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焦作

7106浏览    8318参与
闲非_

    [一弦(星星眼):我可以跟着你吗?]

[竹然:我说不行你听吗?!]


       “竹然小师父啊~~~我们去烟雨楼吧,那可好玩了,清素淡雅的,娇媚明丽的,还有珠光宝气形的……”

“施主贵姓?”

   ...

    [一弦(星星眼):我可以跟着你吗?]

  

   

    [竹然:我说不行你听吗?!]

   

 


       “竹然小师父啊~~~我们去烟雨楼吧,那可好玩了,清素淡雅的,娇媚明丽的,还有珠光宝气形的……”

  

     

    “施主贵姓?”

   


    “去休整一下也好啊,我知道有个客栈,饭又好吃,屋又干净,还不贵,我请你啊。”

   


    “施主贵姓?”

  


     “要不我们去……”

  


     “施主贵姓?”

  

   

     “啊哈?人家告诉你,你就陪人家浪迹天涯吗?”

  


     竹然:“……”我只是想知道你姓甚名谁,然后各回各家天涯永不相见。


   

     “!”完了。竹然一个不留神,踩上了桥边那颗最为圆润,最为光滑的石头,低头却被衣衫挡住了视线:与君擦脚而过却不见其真容,这是什么奇妙缘分啊……看来泡澡是免不了了,罢了,竹然忍不住想,能落个半晌清静,也不算亏。

  


     “小心!”好像有谁在说话?竹然后知后觉地想。唉?!预计中的水花和凉意并未传来,而且……我好像被谁抱住了?!

   


     向来以温润淡雅著称的某然慌了,好在大脑反应慢了那么半拍,才得以面色如常,心里却乱成了一锅熬胡的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什么情况?我我我,他他他,男女授……男男授受不亲啊!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师父啊!师父啊啊啊啊啊!弟子不孝,出山不过三日竟没了清白……思即此,传说中温润淡雅的某然第一次粗鲁的推开了“所谓施主”。

  


     “噗通 ”,水花忽起,某然默默地从水里露出了会反光的头:“……”还是掉下来了啊,果然够凉爽,那我刚刚为什么不直接下来呢?下面多好啊,最重要的是凉快。嗯,好吧,最重要的是安静。嗯...好吧,其实最重要的是...能护住自己的美色……

  


     “我可以跟着你吗?”无名的施主可怜兮兮的蹲在竹然面前,向竹然示意自己手腕上的琴弦,表示我能拉你上来。竹然颔首,我说不行你听吗?!不过吧,真像啊……竹然不动声色的看着眼前的俊美男子,想起了住持房中的那幅狐妖图:不过是少了条尾巴,他不会是千年狐妖吧,如此多娇,必然惹过不少红颜,敢近我身怕是不惧佛光……这可不妙啊……

  


     施主也看着一动不动的竹然:完了,不会是摔傻了吧?完了完了,我都示意自己能拉他上来了还不说话,完了完了完了,要让他师父知道……


百分九的小可爱
文笔不好,见谅见谅,要是决的哪...

文笔不好,见谅见谅,要是决的哪点不好,就告诉我,谢谢!后面会越来越甜!

文笔不好,见谅见谅,要是决的哪点不好,就告诉我,谢谢!后面会越来越甜!

王未生

夜跑

day 340

不要忘掉最初的想法

一直努力的做自己

大雨也浇不灭


day 340

不要忘掉最初的想法

一直努力的做自己

大雨也浇不灭


炎星Autwen

其实炎子是笑颜抑郁症了,笑在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

其实炎子是笑颜抑郁症了,笑在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

依筱🌩

今天久伴到了,久伴对我来说真的很不一般  我第一篇来老福特看的就是久伴,关注的第一个人也是阿云,在我知道久伴要出书的时候我还没有看完所以我决定先不看久伴等我拿到书在看。现在书到了果然没有失望花了一下午看完了久伴阿云给了我们一个我希望看到的世界,表白阿云,表白久伴💚💚💚💚 @云不散

今天久伴到了,久伴对我来说真的很不一般  我第一篇来老福特看的就是久伴,关注的第一个人也是阿云,在我知道久伴要出书的时候我还没有看完所以我决定先不看久伴等我拿到书在看。现在书到了果然没有失望花了一下午看完了久伴阿云给了我们一个我希望看到的世界,表白阿云,表白久伴💚💚💚💚 @云不散

百分九的小可爱
第一次发文,这是第一篇,写的不...

第一次发文,这是第一篇,写的不好,后面会越来越甜!!

第一次发文,这是第一篇,写的不好,后面会越来越甜!!

逃不过心动.

刷头像框吗quq

评论留下你的链接哦,我们一起互相助力


http://www.lofter.com/spread/html/activities/avatarDecoration/html/avatarShare.html?task=2&userId=GuOk4Q3a0df2e0

评论留下你的链接哦,我们一起互相助力


http://www.lofter.com/spread/html/activities/avatarDecoration/html/avatarShare.html?task=2&userId=GuOk4Q3a0df2e0


百分九的小可爱

第一次写文,名字《你是我的》写皇权富贵的,是篇甜文哦!

第一次写文,名字《你是我的》写皇权富贵的,是篇甜文哦!


洞察力可爱
随便画的(≧ω≦)/

随便画的(≧ω≦)/

随便画的(≧ω≦)/

洞察力可爱

用螺旋舞曲弄的冰渣(≧ω≦)/饼

用螺旋舞曲弄的冰渣(≧ω≦)/饼

琴月

曦澄短文……

江澄靠在门上昏昏沉沉到了白天,侍女水儿在门前禀报:宗……宗主,蓝宗主来了。江澄震惊,心里念叨,他……为什么要来……水儿许久不见宗主回答便多问了几句,江澄无力的说:去……便整理了狼狈不堪的自己,脖子上还有那些吻痕只能找些长领的衣服遮挡。也整理了一下情绪。

  可见到蓝曦臣情绪又跌宕起伏起来,堂上,江澄表情虽然没有变化,但心里打见到蓝曦臣便沉不住了,先发制人的说了一句:蓝宗主跑我云梦有何要事,无事边离开吧,说完这句话便站了起来。

   蓝曦臣:蓝某有事请江宗主帮忙,帮不帮全看江宗主自己。

   江澄:你说

   蓝曦臣:在下听闻江家有一...

江澄靠在门上昏昏沉沉到了白天,侍女水儿在门前禀报:宗……宗主,蓝宗主来了。江澄震惊,心里念叨,他……为什么要来……水儿许久不见宗主回答便多问了几句,江澄无力的说:去……便整理了狼狈不堪的自己,脖子上还有那些吻痕只能找些长领的衣服遮挡。也整理了一下情绪。

  可见到蓝曦臣情绪又跌宕起伏起来,堂上,江澄表情虽然没有变化,但心里打见到蓝曦臣便沉不住了,先发制人的说了一句:蓝宗主跑我云梦有何要事,无事边离开吧,说完这句话便站了起来。

   蓝曦臣:蓝某有事请江宗主帮忙,帮不帮全看江宗主自己。

   江澄:你说

   蓝曦臣:在下听闻江家有一秘术可复活已死之人

   江澄:(神情紧绷)秘术……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

   蓝曦臣看江澄的神情便知道这秘书确实存在便有了复活金光瑶的希望得以安慰……(3)


尘世不染~只羡忘羡

蓝忘机,这真的是你儿子

二十三


夜晚,魏无羡躺在床上,他睡不着,他想着白天温情和他说的话。

“天君,昨天我给太子抑制噬魂咒时发现了一件事,我当时不敢确定,回去查了很多资料,才敢和您禀告。”


“什么事?”事关蓝忘机,魏无羡顿时紧张。


温情继续说,“我昨天给太子身体里输送神力时发现太子身体里有一股神力,这股力量也在保护太子,当我的神力克制噬魂咒时,这股神力也在帮我。而且这股神力和蓝念很相似。”


魏无羡认真听着,他有些不是很明白,他早已确定了蓝忘机的身份,温情这个时候跟他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当年蓝湛没有死,元神附在现在这个蓝忘机的身体里,现在的蓝忘机根本不是我要找的蓝湛。”...

二十三


夜晚,魏无羡躺在床上,他睡不着,他想着白天温情和他说的话。

 

“天君,昨天我给太子抑制噬魂咒时发现了一件事,我当时不敢确定,回去查了很多资料,才敢和您禀告。”


“什么事?”事关蓝忘机,魏无羡顿时紧张。


温情继续说,“我昨天给太子身体里输送神力时发现太子身体里有一股神力,这股力量也在保护太子,当我的神力克制噬魂咒时,这股神力也在帮我。而且这股神力和蓝念很相似。”


魏无羡认真听着,他有些不是很明白,他早已确定了蓝忘机的身份,温情这个时候跟他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当年蓝湛没有死,元神附在现在这个蓝忘机的身体里,现在的蓝忘机根本不是我要找的蓝湛。”


温情摇摇头,“不是,这更加应证了他一定就是太子。因为我发现了这股神力之后就心存疑虑,就试探了一下,现在这个蓝忘机的身体里只有神识,没有灵魂。”


“只有神识,没有灵魂,”魏无羡重复了一遍,他更加疑惑了。


温情拿出一个药丸,“这是可以滋补元神的药,至于现在这个情况,我想只有太子醒了才可以解答了。”


魏无羡接过丹药,站在原地,温情已经离去,他将丹药收进怀里,向他的寝殿走去。


魏无羡想也想不出来头绪,慢慢的就睡着了。


睁开眼时,魏无羡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周围都是白雾,什么也看不清的地方。


他向四周看了看,都是雾,他警觉性地往前走,走着走着突然觉得周围的雾似乎谈了些,他能看到的也远了些。


突然,他看见前面一颗玉兰树下有一个白影,魏无羡睁大眼睛向着那白影疾步走去。


走近了些,魏无羡确定了那背影的身份,他两眼含泪,颤抖的叫了一声,


“蓝湛。”


那人转过身,嘴角牵起一抹温柔地笑,


“魏婴。”


魏无羡扑进那人的怀里,那人张开双手接住,两人紧紧相拥。


魏无羡抑制不住,泪水打湿了他的衣襟。这是记得他的那个蓝湛。


蓝忘机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对不起。”


魏无羡抬起头看着他摇摇头,蓝忘机心痛地捧着他的脸,轻轻吻掉他的眼泪。


魏无羡不管不顾地攀上了他的脖子,咬了过去,很快被蓝忘机占据了主动,魏无羡乖乖的让他攻城掠地,肆意掠夺……


也不知多久了,蓝忘机搂住他的腰,放开他的唇,来到脖子处狠狠地吸了一口,头枕在他的肩上,嗅着他的味道……


“魏婴,我很想你。”


魏无羡眼角又滑过一滴泪,紧紧抱着他,“那为什么五百年了都不来找我。你知不知道我也想你,特别特别想,还有念儿,也想。”


“对不起,”除了对不起,,蓝忘机也不知该说什么。


“蓝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蓝忘机起来,两眼深情款款,“魏婴,再等等,我会回来的。”


魏无羡还想说什么,可是他发现蓝忘机慢慢变得透明,魏无羡急得拉住他,“蓝湛,怎么回事?你不要走,蓝湛!”


蓝忘机一手轻轻擦掉他的眼泪,“等我!”


魏无羡看着他越来越透明,魏无羡拼命想抓住他,“蓝湛,蓝湛……”


可是他最后还是没有抓住,他又消失了。


魏无羡把自己也喊醒了,他坐起来,他的脸上还有泪痕,刚刚的梦那么真实,他的唇上还有蓝忘机吻过的味道,手里还有他的温度。


魏无羡缓了好一会儿,他起身穿戴好,走出里殿就看到蓝忘机和昨天一样。


“蓝湛,”魏无羡走过去坐下。看到蓝忘机,他又想起了那个梦。


“魏婴,”魏无羡回过神,看见蓝忘机也是心事重重,欲言又止。


“怎么了?”


“我,”蓝忘机停顿了一下,随即看着魏无羡,“我昨晚做了一个梦。”


魏无羡顿时有些颤抖,蓝忘机将他揽进怀里,一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魏无羡搂紧他的腰,“蓝湛,我会等。”


蓝忘机没有说话,轻轻吻过他的额头。


魏无羡交代好温宁,他不能带着蓝念去,便和蓝忘机,雪衣去了人间。


雪衣带着他们来到她的家,这里于外界隔绝,美的好似人间仙境。


这里设有结界,如果不是雪衣带路,魏无羡觉得自己还真找一段时间。


一路上,都有各种精怪和雪衣打招呼,雪衣和他们也很随意。


行至山谷深处,有一座殿府,雪衣加快步伐跑了过去,魏无羡和蓝忘机也疾步跟上。


雪衣人还未到殿厅,就大喊,“父亲,母亲……”


到了厅里,雪衣没有看到人,又喊了两声,“父亲,母亲。”


魏无羡和蓝忘机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后殿走出了两个人,雪衣开心的奔了过去,搂住那位女夫人的胳膊撒娇,“娘,我好想你啊!”


这就是狐帝和狐后。


狐后眼里都是对女儿的无可奈何,狐帝严厉的看了雪衣一眼,和狐后看到魏无羡面前,微微弯腰作揖,


“参见天君。”


“参见天君。”


魏无羡赶紧将他们扶起来,“狐帝真的是客气了。十万年前,您和我父亲还有蓝湛的父亲都是至交,说起来我还是您的晚辈,也是我们该向您行礼。”


说着便和蓝忘机一起向狐帝行了礼。


狐帝赶紧拉住,“君臣有别,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


“好了,你们千里赶到这里,也该休息会了,我们就不要在客气了。”狐后拉过女儿的手,在她的脑门上轻轻一点,“尤其是你,这次偷跑出去可把娘担心坏了。”


雪衣冲着狐后吐了吐舌头。


狐帝将蓝忘机和魏无羡请到了大殿的中央坐下,命人看茶。


魏无羡坐下之后一直在想该如何开口,雪衣这时站起来来到狐帝身后,给狐帝又是捶背又是揉肩,狐帝一脸了然,“说吧,有什么事要求我,还是你惹了什么祸。”


雪衣看了看她父亲身边的蓝忘机,“那个,父亲,不是我,是他,”说着指着蓝忘机,“他中了噬魂咒,你有办法吗?”


“你说什么,噬魂咒。”狐帝惊讶得站了起来。


魏无羡也站起来扒开蓝忘机的衣服,露出肩膀,狐帝一手覆在上面,使出神力,然后看着伤口上渐显的咒阵,


“真的是噬魂咒。”


狐帝和狐后对视了一眼,狐帝问蓝忘机,“是何人所为?”


魏无羡一边替蓝忘机整理衣服,一边向狐帝说明前因后果。


狐帝听完以后也是叹了口气,“这个麟风从小天资过人,我本欲好好培养他,只是他生性散漫,不愿束缚,又有些目中无人。一直独来独往,后来消失了一段时间,回来时带了一句尸体,求我救她。那女子的身体因为精气缺失早已经不行了,要不是麟风每隔一月就耗费修为又用自己的心头血给她滋养,她早在五年前就死了。连灵魂都虚弱的救不回来。麟风执意要救她,我没办法,就将他关了起来,厚葬了那姑娘,可是没想到被麟风逃了出来,他带走了那姑娘,我也就随他去了,没在管他,没想到……”


“那这噬魂咒,您有办法吗?”魏无羡着急问道。


狐帝久久没有说话,雪衣走过来拉住狐帝的胳膊,“父亲,您就帮帮他好不好。”


狐帝看看女儿,又神情凝重地看着魏无羡和蓝忘机,“噬魂咒必须以自身的血才能下咒,所以要想解噬魂咒,必须要下咒之人的血才能解,旁人没有办法,所以,你们要想解咒,还要找到他。”


魏无羡顿时泄了气,天下之大,要去哪里找啊,找到了他又如何让他解咒,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


蓝忘机转身看着魏无羡,一手牵起他的手紧紧握住,一手替他整理了额前的头发,冲他微微一笑。


雪衣也咬了咬下嘴唇,狐后看着女儿的神情,皱起眉头想着什么。


狐后也走过来拉着女儿的手,对魏无羡和蓝忘机说,“天君,以我对麟风的了解,你们不用去找他,他对蓝启仁不会轻易放过,你们回云深不知处等,他自己会来的。”


狐帝点点头,“对,麟风绝对不会只是下了一个咒就了事,他一定会主动去云深不知处的。”


魏无羡眼里又有了些希望,他向狐帝和狐后告辞,马上就要走。


“等一下,”狐帝开口留住了,然后看着蓝忘机,“可否让我给太子查看一下。”


蓝忘机和魏无羡对视了一眼,蓝忘机来到狐帝面前微微颔首,“多谢。”


狐帝伸出一手搭在他的肩上,用神力在他的身体里查看着什么,魏无羡看着狐帝脸色一会坏一会好。


蓝忘机闭眼打坐,感觉到一股力量在他身体里游走。


大概半个时辰,狐帝收回了手,蓝忘机睁开眼睛,魏无羡上前向狐帝弯腰作揖,“多谢狐帝。”


狐帝扶起魏无羡,“天君,能否借一步说话。”


魏无羡看向身后的蓝忘机,蓝忘机明白,行了礼,出去了。


雪衣也跟着出去了。


蓝忘机知道狐帝说的一定和他有关,正想着,雪衣过来在他身后拍了他一下,“怎么了,你放心,我们会找到麟风的。”


蓝忘机向后退了一步,没有回答她,雪衣顿时感觉不好了,“我说你这人那么讨厌我吗,好歹我也救过你一命,刚才我父亲可是给你输了他一半的修为,你就不能对我态度好点。”


蓝忘机有些惊讶,“你说刚刚你父亲给我输了他一半的修为。”


雪衣看着他无比认真的点点头。


蓝忘机神情有些复杂,“我刚才并非在担心这个。”


雪衣看着这人终于肯和她说几句话了,开心地问,“那你在想什么?”


“我只是在想你父亲会和魏婴说什么。”


雪衣被他这么诚实给逗笑了。


魏无羡和狐帝出来,就看到蓝忘机和雪衣,蓝忘机后背挺拔,雪衣不知道在旁边笑什么。


魏无羡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狐帝轻轻咳了一声。


蓝忘机和雪衣转过身,蓝忘机看着魏无羡,觉得他好像有些生气,以为和狐帝的谈话有关系,走过去想拉他的手,被他不着痕迹的躲开了。


狐帝这边没有注意他们,他拉着女儿嘘寒问暖,“这次回来就不要跑出去了,外面多危险。”


雪衣摇摇头,“我才不要,外面多好玩,我八百年才去外面,爹,你就让我去外面再玩玩吗。”


狐帝拿自己的女儿没有一点办法,这时,狐后走了过来,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男子。


雪衣看到这男子就翻了个白眼捂着头。


魏无羡见这男子一身正气,身材挺拔,五官精致。


魏无羡正打量着,就感觉手上轻轻一痛,原来是蓝忘机用了些力道握住了他的手。


狐后走过来拉过女儿去了一旁,那男子弯腰行礼,又对着魏无羡半跪,“欧阳沐辰参见天君。”


狐帝赶紧介绍,“这是我的义子,一千年前外出捡回来的。”


魏无羡点点头让他起来。


狐后拉着女儿,摸着女儿的头,“娘知道阻止不了你,你身为一个坤泽,外面危险重重,就让沐辰陪着你,娘也放心,好不好。”


雪衣抱着娘亲,“好吧。”


狐后抱着她,说,“凡事不能强求,知道吗。”


雪衣没有说话。


他们一行人又踏上去往云深不知处的路上。






槐花蜜

就算是禁忌之爱,如果一个人能空等另一个人13年不知何时归,别人也不好说出什么吧,只有羡慕的份,什么人伦纲常都见鬼去吧。

就算是禁忌之爱,如果一个人能空等另一个人13年不知何时归,别人也不好说出什么吧,只有羡慕的份,什么人伦纲常都见鬼去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