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灵茂

43.4万浏览    1518参与
本茶

*ooc半夜发疯


那抹金色伴随他度过最迷茫的那段时光

但那又怎么样呢

影山茂夫站在原地,背对着他的金发男人正对着一对老夫妻侃侃而谈,而他一旁的黑发女人笑得幸福

他们将彼此救出,然后形同陌路

他没有做无意义的停留,人群很快将他淹没

在他转身的瞬间,灵幻新隆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直流畅的话语顿了一下

他脑海里浮现出他的未婚妻,两张面容微妙地重叠

刹那间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想起来

很快,他反应过来,并巧妙地圆上了自己一不小心的走神

他终究没有回头

*ooc半夜发疯


那抹金色伴随他度过最迷茫的那段时光

但那又怎么样呢

影山茂夫站在原地,背对着他的金发男人正对着一对老夫妻侃侃而谈,而他一旁的黑发女人笑得幸福

他们将彼此救出,然后形同陌路

他没有做无意义的停留,人群很快将他淹没

在他转身的瞬间,灵幻新隆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直流畅的话语顿了一下

他脑海里浮现出他的未婚妻,两张面容微妙地重叠

刹那间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想起来

很快,他反应过来,并巧妙地圆上了自己一不小心的走神

他终究没有回头


夏茶summer tea

【文】同级生(师徒向) 第一章

#情节捏造 ooc有

#全年龄向

#时间是师匠篇

#开篇刀 后期甜

#后期有年操

#是一个第一章的总集,经过了修改修正和补充


1

灵幻新隆 决定自杀。

一个生来就没有感受过幸福的人,还可以苟且过活。原本灵幻新隆就是这样的人。然后他遇到了影山茂夫,他的幸福。灵幻一直很幸运。可是他那次邂逅几乎用完了所有的运气。至少他自己是这么想的。

...事实上是灵幻新隆没珍惜。他太得意忘形,以至于Mob带着他的幸福走了。

灵幻的生活,本应该是由Mob来填满的部分,一下子空了。苟延残喘地欺骗自己,虚假地不知目标地努力着,紧接着而来的是不幸。好像自己从一切的一切开始的时候就是错的一般,报复也好,其他什么的也罢。指责和谩骂...

#情节捏造 ooc有

#全年龄向

#时间是师匠篇

#开篇刀 后期甜

#后期有年操

#是一个第一章的总集,经过了修改修正和补充






1

灵幻新隆 决定自杀。

一个生来就没有感受过幸福的人,还可以苟且过活。原本灵幻新隆就是这样的人。然后他遇到了影山茂夫,他的幸福。灵幻一直很幸运。可是他那次邂逅几乎用完了所有的运气。至少他自己是这么想的。

...事实上是灵幻新隆没珍惜。他太得意忘形,以至于Mob带着他的幸福走了。

灵幻的生活,本应该是由Mob来填满的部分,一下子空了。苟延残喘地欺骗自己,虚假地不知目标地努力着,紧接着而来的是不幸。好像自己从一切的一切开始的时候就是错的一般,报复也好,其他什么的也罢。指责和谩骂将他网住,他越挣扎,就越遍体鳞伤。然而解救他的人,迟迟没有来。

昏暗的房间一如灵幻新隆的过去的、现在的心。

说起来自从“播出事故”后他就没去过相谈所。他瘫坐在沙发上,“不会有生意的——八成还要招来一大堆麻烦。”烟夹在两指中间,发出一点红光。

地上排着几瓶酒。灵幻斜过身子有点费力地够到一瓶,思索要不要站起来把这些酒瓶放近一点。没这必要。他摇晃一下酒瓶,似乎在确认里面还有没有酒。给自己斟满一杯,灵幻很豪爽地一口干了,呃,虽然只有五十毫升。

“哈——”灵幻醉了,他靠着沙发,揉了揉日常疼痛的脖子。“我啊,就算天天喝酒,酒量也不见长,而且烟又抽上了。…慢性自杀吗我这蠢货,这样就算什么都不做也能死……”

他突然陷入沉默,整个屋子都静了,就连调成振动模式的手机也显得像与Mob在一起时的师匠一样。

“真是...吵死了...”不耐烦的嘟哝声从喉咙里发出。灵幻摇摇晃晃站起来。

2

本来只是想关机的。

“喂?Mob?马上来一下...”回过神来已经拨了徒弟的电话并且还下意识地开口了,什么的。“呃,”灵幻吓得几乎酒醒,冷汗出了一身。对面传来了女人的声音,灵幻脑子糊了。他小心地看了一眼屏幕,是他徒弟啊??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灵幻有一瞬间甚至想着今天别死了明天这样明天好去看看精神科。

“语音信箱...”灵幻艰难地咽了下口水,“离开之前总要道个歉吧。”

3

“啊,开始了。”

“喂,Mob?是我,灵幻新隆。真——的是,非常抱歉!说了很过分的话。事到如今我也没脸自称师父了,仔细想一想的话真是什么也没教你啊...”

“当然了...因为我是..咳咳,最强的灵能力者!”

“...不提这个了,我要走了!现在人们有多讨厌我呢..大概我的s,呃,离去对社会来说是个好事。”

“那啥,没了我,你的生活也在变好对吧! 我觉得Mob你已经不需要我啦!超能力也用得一级棒——很不错啊,茂夫!如果你愿意接下我的相谈所的话——就这么办吧!交给你我很放心,不过一定要做个诚实的人,不想为自己感到困扰的话,首先要做到的就是不对自己说谎,也不对他人说谎。”

“...所以我要走了。”

“不是不是!这和影山茂夫你没有关系!不用自责,这只是我自己的选择而已!”

“嘿嘿...你是不是在想‘欸,师匠能听到我的想法啊’。”

“那是当然!我可是灵能力者!...骗你的。”

“其实我没有超能力灵能力啊啥的,我的真正面目,是个,欺诈师。一直在利用你...一直...”

“对不起。”

“咳咳咳咳咳..没事,呛到了而已。糟糕...眼泪...果然还是柠檬萨瓦比较好,哈哈哈。”

“对了 ,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虽然你可能会觉得我这个大叔很烦啦...但必须告诉你才行。”

“喜欢你。超——喜欢你的,茂夫...对不起!真的... ”

“觉得我很恶心?我也这么觉得...给你留下的最后印象居然这么糟。我真是太逊了。”

“我想咱以后不会见面了。肯定的啦!除非你用那个,那个什么超能力让时间回溯...?这不可能做到的啊!!我瞎讲的你可别当真啊!”

“那,就这样了?生命很珍贵的,我是反面教材喔,茂夫。”

4

灵幻新隆服下安眠药,躺到床上,手里紧紧攥着那部手机,啊,那是自己和徒弟的最后联系。他慢慢地把它凑到自己面前,“影山茂夫”四个字熟悉又陌生。

“真是的,太糟糕了。”他喃喃道,睡意渐浓。

注:安眠药和酒一起吃会屎人的

5

影山茂夫发现师父的来电,是一天后的事。那时是夜晚,他在卧室中刚刚给手机插上充电线。

“茂夫,有未接来电。”小酒窝飘在茂夫肩头,“反正都是诈骗电话吧。”

“不是的,是师父。”以读不懂空气著称的影山茂夫显然没听懂小酒窝的双关。于是恶灵叹了一口绿色的气。自从茂夫和灵幻分开以后,他就没有收到过师父的来电了,手机便成了摆设,只不过偶尔翻开盖子看看里面唯一的联系人“师匠”。除此之外影山茂夫没有任何方法让自己的生活中多一些与他的师父有关的事物。

“要是早点发现就好了。”茂夫语气里的失落...呃,实话说不太明显。但已经到了小酒窝觉得“居然能这么失落”的程度了。“喂喂,灵幻给你留言了。”恶灵戳了戳Mob,看到他嘴角变得有点上扬,发觉自己似乎做了件好事。

有微风从半开着的窗吹进来,细小得连桌上的书页都无法翻动。

“欸,好奇怪啊。”Mob楞楞地看着手机屏幕,好像是在对小酒窝说话,音量却小得像说给自己听。“那当然,本大爷可是要成为神的,怎么可能连手机都不会用...”“不是的。小酒窝。”Mob打断恶灵的洋洋得意并第二次否定他以及打击他。Mob看着小酒窝更绿了的脸思考了半会,也觉得不妥,“虽然小酒窝也很厉害。”小酒窝打灵魂里感叹茂夫长大了。“但是我想说的是有什么事过后打也行,可是师父为什么要留言呢,是有什么必须要讲的话吗?”

小酒窝无语。茂夫这家伙难道忘记之前他没接灵幻的电话,结果灵幻直接顺着GPS找他去了的事了吗?

小酒窝憋得脸都绿了才挤出一句像人不像的话:“本大爷觉得已经挺正常的了。”这句话没头没尾,搞得Mob更迷惑了。说起来你既然疑惑就赶快听啊??搞那么多干什么??小酒窝吐槽的话只敢说在心里,表现出来的样子只有脸上充满黑线,怪瘆人的。

“小酒窝,要不你先出去吧。”哦哦原来是要赶我走啊。“我想师父应该只说对我说的话。”这话是什么意思。Mob看小酒窝不动,又解释了一句:“我认为灵幻师父还没熟到给你留言,小酒窝。”小酒窝感觉自己的心上又被插了一刀,天然黑吧这家伙。

恶灵掂量了一下自己的灵力,抬眼就对上Mob能除灵的眼神。...还是算了。小酒窝“魂”身发毛,“本大爷走就是了!”真是肉麻!!

6

想要小酒窝乖乖待着是绝对不可能的,毕竟是恶灵。

他理所当然地长出一只绿色的耳朵,“bia叽”一声贴在房门上。

“可不是本大爷想偷听,本大爷只是碰巧听到而已对吧,毕竟又不是没长耳朵,灵之常情,灵之常情...”小酒窝嘴里叽叽咕咕。

7


Mob听到手机里传来玻璃杯相互碰撞的声音。“啊,开始了。”他听到自己和师匠都这么说。于是Mob在心里小小地高兴了一下。


接着是道歉的话,听起来并无反常之处。Mob甚至能看到男人坐在相谈所的椅子上,用手撑着下巴,懒懒的样子。


“事到如今我也没脸自称是师父了。仔细想一想还真是什么都没教你啊。”


男孩的头发微微飘起。不是的。“灵幻师父教了我很多!”他对着老旧的翻盖手机喊出声来,忘记了这是留言。


他的师父听不到他说话。


(对于师父的话Mob的反应写写实在是太烦了另外再放吧orz)


8


起风了。风声盖过了电话里灵幻的和茂夫的声音。小酒窝烦躁地在门外转圈,像只围着块肉转的苍蝇。


“小酒窝,你在干什么?”律突然出声,小酒窝一激灵。


律显然是刚洗完澡,肩上搭着毛巾,头发还在往下滴水。好在他并没有真的把心思放在小酒窝身上,没有等恶灵回答,就转头对着门里喊:“尼桑,我洗好澡了,你去洗吧!”


“......哥哥?”律没听见哥哥的回应,伸手要开门。


门突然被甩开。影山律的手瞬时间变了姿势,释放出超能力减慢了住门的速度,避免自己受伤。门原来应该是向里开的。解除能力的一刹那门和门框四分五裂,墙壁扑簇簇地掉下粉来。


像是世上的风一下子涌进来,影山律睁不开眼,张嘴想喊哥哥却吃了几大口气进肺里,只能鼓起腮帮发出焦急的音节。混乱间偏偏一个翻盖手机砸到影山律脸上,尽管质量不大还是痛得吃紧。小酒窝更是被吹得贴紧了墙壁一动不动,只吐槽这风的仗势像是学校食堂开饭了。


空气灌进来却没有出口,整个房子肉眼可见地被撑得变形。影山茂夫看见墙壁上现出细细的裂缝。


猖狂的风缓和下来。小酒窝安静地飘到茂夫身边,心里却颇不平静。


影山茂夫蹲在窗沿上,像一只黑猫,黑色的眼仁被窗外的霓虹灯映照得泛光。小酒窝深望进去却是一片虚无。灵幻必定出事了。


“哥哥!?”律的肺还在微微痛着。


“抱歉,律,有很急的事。”茂夫回头看着他的弟弟。


「急切100%」


他瞬时之间便消失了。


“呜哇!”房子里的空气一下子拼了命地挤出去,推着律向前移动,他一个没站稳,狠狠地摔在地上。


9


动荡停止,影山律几步跑到窗前。繁华的都市。


他的哥哥融进了黑夜中。


幸好父母睡得沉。律冷静下来后脸上才渐渐渗出冷汗,他蹲下身子收拾被吹了一地的物品。他挠挠后脑勺,发觉自己头发已经干了。“小酒窝,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周围一片安静,律停下手上悉悉索索的动作。


他妈的鬼呢??


10


“啊真是的!茂夫那家伙就这么跑去灵幻那了吗?冲动的小鬼...”小酒窝飘过一家便利店,玻璃自动门上淡淡地映着幽灵的影子。门移动打开,一个游客走出,眼神有意无意地扫过正移动着离开的绿色的幽灵,冷汗出了一背。


...这倒是和不远处的律在奇怪的地方有了共鸣。


游客夸张地高举起手中的地图,头仰成了75度角,做作地喊到:“啊!明天要去什么地方好呢?”然后一溜烟地跑走了。


游人逃的干脆利落,脸没给幽灵看着。小酒窝觉得人有点眼熟,不过毕竟成灵这么多年看到的人类也不少,估计就是个路人。


傻子,都这时代了还不用GPS反而看地图?


等等,灵幻那家伙是不是和茂夫互相定位了?Mob的翻盖手机混乱中砸到影山律脸上的情形在幽灵并不存在的脑子里重放。


11


于是律一脸不情愿地被恶灵拖出来拎着他哥的手机带路。


居然还有定位这种事,灵幻不会是恋童癖吧。


想归想,事态严重性影山律还是能辨得一清二楚的,他脚下生风,和飘着的小酒窝没费多久就找到了灵幻新隆的住宅楼。


住宅楼的唯一特点就是很像住宅楼,其他没了。普通的公寓,晚上这个时间一格一格的窗户里大多都透着光。


尽管是个科技飞速发展的年代,手机GPS也还没精确到几楼几室。


“这简单。我想茂夫不至于这种情况下还乖乖乘电梯。那墙壁上肯定有裂纹,我上去看看。”小酒窝作势要往上飘。


影山律一把拉住他:“你等等。哥哥就是那种会乖乖乘电梯的人。”


12


影山茂夫发现自己能看到师父的痕迹。不是灵幻留下的脚步之类的痕迹,是气味、触碰过的东西、所在过的地方,还有灵幻本人。


在茂夫眼里,那些痕迹显出淡淡的姜黄色,痕迹的尽头是一个明亮的光点。那是灵幻新隆,已经死去的灵幻新隆。


于是茂夫就飞蛾扑火似的去了,心中的焦虑每接近那团星火就浓一些,但到了那幢楼下,他心中反而泛起有些诡异的安宁。


他真的乘了电梯。他能看到电梯某个按键上黄兮兮的一团。茂夫担心他的师父,因此而泄露出来的超能力给那个按键添了点裂缝。


很近了。


影山茂夫直接破开了门,朝着那束黄色光线走去。


(作者吐槽:茂夫你这顺着光走很不吉利)


影山茂夫蹲在地上,温柔的光流动包裹他的全身。光线的来源躺在身侧,没有呼吸。灵幻屋前一片狼藉,大概就是一副门不知去处,窗玻璃碎了一地的光景。

尽管如此特别,寻找这躲在黑暗中的黑暗还是费了一人一灵不少功夫。

“哥哥!”影山律火急火燎地冲进来,小酒窝紧随其后。

宁静的光流中激起波澜,他们翻滚着把律的声音冲得七零八落,传进影山茂夫的耳朵里时变得扭曲而混乱。“律?”影山茂夫艰难地辨认。

律听见哥哥的回答,稍稍放下心来。

小酒窝在屋里转了一圈。桌上地上瓶瓶罐罐地堆着酒,借着外界的霓虹灯勉强看出只空了五六罐。恶灵不知道该不该感叹灵幻酒量低。它停留在单人床上方:“哎呦喂,这人都凉了...”它心中并没有多大的伤感,毕竟“恰巧”听到灵幻新隆遗言的它有足够的理由确信不久这儿就会有个地缚灵出现。奇怪的是现在一点迹象都没有,不过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影山茂夫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到家的。律好像清理了一下现场,打算把后续的事交给警察处理。他在这方面一窍不通,就让律替他决定吧。恍惚之间光流汹涌,狠狠地攥紧他的身体,又好像是要往他的身体里钻。

影山茂夫猛地清醒过来,周身没有什么光流,只剩他一个人躺在寂静的房间中央。从透过窗帘微弱的光判断时间已是凌晨。——大脑空白了一阵,直到看见身边的翻盖手机才想起发生了什么。他失败了。试图用超能力逆转时间并没有成功,他的师父仍旧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如果自己当时接了那通电话,一切会不会不一样?师父一定是生气了,因此不再对着他笑,不再会打电话叫他去除灵,不再愿意教他如何生活了。

悲伤对于茂夫来说似乎来得格外地迟。悲鸣压抑在棉花中,与男孩的超能力一样无法释放。

新的一天即将开始,细微的变化在偌大的宇宙中没有激起半点涟漪。

特别感谢:给我提出建议以及支持鼓励我的人((๑ 丷๑)))


呐糍咩

【灵茂】恋人要做的事

我把车门焊死了,谁都不准上车!!!(并不
原来良心不会痛,只会越写越兴奋。
有个疑问

mob在淦时能力会爆发吗??

写了好像特别搞笑,为了不破坏气氛,我放弃了这个危险的想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设定mob刚成年

ooc预警

o

我把车门焊死了,谁都不准上车!!!(并不
原来良心不会痛,只会越写越兴奋。
有个疑问

mob在淦时能力会爆发吗??

写了好像特别搞笑,为了不破坏气氛,我放弃了这个危险的想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设定mob刚成年

ooc预警

o

Kiyumi

p1p2均已出,p3剩两本灵茂。

p3左🔞60  右合志80每本都很厚不要犹豫啊啊啊

两本全带走半包。

p1p2均已出,p3剩两本灵茂。

p3左🔞60  右合志80每本都很厚不要犹豫啊啊啊

两本全带走半包。

levi
想领养一只mob吗,感兴趣进群...

想领养一只mob吗,
感兴趣进群康康
数调满百开定
请让mob不要流产

想领养一只mob吗,
感兴趣进群康康
数调满百开定
请让mob不要流产

啃白菜的泰迪君
午睡顺便安利一首歌 Sahar...

午睡
顺便安利一首歌 Sahara Love(Seven Lions Remix),太适合这对师徒了,洋溢着波涛般汹涌的温柔

午睡
顺便安利一首歌 Sahara Love(Seven Lions Remix),太适合这对师徒了,洋溢着波涛般汹涌的温柔

嚕吉,全身只有懶細胞!
只是想放個彩本的截圖: O 好...

只是想放個彩本的截圖: O 好想看好多好多的OVA


我就是把它看成

✨✨✨✨ 夫妻出遊 ✨✨✨✨✨

只是想放個彩本的截圖: O 好想看好多好多的OVA


我就是把它看成

✨✨✨✨ 夫妻出遊 ✨✨✨✨✨

PT
Happy Halloween...

Happy Halloween &

Reimob forever(毫無關聯)

Happy Halloween &

Reimob forever(毫無關聯)

mmm

明明要被作業炸了死活都要畫...

不好意思啦真的沒時間清線了

將就湊合著萬聖節過一過吧🤦‍♀️


明明要被作業炸了死活都要畫...

不好意思啦真的沒時間清線了

將就湊合著萬聖節過一過吧🤦‍♀️


呐糍咩

【微灵茂】齐木楠雄的跨次元旅行日

看评论吧😂心累

补个段子

正在吃果冻的两人

灵幻新隆:(笑)话说mob你随便吃别人给的东西不怕有毒吗?

影山茂夫:…………(完全没有想过这种问题。)

看评论吧😂心累

补个段子

正在吃果冻的两人

灵幻新隆:(笑)话说mob你随便吃别人给的东西不怕有毒吗?

影山茂夫:…………(完全没有想过这种问题。)

本茶

那东西究竟是什么时候长出来的?

兴许是那天,他看见站在不怀好意的人群后面,穿着整齐制服的身影

又兴许是那天,他与戴上鬼面的他站在风暴中心,十指相扣

影山茂夫在他意识到那东西的存在之前,对于他来说到底是什么,他已经不记得了

但他知道,那东西告诉他,他是他愿意献出生命去守护的珍宝

那东西究竟是什么时候长出来的?

兴许是那天,他看见站在不怀好意的人群后面,穿着整齐制服的身影

又兴许是那天,他与戴上鬼面的他站在风暴中心,十指相扣

影山茂夫在他意识到那东西的存在之前,对于他来说到底是什么,他已经不记得了

但他知道,那东西告诉他,他是他愿意献出生命去守护的珍宝


mmm

設定是在玩馬力歐奧德賽雙人模式的師徒

圖二是想表達的對話內容...

如果有玩過馬力歐奧德賽雙人應該會能懂一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正常左的茂(帽子)一直在救靈幻(馬力歐)

逆轉右的茂(馬力歐)一直在努力讓自己活著ww因為靈幻(帽子)在玩自己的www


完全是因為自己玩遊戲玩超爛的感想(超猶豫該不該發因為背景太複雜啦

(事實證明不要只想著畫 要懂得設計再動手........我就是想畫逆轉嘛..

設定是在玩馬力歐奧德賽雙人模式的師徒

圖二是想表達的對話內容...

如果有玩過馬力歐奧德賽雙人應該會能懂一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正常左的茂(帽子)一直在救靈幻(馬力歐)

逆轉右的茂(馬力歐)一直在努力讓自己活著ww因為靈幻(帽子)在玩自己的www


完全是因為自己玩遊戲玩超爛的感想(超猶豫該不該發因為背景太複雜啦

(事實證明不要只想著畫 要懂得設計再動手........我就是想畫逆轉嘛..

呐糍咩

【灵茂!!!】生日快乐

ooc有

文笔渣

私设有吧

毕竟我还没有机会看完第二季

但是不影响我写他俩的心!

1、

时间:晚上

地点:出租屋

人物:结束工作疲惫的灵幻新隆

        今天是灵幻新隆的生日,和往年的平淡、冷清、孤独不一样。

       灵幻新隆一脸无措地看着他徒弟捧着蛋糕缓缓走出来,显而易见,他还没反应过来。在此之前他刚经历了-----进门被礼花喷满全身的俗套惊喜。

       ...

ooc有

文笔渣

私设有吧

毕竟我还没有机会看完第二季

但是不影响我写他俩的心!

1、

时间:晚上

地点:出租屋

人物:结束工作疲惫的灵幻新隆

        今天是灵幻新隆的生日,和往年的平淡、冷清、孤独不一样。

       灵幻新隆一脸无措地看着他徒弟捧着蛋糕缓缓走出来,显而易见,他还没反应过来。在此之前他刚经历了-----进门被礼花喷满全身的俗套惊喜。

        小酒窝看着灵幻新隆一脸呆样,往常的精明荡然无存,不免有点嫌弃。绿色的脸上有两个可爱小圆点的带眼睛和手的翔一样的不明生物飘过去,抵着灵幻新隆的后背,推着他往前走,“站着干嘛,本大爷都等烦了,磨磨唧唧!”

        “诶…….”灵幻新隆被动地靠近他徒弟。

        “生日快乐,师匠。”影山茂夫开口道,嘴角微微弯起。

         灵幻新隆看着徒弟熟悉的锅盖头、死鱼眼,以及那不同寻常的微笑,内心微动。

         “谢谢……mob。”灵幻新隆道,声音涩涩的。

         “喂!不要忘记了本大爷啊。”小酒窝不满。

         “嗯。当然~也谢谢小酒窝了。”灵幻新隆整理好情绪,微笑道。

         “.…..怎么感觉你这么欠呢。”小酒窝道。内心却松了口气,这人脆弱起来还真让人意外啊。

         “师匠,小酒窝,蛋糕,拿着好累啊。”影山茂夫恢复死鱼眼平淡状道。

         灵幻新隆顿觉好笑地接过蛋糕放茶几上了。小酒窝则毫不留情地嘲笑道:“mob,你练这么久的肌肉真的有用吗?”

         “但是我的手还是会累啊。”影山茂夫一脸毫无波动的样子。

        “.…..”小酒窝无话可说了。

        “师匠,要许愿了。”影山茂夫开口道。

        “哈…..?不用了吧,我……”灵幻新隆下意识地拒绝,却被mob扯住衣摆打断了话语,看着mob没什么表情的脸,灵幻新隆感受到了徒弟的认真和执着。他想说,我已经是个成熟的大人,我不需要这样了。

         灵幻新隆感到有点羞耻,但最终还是对mob 妥协了。

        “那本大爷就负责关灯吧!”绿色的不明物体飘过,“啪”的一声轻响,四周暗了下来。蜡烛的火焰变得耀眼起来。

         灵幻新隆不大习惯的闭上眼,想到的却是往年独自一人买醉,却意外地向酒吧的人讲述自己生日的事。明明已经长大了,明明已经独自一人过了这么多年了,明明认为乖乖地像个孩子一样许愿也太蠢了……

         想着想着,灵幻新隆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是想要有人陪着过生日吗。

         想要mob每年都陪我过生日。灵幻新隆想。

         “好了,我许完愿了。”灵幻新隆微笑道。

         “mob,小酒窝,一起吹蜡烛吧!”

         “好。”影山茂夫道。

         “没问题!”小酒窝道。

         二人一灵麻利地吹灭了蜡烛。黑暗中只剩下小酒窝散发着幽幽绿光。

        “小酒窝。”x 2

        “知道了!知道了!”小酒窝“啪”的一下又把灯打开了。

         灵幻新隆顺势把蛋糕切了,然后果断地把粘上蛋糕的手蹭上mob的脸。

        “师匠……?”影山茂夫表示不能理解。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灵幻新隆笑得十分开心。真是的,搞到我都变幼稚了啊。

         “mob,快还击!哎!我来帮你!”小酒窝直接抓起一块蛋糕扔了过去。

        混乱大战展开了----被迫加入战局的影山茂夫还是不能理解,蛋糕,不是用来吃的吗?

        但是,影山茂夫----开心100% 。

 

2、

           事后,二人一灵累的瘫在地上。

          “真是的,搞到我家这么乱,收拾起来可是很麻烦的啊。”灵幻新隆懒散说道。

          “说得好像你没份一样。”小酒窝回怼。

          影山茂夫……已经累的不想说话了!

          “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啊。mob你今晚住我家吧,毕竟这么晚了,你身上还这么脏。”灵幻新隆提议道。

         “可以吗?”影山茂夫面无表情地困惑。

         “可以啊。手机给我一下,我跟你家长说说。”然后灵幻新隆就成功跟mob妈妈说明情况,还哄得她很开心。

         果然,灵幻新隆这个男人,很厉害啊!

         “我呢?”小酒窝发出灵魂质问。

         “你?你想去哪就去哪,这么大个灵了,还怕被拐吗?”灵幻新隆毫不客气道。

         “.…..”小酒窝不爽。这就是过河拆板的感觉吗?虽说如此,小酒窝还是乖乖走了。

         “mob,你去洗澡吧,我收拾好房子再洗。等下你先穿我的衣服吧。我会找出来给你的。”待小酒窝走后,灵幻新隆认真对mob道。

         “ 好。”影山茂夫认真应答。

         听着浴室的水流声,灵幻新隆微微愣住了,随后才去房间找衣服。把衣服放好后灵幻新隆就愉悦地搞起了卫生。简单的收拾过后,灵幻新隆呆坐在沙发上,感受着难得的安心和轻松感。

         “啪嗒”一声,影山茂夫出来了。

         灵幻新隆看过去,然后默默捂住了脸。mob…..穿着我的衣服啊…..灵幻新隆感觉自己在发热,在带有罪恶感的欲望下。

         “师匠?”影山茂夫表示还是看不懂师傅的操作。

         “啊,mob你先上床,我去洗澡了!”灵幻新隆落荒而逃。

        洗完冷水澡的灵幻新隆小心翼翼地走出来,发现mob坐在床边,并没有睡,“mob,不睡觉吗?”

         “师匠,我好像忘记了,礼物。”影山茂夫死鱼眼式无措。

         “你已经给了啊。”灵幻新隆心觉好笑,好可爱啊……但还是认真回答。

         “哦。”然后影山茂夫就信了。

        “来,躺下聊聊?”灵幻新隆掀起被子。

        “mob,为什么想给我过生日呢?”

        “因为,去年错过了师匠的生日。”

        “那是你问小酒窝准备的惊喜吗?”

        “嗯,师匠,开心吗?”

        “很开心。”

        “师匠,去年是怎么过的呢?”

        “啊,我坐在电脑前。期望着有人给我发短信来着。结果只收到了母上的催婚催工信息。”不过我还是不要祸害人家小姑娘好了。

         “那我以后再加一个给师匠发信息的礼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还真是谢谢mob了啊。”

……………………………..

         “mob?睡着了啊。”灵幻新隆望着mob乖巧的睡颜,缓缓低头亲了一下他额头。

         “晚安。”

 

--------完

 

啊啊啊啊啊啊啊写完了之前在手机写突然手贱,按没了。然后我又在电脑写了一遍。好累!但是又好开心!真的好想看mob给师匠过生日啊。

炭烤喵◆

盆友点了灵茂

不知道要画什么样的故事给他们tut

盆友点了灵茂

不知道要画什么样的故事给他们tu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