看看你真实的样子吧~”

说着笑了笑

拍下了照片

扬长而去

“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有趣,偶像小姐~”

“我们有缘再见~”

ooc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言土寸

灰亚麻

灰羽被判死刑)


“别哭啊亲爱的。”看着面前红了眼眶的人,灰羽想去拥抱她,却又隔着一层玻璃而显得这样无能为力。他握紧了手中的电话,面上却依旧像往常一般嬉皮笑脸,“等我死了以后,记得给我烧巧克力奶哦,一年一箱好像也不够对吧,一个月一箱如何……哎呀亲爱的别哭了我会心疼的。”看着面前哽咽着拼命忍住自己眼泪不哭出声的姑娘,自己勾起的嘴角也忍不住撇了下去。


“听着,小亚麻。我行刑的时候,一定要来看我啊,我想要见你最后一面。”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正式的叫她的名字。


“还有……”


“我爱你。”


这是第一次、第一次他这样正经的说出这种话。这句话让姑娘的眼泪决堤。


灰羽听见玻璃前的...

灰羽被判死刑)


“别哭啊亲爱的。”看着面前红了眼眶的人,灰羽想去拥抱她,却又隔着一层玻璃而显得这样无能为力。他握紧了手中的电话,面上却依旧像往常一般嬉皮笑脸,“等我死了以后,记得给我烧巧克力奶哦,一年一箱好像也不够对吧,一个月一箱如何……哎呀亲爱的别哭了我会心疼的。”看着面前哽咽着拼命忍住自己眼泪不哭出声的姑娘,自己勾起的嘴角也忍不住撇了下去。


“听着,小亚麻。我行刑的时候,一定要来看我啊,我想要见你最后一面。”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正式的叫她的名字。


“还有……”


“我爱你。”


这是第一次、第一次他这样正经的说出这种话。这句话让姑娘的眼泪决堤。


灰羽听见玻璃前的那人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每一声都生拉硬扯着自己的心脏。


“我也是。”


看呐,自己心爱的姑娘说着爱自己,有什么比这件事更让人感觉幸福么?


但很可惜,我不能陪你继续走下去了。亲爱的,很抱歉。


笑容绽放在嘴角,不知名液体却滑落。


“滴答——”


这是心碎的声音。

言土寸
狗仔灰羽和偶像亚麻。想看太太产...

狗仔灰羽和偶像亚麻。
想看太太产实验题篇的粮。

狗仔灰羽和偶像亚麻。
想看太太产实验题篇的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