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灰羽

12.5万浏览    2643参与
于笑笑

我好喜欢他啊啊!。゚(゚´Д`゚)゚。

我好喜欢他啊啊!。゚(゚´Д`゚)゚。

昶灰

未完成的灰贺。。
每天发一点进度然后删掉。。
可以找找彩蛋哈哈哈,比如隐藏的火柴灰和灰咕咕

未完成的灰贺。。
每天发一点进度然后删掉。。
可以找找彩蛋哈哈哈,比如隐藏的火柴灰和灰咕咕

无糖奶茶谁比我快乐

午夜过半,云雨后的永乐安静睡去,灰羽悄悄的用手伸向床边柜摸索着巧克力奶,灰羽看着毫不知情的熟睡的永乐,黑夜里忍不住偷笑,用目光勾勒着永乐英俊脸庞。手捏着巧克力奶悄悄躺好,刚准备抽出吸管,忽然觉得腰上永乐的手臂收紧一圈,灰羽抬眼望去,永乐的眼睛仍然闭着,睫毛却轻轻颤动,嘴角含笑。


      



午夜过半,云雨后的永乐安静睡去,灰羽悄悄的用手伸向床边柜摸索着巧克力奶,灰羽看着毫不知情的熟睡的永乐,黑夜里忍不住偷笑,用目光勾勒着永乐英俊脸庞。手捏着巧克力奶悄悄躺好,刚准备抽出吸管,忽然觉得腰上永乐的手臂收紧一圈,灰羽抬眼望去,永乐的眼睛仍然闭着,睫毛却轻轻颤动,嘴角含笑。


守狮

对照实验(三~四)

https://m.weibo.cn/7324576758/4429976134523469

更新一下,试着加了个超链接,点不动的话评论区也有

翻车戳戳我


https://m.weibo.cn/7324576758/4429976134523469

更新一下,试着加了个超链接,点不动的话评论区也有

翻车戳戳我

 

凌厉の白昼

不许笑比赛

*很短,别看啊啊啊啊


小蓝:(鱼)我们不是朋友吗不是吗所以我要救你不管你说什么优胜劣汰适者生存我就是不能抛下你的!!!

众人:…太他妈美丽的友情了

灰羽:他是我的朋友啊!

众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咕er

*很短,别看啊啊啊啊













小蓝:(鱼)我们不是朋友吗不是吗所以我要救你不管你说什么优胜劣汰适者生存我就是不能抛下你的!!!

众人:…太他妈美丽的友情了

灰羽:他是我的朋友啊!

众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咕er

翻译大人

有人一起写联动吗~

占tag致歉~

快到小少爷生日了,群内准备写小少爷的生贺~

校园pa,写绿蓝中人物的不同视角~


设定如下:


灰羽,高二,音乐课代表,重点注意对象(太调皮了)03班~


永乐,高二,学习委员,学生会副会长(纪律部),03班~


小绿,高二,英语课代表,学生会副会长(班联部),03班~


小蓝,高二,计算机课代表,学生会部长(学习部),03班~


启明,高三,美术课代表,学生会会长(宣传部,外宣部),三年级~


极光,高一,班宠(生活委员),部门秘书(楼管部),一年级三班~


一维,高一,计算机课代表,部门秘书(学习部),一年级三班~


白槿,高二,体育课代表,...

占tag致歉~

快到小少爷生日了,群内准备写小少爷的生贺~

校园pa,写绿蓝中人物的不同视角~


设定如下:


灰羽,高二,音乐课代表,重点注意对象(太调皮了)03班~


永乐,高二,学习委员,学生会副会长(纪律部),03班~


小绿,高二,英语课代表,学生会副会长(班联部),03班~


小蓝,高二,计算机课代表,学生会部长(学习部),03班~


启明,高三,美术课代表,学生会会长(宣传部,外宣部),三年级~


极光,高一,班宠(生活委员),部门秘书(楼管部),一年级三班~


一维,高一,计算机课代表,部门秘书(学习部),一年级三班~


白槿,高二,体育课代表,学生会部长(体育部),03班~


小亚麻,高一,生活委员,部门秘书(外宣部),一年级三班~


一个人写一个视角,目前有六个人了,看看能不能来凑个全员~


凌厉の白昼

【永灰】遵纪守法

0.

灰羽几乎从没有喝过酒。

1.

从永乐第一次见到他,就是抱着一盒巧克力奶坐在椅子上。还非要把吸管咬的嘬嘬地响。像个孩子一样,他想。

当永乐问起这件事,灰羽满不在乎地说,这有那么重要吗?

同样的,喝酒的人通常不抽烟,虽然有些人不一样,小少爷却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不抽烟不喝酒的良好习性。

似乎除了这件事,其他时候小少爷都挺没有原则的。

2.

切,说的跟医生你有原则似的。

灰羽晃晃手中的巧克力奶。

沙发那么大,他却偏偏不好好坐着,脑袋要枕在医生腿上。手指不住地恶趣味地摩擦白色衣服下的东西。

坐好,小少爷。永乐说,却摁住了他的手。

绵长而糜 淫的一个吻。

等永乐的...

0.

灰羽几乎从没有喝过酒。

1.

从永乐第一次见到他,就是抱着一盒巧克力奶坐在椅子上。还非要把吸管咬的嘬嘬地响。像个孩子一样,他想。

当永乐问起这件事,灰羽满不在乎地说,这有那么重要吗?

同样的,喝酒的人通常不抽烟,虽然有些人不一样,小少爷却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不抽烟不喝酒的良好习性。

似乎除了这件事,其他时候小少爷都挺没有原则的。

2.

切,说的跟医生你有原则似的。

灰羽晃晃手中的巧克力奶。

沙发那么大,他却偏偏不好好坐着,脑袋要枕在医生腿上。手指不住地恶趣味地摩擦白色衣服下的东西。

坐好,小少爷。永乐说,却摁住了他的手。

绵长而糜 淫的一个吻。

等永乐的唇离开灰羽,他们俩的位置早就换了。

灰羽跪坐在他身上,揩了揩嘴角的巧克力奶,“诶……我巧克力奶还没咽下去呢!”

“……”永乐示威性地摁了摁灰羽的脑袋,果然,对方愉快地叫起来,“好好好我不计较了——真是的。”

3.

最后想要的答案没问到,花样倒是玩了不少。

直到灰羽终于倒在沙发一角,连喊的力气都没有,就动了动嘴唇。永乐只好任劳任怨地把他抱去浴室。

嗯……所以为什么小少爷不愿意喝酒呢。

永乐很快自嘲地笑。很多人都不喜欢喝酒,为什么灰羽必须得有一个理由?是他多虑了,再这么下去,估计会掉头发。

于是永乐决定不想了。

4.

灰羽养了一只游隼。

很多人会去熬鹰,去征服这种孤傲的生物,灰羽却不。

他就是把游隼养在身边,飞走的时候飞走,回来的时候回来。

那要是不回来呢?永乐问。

灰羽笑道,不会的。


永乐承认,这辈子他没有见过在黑暗中这么耀眼的人。

这种耀眼不是明媚如光的那种,是明明身为黑暗中,他还能在所有黑色生物里脱颖而出的那种。

5.

灰羽说杀人这两个字的时候。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那是一种很好听的语调,就像克鲁苏童话那样古老而富有韵味。

永乐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抱歉,我胃不好。”灰羽笑着谢绝了又一个人的举杯。

胃不好?

“你胃不好?”

“啊?”灰羽咬了一口蛋糕,“没有啊,医生你也太坏了吧,诅咒我。”

“那你为什么不……”

“医生,”灰羽打断他,“今晚我去你房间。”

6.

游隼果然在夜晚将至时回来了,它的目光锐利,同时回来的还有一只雪鸮。

“买一送一?”

“你真是太了不起啦小灰~”

真的像个孩子。永乐想。

这时候有人敲门:灰羽!灰羽!小蓝死了!

7.

那是永乐看到灰羽第一次抽烟。

他想上去把烟拿下来,灰羽推开他的手,“就一会儿。”

永乐看到一种甚至可以称为落寞的神情从他眼底划过。

很快灰羽笑了,扔掉才吸了一口的眼。

“唉,医生。去把没做完的事情做完吧。”

永乐明锐地发现,灰羽没有像极少吸烟的人那样咳嗽,那样露出难过的表情。

对啊,这些词对于灰羽来说真的存在过吗。

8.

“医生认为,小蓝是个怎样的人呢。”

“正直,光明的人吧。”

“噗,这种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好搞笑。”

灰羽打上领带,“不过,程序员大人确实是一个正义过头的人呢。”

“所以他也一定是因为一些光明的事情而死吧。”

“这样我就放心了。”

9.

永乐明白灰羽对小蓝的重视是因为什么,他把自己身上的希望和光芒都寄托在了那个人身上,就好像是一个吉祥物一样。

现在这些正义感无处安放了。

于是灰羽抽了一根烟。

10.

多么遵纪守法的人啊。

END.

肤浅的人理解的肤浅

我无所谓于自己的表达

只希望你们能看到恶人并非是坏人

——凌昼

大麦茶卖大猹

用表情包挡一下后面几张迷惑行为(。)

用表情包挡一下后面几张迷惑行为(。)

★Sruki★
是私设幼稚园伯伦希尔班小可爱们...

是私设幼稚园伯伦希尔班小可爱们的日常(「・ω・)「嘿
我会努力肝休伯利安班哒(๑•̀ㅂ•́)و✧
张老吉班来人van嘛|・ω・`)【被打】
点击下方
贝瑞飒法幼稚园  tag了解呐٩( 'ω' )و
客串 @昶灰  @★Sruki★

入校走→535379619【是QQ哒】(「・ω・)「

是私设幼稚园伯伦希尔班小可爱们的日常(「・ω・)「嘿
我会努力肝休伯利安班哒(๑•̀ㅂ•́)و✧
张老吉班来人van嘛|・ω・`)【被打】
点击下方
贝瑞飒法幼稚园  tag了解呐٩( 'ω' )و
客串 @昶灰  @★Sruki★

入校走→535379619【是QQ哒】(「・ω・)「

木棉花糖?

对不起我来了

含心声绿和疯科蓝和失忆蓝w

p3.4是调酒师绿和旅客蓝!(根本是爽图好吧)

对不起我来了

含心声绿和疯科蓝和失忆蓝w

p3.4是调酒师绿和旅客蓝!(根本是爽图好吧)

陌路很乖巧的吖
小少爷这身真可爱!!摸一个w

小少爷这身真可爱!!
摸一个w

小少爷这身真可爱!!
摸一个w

7ice

是政治课本 七上的
永乐和小绿藏在p1

是政治课本 七上的
永乐和小绿藏在p1

静风三级东南向
没想别的纯粹就是想摸个灰灰就摸...

没想别的
纯粹就是想摸个灰灰
就摸了

没想别的
纯粹就是想摸个灰灰
就摸了

苏咕咕咕咕

戒指

#存在角色死亡,请注意避雷

#梗源别人的掉落


这是一次‘盛会’。对于长年处在军事管制下的研究所来说,是难能可贵的放松时间。


在这个机械死板的世界中,个人意愿永远会被彻底压制。所以说是自愿参与,实际上那些所谓的权利拥有者们,为了能彻底控制他们的思维,几乎是强迫所有人前来观看这场特地为己设计的‘表演’。平日仅仅用以区域块连接所用的大厅,在唯一一边不存在通道的金属墙面边树立了大型搅碎机,蜿蜒而上接连的楼梯仿佛为了方便材料的投入。然而这个机器似乎根本没有被使用过,以至于总有些长舌妇爱在茶余饭后低声猜测其用途。


永乐是被同事拉拽来到中央大厅的。人头攒动的场...

#存在角色死亡,请注意避雷

#梗源别人的掉落



这是一次‘盛会’。对于长年处在军事管制下的研究所来说,是难能可贵的放松时间。

 

在这个机械死板的世界中,个人意愿永远会被彻底压制。所以说是自愿参与,实际上那些所谓的权利拥有者们,为了能彻底控制他们的思维,几乎是强迫所有人前来观看这场特地为己设计的‘表演’。平日仅仅用以区域块连接所用的大厅,在唯一一边不存在通道的金属墙面边树立了大型搅碎机,蜿蜒而上接连的楼梯仿佛为了方便材料的投入。然而这个机器似乎根本没有被使用过,以至于总有些长舌妇爱在茶余饭后低声猜测其用途。

 

永乐是被同事拉拽来到中央大厅的。人头攒动的场地内满是细碎话语声,永乐就这么杵在角落,位置恰好足以将面前机器架子完全纳入眼里。他听见人们在小声议论着聚集在此的缘由,围绕的中心无非不过是那个疯子,那个被检测到已经彻底染上在这世界内最为忌惮、最不可控瘟疫——‘爱情’的人。

 

喧哗于紧闭门扉的敞开后骤然停止,那名为灰羽的疯子,在警备组的监视下走了出来。他并非管制区内第一个染上瘟疫的人,所以人们开始期盼着能听见或看见他所表现出的不甘、愤怒、亦或者是恐惧,如同游乐场的小丑,给这早已被制度抹去心底仁慈的人类用以娱乐。然而什么都没有,他甚至嬉笑着、隔着围栏调侃靠前的女士,黑曜石般的眸内仿佛都藏着笑意,就像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灰羽似乎根本不担心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就这样悠闲的将双手交叉搭在栏杆上,身子微微前倾倚着,如同等待伴侣收拾出门的旅人。

 

永乐突然就想起了曾经第一次见到灰羽的时候。由高层人员派来,明面说着协助研究,实际只是为了作为掌权者的眼睛,盯着自己不要出现差错的人。枯燥无味的研究所看起来并不适合这位青年,他在见面握手上险些给了自己一刀的事情,导致永乐在之后好长一段时间都对他抱有十二分的防备。灰羽是一个不应该被束缚住的人,然而如今哪还有所谓的自由,一切不过是由金属机械所堆砌成的、虚假的蓝天白云。

 

后来又是什么时候发生的转变呢,永乐稍稍抬起头盯着屋顶走了个神。这种微妙的关系似乎一直维系到,灰羽已经开始产生瘟疫前兆。他还记得在那个下午,仅剩两人在进行最后测试的隔离室内,灰羽一如既往的不配合,甚至刻意为了自身趣味而不断在永乐的底线边试探。即便已经相处过一段时间,永乐也早就习惯对方的行为习惯,在这会依旧觉得灰羽有点烦人。

 

然而在他难得想要做出阻止动作前,灰羽先了一步。他忽然伸出手揪住永乐的衣领,本就对灰羽抱有戒备的人顿时撤步后退想要拉开距离,灰羽显然是料到,可他并没有强行反抗,反倒借着永乐的力道贴到对方身上。随后便是印到唇上的吻,以及唇齿间的肆意掠夺。灰羽向来是习惯掌控主权的人,他抬起臂弯顺势环住对方的颈脖,整个人都蹭了过去,索求着。永乐则是彻底愣了好一会,一直到对方已经尝试攻略城池之际才猛地反应过来,血液里流淌着属于‘猎手’的基因促使他顿时便反客为主,直接压制住灰羽的进攻。

 

“我喜欢你,医生。”灰羽稍微松开了些许轻声说道,他把头抵到永乐的肩颈上,平复因亲吻而变得有些絮乱的呼吸。随后他重新抬起头,黑曜石般的瞳孔里夹杂着笑意。他好像是在担心永乐没有听清楚自己说了什么,又一字一顿地重复了遍刚才的话语:“我喜欢你。医生。”

 

瘟疫的种子已悄然发芽,最终会以破土之势的速度长成苍天大树。

 

机器启动地轰鸣声打断永乐的回忆,他将意识从记忆里拖出,目光寻着声音源头望了过去。久未启动的仪器在预热阶段发出巨大声响,如同处刑前的宣判。灰羽是主动走上去的,根本不需要警备组的催促,悠闲地跟个出门闲逛的路人一样。他在抬腿迈上楼梯时,突然扭头看向底下黑压压的人群,如同巡视一般扫了眼便收回注视。然而只有永乐才知道,他刚刚分明是看向自己的,那双漂亮至极的黑眸里,明晃晃的写满了,‘你输了’。

 

五分钟的时间并不长,但也足够了。

 

整个大厅充斥着机器运转的声音,昭示所谓彻底解决病原体的任务还在进行。

 

永乐是给推到前边去的,见惯了畸形生物的研究员对于面前这堆‘东西’并没有什么特殊感觉。永乐觉得自己在心里应该会对此表现出难过,至少也会有些许失落和惋惜,可什么都没有,除了麻木还是麻木。他能听见同事虚情假意的关心以及秉承八卦的慰问话语,一边庆幸着自己没有染上瘟疫,一边又对身边曾经存在过这样的人感到恐慌,这让他有点烦。永乐将视线从那上边收了回来,唇角扬起了一丝微不察觉的弧度,他语气轻快地就像在说明天早餐吃什么一般:“这些东西以后会成为我们的研究材料吧。”

 

身边的人显然给他这话语吓到了,顿时咽回了正欲出口的语句,小声念叨了一句‘疯子’便匆匆离开。

 

永乐这才把目光重新放回那堆‘东西’的上面,特殊材质的透明盒子隔绝了那股令人作呕地气味,对此他得以稍微凑近了点观察,那混杂在人体器官上,银色亮闪物质的真实面貌。

 

‘是某种饰品被搅碎的残渣吗’,永乐在心里想着。他习惯性地将手插进衣兜内思考问题,指尖突如其来的冰凉触感使得他愣了一下,随即便收拢掌心把那个东西握于手中。

 

从手感可以得知,那是一枚金属戒指,是他跟灰羽一起用边角料偷偷在实验室加工制成的。

 

他突然就感到什么地方空了一块,就像已经碎掉的拼图,用什么都无法再去填补或者遮掩。他开始有点怀念那个很闹腾,但同时又总能带来很多新鲜感的黑发青年了。

 


凩读四声
有的人,灰羽生贺画着画着就开始...

有的人,灰羽生贺画着画着就开始摸啾

有的人,灰羽生贺画着画着就开始摸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