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47671浏览    23621参与
南音

   曾听过一句话,“如果将女孩的喜欢酿成酒,那么一定香飘十里。”

   我对你的爱会慢慢酿成酒,待十里百里外都能闻得,我就去找你。

   曾听过一句话,“如果将女孩的喜欢酿成酒,那么一定香飘十里。”

   我对你的爱会慢慢酿成酒,待十里百里外都能闻得,我就去找你。


如花
电影《本能》。 爱我,就置我于...

电影《本能》。

爱我,就置我于死地。

电影《本能》。

爱我,就置我于死地。

该吃吃该喝喝

如果可以的话,这里有些问题

  1. 无趣和有趣的界限在哪里呢?
  2. 是因人而异的部分吸引力强,还是共同认知的部分容易让人深陷其中呢?
  3. 应该为了没有接受真实的心意而内疚吗?
  4. 爱可以说是一种感觉吗?
  5. 如果爱被界定为一种感觉,那么人那么复杂,这种感觉会靠谱吗?
  6. 如果爱是一种感觉,那么这种感觉不会瞬息万变,又怎么维持呢?
  7. 如果知道维持艰难,会选择分开吗?
  8. 分开会伤心吧,那会不会后悔开始呢?
  9. 如果从一开始就知道会分开,那还会选择开始吗?
  10. 虽然现在每个人都越来越独立,离开一个人,或者说是离开一种生活习惯的代价在下降,但是这种分离的行为还是会对身心造成影响的吧。那该不该下定决心寻找爱,这种感觉呢?
  11. 爱...
  1. 无趣和有趣的界限在哪里呢?
  2. 是因人而异的部分吸引力强,还是共同认知的部分容易让人深陷其中呢?
  3. 应该为了没有接受真实的心意而内疚吗?
  4. 爱可以说是一种感觉吗?
  5. 如果爱被界定为一种感觉,那么人那么复杂,这种感觉会靠谱吗?
  6. 如果爱是一种感觉,那么这种感觉不会瞬息万变,又怎么维持呢?
  7. 如果知道维持艰难,会选择分开吗?
  8. 分开会伤心吧,那会不会后悔开始呢?
  9. 如果从一开始就知道会分开,那还会选择开始吗?
  10. 虽然现在每个人都越来越独立,离开一个人,或者说是离开一种生活习惯的代价在下降,但是这种分离的行为还是会对身心造成影响的吧。那该不该下定决心寻找爱,这种感觉呢?
  11. 爱是不是认定那个人会对自己负责呢?
  12. 如果说爱是认定,那么作为人,看不见未来,水晶球的预测也不一定准,那怎么确定眼前这个人就是认定呢?
  13. 怎么确定以后不会遇到更合的人呢?
  14. 如果认定了,就需要一直保持步调吗?
  15. 保持步调等于不进步吗?
  16. 如果决定一起进步,那能够确保成长的步调一致吗?
  17. 如果选择了进步,就会遇见新的人吧,那见到新的人之后,怎么把心维持原样呢?
  18. 一旦开始新的人际关系,并选择维系的话,就需要花心思吧。这样一来,心的选择会不会发生改变呢?
  19. 会有那种持续时间很长很长的快乐和幸福的感觉吗?
  20. 在幸福感觉一晃而过的时候,会觉得自己有点可笑,这样的负面情绪是正当的吗?还是应该被克服?


落落

樱花祭第十四章接风

真真是天定的缘分。且说自那夜陆晓渊与那少年相识后,二人无话不谈。当夜,陆晓渊便跟着少年一起回到了少年的家。先洗了个热水澡,再吃了一点温热的饭,二人便睡觉了。原来,这少年名叫何少玮,现年十五岁,因禀性顽痴,只上到高一年级便辍学了,平日里专喜结交天下知己。其父母均为国家公务员。其父在市检察院工作,现为一处级干部;其母在市福利院工作,前不久刚被提升为福利院副院长,上面有两个姐姐,也都早已改嫁。 次日清晓,何少玮起床时,发现枕巾湿了一大片。回头看看熟睡的陆晓渊,心里已悟出了几分,便没再细问。昨夜,陆晓渊把自己“发病”的前因后果一五一十给何少玮讲述了一遍,何少玮听罢不禁心寒。一个如此苦命的人突然间让他重...

真真是天定的缘分。且说自那夜陆晓渊与那少年相识后,二人无话不谈。当夜,陆晓渊便跟着少年一起回到了少年的家。先洗了个热水澡,再吃了一点温热的饭,二人便睡觉了。原来,这少年名叫何少玮,现年十五岁,因禀性顽痴,只上到高一年级便辍学了,平日里专喜结交天下知己。其父母均为国家公务员。其父在市检察院工作,现为一处级干部;其母在市福利院工作,前不久刚被提升为福利院副院长,上面有两个姐姐,也都早已改嫁。 次日清晓,何少玮起床时,发现枕巾湿了一大片。回头看看熟睡的陆晓渊,心里已悟出了几分,便没再细问。昨夜,陆晓渊把自己“发病”的前因后果一五一十给何少玮讲述了一遍,何少玮听罢不禁心寒。一个如此苦命的人突然间让他重新接受家的温暖,心里怎能会没有触动呢?后来有一次,何少玮问起陆晓渊此事时,陆晓渊一语道破真情,说是那一夜,他失眠了,因为他给的这份温暖送到了他的心坎上,会让他铭记一辈子,是泪水打湿了枕巾……何少玮洗漱完毕,从自己的衣橱里取出两件自己常穿的衣服,放在了床边,然后带上门,直奔菜市场。 这里,陆晓渊睁开眼睛,擦去眼角的泪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坐起来,见床头有两件衣服,知道是何少玮让他穿的,他便前后左右看了看,穿上了。穿好衣服,本想去卫生间洗漱,又觉得不能太把自己当回事,便又坐在床边,打量着何少玮的卧室:只见卧室床头贴着一张周杰伦怀抱吉它的画,靠墙处摆放着一只上档次的衣橱,衣橱外摆着十几双旱冰鞋,窗台上养着一盆蝴蝶兰,还有一副羽毛球球拍。看完何少玮的卧室,陆晓渊又来到客厅等处一一细看了一遍,凡陈设布置不愧为一个礼仪周全之家。不一会儿,何少玮买菜回来了,今天真是满载而归,他说他要亲自下厨为陆晓渊“接风”。陆晓渊喜上眉梢。洗漱完毕后,便与何少玮一起忙起来。何少玮负责剁排骨,陆晓渊负责择菜洗菜,二人边做边聊。陆晓渊因说:“你这样待我,我这心里真的过意不去。”何少玮笑道:“不就是在一起吃个饭嘛,别想那么多。记住一条,明天早上刷牙时千万别拿错牙刷,红柄的是我的,绿柄的是你的,原先我与我妈的牙刷都是红柄的,用着用着就分不清了,害得我妈差点得了口腔溃疡。”陆晓渊笑道:“我知道了。你妈若是回来,见你这样,会不会说你呢?”何少玮道:“不会的。她这个礼拜不回来了——昨晚不是跟你说了嘛,我妈一礼拜只在家住一两天,大部分时间都呆在福利院。至于我爸,更是很少回家,他们各自有各自的事儿,很少有时间来管我。你知道不?我还有个绰号,是我妈给我起的,叫做‘自由人’,天不管,地不收,我很喜欢。其实,我爱好交朋友都是受我妈的影响的,我上学的时候,她就经经常教育我,待人要心诚,交朋友更是这样。能交上一个朋友是很不容易的,一个朋友就好比自己的一个臂膀,真正需要时,能亮得出来。人千万不要活自己,就像福利院的那些孤儿,连个可怜的人都没有,将来走向社会,会吃亏的……”陆晓渊道:“我跟你不一样,我从小在我奶奶身边长大,奶奶对我的影响最深。可惜她去得早,除了两三个要好的朋友,几乎没有人能真正理解我。”何少玮道:“你我虽是初次见面,但我能感觉得到你的性格,你就是太内向了,不要总想那些不愉快的事。多想一些开心的事。”二人聊着,何少玮回头一看,道:“忘了蒸鸡了!”原来,何少玮还买了一只现成的熟鸡,准备做一道菜。陆晓渊因道:“不如先放起来,菜已经不少了。”何少玮道:“现在就蒸,也不麻烦。买回来的这些肉,最好当天就把它吃了,若放在冰柜里,与其他东西串了味,再吃就不新鲜了。”一边说一边往蒸锅里添了水。陆晓渊因道:“这些都是谁教你的?”何少玮笑道:“有我妈教的,但大部分都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下厨做菜也算是我的一大爱好!” 二人从七点半开始一直忙到九点,才算做出了四道菜,分别是:糖醋排骨、手撕包菜、红烧茄子、麻辣鸡丝,还有一个鱼头豆腐汤,外加一碟花生米。当然,何少玮还说要给陆晓渊补元气。第一次见面,酒是少不了的,何少玮家里有的是酒,这些酒都是别人给他老爸送的,谁知何少玮的爸爸不喜欢喝酒,只有放在家里了。之前,陆晓渊从未喝过酒,何少玮只给他斟了一小杯。二人一边吃菜、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何少玮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人,见陆晓渊不胜酒力,便也没有强求,只让着叫他夹菜…… 吃过这一顿饭,已接近正午。何少玮原计划带陆晓渊去到楼下玩,陆晓渊因说自己不会网上聊天,何少玮便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教他玩。在网上的时间飞快,没感觉怎么天色已晚,陆晓渊站在窗前,眺望远方,这是一个滋生光荣与梦想的城市,尘世上有太多因为过于追逐而迷失了方向的人,他就是其中一个。此时,陆晓渊倍生感慨,他要感谢这座城市,让他暂时停留下来,有人为他清洗一身的疲惫……何少玮走来,拍拍他的肩,道:“想什么呢?”陆晓渊道:“天地这么广阔,那里才是我的家?”何少玮道:“你又在胡想了,这里就是你的家。”陆晓渊望着他,泪眼婆娑。此时,这个十六岁的少年有太多太多的感慨……


上兮

“那孩子的生命,就是为了给我一张楼盘传单。”

那罗麦的生命又是为了什么?


我花了一周的时间在西藏,在这生死之地认领了一条生命。不是他的,是我的。

边远的生死地里生和死是相连的,在回到巴黎回到他家乡的那时候,人像突然砍了一半,只有生的一半聚在一起,死的一半在沙发的角落,在神父的嘴里。



他想把自己还给天地,就没有人能圈养住他。他想要血和肉被秃鹫献给神,骨灰还给地。那墓碑封不住他,城市也不行。

而想把自己关住的人,即使有窗子有月光的房间,也不过是个大牢笼。最大的那一所,最牢的那一所。月亮照进来,拉了一道比人要长的阴影。


“这一世,我转动所有经筒,不为超度,不为来生。这一世...

“那孩子的生命,就是为了给我一张楼盘传单。”

那罗麦的生命又是为了什么?


我花了一周的时间在西藏,在这生死之地认领了一条生命。不是他的,是我的。

边远的生死地里生和死是相连的,在回到巴黎回到他家乡的那时候,人像突然砍了一半,只有生的一半聚在一起,死的一半在沙发的角落,在神父的嘴里。



他想把自己还给天地,就没有人能圈养住他。他想要血和肉被秃鹫献给神,骨灰还给地。那墓碑封不住他,城市也不行。

而想把自己关住的人,即使有窗子有月光的房间,也不过是个大牢笼。最大的那一所,最牢的那一所。月亮照进来,拉了一道比人要长的阴影。


“这一世,我转动所有经筒,不为超度,不为来生。这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只为和你相遇。”

帷幕揭开我才看见熟悉的脸。

原来不是同谋,是始作俑者。



只是有一个疑问,为什么生命非要躲藏在意义背后呢?

奥利弗是天使的遗留。他没在父亲干净的爱里被斩断,也没在母亲的恨里被舍弃。

flyjenny
79 我只是一棵仙人掌渴望著愛...

79 我只是一棵仙人掌渴望著愛。

I am just a cactus longing for love.

79 我只是一棵仙人掌渴望著愛。

I am just a cactus longing for love.

KingStrange_yumi

独白【未确诊】

“我坏掉了”腐烂的陈皮说

“我好难过啊”颤抖的大脑说

“我无时无刻都想着死去”浸在泪中的眼眨了眨

“我好像还有什么舍不得的”衣柜里的黑色骷髅翻了个身

“我快要折断了”彩盒里的铅笔发出窃笑

“我即将再死一次”地上的半卷烟散了

“好吧,”你说“那不爱了”。


墙上的黑影开始蠢蠢欲动,窗帘上有眼泪落下


门后面有人

沙发上有个高个子在手舞足蹈,张牙舞爪。


大脑里一片混乱:彩色的闪屏,被分开的五官,内脏的轰鸣,地板里渗出的血,不知从哪里滚进来的球形闪电,跳跃的口舌...


向往着黑暗,惧怕着黑暗。

渴望着死亡,无视着死亡,惧怕着死亡。


这就是我的独白

“我坏掉了”腐烂的陈皮说

“我好难过啊”颤抖的大脑说

“我无时无刻都想着死去”浸在泪中的眼眨了眨

“我好像还有什么舍不得的”衣柜里的黑色骷髅翻了个身

“我快要折断了”彩盒里的铅笔发出窃笑

“我即将再死一次”地上的半卷烟散了

“好吧,”你说“那不爱了”。


墙上的黑影开始蠢蠢欲动,窗帘上有眼泪落下


门后面有人

沙发上有个高个子在手舞足蹈,张牙舞爪。


大脑里一片混乱:彩色的闪屏,被分开的五官,内脏的轰鸣,地板里渗出的血,不知从哪里滚进来的球形闪电,跳跃的口舌...


向往着黑暗,惧怕着黑暗。

渴望着死亡,无视着死亡,惧怕着死亡。


这就是我的独白


Jessica轩轩儿

2019.8.18

有些时候,不是你能不能理解


而是你是否愿意去理解


有些时候,不是你能不能理解


而是你是否愿意去理解



如花
让孩子们继续   屋后健身区里...

让孩子们继续


  屋后健身区里的秋千旧了,荡起来会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每个清晨,那吱嘎吱嘎的响声都将他从睡梦中吵醒,这让他心烦意乱,却无计可施。

  某个清晨,他被那响声吵得实在无法安睡,遂披衣下床,准备去会会那荡秋千之人,规劝其换个地方健身。他挂起窗帘,打开后窗,扭头朝健身区方向望去。让他始料不及的是,映入眼帘的是一男一女两个六七岁左右的孩子,晨曦笼罩的健身区里,两个孩子各自荡着秋千,快乐之情溢于言表。

  窗外吹来阵阵晨风,他倚在窗边,默默地注视着那两个孩子,烦乱的情绪逐渐平复。他羡慕那两个孩子,羡慕他们拥有纯粹的快乐。他知道,现在是那两个孩子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不受世俗摆布,没...

让孩子们继续


  屋后健身区里的秋千旧了,荡起来会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每个清晨,那吱嘎吱嘎的响声都将他从睡梦中吵醒,这让他心烦意乱,却无计可施。

  某个清晨,他被那响声吵得实在无法安睡,遂披衣下床,准备去会会那荡秋千之人,规劝其换个地方健身。他挂起窗帘,打开后窗,扭头朝健身区方向望去。让他始料不及的是,映入眼帘的是一男一女两个六七岁左右的孩子,晨曦笼罩的健身区里,两个孩子各自荡着秋千,快乐之情溢于言表。

  窗外吹来阵阵晨风,他倚在窗边,默默地注视着那两个孩子,烦乱的情绪逐渐平复。他羡慕那两个孩子,羡慕他们拥有纯粹的快乐。他知道,现在是那两个孩子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不受世俗摆布,没有规则约束,无忧无虑,生活就是按照天性的驱使去寻找纯粹的快乐。阻挠孩子寻找快乐,恐怕谁也没有这个权利。

  想到这里,他关上窗,放下窗帘,脸上挂着笑。他找出两团棉花,塞住耳朵,重新上床躺下,眼睛闭上的同时,在心里说,让孩子们继续吧……


注:文字原创,插图来自网络。

-纪旻

毒枭×警官(4)

满目的红,床上干涸的血液,身旁的孟青尸体已经冰冷。

穆和醒来,看到的便是这幅场景。

他呆呆的,似不敢相信。

“我明明把锁链锁上了啊,你哪儿来的钥匙,哪儿来的刀……”穆和不解。

他疑惑地抬眸望向管家,温柔的笑着,“是你给他的么?嗯?”

管家打了个寒颤,“我没有啊少爷!您,您节哀!”

“节哀?我节什么哀?”

穆和低头抱住孟青冰冷的尸身,眼里是绵绵不尽的爱意。

“阿青,你日日对我冷淡,不同我说话,我知你是不喜于我。”

“可你也不能调皮装睡啊,是我昨晚弄疼你了么。“

“阿青,是穆和错了,穆和道歉,阿青原谅穆和好不好?别睡了好不好?”

管家望向穆和,却见他疯疯癫癫,没有往日丝毫镇静...

满目的红,床上干涸的血液,身旁的孟青尸体已经冰冷。

穆和醒来,看到的便是这幅场景。

他呆呆的,似不敢相信。

“我明明把锁链锁上了啊,你哪儿来的钥匙,哪儿来的刀……”穆和不解。

他疑惑地抬眸望向管家,温柔的笑着,“是你给他的么?嗯?”

管家打了个寒颤,“我没有啊少爷!您,您节哀!”

“节哀?我节什么哀?”

穆和低头抱住孟青冰冷的尸身,眼里是绵绵不尽的爱意。

“阿青,你日日对我冷淡,不同我说话,我知你是不喜于我。”

“可你也不能调皮装睡啊,是我昨晚弄疼你了么。“

“阿青,是穆和错了,穆和道歉,阿青原谅穆和好不好?别睡了好不好?”

管家望向穆和,却见他疯疯癫癫,没有往日丝毫镇静。

“唉”,一声长叹,不知是穆和,是管家,还是死去的孟青。

亦或者都不是。

穆和与孟青初见,便钟情。

他用前半生爱他宠他,逼不得已又囚他禁他,不示弱。

又用后半生对一尸体日夜不休忏悔痛哭,求他醒来,是卑微。

后来,连尸体,也变成了一捧骨灰。

穆和白了头,他坐在天地之间,看暮霭沉沉的原野,身侧,是孟青的骨灰。

可惜他至死,都以为孟青是恨他怨他的。

殊不知,爱已彻骨,无非是造化弄人。

by纪旻

-纪旻

毒枭×警官(2)

孟青醒来是在次日傍晚。

赤红像打翻的颜料,肆意在天际挥洒开深色。

暮霭沉沉,下身一阵刺痛。孟青揉了揉泛青的手臂,极不可微的轻叹一声。

不出所料,金属铁链打开了,卧室门却是锁着的。

哒。

门被打开了,管家恭敬的声音传来,“孟少,请用餐。”

接着又是门上锁的声音,管家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这样屈辱的囚禁,时不时穆和恶兽般疯狂的爱宠,孟青已经习惯。

他无依无靠,孤身一人,从那座繁华的城市消失,被囚在这孤独的原野,也无人察觉,无人询问。

本就是不讨人喜的存在,只好将热血与梦想埋葬在角落,平庸的穿梭在各个城市。

孟青记起初见穆和的光景。

那时他在外人眼里是淡漠,是无情,却总在他面前展...

孟青醒来是在次日傍晚。

赤红像打翻的颜料,肆意在天际挥洒开深色。

暮霭沉沉,下身一阵刺痛。孟青揉了揉泛青的手臂,极不可微的轻叹一声。

不出所料,金属铁链打开了,卧室门却是锁着的。

哒。

门被打开了,管家恭敬的声音传来,“孟少,请用餐。”

接着又是门上锁的声音,管家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这样屈辱的囚禁,时不时穆和恶兽般疯狂的爱宠,孟青已经习惯。

他无依无靠,孤身一人,从那座繁华的城市消失,被囚在这孤独的原野,也无人察觉,无人询问。

本就是不讨人喜的存在,只好将热血与梦想埋葬在角落,平庸的穿梭在各个城市。

孟青记起初见穆和的光景。

那时他在外人眼里是淡漠,是无情,却总在他面前展现出羞涩与稚嫩。

他眼中的春与秋,胜过孟青见过的爱过的所有山川与河流。

他们何曾这般,在床上做那缠绵之事是负距,可是心间却横着一条万丈沟壑。

穆和,我生而彷徨,生而动荡,这世间再美好再绚丽,于我的,却是丑恶与黯淡。

我毫不留恋。

如果有天我要离开,去奔赴那碧落黄泉,我唯一留恋的,是你。

而神不肯大度,我们没有可能。

那满地的鲜血我无法忘记,十几人的尸骨还未寒。

我说不出口,我爱你。

by纪旻

星梦

痛苦的新生:表面的美丽与背后的代价

       几乎所有人都发自内心的喜欢美的事物,却下意识地忽略了其背后所承受的伤痛。几乎所有人都不会拒绝美的事物,却习惯性地欺骗和催眠自己,心安理得的接受。

       世界是公平的,如果有梅花可以不经历寒冬就开出娇嫩的花朵,那么它一定是一个异数,换句话说,是一朵奇葩。如果有人能不费吹灰之力实现自己的梦想,那他一定是天命所归之人。然而纵观古今,有记载的奇人异士中,又能有多少异数,又能有多少天命所归之人?...



       几乎所有人都发自内心的喜欢美的事物,却下意识地忽略了其背后所承受的伤痛。几乎所有人都不会拒绝美的事物,却习惯性地欺骗和催眠自己,心安理得的接受。

       世界是公平的,如果有梅花可以不经历寒冬就开出娇嫩的花朵,那么它一定是一个异数,换句话说,是一朵奇葩。如果有人能不费吹灰之力实现自己的梦想,那他一定是天命所归之人。然而纵观古今,有记载的奇人异士中,又能有多少异数,又能有多少天命所归之人?

       你我和绝大多数人一样,不过是人潮人海中不断挣扎的布偶,立身求存尚且举步维艰,想要得到“美”的认可,又能有多少把握呢。绝大多数人一辈子所求的不过是安安稳稳的日子,虽然的确平淡了些,但好在没什么危险,虽然的确普通,或者说怂了些,但好在不用提心吊胆的活着。

       这并不是没有志向的问题,而是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换言之,如果你想有更好的生活条件,你就必须付出更多。怂的人或许是没有那个能力,但不是没有志向。只有尝试过了才会怂,如果没有试过,看到过,他不会无缘无故的怂成一团。

       正如标题所说,表面的美丽与背后的代价,别人看到的或许永远都是你老神在在的样子,好像没什么困难能难倒你一样,至于你付出了什么,也就只有你自己知道了。所有人都喜欢你表面上的样子,毫不吝啬地用一切他所能想到的褒义词来赞美你,却唯独不会想你为了得到都这些失去了些什么。

       说起来,好像你从一生下来就是那么的出色,那么的博学,能说会道。好像从一生下来你就是他的梦中情人一样,出奇地贴合他的要求。就连外面的众多花卉,也好像从一开始就那么漂亮,那么惹眼。毕竟,说起来,谁每天吃饱了闲的没事干了蹲在臭水坑里盯着一朵花看呢?

       自然是没有的,所有从古到今,花是怎么生长的已经很少有人去注意了,他们每天的主要任务便是在花儿盛开之时摘取胜利的果实。

       听起来好像没问题,要是真有人那么做了,怕是会被当成神经病,名字也会被载入史册,流传千古,而在眼下,采访是少不了的,毕竟再怎么检查那都是一个正常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