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焰之炼金术师

699浏览    16参与
茶茶茶茶茶茶茶茶茶

P1子+若

P2不像战损的战损

P1子+若

P2不像战损的战损
茶茶茶茶茶茶茶茶茶

矛与盾(叁)

 欧欧西

 

 



“耶鲁中将,”眼罩男从阴影中走出来,被他呼唤名字的中年男子惊恐地看着他,仿佛那男人是荒野里的凶恶野兽,“我们来下一盘棋吧,我想你一定要呆闷了。”男人的眼神凛冽,生着人的模样,凶狠过任何猛兽。

 

 

“难道是安东尼通知了北方姑娘?”趁着上司和冰雪女王“开会”,哈伯克问出自己心中的疑问。

“当然不是。在你被美色迷惑的时候,大佐给车贴上了军用标志。”法尔曼拿地上的木柴敲了敲那颗金色的头。

“……。要是女王能多给我们带点干粮就好了。”哈伯克试图转移话题,但是失败了。

“要是当时你愿意吃口军粮,我和大佐也不必...

 欧欧西

 

 



“耶鲁中将,”眼罩男从阴影中走出来,被他呼唤名字的中年男子惊恐地看着他,仿佛那男人是荒野里的凶恶野兽,“我们来下一盘棋吧,我想你一定要呆闷了。”男人的眼神凛冽,生着人的模样,凶狠过任何猛兽。

 

 

“难道是安东尼通知了北方姑娘?”趁着上司和冰雪女王“开会”,哈伯克问出自己心中的疑问。

“当然不是。在你被美色迷惑的时候,大佐给车贴上了军用标志。”法尔曼拿地上的木柴敲了敲那颗金色的头。

“……。要是女王能多给我们带点干粮就好了。”哈伯克试图转移话题,但是失败了。

“要是当时你愿意吃口军粮,我和大佐也不必这么累。都快三十的人了,不要那么让人操心行吗?”

看着哈伯克可怜兮兮的表情,法尔曼一瞬间觉得自己说的过分了。但是作为部下,还是应该把上级的需要摆在第一位。

阿姆斯特朗和马斯坦古似乎起了争执,大概是情报对不上了吧。法尔曼想。

 

——两小时前

“阿姆斯特朗少校。”霍克爱在电话那头敬了个礼,“近期在中央和东都有传言希尔德大佐失踪大约五天,可北都军事报刊上为什么没有相关记载?”

“简单。”掺杂着机械的女低音传进霍克爱的耳朵。

“希尔德大佐根本没有失踪。”

霍克爱皱起好看的眉头,听阿姆斯特朗少将接着往下说。“军内不知什么时候传起希尔德大佐失踪的事,当我听到这件事的时候他就在我眼前。如果说是敌方想要做到扰乱军心、民心的效果,那我绝不会让他们得逞。”

“那么希尔德大佐现在在哪儿?谣传者很可能是为了告诉人们,军队的不可靠。对于军队来说,这很可能是动手的预告。”

“我明白。我把他安排在了北都最安全的地方。”

“那您还没见到马斯坦古大佐?”

“马斯坦古?”

……

 

 

马斯坦古盯着眼前这个冰冷的女人,想透过那层层包裹的军装,温热的肉体,看清那颗心脏是如何跳动的。但女人的心房外面结了一层霜,焰之炼金术师走到这一步退缩了。他不想碰钉子。

“不用说了,我们边疆的事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管。拿了干粮赶紧给我滚。”

马斯坦古无奈地耸了耸肩,要让想做大总统的男人控制自己的控制欲,有些困难。再这样和那女人争辩下去只会在自己手下面前难堪罢了。他让哈伯克挑了喜欢的军粮口味,让法尔曼从一个戴眼镜的黑皮肤军官手中拿回了钱财。走出木屋到车上十几步的距离,马斯坦古还是很不甘心,失败是作为军人最厌恶的东西。

等汽车排出的尾气在雪地上完全消失,阿姆斯特朗少将吩咐手下人:“通知大总统。”

 

 

安东尼少佐与艾斯克斯上将是忘年交,也是第一个发现上将失踪的人。在艾尔利克兄弟的本格推理漫画书里,第一发现人很有可能就是凶手。何况,这只是失踪,所谓的“第一发现人”是怎么知道人是失踪,不是暂时没能找到他呢?爱德华把脚架在办公桌上,手里拿着线人送来的情报。即使不喜欢推理的人按照逻辑也能发现的问题——艾斯克斯上将的妻女昨天高高兴兴得去钓鱼了。阿尔冯斯认为有两个原因,一是艾斯克斯上将有家暴倾向,母女俩都被虐待,但显然她们露出的皮肤并不是长期受虐的样子;另一个是艾斯克斯上将的失踪对母女有提前通知。主语成了上将。爱德华闭上眼说绑架失踪不可能受害者提前知道然后告诉别人别担心我对方不会杀了我的。阿尔冯斯的盔甲因看向他的小个子哥哥发出金属的摩擦声。

爱德华忽然睁开眼睛,跳出推理漫画的世界,转向盔甲弟弟,一字一顿地说:“除非他没有失踪。”

 

 

出了雪地的车子在满是石子的路上颠簸,给车上的男人说的话也带了点颤音。

“大佐,你们当时在吵什么?”

“没什么,只是她忽然和我说想挖走霍克爱。”马斯坦古闭眼给眼睛作适当的休息,“希尔德大佐的失踪是假,北方军心不稳是真。少将既然不想我介入,那么大概是有自己的解决办法。还有一点,在我赶去坐大总统屁股底下的座椅前,还有几个障碍物,不过不要紧只是小角色。” 马斯坦古的傲慢没有被北方的女人削减。

“安东尼呢?不是来协助你吗?”

“他也觉得北方女人难对付,提前帮我们安排了下个目的地的住所,现在正在西部等着我们。”

“霍,他倒是落得一清静。”

 

“马斯坦古。你的野心已经从眼神暴露了。”

 

阿姆斯特朗少将也是,更蠢的是写了脸上啊。马斯坦古决定睡了,离西部还有好远的路。

 

 

“中将。我还差三步就将军了。”戴眼罩的男人笑了笑,“而你只差一步。”

满头白发的中年人不知道将和被将会有什么后果,眼泪大把大把的掉到棋盘上,哭倒了一匹马和一个卒。看到唯一的希望倒下,终于崩溃。

“不要担心,”男人保持的笑容异常可怕,他正在一颗一颗地收棋。“很快就会有人来陪你了。”不管男人怎么说,他都听不见了,耳边只有自己的哭声。

 

 

车子开进西部的一个小镇里动弹不得,马斯坦古决定联系一下自己的办公室。拨了几次没反应,却听到店家说着耶鲁中将的事。

“耶鲁中将多好的人呐,出事前一天还在和老夫下棋。”老人家的年纪大概很大了,声音沙哑到只能让人明白意思。

“你可别吹啊。就你那技术,中将愿意和你下?”

“所以老夫说中将是个好人啊。”老人被戳穿后,原本的声音变得更让人没法明白。

“老人家。您刚刚说的是真的吗?耶鲁中将曾来过这里?”法尔曼忍不住问。

“是啊,中将经常来我们这儿,和一个瞎子下棋。那天老夫看到了,于是斗胆和中将下了一局。”

“那个瞎子在哪儿?”

“瞎子不是本地人,但听说他前几天朝着侪尔镇去了。”

“谢谢。”马斯坦古必须马上回到车上。

 

“你看到他那个样子了吧,我觉得他连颗棋子都举不起来。”哈伯克觉得和那个老头说话根本是浪费时间,“他后来竟然还说一个不是本地人的瞎子能自己走进这个镇然后再走出去。”哈伯克把拳头砸在方向盘上。

“不管怎么样,那个镇也是我们下一步要确定地方。大佐,油加满了。”

“希尔德大佐的失踪是假的,那么其他官员失踪也有可能是谣言。我们要知道的是,是谁在散播谣言,他的目的是什么。那位老人如果不是胡说,要么,他和造谣者有关,哈伯克,你去让他给我们带路;要么,就是中将真的在这里出现过,我们得按他说的,去找那个瞎子。”马斯坦古对于刚刚打到办公室的电话没有反应感到不安。菲利和普莱达的假期刚刚结束,现在那个电话二十四小时都会有人守着,可是没有人。安东尼少佐他也不想去理会,让那家伙在旅店多住几天。霍克爱和艾尔利克兄弟……但愿只是去解决斯卡这类人的事。

当哈伯克把老人带来后,瞪了眼坐在驾驶座上的法尔曼。按照他们每隔一个小镇交换座位的约定,下一个车夫应该是他。但马斯坦古让他们快上车。

“小伙子们,你们是侦探吗?前几天也来了一位。”

“不,只是业余爱好。”马斯坦古觉得那人是安东尼。

“东都来的车子真挺大啊。”

马斯坦古回头看了哈伯克一眼,去接个人居然也把信息泄露了。“您能多说点关于这个侦探的事吗?”

老人一路说到了侪尔镇,马斯坦古让法尔曼把他的住所安顿下来后找地方又一次打电话到办公室,还是没人接,忽然反应过来什么,把电话拨了过去。

“伊丽莎白。”

“大佐?”年轻女性的声音带着颤抖,“霍克爱中尉让我告诉你司令部的电话出了点问题,斯卡的出现越来越频繁了,他的愤怒开始迁怒普通人民,居民楼被拆了三幢了……”

“好的我知道了,不要害怕,艾尔利克兄弟和中尉会解决的。你自己小心一点,我很快就会……”

电话被挂了,罗伊·马斯坦古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黑发女孩颤抖着放下电话,“请你……请你放过我的妹妹吧,我已经……照你说的做了……!”

高个子男人把架在小女孩儿的刀收回袖子,“既然你已经这么乖了,我怎么能不放过你呢。”小女孩儿害怕地逃到姐姐的怀里哭泣。“记得,我的人会一直监视你。”男人离开时给了女孩一个飞吻,“别做你不该做的事。”

伊丽莎白看着男人的背影,发誓自己永远不会忘记那张脸。







茶茶茶茶茶茶茶茶茶

矛与盾(贰)

角色属于牛姨,ooc属于我

私设有


马斯坦古一行人在能够淹没成年人小腿的雪面前,把车子丢下了。

与东都不同的白茫茫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们已经离开了自己熟知的地方。马斯坦古让哈伯克尽量不要往树下走,就在刚才他看到一只松鼠被上面掉下来的雪块活埋。地图在一次摔倒后埋在厚厚的白雪里,法尔曼喘着粗气,嘴唇干裂流出鲜红色的血。三个人的脸上是由于不适应环境的寒冷导致的通红,几小时的努力让炼金术师的信条在马斯坦古大佐心中动摇。看到天黑的迹象时,哈伯克提议大家既然找不到地图、寸步难行,不如回到车子先睡一觉。法尔曼认为北方温度低,在晚上尤其明显。如果睡着了,说不定再也醒不过来。

“想想办法啊,...

角色属于牛姨,ooc属于我

私设有




马斯坦古一行人在能够淹没成年人小腿的雪面前,把车子丢下了。

与东都不同的白茫茫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们已经离开了自己熟知的地方。马斯坦古让哈伯克尽量不要往树下走,就在刚才他看到一只松鼠被上面掉下来的雪块活埋。地图在一次摔倒后埋在厚厚的白雪里,法尔曼喘着粗气,嘴唇干裂流出鲜红色的血。三个人的脸上是由于不适应环境的寒冷导致的通红,几小时的努力让炼金术师的信条在马斯坦古大佐心中动摇。看到天黑的迹象时,哈伯克提议大家既然找不到地图、寸步难行,不如回到车子先睡一觉。法尔曼认为北方温度低,在晚上尤其明显。如果睡着了,说不定再也醒不过来。

“想想办法啊,焰之炼金术师。”

“先上车吧。找找有什么地方能避风。”

在三人回返的时候,马斯坦古和哈伯克不知道是谁踩了谁,或者谁都没踩谁只是脚滑滚了下去。最不幸的是马斯坦古因为撞上石头膝盖受伤,可怜的马斯坦古。而哈伯克幸运地倒在上司的怀里,平安无事,这对法尔曼来说也是件好事。两人把可怜的马斯坦古抬到车上时,天已经全黑了,哈伯克认为如果不是当时轮胎被埋了一半,他们早就找到山洞了。马斯坦古骂他是个只会说话的闲人,然后抱怨起没有霍克爱中尉的日子。哈伯克一边说着大佐您说的对,一边把给马斯坦古包扎的绑带系地死死地。

挡风玻璃前是黑色和白色的世界,打开车灯后的确能更清楚自己的处境,但法尔曼担心会召来野兽于是作罢了。大约过了半个钟,哈伯克不耐烦地说这样下去是不可能找到洞穴的,把灯打开,三个军人还打不过几只熊吗?打不过那就撞死,撞死他们还能吃熊肉。马斯坦古从口袋里拿出一把枪,递给法尔曼,说:“这家伙太吵了,我先睡会儿,半个钟内必须叫醒我。扑上来的野兽若是实在难以对付就用枪击毙。”法尔曼接到指令会立马完成,比哈伯克这个懒散的家伙好多了。这也应该感谢中尉,在她的提醒下才多带了法尔曼。如果能直接带霍克爱那就更好了。

没过几分钟的一个急刹在哈伯克叫醒上司前完成了哈伯克的任务,但对于马斯坦古来说这点休息时间也足够了。现在车子的周围全是野狼,法尔曼一鼓作气踩下油门向前冲去。这种做法其实是不对的,如果前方是悬崖那么可比与狼搏斗死得快,马斯坦古想。

法尔曼疯狂转动方向盘,后座的两人挤在一起,哈伯克发誓他又撞到上司的膝盖了。突出重围后,法尔曼在驾驶座激动地大叫,叫得像个被压迫已久的人民终于得到自由。哈伯克却在这时忽然跳车,在法尔曼眼里哈伯克或许有点扫兴,猛踩刹车。马斯坦古说他可能是小解,法尔曼担心是如果是大解哈伯克有没有带纸。不一会儿他们听到哈伯克的声音,他发现洞穴了。法尔曼下车搀扶马斯坦古,该死的哈伯克也不知道来帮把手。两个人一瘸一拐地走过去,马斯坦古打算给哈伯克来一脚。

 

 

明媚的阳光照射在总统的专属办公桌上,尘埃在空气中清晰可见,热腾腾的咖啡还摆在桌面上。

 

 

艾尔利克兄弟明目张胆地在办公室看漫画;霍克爱守在电话边上,无论是邮差还是昨日离开的三人,她都需要等待。菲利的假期还没结束,霍克爱很思念他。她把这个办公室当作一个家,心里一杆天平摇摆不定,一边是信任一边是出于母爱的担心。艾尔利克兄弟看出了,于是 留在她身边。

 

 

哈伯克一直不喜欢军粮的口感,让他吃那种东西还不如给他吃草。这样一个人眼睁睁看着两个大男人在自己面前狼吞虎咽,肚子竟然也觉得饿了起来。法尔曼几次三番把食物塞到看起来快要饿死的人嘴里,但都吐了出来。最后马斯坦古从地面抓起一根结了霜的草摁进哈伯克的嘴里,那感觉就像在吃冰块,冷得直往火焰 上凑。可喜可贺,哈伯克少尉开始吃东西了,正当他开了胃决定大开杀戒时,只剩下自己吐在地上的东西了。马斯坦古和法尔曼轮流放哨,避免野兽的再次袭击,保护饿晕过去的哈伯克。

哈伯克做梦了,他很担心自己会就此死去,他还没有女朋友。他做了一个在糕点店吃东西的梦,马斯坦古请客说今天可以放开了吃,霍克爱拿起勺子挖了一块送进哈伯克嘴里。软软的奶油入口即化,甜到心里,论起美食,他又想起了从新国修行回来的军人,想到他在棋牌室那股子臭味,这点坏影响被那名军人带来的小吃冲刷。他现在好想吃油条豆浆豆腐脑,还想吃大白馒头,想着想着好像那馒头还真在眼前。哈伯克知道自己在做梦,一口咬下去疼的一定是自己的舌头,但食欲上头,就算是咬断自己的舌头,尝尝自己的血也好。

“喂!哈伯克!你疯了吗!?”法尔曼赤手空拳地掰开哈伯克的嘴,嵌进肉的利齿比雪地的寒风更能让他清醒。这是白天应该保持的状态。法尔曼不知道为什么在办公室一起做事的人会忽然得狂犬病,难道中尉忘记给黑色旋风号打疫苗了吗?马斯坦古蓄力狠狠地给哈伯克的腹部来了一拳,再是左右两巴掌,最后往胯上一踹。“大佐你没事吧!”哈伯克直直的倒在地上,而他的上司瞪着他擦拭脸上的唾液。马斯坦古告诉哈伯克如果他再袭击上级领导就让他回家种田。

“欸?旅行者?”来人看上去是个猎户,手里抓着一只死去的兔子。还没等马斯坦古大佐发话,哈伯克少尉爬起来说道:“谁要和这两个糙汉旅游啊……”

猎户这才发现地上躺着的那个已经受伤,邀请他们到自己的小屋疗伤。哈伯克看清对方是个漂亮女孩儿后,忽然跟个没事人一样跳起来说:“这家伙受伤确实是对我们的一项负担,能贵府上拜访给小姐添麻烦什么的,希望小姐能够见谅。”一晚上的遭遇显然让哈伯克忘记他们是上下级的关系。

 

 

与此同时,霍克爱中尉尝试联系北方司令部的人,算算日子三个人要是没有到,很可能出意外了。到手的军事报刊也有些关键的地方需要北方证实一下。电话只响了三声。

“您好,北都阿姆斯特朗少校办公室。”

“您好,我是东都马斯坦古大佐的副官霍克爱中尉,我有要事与阿姆斯特朗少校商议。”

“好,请稍等。”

……

“霍克爱?”

 

 

“塞利?没想到你人长得这么好看,连名字也这么好听啊。”

法尔曼心里对哈伯克老土的泡妞方式竖起中指。马斯坦古的膝伤也不再影响行走,现在的处境让他觉得只要这姑娘不让哈伯克饿死就行。女孩儿的木屋算不上私有,只是这一带的猎户共同的休息场所,如果在这间木屋里死了几个人,也没办法迅速找出迫害者。如果在雪地里掩埋尸体,没多久就会被野兽啃地四分五裂。

“听说希尔德上将失踪了我们才来到这里。”

“你们是侦探?”

“不,只是业余爱好。”

“你们先在这儿休息,我出去打几只午餐回来。”

哈伯克想跟上去却被上司拉回来。

“你觉得荒郊野岭一个姑娘收留三个男人是什么意思。”

“还能什么意思,多热心的女孩儿啊!”

“小心她把你榨干。”

“我巴不得。”哈伯克说的自己脸都红了。

法尔曼无奈地看着战争一触即发连忙打圆场,大佐说的有道理,这个女人可能的确有目的,说不准是人口贩子。哈伯克笑他荒唐,就是杀了我们也不可能卖了我们,卖了谁买啊。

等三人吃完塞利的烤肉被下药然后五花大绑偷走所有钱财,哈伯克才认清现实,接着他们的车也被开走了。好在女贼还有点良心,留了三只烤兔子在旁边让他们不至于饿死。

“我以为你是个成年人。”马斯坦古撞了撞哈伯克,“没想到你的心智还不如十岁的孩子。”

“哈伯克少尉该长长心了。”

“你们不也中计了吗?老大?”

“别这么说,我们快得救了。”

屋外忽然多了许多脚步声伴随着汽车撵过雪地的爆炸,北方的毛绒军服出现在门口,雪地靴在木板上留下白色雪痕,跟着进来的就是奥利维亚·米拉·阿姆斯特朗少将。金色卷发配上蓝色的眼眸,性感的嘴唇和丰满的胸部,即使是被军装包裹依然有型的身材,一双玉足藏在黑色军靴。她拔出自己的佩剑利落地斩断绳索,以一个漂亮的弧度归鞘。约翰·哈伯克——恋爱了。

美人少将臭着张脸,“哟,马斯坦古。”

“哟,”被被盯着的人却一脸高兴,“阿姆斯特朗少将。”

 

 

 

 

茶茶茶茶茶茶茶茶茶

矛与盾(壹)

ooc现象有

私设有


近来,军队高层失踪案在民间流传,艾尔利克兄弟从南面赶回了东方司令部。

“混蛋大佐!”爱德华用力踹开马斯坦古大佐的门,被敌视的那人正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签字,霍克爱中尉和哈伯克少尉各自抱着一叠厚厚的文件。

“哟,钢。”马斯坦古没有抬头看这位带着敌意的少年,只是专心签署军事机密文件。爱德华看到他这样,怒气冲冲地踩上办公桌。

“哈库洛少将的事,我听说了。”

“哦?消息挺灵通啊。”马斯坦古把签署完毕的文件整理好交给霍克爱后起身,招了招手让左右先行。

“这件事……”

“这件事不用你管,我已经向大总统请示这个案子将由我全权办理。而你,钢之炼金术师蓄意破坏上司办公设备,...

ooc现象有

私设有


近来,军队高层失踪案在民间流传,艾尔利克兄弟从南面赶回了东方司令部。

“混蛋大佐!”爱德华用力踹开马斯坦古大佐的门,被敌视的那人正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签字,霍克爱中尉和哈伯克少尉各自抱着一叠厚厚的文件。

“哟,钢。”马斯坦古没有抬头看这位带着敌意的少年,只是专心签署军事机密文件。爱德华看到他这样,怒气冲冲地踩上办公桌。

“哈库洛少将的事,我听说了。”

“哦?消息挺灵通啊。”马斯坦古把签署完毕的文件整理好交给霍克爱后起身,招了招手让左右先行。

“这件事……”

“这件事不用你管,我已经向大总统请示这个案子将由我全权办理。而你,钢之炼金术师蓄意破坏上司办公设备,罚你购买零食漫画玩具统统不予报销,同霍克爱中尉留职司令部。”

“哈?”钢之炼金术师用精确到每一颗毛孔的表情传达疑惑。

擦肩时,马斯坦古低声道:“布洛克街58号。”

迟来的阿尔冯斯在门口撞上马斯坦古,顺势打了个招呼。

 

——布洛克街58号

“哥哥,你确定你没有记错吗?马斯坦古大佐真的是让我们来这里吗?”

“记错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可……”

艾尔利克兄弟面前是一家成人棋牌室,外表普通、生意看上去倒是不错,还有一点,这附近异常得臭。最重要的问题是他们怎么进去,难不成让爱德华钻进阿尔冯斯的身体里吗?挑选一家成人棋牌室,爱德华进去一定很显眼,那么大佐选这家店是什么用意呢?

这时,马斯坦古和一位个子中等的男性走了出来,两兄弟迅速藏到角落。听力较好的阿尔冯斯也只能隐约听出“保护”“升职”“包子”“臭豆腐”几个名词。接着那名陌生男子右脚一登飞上了天,只留马斯坦古对着上方空气招手。在两兄弟发愣间,马斯坦古打了个响指,等那一簇小火苗出现在爱德华的衣角时,兄弟俩才从暗处走出来。

“ 麻烦你下次不要用这种方法,该死的纵火犯。” 爱德华扯了扯被烧坏的袖口,握紧拳头,只要马斯坦古说点让他不开心的话立马以此为借口给他来一拳钢之暴怒。

“别闹了,进来。”

 

 

棋牌室的内部装修华丽,这是与外面的招牌最不相称的一点,家具的设计也十分先进,墙面上几道富有诡异美感的线条盘绕着。再往里走能看到一幅蒙娜丽莎摆在地上,马斯坦古扶住美丽女人的肩膀向前推。里面的哈伯克和法尔曼已经开始打牌了,看上去哈伯克输得一塌糊涂。马斯坦古邀请艾尔利克兄弟坐下,法尔曼主动起身却被他按了回去,期间哈伯克偷换了牌。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从南边就听说军队高官失踪。怎么连哈库洛将军也失踪了。”

“不错,军队共有五名官员失踪,个个身居要职。分别是北方的希尔德大佐,西部的耶鲁中将,南面的山姆少将,中央的艾斯克斯上将,还有一个就是我的上司哈库洛将军。最早失踪的是艾斯克斯上将,他在外面有个情人,有传言说他和情人私奔了,但谁会同七八十的老头私奔啊,勒索不成杀人灭口的可能性都比这大。

“接着是耶鲁中将,我在前些年有幸见过他一面,是个下棋好手,我一直很想和他对弈一局,真可惜现在他也下落不明。希尔德大佐是否失踪有待考证,北方的环境因素让大部分人不得不接受他被狗熊吃了的可能。哈库洛将军的失踪不明不白,他的夫人告诉我们在前往中央拜访老朋友的前一天不知去向,渔具和猫粮没有被动过,哈库洛将军如果没有遇害的话,他已经穿着那身衣服整整一个星期了。山姆少将的事我不清楚,你们在南面有什么收获?”

“我们听过路的爷爷奶奶说山姆少将是被自己的未婚妻赶出去的。”阿尔冯斯热心地帮两位少尉整理纸牌。

“听说他长得奇丑无比,新娘子一见了他就吓晕了,醒来后委屈下嫁,不出几日便把山姆少将推进了河。”

“这听上去也太民间了吧,有没有官方一点的说法?”哈伯克顶着张满是乌龟的脸靠近爱德华。

“当地的报纸或许有记载,以大佐的能力要拿到这东南西北中的报纸还不容易?”

马斯坦古抽出哈伯克偷换的A士,顺手打了出去。

“法尔曼说的对,实际上中尉早已帮我订购,除了南北的报纸明天送到以外,我都看了。所谓的‘官方说法’还不如自己去查。”

“所以呢,这个案子怎么会是你独办?”

“钢,”马斯坦古低头笑了笑,背着手转身。“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是我向大总统提出来的。”

 

一日前——

哈库洛少将已经失踪三天了,军队的人忽然失踪,难免要让百姓认为这是兵变前兆。马斯坦古大佐为安抚民心,必须赶赴中央。

军部的长廊永远那么安静,再如何细听也只有皮鞋与地面的摩擦。总统的办公室处在中心,熟门熟路地走到门口。正当马斯坦古抬起手准备敲门时。

“马斯坦古大佐。”

“大总统。”马斯坦古冲独眼男人敬军礼。

“你怎么又跑到中央来了。”男人笑着拍拍马斯坦古的肩膀,“请进。”

 

“你想调查高官失踪案。”东道主双手十指交错看向从东方司令部赶来的男人。

马斯坦古决计拿下这个案子,不管是用什么方法,更不管是面对什么人。大总统的职位不是虚设,能把屁股安全地按在这张椅子上的人更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同时,抱有这样想法的马斯坦古也觉得自己过于自信了。“是的。”

“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男人的声音比阿尔冯斯的盔甲还要冰冷,官方式的语气听上去就像在开记者招待会。

“国家炼金术师。”

“你离开后怎么办。”

“艾尔利克兄弟大约两天内能赶回来,我会命令我的副官霍克爱中尉协助他们办事。以艾尔利克兄弟云游取得的成绩来看,我想他们有能力胜任。再不然,霍克爱中尉在伊修巴尔战役中也是赫赫有名的大功臣,是我多年的左膀右臂。由中尉协助,东都安全保障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特密文件将由霍克爱传电报给我。”马斯坦古起身鞠躬,带着他的自信。“请允许法尔曼少尉、哈伯克少尉协助我办案。”

“自荐办案的不止你一个。”

金·布拉德雷会安插一些人监视他,一直以来都是。

“安东尼少佐可以完全地代替你的副官。就连霍克爱中尉做不到的事,他也可以做到。”

多余的事,不做也罢。马斯坦古想。布拉德雷安排安东尼到东部与马斯坦古会面,于是马斯坦古被遣回了东部。

 

 

“安东尼?那个跳得很高的男人?”

“对,他以前新国的少林寺进修,一见面就给我们打了套拳。”哈伯克输得只剩内裤了。

“斯卡。最近有人在东部看到斯卡。钢,一定要注意安全。这个案子牵扯到的事太多,不让你们插手是为你们好。”

“口口声声说什么为了我们好,实际上心里不知道藏着什么小九九。你马斯坦古大佐还能为了什么,开天辟地也不过是升职这点小事。其实就算你不说,我们也不会插手军队走狗要办的案子。不过我们有个条件,”爱德华说:“把我们购买零食漫画玩具的权利还回来。”

马斯坦古从来没有把对艾尔利克兄弟的关心说的那么明白,大概是事态严重不希望“无关”人士插足其中。爱德华这么想,但要让他完全置身事外是不可能的。或许这也在马斯坦古的计划之内,他们的作用和中尉相同。

艾尔利克兄弟、法尔曼、马斯坦古借着棋牌室的机会打了两局后,霍克爱带着三人出门需要的证件向他们告别。

“出门在外,要互相照顾。衣服最好一天换一次,钱财不能外露,不能赌。哈伯克,尤其是你。大佐,请不要让哈伯克碰钱。”

“现在你不用担心了,哈伯克的钱已经归法尔曼了。”

“大佐你也是,衣服的扣子要扣好,睡前记得刷牙,说话要注意隔墙有耳,要是遇到劫匪起码把命留住。法尔曼你负责照照顾他们。”

法尔曼对霍克爱行了军礼并保证自己能完成任务。艾尔利克兄弟也打算拜访修兹准将的家人,打了招呼之后先走一步。

“大佐,艾尔利克兄弟……”

“相信他们才是对他们最高的认可。”

当三人走出棋牌室时,天色渐暗。他们知道这密密麻麻的建筑物的上方——安东尼在那里。



啊呀呀

我在N刷钢炼之后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槽点

那就是罗依在最后决战中真的很“无能”😂

莫名其妙的见了真理

莫名其妙瞎了眼睛

莫名其妙打了个团战

结果一群神仙打架他参与其中却屁都没看到

他是主角团里面唯一一个没有见过大boss长相的人

连路人小兵都见过,他就是没见过

不知道多年以后他该怎样吹嘘这段经历

“儿砸,你爹当年闭着眼睛就把最强人造人给烧了!”

“爹,你就出吹吧,你连那人长啥样都不知道!”

“……”

我在N刷钢炼之后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槽点

那就是罗依在最后决战中真的很“无能”😂

莫名其妙的见了真理

莫名其妙瞎了眼睛

莫名其妙打了个团战

结果一群神仙打架他参与其中却屁都没看到

他是主角团里面唯一一个没有见过大boss长相的人

连路人小兵都见过,他就是没见过

不知道多年以后他该怎样吹嘘这段经历

“儿砸,你爹当年闭着眼睛就把最强人造人给烧了!”

“爹,你就出吹吧,你连那人长啥样都不知道!”

“……”

Candy PaPer

做了个小章子哈哈哈哈好可爱 图是自己现画的

做了个小章子哈哈哈哈好可爱 图是自己现画的

—03—ANSHAFIFIL
最近又看了一遍03版,帅啊啊啊

最近又看了一遍03版,帅啊啊啊

最近又看了一遍03版,帅啊啊啊

tanako

关于大佐的一个吃shi教程
p1成稿
后面是潦草到不能再潦草的教程

关于大佐的一个吃shi教程
p1成稿
后面是潦草到不能再潦草的教程

琴影

【佐莎】掌溫

「中尉。」

「是?」原本正專注聽著眾人的作戰策略的莉莎很快轉了過來,看向閉著眼的羅伊。

「…現在狀況還好嗎?」

「是的,阿姆斯壯少校正在帶領各位討論作戰的方法與順序…」

「不,我是說…」羅伊轉向她,右手想要伸出去,卻停在了半空中。


莉莎看著他的手就這麼停住,然後猶豫不決地、小心翼翼地收了回去,她甚至可以輕易藉由他的手讀出他內心的掙扎。

但她想,上校一定不知道,她是用怎樣的表情看著他的。

他一定不知道,她有多擔心多難受。


……因為他看不見,所以她無須隱藏情緒。這算是一件好事嗎?


似乎,也因為這樣,她感覺到自己的心痛有些收斂不住地、

「中尉。」

「是?」原本正專注聽著眾人的作戰策略的莉莎很快轉了過來,看向閉著眼的羅伊。

「…現在狀況還好嗎?」

「是的,阿姆斯壯少校正在帶領各位討論作戰的方法與順序…」

「不,我是說…」羅伊轉向她,右手想要伸出去,卻停在了半空中。

 

莉莎看著他的手就這麼停住,然後猶豫不決地、小心翼翼地收了回去,她甚至可以輕易藉由他的手讀出他內心的掙扎。

但她想,上校一定不知道,她是用怎樣的表情看著他的。

他一定不知道,她有多擔心多難受。

 

……因為他看不見,所以她無須隱藏情緒。這算是一件好事嗎?

 

似乎,也因為這樣,她感覺到自己的心痛有些收斂不住地、快要溢出眼眶了。

 

他知道副官還在等著他的下文,不過關心的話卻無論如何都再也說不出來了。如她一開始所說:請先關心您自己的眼睛…

是啊,比起她,他才是真正的殘兵。不過,卻不甘心,明知道他已經派不上用場、明知道她身受重傷,卻因為自己不甘心就這麼退場,而將她拖下水、給她添麻煩。

 

他又下意識地將手蓋在眼睛周圍,輕輕按住。

 

但除了她,還有誰能完全理解他的心思、還有誰能在他最無助的時候毫無保留地陪在他身邊、還有誰能像她一樣與他完全契合,讓他全身心地信任?

他了解任何人,都不及他了解莉莎‧霍克愛。

所以,這場失去光明的戰役,他唯有她能找回一線生機。

 

突然,他感覺到一隻手將他蓋在眼旁的手輕輕撥開,而後覆在他的眼上,他下意識地抬頭想要尋找那隻手,卻先感受到了那片柔軟手掌的暖流,直直地從他的雙眼注入。

「上校,請別擔心。」

而後,他在那片溫暖中聽見了帶著氣音的低語,是她的,很難得能聽到她用這麼溫柔的聲音說話,不、應該說是久違地聽到了。他感覺到靠近耳朵附近的皮膚熱熱的,應該是因為她靠他很近地說話,是想避免其他人聽到嗎?

 

她現在,是用怎樣的表情蓋住我的眼睛呢?


「上校,請別擔心…屬下會當您的雙眼的。」

所以,別再用這樣的動作提醒自己失明的事情了、別再用這樣的方式提醒自己,已經變成無用的殘兵了、別再…

 

只要有屬下在,您還會是那個威風凜凜的焰之煉金術師。

儘管向著敵人彈指放火吧,您的雙眼,就由屬下來保護。

 

「我知道了。」

莉莎感覺到他被她蓋住的雙眼瞇了起來,她看向他的表情,果然,正在笑著。

她也不禁跟著微笑了起來。

 

此時阿姆斯壯少校走了過來,要準備用煉金術將三人一起送上地面。上校首先起身,而中尉還來不及動身,就感覺到一股大力摟住她的腰,使她沒有使力就跟著站了起來。她沉默地看向上校,上校改由摟住她的肩,並一臉嚴肅地對著阿姆斯壯少校說著「那就麻煩你了」;而莉莎則是會意地將重心放到上校身上,一手搭在他的胸前、一手扶住他的腰背。

他們倆人殘兵,正式合為一體,變成最強大的戰力之一。

 

感覺到副官的體溫完全傳遞了過來,他空著的那手不再蓋住雙眼,而是習慣性地伸展了一下戴著手套的手掌,復又緊緊握住。

 

「我們走吧。」

 


FIN


想到羅伊的手掌被刺穿的畫面就覺得手心癢癢的...


感謝看畢全文。


琴影2017.02.07 (TUE)


纳兹严青皮鹧鸪

【FIRE×IRON】Yes, he does.

FIRE:{Flame Alchemist}Roy Mustang(罗伊·马斯坦)

IRON:Edward Elric(爱德华·艾尔利克)

The first time he saw himhe had lost an arm and a leg.

That time he was just a child who lost his mother and wanted to get her back, but failed.

He has amazing willpower, though he lost so many things.

YES...

FIRE:{Flame Alchemist}Roy Mustang(罗伊·马斯坦)

IRON:Edward Elric(爱德华·艾尔利克)

The first time he saw himhe had lost an arm and a leg.

That time he was just a child who lost his mother and wanted to get her back, but failed.

He has amazing willpower, though he lost so many things.

YES, HE DOES.


The next time, he was standing still in front of him, saying he would like to be a person like him.

He was even stronger than before.

He could see it in his eyes.

He once wanted to beat him, but he never won.

Then they fight together, side by side.

Suddenly, he realizes with a great pleasure of his decision.

He does short, but bright.

He could see it in his eyes.

YES, HE DOES.


This time, it's his turn to feel his pain.

He falls into a kind of dark, eaqually named fear. 

Actually he's not afraid of being blind, but truely hates himself.

He's facing the powerful evil, but he has no idea, only to stay behind him.

He ought to help him, however, his hands are tied, just because he can't see!

How weak he is!

He feels like a traitor, and he feels his power.

He gots a lot now.

YES, HE DOES.


However, after that battle, he becomes the president, with his eyes back.

It doesn't belong to him.

He should thank him.

On the one hand, he gets happiness.

On the other hand, he has to throw away his freedom in order to get his people free.

He knows it's one of the reasons he didn't be the president.

He has his own life with his family.

YES, HE DOES.


HIS SMILE, THEIR LAUGHTER...

HE CAN NOT STOP THINKING OF HIM.

OH, GOD! HE MISSES THEM SO MUCH!

WELL, HE REMEMBERS HE DOESN'T BELIEVE IN GOD.

YES, HE DOES.


THEY WERE ON THE SAME BOAT.

THOUGH THEY ARE NOW APART.

SOME DIED.

OTHERS, BESIDE HIM, GATHER AROUND.

YES, THEY DO.

AND, YES, HE DOES.

丁子肥

       突然想到钢炼如果以大佐作为主视角的话也很棒的。学习炼金术,为造福更多人而进入军队,结识了挚友,看穿了军队和战争的残酷决心要站到顶点,往上爬的过程中培养了一班忠心的部下,发现了天才炼金术师兄弟,以自己的方式帮助照顾他们,后来挚友惨遭杀害,暗中调查从而卷入人造人事件,发现了人造人的阴谋,曾被仇恨蒙蔽双眼一心为挚友复仇,被同伴唤回理智,联合北方和东方军策划夺权,集合大家的力量成功打败人造人,拯救国家,获得很高声望,但结果还是没能当上大总统,仍需继续努力。...


       突然想到钢炼如果以大佐作为主视角的话也很棒的。学习炼金术,为造福更多人而进入军队,结识了挚友,看穿了军队和战争的残酷决心要站到顶点,往上爬的过程中培养了一班忠心的部下,发现了天才炼金术师兄弟,以自己的方式帮助照顾他们,后来挚友惨遭杀害,暗中调查从而卷入人造人事件,发现了人造人的阴谋,曾被仇恨蒙蔽双眼一心为挚友复仇,被同伴唤回理智,联合北方和东方军策划夺权,集合大家的力量成功打败人造人,拯救国家,获得很高声望,但结果还是没能当上大总统,仍需继续努力。

       果然大佐也是很有主角气质哒!!【说完很看这样的版本怎么办!?特别想知道是怎样遇到和收服那帮逗逼部下的!!

淳于言临

“当上大总统后,第一件事就是命令全部的女性穿上迷你裙。”

“哦。那首当其冲的一定是食堂的大妈。”


想了想,把‘那是我的魅力大’这句话吞了下去。

“……算了吧。”

“当上大总统后,第一件事就是命令全部的女性穿上迷你裙。”

“哦。那首当其冲的一定是食堂的大妈。”


想了想,把‘那是我的魅力大’这句话吞了下去。

“……算了吧。”

流光片影

钢の炼金术师

当年看过03版的动画,但是没看完。还在追动画的那会顺道去看过一点连载中的漫画,依稀记得是连载到大总统和GREED打吧。钢炼的画风并不能算是很对我的口味,人的脸不是包子就是四边形,无分男女那下巴那个宽阔粗犷啊。但也不至于难以入眼,这种粗犷造型的好处就是在我这等眼力不佳的人眼里,几乎看不出什么作画走型来,比那些每一集就能变个脸型的作品譬如那时期也有看的GUNDAM SEED又或者后来的LLX神马的,在这点上强多了。

画风稳定是优点。我从03动画入手,虽然后来这番被我弃了,但我还是记得动画里总要重复的那句等价交换原则,而且炼成阵神马的,实在是太酷了。漫画没追下去的原因是我觉得漫画的画风比动画还要粗犷啊...

当年看过03版的动画,但是没看完。还在追动画的那会顺道去看过一点连载中的漫画,依稀记得是连载到大总统和GREED打吧。钢炼的画风并不能算是很对我的口味,人的脸不是包子就是四边形,无分男女那下巴那个宽阔粗犷啊。但也不至于难以入眼,这种粗犷造型的好处就是在我这等眼力不佳的人眼里,几乎看不出什么作画走型来,比那些每一集就能变个脸型的作品譬如那时期也有看的GUNDAM SEED又或者后来的LLX神马的,在这点上强多了。

画风稳定是优点。我从03动画入手,虽然后来这番被我弃了,但我还是记得动画里总要重复的那句等价交换原则,而且炼成阵神马的,实在是太酷了。漫画没追下去的原因是我觉得漫画的画风比动画还要粗犷啊,瀑布汗。不够美型很难有足够的动力,此外就是我看动画喜欢的是罗伊穆斯唐,这同志只是个连男二都不算的主要配角而已,不能指望他有多少出场,而没有他出场的地方,我兴趣就显得不那么大了。动画我中途弃了的原因是觉得无聊,有一种故事越编越离谱的无谓感,我觉得再也找不到最开始的集曾经强烈的打动过我的深邃感了——当然深邃感神马的,也许根本就是个错觉。

之所以在差不多10多年后又提起来这部动画是因为钢炼FA版也就是09版。无论是03版还是09版共通点是画面稳定、歌曲都是佳作,区别么,我想它们几乎是两套迥异的作品,人物的形象上也有不少差别,当然最关键的还是故事情节。03版基本是个借了原著设定的同人,而09版是重制版所以是原著向的。09版的动画绝对不是一部无聊的泡沫之作,但是缺陷也非常明显。哪怕一口气看下来,仍然会觉得动画在编写脚本的时候对于节奏的把握实在不够好,除此之外,它还有一个作为连续剧每周播放的节目最大的问题,那就是对人物乃至故事的提亮精简不够。

在B站看钢炼FA的时候曾经看到一条弹幕表示,并不是和原著一致就一定好的。漫画和动画是不同性质的媒介,而且连载的形式应该也有所差异,我记得钢炼漫画应该是月刊,而动画是每周一集。现在我看到的这个成品的09版,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故事,支线众多、人物众多,男主角消失个几十分钟一点不少见,而从一条正在进行中的线跳到另外一条甚至几条同时进行的线上的情况非常多,再加上插播回忆说明神马的,会让观众找不到集中点吧。相对比去说,在03版最开始的那十数集里,则处理的非常好。既保持了主线的清晰,又能够给观众单元剧不断的小高潮、小悬念,在节奏把握和情节处理上都很适当。03版的问题是后续不继,也即是过多的原创使得这种剧情上的紧凑无法保持,而且插入了过多在我看来纯服务性质的无意义的花边情节。这点在09版完全没有——09版的情节全是必须的,哪怕那些情节的处理上会让你本能的想拖进度条给它拖过去又或者忍不住想喷“喂喂,现在不是插播这些的时机吧,快给我看那边的后续,摔桌”。作为一套完整的作品去说,09版的优秀度远在03版之上,但是对观众吸引力,我想也许不如03版甚多。我想这也因为09版彻底的不能算是一部民工向又或者热血向作品吧。比起03版里时常可以耍帅的男主角,09版的男主不要混的太惨,被胖揍才是他的使命- -|||,而且09版的正义与邪恶之间的形色人等,一路看下去,我竟然觉得没有一个能让我干脆利落的说讨厌啊不喜欢的。角色的复杂度、作品复杂度远在03版之上,但也因为这个缘故,观众会不那么受落,毕竟燃、帅、萌,才是王道。当然,说到萌度,09版很萌,只是这种萌被稀释到那缺乏提亮度和精简度的繁琐剧情线中后,也变得不那么醒目了吧。

我当年在放弃03动画版钢炼之后彻底放弃了钢炼,09版一点没看过。现在一口气看完之后,我也不觉得当年如果追看能够不放弃的看到结尾,毕竟单元剧的脚本真的不该这么个搞法,让观众看的动力缺乏。

以上是关于整套作品的感想。下面是关于我喜欢的罗伊穆斯唐大佐。03版的配音是大川,09版是三木。听过大川版的人,估计刚听到三木版的时候,除非是三木粉,否则大概都觉得落差很大一时间难以适应。03和09两版的罗伊穆斯唐在IMAGE上,差很多。继续看下去了解到这一点之后,接受三木的配音于我而言没有丝毫困难,当然想必也存在着始终觉得03版大佐的IMAGE比较投口味儿始终无法接受三木和09版大佐的观众吧。要我说更喜欢哪个一点,好像有点为难,这就像看同人,IMAGE有差异但都有我萌点这个要肿么选啊~~看天
03版的主角群整体去说显得更加的帅,而09版则帅的不那么动画标杆式固然在我看来依然也是帅的。09版大佐对比03版,偶尔会显出异常的色气,比如说19集被波霸大姐打伤那瞬间的罗伊穆斯唐,那个侧面有种异常的艳丽感——此所谓被虐的色气。随后大姐抓着他的手把他放倒在地板上一点点脱下他手套那里……更别提了。还有他被强迫进行人体炼成被大总统秒推的那会……我来回看了好几次,捂脸
此外,09版的大佐只要一穿上常服,就会显得很艳丽。我个人很喜欢这方向的变化。

钢炼这样的作品,在现在回头去看,很难得。除了可以萌的角色,还有情节可以看,除了腐的空间,原著向的BG也非常有爱。09版钢炼里的女性角色,可以说没有一个我不喜欢的——正好和现在的大热动画里没有一个我喜欢的情况呈现鲜明对比。这是重新拿钢炼出来看最大的感慨。

PS,大佐他就是个FS啊,那BH的攻击力和脆弱的肉体。FS上前线必须配备强力肉盾啊,如果没有肉盾就得带强力奶妈才行。不然碰到大总统那种速度敏捷力量型的物攻类,被推的毫无反抗之力。无怪你家中尉每次看到你不乖乖呆在安全的所在而是跑到危险场所秀攻击力就跳脚——即使有那么强的攻击力,大佐你的人身安全仍然没保障的啊,而且……下雨天就无能神马的,也真叫人无法放心。
PS2,我的焰受魂又燃烧了,但还是和当年一样,找不到文看!耷拉耳朵。除了休斯和大佐这对热门CP,我还萌了大总统X大佐这是怎么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