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爬猫架

30浏览    16参与
爬猫架没有猫

【随记】

痛恨自己同理心泛滥同时无能为力

痛恨自己口吐贫乏

痛恨自己脆弱到需要大喊大叫

【随记】

痛恨自己同理心泛滥同时无能为力

痛恨自己口吐贫乏

痛恨自己脆弱到需要大喊大叫

爬猫架没有猫

【随记】
数学课前被同学告知了京都的新闻……一开始以为不会是很大的事情,顶多重新建楼,没想到是那么恶劣的事情。在为自己热爱的事业努力付出的人好端端地就因为一些莫名的理由在自家被……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啊。

想起来小时候自己是很喜欢画画的,那时候的梦想职业应该是当漫画家或者动画师。妈妈买回来夏达的游园惊梦和子不语,那时我是想以后学美术然后去夏天岛创作自己的作品。(唉。)后来发生的黑心合同事件让我彻底放弃了这个想法,我只是一个想赚钱报答父母的正常小孩。现在是连业余的美术基础都没有。

夏天岛的作者们至少熬过十年还能继续回到创作轨道上来,但如果因为什么作品结局不好还是被怀疑抄袭或者就是有人不爽就会直...

【随记】
数学课前被同学告知了京都的新闻……一开始以为不会是很大的事情,顶多重新建楼,没想到是那么恶劣的事情。在为自己热爱的事业努力付出的人好端端地就因为一些莫名的理由在自家被……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啊。

想起来小时候自己是很喜欢画画的,那时候的梦想职业应该是当漫画家或者动画师。妈妈买回来夏达的游园惊梦和子不语,那时我是想以后学美术然后去夏天岛创作自己的作品。(唉。)后来发生的黑心合同事件让我彻底放弃了这个想法,我只是一个想赚钱报答父母的正常小孩。现在是连业余的美术基础都没有。

夏天岛的作者们至少熬过十年还能继续回到创作轨道上来,但如果因为什么作品结局不好还是被怀疑抄袭或者就是有人不爽就会直接丧命的话,不知道这会对多少人的梦想有多大的打击。就算自己很坚定,家人和师长的看法可能也会有所变化吧,不支持的理由又加了一条……

我喜欢绘画写作和摄影,尤其喜欢古建筑。对,我很想去巴黎圣母院的啊。如果说去年一年发生的事情把我所向往的一个传奇时代带走了,今年简直就是在焚烧我对人生理想仅剩的幻想。

但我想成为一个能给这个世界创造出一些美好东西的人的想法没有改变。我依旧认为如果以后能说自己在“创作”,不论是遇到怎样的事情,那都真的很好。

想想,我其实早就有了这辈子一定会吃很多亏的觉悟了。

爬猫架没有猫

【随记】

瞬间食言,果然不写点什么真是太难过了

【随记】

瞬间食言,果然不写点什么真是太难过了


爬猫架没有猫

【事故】 - 4

(6)
再来讲我爸。

十二岁以前,我爸带我的时间远超我妈,因为他就在学校里上班。家里每天的早中晚饭都是爸做,衣服爸会自己洗,周一到周五接送我上下学,周末拎着他的便当盒子接送我培优。加上不抽烟不喝酒甚至不出去玩以及青铜色家门上的“五好文明家庭”,邻居都管他叫“好爸爸”。

我那会儿当然很喜欢他啦,尤其是放学回家路上经过烤鱿鱼糖葫芦猪心汤鸡翅尖和到家以后我妈又不知道为什么心情不好的时候。哪怕我清楚爸心里觉得他不该做这些女主人该做的事,他只是要对家庭负责而已;哪怕我清楚爸有一万个让我尴尬的坏习惯改不掉,比如随地吐痰(挑草地就很好吗!)和走在路上突然打赤膊以及问了整个菜场的菜价最后只买了一家还把钱非...

(6)
再来讲我爸。

十二岁以前,我爸带我的时间远超我妈,因为他就在学校里上班。家里每天的早中晚饭都是爸做,衣服爸会自己洗,周一到周五接送我上下学,周末拎着他的便当盒子接送我培优。加上不抽烟不喝酒甚至不出去玩以及青铜色家门上的“五好文明家庭”,邻居都管他叫“好爸爸”。

我那会儿当然很喜欢他啦,尤其是放学回家路上经过烤鱿鱼糖葫芦猪心汤鸡翅尖和到家以后我妈又不知道为什么心情不好的时候。哪怕我清楚爸心里觉得他不该做这些女主人该做的事,他只是要对家庭负责而已;哪怕我清楚爸有一万个让我尴尬的坏习惯改不掉,比如随地吐痰(挑草地就很好吗!)和走在路上突然打赤膊以及问了整个菜场的菜价最后只买了一家还把钱非要丢到别人摊子上不递到别人手上等等等等;哪怕我常常觉得比起抚养他更像是在饲养我。

爸知道我的喜好,我的“习性”,却不关注我的想法。在他眼里我永远都是那个三岁半被他拽着手拖到幼儿园去的小女孩,而我愈加觉得这不是件好事。毕竟在离十八岁生日还只有一年不到的时候,一大早被亲爹在脸颊上左亲右亲地惊醒不是什么好体验,为他每天六点起床做早饭的感激完全不能冲淡这件事给我带来的惊吓与恐慌。要说明的是,爸真的很支持我,但同时我也得说,他清奇的思路能不坏事就不错了。

总在写自己相关的事而不直接写我爸,主要原因是他远没有我妈有自我意识。除了他用电脑下的围棋和用手机看的小说和他总说的回忆里小时候的我,我不知道爸还喜欢些什么,或许是新闻联播和南方周末。爸也不爱尝试新东西,比如每次妈要吃牛排,他就去牛排馆点一份中餐陪着。于是从来看不出爸到底喜欢什么的趋势。

我其实没有故意针对过老爸,但他似乎习惯了站在我和妈的对立面上,并且每一两个月就怒吼着批评这个不该存在的现状,让老妈打碎几个盘子和碗。其实久远的记忆里,有一家三口去逛家乐福,由老爸推着用蔬菜水果和零食和我装满了的手推车,还有他在卡拉OK里和我妈对唱完了以后给我唱三遍周华健的《亲亲我的宝贝》,从月亮那里给我带着星星回来。我妈会不甘示弱地在睡前给我念绘本《猜猜我有多爱你》,我们扮成大兔子和小兔子。最后她在我耳边念“我爱你从这里一直到月亮上,再从月亮上回到这里来”,吻我的额头,熄掉我暖橙色的台灯。我会悄悄睁开眼来,看她经过彻夜用电视的光把客厅变成蹦迪厅的老爸,走进中国风隔断的书房,在台式机前坐下再不挪动一分。

确实是过于久远的记忆,苍白脸庞在屏幕前的闪烁,无法入睡的煎熬,都已经被打磨成不曾有过的踏实感;名称和字句都在反复地确认中被印刻得如此清晰,但怎么去想都记不起机器运行杂音以外的歌声和读书声了。

爬猫架没有猫

【随记】

尤其要提防那些扮作凡人的以天使的翅膀为食的恶魔,因为世界偏爱它们。不过别怪它们,恶魔都是翅膀被啃食的天使变的。

【随记】

尤其要提防那些扮作凡人的以天使的翅膀为食的恶魔,因为世界偏爱它们。不过别怪它们,恶魔都是翅膀被啃食的天使变的。


爬猫架没有猫

【书签】 - 1 抽屉底的打印件

• 有整齐的折叠痕迹,正好可以塞进一个信封。反面有幂函数草稿。
• Summary:爬猫架最终没有参加心理部今年投递写有烦恼的信件获得回复的活动。

今年也很开心参加心理部的活动!先谢谢心理部的同学呀,辛苦啦。
去年的明信片活动我记得很清楚。不仅仅是因为活动办得很成功,或者我写了足足五张卡片……还有是因为我当时遇到的事情。
我永远地失去了我的爷爷,以及他身后那群所谓家属,我难以再把他们看作家人。我暂时地失去了我的朋友,唯一的朋友,谁叫我把她看作唯一的朋友我真是作死——反正,我也无法把她看作我的朋友了。我一个人写了四张卡片,和我的朋友一起写了第五张,然后和她一起笑,为了她开心。或许是为了假装自己没有事...

• 有整齐的折叠痕迹,正好可以塞进一个信封。反面有幂函数草稿。
• Summary:爬猫架最终没有参加心理部今年投递写有烦恼的信件获得回复的活动。

今年也很开心参加心理部的活动!先谢谢心理部的同学呀,辛苦啦。
去年的明信片活动我记得很清楚。不仅仅是因为活动办得很成功,或者我写了足足五张卡片……还有是因为我当时遇到的事情。
我永远地失去了我的爷爷,以及他身后那群所谓家属,我难以再把他们看作家人。我暂时地失去了我的朋友,唯一的朋友,谁叫我把她看作唯一的朋友我真是作死——反正,我也无法把她看作我的朋友了。我一个人写了四张卡片,和我的朋友一起写了第五张,然后和她一起笑,为了她开心。或许是为了假装自己没有事。反正我竟然还能笑出声,我没有道德底线了我不是个人我。
这两件事情本来就该过去了,然而它们的直接影响和带来的连锁反应影响我极深极久,谁叫我是那么敏感脆弱的废人呢。就算是家里和学校都是那么混乱不堪,学习也应当像以往一样是我永远的避难所啊。它是也不要我了吗?求求它。
要是真的可以全身心投入学习,我就可以既开心又成绩好了,就可以达到自己的目标,也可以不失去学霸朋友了吧。至少我不会这样自怨自艾下去,像现在这样整整一年没有一点点长进啊。
我爷爷总跟别人讲我是个学霸。要是他在天上这样跟别人聊天,会被笑话的吧,他的孙女的底细被看清的时候就没什么好处了吧。我不想这样啊,但我这回期中的排名简直跟去年没有什么差别啊。
拜托让没用的我从这该死的毫无意义的事情里走出来吧。
对不起让你们读到这样的东西。这么废应该不会被拿去做典型范本吧。麻烦了。抱歉。谢谢。

爬猫架没有猫

【随记】
我的文字填补我生活的空白。

我的文字拥抱我给我温暖。

我的文字没过我的头顶。

我的文字吞没光亮用幻象代替。

我的文字好烫,把我的胸膛烧了一个洞。
洞是空白的。

【随记】
我的文字填补我生活的空白。

我的文字拥抱我给我温暖。

我的文字没过我的头顶。

我的文字吞没光亮用幻象代替。

我的文字好烫,把我的胸膛烧了一个洞。
洞是空白的。

爬猫架没有猫

【使用说明1.2】在这里bb的是谁呢

• notice:这是发帖人(主角)不是作者。
- 一只普通高三狗,自称爬猫架
- 爱好瞎涂乱画写东西,极不擅长社交
- 看起来总是笑眯眯的很可爱,有人缘但没几个朋友

〖爬猫架会这样回复你〗
作者会这样回复你_(:з」∠)_

——可以只看到这里——

• 没什么用的其他信息
- 已经提到的事件:家庭不和睦,喜欢好朋友
  还有其他的事她还没有讲过,但正如说明所说,两个月里发生了一些事情
- 对绝对客观有偏执的追求
- 自恶情绪极强,习惯了失望
- 有一套自己的逻辑,底线大概是负无穷
- 在伤痛无法承受时可能会伤害自己而顾全他人
- 学会察言观色并乐在其中,到底是在放纵自己还是别人...

• notice:这是发帖人(主角)不是作者。
- 一只普通高三狗,自称爬猫架
- 爱好瞎涂乱画写东西,极不擅长社交
- 看起来总是笑眯眯的很可爱,有人缘但没几个朋友

〖爬猫架会这样回复你〗
作者会这样回复你_(:з」∠)_

——可以只看到这里——

• 没什么用的其他信息
- 已经提到的事件:家庭不和睦,喜欢好朋友
  还有其他的事她还没有讲过,但正如说明所说,两个月里发生了一些事情
- 对绝对客观有偏执的追求
- 自恶情绪极强,习惯了失望
- 有一套自己的逻辑,底线大概是负无穷
- 在伤痛无法承受时可能会伤害自己而顾全他人
- 学会察言观色并乐在其中,到底是在放纵自己还是别人并不清楚

爬猫架没有猫

【随记】
“我最近情绪不太稳定……每隔两三天就想去表白。”

“怎么会呢……?”

“哈哈,我觉得我简直该去看看医生了。可能是因为觉得自己很废,所以干脆表示一下,就像‘对不起我不行啦’那样吧。”

“但一般表白……不应该是希望能有更深一层的关系嘛?”

“可能对我来讲,就是要放弃了吧。”

【随记】
“我最近情绪不太稳定……每隔两三天就想去表白。”

“怎么会呢……?”

“哈哈,我觉得我简直该去看看医生了。可能是因为觉得自己很废,所以干脆表示一下,就像‘对不起我不行啦’那样吧。”

“但一般表白……不应该是希望能有更深一层的关系嘛?”

“可能对我来讲,就是要放弃了吧。”

爬猫架没有猫

【颠倒】 - 2

(3)
开学两周,班主任依然没有亲自排座位的趋向。那我该怎么办呢,我不用上课了,天天就只看我的同桌。我没有那么想看,我好不容易考进了我最想来的高中,我认真学习的决心的痕迹还在胸口发力。但我的目光移不开啊。
想以她为题作文,想拿出素描本画一幅速写,想沿着她的每一片影子在水粉纸上勾勒晕染出色块,直到耗尽最后一张纸。
甚至想文转理,然后生物课交课题时研究她,只研究她,光明正大地以学术的名义。我问她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她说她不是人是生物,不明生物。那就研究透彻到知道你是谁。
我极不专业地写着一份长长的报告,时至今日仍未写完。现在我已经失去了实验权限——或者说,从来没有获得过,不过是观察对象偶尔的一次叛逃正好...

(3)
开学两周,班主任依然没有亲自排座位的趋向。那我该怎么办呢,我不用上课了,天天就只看我的同桌。我没有那么想看,我好不容易考进了我最想来的高中,我认真学习的决心的痕迹还在胸口发力。但我的目光移不开啊。
想以她为题作文,想拿出素描本画一幅速写,想沿着她的每一片影子在水粉纸上勾勒晕染出色块,直到耗尽最后一张纸。
甚至想文转理,然后生物课交课题时研究她,只研究她,光明正大地以学术的名义。我问她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她说她不是人是生物,不明生物。那就研究透彻到知道你是谁。
我极不专业地写着一份长长的报告,时至今日仍未写完。现在我已经失去了实验权限——或者说,从来没有获得过,不过是观察对象偶尔的一次叛逃正好被我碰上。但这份报告我不舍丢弃。

(4)
我轻浮的欣喜让我失去了观察环境的能力。我眼里只有漫和学习,而后来漫就是学习。
她的侧脸很难看到,我会用手去撩起她茂密的发帘看她的弧形耳朵和圆眼睛。我会给她讲笑话,看她眯起来的弯弯的眼眉和半捂着嘴的修长的手指。我会给她吃巧克力和绿豆糕和我所有的别的好吃的,记下她的好恶和喜乐。
我发现她的影子会笑,她的头发会跳舞。她的手写下的字曲而不蜷,是她独有的倔强的细密。我开始相信一见钟情,反正没人规定情是什么情。特别喜欢我同桌的高考统一战线革命战友情。
一个月过去,运动会第二天就要开了,头一天却下了很大的雨。漫手捧着深蓝色的塑料水杯从门口走进来。我问,能摸吗?她有些困惑地点点头。而我把手伸向她的脑袋,小心摸了两下,在她还愣着时收了手,转向她的水杯。
漫空手回到座位,喃喃两句“啊,好颓”,然后靠在了我的肩膀上。雨声骤然消退殆尽,我压抑着自己起伏的呼吸,不敢挪动,好像怕惊动一只筑巢的水鸟。应当是仙鹤。
漫长的无声的秋雨打落樟树的叶子,积水从我的右肩流淌而过,模糊了春秋的界限。太阳出来以后,我总是对着它在漫长的无声的时光里呼唤漫的名字,任由空虚的气息充斥我的口腔和胸膛,漫,漫,漫,漫,漫过我的头顶。我放任自己漂浮在水面上,脚不着底。
我们在梧桐树夏末的叶子下荡着秋千,在光影交错间聊着文综和社团招新,多像两人同船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游行。我后来写,我是一株在船上生了根的树,一叶长着枝条的舟。
地理课上我跟漫讲起,我小时候以为岛都是浮在水面上的,能停住的岛都是中间有细长的石柱直接海底。她说,我也是诶!我们脑回路很像诶!
我看见两座浮岛相遇了,它们将会一起到远方去。或许树可以生在岛上,而不是飘摇的舟和致死的咸水之间。

爬猫架没有猫

【事故】 - 3

(5)
我爱我妈。很累。但她是我妈,所以人生前十五年半我都还在死缠烂打。
我妈是位先进女性,领先时代。
家里买了台式机,她把我放她膝盖上玩帝国时代,每次玩地狱难度要拖到半夜。敌人打不过就建神庙,神庙撑过游戏里的六百年就赢了,赢了我妈就会关机并且发现我这么晚还没睡,把我吼到哭,但我还是想看神庙。与时间和逃跑时机赛跑,那大概是我人生最初的刺激体验。
后来大通网,我妈注册了四个QQ号两个人人号玩偷菜,几个号一天到晚内讧。确实是一天到晚,半夜都在等菜熟。我会拖把椅子来,坐在她旁边看儿童金奖小说。爸爸不陪妈妈,只坐在床上用电脑下围棋,但是有人陪他下棋,所以我想陪妈妈。有一天她说,你不就是想看电脑吗。我气了三天没...

(5)
我爱我妈。很累。但她是我妈,所以人生前十五年半我都还在死缠烂打。
我妈是位先进女性,领先时代。
家里买了台式机,她把我放她膝盖上玩帝国时代,每次玩地狱难度要拖到半夜。敌人打不过就建神庙,神庙撑过游戏里的六百年就赢了,赢了我妈就会关机并且发现我这么晚还没睡,把我吼到哭,但我还是想看神庙。与时间和逃跑时机赛跑,那大概是我人生最初的刺激体验。
后来大通网,我妈注册了四个QQ号两个人人号玩偷菜,几个号一天到晚内讧。确实是一天到晚,半夜都在等菜熟。我会拖把椅子来,坐在她旁边看儿童金奖小说。爸爸不陪妈妈,只坐在床上用电脑下围棋,但是有人陪他下棋,所以我想陪妈妈。有一天她说,你不就是想看电脑吗。我气了三天没有去,但后来又把椅子搬回去了,因为小孩要理解大人一点。
小学我终于获得了一部老人机,初中也在用。与此同时家里所有的智能设备全在老妈手上。她打COC,看见我男同学发游戏截屏,叫我去告诉他他的阵势排得不好。她每个星期把植物大战僵尸传统关卡打通一次,就为了听向日葵唱歌。后来玩保卫萝卜,第一版玩到不适配才删,第二版打到更新点就删了重打,第三版不玩了,因为某讯的关卡充钱就能过,不好玩。结果一转头去玩它家某暖,因为衣服好看,打不过去还非要我给全刷成S。
她把两部手机两个iPad缩在单位柜子里天天不带回来,像是家里有贼一样放着。结果她单位遭贼了,东西少了一样。但这并不能削减她这么做的决心。我后来有了智能机,山顶洞人一样研究好久,还是近视了戴上了眼镜。我不敢把它放在书包外面,要不然它一不留神也会到老妈单位的柜子里去了。
她刷微博,逛B站,还吃CP。她说想移民去泰国。她说自己支持基,觉得是正常的,应当平权。“但是我接受不了百合,因为我是异性恋嘛。如果我碰到的话,我会尊重她们,但我还是不希望家里人会有。”她靠在沙发上认真地对我说。我缓慢点头。
她爱我。她真心为我好。她冷漠,管制,强加思想。但我曾经用十二分心爱她。用孩子对妈的不顾一切的率真爱她。她总会在我站过来时会对我爸得意一笑,而我曾经陶醉其中,觉得我是多么好的一个孩子啊。
但我永远都不是一个好孩子。

爬猫架没有猫
【随记】英语报大概是因为想好好...

【随记】英语报
大概是因为想好好活着所以还在这里说着这些没用的话

【随记】英语报
大概是因为想好好活着所以还在这里说着这些没用的话

爬猫架没有猫

【颠倒】 - 1

(1)
我的好朋友叫漫。大概从去年夏天起,喜欢她的男同学纸开始采取行动了。
今天漫又跟我吐槽纸了。之前约她去喝咖啡买饭团她觉得是小事也就去了,约她去看展反正一起的同学很多也就去了,结果这回约她一个人去看电影,推掉了还锲而不舍。明明已经态度很明确了。
我的脑袋一半在想自己脑子什么时候坏掉了,没有在当时阻止漫做这些事;另一半在想我要能拿这份执着去学数学,早就能次次考满分。但我当然不能说,也不觉得漫做错了什么,也只能说这种事不是她能控制的了,甚至他也控制不住,现在清者自清就是。
心里想的是,纸啊你可不可以为了她好,或者说就为了你自己好,稍微微儿控制一下?有人在数你上课回几次头在看她了,有人在问我你们是不是在...

(1)
我的好朋友叫漫。大概从去年夏天起,喜欢她的男同学纸开始采取行动了。
今天漫又跟我吐槽纸了。之前约她去喝咖啡买饭团她觉得是小事也就去了,约她去看展反正一起的同学很多也就去了,结果这回约她一个人去看电影,推掉了还锲而不舍。明明已经态度很明确了。
我的脑袋一半在想自己脑子什么时候坏掉了,没有在当时阻止漫做这些事;另一半在想我要能拿这份执着去学数学,早就能次次考满分。但我当然不能说,也不觉得漫做错了什么,也只能说这种事不是她能控制的了,甚至他也控制不住,现在清者自清就是。
心里想的是,纸啊你可不可以为了她好,或者说就为了你自己好,稍微微儿控制一下?有人在数你上课回几次头在看她了,有人在问我你们是不是在一起了,有人就在教室里八卦结果你们一来就不说话了。告诉你呀就我被八卦的悲惨经历看,不怕当面讲笑话,就怕人后墙上挂。自己乐一下也行吧,别像上回那样看着她一边跟她挥手打招呼一边就啪嗒一脚踩水坑里去了。漫是很好的人呀,她会在意会烦恼的,我想让她开心。
还有,你这才一年不到就这样可不行。
我都快两年啦。

(2)
我其实不知道我对漫算不算喜欢。后来说成喜欢只是方便表达而已——怎么对没有经历过的感觉作判断呢,先暂时定义好了。毕竟那是我目前经历过的最甜美醉人的感觉。
最开始的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
军训那天我去得很早,第一个到教室。挑了教室正中间的位置坐下,盘算着怎么和新同学相处,想着多勾搭几个好学生把高考成绩弄上去。或许为了填材料报一个社团。真不素质教育,真是大俗人一个。
她坐到旁边来,齐肩的短发,没有刘海,侧面看不到脸。我自报家门后问她叫什么。她合上手里的书,转过头来,一双圆眼被窗外的阳光映得发光。我叫漫。她很久没有眨眼,我从她的眼睫望见宋朝古楼的飞檐。
漫,我跟着念,耳边水波一样回荡起和声。真是个好名字,我想。她的眼睛是星河涤荡过的吗,我想。她怎么这么好看啊。这句话不用想,刻下来了,像古楼上盘旋的鸽子,看一眼就又飞回来了。
相较而言考取功名是多高尚的抱负啊。
升入高中的头半个小时,一名学生就全然失去了理想,全身只剩下一份世人皆有的无趣的俗气。

爬猫架没有猫

【事故】 - 2

(3)
我现在的同桌叫秦小淑。我很羡慕她。
秦小淑是个住读的学霸,不像我因为初中住了一年成绩直线下滑导致全家随校搬迁而微有成效。她家里每周来看她一次,她妈妈给她带用盒子装好的小番茄和哈密瓜。她被塞得满满当当的学习计划表会突兀地空出整个中午或者下午,让她和她的妈妈聊天甚至出去吃饭。
有一天早上秦小淑差点迟到了。她因为手表不见了,在教学楼和寝室间看着地面来往找了几次,但都没看到。她说自己从小到大就是喜欢丢东西,手表换了十多个了。到了晚上她给家里发微信,觉得这回要挨骂了。
第二天她兴高采烈地告诉我她确实挨骂了。她说自己都没想到会有这么好。
她爸妈都回她,“小迷糊,再给你买一个呗”。
不小心把水杯砸了一点凹痕就会...

(3)
我现在的同桌叫秦小淑。我很羡慕她。
秦小淑是个住读的学霸,不像我因为初中住了一年成绩直线下滑导致全家随校搬迁而微有成效。她家里每周来看她一次,她妈妈给她带用盒子装好的小番茄和哈密瓜。她被塞得满满当当的学习计划表会突兀地空出整个中午或者下午,让她和她的妈妈聊天甚至出去吃饭。
有一天早上秦小淑差点迟到了。她因为手表不见了,在教学楼和寝室间看着地面来往找了几次,但都没看到。她说自己从小到大就是喜欢丢东西,手表换了十多个了。到了晚上她给家里发微信,觉得这回要挨骂了。
第二天她兴高采烈地告诉我她确实挨骂了。她说自己都没想到会有这么好。
她爸妈都回她,“小迷糊,再给你买一个呗”。
不小心把水杯砸了一点凹痕就会被教育要吸取教训的我差点流下泪来……没有。
有一天秦小淑的妈妈跟她在教室外头聊天,不知道说了啥,秦小淑居然哭出来了。我又想哭了,我也想在我妈面前能大胆放心地哭。
确切地说,是原来想。后来不敢,再后来不想。感动之外的感情流出哪怕只有一滴眼泪,我都会剧烈头痛。

(4)
被教训算是比较好的结果。问问细节,谈谈经验,总结教训,把这件事情加入下次吵架的论据收集积累本,深深记在脑海里随时提取。妈每次说我什么事情都恨不得精确到年月日,而我从来不记得这些,加上她是我妈,所以我从来只有受挨的份儿。
大部分时候我并不知道爸妈生气的点在哪儿,所以要想不碰到几乎不可能。时间长了我也不太在乎了,属于撒着丫子在地雷区里疯狂弹跳的状态,反正也死定了,人还是活得开心点好。只是在挂不了的情况下被反复轰炸太消磨意志了。
秦小淑每周五都会特别想回家,哪怕只有周六下午到周天晚上这么短短一天半都够她期待。她笑我身在福中不知福。而我每周一到周五都不想回家,周六最难过,周天去考数学时我简直想要表白安排时间表的班主任。学校是我家,活着靠大家,谢谢大家关心我这个废人。
或许我们所说的家不是同一个概念。是吧,如果你生在事故现场,要想快乐就不能太在乎很多事,也不能指望很多事。碎块和杂草各自飘飘零零的,起风时报个团不被吹走,平日里谁也别招惹谁,就是幸福所在。
我查了查词典,好像哪里不对。难怪我语文考不好,我的世界不知道扭曲了几分,总之一定比我的语文分数高。

爬猫架没有猫

【事故】 - 1

(1)
我爸是一辆超厉害的拖拉机。他从乡下以优异的成绩直冲到城里,锃亮的光芒吸引了一辆小轿车。
这辆小轿车是我妈。她是一生在大城市超可爱优雅的小轿车,一瞧见这高大的拖拉机就觉着这车能宠她一辈子给她撑一辈子腰,没想多久——据说是两年——就呼啦一下撞上去了。这拖拉机也觉着小轿车不错,也没躲,呼啦一下给接住了。
结果撞一起了,不像别的车,要么齐头并进要么分道扬镳,它们还就不分开,一直到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也不顺眼也不分开。
所以我生长在一个车祸现场。还是一棵生着根的蒲公英。我在遭遇锋利的金属碎片和危险的汽油以后,就只等着自己赶紧开花赶紧把白毛毛长齐了赶紧飞走。但眼下连个小花骨朵都没有。

(2)
其实我常常疑惑...

(1)
我爸是一辆超厉害的拖拉机。他从乡下以优异的成绩直冲到城里,锃亮的光芒吸引了一辆小轿车。
这辆小轿车是我妈。她是一生在大城市超可爱优雅的小轿车,一瞧见这高大的拖拉机就觉着这车能宠她一辈子给她撑一辈子腰,没想多久——据说是两年——就呼啦一下撞上去了。这拖拉机也觉着小轿车不错,也没躲,呼啦一下给接住了。
结果撞一起了,不像别的车,要么齐头并进要么分道扬镳,它们还就不分开,一直到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也不顺眼也不分开。
所以我生长在一个车祸现场。还是一棵生着根的蒲公英。我在遭遇锋利的金属碎片和危险的汽油以后,就只等着自己赶紧开花赶紧把白毛毛长齐了赶紧飞走。但眼下连个小花骨朵都没有。

(2)
其实我常常疑惑他们是不是装出来的。
比如说吧我小时候他们吵架,一吵吵大半个晚上,把我都给忘了。那是对共同的家有如此的关心,对对方有如此的耐心,眼里没有我只有彼此。我一个人趴在大床上睡着了,被盘子碎在地上的声音惊醒时,他们在叙旧——为一件我出生前八百年的事情争吵,果然把记忆都珍藏得好好的。
再比如说吧,现在。我爸一出差我妈就把他的冰箱清空,丢掉十分之九的内容:“我给他全丢了,等他回来他又给填满。”
糟糕,我的早饭又要开启随机模式了。
而我爸千方百计阻止我妈买零食,拿到我妈的奶茶一口干掉:“免得她长肥肉。”
呜呜呜呜我刚刚给她安利成功啊。
把这些句子打出来都给我一种家庭和睦的错觉。为他们的爱情干杯,不要干扰我的判断。

爬猫架没有猫

【使用说明】在这里bb的是个什么人呢

这是发帖人(主角)不是作者。如此虚的设定在写到事情以后补吧。
- 一只普通高中生,自称爬猫架
- 爱好瞎涂乱画写东西
- 看起来挺可爱的,人缘不错但没几个朋友
〖爬猫架会这样回复〗
作者会这样回复_(:з」∠)_
——可以只看到这里——
- 对绝对客观有偏执的追求,自恶情绪极强,习惯了失望
- 强迫症,对不完满的事情可以通过自己的逻辑说服自己,但还是会耿耿于怀
- 对记忆的记录精准度要求极高,主要是希望记住开心的事,然而容易突然被不好的回忆击中
- 说话时有条理到你觉得这人很烦很裹筋的地步,不说话时永远都在笑
- 有一套自己的逻辑,底线大概是负无穷
- 大脑与学习无关,天天过得做梦一样
- 在伤痛无法承受时第一反应是发...

这是发帖人(主角)不是作者。如此虚的设定在写到事情以后补吧。
- 一只普通高中生,自称爬猫架
- 爱好瞎涂乱画写东西
- 看起来挺可爱的,人缘不错但没几个朋友
〖爬猫架会这样回复〗
作者会这样回复_(:з」∠)_
——可以只看到这里——
- 对绝对客观有偏执的追求,自恶情绪极强,习惯了失望
- 强迫症,对不完满的事情可以通过自己的逻辑说服自己,但还是会耿耿于怀
- 对记忆的记录精准度要求极高,主要是希望记住开心的事,然而容易突然被不好的回忆击中
- 说话时有条理到你觉得这人很烦很裹筋的地步,不说话时永远都在笑
- 有一套自己的逻辑,底线大概是负无穷
- 大脑与学习无关,天天过得做梦一样
- 在伤痛无法承受时第一反应是发泄,如果暂时不行可能会伤害自己而顾全他人
- 学会察言观色并乐在其中,到底是在放纵自己还是在放纵别人她也不清楚,大概是环境原因形成的错误的爱的方式
- 永远都在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