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焰钢

32.2万浏览    1145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1-12 06:16
遥光ゆな

【焰钢】Blood Oath 8


这房间里弥散着强烈的血的气息;它是毒药,是烈酒,是无法宣泄的欲望出口,亦是一切的解药。


Chapter 8: 恸哭之夜(中)


那声音引起了阿尔冯斯的注意。


“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哥哥?”


在得到爱德华的否认后,他想,应该是错觉吧。除了在这时候跑出来的他们,应该不会有人在这时醒着了。


“什么都没有,”他摇了摇头。


尽管萦绕在心头的不安并未消散,在更重要的事摆在眼前时,他已经无暇去顾忌这些了。


在炼金术的分级中,唯有锁定灵魂之类的阵式能被列入S级。而人体炼成的技术难度,则远在那之上——同样是由六芒星作为基本组成...


这房间里弥散着强烈的血的气息;它是毒药,是烈酒,是无法宣泄的欲望出口,亦是一切的解药。


Chapter 8: 恸哭之夜(中)


那声音引起了阿尔冯斯的注意。


“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哥哥?”


在得到爱德华的否认后,他想,应该是错觉吧。除了在这时候跑出来的他们,应该不会有人在这时醒着了。


“什么都没有,”他摇了摇头。


尽管萦绕在心头的不安并未消散,在更重要的事摆在眼前时,他已经无暇去顾忌这些了。


在炼金术的分级中,唯有锁定灵魂之类的阵式能被列入S级。而人体炼成的技术难度,则远在那之上——同样是由六芒星作为基本组成的炼成阵,仅仅是从古文字的数量便显示出它的繁复。在传说中,能够使用炼金术的人被称作天才。那么不但使用了,甚至去践踏禁忌的人呢?


或许只能算是疯子了吧?


阿尔冯斯在心里发出一声自嘲。他接过爱德华递来的小刀,在对方担忧的目光中做出了同样的事。血液从伤处不断涌出,落入准备完成的人体构成成分中。


“阿尔。”爱德华开口,他的嗓音有些干涩,“我从没有告诉过你,我很自责。”


他有些惊讶,不经心地看向他躲闪的眼,“怎么说起这个?”


“从一开始,”爱德华说。“叫你来一起研究炼金术的人就是我。现在想想,那时候我根本没有问你的意见,只是把你强硬地拉到这边……”


“只是因为我想不到别的办法,让她开心一些。”他的声音因不知名的情愫而轻颤。“也没有去想,这到底是不是正确的事。”


“不,这都是我答应——”


“嗯,你是答应了。”爱德华说,他淡淡地笑了,用纱布小心地缠绕他手臂的伤口,“但这和你是否情愿无关。”


阿尔冯斯不知他是怎么了,会在炼成准备完毕时说这番话。“我早就和哥哥说了,不管出什么情况都会一起面对。”


“问题就出在这里。只要是我想做的事,你总会说服自己无条件地支持我,”爱德华说。他的尾音轻不可闻,“不管是多么危险的事……”


“对不起。”在阿尔冯斯准备去处理他的伤处时,却被默默地推开。“我一直欠你这句道歉,阿尔。我经常忽视你的感受,从没充当好哥哥的角色。你却总是站在我这边,这让我又庆幸又……”他艰难地吞咽了一下,“非常感动。在她走后,我时常觉得如果没有你,我一定无法坚持下去。”


“……”


“所以,这是最后一次后悔的机会了。不要顾及我,”他低垂着头,站在复杂图案的中间,“——让我自己发动这个阵式。反正只要能复活妈妈,由谁来发动都是一样的。”


阿尔冯斯的心沉了下去。


他又怎可能不知道其中理由。炼成阵的一切都基于等价交换,如果代价不够,便会反噬施术者——极易发生于较高级的炼成中,是炼金术师们最忌讳恐惧的一点。在历史的人体炼成中,所有人都无一例外地因此死亡。


爱德华想必是害怕这点,才用尽全力地练习,并去使用尽可能多的血液。


但这个提案,却让他五味杂陈。


“哥哥是觉得我的决心还不够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爱德华仓促地否认道。“我再失去什么都无所谓,但是你——”


“那么一开始,就不要让我知道炼金术的事。”


爱德华怔愣。


“哥哥知道我拒绝不了。”阿尔冯斯收回冰冷的语气,苦笑了一下。“也知道不管你怎么阻止,我都会和你一起炼成。你只是心里愧疚,所以才跟我说这番话——为了消除一些罪恶感,不是吗?”


“……”


对方那副完全被说中、又无法反驳的表情让他有些好笑,尽管和灰蒙蒙的一切相同,是在这紧压在肩头沉重气氛中。“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因为我们都是自私的人。”或许不止是兄长,他也变得有些奇怪了,在这巨大的、吞噬了无数炼金术师的炼成阵上。“你和我,”他说。


“哥哥觉得,我就没有自己的私心吗?“


“……”


若是平日里,爱德华估计要来锤他的肩止住话头了。


今夜,阿尔冯斯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并非无条件的帮助,而是因为,哥哥是我唯一能够依靠的人了。正是因此,”他说,“才更要不断追赶你的步伐,一直站在你的身边。”


“开始吧,”他温柔地笑了笑,打断呆愣的爱德华,“不是要抓紧时间吗?”


他们本来就是抱着赴死的心态来的。为了确保最大的成功率,不惜日日夜夜的练习,也不惜用大量的鲜血,不可能再临阵退缩。


如果说命运由神决定,有一瞬间,只因是和爱德华在一起,阿尔冯斯就觉得他们有了挑战神明的勇气。


失血让爱德华的大脑有些昏涨。昏暗的灯光让他有一种立身于教堂中的错觉。从铺着红色长毯的长廊,到背后屹立着十字架的丘坛,但在这里祈祷的人不再是虔诚的教徒,而是背离世间伦理的炼金术师。


他和阿尔冯斯一同跪在地上,缓慢地合上了双掌。


“一切都准备好了……”


啪!


玻璃破碎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爱德华的手尚未落在炼成阵上,就被这突然的刺耳声音激地抬头。那里本来空无一人,现在在吊灯摇曳的光线下,却忽的闯进一个模糊的影子。


夜晚的空气总是比白天多一分神秘,但是现在,流动的风却带来了对他们来说,迄今最致命的危险。


他踩着粉笔勾勒出的线一步步走来,直到踏入黯淡的光芒中。


他们这才看清那可怖的样貌——他——或者说是它,竟是一个人。


只不过因为不明的原因,原本英俊的面容被扭曲,清澈的眼眸被污浊。衣衫破败,如破布般裹在身上;披头散发的样子宛若一个疯子。


伴随一道道声嘶力竭的嘶吼,他们无比清晰地看到一系列发生在他身上的变异,这使他完全变成似人又非人的怪物,周身染上极度疯狂的色彩。


躯干像是瘫软般弯折下去,扭转成一个不可能的怪异姿态。野兽的利爪从他的手部凭空生长,狼一般的獠牙在口中凸显出来。


极度浑浊的灰暗眼眸,此刻充满了嗜血的猩红。


“血——血——杀了——”


响亮到沙哑的咆哮在狭窄的空荡里回荡着。爱德华这才意识到,这本就不是什么人!


是吸血鬼!


无人知道它为何出现在这里,又为何是这个时候?


难道是被血的气味引来的吗!?


他想惊叫,却因为极度的恐惧发不出声响。


快跑!


阿尔冯斯没有动。


“快跑,阿尔!!”


但是已经晚了。


这房间里弥散着强烈的血的气息。它是毒药,是烈酒,是无法宣泄的欲|望出口,亦是一切的解药。


长达一周的饥饿让理智的弦绷紧到极致,突然又强烈的刺激使他彻底失控,张开血盆大口向最近的目标——阿尔冯斯扑去。


“阿尔!!!”


阿尔冯斯凝固在原地,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该死,该死,爱德华的内心绝望地嘶吼——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神已经夺走了母亲,现在又要夺走阿尔吗?


这就是惩罚?


将那个说着要不断追赶他、永远在他身旁的唯一的家人……阿尔冯斯夺走?明明除了他,他已经没有任何能失去的东西了!


“哥……哥……”


支离破碎的句子,尾音没在极度的震惊中。


预想中的疼痛并未到来,阿尔冯斯抬起头时,见到爱德华挡在了他面前——尽管他的右臂,被吸血鬼紧咬在口中。


野兽一旦擒获猎物便不会松口,獠牙撕扯着他的皮肉,咬得太深又太狠,很快手臂就变得血肉模糊,隐约能见到白骨。


利爪深深嵌入他的左腿,扼杀了所有逃脱的可能。


阿尔冯斯发出一声悲鸣,但在这万籁俱静的夜里,没有人能听见他撕心裂肺的哭声。


快跑啊……


若不是理智不允许,那重于割腕百倍的剧痛一定会让爱德华当场昏厥。


大量鲜血像是涌泉般喷出,他扭开头闪避开瞄准侧颈的一击。余光看见了阿尔冯斯跑远的身影,嘴旁浮现起微弱的笑容——是的,我怎样都无所谓,但是阿尔冯斯,请你务必要逃掉。


越远越好。


“我的血……”声音沙哑得不像是他的,但是这种情况,依然不妨碍他发出自嘲,“就这么好喝么?”


爱德华的确不知道,那有什么特别的,能让那怪物露出这种无法餍足的沉溺表情。


“咳……”他咳出了一口血,“没想到吸血鬼真的存在,我一直以为……是传说呢?还是这种……丑陋的样子。”


左臂已经断了,他不确信自己何时会昏迷,疼痛让他近乎抽搐。


他不知道在这濒死的时候能说些什么,死前该想什么,又能看到什么图画。只是不顾那怪物能否听懂,就颤抖着说:“我的命给你,放了我弟弟。如果你还有一丝理智……”


回答他的只有从喉咙深处挤出的嚎叫。


爱德华吞咽了一下,大量失血让他的大脑愈发昏涨,两眼发黑。


这时,视野中忽然又闯入了孩子的身影。在看清那是谁后顿时痛得心如刀割。


是阿尔,他为什么回来了?


——连最后的希望,也要残忍夺去吗?


幼小的身影跪在他身边哭泣起来。


不知何时,在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和飞溅得满地都是的鲜血中,在属于绝对禁忌的人体炼成阵上,他见到了火光。


滔天的火光熊熊燃烧起来,火舌吞没了所见的每个角落,烧灭了粉笔绘画的阵式,席卷到他们身上,却并未带来疼痛的感觉。


倒是那怪物发出了痛不欲生的惨叫声。它放开了撕咬他的姿势,剧烈挣扎着想要摆脱,火却越烧越烈,将那瘦削的人形无情地吞噬,等爱德华回过神来时,最后一根发丝都被燃烧殆尽。


空气中尽是皮肉在高温中被烧焦时,散发出的令人作呕的气味。


被杀死了,爱德华想。他不知这火焰从何而来,又是怎样杀死据说不死的吸血鬼。但是这样一来,阿尔就安全了——他宽慰地想。


都是我的错。


如果这是惩罚,那便让我一人承受就好。

现在闭上眼睛,估计就永远不会醒来了吧?


虽然继承了父亲的血,却依然会在这时死去,他的心中浮现起一丝讽刺。耳旁传来了阿尔冯斯的声音,以及从没有听过的男人的声音。它们像是隔着一层玻璃,或是一坛水般传来,让他听不甚清:


“重伤加上大量失血,已经来不及了。”


“不行,救救他,我求你……”


“抱歉。”


“我哥哥……我不能失去他……”


是阿尔的声音。


“请救救他……既然你也会炼金术,就也是血族的一员吧?不死的民族就什么办法都没有吗?”


“……”


长久的沉默。


“把我的血给他呢?无论用什么办法,求求你。这可是我唯一的家人啊……!”


“……无论用什么办法?”


血族?他们在说些什么……那个人又是谁?


爱德华似乎听见了一声轻笑。


接着,有人揽住他,轻轻托起他的背。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这是第一次,爱德华看到他的面容。


“我把选择的权力交给你,爱德华·艾尔利克,”他说。尽管几乎是拥抱的姿势,那双墨色的眼眸却像夜色般幽暗,像是吸收了所有光线。“你想活下去吗?——即使是以自由为代价?”


“哥哥已经……”


“他还没有失去意识。”男人不带什么感情地说道,“而我现在在问他。”


“……”


“我可以救你。”他说。“但是,”他刻意压低了声音,用只有爱德华能听到的音量在他耳旁说,“本来这世上就没有和生命等价的东西,所以我会索取比你想象中更多的代价。”


宛如恶魔的低语,让被搂住的脊背窜起一阵寒意。


“我救了你,你的性命、名字、身体以及所有自由都会属于我。这样也可以吗?”





——————

史上最短,甚至很赶

但是我真的好懒,有空会改一下的orz

才发现双十一了!剁手节节日快乐鸭

推一个叫晨曦列车的乙女游,剧本蛮好的,女主都非常可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