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炼狱千寿郎

91996浏览    586参与
豆腐
天气冷,难得没任务,兄弟两一起...

天气冷,难得没任务,兄弟两一起去泡温泉了~

衣服给要叠好在旁边,刀可不能离身!

天气冷,难得没任务,兄弟两一起去泡温泉了~

衣服给要叠好在旁边,刀可不能离身!

Ame

【扩散感谢】CP25DAY1 鬼灭之刃专区B50 炎柱伙食专门负责协会
【【【【高亮图上打错了本子价格是50不是55!!!!】】】】
更新了下信息,宣图感谢板娘八礁哥哥!到时候应该是我俩坐摊。
等色纸到了我就开始久违的手绘乐色行动【悲】互fo老师有去的或许可以找我点图(?)
把无料的tag也打了多有抱歉!

【扩散感谢】CP25DAY1 鬼灭之刃专区B50 炎柱伙食专门负责协会
【【【【高亮图上打错了本子价格是50不是55!!!!】】】】
更新了下信息,宣图感谢板娘八礁哥哥!到时候应该是我俩坐摊。
等色纸到了我就开始久违的手绘乐色行动【悲】互fo老师有去的或许可以找我点图(?)
把无料的tag也打了多有抱歉!

猫鼬

【授权转载】


作者推特:Q@9andQ

https://twitter.com/9andQ

!禁止二次上传及商用 !



p1 【今天约好和哥哥一起睡了不好意思啦】

p2 脚麻了的千寿郎,想和弟弟玩的杏寿郎

p3 蓬蓬厚厚毛绒绒睡衣

p4 【秘密哦】

p5 双马尾单马尾

p6 童贞必杀【———】

p7 蜜璃酱擅长三股辫



【授权转载】


作者推特:Q@9andQ

https://twitter.com/9andQ

!禁止二次上传及商用 !




p1 【今天约好和哥哥一起睡了不好意思啦】

p2 脚麻了的千寿郎,想和弟弟玩的杏寿郎

p3 蓬蓬厚厚毛绒绒睡衣

p4 【秘密哦】

p5 双马尾单马尾

p6 童贞必杀【———】

p7 蜜璃酱擅长三股辫



南瓜丝绒鲜奶

不死炼||风林火山

风炎无差 现paro 长男爱情故事

时尚总监实 大学老师杏

一块钱玄千邪教


ooc致歉 沙雕无刀



不死川实弥开独立时尚工作室,其人年轻、英俊、有钱、有性格,除了没朋友没对象,人生堪称开挂般的完美。


“不死川先生,明日有美妆新品发布,需要拍摄重要vlog,请帮我设计春日樱花主题的梦幻少女风格造型!”


带货网红甘露寺蜜璃是他店里常客,日常提出各类病态甲方般磨人要求,时尚总监骂骂咧咧地从工作间出来,抱着胳膊戒备看她。


“甘露寺小姐,”他露出狰狞微笑,“仔细看看我这张脸,跟你的要求哪个字沾边?”


“可您是总监啊,”甘露寺蜜璃瞪大水汪汪的眼睛,“我跟你前台...

风炎无差 现paro 长男爱情故事

时尚总监实 大学老师杏

一块钱玄千邪教


ooc致歉 沙雕无刀




不死川实弥开独立时尚工作室,其人年轻、英俊、有钱、有性格,除了没朋友没对象,人生堪称开挂般的完美。


“不死川先生,明日有美妆新品发布,需要拍摄重要vlog,请帮我设计春日樱花主题的梦幻少女风格造型!”


带货网红甘露寺蜜璃是他店里常客,日常提出各类病态甲方般磨人要求,时尚总监骂骂咧咧地从工作间出来,抱着胳膊戒备看她。


“甘露寺小姐,”他露出狰狞微笑,“仔细看看我这张脸,跟你的要求哪个字沾边?”


“可您是总监啊,”甘露寺蜜璃瞪大水汪汪的眼睛,“我跟你前台沟通过了,他说我这需求恐怕只有总监你能完成。”


“什么需求?”


“其实我心里已经有数了,”少女露出娇羞笑容,“春日樱花——请帮我把头发染成上粉下绿,务必渐变均匀,柔顺自然,最好能在阳光下随我心情自动变幻,凸现少女心在甜蜜恋情中的梦幻与捉摸不透!”


“操,”不死川实弥深吸一口气,“不好意思,这需求做不了——我他妈既没有少女心,既没有甜蜜恋情。”


“您还单身?!”甘露寺捂着嘴惊讶地看着他,“天哪,不死川先生,您应该早就到年龄了吧,居然还是单身…”


“我到什么年龄?”不死川实弥眯眼看她,“难道国家出了新规定超过三十岁不结婚就要被枪毙?”


甘露寺嘴张得更大了,“您居然已经三十了…”


“操!我当然没有三十岁!!!”




热心少女甘露寺不忍心总监帅哥成为大龄剩男,自告奋勇来当红娘。


“要求嘛,我想想,”不死川实弥俊脸微红,“腿长,胸大,性格好,脸也不能太差,我是时尚总监,对审美有要求。”


“您是在物化另一半!”甘露寺愤愤瞪他,“坏男人!”


“我就是坏男人,”不死川实弥慢条斯理地说,“对了,得会照顾人,没有不良嗜好,我弟还小,天真可欺,不能让奇怪的人进我们家门。”


“你弟都二十了,一米八出头!况且,我实在看不出他身上哪里天真可欺!”甘露寺回想不死川家冷酷傲然不逊长子的次男,满脸迷惑。


“有正经工作,”不死川实弥没理她,兀自补充,“不用多牛逼,稳定的最好。”


甘露寺蜜璃将要求条条款款列在纸上,思忖片刻,拍桌站起。


“总监先生!我还真有这么个朋友!”甘露寺蜜璃露出兴奋笑容,“其实是我的大学老师,但完全符合您的要求!而且也是单身,家里一直催婚,我这就给他发信息约饭!”




午饭时间,不死川实弥穿暗纹雕花白衬衣,踩刺绣高帮靴,走进高档日料店赴约,他面无表情,冷峻傲岸,内心却有些许颤抖。


甘露寺蜜璃将这人天花乱坠吹成神仙,称其始于颜值忠于才华陷于人品,是寒夜里的灯火,是人世间的太阳,是心尖上的白月光。


原来那是她大学老师,更是衣食父母,甘露寺挂了三年的近代史最后经其救助毕业前成功及格,不靠死记硬背,而靠谆谆诱导。


大学老师说明工作稳定,认真教学则性格上佳,能将甘露寺文科表达送上及格,那必然是德才兼备风华绝代的奇女子——不死川实弥随和服小妹走到包间门前,抬起手,颤抖着拉开门。


里面坐着一个西装革履金红卷发的大眼帅哥,听到开门声,抬头惊讶地看着他。


腿长,胸大,颜值能打,的确每一条都符合…但他妈的,怎么会是个男的啊??


而且一看就和他一样,是个纯种的直男吧!!还是那种会把立领白衬衫下摆扎进西裤配土气腰带和钥匙扣的直男啊!!


时尚总监扶着门,像恶鬼撑着鬼门关,内心将那二手脑子的小网红杀了一千遍。


炼狱杏寿郎教过甘露寺,与其有过灵魂接触,他又瞥了眼门口男人表情,三秒钟就在脑内搞清事情原委,思政老师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转瞬露出光芒万丈的爽朗笑容。


“你好!”炼狱杏寿郎冲门口人大声直白打招呼,不像相亲,倒像约架,“蜜璃是好意,只是恐怕有些误会,这家日料店口味不错,不妨交个朋友!”


不死川实弥内心愤怒郁结,但与人第一次相见不好当面发作,他沉重地步入房间,瞪着面前人,觉得刚刚心跳加速的自己像个傻逼。


“你这头发是自己染的?”他冷冷开口,“颜色层次太糟糕了…而且你为什么染头发不染眉毛?”


“糟糕吗?”初次见面就被故意挑刺,炼狱杏寿郎也不恼,只是惊讶瞪大眼,“大家都说挺适合我的。”


“红黄相间也就罢了…还都是高饱和度亮色!要不是你皮肤白,看上去跟街边烤红薯没什么两样!”时尚总监不客气地说。


“唔姆,多谢夸奖,的确是,”炼狱杏寿郎满意地点点头,“我的确是按照红薯配色设计的!我非常喜欢吃红薯!”


操,怎么回事!——不死川实弥突然觉得心脏又跳起来——这该死的直男居然还他妈说话挺可爱的!




炼狱杏寿郎其实挺好的,吃得很多,但吃相很好,开朗健谈,又懂得倾听,也不像讲究女子,不死川实弥可以放开在饭桌上抽烟喝酒。


总之,就是挺好的。


他放下筷子,夹着烟,边听对面人说话边认真点头。


“好吃!好吃!好吃!这道秋刀鱼也很好吃,不尝尝吗,不死川先生?”


“我饱了,”不死川和气地说,“你吃,不够再加。”


“对不起,是我吃得太多了!”炼狱杏寿郎露出愧疚神色,“耽误你时间了,不死川先生,如果有事,您可以先走,唔姆,很高兴认识您!”


凶恶的时尚总监露出微笑,“慢慢吃,不急,不够再加——顺便一问,你今天晚饭有没有约?”


跟这大胸思政老师一顿饭吃下来,时尚人士不死川实弥长了很多见识,比如见识了何谓出口成章,何谓学识渊博,以及何谓一见钟情。


他提议开车送炼狱杏寿郎回学校,被婉言拒绝,便陪他走到公交站牌等车。


人上车了,车走远了,不死川实弥才脚步虚浮地往回走,满脑子都是衬衫扎进西裤的劲瘦腰线。




“玄弥,你要有大嫂了,”不死川实弥对他弟弟说,脸上浮现虚幻笑容,“虽然是个男的,希望你不要介意。当然,如果你介意,可以从家里滚出去,和我断绝关系。”


“我不介意!!”少年惊恐回应,随即喜上眉梢,“大哥,原来你不恐同?太好了,我近期刚交小男朋友,非常可爱,一直不敢告诉你,怕你打断我的腿!”


“如果你在今天之前告诉我,我一定会打断你的腿,”长男笃定地说,“因为同性恋很恶心——但,人是会变的,今来古往,物是人非,天地里,唯有江山不老,同性异性又有何分别?无非是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还是要遵从内心,珍惜眼下!”


“说得太好了,大哥,从来没见过你此等境界,出口成章,几乎要让我忘了你连高中都没读完,”不死川玄弥倾佩又困惑地看着他,“只是,容我多嘴,难道你今天相亲的是思政课老师?”




不死川玄弥年方二十,在长兄时尚工作室打工,也是形象设计师,他短眉吊眼,莫西干头,日常一身纯黑,走冷峻酷哥路线,但只要熟悉之后就会发现,此人内心柔软单纯,容易害羞,其实是个弟弟。


不死川弟弟情窦初开,对方是比他略微年幼的可爱少年,二人在公园气球射击摊认识,不死川玄弥打中了少年心仪猫头鹰玩偶,慷慨相送,遂一并打中了少年的心。


今日小年轻相约出门约会,不死川玄弥凌晨五点开始做发型洗车。


无奈重型机车被保安扣押在高档小区门外,朋克少年垂头丧气步行进入,跟随手机导航,却在终点处看到熟悉的宾利欧陆。


不死川实弥坐在驾驶座,正打开车窗抽烟,挑眉冲他按了两下喇叭。


“大…大哥!你怎么在这?!”不死川玄弥被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问。


“等男朋友。”不死川实弥扔掉烟头,音调毫无起伏,“你这败家子在这干什么?”


“…巧了,大哥,我也等男朋友,”不死川玄弥红着脸说,“保安不让我骑重型摩托进来,只好用走的…”


他掏出手机,查看千寿郎发来的定位,又上前确认宅邸牌号,满脸疑惑,他看了看他大哥,不死川实弥冲他呲牙,黑发少年被吓得一哆嗦,再次低头确认手机定位。


“大哥…你等男朋友,为什么把车停在这,”不死川玄弥声音略微发抖地问道,“屋宅名牌不是炼狱家吗…”


“我男朋友正是炼狱家的,”不死川实弥漫不经心地说,“你还他妈在这逗留到什么时候,怎么,玄弥,迫不及待要见你大嫂?”


白发男人扯出一个恶劣又甜蜜的笑容。


不死川玄弥张大嘴,手机摔到地上,眼泪流了下来。


“哥哥…怎么会这样…”不死川玄弥泪流满面,语带哽咽,“这就是兄弟血缘的诅咒吗…连男朋友都是一个…”


不死川实弥不解又烦躁地看着他,“你这小子,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都多大了怎么还说哭就哭!别在这里败我兴致,快去找你小男朋友——”


“大哥,我男朋友也在这里,你还让我去哪里找啊!!”不死川玄弥哭着冲他吼,“我男朋友就是炼狱!!”


不死川实弥也愣住了,他的手开始不自觉发抖,的确,玄弥和他是兄弟,他沉迷炼狱杏寿郎的金发大胸好性格无法自拔,玄弥也未必能逃得过这千层套路…但是没道理,杏寿郎没道理会接触玄弥,他也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狠毒放荡之事…


炼狱家的屋门恰好在此时打开,炼狱千寿郎走出来,少年穿连帽衫,踩帆布板鞋,率真活力,表情温和,像一只小猫头鹰。


“玄弥,不好意思,久等了吧,”他小跑着冲到高大黑发少年面前,仰头露出天真笑容,却担忧看到他在哭泣发抖,“玄弥,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吗?”


“千寿郎,”不死川玄弥捂着脸蹲下,不忍心看他,“我知道大哥比我优秀得多,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是你应该早点和我说…”


炼狱千寿郎疑惑地看着他,柔软小脸皱成一团。


“你在说什么,玄弥,我从来没见过你大哥——”


“操!!”不死川实弥震惊地从车上冲下来,一把掰过炼狱千寿郎,盯着他瞳孔巨震,“怎么变小了啊啊啊啊啊!!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么完美的长相身材性格不可能是人类,你果然是妖怪吧!炼狱杏寿郎!!”


“不死川,”门口传来熟悉声音,不死川家长男猛地回头,一身高订休闲西装的炼狱杏寿郎一边锁门一边疑惑看着他,“你抓着我弟弟干什么呢?”




不死川玄弥带炼狱千寿郎去保安处取车,小心给他戴好头盔护腕,男孩柔软乖巧,发丝蓬松柔软,在他手下乖得像只雏鸟,萌得像要活取人命。


“对不起,”不死川玄弥心下愈发愧疚,将脸埋进掌心,半天抬不起头,“只是,千寿郎,你从未说过你有大哥,明明是第一次见你的家人,我却这么丢脸…我是个废物,又被我搞砸了…”


“没关系,没关系,”小猫头鹰帮他捋顺黑色卷毛,“我大哥人很好的,玄弥也是好孩子,下次正式见一见就好。”


“我大哥人其实也挺好的,”不死川玄弥颇为底气不足地说,“真的挺好的,他已经承诺过不会因为我交男朋友打断我的腿,大哥是言而有信的人…不,千寿郎,我大哥真的挺好的,虽然他之前总是威胁我打断我的腿,但其实也没有真的…”


他越说越没底气,一米八的高挑少年软倒在重型摩托上。


炼狱千寿郎安慰地拍拍他,心下颇为不忍,他本以为他男朋友已足够凶神恶煞,但见过其兄后,觉得玄弥外表堪称温柔和善。




二位长男坐在车里,气氛一时凝重。


“太复杂了,”不死川实弥叹息,“我们家孩子众多,有两个同性恋父母还能承受,可是这样一来,你家恐怕要断子绝孙。”


“哈哈,正是这样,”炼狱杏寿郎骤然发出爽朗的笑声,“如果让我父亲知道我和千寿郎皆因你兄弟沦陷——哈哈,也不是坏事,省去他奔波劳碌两头抓人,放火烧了你家就一劳永逸。”


不死川实弥神经绷紧,脸色变得难看,金红卷发男人牵起他右手,安慰地亲亲手指。


“不全是坏事,不死川,想想看,我们也算是亲上加亲。”

猫鼬

【授权转载】

作者推特:Q@9andQ

https://twitter.com/9andQ

!禁止二次上传及商用 !


不是布鲁马…………

【授权转载】

作者推特:Q@9andQ

https://twitter.com/9andQ

!禁止二次上传及商用 !


不是布鲁马…………

画画怎么这么难呢

P1可能会引起不适!!(假如大家都是炼狱厨
是根据朋友发的一些图片画的
恶心到你了我很抱歉!
狯岳好难画

P1可能会引起不适!!(假如大家都是炼狱厨
是根据朋友发的一些图片画的
恶心到你了我很抱歉!
狯岳好难画

燠
炼狱千寿郎-冬 就算是冬天也阻...

炼狱千寿郎-冬


就算是冬天也阻止不了我讓小男森穿上短褲🤗

炼狱千寿郎-冬


就算是冬天也阻止不了我讓小男森穿上短褲🤗

幽霜霜

我也好想去幼稚園瘋狂照相!!!

(以防大家弄亂、不同顏色字代表不同人)


已授權

繪者:Miro (@miro0418)

連結:https://mobile.twitter.com/miro0418


我也好想去幼稚園瘋狂照相!!!

(以防大家弄亂、不同顏色字代表不同人)




已授權

繪者:Miro (@miro0418)

連結:https://mobile.twitter.com/miro0418








岁半
「他披星戴月而战」 构图有参考

「他披星戴月而战」

构图有参考

「他披星戴月而战」

构图有参考

小閻兒ace

(千彌)暈染01

*千壽郎X彌豆子邪教

*煉炭成分有

*大量私設,千壽郎比彌豆子小一歲,兩人是學姊和學弟

*有黑化描寫,嚴重OOC

*感謝  @云瑾  大力相助!!

煉獄家最困擾的兩個問題,一個,是家裡道場的日漸式微,雖然在長子努力下,一家人的生計不成問題,可一家之主仍然是為此整日愁眉不展。

另一個,則是關於兩個孩子的終身大事。

「千壽郎,記得千萬不能變成你哥哥那樣的工作狂,不然萬一我們哪天不在了,誰來作為你們倆個的依靠。」

「母親,您想太多了......」

「杏壽郎都二十好幾了!就不說婚姻了,連初戀對象都沒有啊!」

千壽郎看著面前自家母親,在街訪鄰居...

*千壽郎X彌豆子邪教

*煉炭成分有

*大量私設,千壽郎比彌豆子小一歲,兩人是學姊和學弟

*有黑化描寫,嚴重OOC

*感謝  @云瑾  大力相助!!

煉獄家最困擾的兩個問題,一個,是家裡道場的日漸式微,雖然在長子努力下,一家人的生計不成問題,可一家之主仍然是為此整日愁眉不展。

另一個,則是關於兩個孩子的終身大事。

「千壽郎,記得千萬不能變成你哥哥那樣的工作狂,不然萬一我們哪天不在了,誰來作為你們倆個的依靠。」

「母親,您想太多了......」

「杏壽郎都二十好幾了!就不說婚姻了,連初戀對象都沒有啊!」

千壽郎看著面前自家母親,在街訪鄰居間有著冷靜、高雅等美譽的煉獄夫人,此時正用袖子摀著眼哽咽著,像個肥皂劇中苦口婆心的老母親。

「可能只是還沒遇到而已......」

「什麼沒遇到!那孩子就是不願意!不要以為我不知道,情人節他還收到了二十幾個巧克力!可那傻孩子竟然全讓鄰居的小孩子給分了!雖然大家都更喜歡他了......」瑠火的臉上既是驕傲又是無奈,看的千壽郎都覺得糾結,「所以,你千萬不能像他那樣,如果有喜歡的女孩子,不要害怕,儘管說出來!不良少女也好千金小姐也好,只要本性不壞,媽媽都會支持你的。」

說著,瑠火甚至都握住了千壽郎的雙手,眼神發亮的緊盯著他,哪還有半點剛才淚光閃閃的模樣。

「母親......我才初二......」

「那有什麼,你爸追我可是從--」

「瑠火!!」

「總之,我還想趁有力氣的時候抱孫子,煉獄家只能寄望在你身上了!」

感受到了從紙門縫隙穿過來的視線,瑠火挺直背脊,站起身後迅速溜走了,留下千壽郎對著兩個已經發冷的茶杯發呆。

孫子阿......他的哥哥確實是不可能了,不過可不是因為什麼沒有對象這種事情,哥哥到底什麼時候才會跟母親坦白呢?至於他自己嘛......

「雖然說是早了點,不過要是太慢了會被搶走的。」

千壽郎笑了笑,雖然是背著光,但仍可看見那赤色的瞳孔中閃爍的光芒。

---

鬼滅學院的初等部和高等部並不算遠,這讓某些老師鬆了一口氣,畢竟同時兼兩邊課程的老師不在少數,總不能讓這些為人師表當著學生的面在走廊上奔跑。

而只要不要干擾彼此上課,對於偶爾跑到高等部的初中生,老師們也會睜隻眼閉隻眼。

「彌豆子,你要去等炭治郎下課嗎?」

「恩,千壽郎一起去嗎?今天煉獄先生最後一堂課好像就是在哥哥他們班。」

千壽郎拉過一張椅子讓彌豆子坐,看她把麵包吃乾淨後摸了一圈口袋和書包,似乎是在找手帕的模樣,他想了想,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條橘紅色的手帕。

「不嫌棄的話,用我的吧。」千壽郎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著,見對方高興的接過他的手帕,他也笑了笑,「我哥哥沒那麼快下班,上完課後他還要處理一些事情,所以我晚點再走。」

「唔......」彌豆子捏著手帕角慢慢擦過嘴,注意到千壽郎的視線,低頭才發現手帕上沾到了些許護唇膏的顏色,她的臉紅了一下,迅速把手帕塞進了口袋裡,「那這個給你......不然等到煉獄先生下課,應該都餓扁了吧?」

她在包裡又翻了一會兒後又拿出了個麵包,隔著透明的袋子可以看見那烤得焦黃的麵皮,上頭鋪滿了柑橘和莓果的果乾,光看好像就能聞到那股從烤箱端出來時四溢的香氣。

「哇......沒在你們店裡見過的麵包呢。」

「恩,哥哥最近在研發新口味,我也試著幫忙做了點,如果你喜歡就好了。」

她說著又從包裡拿出了一個上頭放了紅薯的麵包,雖然沒有明說,不過千壽郎知道,這應該是炭治郎做給他家大哥的。

「既然是你們做的,那一定會很好吃的。」

「噗......謝謝你,不過吃完還是要告訴我感想喔!」彌豆子輕笑出聲,看得千壽郎都有些愣神,她說著站起身,把那張椅子放回原位,「高等部應該快下課了,我先走啦!手帕我洗乾淨再還給你。」

像是刻意提醒一般,彌豆子還把手帕又從口袋裡拿出來,用兩隻手捏著羞赧的擋在嘴前,微微低著頭,眼神不經意地往上偷瞄著對方。

千壽郎總覺得臉頰有點熱,希望沒燒起來才好。

「不用那麼麻煩的......」

「不會啦!明天見,千壽郎!」

「恩,明天見。」

揮手看著彌豆子離開,直到她完全消失在視線中又過了好一會兒,千壽郎忽然手腕翻轉就是一個手刀往桌上敲下。

「唔阿!!好痛、你幹嘛阿?!」

「......那是我的。」

他嘴角的笑容收了起來,不動聲色的就要把麵包拿起來收進包裡,不過在拿起屬於他的那一個時,他好像摸到了什麼軟軟的東西。

瞥了一眼那個在一旁大呼小叫的同學,他手一抽,迅速摸走了那個東西,然後慢悠悠的把麵包收起來,並從抽屜中拿出作業開始寫。

「......小氣!反正你跟竈門學姊感情不是很好嗎?肯定能常常拿到免費的麵包吧!分一點嘛!」

「才沒有常常,而且學姊他們做麵包也很辛苦的。」

「你就只會護著他們,我有聽說,高等部的竈門學長一個早上就可以做超過一百個,那個竈門彌豆子--」

唧--

刺耳的聲音讓那個男孩嚇得差點從窗戶摔下去,爬起來後氣急敗壞的找是誰這麼無聊在拿粉筆括黑板,而千壽郎只是默默的把筆尖從桌面上移開,看都不看就把那隻磨壞的筆塞回了筆袋中,重新拿出了一隻繼續寫。

「不過,說到校花,果然還是竈門學姊吧?」

「鱗龍學姊也挺漂亮的阿!」

「你傻了嗎,敢對鱗龍學姊出手,當心被鱗龍先生和富岡老師拿竹刀追打!」

那個男孩轉頭又和其他人聊了起來,千壽郎早就習慣這樣吵雜的環境了,唯一能影響他注意力的大概只有夾雜在隻言片語中少量的關鍵字。

「你們太嫩了!說到校花當然得是高等部的胡蝶一家!」

「啊--那也不錯,我們學校雖然問題兒童很多,可美女也是最多的,我小學同學都很羨慕呢,哈!」

--真無聊。

「要是能交其中一個成為女朋友就好了,你們覺得誰的守備力最弱?」

「栗花落學姊吧?看上去呆呆的。」

「你不怕被胡蝶家做成標本可以試試,反倒是謝花學姊,只是看起來兇而已。」

「但他哥可是真的不良少年,聽說是那個臭名昭彰的鬼組幹部......真要追的話......」

『果然是竈門學姊阿!』

碰!

好幾本教科書砸在地上發出的聲響吸引了教室內所有人的注意力,深陷在視線中心的千壽郎過了幾秒後抬起頭來笑了笑。

「抱歉,手滑了一下。」千壽郎說著,彎腰把書本一本本撿起來,拍了拍上面的灰塵,看似不經意的說著,「不過我想,那些女孩子們的哥哥也好姊姊也好,大概都不會樂意聽見家人被用這種方式討論的。」

「......」

「說起來,福利社今天的特賣好像是炒麵麵包喔,聽說是阿姨不小心進貨叫多了......」

「阿!!早點說阿煉獄同學!」

「走走走、去搶麵包!趁高等部還沒下課!」

「謝謝你的情報!掰啦!」

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教室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那些揚起的灰塵都還沒完全落下,千壽郎看著窗外晴朗的天空,午後的陽光曬得教室暖洋洋的。

他把手伸進包裡摸索了一會兒,拿出了一條粉色菱形格紋的手帕。

「......」

低下頭剛好可以看見,高等下課了,學生們陸陸續續的走了出來,也包括了並肩行走的炭治郎和彌豆子,還有他那兩位吵鬧的朋友,四人一起嬉鬧著走出校門。

他拿著那條薄薄的、被折的小小塊的手帕,輕輕放在唇前,上頭還帶著些許果香。

「怎麼了?彌豆子,有東西忘在學校了嗎?」剛和兩位朋友分頭不久,炭治郎看彌豆子忽然停了下來望著學校的方向,「要回去拿嗎?」

「不,沒有忘東西......」

「?」

「哥哥,你說煉獄先生和千壽郎,什麼時候才會知道那是他們才有的麵包呢?」

「這個嘛......我也不知道呢。」

彌豆子也覺得這個問題好像太難了一點,想到口袋裡那條手帕,她嘴角微微勾起,轉過身跟上哥哥的腳步。

「對了,千壽郎說上次那個紅薯加巧克力的煉獄老師很喜歡呢 。」

「真的?我還擔心會不會太甜......」


---


看到這個CP還願意點進來的小可愛我相信應該是真愛粉了,在這裡叨叨幾句。

寫鬼滅的過程裡也碰到了一些糟心的小事情,但最後,我想我獲得的快樂還是更多的,和小夥伴玩耍也好、匿名小可愛的表白信也好,都讓我非常珍惜。

每次看到有新的小夥伴給我刷上百個愛心和推薦也真的非常感謝,畢竟吃同人大多只是為了開心,光看章數大概就會打退不少人了,所以真的非常謝謝一直追到現在的小夥伴們。

之後LOF放的作品雖然也會有點選擇性,但是會持續更新的喔!

最後再感謝一下 @云瑾 !!幫不擅長寫校園青春向文章的我提供了非常多點子和靈感!!標題也是他取的喔!!(大聲

以上!非常感謝!!一起加入千彌王國吧!!!

画画怎么这么难呢

好久没画了,,,但仔细想想真没什么拿的出手的图片
说来惭愧。我到现在都没搞懂炼狱头发和眼怎么画

好久没画了,,,但仔细想想真没什么拿的出手的图片
说来惭愧。我到现在都没搞懂炼狱头发和眼怎么画

燠

煉獄兄弟-暖桌

冷冷的天就是要看煉獄兄弟取暖☺️

煉獄兄弟-暖桌

冷冷的天就是要看煉獄兄弟取暖☺️

岁半
「我于濒死之际,再次得见他的面...

「我于濒死之际,再次得见他的面容」

「我于濒死之际,再次得见他的面容」

猫鼬

【授权转载】


作者推特:Q@9andQ


https://twitter.com/9andQ


!禁止二次上传及商用 !


炼狱爸爸炼狱哥哥还有炼狱弟弟

【授权转载】

 

作者推特:Q@9andQ

 

https://twitter.com/9andQ

 

!禁止二次上传及商用 !


炼狱爸爸炼狱哥哥还有炼狱弟弟

猫鼬

【授权转载】 

作者推特:Q@9andQ

https://twitter.com/9andQ

!禁止二次上传及商用 !


如何让千寿郎三秒入睡

【授权转载】 

作者推特:Q@9andQ

https://twitter.com/9andQ

!禁止二次上传及商用 !


如何让千寿郎三秒入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