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灶门弥豆子

8817浏览    326参与
是辰缘不是蠢缘

[鬼灭乙女向]灵魂的颜色

*严重ooc,幼儿园文笔,不喜勿喷,撞梗致歉

*emmm差不多和百鬼丸的眼睛差不多,但是能看到呼吸(我理解是呼吸已经深入灵魂了)

*内含:炭/弥/善


你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瞎子,从出生开始就是,暗灰色眸子是你的标志,可能是神的怜悯吧,让你能看到‘灵魂’,但其他的依旧看不见,可能是不甘吧,在那件事之后,崩溃,恳求,拜师,测试,成为了鬼杀队的一员

1、炭治郎

你安静的坐在蝶屋外的一个平台上享受着温暖的阳光,夹杂着药香的风拂过你的脸颊安抚你长期紧张的神经,身后突然响起脚步声,眨眨眼回头发现并不是自己记忆中的三个小女孩,你下意识紧绷身体手搭在了暂时充当拐杖的刀上,这里很少有人经过。

对面只有一个人,一股淡蓝色...

*严重ooc,幼儿园文笔,不喜勿喷,撞梗致歉

*emmm差不多和百鬼丸的眼睛差不多,但是能看到呼吸(我理解是呼吸已经深入灵魂了)

*内含:炭/弥/善


你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瞎子,从出生开始就是,暗灰色眸子是你的标志,可能是神的怜悯吧,让你能看到‘灵魂’,但其他的依旧看不见,可能是不甘吧,在那件事之后,崩溃,恳求,拜师,测试,成为了鬼杀队的一员

1、炭治郎

你安静的坐在蝶屋外的一个平台上享受着温暖的阳光,夹杂着药香的风拂过你的脸颊安抚你长期紧张的神经,身后突然响起脚步声,眨眨眼回头发现并不是自己记忆中的三个小女孩,你下意识紧绷身体手搭在了暂时充当拐杖的刀上,这里很少有人经过。

对面只有一个人,一股淡蓝色的如同小溪一样的细流在纯白色的灵魂中有规律的游走,仔细看的话还能从淡蓝色的细流中混杂着一丝鲜艳的红色

你记得这个灵魂,是同一批加入鬼杀队的人

“炭治郎?”

“是!啊很抱歉打扰了你的休息...”

你微笑着摆了摆手表示不介意,他也没有说话站在那里好像在思考什么,你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体靠着刀撑起自己站起来,听到身后的木板响起的一声闷响,大概是他像你这里迈出一步想扶着你吧。你转身面向他说出了请求

“那个,能扶我回去吗?我出来时间有点长,她们会担心的。”

他应一声一路很小心的护着你回去,你看着和自己差不多同样速度前进的灵魂笑出了声

是一个很好的人呐。


2、弥豆子

你以前就知道她的存在,因为箱子终归是没有灵魂之物,正式见到她的时候是在那个昏暗的房间内,虽然看不见但还是有点感觉的,炭治郎因为要训练就先走了,无事可做的你决定观察一下她的灵魂

这是你见过最奇怪的灵魂了

纯白色的,属于人类的灵魂,红色发黑还有些粘稠的,是属于鬼的灵魂,两种灵魂相互缠绕吞噬,却又诡异的平衡,而且属于鬼的那部分灵魂也不是特别的浓厚,是没有吃过人?

比起鬼,你更愿意相信她的人类,灵魂是不会说谎的

一定很痛苦吧...

你靠着墙摸索着走到床边坐下,手抚过她的头发,眼睛,最后停在了一个硬的,摸起来材质像木头一样的桶上,很快你就反应过来那是什么

“你一定很辛苦吧...”

“和鬼的本能做斗争,想要帮助哥哥吗?弥豆子好厉害啊...”

你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不会得到回应的话,赞美的也有,鼓励的也有,说到嗓子沙哑才停下,轻轻的帮她打理好因为自己的触摸而有些乱的头发后才慢慢离开

你没有看到的是,一滴泪水从她的脸颊划过落入发间消失不见


3、善逸

“善逸?”

从弥豆子那里回到自己的房间,但在门口看到了熟人,是同期也是在蜘蛛山中并肩作战的同伴,金黄色的流光在白色灵魂中毫无规律的游走

“嘘——那个太可怕了呜呜呜,所以我和伊之助跑出来了,真不知道炭治郎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光拉伸运动就要没半条命啦!虽然是能和可爱的女孩子有接触,但是...但是...”

你笑着听他唠叨开门邀请他进屋并‘贴心’的给他倒了一杯水,你感觉这个场景有些似曾相识,只是没有人给你倒水罢了。

“谢谢...”

“善逸其实很厉害哦,多点自信嘛。”

“真的?骗...骗人的吧...”

你听着他的声音从惊喜到越来越低沉难得的收起了笑容捧起他的脸,手掌被什么液体打湿,你看着眼前灵魂上的两条灰色痕迹就知道他又哭了

“没有骗你哦善逸,那次,要是没有你我早就不在了...而且啊,我还看到了那么耀眼的灵魂...”

是的,你看到了他灵魂的另一个样子,强大,耀眼,金黄色发流光高速运转甚至连成了一条条丝线,雷电的声音在耳边回响,你看到了

“真的...么...”

他慢慢停止了哭泣,你擦掉他脸上的灰色重新露出了笑容

“所以啊善逸,不要小看自己哦,你也一样很出色的!”

之后的几天他都会按时的去参加训练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当被炭治郎询问的时候他红着脸跳的老高扔下一句不明所以的话就又去训练了

“因为...太失败了啊...”


苏九
摸鱼老福特A1滤镜太棒了改了重...

摸鱼
老福特A1滤镜太棒了
改了重新发一遍,伊之助tag加不上了

摸鱼
老福特A1滤镜太棒了
改了重新发一遍,伊之助tag加不上了

柚月kirara

炭炭和弥豆子⁽ⁿᵔᵕᵔⁿ⁾
年龄更改√姐弟;双双鬼化√
搞了冷暖俩色,一明一暗
第一次画这种,不太熟练(  •̆ ᵕ •̆ )◞♡

炭炭和弥豆子⁽ⁿᵔᵕᵔⁿ⁾
年龄更改√姐弟;双双鬼化√
搞了冷暖俩色,一明一暗
第一次画这种,不太熟练(  •̆ ᵕ •̆ )◞♡

腰太
彌豆子!原来构图是碳碳背着箱子...

彌豆子!原来构图是碳碳背着箱子(背影的一角),彌豆子坐在箱子上晃腿。
同桌要的善彌

彌豆子!原来构图是碳碳背着箱子(背影的一角),彌豆子坐在箱子上晃腿。
同桌要的善彌

骑鱼跳水冠军
线稿🙂线稿我就不打水印辽,是...

线稿🙂线稿我就不打水印辽,是叫这个名字吧?

线稿🙂线稿我就不打水印辽,是叫这个名字吧?

小閻兒ace

(炭中心)這樣的世界53

*鬼化炭/彌


他聞得到,聞得到半天狗的位置,鮮明的、不用懷疑的,隱藏在那肉體的心臟,盛大的火焰將對方直接吞噬,再也不給他逃跑的機會。

「用性命贖罪吧!!!」

紅蓮之花盛開,噴吐著黑暗的業火,這一次,真的將對方拖入了地獄之中,那只能存在於陰影中的軀體開始消散,最後連一點灰都不剩。

「哈阿......」

一瞬間,火焰熄滅了,在升起的朝陽之下,炭治郎沒有再作任何抵抗,這是犧牲了彌豆子換來的勝利。

--沒關係,彌豆子,哥哥馬上、就會來陪你了......

「好不......甘心阿......」

很多東西在眼前閃過,炭治郎想要轉頭在看一眼彌豆子,但太陽已經完全升起,那光芒太過耀眼,讓他...

*鬼化炭/彌


他聞得到,聞得到半天狗的位置,鮮明的、不用懷疑的,隱藏在那肉體的心臟,盛大的火焰將對方直接吞噬,再也不給他逃跑的機會。

「用性命贖罪吧!!!」

紅蓮之花盛開,噴吐著黑暗的業火,這一次,真的將對方拖入了地獄之中,那只能存在於陰影中的軀體開始消散,最後連一點灰都不剩。

「哈阿......」

一瞬間,火焰熄滅了,在升起的朝陽之下,炭治郎沒有再作任何抵抗,這是犧牲了彌豆子換來的勝利。

--沒關係,彌豆子,哥哥馬上、就會來陪你了......

「好不......甘心阿......」

很多東西在眼前閃過,炭治郎想要轉頭在看一眼彌豆子,但太陽已經完全升起,那光芒太過耀眼,讓他完全看不清,可是灑在身上的光已經讓他不再疼痛了,暖暖的、很舒服,微風吹起,草坪在沙沙的響著。

--我已經死了嗎?

『炭治郎,快起來。』

『哥哥--醒醒!』

--媽媽?還有大家......

『現在還不能休息,彌豆子還在等你。』

『姊姊還在那裡,哥哥你不能丟下姊姊一個人阿!』

--你們再說什麼?我和彌豆子都已經......

『彌豆子在等你,炭治郎,你們的事情還沒做完,那是只有你們可以做的事情。』

--我......們......

『和我們不一樣,你們還有未來,快回去!』

「哥哥!」

啪!的一下,炭治郎睜開了眼,剛好對上了彌豆子的雙瞳,黎明的光線映在他們彼此的眼瞳中,閃爍著生命的光輝。

「阿......」

「早、早......早上好!」

「......早上好、彌豆子!!」

幾乎是同時,他們伸出手抱住了對方,眼淚啪噠啪噠的落在彼此身上,炭治郎再也無法忍耐,趴伏在妹妹的肩膀上,低泣出聲。

「嗚......阿......太好了、太好了啊!彌豆子!嗚阿--!」

「恩,太、太好了,沒事、對吧!」

「恩!你沒事真的太好了嗚阿啊--!!」

曠野之上,朝陽之下,他哭得無所顧忌,不用再擔心了,一切都會解決的,肯定、全都會好起來的。

「......太好了,炭治郎,彌豆子。」

玄彌看著那張之前總是笑得讓他火大的臉哭得亂七八糟,也沒忍住輕笑出聲,腳踩在軟軟的草坪上,傷口似乎也不怎麼疼了。

「唔哇?!」

「竈門先生?!」

突然放鬆了精神的炭治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嚇得眾人一頓驚呼,彌豆子更是急得語無倫次。

「死了?死了?!」

「笨蛋,他還好好的,估計就是睡著了而已吧!」玄彌把手放在彌豆子頭上揉了揉,身為鬼照到了陽光都沒事,怎麼可能死,這小腦袋瓜不太好使阿,「你哥哥不吃人,睡覺好像也可有可無,也不知道一直以來他到底怎麼恢復體力的。」

「恢復?」

「對,恢復。」

他一面說著,一面幫著把炭治郎放到彌豆子背上讓她揹著走,說起來丟人,戰後的他自己光是行走都很困難,巴不得倒頭就在地板上呼呼大睡,只能先讓這個小女孩揹著了。

「恢復、恢復......血!」

「血?你是要讓我給他喝血嗎?雖然無所謂......」

「不、不是!我、我!我的!」

彌豆子揹著炭治郎在原地跳了兩下,似乎是想把手伸到炭治郎嘴邊,但是又很怕炭治郎滑下去的感覺。

「哈阿?那更不行吧?!你想燒了炭治郎嗎!」玄彌對於剛剛才被燒過的事情可是記憶猶新,炭治郎喊著讓他不要誤傷彌豆子,結果反倒是他被彌豆子誤傷了,「別生氣了!也別跳了!我的血給他總行了吧!!」

「不、不--!我的、我的!」

正在玄彌對於氣鼓鼓的要用頭撞他的彌豆子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那個呼吸綿長的身影動了動。

「唔......好暈......」

「炭治郎?!醒了嗎!」

「哥哥、哥哥!」

「抱歉......本來就不是睡著,只是忽然眼前發黑。」炭治郎用悶悶的聲音說著,並沒有從彌豆子的背上下來,他現在是真的沒力氣走路,「大概是很久沒補充了,剛剛戰鬥了很久、又用了血鬼術......」

「阿--那,需要血嗎?」

果然,雖然說是比較特別的鬼了,但什麼都不吃,還是不行的吧?

「不......需要是需要,不過還是算了。」

「你廢話真多,不然你以前都吃什麼?不會真的是彌豆子的血吧......」

「以前,這個......」炭治郎有點猶豫,這個情報並沒有對柱以外的人公開,但......現在應該已經無所謂了吧?「最早我們吃鬼,還有鬼舞辻無慘的血。」

「......阿?」

「後來到了鬼殺隊就再也沒吃過了,我和彌豆子確實可以靠彼此血液為食......」

「......」

「不過可以的話,我還是不想傷害彌豆子,所以......真的很長一段時間沒進食了。」

看玄彌眼角抽蓄的模樣,炭治郎有點懊惱,對於普通隊員來說果然不太容易接受阿?不,什麼普通隊員,柱們一開始也接受不了,不如說不能接受才是正常的......

「......那,要嗎?」

「恩?要什麼?」

「你不想喝彌豆子的血對吧?我的血,給你也沒關係……」

「喂,臭小子,你說你要把你的血給誰?」

一雙大手捏住了玄彌的頭頂,明明太陽已經升起,他們好像看到大量的烏雲在周圍堆積起來,如果不是知道對方是誰,看上去還真的跟鬼無異。

「不死川先生!」

「大、大哥......」

「你小子還真的做得出來啊,一路以來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回頭我會跟你一一算清的。」實彌拎著玄彌的領子甩到另一邊,然後又轉過頭惡狠狠地盯著炭治郎,「你要是敢喝他的血,就算陽光殺不死你,我也會把你切成塊扔到海裡!」

「不會的......都說了多少次我不吃人拉......」

「不過,你都已經這樣了,也很麻煩的。」他撇撇嘴,一隻手把那個試圖站起來的小鬼又按了下去,「就這一次而已。」

「什麼這一次......」

在炭治郎不明所以時,實彌從皮帶裡抽出一把小刀,就著自己手腕割下。

「你......!都什麼時候了你還--」

「閉嘴,沒讓你說話。」

趁著彌豆子開始發暈的時候,實彌直接一把捏住了炭治郎的臉,割破的手放在那張嘴上頭,稍一使力血就啪噠啪噠的全落了進去,玄即他立刻以呼吸止血,然後摀住了對方的嘴。

「敢浪費一滴就殺了你。」

「......」

「......」

「......」

咕嘟。

「......很好。」沒想到這小鬼真的會乖乖吞下,實彌的態度難得軟化了些,鬆開了手,「回頭讓你妹妹多咬你幾口吧,那可不是給你一個人的血。」

好吧,除了點頭,炭治郎還能怎麼辦呢?

「不死川先生--大家都很累了,就別在大太陽下鬧彆扭了......」

「哈阿?!哪個渾蛋--時透?!」

「阿,無一郎!太好了,你沒事......」炭治郎好不容易才從那血的後勁中緩過來,雖然身體是輕鬆了不少,但被這麼一搞精神根本更累了,「刀......謝謝你。」

「我才應該謝謝你,多虧了你,我取回了重要的東西。」無一郎也是靠著小鐵才能勉強行走,對於彌豆子一會兒伸手摸摸小鐵,一會兒又摸摸他的頭的行為,他也懶得管了,「你可以大口咬不死川沒關係,他就是覺得這次戰鬥自己沒派上用場,所以鬧彆扭了。」

「哈阿?!你找死嗎?!」

「哎?可是我什麼都沒做......」

「話說,你和彌豆子這又是什麼情況?」

玄彌衝上來架住自家哥哥,實彌一面怒吼著一面又為了不想牽動對方傷口而放輕動作的模樣著實好笑,而罪魁禍首的無一郎完全沒有自己闖了大禍的自覺,只是歪著頭看向彌豆子,感受到對方的疑惑,彌豆子也跟著歪頭看向他。

「這個......阿。」

「大家阿阿阿阿阿--!!」

一個粉色的身影從遠處直直衝撞過來,準確的撞上了不死川兄弟,然後腳步一轉又撲向了交談著的炭治郎等人,一群大大小小的人全都撞成了一團。

「甘露寺?!你在幹什麼啊?!」

「嗚阿阿阿阿!!贏了贏了!!大家一起贏的阿!!」

「等、太近了......!」

「甘露寺小姐!請小心你的傷口!」

「好厲害嗚喔喔喔!太好了呢!!」

「恩!太好了呢!」

---

呼呼呼,大家期待已久的部分來拉!(*´艸`*)

我想他們肯定在太陽底下笑得特別開心。

我爱临也的七十亿分之一
五十块钱两个小人,心动不如行动...

五十块钱两个小人,心动不如行动!

约吗!我想我可以!

五十块钱两个小人,心动不如行动!

约吗!我想我可以!

22

一些圖
p234是兔善和浣熊炭
p6是點圖眼鏡!(我不會畫so sorry😭)

一些圖
p234是兔善和浣熊炭
p6是點圖眼鏡!(我不會畫so sorry😭)

蘑咕

善炭,P3是和亲友掐起来了了。【】

善炭,P3是和亲友掐起来了了。【】

我想吖啖饭.

最近产物 油画棒也太难用了好容易弄脏p3是es的玛朵姐 不知道打啥tag

最近产物 油画棒也太难用了好容易弄脏p3是es的玛朵姐 不知道打啥tag

克洛伊Chloe

【已授權轉載】
轉自推特作者:
Rinry 再ネップリ中 (@Rinry_kmt)
‼️‼️禁止私自轉載。加工。商用‼️‼️

【已授權轉載】
轉自推特作者:
Rinry 再ネップリ中 (@Rinry_kmt)
‼️‼️禁止私自轉載。加工。商用‼️‼️

小閻兒ace

(千彌)暈染01

*千壽郎X彌豆子邪教

*煉炭成分有

*大量私設,千壽郎比彌豆子小一歲,兩人是學姊和學弟

*有黑化描寫,嚴重OOC

*感謝  @云瑾  大力相助!!

煉獄家最困擾的兩個問題,一個,是家裡道場的日漸式微,雖然在長子努力下,一家人的生計不成問題,可一家之主仍然是為此整日愁眉不展。

另一個,則是關於兩個孩子的終身大事。

「千壽郎,記得千萬不能變成你哥哥那樣的工作狂,不然萬一我們哪天不在了,誰來作為你們倆個的依靠。」

「母親,您想太多了......」

「杏壽郎都二十好幾了!就不說婚姻了,連初戀對象都沒有啊!」

千壽郎看著面前自家母親,在街訪鄰居...

*千壽郎X彌豆子邪教

*煉炭成分有

*大量私設,千壽郎比彌豆子小一歲,兩人是學姊和學弟

*有黑化描寫,嚴重OOC

*感謝  @云瑾  大力相助!!

煉獄家最困擾的兩個問題,一個,是家裡道場的日漸式微,雖然在長子努力下,一家人的生計不成問題,可一家之主仍然是為此整日愁眉不展。

另一個,則是關於兩個孩子的終身大事。

「千壽郎,記得千萬不能變成你哥哥那樣的工作狂,不然萬一我們哪天不在了,誰來作為你們倆個的依靠。」

「母親,您想太多了......」

「杏壽郎都二十好幾了!就不說婚姻了,連初戀對象都沒有啊!」

千壽郎看著面前自家母親,在街訪鄰居間有著冷靜、高雅等美譽的煉獄夫人,此時正用袖子摀著眼哽咽著,像個肥皂劇中苦口婆心的老母親。

「可能只是還沒遇到而已......」

「什麼沒遇到!那孩子就是不願意!不要以為我不知道,情人節他還收到了二十幾個巧克力!可那傻孩子竟然全讓鄰居的小孩子給分了!雖然大家都更喜歡他了......」瑠火的臉上既是驕傲又是無奈,看的千壽郎都覺得糾結,「所以,你千萬不能像他那樣,如果有喜歡的女孩子,不要害怕,儘管說出來!不良少女也好千金小姐也好,只要本性不壞,媽媽都會支持你的。」

說著,瑠火甚至都握住了千壽郎的雙手,眼神發亮的緊盯著他,哪還有半點剛才淚光閃閃的模樣。

「母親......我才初二......」

「那有什麼,你爸追我可是從--」

「瑠火!!」

「總之,我還想趁有力氣的時候抱孫子,煉獄家只能寄望在你身上了!」

感受到了從紙門縫隙穿過來的視線,瑠火挺直背脊,站起身後迅速溜走了,留下千壽郎對著兩個已經發冷的茶杯發呆。

孫子阿......他的哥哥確實是不可能了,不過可不是因為什麼沒有對象這種事情,哥哥到底什麼時候才會跟母親坦白呢?至於他自己嘛......

「雖然說是早了點,不過要是太慢了會被搶走的。」

千壽郎笑了笑,雖然是背著光,但仍可看見那赤色的瞳孔中閃爍的光芒。

---

鬼滅學院的初等部和高等部並不算遠,這讓某些老師鬆了一口氣,畢竟同時兼兩邊課程的老師不在少數,總不能讓這些為人師表當著學生的面在走廊上奔跑。

而只要不要干擾彼此上課,對於偶爾跑到高等部的初中生,老師們也會睜隻眼閉隻眼。

「彌豆子,你要去等炭治郎下課嗎?」

「恩,千壽郎一起去嗎?今天煉獄先生最後一堂課好像就是在哥哥他們班。」

千壽郎拉過一張椅子讓彌豆子坐,看她把麵包吃乾淨後摸了一圈口袋和書包,似乎是在找手帕的模樣,他想了想,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條橘紅色的手帕。

「不嫌棄的話,用我的吧。」千壽郎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著,見對方高興的接過他的手帕,他也笑了笑,「我哥哥沒那麼快下班,上完課後他還要處理一些事情,所以我晚點再走。」

「唔......」彌豆子捏著手帕角慢慢擦過嘴,注意到千壽郎的視線,低頭才發現手帕上沾到了些許護唇膏的顏色,她的臉紅了一下,迅速把手帕塞進了口袋裡,「那這個給你......不然等到煉獄先生下課,應該都餓扁了吧?」

她在包裡又翻了一會兒後又拿出了個麵包,隔著透明的袋子可以看見那烤得焦黃的麵皮,上頭鋪滿了柑橘和莓果的果乾,光看好像就能聞到那股從烤箱端出來時四溢的香氣。

「哇......沒在你們店裡見過的麵包呢。」

「恩,哥哥最近在研發新口味,我也試著幫忙做了點,如果你喜歡就好了。」

她說著又從包裡拿出了一個上頭放了紅薯的麵包,雖然沒有明說,不過千壽郎知道,這應該是炭治郎做給他家大哥的。

「既然是你們做的,那一定會很好吃的。」

「噗......謝謝你,不過吃完還是要告訴我感想喔!」彌豆子輕笑出聲,看得千壽郎都有些愣神,她說著站起身,把那張椅子放回原位,「高等部應該快下課了,我先走啦!手帕我洗乾淨再還給你。」

像是刻意提醒一般,彌豆子還把手帕又從口袋裡拿出來,用兩隻手捏著羞赧的擋在嘴前,微微低著頭,眼神不經意地往上偷瞄著對方。

千壽郎總覺得臉頰有點熱,希望沒燒起來才好。

「不用那麼麻煩的......」

「不會啦!明天見,千壽郎!」

「恩,明天見。」

揮手看著彌豆子離開,直到她完全消失在視線中又過了好一會兒,千壽郎忽然手腕翻轉就是一個手刀往桌上敲下。

「唔阿!!好痛、你幹嘛阿?!」

「......那是我的。」

他嘴角的笑容收了起來,不動聲色的就要把麵包拿起來收進包裡,不過在拿起屬於他的那一個時,他好像摸到了什麼軟軟的東西。

瞥了一眼那個在一旁大呼小叫的同學,他手一抽,迅速摸走了那個東西,然後慢悠悠的把麵包收起來,並從抽屜中拿出作業開始寫。

「......小氣!反正你跟竈門學姊感情不是很好嗎?肯定能常常拿到免費的麵包吧!分一點嘛!」

「才沒有常常,而且學姊他們做麵包也很辛苦的。」

「你就只會護著他們,我有聽說,高等部的竈門學長一個早上就可以做超過一百個,那個竈門彌豆子--」

唧--

刺耳的聲音讓那個男孩嚇得差點從窗戶摔下去,爬起來後氣急敗壞的找是誰這麼無聊在拿粉筆括黑板,而千壽郎只是默默的把筆尖從桌面上移開,看都不看就把那隻磨壞的筆塞回了筆袋中,重新拿出了一隻繼續寫。

「不過,說到校花,果然還是竈門學姊吧?」

「鱗龍學姊也挺漂亮的阿!」

「你傻了嗎,敢對鱗龍學姊出手,當心被鱗龍先生和富岡老師拿竹刀追打!」

那個男孩轉頭又和其他人聊了起來,千壽郎早就習慣這樣吵雜的環境了,唯一能影響他注意力的大概只有夾雜在隻言片語中少量的關鍵字。

「你們太嫩了!說到校花當然得是高等部的胡蝶一家!」

「啊--那也不錯,我們學校雖然問題兒童很多,可美女也是最多的,我小學同學都很羨慕呢,哈!」

--真無聊。

「要是能交其中一個成為女朋友就好了,你們覺得誰的守備力最弱?」

「栗花落學姊吧?看上去呆呆的。」

「你不怕被胡蝶家做成標本可以試試,反倒是謝花學姊,只是看起來兇而已。」

「但他哥可是真的不良少年,聽說是那個臭名昭彰的鬼組幹部......真要追的話......」

『果然是竈門學姊阿!』

碰!

好幾本教科書砸在地上發出的聲響吸引了教室內所有人的注意力,深陷在視線中心的千壽郎過了幾秒後抬起頭來笑了笑。

「抱歉,手滑了一下。」千壽郎說著,彎腰把書本一本本撿起來,拍了拍上面的灰塵,看似不經意的說著,「不過我想,那些女孩子們的哥哥也好姊姊也好,大概都不會樂意聽見家人被用這種方式討論的。」

「......」

「說起來,福利社今天的特賣好像是炒麵麵包喔,聽說是阿姨不小心進貨叫多了......」

「阿!!早點說阿煉獄同學!」

「走走走、去搶麵包!趁高等部還沒下課!」

「謝謝你的情報!掰啦!」

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教室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那些揚起的灰塵都還沒完全落下,千壽郎看著窗外晴朗的天空,午後的陽光曬得教室暖洋洋的。

他把手伸進包裡摸索了一會兒,拿出了一條粉色菱形格紋的手帕。

「......」

低下頭剛好可以看見,高等下課了,學生們陸陸續續的走了出來,也包括了並肩行走的炭治郎和彌豆子,還有他那兩位吵鬧的朋友,四人一起嬉鬧著走出校門。

他拿著那條薄薄的、被折的小小塊的手帕,輕輕放在唇前,上頭還帶著些許果香。

「怎麼了?彌豆子,有東西忘在學校了嗎?」剛和兩位朋友分頭不久,炭治郎看彌豆子忽然停了下來望著學校的方向,「要回去拿嗎?」

「不,沒有忘東西......」

「?」

「哥哥,你說煉獄先生和千壽郎,什麼時候才會知道那是他們才有的麵包呢?」

「這個嘛......我也不知道呢。」

彌豆子也覺得這個問題好像太難了一點,想到口袋裡那條手帕,她嘴角微微勾起,轉過身跟上哥哥的腳步。

「對了,千壽郎說上次那個紅薯加巧克力的煉獄老師很喜歡呢 。」

「真的?我還擔心會不會太甜......」


---


看到這個CP還願意點進來的小可愛我相信應該是真愛粉了,在這裡叨叨幾句。

寫鬼滅的過程裡也碰到了一些糟心的小事情,但最後,我想我獲得的快樂還是更多的,和小夥伴玩耍也好、匿名小可愛的表白信也好,都讓我非常珍惜。

每次看到有新的小夥伴給我刷上百個愛心和推薦也真的非常感謝,畢竟吃同人大多只是為了開心,光看章數大概就會打退不少人了,所以真的非常謝謝一直追到現在的小夥伴們。

之後LOF放的作品雖然也會有點選擇性,但是會持續更新的喔!

最後再感謝一下 @云瑾 !!幫不擅長寫校園青春向文章的我提供了非常多點子和靈感!!標題也是他取的喔!!(大聲

以上!非常感謝!!一起加入千彌王國吧!!!

喵喵喵

被屏蔽到没有脾气

。。。

看到都是缘

被屏蔽到没有脾气

。。。

看到都是缘

society-博姐
【授权搬运】 作者推特: ニノ...

【授权搬运】

作者推特: ニノモトニノ (@ninomiy): https://twitter.com/ninomiy?s=09
禁止二转和商用

【授权搬运】

作者推特: ニノモトニノ (@ninomiy): https://twitter.com/ninomiy?s=09
禁止二转和商用

阿斯菲林

鬼灭之刃同人本——《契合》

今晚8点开始预售啦!

tb指路:蝴蝶结爆炸

终宣 

Staff

主催:阿斯菲林  

排版:河下离风  

封设:晏骨 

画手:   @睡觉兔  @條 

文手:少游,浪尖海潮,柒姩,阿斯菲林


感谢所有staff


首发cp25,详情可见宣图  


每本都会随机附送2张明信片  

前15可获赠1套明信片&1吧唧

12月底(cp后)发货


⚠️非单一cp,但是希望每个...

鬼灭之刃同人本——《契合》

今晚8点开始预售啦!

tb指路:蝴蝶结爆炸

终宣 

Staff

主催:阿斯菲林  

排版:河下离风  

封设:晏骨 

画手:   @睡觉兔  @條 

文手:少游,浪尖海潮,柒姩,阿斯菲林


感谢所有staff


首发cp25,详情可见宣图  


每本都会随机附送2张明信片  

前15可获赠1套明信片&1吧唧

12月底(cp后)发货


⚠️非单一cp,但是希望每个故事都会有触动你的一句 ⚠️

麻烦路过的小伙伴点点小红心和小蓝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