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烈火浇愁

12.1万浏览    831参与
半山筠

摸个玑 宝宝 (??????


----------------------

“南明守火人第三十六代族长,不是流落人间的小妖宝宝。”

盛大佬:不好意思我眼里你就是宝宝。

摸个玑 宝宝 (??????


----------------------

“南明守火人第三十六代族长,不是流落人间的小妖宝宝。”

盛大佬:不好意思我眼里你就是宝宝。

雨子
“尔等偏来触此逆鳞”这一幕在我...


“尔等偏来触此逆鳞”
这一幕在我脑袋里印象太深了 想不到第一次摸渊渊 就摸了最重口滴
好孩子听我滴 留到早上看吧 我怕深夜引起轻微不适


“尔等偏来触此逆鳞”
这一幕在我脑袋里印象太深了 想不到第一次摸渊渊 就摸了最重口滴
好孩子听我滴 留到早上看吧 我怕深夜引起轻微不适

江海三年客

*  小甜饼。烈火。来源点梗。ooc预警。拙作。

下午,北京时间十八点整,永安。

宣玑还没下班回家。深山里的异控局,市中心的家,没那么好往返。

盛灵渊在宣玑家里被养了好多天了。日常生活基本可以美其名曰概括为适应当代生活。

于是老祖宗在宣玑不大的房子里踱来踱去,如同阅兵一般,看见什么东西也不好奇,仿佛只是跟他们眼神示意一下,并不置趣。

他走着走着,走到了浴室,一抬头……

头顶分明是个莲蓬?

盛灵渊一眯眼,返璞归真地来了点兴趣。

这是什么东西?有意思……铁做的……是个什么器物?连电么?

盛灵渊纡尊降贵地垂下眼,缓缓地,耐心地寻着四周。

这个是什么?

盛灵渊的手搭上了...

*  小甜饼。烈火。来源点梗。ooc预警。拙作。





下午,北京时间十八点整,永安。

宣玑还没下班回家。深山里的异控局,市中心的家,没那么好往返。

盛灵渊在宣玑家里被养了好多天了。日常生活基本可以美其名曰概括为适应当代生活。

于是老祖宗在宣玑不大的房子里踱来踱去,如同阅兵一般,看见什么东西也不好奇,仿佛只是跟他们眼神示意一下,并不置趣。

他走着走着,走到了浴室,一抬头……

头顶分明是个莲蓬?

盛灵渊一眯眼,返璞归真地来了点兴趣。

这是什么东西?有意思……铁做的……是个什么器物?连电么?

盛灵渊纡尊降贵地垂下眼,缓缓地,耐心地寻着四周。

这个是什么?

盛灵渊的手搭上了莲蓬下面的一个低着头的……什么东西。一样是铁的,摸上去还微微有些温度。

是开关?

这东西怎么弄?……掰开?……


“所以,这就是您这么活色生香着迎接臣下班的原因啊?”

宣玑眼角微微扬着,扬出一脸好整以暇的嚣张来。

盛灵渊就站在他眼前,穿的还是他的衣服。一身白t尽数全被水打湿了,贴在他苍白的皮肤上,劲瘦的肌理纤毫毕现。

他眉眼微微一弯,“你们的器具我实在是弄不明白……大约是老了。不服老不行。”

宣玑深吸了一口气,眯起了眼睛。若换了正常人,非被他那眼神看出一身鸡皮疙瘩来。他抱起双臂,“那这位爷我问您,前几天的饭菜是谁做的?”

盛灵渊不急不忙,稳稳地笑答,“点的外卖。”

“哦,您的意思是,老祖宗都会用电话点外卖了,居然用不明白区区一个花洒?”

盛灵渊不说话,只是微微笑着望着宣玑。他一双眼睛自然含情,注视但凡超过三秒钟,七情六欲都能灼灼而起。

宣玑被他看得实在受不了。他走到盛灵渊一箭之地,伸手帮盛灵渊脱了湿漉漉的衣服。

“你呀……”

他说不上想起了什么好事,居然猝不及防地微微笑了。他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把盛灵渊抱在了怀里。

盛灵渊仍旧微笑着,低头柔声问他,“小妖?”

“怕你冷。”

“我是……”

“知道,你是阴灵。我看你冷,我不舒服。”

盛灵渊不说话了。只是敛了笑容,任他这样静静地抱着自己。



盛灵渊:“所以……”

“所以……”抱着盛灵渊的宣玑狡黠一笑,突然一屈身,手臂搭上盛灵渊的膝弯,把他猝不及防地打横抱起。

盛灵渊终于又绽出了笑容。

他轻轻地问他,“小妖,你这是做什么?”

“前辈盛邀,我荣幸之至,特来上一个当。”宣玑轻轻吻了一下盛灵渊的额头,“前辈,今晚善了不得了。”





*   烈火居然让我变成日更崽儿。残暴。
*   我是小垃圾。

vanilla。

-
“什么鸡?”
“幼儿习字用的么。”

好奇宝宝渊渊啊!好可爱啊!

-
“什么鸡?”
“幼儿习字用的么。”

好奇宝宝渊渊啊!好可爱啊!

君言

宣玑已完成

1.捆绑play

2.跪地求婚

3.同居

4.同床共枕

5.蜜月旅行

6血契(误)


宣玑已完成

1.捆绑play

2.跪地求婚

3.同居

4.同床共枕

5.蜜月旅行

6血契(误)


复来归 长相思

想问盛大美人小妖的血好喝么😏

想问盛大美人小妖的血好喝么😏


冰琼

昨天晚上做梦,梦到人面蝶飞到我脑壳上说:“这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没法寄生”,然后又他娘的飞走了……醒来越想越不平,什么玩意儿的破梦!

昨天晚上做梦,梦到人面蝶飞到我脑壳上说:“这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没法寄生”,然后又他娘的飞走了……醒来越想越不平,什么玩意儿的破梦!


安娜与国王w

今天祖宗来抓小妖啦 让我看看是哪只小玑这么幸运| ू•ૅω•́)ᵎᵎᵎ

今天祖宗来抓小妖啦 让我看看是哪只小玑这么幸运| ू•ૅω•́)ᵎᵎᵎ

白吉馍
“从现在开始,你坚持说一分钟人...

“从现在开始,你坚持说一分钟人话,我给你一百块钱。”

从现在开始,肖征是我老公了!!

“从现在开始,你坚持说一分钟人话,我给你一百块钱。”


从现在开始,肖征是我老公了!!

江垣
终于放假了 交个党费

终于放假了 交个党费

终于放假了 交个党费

白吉馍
毕竟身有彩翼,能忍住不示人,还...

毕竟身有彩翼,能忍住不示人,还肯跟众生一起在泥里滚的不多。

毕竟身有彩翼,能忍住不示人,还肯跟众生一起在泥里滚的不多。

瑾瑜

在岩漿的浪尖上,有燒不完的餘燼。

在岩漿的浪尖上,有燒不完的餘燼。

白吉馍
“可能是我这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电...

“可能是我这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电力太足,瞪谁谁怀孕吧?”

就喜欢这种不要脸的攻。

“可能是我这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电力太足,瞪谁谁怀孕吧?”

就喜欢这种不要脸的攻。

甜丫丫

关于进度

大家都在说玑灵进度快,都抱着睡觉了

想起冷圈小可怜儿,《终极蓝印》里第一章就是胡不归跟苏轻419啊!(不过中间也是拉得很长的虐恋)

总的来说我觉得双向感情进度都不快

《镇魂》比较快,开章就是沈巍有了五千年感情,赵云澜又是想上手撩

以上仅为个人观点,有没有人跟我讨论啊

一个人很憋

大家都在说玑灵进度快,都抱着睡觉了

想起冷圈小可怜儿,《终极蓝印》里第一章就是胡不归跟苏轻419啊!(不过中间也是拉得很长的虐恋)

总的来说我觉得双向感情进度都不快

《镇魂》比较快,开章就是沈巍有了五千年感情,赵云澜又是想上手撩

以上仅为个人观点,有没有人跟我讨论啊

一个人很憋


冰琼

是第九章里的00和玑玑!

继上一个沙雕漫画之后……我还是画了个正常点的√

是第九章里的00和玑玑!

继上一个沙雕漫画之后……我还是画了个正常点的√

在下生光
我为什么背书背着背着就玩起来了...

我为什么背书背着背着就玩起来了????!

不小心拿了支炸毛小楷

不小心插进了夕烧里

不小心发现,这支毛笔不干净

•◟̵😩◞̵•

我为什么背书背着背着就玩起来了????!

不小心拿了支炸毛小楷

不小心插进了夕烧里

不小心发现,这支毛笔不干净

•◟̵😩◞̵•

池砚

【浇头】异控局编外人员的日常

*角色归甜总,ooc和私设是我的锅!

*脑洞而已,过于沙雕,切莫当真!


  当大魔头盛灵渊领略了手机、飞机和宣玑的魅力之后,突然迷上了“主机”。


  他作为异控局后勤部的编外人员,薪资水平委实不足以更换一套可提供上乘体验的主机设备,曾经锦衣玉食、不愁吃喝的齐武帝,头一次体会到了“捉襟见肘”的痛苦。

  无法,他只得求助于自己的顶头上司——有后勤部编制的宣玑主任。


  可巧了,宣玑正为找不到“困住”大魔头的新生现代事物而发愁,大魔头却“自投罗网”了?

  为了世界的和平,为了家庭的和睦——素来精打细算的宣主任一掷千金,购买了一整套顶配的主机设备。


  他看着存款里被...

*角色归甜总,ooc和私设是我的锅!

*脑洞而已,过于沙雕,切莫当真!


  当大魔头盛灵渊领略了手机、飞机和宣玑的魅力之后,突然迷上了“主机”。


  他作为异控局后勤部的编外人员,薪资水平委实不足以更换一套可提供上乘体验的主机设备,曾经锦衣玉食、不愁吃喝的齐武帝,头一次体会到了“捉襟见肘”的痛苦。

  无法,他只得求助于自己的顶头上司——有后勤部编制的宣玑主任。


  可巧了,宣玑正为找不到“困住”大魔头的新生现代事物而发愁,大魔头却“自投罗网”了?

  为了世界的和平,为了家庭的和睦——素来精打细算的宣主任一掷千金,购买了一整套顶配的主机设备。


  他看着存款里被削去的一小部分资产,暗自腹诽了一通养媳妇的不易……末了寻思着这些“损失”定要通过其他渠道找补回来!


  于是,宣玑在教会大魔头如何使用电脑之后,还给他安排了一个在家也能完成的工作——

  “小妖,”盛灵渊环臂站在宣玑身后,七分调侃三分不悦的说,“那些个什么扫地刷碗洗衣服的活儿,我可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宣玑右手点着鼠标,双目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放心!您生前乃天潢贵胄,我等凡夫俗子岂敢劳烦您做这些事!”


  盛灵渊不悦皱眉,心说:“怎么说得我好似死了一般?”

  可是转念一想,他可不就是“死”了——尽管被后人折腾个溜够,还没能“死”透。


  “来。”宣玑站起身让出电脑椅,拍着椅背示意盛灵渊坐下。

  盛灵渊却是环紧手臂,微微扬起下巴,嘴角勾起浅淡的笑意,眯起双眼,一言不发地睨着宣玑。


  “得嘞,老祖宗的帝王病又发作了……”宣玑无声腹诽,福至心灵地比了一个“请”的动作,嘴上也是换了一套说辞,“陛下,您请坐。”


  盛灵渊的脸上舒展开了心满意足的笑容。

  他信步上前,款款坐下:“现在是怎样?”


  “我给你开通了一个直播账号,”站在一旁的宣玑俯下身,左手搭在盛灵渊的肩头,右手握住鼠标,向端坐在椅子上的盛灵渊讲解道,“你平时在家玩游戏的时候可以开启直播,边玩边直播,我给你做了一个人设——咱们走高冷话少淡定风……”

  盛灵渊听得是一脑门子官司,连忙打断了喋喋不休的宣玑:“你且打住。何为‘直播’?”


  “啊?”话说到一半被截断,自顾自地念叨半天的宣玑这才想起来,他正在同一位刚在现世还魂没多久的“原始人”对话,一时也想不起来要如何向盛灵渊解释这个现代的词汇,于是选取了最简洁辩解的说法,“就是我平时用手机看的那个,就……”

  “懂了。”不待宣玑说完,盛灵渊便了然道,“就是你平日不务正业的消遣之一。”


  宣玑啧了一声,不想对大魔头超乎常人的领悟能力发表任何多余的看法。

  正当他准备无视盛灵渊有意无意的揶揄,继续往下解说如何直播时,盛灵渊却再次开口道:“那为何我要成为别人的消遣?”


  还能为啥?因为别人消遣你才能有人民币进账啊!

  宣玑表面上波澜不惊,此刻内心里却已是卷起了惊涛骇浪——难道要他跪下来向盛灵渊哭诉自己忍下了多少痛,才给他割出了这套顶配主机吗!


  “咳,咱、咱这套设备特别的厉害,”宣玑闪烁其词,面不改色地胡说八道,“不显摆一下咱家的阔绰,我浑身难受。”


  盛灵渊将信将疑,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主要是……你看我平时忙于公务,也没时间玩游戏……”宣玑的左手一下下地捏着盛灵渊的肩膀,“你就当是替我玩了。我看别人的也是看,那还不如看你玩,你说是吧?”


  盛灵渊微微侧头,将宣玑隐藏在纯良笑脸下的狡黠尽收眼底。

  “也好。”他说,“那能否再解释一下,何为‘人设’?”


  “唔……”宣玑焦躁地用右手食指虚点着鼠标,敲击出沉闷的声响,“就是‘人物设定’。就好比你生性放荡不羁爱自由,但是你当了一国之君你就要收起自己的本性,做出稳重端庄、气宇轩昂的样子来……”

  宣玑越说越没底气,声音也是愈来愈小——因为浮在盛灵渊眉眼间的喜悦逐渐暗淡,转而被不明所以的愠怒所取代。


  自觉说错话的宣玑调转话锋:“其实吧……也不一定非直播不可,咱们单纯玩游戏也行……”

  “你定会看吗?”

  “啊?”


  盛灵渊面无表情地凝视着宣玑,轻声复问道:“我直播,你定会看吗?”


  宣玑短路的脑回路登时被重新接通,于是铿锵有力地回说:“看!必须看啊!”


  话音一落,萦绕在盛灵渊面容上的阴云便消散开来,显露出他攀上了眉梢的喜悦。

  他抬起手,用指腹轻轻刮了一下宣玑光洁的下巴,随后面朝显示器,轻快道:“行了,继续说要如何直播吧。”


  得到了盛灵渊的认可,宣玑瞬间底气十足起来,同时在脑海中谱写出了“一边监视大魔头一边把钱赚”的春秋大梦。


  Fi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