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炭伊

39.3万浏览    638参与
Kitsch

【炭伊】相合伞

    知晓了城里有鬼藏匿的传闻,在调查途中却被小食摊贩吸引注意力这件事,说起来难堪,但总比回过神来才发现跟丢了伙伴要好一些。意识到和自己一同簇拥在小吃铺前的是一群还不及腰的小孩时,伊之助才把直勾勾的视线从那些裹着面粉在油锅里翻腾的肉制品上收了回来,他下意识把手伸向刚刚炭治郎在的方向,想让更擅长与人打交道的搭档替他买来一饱口福,却一把抓了个空。


    心下一惊,他转过身,险些跟迎面急匆匆的赶路人撞个满怀。四周衣着靓丽的人们朝他裸露的上身纷纷投来探究的目光,如针扎在背,他开始后...


    知晓了城里有鬼藏匿的传闻,在调查途中却被小食摊贩吸引注意力这件事,说起来难堪,但总比回过神来才发现跟丢了伙伴要好一些。意识到和自己一同簇拥在小吃铺前的是一群还不及腰的小孩时,伊之助才把直勾勾的视线从那些裹着面粉在油锅里翻腾的肉制品上收了回来,他下意识把手伸向刚刚炭治郎在的方向,想让更擅长与人打交道的搭档替他买来一饱口福,却一把抓了个空。

 

 

    心下一惊,他转过身,险些跟迎面急匆匆的赶路人撞个满怀。四周衣着靓丽的人们朝他裸露的上身纷纷投来探究的目光,如针扎在背,他开始后悔没有听进炭治郎要他进城前穿戴整齐的种种唠唠叨叨。但四周一切都是陌生的,大脑传递的忐忑足以影响感知能力,叫他只能一边用手指搓着腰上系的那团兽毛——那是这里唯一带着山野气息的物件,一边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任凭潮涨般的人流将他肆意推挤。

 

 

    他想起炭治郎和善逸的敏锐嗅觉及听觉,并第一次为此沮丧了起来。知晓动物的想法对他而言总是很容易,通常情况下他也根本无须在意,但当置身于人海中,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得到了来自四周的注意,却不是他想要的那种。他察觉到一道又一道的目光交替着打量他,没有杀气,却带着他读不懂的意味。结伴而行的人们总是在交头接耳,仿佛有无形的壁障,只把他一个人死死地框在这里。

 

 

    该死的豚太郎,到底去哪里了。伊之助想,顺带把头又往低处埋了埋。

 

 

01

 

 

    如果是在平常的任务中,伊之助通常都跑在最前面,意气风发地挥舞着他那两柄如同野兽啮齿的日轮刀,一边催促着快点去把鬼都给杀光。顾及并没有强烈战斗欲望的善逸,炭治郎总会劝他等一等,以至于从未考虑过眼下这种伊之助会掉队的情况。

 

 

    再三确认猪头少年并没有一时兴起跟自己玩某种“躲猫猫”的游戏,炭治郎身为长男的自信心头一次受到了莫大的打击。事实胜于雄辩,他把伊之助给弄丢了,还是在上一回伊之助就表现出格外不安的城市里,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现在还是白天,应该不会有鬼趁此机会找他们麻烦。

 

 

    伊之助一定会很害怕吧,而且还保持着他平日里的一贯造型,会不会被当成奇怪的动物抓起来。

 

 

    愧疚和慌乱一齐涌上心头,随后而来的竟然是隐隐约约的气愤。先前被伊之助常常紧攥的衣角像缺少了某种部件,那处越轻,炭治郎心里越重。两个小人在他脑子里斗殴吵架,一个说,“伊之助就该一直贴着我,紧紧跟上来。”,另一个说,“是我没有注意到他,我把他给落下了。“复杂而混乱的情绪迫使他用力甩了甩头,把乱七八糟的念头暂且抛到一边去,总而言之,眼下还是赶紧在天黑前找到丢失的伊之助才行。

 

 

    一边往回赶,一边拦下从先前方向走来的人,“请问您有没有见过一个很奇怪的家伙,“语气完全暴露了自己的焦急,炭治郎喘了口气,尽量使声调更加友好而平稳,”上身没有穿衣服,腰间围了一圈皮草,还戴着野猪的头套!“乱七八糟地用手比划着。

 

 

    “?“接收到的却只有一道接着一道的警惕视线,似乎将他当成了有臆想症的精神病患,或是用奇怪方式搭讪的流氓。”看起来是小孩子呢,不过不是这里的吧,真可怜。“朝他摇了摇头,一位女士便立马贴着女伴的耳朵开始窃窃私语。

 

 

    为什么伊之助不留在原地等呢,附近也没有他的气息。炭治郎有些懊恼。伊之助偶尔会让他不自觉地半恼起来,这种情况更多是在伊之助的行为威胁到他自己时发生。从前胞弟们调皮捣蛋也会使他苦恼,但却极少有生气的意味在里面,他会更加包容的。

 

 

    为什么呢。希望伊之助更加多一点信任自己,更加多一点依赖自己,更加多一点……待在自己身边。

 

 

    曾经的某个晚上,在据点没有见到伊之助的影子,出于某种说不清的心情,他鬼使神差地顺着气味找到了大刺刺地摊开躺在一处山坡上的伊之助。后者惬意地用手枕着脑袋,一条腿高高翘在另一条上,于是他悄悄走近,脚步带动了一阵风,草堆像被从梦中惊醒般沙沙作响,但伊之助却没有出声。

 

 

    仰视天幕的男孩抿着嘴,眼睛比炭治郎幼时夏日里捕过的萤火虫还要亮,虽然常被夸红色的瞳孔漂亮,但那个时候,炭治郎觉得最漂亮的应该还是宝石一样的绿色眼珠才对。他在伊之助旁边坐下来,身边人抬起了胳膊,用手贴着月亮的轮廓比了个半圆,突如其来地念念有词。

 

 

    “谁知寂寞苦,残月挂长天。“

 

 

    “诶?“有些惊讶地眨了眨眼。

 

 

    “我也不知道是啥意思,以前有个老头老念给我听。“像是有些不好意思,伊之助嘿嘿地笑了两声,接着说,”但我想月亮肯定很孤单,那些闪闪发亮的小东西很多,但都跟它不是同类。“

 

 

    “还好我不是那样,哼,有豚逸,忍,蝶屋的那些家伙,奇奇怪怪但很厉害的柱们,而且还有炭…健次郎,一直陪着我!“

 

 

    他听见伊之助的语气无比轻快,心情也跟着高亢了起来,以至于掩盖了因差点被叫对名字而导致的失落,唯一可惜的是圆月还不够亮,他不能全然看清伊之助的表情,但他当时想了想,还是说:

 

 

    “我、我们都会一直陪着伊之助的。“

 

 

    他回忆着,跑得更快了,连连撞上人们的肩膀,连连赔不是,又连连询问有没有见过一位半裸少年的去向。但大多数人只是摇摇头,或者大声呵斥他快让开。

 

 

    雨落了下来。聚集在闹市区的人们一哄而散,像归巢的雉鸡,迅速而一致。炭治郎听见水滴噼噼啪啪砸在地面上的声响,落到身上却是悄无声息的,但羽织很快就湿透了,紧贴在鬼杀队服上。他抹了把额头上的水,有些迷茫地不知去哪,却感觉打在身上的力道突然消失了,变成了头顶哗啦的敲击声。

 

 

    他回过头,一位老妇人替他打着伞,神情同他一般急切而无措。

 

 

    “请问……“

 

 

    “请问您有没有看见一只黑白色的猫咪,绿色的眼珠,它刚刚突然跑走了。“对方先开了口,迫不及待地一股脑问了出来。

 

 

    “抱歉!我也是刚刚才到这里,请问您有没有看见一个光着身子的奇怪男孩,跟我差不多高。“

 

 

    “哎呀,“老妇人忽然笑了起来,皱纹堆在脸上,却格外和蔼,”我记得,那是个漂亮孩子,眼睛的颜色同我家猫咪一样。看见他后我的猫突然就跳下去跟着跑走了,真奇怪。“她指了个方向,接着说,”朝这边,我们恐怕要一块去找。“

 

 

02

 

 

    伊之助觉得自己今天倒了大霉,先是跟炭治郎走丢,然后遇上阵雨,最后山大王的地位还被一只猫挑衅。他愤愤地瞪了一眼胳膊肘里大摇大摆躺了个舒服的不速之客——这家伙突然出现在他脚边,对着他的腿又蹭又刨,得偿所愿地被抱起来后,就开始指挥伊之助朝何处走。

 

 

    具体方式为:每当伊之助朝它认为的错误方向迈步,它就像在骂“白痴走错路了“般喵一声。而伊之助第一次悔恨自己为什么能够明白动物的意思。

 

 

    绕过一条石板小道,他们一人一猫停在了一栋长屋的门口,房檐很窄,恰恰能容下一个人身的距离,伊之助再把腿伸开些,就会冷不防被顶上滴下的雨水砸到。好在人烟稀少,这总归让伊之助放松了下来。猫咪支起背,伸展四肢,连带着咕噜了两声,似乎对当下的环境格外满意,但这种悠哉的心情并未持续多久就被伊之助揪住了尾巴,还被恶狠狠地威胁道,“喂,你这家伙要是让我在这儿等什么东西等到晚上,我就把你给烤了吃!“

 

 

    “喵呜!”它也不是好惹的,一爪给到了伊之助的脸上。

 

 

    炭治郎赶到时,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伊之助对着一只猫怒气冲冲,颇有要把对方的毛给全薅下来的气势,而猫也不甘示弱地对着伊之助又抓又咬。似乎并不怎么令人担心的样子,反而还相当热闹嘛。悬起来的心终于落下,他扬起嘴角,刚想招呼正在同猫咪搏斗的人,身边的老妇人将伞递给了他,自己走上前去,又一次率先出声。

 

 

    “伊野子,你果然很聪明呀,知道自己回来等我。”

 

 

    小猫呜呜了两声,不再恋战,从伊之助腿上轻巧跳下,雀跃地欢迎自己的主人。被忽视的人疑惑地抬起头,而炭治郎打着伞,刚巧不巧地站在他前方,衣物同他一般狼狈而贴身,脸上却挂着暖洋洋的笑容,他觉得鼻子一酸,说不清是委屈还是开心,但炭治郎还站在那里恭恭敬敬地朝猫主人道谢。

 

 

    他又急又气地扑了过去,想当场给炭治郎的肚子来一下头槌,让他人仰马翻地摔个屁股墩。但刚刚冲过去,却不知道为什么被摁进了一个湿漉漉怀里。伞是刚刚能容纳下两个人的伞,并不大,但伊之助却觉得头顶上的雨全停了,大概是因为炭治郎太阳般温暖的手一下又一下地轻拍着他的背。

 

 

    他想起陌生的霓虹和街道,擦着他肩膀过路的行人,审视和窥探的目光,心口发堵。但眼下炭治郎的怀抱像层糖霜,将他,将那些东西全都裹了起来,然后把不快乐的尽数融化掉。

 

 

    谁也没有注意到,伞被半放了下来。被挡住的男孩们相拥着,同样除了他们谁也听不到,一位悄悄对另一位说:

 

 

    “对不起,我们回家吧。”

 

 

    穿越深山与城市,酷暑与严冬,白昼与黑夜,不论是满怀斗志和希望,还是险些被残酷和绝望打倒,和你一起的地方,心所在的地方,就是家园。

 

 

-end

 

注:

相合伞:也就是动漫里经常看到的画在黑板上的,一柄伞底下有一对情侣名字的那种伞符号。也被叫做爱情伞,有浪漫的寓意。

 

关于小猫的名字伊野子:私心乱取的,日语发音是inoko,也就是伊之子。


🎍

有炭伊⚠️链接丢评论⑧(屏蔽机制真的很奇怪(疑惑)

有炭伊⚠️链接丢评论⑧(屏蔽机制真的很奇怪(疑惑)

Shinko

[鬼灭之刃/炭伊/AU] 巧言令色(未完)

* 极微量善祢。

* 前文见合集 or tag。


08 前兆


伊之助睁开眼的时候还有些迷糊,看到陌生的天花板下意识蹿起身,直到上半身暴露在凉飕飕的空调风里才醒过神来,然后他下意识看向了自己的下半身,还好,短裤还是穿了的,虽然看起来不是很合身,大了两个码……他的脸烧起来,嘴上不服输地嘟囔着自己自己现在还在长身体,所以现在输了不代表什么。


炭治郎恰在此时小心地推开门来看他,门外的灯光让伊之助的眼睛微微有些刺痛,但他一瞬不瞬地望着炭治郎。炭治郎看起来刚洗完澡,头发吹了半干,软软地贴在头上,让伊之助方才毛躁的心也柔顺下来。


“醒了?”他的语气...

* 极微量善祢。

* 前文见合集 or tag。


08 前兆


伊之助睁开眼的时候还有些迷糊,看到陌生的天花板下意识蹿起身,直到上半身暴露在凉飕飕的空调风里才醒过神来,然后他下意识看向了自己的下半身,还好,短裤还是穿了的,虽然看起来不是很合身,大了两个码……他的脸烧起来,嘴上不服输地嘟囔着自己自己现在还在长身体,所以现在输了不代表什么。

 

炭治郎恰在此时小心地推开门来看他,门外的灯光让伊之助的眼睛微微有些刺痛,但他一瞬不瞬地望着炭治郎。炭治郎看起来刚洗完澡,头发吹了半干,软软地贴在头上,让伊之助方才毛躁的心也柔顺下来。

 

“醒了?”他的语气中噙着笑意,知道伊之助不适应光线马上掩上了门,“开着空调,你又不肯穿衣服,至少好好盖着被子吧。”

 

伊之助身侧的位置凹陷下去,随后他被裹进了充斥着炭治郎气息的被子里,炭治郎没有松开手,仍然就着这个动作抱着他的肩膀。这次伊之助看清了他的眼睛,酒红色的光芒中央映出自己。

 

“我们最近查了下对面那个乔花大郎,”炭治郎轻笑了一下,没有强行纠正谢花的名字,好像刚才逼着少年叫对他的名字的人不是他,“他老家不在这里,在一个闭塞的小地方,父母早逝,他和一个妹妹相依为命,听说是靠打架追债和收保护费过活。”

 

谢花太郎有一个妹妹的事情并没有让炭治郎感到惊讶,相对而言——“做混混这么赚钱?歌舞伎町的租金可不是小数目。”

 

“一开始他赚了钱之后把妹妹送到了这里来上学,但是他给的钱完全不够在她大城市花销,她就走了别的路……”

 

炭治郎读懂了他的目光,眨了眨眼:“看起来他的妹妹和他的相貌是天差地别了。”

 

伊之助这次听出了他暗含的意思,好笑地白了他一眼:“她的当时的艺名叫堕姬,单凭一张脸就让无数男人神魂颠倒。后来她……和一个男人好上了,”伊之助停顿了一下,随即又加快了语速:“当时这件事在歌舞伎町闹得风风雨雨,那个男人好像是有家室的,但也挺负责,替她付了一大笔违约金,之后还一直养着她,甚至乔夫大郎开店的钱一开始也是那个男人给的。”

 

炭治郎皱起了眉:“那他和「鬼」是怎么搅和到一起的?”

 

伊之助一哂:“这个我们也没能查到。只知道「弦月坊」五六年前就上过税务署的黑名单,最后是赔钱了事的。这次一方面是在盘查到歌舞伎町的时候发现「弦月坊」有前科,一方面是……收到了一封匿名举报信,所以我们才打算来看看。本来只是想摸出点偷税漏税的小毛病交差,谁知道钓到了大鱼……”

 

“感觉完全处在被动的局面呢。”炭治郎叹了口气。

 

“不,”伊之助的眼睛却亮了起来,突然从被子里窜出来站立在床上,“恐怕鬼舞辻无惨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计划会出现纰漏,而这个机会是你创造的!因为你能从千万人中认出那个冠冕堂皇的家伙,所以他终有一天会露出马脚,可能是在一年后,可能是在一个月之后,也可能就在明天!”

 

这或许就是天使吧,炭治郎几乎看到他身上的莹莹光芒,笑着把他拉到怀里:“刚刚说的没听到吗?你是想感冒?”

 

他的体温隔着睡衣传递到伊之助身上,让伊之助舒服地眯起了眼。

 

*

 

晚上两人聊了许久,因此炭治郎醒来看到时钟指向十一点也并没有感到惊讶。伊之助正搂着他的脖子睡得香甜,跨在他腰间的那条腿倒是能解释炭治郎梦境中越发沉重的身体,只是这个姿势——炭治郎只消垂下目光就能顺着宽松的内裤裤角窥见里面的景色。

 

他的喉结不由自主地动了动,然后才听到自己的手机正在欢快地放着来电铃声。来电显示是未知号码,他按习惯准备挂断,却见伊之助嘟囔着从他身上滚到床的另一端,把自己埋在被子里以隔断这烦人的铃声。

 

”噗。“炭治郎忍不住笑出声,再看向这个号码便觉得顺眼了许多,干脆起身到客厅接起了电话。

 

“喂,您好,请问是灶门炭治郎先生吗?”电话那端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

 

“是的,请问您是?”

 

“我是您妹妹所在的市立医院的医生。是这样,今天我们与临市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有一个临床交流会,希望您能同意我们将您妹妹带到科室进行会诊,相信这对改善灶门小姐的情况也能有所帮助。”他的语气有些拘谨,带着央求的意思,“我们在您邮箱发了一封同意书,上面有详细的流程介绍,如果您同意的话麻烦签字后原路发回。”

 

炭治郎私心是不愿意的,但是他也知道这是双赢的事情,最后还是应了下来。许久没开电子邮箱,除了最上面的一封同意书,还有不少垃圾邮件,都是毫无新意的购物促销或是订阅会员提醒,倒是有一封很有新意,是一个叫“极乐教”的宣传广告,炭治郎扫了眼,觉着像是邪教,反手点了个举报,然后他才点开第一封邮件细细看了一遍,在末尾附上电子签名发了回去。

 

只是邮件发出后,他怎么想都觉得这件事透出一股蹊跷的气息,便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喂,炭治郎先生?”年轻人总是朝气蓬勃,听着含糊不清的声音好像嘴里还塞着食物。

 

“善逸,你现在在医院吗?”

 

“诶?我刚溜出去吃早饭……嘶——咳咳……”我妻善逸想起什么似的提了口气,然后果断呛到了自己,“拜托您不要告诉伊之助!”

 

“那你大概什么时候回去呢?”炭治郎看了眼手机时间,已经将近十二点,距离他回复邮件已经过去有十来分钟了,不知为何,时间拖得越久他心里就越发烦躁起来。

 

“我已经吃好了,现在就回去,大概十分钟左右就能到医院吧……请问发生什么了吗?”善逸跟着炭治郎紧张起来。

 

“医院那边有人联系我说要让祢豆子……我的妹妹参加一个医学交流会——”

 

炭治郎听到那边响起椅子在地上摩擦的刺耳声音,而后听筒被阵阵风声淹没,他只能隐约分辨出善逸的声音:“你听我说,今天上午交流会就已经结束了,临市的大巴都开回去有一会儿了……这件事肯定有问题,你先往医院赶,不过也别急,我跑回去没几分钟……真的很抱歉,昨天明明说好会保护好祢豆子妹妹的……”

 

“这不怪你,只是不知道怎么会盯上祢豆子的……我先挂断了,有情况随时电话联系。”虽然善逸在尽力往回赶了,但炭治郎心里却涌起一股恐慌的情绪,他仿佛再次回到那个血色的早晨,他的脚在跨上第一级台阶的时候就已经预感到了结局……

 

突然他背后伸出一双手环在他的腰间,毛茸茸的脑袋蹭过来:“你身上怎么那么冷?纹太郎你还好吗?”

 

炭治郎紧绷的身体松了下来,很快整理好情绪挣开了伊之助的手臂:“没事,空调有点冷。我现在要去一趟医院,「弦月坊」那边……可能暴露了,你也小心点。”

 

伊之助的表情严肃起来:“俺哪也不去,就在这里等你回来。你也不要自责,这不是你的错,只能说鬼舞辻太……不,还没有证据说和他有关呢,或许只是医院搞错了。”垂着的耳饰摇摇晃晃,要是平时炭治郎肯定忍不住笑起来去咬他的耳垂,只是现在他再怎么努力也扯不动嘴角。“笑不出来就别笑了,怪难看的。”伊之助学着他的样子摸了摸炭治郎的头发,转过身向卧室走去,“俺给老大打个电话,你快去医院吧。”

 

*

 

中午十二点刚过一分,警局守着报警电话的村田度过了一个异常和平的早晨,一边叹着自己的好运一边饥肠辘辘地等待队友来交班。

 

但是平静往往是暴风雨的前兆。就像是为了验证这句话一般,电话铃骤然响起,昏昏欲睡的村田被吓得一个激灵。

 

“您好,请问——”

 

“警察先生,您可一定要帮我们家孩子做主啊!”报警人是一个有些年纪的妇女,她的情绪有些崩溃,让村田头大起来,这种报案人被情绪驱使,往往前言不搭后语,让人摸不清头绪。

 

“您放心,我们的存在就是为了给您提供帮助。请冷静一些,描述一下您遇到的问题好吗?”

 

对面传来一阵抽噎,出乎意料地,她很快整理好的言辞,仿佛在那之前已经打了许多遍腹稿:“我的女儿在临市上大学,前段时间遭遇了车祸,抢救无效不幸过世了。”村田记得这个新闻,是飙车党闹出的事情,女孩颅骨碎裂送到医院时已没了呼吸,这件事借由网络的力量发散开,给全国治安队都施加了不小的压力。

 

“……但是我们从医院把她接回来重新妆奁的时候,发现这个可怜的孩子肚子上有一道疤痕,因为从小到大她都是我们的掌上明珠,根本没动过刀,我们实在在意,便央人打开肚子看了看,谁知道里面居然是——呕——”强行冷静下来的妇女的情绪再次激动起来,“她的肝脏全被换成了猪的肝脏!我的孩子,竟然在死后还要遭遇这样可怕的事情!一定是那家医院!那个所谓的医药大学附属医院,他们是骗子!他们怎么敢,怎么敢对我唯一的女儿做出这样魔鬼一般的行径!”

 

 

 

※隐藏剧情9

深夜剧场。

“喂权八郎,刚刚那个还没结束吧!”伊之助翻过身压在炭治郎身上。

刚趁他睡觉在浴室解决了个人问题的炭治郎难得被问得哑口无言。他组织了一会儿语言:“伊之助呀,你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吗?”

“你这是在小瞧我吗!不过是区区交配而已,就是把〇〇放进〇〇,俺以前在山里可看过不少!”

“人和动物是不一样的噢,”炭治郎顺了顺伊之助的毛,“人类做……交配不一定是为了繁衍,更多的是基于爱情。”

“俺知道!你不喜欢我吗?”伊之助被顺得舒服,虽然嘴上不肯承认,但的确收起了刺。

“喜欢啊。所以我希望我们在一起的话能更加正式一些,而不是在我们的生活都一团糟的时候。”

伊之助的眼睛亮了起来:“俺明白了!明天就去把那么无惨抓了!然后炭治郎就会和俺交配了!”

这话,对也不对,炭治郎没有反驳,搂紧了他的少年。

(这一段本来想展开写写,但是一写又偏离主线了,所以就放个段子啦。🚗会有的,不过要等番外吧w)

 

※隐藏剧情10

我:“善逸好像很清楚自己的同僚在炭治郎先生家呢!”

善:“之前打电话开口权八郎闭口纹次郎,还看不出他根本不关心我只是想来秀恩爱的话那一定是我眼瞎……”

 

※隐藏剧情11

伊之助不喜欢叫别人老大,但是当事情超出掌控的时候他也分得清轻重缓急,知道要适时向某中二病长官低个头。


穆珏MJue
?原来这么早就见过家长了吗 内...

?原来这么早就见过家长了吗


内容来自微博,大正悄悄话里的内容

侵删致歉

?原来这么早就见过家长了吗







内容来自微博,大正悄悄话里的内容

侵删致歉

呱之呼吸第一式-zszd
反复横看花街篇,越看越真

反复横看花街篇,越看越真

反复横看花街篇,越看越真

KUMA熊吉
近期太忙忘记更lof了……!!...

近期太忙忘记更lof了……!!!

补一个!是简单的快乐www

(左边官谷活动的某个特典明信片,右边是同人立牌)

超🉑🉑

近期太忙忘记更lof了……!!!

补一个!是简单的快乐www

(左边官谷活动的某个特典明信片,右边是同人立牌)

超🉑🉑

猪迷心窍20
炭伊我发啥都屏蔽?pinglu...

炭伊
我发啥都屏蔽?
pinglun破🚗

炭伊
我发啥都屏蔽?
pinglun破🚗

我灵芝真的不是灵芝

企鹅炭伊炭!
游戏:企鹅企鹅生活
(附赠一张边缘鹅义勇(x

企鹅炭伊炭!
游戏:企鹅企鹅生活
(附赠一张边缘鹅义勇(x

爽图放置场所

“你来晚了,权八郎。”

“你来晚了,权八郎。”

虾条

ooc
就算是平时不习惯穿衣服的猪猪也会因为被炭炭盯着看而害羞ᐕ)⁾⁾

ooc
就算是平时不习惯穿衣服的猪猪也会因为被炭炭盯着看而害羞ᐕ)⁾⁾

漩涡小瓣
柱🎴×鬼🐗 就...

柱🎴×鬼🐗

就想画长发来着

柱🎴×鬼🐗

就想画长发来着

汐見shiomi

摸摸鱼,都比较潦草,p234是炭伊注意!
(其实总是不太敢打主tag和单人tag怕被打💦💦)p2应该不会翻的吧??
今天的猪猪也如此好看
好想看儿子们的涩图🤤🤤

摸摸鱼,都比较潦草,p234是炭伊注意!
(其实总是不太敢打主tag和单人tag怕被打💦💦)p2应该不会翻的吧??
今天的猪猪也如此好看
好想看儿子们的涩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