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炸酱面

3048浏览    290参与
Alyssa.丹

圆明园东门的一家小店
看着很地道,味道也不错~

酱很讲究,够咸,量足又细腻,配方似乎很神秘;
码子也丰富:花心萝卜丝,黄瓜丝,黄豆,(一丢丢白菜丝?);
手擀的面条粗细正好,筋道热乎,底下适量的汤让面拌起来特顺滑,吃完的时候正好吸没(要不然也不用担心酱不够)。

追星成功的一天,吃到心念的炸酱面感觉巨爽!

圆明园东门的一家小店
看着很地道,味道也不错~

酱很讲究,够咸,量足又细腻,配方似乎很神秘;
码子也丰富:花心萝卜丝,黄瓜丝,黄豆,(一丢丢白菜丝?);
手擀的面条粗细正好,筋道热乎,底下适量的汤让面拌起来特顺滑,吃完的时候正好吸没(要不然也不用担心酱不够)。

追星成功的一天,吃到心念的炸酱面感觉巨爽!

Alyssa.丹
食堂一楼的炸酱面面细,量小,吃...

食堂一楼的炸酱面
面细,量小,吃不饱,
一点汤都没有!坨着吃好累...
但是酱还不错。

食堂一楼的炸酱面
面细,量小,吃不饱,
一点汤都没有!坨着吃好累...
但是酱还不错。

Alyssa.丹
食堂二楼的炸酱面不说我都看不出...

食堂二楼的炸酱面
不说我都看不出来...
下面汤有点多,酱味比较淡。

食堂二楼的炸酱面
不说我都看不出来...
下面汤有点多,酱味比较淡。

人间真实

失控的炸酱面🍜


如图所见,备好了食材,一切流程心中已记熟!

然而在不断的切切碎的过程中,不断的往锅里加食材的过程中,酱料终于不满的溢了锅,只能拿出室友的沙拉盆兜底,一人份炸酱面变一盆炸酱面,我真是个可人儿啊。😐

失控的炸酱面🍜


如图所见,备好了食材,一切流程心中已记熟!

然而在不断的切切碎的过程中,不断的往锅里加食材的过程中,酱料终于不满的溢了锅,只能拿出室友的沙拉盆兜底,一人份炸酱面变一盆炸酱面,我真是个可人儿啊。😐

mo

关于新加坡牛一嘴

10月9号中午吃的牛一嘴(哈哈哈又是一篇屯到现在才写的,所以时间线是比较乱啦别介哦哈哈哈)点了套餐,吃的是炸酱面+牛肉饼+店内自制柠檬茶。


炸酱面 选的是毛细,是最细的一种面。通常如果不说要选什么面会默认为韭叶,则是一种粗面。店内是自助的,自助点餐,自助拿餐,因此店内不收服务费的。炸酱里面是鸡肉丁土豆丁胡萝卜丁等,是芡酱的形式,因此尽管是捞面也不会很干。咸淡适中,但是有点辣,感觉美中不足。不过这边有个小亮点给小伙伴们,店内有配辣酱和甜醋。喜欢“吃醋”的小伙伴捞面配上点醋真的超级赞哦!


牛肉饼 饼皮过干,牛肉馅黑椒味比较重,反倒牛肉味不浓。整份牛肉饼有点油,不推荐...

关于新加坡牛一嘴

10月9号中午吃的牛一嘴(哈哈哈又是一篇屯到现在才写的,所以时间线是比较乱啦别介哦哈哈哈)点了套餐,吃的是炸酱面+牛肉饼+店内自制柠檬茶。


炸酱面 选的是毛细,是最细的一种面。通常如果不说要选什么面会默认为韭叶,则是一种粗面。店内是自助的,自助点餐,自助拿餐,因此店内不收服务费的。炸酱里面是鸡肉丁土豆丁胡萝卜丁等,是芡酱的形式,因此尽管是捞面也不会很干。咸淡适中,但是有点辣,感觉美中不足。不过这边有个小亮点给小伙伴们,店内有配辣酱和甜醋。喜欢“吃醋”的小伙伴捞面配上点醋真的超级赞哦!


牛肉饼 饼皮过干,牛肉馅黑椒味比较重,反倒牛肉味不浓。整份牛肉饼有点油,不推荐。


柠檬茶 味道OK,普通柠檬茶味啦哈哈哈。比较特别想要讲的一个点是吸管是纸质吸管,柠檬茶包装是袋装的,喝久了之后吸管会变软,也不够长喝到底部的饮料,设计上望改进咯。

未至之光

第三十号试吃报告,老北京炸酱面。我就是要说,南方人的胃是受不了北方小吃的!这么多次了,哪家炸酱面都没有办法戳中我的点。其实也还好,面够劲道,但是酱是普普通通的,配菜挑不出错来但是也不是绝赞的那种,可能吃吃热腾腾的还好,但是稍微冷一点就感觉不好下口了。但是这个面装在青花瓷碟子里真好看呀!

第三十号试吃报告,老北京炸酱面。我就是要说,南方人的胃是受不了北方小吃的!这么多次了,哪家炸酱面都没有办法戳中我的点。其实也还好,面够劲道,但是酱是普普通通的,配菜挑不出错来但是也不是绝赞的那种,可能吃吃热腾腾的还好,但是稍微冷一点就感觉不好下口了。但是这个面装在青花瓷碟子里真好看呀!

海天一帆
咸鱼谈人生
kerr

我和炸酱面之间的距离没有你(栾云平)

“栾云平!怼怼!哥!你说的抓一把香菇,一把到底是几个?”

你难得下一次厨房,系着歪歪扭扭的围裙,抱着一袋子干香菇站在厨房门口,对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男人摊开手,五六颗干香菇不太老实的在你的掌心里颤悠,边缘的一颗像是随时要被挤出去的样子。

“哎,你手怎么这么小?这点香菇哪够呀,你再抓两个这么多。”栾云平走到你面前,轻轻的从你手里抄走那几颗干香菇,带着薄茧的指尖从你的掌心划过,窜上一阵细微的麻痒。

你跟着他进了厨房,手心不自在的往围裙上擦了擦,仿佛这样就能让它停止发烫。

栾云平没有注意到你的小动作,把手里的香菇扔进一只白瓷碗里,又示意你再往里面抓两把。

“我说你是怎么想通了,要当贤妻良母...

“栾云平!怼怼!哥!你说的抓一把香菇,一把到底是几个?”

你难得下一次厨房,系着歪歪扭扭的围裙,抱着一袋子干香菇站在厨房门口,对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男人摊开手,五六颗干香菇不太老实的在你的掌心里颤悠,边缘的一颗像是随时要被挤出去的样子。

“哎,你手怎么这么小?这点香菇哪够呀,你再抓两个这么多。”栾云平走到你面前,轻轻的从你手里抄走那几颗干香菇,带着薄茧的指尖从你的掌心划过,窜上一阵细微的麻痒。

你跟着他进了厨房,手心不自在的往围裙上擦了擦,仿佛这样就能让它停止发烫。

栾云平没有注意到你的小动作,把手里的香菇扔进一只白瓷碗里,又示意你再往里面抓两把。

“我说你是怎么想通了,要当贤妻良母了?又不会做饭,折腾个什么劲儿。”他一边洗着香菇一边怼你,你却始终微笑着随便他怎么说。

想当贤妻良母要看为了谁。

为了他,你愿意。

你拿过刚刚洗好的葱,切成葱花,也不知道要把葱花搁哪儿,就扒拉到砧板的一角,接着又开始剁姜末。随着菜刀剁在砧板上的节奏,葱花们开始蹦起了迪,一簇簇的往台面上掉。

“停停停,我说小祖宗,葱全洒桌上了您没看见啊?”栾云平那边刚把香菇泡上,回头看到你的杰作,又是一顿伴着唠唠叨叨的收拾。

其实葱洒了真的不怪你,大葱辣眼睛,你也是边抹着泪边把葱切完的。你默默的退到墙边,泪眼朦胧的看着那个手脚麻利的收拾着残局的男人,心里又是委屈,又懊恼自己笨。

“呦,怎么还哭上了?我也没说你什么呀?”栾云平回头看到你眼眶通红、泪眼婆娑的样子,瞬间就急了。

“我没哭,就是大葱辣眼睛。”眼泪挂下来没地方抹了,于是你故意凑上去,把眼泪鼻涕全蹭在了他的肩上。

“没事,没事,走,洗把脸就好了。”

你被栾云平温柔的哄着,他一手牵着你,一手揽住你的腰,慢慢把你带去洗手间。他先帮你洗了手,才让你自己捧了水洗脸,等你抬起头的时候,他早就拿着干毛巾等着你,仔细的帮你擦净脸上的水珠。

你的眼睛还是红红的,刚刚洗过的脸水润白净,看上去像只小兔子。你迷恋的看着他帮你擦脸时专注认真的样子,却不知道自己这乖巧可爱的模样,就像一根羽毛撩拨在他的心上,痒痒的,又挠不到。

也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提前只会你一下,栾云平突然捧着你的脸,低下头,在你唇上印上一个吻。他的额头轻触着你的额头,你甚至不敢和他对视,羞得满脸通红的飞快闭上眼睛。他以为你这是默许了,又再次低下头,这次却再不愿如刚才那般蜻蜓点水。他的拇指轻扣你的下巴,你毫无经验的松了牙关。你第一次接吻,既生涩又害羞,他却经验老道的教会了你怎么换气、怎么回应。

栾云平比你更知道分寸,最终还是他先克制自己,让你一团浆糊的脑袋能正常供氧。他捏捏你的脸,笑起来会露出下面一排不怎么整齐的牙齿。

“今天是学做炸酱面,别的以后我再慢慢教你。”

可恶的男人说完转身就走了,留下脸红成番茄的你,又用冷水洗了一次脸。

你磨磨蹭蹭的回到厨房,栾云平已经把猪肉洗干净了。

“丫头,你也太抠了吧,这肉就不能多买一点。过来,我教你切肉。”栾云平见你走到身边,自然而然的把你圈进怀里,站在你身后教你怎么握刀,怎么拿肉。

他的脸越过你的肩膀,就在你的脸旁。他侧脸和你说话时,你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喷洒在你的脸颊上。你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学切肉,所有感官都集中在了你们身体会接触到的地方。炎热的夏天,厨房里没有冷气,你能感觉到阵阵热气从栾云平身上散发出来,烘得你也跟着热起来。

好不容易切完肉,当他松开你的时候,你仿佛如蒙大赦一般松了一口气。栾云平看着你额头鼻尖沁出了的小汗珠,故意把刚刚你没擦过眼泪的另一边肩膀凑过来。

“看你热的,这边还是干净的,干脆再给你擦擦汗。”

你嗔怪的瞪他一眼,洗好手跑去客厅抽了纸巾擦汗,就听见栾云平问你买的番茄酱放哪了。

“啊?我买了湿黄酱和甜面酱,就是没买番茄酱。”

你对今天的又一次失误感到万分后悔,习惯性的撅起嘴想辙。突然撅起的嘴巴被人用力刮了一下,你惊叫一声捂着嘴,瞪着栾云平又想生气又想笑。

“小傻瓜,去,冰箱里瞅瞅,上次我们吃肯德基的时候多了番茄酱,我给搁冰箱了。”

“哈?这样也行?”你哭笑不得的去冰箱里搜刮到几袋番茄酱,“还说我抠门,您这又叫什么?”

“我这叫勤俭持家啊。”

“略略略……”

你不屑的对着栾云平吐舌头,心里忿忿不平,手上不小心力气使大了,番茄酱直接从小孔里滋出来,目标直指栾云平。

“哈哈哈哈哈哈。”

你指着满脸红色番茄酱的栾云平,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趁着他洗脸的功夫,你用泡香菇的水把酱泄好了,虽然稀了一点,总之能用吧。

 

……

点火、热锅、倒油。

你模仿着记忆中的他炝锅炒肉的样子,等肉变色后放入香菇丁,再倒入泄好的酱,慢慢搅拌。

一边搅着酱,一边看手机,你没有不耐烦的感觉。你没有听话到真的去看他的相声,你只是一遍遍读着他昨天下午发的微博文章。

这个人写个菜谱还要这么嘴碎!

手小说谁呢?

叫谁让葱姜老实待着?

谁会把酱挤到自己脸上?

回忆突然不受控制的涌现出来,曾经美好甜蜜的一幕幕往事,想一根根尖刺扎进你的心脏,滚烫的泪滴进锅里,你怕你的泪太苦太涩,急急忙忙抓了一把冰糖想扔进锅里,又突然住了手,摊开掌心认认真真数了数够不够7块儿。

水烧开了,你得估摸着一个人的份量下多少面,多了也是浪费,就像今天的菜码只有黄瓜丝,再也比不得以前和他一起的时候,你搅着锅里的酱,他能认认真真准备出七八样儿菜码。

面煮好了捞出来,你下意识的想过一遍水,耳边仿佛听到了那人熟悉的声音……

“面过了水不挂酱。”

你一惊,立马缩回手。直到滚烫的面条洒到腿上,火燎般的痛楚让你清醒的意识到,刚刚他的声音不过是自己的幻听。

你们真的已经分手了。

是啊,既然分手了,何必又要自作多情,那篇微博文章其实就是他喜欢碎嘴而已,根本不可能是特意写来给你看的。

但是为什么你昨天中午发朋友圈说想吃炸酱面,他下午就发了那篇文章。要不是这么巧,你怎么会沦落到被面条烫伤,还得一个人孤零零的拖着伤腿上医院急诊。

去医院的公交车上,你忿忿不平的发了一条朋友圈:

栾云平,我恨你!

附图:烫伤的腿。

你就直接发了出去。微信早就互删好友了,你根本不怕栾云平本人看到。

你看完医生,艰难的单腿蹦到护士站,等着护士给你处理烫伤,有一处起了水泡,必须挑破了上药。

“小姐姐,你轻点哈,我怕疼。拜托,拜托。”

你坐在病床上,看着护士拆了一个注射用的针,老么尖了。你见了针就犯怵,屁股就不由自主的往门那边挪。

突然就挪不动了,有人悄么声的坐在了靠门的那一边。

“怕疼别作死啊!嘴馋外边吃切!一个大活人把自己烫成这样,还发朋友圈恨这个恨那个,显你有脸了?”

你惊讶的瞪着突然出现在你面前的男人,听着他数落你,心里的火一下被拱得老高。

“栾云平,你欺人太甚!”你举起拳头就要揍他,手腕突然被他牢牢攥住,你看着他脸上似笑非笑又尽力忍笑的表情,真连扑上去和他同归于尽的心都有了。

“好了好了,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们打情骂俏的地方。伤口记得按时换药。”护士姐姐温柔的笑笑,把药膏递给了栾云平。

你有点反应不过来。其实护士姐姐从栾云平出现分散了你的注意力的时候,就下手了。难怪他刚才的表情那么欠揍。

“我问一下,会留疤吗?”栾云平推了推眼镜,脸上才露出露面以来第一个严肃的表情。

“这我可说不准,要看她是不是疤痕体质。不过结痂的时候要注意,千万别去抠挖。”

“得嘞,先谢谢您了。那我们不打扰了,您忙。”

栾云平把药往兜里一踹,转身横抱着你就出了护士站。你想骂也骂不出口,外面就是候诊区,一双双眼睛正盯着你们呢。

“麻烦让让,小心了嘿!”

“我媳妇腿伤着了,麻烦各位让个道儿。”

栾云平一路上生怕别人看不到似的,嘴上就没停过。

“栾云平,你够了。谁是你媳妇,我们已经分手了!”你在他怀里咬牙切齿,捶胸愤恨(当然是锤他的)

“分手了我就再追呗!”

“我不同意。”

“我给你做一辈子炸酱面!”

……

“我以后都不凶你,都听你的!”

……

“你喜欢抠结好的痂,我得监督你。”

……

“对不起,我道歉。”

……

“我爱你。”




………………………………

老福特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有首行缩进

 

 

日光海岸
自己做的炸酱面,夏日里胃口不佳...

自己做的炸酱面,夏日里胃口不佳,吃这个准没错~

自己做的炸酱面,夏日里胃口不佳,吃这个准没错~

相死成疾

為了醬 而煮的麵😜😜😜 香菇肉醬!自己手剁的肉末👩🏻‍🍳👩🏻‍🍳👩🏻‍🍳 那個汗吶⋯🙈🙈🙈

為了醬 而煮的麵😜😜😜 香菇肉醬!自己手剁的肉末👩🏻‍🍳👩🏻‍🍳👩🏻‍🍳 那個汗吶⋯🙈🙈🙈

炎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