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熬秃搞事大队

24浏览    1参与
熬秃搞事应援大队

【凹凸世界/伪校园】凹凸男子高中生的日常

故事接龙产物 到后面全员放飞自我

序号代表的是群里的编号,和文章顺序没什么关系

画风清奇 思维混乱 希望不要吓到人


2,“号外,号外昨天下午我社记者看到学生会的安迷修会长和全校最大的不良团体雷神之锤的老大在校长室打架!”

“哇,居然赶在丹尼尔校长面前打架啊”

“这有什么稀奇的他们两个不是天天打架吗”


4,“这当然稀奇了,毕竟我们校的校长是丹尼尔大人啊。”

“什么?!丹尼尔?那他们还不死定了,走走走看热闹去。”

校长室——

一群学生小心翼翼地隔着门缝偷看,


15,只见...

故事接龙产物 到后面全员放飞自我

序号代表的是群里的编号,和文章顺序没什么关系

画风清奇 思维混乱 希望不要吓到人

 

 

 

2,“号外,号外昨天下午我社记者看到学生会的安迷修会长和全校最大的不良团体雷神之锤的老大在校长室打架!”

“哇,居然赶在丹尼尔校长面前打架啊”

“这有什么稀奇的他们两个不是天天打架吗”

 

4,“这当然稀奇了,毕竟我们校的校长是丹尼尔大人啊。”

“什么?!丹尼尔?那他们还不死定了,走走走看热闹去。”

校长室——

一群学生小心翼翼地隔着门缝偷看,

 

15,只见干净整齐的室内,两个发型一看就用了超多发胶的人安静地站在丹尼尔校长面前,彼此相隔甚远,视线却交缠在一起。一时间只觉得两人之间火花四射,让偷窥的众学生无比汗颜,没想到这两位在校长面前还这么争锋相对。

 

7,“说吧,这次又为了什么?来我这里还这么针锋相对?”丹尼尔笑着问他们,顺便看了一眼门缝外的其他学生,吓退了一些围观群众。而雷狮和安米修仿佛在比谁先开口谁就输似得,没人开口讲一句话。

 

5,两人仍没有要打破这气氛的意思。良久,得不到回答的丹尼尔轻叹一口气。坐回椅子上视线在两人之间打转。

“那,这次又是谁先挑起的呢?”

“他。”两人异口同声的蹦出一个字。

(吱嘞嘣啪蹦!..别理这儿。)

 

6,金偶然经过校长室,发现那里熙熙攘攘为了一群人。
“格瑞,你看,那里好多人啊!”

“别去。”格瑞拉着金的手,嗖一下飞奔过去,顺手在手机里发了条短信:卡米尔谢了。
卡米尔:计划通。

 

12,“那么,到底是谁先挑起的呢?”丹尼尔笑着看着面前的两人。“雷狮/安迷修”两人依旧异口同声的说道。“到 底 是 谁”丹尼尔一字一顿的说道。校长室外的众人已经感受到了丹尼尔的黑气,众人都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寒颤。

 

19,雷狮啧了一声“是我”
听见雷狮主动站出来安迷修很惊讶,低声发问“恶党?”
丹尼尔看了看两人,依旧微笑着问道:“雷狮是吧?你希望你能告诉我起因结果以及过程,一·字·不·漏的告诉我。”
雷狮挑眉,直直的望着丹尼尔:“我看他不爽。”

 

2, “看我不爽你把我的马抢了做烤串?!”安迷修恨不得拿自己贴身带着的冷流笔和热流笔在雷狮身上戳两个洞
“马?”丹尼尔有些疑惑,“我们学校哪里有马?”
“啧,马是这个傻逼学生会长养的鸡的名字”雷狮一脸嘲笑。
“那是我师傅送的的马!我辛辛苦苦地养大,你居然拿去烤了?!”安迷修简直跟他说不下去,拿出了冷热流笔。

 

4,“切,我那也算替天行道了,我们校规不是规定不许在校内养动物嘛,而且,妈的你为了养你那两只破鸡居然把老子的船拿去做鸡窝?!安迷修你的良心不会痛嘛?!”

“船?”丹尼尔又懵了,“哦,是他的模型船啦,也就两米来大。”“也就?!安迷修!你TM再去找更大的模型船啊!你的良心呢!”

突然记起骑士道的安迷修沉默了,片刻,他开口反驳道:“那你的良心呢,杀我两只鸡。”“呵,我们海(仙)盗(女)不需要良心。”

看着安迷修的举动,雷狮也拿出来他的“雷神之锤”笔在手指间转动

 

15,丹尼尔校长沉默了……这两位学生难不成脑子还停留在初中阶段?但是但是校长的尊严让他不能对这两位打架的事置之不理,于是只好出声打断两个学生互相的冷嘲热讽:“好了!你们两个给我闭嘴!”

雷狮和安迷修即使再嚣张,也还是要给校长面子的,两人只好哼了一声,不再言语,并收回了各自的笔,默默看着一头黑线的丹尼尔。

 

7,“起因先不管了,那么你们这次觉得什么处罚合适?”丹尼尔扶着自己的头,看着他们两个:“好好的都是学生会的,有一个还是学生会会长,你们是怎么起带头作用的?”雷狮和安米修又不说话了,一个个低着头看自己的鞋。

 

5,

丹尼尔捏捏眉心朝他们晃晃手“先回去上课吧。”

得到命令的两人随便应了声一前一后的走出校长室。刚走到楼梯口雷狮踹了踹安迷修小腿。

前面的安迷修皱起眉啧了声不顾裤管上的灰回头看向雷狮。“雷狮你是不是有毛病啊。”

 

6,在丹尼尔在思考人生怎么解决此事的时候,凯莉在围观群众中听闻了这一串事件,立马采访了海盗团小弟:“请问你们认为你们的船长会赢吗?”

团宠:“那不是当然的嘛!老大可是——”

帕总:“别闹,傻狗。”

卡米尔:“听帕洛斯的。”

“……好的,接下来先插播一条广告,稍后继续哦~……所以你们想怎么做呢(小声)……”

“格瑞,凯莉她又在干什么?”金看着手机里的视频,对旁边正在喝牛奶的格瑞说。

“搞事。”格瑞表示很开心。

接下来请把镜头转给这次事件的主角们~

 

12,

“我有个建议,要听么?”雷狮将双手插进了裤兜里。“我还要回去上课”安迷修皱了皱眉。“听句话又没多久”雷狮对安迷修翻了个白眼。“……好吧,我就听一听吧”安迷修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们来弄个比赛决定输赢怎么样?”雷狮说道。

“比赛?”安迷修疑惑的看着雷狮。“转笔比赛,如何?”雷狮开始一步步靠近。“恕我拒绝”安迷修说完,朝楼下走去。“啧,拒不拒绝,你可说不定”说完,雷狮朝安迷修冲去。

“雷狮,你难道还想再去一次校长室?”安迷修一个侧身,躲开了冲下来的雷狮。“呵——你觉得还有送我去校长室的可能吗?”雷狮一把抓住了楼梯旁的护栏,防止自己摔下楼梯。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安迷修笑道,随后朝雷狮的方向冲去。“那来啊”雷狮对着安迷修直接就是一拳头。

“石头剪刀布!”两人异口同声的喊道。嗯,好,两人都是布。

“石头剪刀布!”两人接着喊道。嗯,好,两人都是剪刀。

“石头剪刀布!”两人继续喊道。嗯,好,两人都是石头。

“石头剪刀布”两人还喊……“叮铃铃——”下课铃声响起,可两人还在石头剪刀布……

“诶?格瑞,他们两个在干嘛?”和格瑞一起路过楼梯口的金疑惑的问道。“不用理他们”格瑞面无表情的将金拉走了。

“最后一次!石头剪刀布!”两人始终不放弃。嗯,好,胜负以分,安迷修以石头输给了雷狮的布,雷狮胜!

“哈,骑士道你输了”雷狮靠在楼梯的护栏上,看着靠在墙上的安迷修。“……”安迷修沉默。“看来这个转笔比赛你必须参加了”雷狮接着说道。“唉……什么时候?”安迷修无奈的说道。

“周六早上10点,xx公园”雷狮说完,从楼梯口处离开了。“现在的时间是……”安迷修看了看右手手腕处的手表。“下午3点25分,看来雷狮应该是逃课了”

安迷修无奈的摇了摇头,于是就这样子回到了教室门口。

 周六早上10点 xx公园

“哟,安迷修”雷狮将手插进了裤兜里,看着早在那里等待的安迷修。“恶党,你迟到了”安迷修看了看手表,淡定的说道。“理他呢”雷狮翻了个白眼。

“不过你为什么会带来这么多人”安迷修看了眼雷狮后面的三人。“不行么?我们可是一个团的”雷狮说道。公园门口。

“格瑞格瑞,是安迷修和雷狮他们呢”金一只手挽着格瑞的一只胳膊,另一只手指着公园内的安迷修他们。“走,我们去看看”格瑞拉着金走进了公园。“诶诶诶???”金小天使表示这套路不对啊…..

“嗯?”卡米尔显然已经看到了格瑞和金朝这边走来。“大哥……”卡米尔叫了一声前面的雷狮。“不用理他们”雷狮说道。“恩”卡米尔点了点头。

“你们…..在干什么”格瑞问道。

 

19,安迷修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呆毛,雷狮则说:‘看不出来么。比赛啊,转笔。’

金歪头看着雷狮一会儿,蓝色眼眸突然亮起来,转头对格瑞眨巴眨巴眼睛,讨好道“格瑞,看起来好有趣啊?要不我们也…?”

格瑞先淡定的看着金,最终拜倒在发小的撒娇中,一字一顿的说完“好,吧。”

安迷修的呆毛抖擞了一下,突然就觉得,活着不好吗。

“那就开始吧……”安迷修软弱无力的吐出几个字

雷狮却打了个响指,撇了撇嘴,打趣道:“别啊,这样多无聊。要不下点赌注?”

“呃……可是我没有什么可赌的啊。”安迷修现在眼睛简直不敢直视雷狮。

“吹,再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两个月前下单的彩虹小马全球只有100个限量版在昨天到货了。”

“……那我就拿那个赌……吧。”

“那我就超大型的瓶中船,40X40的”

哇,雷狮是真的良心啊。

“既然如此那我就旺仔牛奶600ml装的一箱。”

“我……我、我只有帽子了!”

格瑞掏出8cm的烈斩,在手上玩弄

金更是二话不说掏出矢量箭头玩的不亦乐乎。

安迷修拿出两只颜色不同的冷热流

雷狮拿着雷神之锤,嘴上勾起一抹笑容

“那开始吧。”

 

20,火花四射,空气里像是有什么东西摩擦碰撞,持续升温。

 几个人眯了眯眼,确定好站姿之后拿着手中不同形状的笔开始旋转。

 格瑞烈斩形状的笔转起来有些困难,在手上旋转的速度也是很慢,却极为平稳,避开所有磕磕绊绊。金玩心大发,手上的笔从食指跳跃到中指,再从中指跳跃到无名指,嘴角咧开的弧度越来越大,似乎下一秒就要表演个双手转笔。

 与两人轻松的氛围不同,雷狮和安迷修的气氛显然不同。一开始安迷修显然只是想应付应付,漫不经心的拿着冷流在手上把玩,却被雷狮的话语激怒了。

 恶党,这就是你信奉骑士道的态度?”

 “任何一场比赛都要用心去打,你不知道吗?”

 “啧,我以为你是有多厉害呢。”

 雷狮盯着手中的笔,看着那缩小版的雷神之锤在指尖舞动。紫色的眸子发出诡异(?)的光,嘴里的话语却不停,玩的尽兴的金觉得此时的他颇有海盗头子的气质。

 安迷修显然是被激怒了,抿起唇就操起另一边的热流,双手不停转动着却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雷狮。雷狮嘴角上扬,微微抬头,那眼神让安迷修很不爽。

 金撇撇嘴,不久就觉得无聊,将矢量笔丢在一边,缠着格瑞陪他玩,格瑞本来就对这场比赛没什么兴趣,如果不是金甚至根本不会来参加,于是放下裂斩笔陪金坐着观战。

 剩下的,是两个人的战争。

 

2,“代行神旨”

三个积木块伴随着这个声音从安迷修和雷狮两人面前突然出现并打掉了两人的笔。

“你们两个知道原力笔拥有者之间的战斗对于这个世界是有多危险吗?!”丹尼尔平缓而不失威严的声音从公园门口响起,“你们居然还聚众转笔?!”

“丹尼尔校长,我很抱歉不应该明知校规还做这种事。”安迷修收起掉在地上的冷热流笔对丹尼尔致歉道。

“啧”雷狮只是一声咋舌,并没有说什么。

“校长,很抱歉”一旁的卡米尔终于没有再旁观,“企图引起原力笔拥有者之间的斗争,这件事应该没有那么简单,校长。”

“不管如何,这件事我会让学校的情报部鬼天盟查清楚,你们先各自回去吧。”丹尼尔沉思了一下,便发话解散了众人。

 

7,在鬼天盟不得不累死累活的查明时,学校里已经传开了他们斗殴的小道消息,其中最生气的是嘉德罗斯,据说他还因为格瑞参与这次行动却没和他比感到不爽又差点在学校里引发一场新的大战。在学校越来越硝烟弥漫的时候,引发这一系列事情的两个人却在大排档撸串喝酒。

“你要赔我的船。”雷狮依旧没忘记他可怜的船,醉醺醺的把胳膊架在安米修的背上,声音伴随着酒气呼在安米修耳垂上。

安米修毫不客气的推开他:“我还没找你算我的马账,你的船大不了在买一艘给你,我的马要怎么办?师傅送我的马啊……”

两人喝醉也不忘斗嘴,只有微醉的大脑告诉他们这不是干架的好时机。酒一杯接一杯的咽肚,烤串也已经所剩无几。

 

5,“老板,结账。”安迷修扶着晕乎乎的雷狮起来,把钱拍桌上便出了大排档。

 

夜风夹杂着些许虫鸣把安迷修叫的清醒了点。“恶党?”安迷修拍拍旁边雷狮的肩。后者闻声忽的抬起头用那双在夜里格外勾人的紫色眸子盯着安迷修。

然后他笑了。

“混蛋骑士,我带你去找马吧。”

 “雷狮我说你就是有毛病吧?”安迷修满脸黑线的站在一栋矮房子前面。

房子的门前赫然写着五个大字。

XX养鸡场。

 安迷修悔恨自己之前为什么不甩开雷狮的手。他憋着火气转身刚想踹雷狮一脚却发现那人已经靠着旁边的树睡着了。

不是?这恶党不是最喜欢喝酒了吗?原来酒量这么不行??安迷修想着走过去蹲在雷狮身旁晃了晃人肩膀。然后者并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即使临近夏季,深夜的风却仍带着点凉意。安迷修打了个哆嗦。“你好歹先起来把你家几栋几楼告诉我啊?”

 安迷修知道雷狮不住宿。因为他曾在自己所居住的小区里看见过雷狮。

22:54。看了看时间安迷修不由得皱起眉。

这么晚了..明天好像要上学。

他看了一眼熟睡的雷狮。

算了。先回去再说。

 

6,“呼哈~”安迷修默默擦了擦下头上的汗,看着眼前那栋楼,心里叹了一口气:我为什么要为恶党做那么多事啊……
安迷修没有原路返回,用钥匙打开门,把满身酒气的雷狮撇在一边的沙发上就准备洗澡了。
“……”
雷狮模模糊糊听见身边好像有水声,眼睛微微张开,但只能看见一片模糊的颜色。
“水……”雷狮难得迷茫地喃喃着,缓慢起身,挠了挠头发现头巾不见了!
雷狮整个人清醒了一半,用手搓了搓眼,把眼里的水雾抹尽,发现这里并不是他熟悉的地方。
“……绑架?”雷狮这么一说,猛地将头转向正在制造水声的浴室。
但雷狮没有鲁莽的上前,摸了摸自身,没问题,随便看了下桌子,发现上面有把刀,是把水果刀。
雷狮将其藏在身后,悄悄走到浴室门口附近,守着门口,准备在里面的人一出来就干掉。
里面的水声还没停,雷狮留意了下四处,总觉得好像哪里很熟悉?
马克杯上的马,记事本上的马,日历里的马,还有……这把刀柄上……
这是遇到变态了?雷狮这么想着,门口就传来了动静,只见门从内而外打开,里面出来一位穿着浑身是马的睡衣的男人。
“嗯?醒了?”
雷狮不承认有那么一瞬间他受到了惊吓。

 

12,“安、安迷修?!”雷狮惊讶的看着眼前那位发胶被洗掉长发披在脑后,脖子上挂着一条印着小马的毛巾,身穿浑身都印着马的睡衣的安迷修。
“嗯?怎么了?”安迷修疑惑的看着雷狮。
雷狮用手揉了揉太阳穴处,清理了下脑中的数据,然后再用刚刚揉太阳穴的手指向安迷修:“安迷修,没想到,你,竟然是个——”雷狮故意停顿了一下。
“是个什么?”安迷修疑惑的看着安迷修。
“是个变态!”雷狮对着安迷修大喊。
安迷修楞了一下,然后对雷狮说道:“我哪里变态了?”
“哪有人在自己的东西上都印着马的?!”雷狮回答。
“那哪有人在自己的东西上都印着船的?!”安迷修反驳。
“额....”雷狮无言以对。“不过....安迷修....没想到你把发胶洗了这么的....”

 

19,女子力满分。
雷狮嘀咕着“什么啊你……能不能涂好发胶再出来、?”
“…。什么东西?为什么要涂好发胶啊。”
“当然是因为女子力……”
“女子力?”安迷修歪着头看着雷狮手打开冰箱取出一瓶牛奶。
糟,忘了这家伙是OT
“就是、很帅的人√”
“噢。”
安迷修听了眯起眼睛,看着雷狮半晌,最终露出甜甜的笑容:“谢谢夸奖啊。”

 

2,安迷修举着牛奶瓶向坐在沙发上的雷狮晃了晃问道:“要么,牛奶。”
“谁要那种小孩子玩意儿,有酒吗?”雷狮嗤笑着
“你刚刚才喝醉了……给你拿瓶解酒茶吧”安迷修一手拿着一瓶饮品走到沙发上坐着。
“啧。”雷狮虽然嫌弃地看着那瓶解酒茶但还是接了过去。
“今天的事你怎么看?”安迷修喝了口牛奶,“我拿的那个船,我不知道是你的,有人用师傅的名义送了包裹给我。”
“哼,不过是弱鸡的小人手段,不敢站在我面前的人都不足为患,那只鸡味道不错……”
“恶党,你……”
“不过竟敢暗算到我头上,我想对方也该做好心理准备了吧,哼嗯,有意思,我喜欢接受挑战。”
安迷修没有搭话,只是默默地喝起了牛奶,在想着些什么,雷狮也没有继续说下去,捧着解酒茶不发一言,只是偶尔向安迷修瞄了几眼。
这样沉闷的静谧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安迷修喝完牛奶。
“去睡觉吧,明天还要去学校。”
“我睡哪?”
“沙发”
“安迷修,你是想打架吗?”
“不爱睡,去睡大街,你又不是柔弱的女孩子!”
“啧”

 

4,夜深,安迷修突然推开卧室的房门,站在沙发上的雷狮面前,轻轻叹了口气:“唉,向我服一次软又能怎样…………我这么喜欢你,你服软了说什么我都会答应的啊……”他自言自语着弯腰抱起了雷狮,将他轻轻放在自己床上,为了不惊动雷狮,他自然没有开灯,同时,他也错过了雷狮脸上的一抹绯红。
第二天来临,他们又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地装作与对方敌对,也没有人知道那个夜晚他们想了些什么,发生了什么,有的只是,安迷修家突然出现的一只叫做“马”的鸡,和雷狮家突然回来的完好无损的两米模型船。
[这还不over啊]

 

15,然而两人的生活并没有就此平静下来,阴谋(?)还在暗中悄然进行。经过鬼天盟拼命地探查,终于发现了之前打架起因的一些不合理之处。

 

阳光明媚的上午,一如既往干净整洁的校长室内,丹尼尔拿着鬼天盟上交的报告,再一次陷入了纠结之中:“啧……根据报告,安迷修和雷狮打架几日前,有人看见有可疑人员拿着一个巨大的包裹出现在校园,随后雷狮的不良团体‘雷狮海盗团’传出雷狮的珍藏,那艘两米的模型船被盗,并且不久后有人看到了安迷修养的鸡突然有了个鸡窝,当日放学后两人就打了一架。”

 

“这……可疑人员?”丹尼尔揉揉紧皱的眉头,“而且,报告还说,在两人到我办公室打架的上午,有人好像听见了鸡的惨叫?而当时有人目睹雷狮正和他的不良团体一起聚众喝酒,所以,安迷修的鸡不是雷狮杀的,是有人栽赃陷害?那为什么雷狮又说鸡是他杀的?是为了包庇,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end——

 

 

 

 

          番外

为了让各位观众老爷们能看得比较方便一些,上面的就不删了~

 

“恶党……果然有点重。”安迷修把雷狮和普通的女孩对比了一番,叹了这么句话。(x)

 “呼哈~”安迷修默默擦了擦下头上的汗,看着眼前那栋楼,心里叹了一口气:我为什么要为恶党做那么多事啊……
安迷修没有原路返回,用钥匙打开门,把满身酒气的雷狮撇在一边的沙发上就准备洗澡了。
“……”
雷狮模模糊糊听见身边好像有水声,眼睛微微张开,但只能看见一片模糊的颜色。
“水……”雷狮难得迷茫地喃喃着,缓慢起身,挠了挠头发现头巾不见了!
雷狮整个人清醒了一半,用手搓了搓眼,把眼里的水雾抹尽,发现这里并不是他熟悉的地方。
“……绑架?”雷狮这么一说,猛地将头转向正在制造水声的浴室。
但雷狮没有鲁莽的上前,摸了摸自身,没问题,随便看了下桌子,发现上面有把刀,是把水果刀。
雷狮将其藏在身后,悄悄走到浴室门口附近,守着门口,准备在里面的人一出来就干掉。
里面的水声还没停,雷狮留意了下四处,总觉得好像哪里很熟悉?
马克杯上的马,记事本上的马,日历里的马,还有……这把刀柄上……
这是遇到变态了?雷狮这么想着,门口就传来了动静,只见门从内而外打开,里面出来一位穿着浑身是马的睡衣的男人。
“嗯?醒了?”
雷狮不承认有那么一瞬间他受到了惊吓。

接着雷狮在安迷修还处于迷茫状态的时候一把刀捅过去,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
但是双方距离了有一道门,雷狮碰到了门,安迷修手握把手没扶稳,雷狮就顺势栽到安迷修身上。
……感觉有点湿……不止一点湿……很软?
忽然雷狮感觉到自己的肚子被狠狠揍了一拳,雷狮马上直起身子,连咳好几声:“咳咳,咳……你……”
当雷狮睁开眼的时候,才发现劫匪整个人脸十分红润,红润得有些不正常。
“你,你!!”劫匪把手放在嘴边,死命的抹。
“……”难道变态还是处男?雷狮不禁这样想到。
很显然雷狮并没有放过劫匪的打算,将手里那把刀子举高,准备狠狠往下刺的时候,安迷修忽然坐起来,顶到了那把闪亮亮的刀子,“呃啊!”
“你在干什么啊!恶党!”
变态的手臂被划了一刀,左手抓住那把还在雷狮手上的刀子就是往外一扔。
“乒乓!”盆栽碎了。
雷狮感到有点心虚,第一次下手可不容易,而且这变态的发言,喊我的称呼怎么那么熟……
“哦~是你啊,安迷修。”雷狮看着安迷修心底里的心虚感越发壮大。
“嘶——”安迷修深深吸了一口,“你倒是给我起开!”雷狮此时坐在安迷修腰上,安迷修想动也难。
“好好,那……那手怎么办?”雷狮心虚转过头看着……有马的日历,果断转头。
“还能怎么办,嘶……我去拿药箱,你在沙发那别动,早知道就任你在那棵树下自生自灭……”安迷修现在有骂人的冲动,但是本着我是名有原则的骑士,将那些脏话都硬生生吞了回来,站起来走到自己房间。
雷狮耸耸肩,也跟着安迷修走到房间里,“都说了去沙发!”“怎么能让病患自己一个人弄呢。”“那到底是谁的错!”“你咯~”“还扯!”“谁知道你私底下长这样……”
……最怕气氛突然沉默,雷狮列巴列巴嘴就替安迷修接过药箱,“把衣服脱了。”
“……诶?”“快点啊,难道还要老子来?”
“呃,不,等等,这只是手臂……”“那又怎么了,袖子弄上去不得痛死你丫的。”
安迷修一听很有道理,自觉解衣服,但是刚解完两三粒扣子露出了白皙的锁骨后,安迷修顿时感到有些害羞,毕竟是刚刚才……的人,要不是手臂被刀划了,可能自己会满脑子想着这事没脸见人了吧。
想到这,安迷修把头抬高了一点,发现雷狮直射地目光又马上看着自己衣服上的扣子,抿嘴。
雷狮发现到安迷修的举动后,笑了一声:“怎么?脱个衣服还磨磨唧唧的?”
“……那不是有人看着。”
“大家男人,而且只是脱上衣你在怕什么?刚才不是挺爽快的吗?”雷狮找到了讽刺的机会,准备大肆戏耍一下这个只知道规矩和马的家伙时,忽然发现安迷修的耳朵貌似红得不正常,就像,就像刚才……
刷刷刷几下雷狮的脸也红了,他死死盯着安迷修,要是你敢抬头你就死定了!
安迷修觉得这时间过得太快,雷狮嫌时间过得太慢,两人各怀心思的呆在一间房间里。
终于花了十几分钟才脱掉衣服的安迷修低着头小声地说:“我好了……”
“把手拿来。”“……”
安迷修犹犹豫豫把手递过去,把头瞥向另一边。
这也正符合雷狮本意,颤抖着把手接过来,用安迷修原本挂在脖子毛巾将手臂周围的血擦干净。
“嘶……”“忍着点,这点痛算什么。”
“受伤的人又不是你。”“真当老子那么金贵?还有更痛的等着呢。”
“……嘶啊……嗯……唔……啊,别……”
“别瞎叫,还以为我做了什么事儿一样。”
“有本事嘶……你试一啊……唔……”
“别发这怪难听的叫声。”“什么难听……”
“我已经很……忍耐了……”
“不就是擦皮擦深了那么一点嘛……”
“也能……叫一点啊……”
“……好了,烦死了。”“你以为……谁弄的。”
雷狮包扎完,拿出手机看了看,已经是深夜4点多了,顿时困意卷来,打了声哈欠。
安迷修跟小老婆似的全程低头。
“那我走了哦?”“都那么晚了……”
“可你这是单人床啊,老子才不稀罕睡沙发。”
“……那我睡。”“手都受伤了睡沙发找死啊。”
“我找被子打地铺总行了吧。”“那还差不多……”
雷狮顺口接了句,忽然感觉自己是不是被套路了。
算了,这些事就等明天再说吧,雷狮直接躺在床上,霸占了安迷修满是马的枕头。
安迷修看着床上几下就打呼噜的人,眼里满是桃花……我怎么能违背师傅的骑士道……
叹了口气,从衣柜里拿出两条长长的被卷在一起的杯子铺在自家干净的地面上,在床上抽出多余的枕头,也躺下了下去。
两人彻夜难眠。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