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炭义

39.7万浏览    433参与
井有五鸽
问卷我流炭义,单纯个人理解oo...

问卷
我流炭义,单纯个人理解
ooc的话
请原谅我(?😣😣😣

没更的时间我在偷偷摸鱼练习觉得没什么好看的就没有发出来,有时间可能会整理一下🤤

表情包画着很快乐(不是

问卷
我流炭义,单纯个人理解
ooc的话
请原谅我(?😣😣😣

没更的时间我在偷偷摸鱼练习觉得没什么好看的就没有发出来,有时间可能会整理一下🤤

表情包画着很快乐(不是

车速飙升

【炭义】捧一束光,拥一眼泉

*意识流短打

*甜甜甜

*人物可能ooc,请注意

01

  “我拥有一束光,那是一抹温暖的阳光,不似夏日的烈日,也和冬天那偶尔隐藏起来的暖阳不同,他一直照耀着我,无论我在哪。”

02

  “富冈先生,近日我又变得强大了一些,十分感谢当年您对我的引导。下一次如果见面的话希望您可以同意我为您做些什么事情来表达我的感谢。那之后我们说不定可以一起吃个饭,之后我也许会麻烦您指导我。非常抱歉这封信的格局如此不严谨,希望可以收到您的回信,祝您身体健康。”这是一封很随意的信,笔记潦草,格局杂乱,一看就知道是非常紧急的情况下写的。

  富冈义勇看完以后小心翼翼的折起信...

*意识流短打

*甜甜甜

*人物可能ooc,请注意

01

  “我拥有一束光,那是一抹温暖的阳光,不似夏日的烈日,也和冬天那偶尔隐藏起来的暖阳不同,他一直照耀着我,无论我在哪。”

02

  “富冈先生,近日我又变得强大了一些,十分感谢当年您对我的引导。下一次如果见面的话希望您可以同意我为您做些什么事情来表达我的感谢。那之后我们说不定可以一起吃个饭,之后我也许会麻烦您指导我。非常抱歉这封信的格局如此不严谨,希望可以收到您的回信,祝您身体健康。”这是一封很随意的信,笔记潦草,格局杂乱,一看就知道是非常紧急的情况下写的。

  富冈义勇看完以后小心翼翼的折起信,将信放入了一个马上快要满了的盒子。那里面几乎全都是那个叫灶门炭治郎的少年的来信。偶尔有几个伴随着信一齐到来的树叶或者是石头。

  他其实不是不愿意回信,只是他那只已经有些年迈的乌鸦,他实在是不忍心让它跋山涉水送一封信,平常传递任务就已经很辛苦它了,鳞泷先生的信倒是不会麻烦它。这种事情还是不麻烦它了,信什么的等下次见面的时候交给对方。

  富冈义勇有四个盒子,早年的时候没有认识灶门炭治郎时,那个盒子里全部都是鳞泷先生的来信,第二个盒子里渐渐多了署名叫做灶门炭治郎的来信,第三个盒子里就基本上都是他的来信了,鳞泷先生的信封放到了最开始的盒子里第四个盒子全部都是没能寄出去的回信。

  灶门炭治郎偶尔会询问他近日的生活,也会向他倾诉生活里遇到的事情。虽然他从来没有收到过回信,但是他依旧是不停的写信。

  富冈义勇也写回信,只不过写完了以后都会默默放进盒子里,等待着下次一起交给他那个师弟。不能拂了对方的心意。

  “义勇,忍,麻烦你们了。”主公温柔的声音回荡在有点空旷的房间里,富冈义勇点头,胡蝶忍则是笑着回应了主公的话。

  富冈义勇认为自己并不会和胡蝶忍相处,对方那有点爱开玩笑的性格他适应不了,他原本就不是什么会开玩笑的人。

  “既然难得一起执行任务,我们还是好好相处吧,富冈先生。”胡蝶忍笑着说。她倒是可以看出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明明很关心所有人却不说出口,明明说的不是那个意思被误会了也不去解释。这个人真的有点奇怪呢。

  “走吧。”富冈义勇观察了一下附近的环境,就好像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一样。这一点实在是惹人火大。

  富冈义勇在下弦手中救出了一对兄妹,奇怪的是那对兄妹认识他。等到他看见女孩子口中的竹筒以后,才想起来这两个人就是灶门炭治郎和灶门祢豆子。

  富冈义勇别的事都不是很上心,唯独对这两兄妹不一样,因为是他救下来的,也是他指引的。加之灶门炭治郎总是隔三差五的送一封信来讲述他们最近的情况。

02

  “……灶门炭治郎以及,鳞泷左近次,富冈义勇将切腹自尽。”富冈义勇对于自己名字出现在上面是知道的,这件事鳞泷先生在很早以前就已经和他商量过了。他是心甘情愿的。

  强烈的,直接的视线不停的射向他。有质疑,有生气,也有感激的。富冈义勇全部都不给予理会,说到底这件事是他应该负的责任,他当初放过了祢豆子就应该为此担起责。

  他的余光看见那个少年不停的掉眼泪,一滴一滴和豆子一样砸在地上。不争气,仅仅是因为这样就哭了。富冈义勇在脑子里不合时宜的想到,回信还是下一次拿给他吧。之后的富冈义勇一直找不到机会也没有时间。灶门炭治郎一直在训练,而他也准备出去执行任务。

  等到下一次灶门炭治郎回来的时候,带来了一个让人难过的消息,即便是富冈义勇也为此难过。他不准备在这个期间打扰炭治郎,毕竟那个人可是一个容易让人尊敬的人。

  他去看过几次灶门炭治郎,对方看见他的时候眼泪就没有停过,不停的诉说不停的叫着他的名字。而富冈义勇也会安慰他,虽然只是一句振作点。但是这句话让那个少年眼底重新燃起了光,富冈义勇不明所以。

  “非常感谢你的安慰,富冈先生,炼狱先生他……应该会看不惯我这副样子。”灶门炭治郎对富冈义勇致谢,富冈义勇觉得这没有什么,原本眼泪就应该是在队友离开时掉的。

  “没什么,好好休息。”现在还不是合适的时候。富冈义勇这样想,合适的时候是什么时候他其实也没有想过,他只是感觉那些回信不适合这个时候给。

  “你叫什么,告诉我吧!?”下弦之三兴致勃勃的一边和他战斗一边问。他不明白,这个鬼是不是毛病,哪里会有人一直问敌人的名字的。

  “没必要告诉你。”富冈义勇握着刀向他攻击,在一边的灶门炭治郎的眼神无不透露着担心和急切加入战斗的心情。这句话惹得上弦之三哭笑不得,生气也不是,开心也不是。

  “你不告诉我我也会知道的。”富冈义勇被对方的攻击踢出去,直接穿破了好几道墙,巨大的声响,富冈义勇的身影被墙灰遮住,他整个人都被浸在碎石里。

  “义勇先生!”灶门炭治郎好不容易找到了加入战斗的机会却看着富冈义勇的身体从他面前飞出去,他伸出手想要抓住自己的师兄,但是失败了。

  恐怕是没机会给了,那些回信。富冈义勇不应该如此看轻自己的能力,但是这个时候他想的只有自己那一盒没能交给对方的回信。富冈义勇被扔到了无限城之外,在地上翻滚了好几下,躲避着攻击。

  没有收到过我的回信,恐怕是对我失望透顶了。不合时宜的,富冈义勇这样想着,他对自己的师弟实在是太苛刻了,明明才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而已。

03

  灶门炭治郎坐在矮桌前,拿着笔斟酌着怎么把近日的事情告诉自己那个冷淡的师兄。地上有几个纸团,很明显那是失败的书信,灶门炭治郎几乎没有见过自己的师兄,除了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以外。

  即便如此,他依旧不停的书写着信,希望可以得到对方的一封回信。哪怕寥寥几字也可以,这样的话可以让他知道自己的信封没有被当成垃圾扔掉。

  灶门炭治郎总是在对方给鳞泷先生的回信里听到对方的状况,哪里受了伤,哪里出了鬼,哪里有人没能被保护好。这些都是他不曾知道的事情。灶门炭治郎偶尔可以听到对方提到自己或者是询问自己,这个时候他就会兴致勃勃的告诉对方自己的情况,打到训练的成果,小到不久前做了什么,祢豆子的情况,他自己的情况,鳞泷先生的情况他都会一一写出来,生怕对方有什么不知道的。

  炭治郎的信一般是和鳞泷先生的一起寄过去,但是回信却从来都只有鳞泷先生的。这搞得炭治郎好一段时间都很低沉,但是鳞泷先生告诉他可能是因为义勇不知道该怎么回信,写好了以后又感觉这样写不好于是自己放起来了,所以才没有。

  于是炭治郎一直等着和自己的师兄见面,他感觉见了面以后,他就可以收到以前那些信的回信了。

  直到后来他有了自己的乌鸦,他的乌鸦告诉他富冈先生的乌鸦是一位老人家,富冈义勇一般不会让它跋山涉水的送信,因为太辛苦它了。灶门炭治郎表示自己了解了。

  无奈他们相隔将近三年的再次见面实在是不太好,而且对方明显没有认出他和祢豆子。炭治郎在那种情况下早就忘了自己想要的回信。

  “义勇先生!”灶门炭治郎伸出手想要拉住从自己面前经过的富冈义勇,失败了。那一刻他再一次感觉到了一种叫做失去的痛苦。

  “原来你叫义勇啊!”灶门炭治郎转过头看着正在说话的上弦之三,他有点生气,这个鬼实在是坏的过分,先后让他感受了两次失去的痛苦。他暂且看不见自己师兄的身影,但是他没有感觉到自己师兄的气味消失。

  无限城外已经是黎明,太阳即将升起,灶门炭治郎不停的和无惨纠缠,他没有空去理会别人,因为仅仅是抵御他的攻击就已经很吃力了。

  天已破晓,无惨再没有成功的机会。灶门炭治郎用力握住自己那把已经卷刃的日轮刀,支撑着站了起来。远处的伊黑小芭内和甘露寺蜜璃互相搀扶着,恋柱哭的满脸都是眼泪。

  “义勇先生!”炭治郎看见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富冈义勇以后直接跑了过去从背后抱住了他,灶门炭治郎的半张脸都是血,他的一只眼睛紧闭着却也止不住从里面流出的血:“您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灶门炭治郎拥抱了他以后继续去关心别人的人的伤势,富冈义勇的伤势不是最严重的那个,他也跟着医疗队看看能不能帮点什么。

04

  “我拥抱了属于我的清泉,他沐浴在阳光下,一身的血液也没能带走他的清冷,他和从前一样。”

——————END——————

我的意识流,想到哪里写哪里

3230

幸子太太 @For【幸子】!人真的超好!工作这么忙还想着答应给我画的一个沙雕图,我吹爆这个太太,爱了爱了!把我想的那种银魂式沙雕画了出来。私心想着自己文里的一个画面,太太还是画了!义勇真是太可爱了!

“夺走了人家的纯洁,却什么都不记得了的炭治郎是笨蛋!”
本意是想看义勇开玩笑逗喝醉的炭治郎酒后乱啥,然后就想看义勇说夺走了人家的纯洁这种话,我溜了_(:3」∠❀)_。

幸子太太 @For【幸子】!人真的超好!工作这么忙还想着答应给我画的一个沙雕图,我吹爆这个太太,爱了爱了!把我想的那种银魂式沙雕画了出来。私心想着自己文里的一个画面,太太还是画了!义勇真是太可爱了!

“夺走了人家的纯洁,却什么都不记得了的炭治郎是笨蛋!”
本意是想看义勇开玩笑逗喝醉的炭治郎酒后乱啥,然后就想看义勇说夺走了人家的纯洁这种话,我溜了_(:3」∠❀)_。

止戈

师生炭义的 补 档

我什么都不想说了

https://放shimo.im/docs/过888cXdC8RH我rKHp行不行Yh/

我什么都不想说了

https://放shimo.im/docs/过888cXdC8RH我rKHp行不行Yh/


每天脑子有点抽
恶魔(见习)炭治郎x契约者(被...

恶魔(见习)炭治郎x契约者(被迫)义勇

恶魔(见习)炭治郎x契约者(被迫)义勇

搅拌式打桩机

群里口嗨的摸鱼产物!漫画里有一幕是义勇吃得满嘴都是米粒超级可爱(升天)


#义勇幼化有(万能的血鬼术)


#有点ooc


p4p5是口嗨截图

群里口嗨的摸鱼产物!漫画里有一幕是义勇吃得满嘴都是米粒超级可爱(升天)


#义勇幼化有(万能的血鬼术)


#有点ooc


p4p5是口嗨截图

车速飙升

【炭义】溺水•肆

*人物非常ooc!!!注意避雷

*是abo文,烂尾预警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有微量锖义友情元素,虽然不是爱情但是还是预警一下

————————————

07

富冈义勇在一个屋子里醒来,他因为受伤被自己的师兄锖兔强行拖回了屋子里。脑海里只剩下了锖兔跑出去的样子,其他的事情都不知道。有人坐在富冈义勇旁边,那个人貌似有什么话想告诉他,但是又好像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一样。

“你的师兄他……”终于有人开了口,带来的却是足以让富冈义勇晕倒的消息。他撑着自己的身体想要站起来,却被人摁回床上。富冈义勇好像不相信这件事情一样的挣扎着,他说他们都在骗他,他的师兄那么强大怎么会……就这样死在了这里。...

*人物非常ooc!!!注意避雷

*是abo文,烂尾预警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有微量锖义友情元素,虽然不是爱情但是还是预警一下

————————————

07

富冈义勇在一个屋子里醒来,他因为受伤被自己的师兄锖兔强行拖回了屋子里。脑海里只剩下了锖兔跑出去的样子,其他的事情都不知道。有人坐在富冈义勇旁边,那个人貌似有什么话想告诉他,但是又好像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一样。

“你的师兄他……”终于有人开了口,带来的却是足以让富冈义勇晕倒的消息。他撑着自己的身体想要站起来,却被人摁回床上。富冈义勇好像不相信这件事情一样的挣扎着,他说他们都在骗他,他的师兄那么强大怎么会……就这样死在了这里。

  “快来人,这小子分化了!”富冈义勇只能听到耳边有人不停的说话,他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了,只是不停的挣扎在那方寸之中,就好像是溺水的人一样,不停挣扎。

  但是没有人可以解救他,他的呼吸好像被掐断,人不停的往下沉。他无论如何挣扎,如何呼救都不会有人听到,也不会有人将他拉出水面,甚至没有人会来拉他。

  此时此刻的富冈义勇还不明白自己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他只感觉到自己一直向下沉,他所在的地方就像是没有底部的深海一样。等到他感觉到从自己身后传来的踏实感时,他的眼睛也一同睁开了。

是梦。富冈义勇睁开眼睛,看着自己那双满是因为练剑而磨出茧子的手,他最近不止一遍的回想起这个梦境。要说为什么的话,其实连他自己也都不知道。大概是因为他那个叫做炭治郎的同门师弟提到过这件事情,而他没有告诉他而已。

叩叩叩——是敲门的声音。富冈义勇可以感觉的到是谁来到了这里,会这么一大早来找他的除了他的师弟就是他的那只有点上了年纪的乌鸦。

“义勇先生,您休息的怎么样了?”灶门炭治郎十分元气的声音从门外非常清晰的落入了富冈义勇的耳中。他先是感叹了一下自己师弟的好体力,然后就是起来去开门,将炭治郎带到屋子里。让他一直在外面也不太好。

富冈义勇默默的收拾自己的衣着和被褥。他自然知道炭治郎是来干什么的,无非是邀请他比赛或者是出任务再或者是带来蝴蝶关于抑制剂上的研制。不出富冈义勇所料,没有多久那个原本乖巧的师弟就开始非常主动的说起了自己想要告诉富冈义勇的事情。

“义勇先生,胡蝶小姐告诉我,因为我们俩过于特殊的体制,目前她没法研制可以彻底抵御发情期的抑制剂,只有一个半成品,可以使用,也就是上一次我给您的那个抑制剂。那个抑制剂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必须要在有Alpha在给您做暂时标记。”这些话灶门炭治郎说的有些忐忑,他作为Alpha自然是没什么影响,但是这对他的师兄来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倒不如说这件事放在无论哪个Omega身上都是一样的。

富冈义勇点点头:“就照着胡蝶说的做,你要是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反正我以前自己熬过了很多发情期。

灶门炭治郎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师兄会在意自己是否愿意这件事。一般来说这种事难道不是义勇先生要更加在意一些吗?

“比起那个,你之前不是问过我为什么不会受影响吗?”富冈义勇套上自己的羽织推开门,示意炭治郎边走边说。等到炭治郎跟上来的时候富冈义勇才开口把当年选拔的事情说了一遍。

“您和锖兔先生是情侣关系吗?”炭治郎有点吃惊,他能想到富冈义勇是因为一件让他难以接受的事情变成这样。但是他想不到这件事情发生的那个人是锖兔。

“不,不是。”富冈义勇摇头,他有点奇怪炭治郎怎么会想到那方面去:“是师兄弟和朋友的关系。那个时候我和他都还没有分化,我都是得到他的消息之后才迎来第一次发情期的。”

“义勇先生想过可能是因为之前遭受的事情太多了,堆积在一起之后导致了这个结果吗?”炭治郎虽然不知道具体的事情,但是多多少少也是从别的队员和他的镀鸦那里听到过一些的。姐姐被鬼杀死没有人相信,甚至有人认为他有心理疾病。富冈义勇没有否定这个可能性,以为他自己也不清楚倒地是为什么,说不定其实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体质。

富冈义勇和往常一样开始训练,完全不像一个还在发情期的Omega。也难怪不少人把他当成Bate了,如果不是因为那个意外的话灶门炭治郎估计到现在都还认为自己的师兄是一个占比数较大的Bate吧。

还好有那个意外。灶门炭治郎在心里这样想着,虽然他感觉富冈义勇只是因为没有人去问他所以不说,如果有人问的话肯定也不会隐瞒的。就像现在这样。

“水,水柱大人,请问您的性别是?”一个队员战战兢兢的站在富冈义勇的面前。炭治郎不用猜都知道是因为队员之间的游戏输了,被要求去问这个问题。那个队员看起来有点害怕富冈义勇的样子,也没办法,毕竟是水柱。

“男。”炭治郎倒地,那个队员也石化了。富冈义勇看起来不知道他要问的是什么。炭治郎立刻走到前面去,在富冈义勇耳边悄悄解释了一下这个队员想说的问题,顺便提醒了一下这种事情可以不用说。富冈义勇点点头,指了指自己的后颈:“如你所见,我是个Omega。”

“义勇先生啊!!”灶门炭治郎大叫,说实话他真的想不到自己的师兄居然会呆到这个地步。灶门炭治郎看着表情变化速度快的像翻书一样快的队员对自己的师兄说:“这一点也不如你所见啊义勇先生,一般人看见您都会以为您是强大Alpha的吧,虽然您现在也很强大!”

08

最近在鬼杀队里弥漫着一股八卦的气息。尤其是富冈义勇和灶门炭治郎一起出现的时候那个气息就更加的浓烈。

“听说了吗,那两个人在一起了。”一般都是以这句话为开端引起的一系列话题,等到结束之后,又会以“欸?!那个水柱和那个队员吗?!”这句话作为结尾。作为话题中心的两个人没有身为八卦人物的自觉,依旧和平常一样一同进行晨练之后开始各自的训练。

胡蝶忍早就料到了这件事的发生,其实根本不用料到,就算他们不公开性别也会有人这样认为的,毕竟富冈先生平常不怎么和队员亲近,突然有了一个和小尾巴一样的队员天天跟着他,难免会有人误会。

灶门炭治郎有着两个非常八卦的朋友,所以这件事在很早之前就解释给他们听了,虽然是另一种解释法。他偷偷看着自己的师兄,他可不敢把这种事情告诉富冈义勇。要知道就连他自己都分不清这到底是本能还是自己的心。炭治郎知道要怎么测试自己,但是他又不是什么特别随便的人,他已经做好了对自己师兄负责的准备了。

在把这件事告诉了胡蝶忍以后,炭治郎的疑问有了解答。胡蝶忍小姐告诉他,只要想想看自己如果不知道富冈义勇是Omega,如果没有现在的这层关系,是不是还会动心就好了。于是炭治郎得到了答案,这就是爱。

如果他不知道义勇先生的真实性别,如果没有维持现在的关系的话,炭治郎就只会知道自己的师兄是一个非常强大而且温柔的人,他一个月里总有那么几天会远离人群去很远的地方执行斩鬼的任务。那个时候就算是远远地看见自己的师兄一眼,炭治郎都会感觉到满足和无比的安心。这一点现在也是如此。灶门炭治郎认为这一次是胡蝶忍小姐说错了,他其实从来就没有分不清自己的心,当初想告诉富冈义勇自己是个Alpha就是因为喜欢,就算富冈义勇是一个Alpha他也还是会继续喜欢他,就像他们俩都是男性一样。

早在当初被抓回鬼杀队,听见自己的师兄和自己的师傅用命担保,保护住自己和自己的妹妹时,就已经动情了。鳞泷先生会保护他们兄妹俩的原因完全可以不用考虑,但是他和他的师兄在那之前见过面交流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灶门炭治郎感觉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他抬起头看见了自己的师兄正看着他,“义勇先生,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你该去训练了。最近队里关于你我的事情有点多,尽量减少接触吧,这样应该会好一点。”富冈义勇不知道炭治郎会不会误会自己的意思,他在队里一直都不是很受欢迎样子,这些事情对他来说有和没有都一样,但是对炭治郎来说是不一样的,他还年轻。

灶门炭治郎还没有回答,就看见了胡蝶忍拿着一手的资料来找他们了。胡蝶忍看起来很匆忙的样子,他叫他们俩快点到蝶屋,有事情要告诉他们。

……

“你们俩的情况,现在在一起都不会奇怪。这个数据我叫它作匹配度,匹配度低于五十的很难标记成功,高于九十的是一定会成功。我刚刚对比了一下富冈先生和队里其他几位的数据,都低于了百分之二十,唯独和炭治郎你,超过了百分之九十达到了九十七。”

“炭治郎只是暂时帮我而已,他之后会有自己的生活。”

“我不会在义勇先生不同意的情况下做这些事的。”

富冈义勇和灶门炭治郎几乎是一起说出口,他们都不会强行扭曲对方的想法。胡蝶忍对此只是笑了笑,“我又没有要你们俩成结,我只是告诉你们这件事而已,到底要怎么做,还是你们自己决定,而且富冈先生你最近发情期已经没有以前那么难熬了吧。”言下之意就是我懒得管你们俩的破事。

出了蝶屋,灶门炭治郎就拉住了自己师兄的手:“义勇先生,我也分不清这个到底是本能还是爱,但是想和您在一起的心情是真的。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能试试看吗?”炭治郎说得小声,就连富冈义勇也没有太清楚的听到他说得话。

“炭治郎,如果是因为胡蝶说得话的话,大可不必这样。”富冈义勇没有想要霸占自己师弟青春的想法。要是他的青春只能和一个大他六岁的人度过,未免也太让人可怜了点。只可惜,炭治郎不是这么想的。

“义勇先生,当初给您第一个暂时标记的,不更早一些的时候,您当初和鳞泷先生一起保下我和祢豆子的时候我就想好了要对您负责。那和对鳞泷先生的尊敬完全不一样,我曾把那个感情叫做憧憬和尊敬的混杂物,现在看来那完完全全就是喜欢和爱。”这一席话说得富冈义勇根本没有拒绝的机会:“所以,这不是因为胡蝶小姐的话,那么我们可以在一起吗?”

“我根本没有拒绝的机会吧。”富冈义勇在心里这样想,炭治郎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再加上他本来也没有不愿意的意思。在灶门炭治郎的耳中,这句话就是变着法同意的意思。

——————END——————

我终于写完了,我的终极目标就是他们俩在一起。炭炭对义勇的箭头一直都在,义勇对炭炭的箭头是后来才出现的,虽然我写的不明显。义勇会告诉炭炭这些事情就已经是很重的箭头了。不过感觉我还是不会写感情戏呢……抱歉!!

3230

一个脑洞

鬼灭学院pa的炭治郎遇见大正时代还没有遇见大正炭治郎的义勇会发生什么有趣的故事?会被年下小奶狗攻略套路的不知所措吧hhhh

大概就是义勇提前遇见了现代pa的炭治郎,被小奶狗套路了之后,终于面对自己的心,然后小奶狗炭治郎回去了消失了,义勇就特别绝望到处找不到人,结果在不久后遇见了属于他那个时代的炭治郎。

_(:3」∠❀)_我完事了我好了我溜了。

鬼灭学院pa的炭治郎遇见大正时代还没有遇见大正炭治郎的义勇会发生什么有趣的故事?会被年下小奶狗攻略套路的不知所措吧hhhh

大概就是义勇提前遇见了现代pa的炭治郎,被小奶狗套路了之后,终于面对自己的心,然后小奶狗炭治郎回去了消失了,义勇就特别绝望到处找不到人,结果在不久后遇见了属于他那个时代的炭治郎。

_(:3」∠❀)_我完事了我好了我溜了。

最后嗑亿点

是义炭义无差(
我也不知道我在画什么玩意(划掉
一百年没碰板子了已经不会画画惹

是义炭义无差(
我也不知道我在画什么玩意(划掉
一百年没碰板子了已经不会画画惹

鱼缸头骑士凯伦

【🎴🌊】怀表
意识流
整点没搞过的,,想在10p只能讲完这个没什么意思的故事。
更新是缘,快乐论文(不

【🎴🌊】怀表
意识流
整点没搞过的,,想在10p只能讲完这个没什么意思的故事。
更新是缘,快乐论文(不

每天脑子有点抽
想看文,脑洞不够吃啊

想看文,脑洞不够吃啊

想看文,脑洞不够吃啊

永久性停业

-

小炭称赞着眼前的景色,然后俯下身挑选着。他起身,托起我的手,将还携着体温的通黄的叶片放在我的掌心。

那明亮的金黄色像是要融化在手中一般。

化作金色的细流从指缝漏下。

2019.11.14

-

-

小炭称赞着眼前的景色,然后俯下身挑选着。他起身,托起我的手,将还携着体温的通黄的叶片放在我的掌心。

那明亮的金黄色像是要融化在手中一般。

化作金色的细流从指缝漏下。



2019.11.14

-


克服微小的疼痛。
深夜20min糊个炭义。Q版太...

深夜20min糊个炭义。Q版太难了……

深夜20min糊个炭义。Q版太难了……

废纸篓子
xjb填了一下我脑子里的炭义(...

xjb填了一下我脑子里的炭义(。


原表格见水印?


PS:改了一下,我突然意识到头像旁的对话框其实是对对方的称呼而不是写名字??

xjb填了一下我脑子里的炭义(。


原表格见水印?


PS:改了一下,我突然意识到头像旁的对话框其实是对对方的称呼而不是写名字??

高山
(忽略我的狗爬字体😂😂)?...

(忽略我的狗爬字体😂😂)
💦💦水呼师兄弟的日常
黏着师兄的炭治郎和受不了眼神攻势无法拒绝的义勇✨✨
他们过于可爱
awsl

(忽略我的狗爬字体😂😂)
💦💦水呼师兄弟的日常
黏着师兄的炭治郎和受不了眼神攻势无法拒绝的义勇✨✨
他们过于可爱
awsl

云雀

【鬼灭/炭义】断光

前文:斜光

【阅读提示】

  1. 尼尔paro炭义,具体设定见前文。
  2. 感觉剧情发展已经飙到不能算个短篇的程度了(。建议读完前文再观看本文。

  3. 本文有(回忆中的)锖义友情向出没。



1.

义勇从基地走出来的时候,阳光又渐渐黯淡下去。铁灰色的天空沉沉地压在头顶,似乎又要开始下雪了。

鬼灭队的基地位于这片区域的中央,往外成放射状扩散延伸的是人类遗留的住房,如今成了人造人们的住所。

作为鬼杀队司令的是身为人类的产屋敷耀哉,他对人造人模仿人类的行为一直持支持态度,所以特意向人类议会申请让鬼杀队的成员们都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居住的地方。大多数人造人是单独居住,但也不乏同一生产链下来的人造...

前文:斜光

【阅读提示】

  1. 尼尔paro炭义,具体设定见前文。
  2. 感觉剧情发展已经飙到不能算个短篇的程度了(。建议读完前文再观看本文。

  3. 本文有(回忆中的)锖义友情向出没。



1.

义勇从基地走出来的时候,阳光又渐渐黯淡下去。铁灰色的天空沉沉地压在头顶,似乎又要开始下雪了。

鬼灭队的基地位于这片区域的中央,往外成放射状扩散延伸的是人类遗留的住房,如今成了人造人们的住所。

作为鬼杀队司令的是身为人类的产屋敷耀哉,他对人造人模仿人类的行为一直持支持态度,所以特意向人类议会申请让鬼杀队的成员们都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居住的地方。大多数人造人是单独居住,但也不乏同一生产链下来的人造人们以家人的名义住在一起,这也是人造人们摸索着模仿人类行为的表现。鬼杀队成员的人数是固定的,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专门的人员来统计死去的人造人的人数并收缴他们的住所,重新装修后投放给新补充进来的人造人使用。

义勇算了算时间,差不多是时候了。

他轻车熟路地沿着自己走过无数次的路线慢慢地走着,直到鎹鸦扇着翅膀站到自己的肩膀上,眼睛切换到投影仪功能,在义勇眼前放出扎着蝴蝶头饰的女孩的模样。

“听得见吗,富冈先生~?”

女孩的头发是纯正的黑色,发梢末端却透着神秘的紫,她的眼睛也是紫得发黑。精致小巧的脸蛋上带着万年不变的淡淡的笑容,她朝义勇打着招呼。

——O型人造人胡蝶忍,目前是义勇的联络员。基本上所有由司令下发的任务都由O型人造人代为传达,为了便于管理,每一位前线作战型人造人都会由一位信息支援型人造人负责。

义勇停下脚步,但没有说话。

“这次联系您是司令布置了新的任务,希望您能去往游园广场遗址回收之前在这片区域战死的人造人们的武器。坐标我已经标在地图上了~”

“了解。”

“还有这条,是司令拜托我传达的个人信息:希望富冈先生以后能尽量多跟同僚们说说话。以上~”忍笑眯眯地说,“富冈先生被人讨厌的事情都传到司令耳朵里了呢~”

“我没有被人讨厌。”他表情没变,但语气严肃,像是在反驳一件重要的事情。然而忍只是保持着没怎么变化的微笑切断了通讯。

他呆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直到天上开始飘起细小的雪花才再次迈开步伐。地上的白雪还没来得及被清扫,眼前仍是白茫茫的一片。

这条路的尽头是藏在楼群后面的小房子。显然这里已经很久没人居住了,门把手上一层厚厚的灰尘。他把眼睛对准门上的扫描屏,无机质的机械女声提示眼膜核对成功,“咔哒”一声,门打开了。

——我把你的眼膜信息输入到里面了,以后你进我的屋就很方便了。

记忆里的男声这么说着。

他走进屋里环顾四周,一切都没有变,还保持着几年前的样子。屋子里的东西很简单,只有桌子,椅子,和床,无一例外地都落满灰尘。很像那个人的作风。

他坐在床边,面对着床边的落地窗,看着雪越下越大。

他有想过删除掉自己的这部分记忆,但电子申请躺在自己的邮箱里很久都没有发送出去。人造人想忘掉一件事很难,因为所有记忆以数据的形式保存在芯片里,不会消磁也不会褪色;但想忘掉一件事也很简单,只需要递交一份电子申请,拜托一个S型人造人骇入芯片删除相应的数据,醒来后便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心无旁骛地生存下去。

但义勇很胆小,他害怕忘记了这份记忆,就会忘掉迄今为止战斗下去的理由。

马上就到了清理回收死去人造人故居的时间,这间房子里所有的东西很快就会像阳光照射下消融的冰雪一般在这个世界上消失,然后迎来新的主人。记忆里的小屋将悄无声息地坍塌在楼群深处,届时,他再也无需回到这里悼念自己故去的旧友。

 “……锖兔。”他低声喃喃,泪水从两边的面颊无声滑落。仿佛这样,那个肉色头发的少年就会回过头来看他,抱怨为什么他又在哭,然后擦干他的眼泪,拉着他的手奔跑在阳光灿烂的大地上。

 

2.

炭治郎踏着厚厚的积雪,不由得呼出一口气,白雾袅袅飘出,又消散在凛冽的寒风里。整个人造人的居住区都被晶莹的雪花覆盖,除去外出执行任务的人造人们,剩下的大概都是窝在自己的住所里待机吧。

现在妹妹祢豆子应该在家里等他回来,这样想着,回家的这段路也不是那么远了。

头顶上突然咯剌剌一阵响,大片积雪从树枝上坠落下来,炭治郎被吓了一跳,赶紧往后退了几步。积雪砸在地上散落成飞沫,在他的制服上落下了一些痕迹。他低下头清理身上的雪泥时,才注意到树木与土地的交接处,还有花静悄悄地开放,在这皑皑白雪的世界里,鲜艳得惊心动魄。

他突然又想到富冈义勇。那个表情寡淡的B型人造人的身影如一柄长刀插在寒风中,就像这雪中盛开的花一般让人印象深刻。虽然敏锐的嗅觉在探测义勇心情的时候不太管用,但炭治郎觉得呆在义勇身边就会有种安心的感觉。

以后有机会一定要让祢豆子和义勇先生见个面!他想象着两人见面的场景,不由得弯起嘴角。

他加快了速度朝着家的方向跑去,那一串浅浅的脚步踩碎了雪,也踩进了深不见底的黑暗。

 

3.

在靠近家的地方,他嗅到了一股奇怪的气息。那股气息随着他的靠近越发猛烈。

“……这是什么?”他的脚步渐渐慢了下来,仔细体会后,如同冷水流过后背一般,他感觉到自己脑后流下了不会存在的冷汗。

——鬼。

那是自己探测到无数遍的气息。绝对不会出错。

那种气息从炭治郎和祢豆子的屋里传出来,带着血的味道。

但是这不可能。为什么人造人居住的区域会有鬼的气息!?

他怔愣片刻,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开始狂奔!

“鎹鸦!扫描那间屋子!”

“扫描完成!屋内生命体一人!黑匣子信号发现!”

黑匣子信号还在的话,说明祢豆子还活着……

炭治郎微微松了口气,他猛地推开房门——让他意外的是门并没有锁:“祢豆——”

呼唤妹妹的声音戛然而止。

当炭治郎看到屋里的景象时,他感觉到他的庆幸和不安在那一瞬间与全身的血液一起冻结了。

他看到他的妹妹祢豆子定定地站在屋子中央,身上还流淌着血。仿佛是注意到门口传来的动静,她缓缓扭头。那双记忆里漂亮的粉紫色瞳孔此时闪烁着凄厉的红光。

“祢豆……子?”

祢豆子转过身子向他走来。她的身体并不灵活,像是新生的生命体一般踉踉跄跄地走着,直到仿佛掌握了走路的方法一样,步子渐渐快了起来。她的嘴巴微张,而直到她靠近后炭治郎才发现那是她嘴唇的皮肤,不知为何已经破损,露出了没有血色的牙床和惨白的牙齿。

“祢豆子——!!”

他的声音颤抖着。祢豆子扑了上来,但那不是给回来的哥哥的拥抱。她将浑身僵硬的炭治郎扑倒在地,嘴巴一张竟是向炭治郎的脖颈狠狠咬下!

炭治郎条件反射地一拳击打在祢豆子的胸口,那力道不大,但至少能将她击飞出去。但祢豆子只是被打得上身后仰,下身却牢牢地稳在了地板上。

这不可能。祢豆子只是O型人造人,O型的身体构造注定了他们不会有很强的战斗性能,就算能强行爆发出堪比战斗型人造人的力量,也会因为超过机体能忍受的安全指数而报废,而这个时间顶多只会持续十几分钟。

“祢豆子!是我!我是炭治郎啊!”

他双手牵制着祢豆子的臂膀,像是要唤醒祢豆子的神智一样大声嘶喊着。

——祢豆子眼里的红光……那是机体暴走的警告……难道说……

他之前嗅到的鬼的气息不是从祢豆子身上散发出来的。他听说过鬼好像有能将人类同化为鬼的力量,虽然不知道是通过什么方式。但人造人内部构造与人类不同,与人类相似的体液都是用人工材料制造,并不会产生变异。

——……不会产生变异但是……能被病毒感染。

一定有鬼入侵了这里……然后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让祢豆子感染了某种极具侵略性的病毒。

他只有骇入祢豆子体内才能知道情况,或许还有机会清除病毒。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根本不容许他空出手来释放能入侵机体的粒子流……!

祢豆子低声吼叫着挣脱了他的束缚,炭治郎拼命伸手顶住她低下的头颅,然而却阻止不了女孩即将落下来洞穿他心脏的手臂。就在这时,他感受到似乎有两滴水落在了他的脸上,在他的心里荡开了涟漪。

他看到祢豆子那空洞的闪耀着红光的眼睛正流下泪水。

被不知名的病毒控制着的机体暴走的妹妹,正低垂着头哭泣。

他微微一怔,僵持之下手中放松了力道。祢豆子那张脸因此凑近了炭治郎的脸,她一边哭泣着一边张大嘴巴朝炭治郎咬下!

然后,一道黑影以迅猛的力道从炭治郎的眼前掠过,穿过了祢豆子的肩膀,带着她猛地后退。

——……谁?

他艰难地转过头,看到了熟悉的人。长发漆黑如泼墨,眼神清冷如荒原。

“义勇……先生?”

义勇没有搭理倒在地上的炭治郎,径直绕开他的身体,一脚将挣扎着站起的祢豆子踢远,同时借力拔出了穿过祢豆子肩膀的日轮刀。

“你的鎹鸦发出了求救信号。”义勇简短地回答。

炭治郎猛地回头一看,发现自己的鎹鸦眼中闪着正在发出信号的绿光。

“义勇先生!她是我妹妹!可能是中了什么病毒!”炭治郎刚安下心来,却又突然想到些什么,面色焦急,“请掩护我,我会骇入她的机体探查她到底出了什么事——义勇先生!身后!”

义勇面色一凛,不假思索地蹲下,有什么尖锐的东西贴着他的头皮扫过,钉在了炭治郎身边的地上。

他竖起日轮刀,平静无波的眼中倒映着刀刃森冷的弧度,然后他将刀转了个方向,以刀背对着准备下一次攻击的祢豆子。

炭治郎不由得屏住呼吸,看着两人沉默地对峙。

最终还是祢豆子按捺不住准备先行动作,就在她准备向前扑去的瞬间,义勇以比她更快的速度展开了行动。他的速度快到带起了一连串的虚影,只见空中如月华一般的光辉一闪,义勇翻转身体,以刀背狠狠击向祢豆子的后脑。

祢豆子被义勇撞得一个趔趄,于是义勇迅速以胳膊夹住祢豆子的脖子压翻在地,低声道:“就是现在!”

“是!”炭治郎呆愣片刻后便迅速反应过来,他张开右手,闪闪发光的粒子流脱离指尖在空气中翻滚,宛如舞蹈的银河。

 

4.

义勇感觉到被自己牵制住的身体的挣扎渐渐迟缓,便知道炭治郎的骇入应该是成功了。他没有放松警惕,直到炭治郎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而被病毒感染的女孩彻底陷入昏睡后才慢慢放开手。

“……你能来真是帮大忙了,义勇先生。”炭治郎扬起头,对义勇露出微笑。

他刚刚骇入祢豆子的身体强行切断了供给黑匣子的能源开关,彻底停止了祢豆子的行动,然后便开始检查祢豆子的黑匣子。值得庆幸的是,黑匣子里保存的重要的记忆数据还没有被污染,这样就算祢豆子的身体大部分受到病毒破坏,只要将黑匣子转移到新的机体上就依然能安然无恙地活着。

这应该算得上是身为人造人的幸运。如果祢豆子是人类,恐怕等不及炭治郎的救助,义勇便先会毫不犹豫地砍下祢豆子的头。

义勇垂下眼眸沉思片刻,然后凝视炭治郎的脸:“需要把这件事报告给司令。”

炭治郎明白他的意思。祢豆子的身体机能虽然停止了,但他的骇入不能停止病毒的感染,如果不能及时清理,病毒很快就会污染到黑匣子的部分。而不管是清洗病毒还是更换机体,都需要向司令报备。除此之外,这种能够感染到鬼杀队队员的病毒从来没有过前例,更何况炭治郎还在自己的房子里探知到了鬼的气息。

“我在这里闻到了鬼的气息。”炭治郎说,“我的感觉不会错。可能有鬼混进了这里。”

义勇纤细而凌厉的眉毛皱了起来,目光骤然变得锐利。一旦与鬼扯上关系,事件的紧要程度就能立刻上升到S级。他唤来鎹鸦:“把刚刚记录下来的东西立刻传到司令那里。”然后将昏迷的祢豆子打横抱起,转头看向勉强站起的炭治郎:“还能动么。”

“我没问题的。还是祢豆子的身体要紧,拜托了义勇先生,能先帮我把祢豆子送到基地去么?我马上就到。”

“……好。”

“说起来,义勇先生真厉害啊……居然只用了这么短的时间赶到了。”义勇抬脚踏出房门的前一刻,听到了炭治郎的感慨。他停顿几秒,以听不出情感波动的声音淡淡回道:“路过。”

然后他的身影便消失在了炭治郎的家门口。

炭治郎的鼻子动了动,脸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咦?是错觉么……义勇先生好像隐瞒了些什么。”

 

5.

“提问。”

“什么。”

“为何要向灶门炭治郎隐瞒真实情况。在收到来自灶门炭治郎的求救讯息前,本机先接受了来自个体富冈义勇的要求,搜索灶门炭治郎住所的坐标。也即是说,不存在‘路过’的情况。”

“没有必要。”义勇一步一步踏在厚厚的积雪上,眼神淡得仿佛平静无波的水面。

“……人造人不需要多余的感情。”

他这样回答,不知道是说给自己的鎹鸦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冲突篇·END】



ふふ
🎴🌊+🦋🌊 準備做鑰匙...

🎴🌊+🦋🌊

準備做鑰匙扣的圖。

(新年禮物,用於自己玩和送給會被我硬塞的小可憐

(我上色真他媽好醜...我暈了

🎴🌊+🦋🌊

準備做鑰匙扣的圖。

(新年禮物,用於自己玩和送給會被我硬塞的小可憐

(我上色真他媽好醜...我暈了

幽霜
雖然咬的方法錯了(大膽)不過我...

雖然咬的方法錯了(大膽)不過我喜歡w

(新手翻譯希望沒錯)


已授權: 

https://upload.cc/i1/2019/10/05/QW9GmY.jpeg 

繪者:海崎

@YIOwOIY

作者連結:https://mobile.twitter.com/yiowoiy@


雖然咬的方法錯了(大膽)不過我喜歡w

(新手翻譯希望沒錯)



已授權: 

https://upload.cc/i1/2019/10/05/QW9GmY.jpeg 

繪者:海崎

@YIOwOIY

作者連結:https://mobile.twitter.com/yiowoiy@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