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爱丽舍组

66184浏览    537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1-19 22:32
老碳推车

哥哥生日快乐!!爱你么么么么么!!!!!!❤❤❤

把微博九图发过来了。画得不是很好看呐,但是还是能看的x

私心把自己喜欢吃的仏相关的cp画了,过生日要有情人嘛【没有】熬夜画真的超辛苦,嚎啕大哭,有点理解漫画家的心情了。结果画到后面越画越丑哎呀凑合一下算了。

那张西北风和自由我蛮喜欢的x哥哥姐姐真的特别有夫妻相_(:зゝ∠)_

那个,有些组合好像tag不明确,我就打cp名了【占tag抱歉】

哥哥生日快乐!!爱你么么么么么!!!!!!❤❤❤

把微博九图发过来了。画得不是很好看呐,但是还是能看的x

私心把自己喜欢吃的仏相关的cp画了,过生日要有情人嘛【没有】熬夜画真的超辛苦,嚎啕大哭,有点理解漫画家的心情了。结果画到后面越画越丑哎呀凑合一下算了。

那张西北风和自由我蛮喜欢的x哥哥姐姐真的特别有夫妻相_(:зゝ∠)_

那个,有些组合好像tag不明确,我就打cp名了【占tag抱歉】

和谷幽

※美人鱼名场面
※伊日,爱丽舍组要素有
※分镜有参考

※美人鱼名场面
※伊日,爱丽舍组要素有
※分镜有参考

鸢尾盆栽
Des yeux qui fo...

Des yeux qui font baiser les miens 🎵

Un rire qui se perd sur sa bouche

舞蹈学校/Tanzschule的配图

Des yeux qui font baiser les miens 🎵

Un rire qui se perd sur sa bouche

舞蹈学校/Tanzschule的配图

鸢尾盆栽

【爱丽舍组】



我手动让他们结婚



(被您法拿来挡雨的是婚届表→_→)



“竟然下雨了……”



“雨后才会有彩虹啊。”

【爱丽舍组】




我手动让他们结婚




(被您法拿来挡雨的是婚届表→_→)




“竟然下雨了……”




“雨后才会有彩虹啊。”

卢色
心里想着我要日路德维希 手里画...

心里想着我要日路德维希


手里画着路德弗朗

心里想着我要日路德维希


手里画着路德弗朗

兰莲清韵
是之前的情人节贺图,我终于上完...

是之前的情人节贺图,我终于上完色了(இωஇ )

是之前的情人节贺图,我终于上完色了(இωஇ )

鸢尾盆栽
是弗莱堡的圣诞市场的配图 ↑点...

弗莱堡的圣诞市场的配图

       ↑点击进入阅读❤

弗莱堡的圣诞市场的配图

       ↑点击进入阅读❤

吃纸

可爱的爱丽舍猫猫!

邻居猫猫今天也有好好相处

可爱的爱丽舍猫猫!

邻居猫猫今天也有好好相处

明夷于南狩

【独仏】有一天法国佬说他要结婚

Dover和恶友纯属恶趣味

讲真,史向独仏英真好吃,真好吃,说起来这样的cp好像只能靠三次元发糖(痛哭流涕.gif

———————————————————————

  第一个知道这件事情的是亚瑟·柯克兰,当时他正在和自己的老友兼对手一起散步。现场气氛难得的没有出现过分激烈的言语及肢体冲突。他们像正常的朋友那样聊着天。

  在草率地结束某个话题之后,两人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他们从小厮混到大,几乎没有那天不在吵架,涉及的原因从人生观价值观一直到弗朗西斯随口评论亚瑟做的司康饼“像牛粪一样令人难以忍受”。尽管随着年纪渐长他们争执的次数和规模都...

Dover和恶友纯属恶趣味

讲真,史向独仏英真好吃,真好吃,说起来这样的cp好像只能靠三次元发糖(痛哭流涕.gif

———————————————————————

  第一个知道这件事情的是亚瑟·柯克兰,当时他正在和自己的老友兼对手一起散步。现场气氛难得的没有出现过分激烈的言语及肢体冲突。他们像正常的朋友那样聊着天。

  在草率地结束某个话题之后,两人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他们从小厮混到大,几乎没有那天不在吵架,涉及的原因从人生观价值观一直到弗朗西斯随口评论亚瑟做的司康饼“像牛粪一样令人难以忍受”。尽管随着年纪渐长他们争执的次数和规模都有了大幅降低,像今天这样平和的氛围还是相当少见的。

  亚瑟想找到一个话题使得谈话可以继续下去,随后他悲哀地发现,就算他和弗朗西斯对彼此干过的蠢事了解得比他们自己的内裤还清楚,想破除目前的局面还是相当困难。

   “你最近好像经常不在巴黎?”他决定选择谈论对方的行程这样一个不至于生疏客套但又能保持合适的距离与尊重的问题。

  弗朗西斯把目光从一只面目姣好的鸽子身上收回来,“我在柏林。跟路德维希·贝什米特一起。”他随意抬手弄散了后脑的马尾,让金发披散下来。

  亚瑟挑了挑眉(左边比右边少一根),“喔。”

  “你那叫什么表情?”对方有些不满地扫了一眼他,“不,我这次是认真的。”

  亚瑟有些奇怪了,“认真的?”弗朗西斯和他想的好像不是同一件事,“认真什么?”

  法国人深吸口气,“打算过一阵子结婚。”他又移开了视线,继续盯着另一只鸽子。“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定居到比利时。*”

  亚瑟沉默了数秒。他开始消化每个字。

  弗朗西斯。结婚。贝什米特家的小儿子。

  “你说,你要和谁结婚?”他再次确认。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要我说出他的中间名吗?不不不,不是玩笑,也没有羞辱你的意思,他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我的意思是说虽然是小伙子而不是姑娘......呃,你们一定会处得来的。想一想吧,时代已经变了,连欧洲都需要联合起来,这不是.....一样的道理吗?”

  “你们关系一直很冷淡!你们真的有严肃地交往过吗?!”  

  “我们只是很低调而已。”他一脸无辜。

  “弗朗西斯·波伏诺瓦,”亚瑟打断了他。他站定,扳过弗朗西斯的肩膀,严肃的凝视后者的双眼,“我觉得,你下一步就会堕落到去吃德国香肠了。”

  “糟糕的比喻。”

  “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指代......”

  “我想可以说再见了。”  

   弗朗西斯用一种高深莫测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转身走远了。

 

【*欧盟总部在比利时布鲁塞尔

  

  

  第二个知道这件事的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当时他正在酒吧里刚端起一杯黑啤,欢庆自己终于回到故乡。他瞟见了柯克兰。在这样一个属于乙醇的场所碰到那个红茶控的几率不算太小,不过还是令基尔伯特感到惊讶。他走近亚瑟,发现后者正专注地盯着一瓶威士忌,若有所思,表情凝重,看上去神圣不可侵犯。他们不算很熟,基尔伯特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打招呼。但是柯克兰猛地站了起来,转向他。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绿眼睛瞪着红眼睛。基尔伯特注意到了吧台上一堆空的威士忌瓶子。

  “你竟然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亚瑟再次开口。

  你竟然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基尔伯特还是对这种架势相当不爽,但是刚准备回击他又被打断了。

  酒气上头的英国人上前一步,“你,作为他的兄长,竟然对这事放任不管。”

  银发男人皱起了眉:“阿...路德维希?他怎么了?”

  接下来的夜晚他在亚瑟的絮絮叨叨中了解了一个不幸的消息。

 

 

  “所以,我最好的朋友,之一,趁我出差的时候,搞了我弟弟?!”勉强安顿了酒精摄入过量的柯克兰之后,基尔伯特按耐不住震惊打通了罗德里赫的电话,叽里呱啦的倾诉了一大通。伊丽莎白在另一头发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声。

  “说不定是路德维希搞了波伏诺瓦先生也不一定。至于瞒着你,我看倒也明智,”对方冷静地评论道,“如果你想宣泄自己的愤怒,不要唱歌,也不许糟蹋我的钢琴。”他把电话挂了。

  基尔伯特仍然很生气。被亲弟弟和死党两头瞒着让他伤心极了。他想了想,还是愤愤不平,于是又打给了安东尼奥。

  “哇!弗朗吉和路易?不,他没跟我提过。我可以找罗马诺,让他问一下他弟弟。”

  所以安东尼奥·卡里埃多是第五个知道这个消息的。

  罗维诺·瓦尔加斯是第六个。

  下一个是费里西安诺,然后差不多全世界都知道了。

 

  

  最后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是路德维希·贝什米特。他在接到来自哥哥的悲愤询问以及来自同事们的祝贺之后还是一头雾水。

  “你要跟我结婚?”他回头问自家男友。

  “谁告诉你的?”弗朗西斯表情狰狞的试图咽下一小片香肠。

  “本田菊。”

  “对啊。”

  “???!!!”

  “毕竟我们都共用银行账户了嘛。”弗朗西斯擦擦嘴望向自己的预备结婚对象。

  后者皱起了眉头,看上去紧张而困惑。

  “不愿意?”

  路德维希绷紧的脸泛起了红晕,接着扩散到了耳根,慌张的样子惹的弗朗西斯几乎要笑出声来。

  “实际上......荣幸之至。”

gendarmenmarkt

[独法][普法]皇后(二战梗/3p情节/r18)

*国拟。
*主芋兄弟x法(独法&普法),微量英法。
*第一次写独&普&法……有ooc请指教!
*注意避雷!新司机上路的一辆小车。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我听卫兵说你醒了,所以来看你。你的身体现在还好吧?”

德/意/志端坐在法/兰/西床边的一张木椅上,双腿平放,脊背挺直,面容整肃,标准的军人坐相。他的目光毫无避讳地落在勉强支撑起孱弱身形坐起来,衣衫不整、长发散乱、因头颅低垂而看不清表情的弗朗西斯身上。虽是个问句结尾,他的语气却刻板寡淡得好似发布一个命令,听不出任何关乎喜怒的感情。不过极短的寂静,弗朗西斯的头向路德维希微微侧了侧,极低声地开口答道,让路德维...

*国拟。
*主芋兄弟x法(独法&普法),微量英法。
*第一次写独&普&法……有ooc请指教!
*注意避雷!新司机上路的一辆小车。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我听卫兵说你醒了,所以来看你。你的身体现在还好吧?”

德/意/志端坐在法/兰/西床边的一张木椅上,双腿平放,脊背挺直,面容整肃,标准的军人坐相。他的目光毫无避讳地落在勉强支撑起孱弱身形坐起来,衣衫不整、长发散乱、因头颅低垂而看不清表情的弗朗西斯身上。虽是个问句结尾,他的语气却刻板寡淡得好似发布一个命令,听不出任何关乎喜怒的感情。不过极短的寂静,弗朗西斯的头向路德维希微微侧了侧,极低声地开口答道,让路德维希得以看见他苍白的脸色和躲在金发后的那双失神的蓝眼睛:“不需要劳烦您操心,……”

“kesesese!”德/意/志一旁的普/鲁/士再也忍受不了他弟弟在进法/兰/西的房间前给他的禁令——不准没由来地吵到法/兰/西,以标志性的笑声放声大笑起来(毫无疑问地收获了德/意/志的不满眼神),“弗朗吉你真是这么想的吗?英/国/佬可是一直想着在巴/黎的每一条街道战斗,尽管巴/黎会因此毁灭!*如果不是本大爷和阿西,现在的巴/黎还能像以前那样倍受我们的年轻小伙子喜爱吗?”

弗朗西斯终于带着惊诧和愤怒地抬起头来,将一个无力的怒视甩给一脸自得的基尔伯特。现在路德维希可以看见弗朗西斯的脸了,那张刚刚从心脏被占领和国家被分裂的剧痛中清醒过来的脸。失去血色的苍白下掩藏着悲伤,恐惧,对未来的迷茫,也许还有更多的情感……那双漂亮的蓝眼睛依然如湖水般湛蓝,路德维希却觉得好像有什么光芒不见了。

弗朗西斯咬着下唇看着面前的这对兄弟,他的胸膛因为刚刚被基尔伯特骤然挑起的情绪而起伏着。这对他尚且虚弱的身体来说还是太过了。他低下头喘气,不可觉的怨恨在他眼里闪过。心脏被一只无形的手攫住的感觉如影随形,让他再没力气做什么反对这两兄弟的举动。见弗朗西斯不答话基尔伯特笑得更加张狂,红瞳也愈见深邃:“也许弗朗吉你真应该看看在谁身边你过得更好!怎么样?本大爷开进巴/黎那天就跟你提过的!成为我们的皇后吧!这样德/意/志与法/兰/西就将永远是彼此最亲密的人,永远都不会分离!”

“基尔伯特!”

弗朗西斯因为他的话而双肩打颤。他清楚,这可能是他彻底被他们占有之前最后一次反抗德/意/志了。

“看啊,基尔伯特……”他努力地放轻声音,尽力不让他的声音透出激动,“看看你,你赢得了战争,你赢得了一切,是吗?整个欧/罗/巴都是你的了……哥哥我知道你要做什么,可是法/兰/西的自由意志永远不会消失……即使它不在我这!”

空气骤然冷静了半晌。路德维希的眉简直要皱得拧成一团了,他想站起来说些什么,却被他走上前的哥哥使劲按住了肩膀。“本大爷一点也不会生气……因为你tmd对极了,弗朗吉!”基尔伯特大笑着出人意料地拉起弗朗西斯的手吻了吻,戏谑地看向那骤然放大的瞳孔。下一刻基尔伯特就抓着弗朗西斯的衣领把他粗暴地推在了床上。基尔伯特压上弗朗西斯,右手撑在他的脑侧,左手贪恋地抚上弗朗西斯的腰身。

“七十年了……将近七十年了……你知道吗,弗朗吉?将近七十年后,本大爷又胜利地踏进了巴/黎!”基尔伯特的红瞳张扬刺眼,勾起一抹笑看向身下目光躲闪的弗朗西斯,伸出手扳正他的脸颊。如果说刚才弗朗西斯的眼里还有一丝高傲,现在他看见弗朗西斯的蓝眼睛里换上了陌生的恐惧,那种被盯上的猎物面对猎人的恐惧。他的老友显然让他回想起了某些事情。基尔伯特很满意弗朗西斯面对他才会露出的表情。“听着,弗朗吉!本大爷知道你口中的‘自由意志’是谁!你还在寄希望于海峡那边那个英/国/佬吗?用不了多久他家也会被本大爷炸平!只有强大的德/意/志才配永远地陪伴你!

“而你,弗朗吉,本大爷能重新拥有你,这就是本大爷的一切……”

基尔伯特低下头去吻他暴露的锁骨,不轻不重地迤逦下一串水渍和红痕。弗朗西斯小声呜咽着将双手攀上基尔伯特的肩,推阻不成却成了欲拒还迎。“不……别……基尔……”弗朗西斯快被逼疯了。基尔伯特在刻意折磨他。基尔伯特在利用他没办法抵抗他来消磨弗朗西斯的精神。基尔伯特,这个是他的好友却又征服了他的男人,这个现在还掌控着他的心脏和人民的男人。

基尔伯特很满足于弗朗西斯在自己身下的颤抖和喘息。毫不夸张地说,他对弗朗西斯的敏感了如指掌。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对弗朗西斯施加压力才能让骄傲的法/兰/西彻底屈服。这就是他所做的。

弗朗西斯耻辱地将目光越过基尔伯特投向那边始终闭口不言,有些气息不稳但竭力保持平静的路德维希。天啊,他在祈求这个男人帮他挡住基尔伯特,哪怕是这一次也好。路德维希好像是实在忍受不了了,他站起来说:“哥哥……”

剥去了弗朗西斯身上那一件薄薄的衬衫,正在解开自己勋章绶带的的基尔伯特疑惑地转过头:“怎么了,阿西?你不是……”

咔哒。路德维希解开腰带的声音打断了基尔伯特。

-

以下请走微博: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4095477174910629&vid=5603593344&extparam=&from=1073195010&wm=5091_0008&ip=115.228.184.145

防止打不开:http://m.weibo.cn/status/EF89O9Z6G

评论区都有单独放链接☆

-

*彩蛋

“所以,小路德是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打算吃定哥哥了吗?”

噢……别提了……弗朗……路德维希被他结婚多年却还是爱开玩笑的爱人闹得脸一红,伸臂轻轻地把正咯咯笑着看他脸红模样的人抱入怀中,在他耳边小了声音。

“……Ich liebe dich, meine Königin.”*

-

*英国首相丘吉尔认为法国人应该在巴黎的每个巷道及每个建筑战斗,即使巴黎因此而毁坏

*我爱你,我的皇后www(来自谷歌娘

-

*写着写着突然心疼普爷……天啊要变成主普法了怎么办!可是独法和普法都好美啊完全分不出胜负怎么办!算了,只要哥哥喜欢土豆就好(。

*写到路德解腰带莫名有种喜感233333(buni。

*这可能是我目前为止的人生内写得最羞耻的肉Σ但以后我会给爱丽舍和华丽组炖更加羞耻的肉的(ni。

*又名《某大爷为弟弟终身性福竟做出神助攻》

又名《身为主cp前半程掉线是怎样的体验》

又名《哥哥我要当的是女♂王♂大♂人才不是皇后呢哼》

*感谢看完全文的你^^

鸢尾盆栽

情人节快乐



排版出了状况只能重发

情人节快乐




排版出了状况只能重发

Irene_Larwills

【独法/ABO】My Adorable Jailbird

终于释♂放本性。啾咪。

上最黑的车,吃最谜的肉。

弗朗西斯日常抖M。日常OOC预警。被基友说不够刺激,当场哭出声。

来来来上车

【再在评论里放个链接】

六千字可能太长了,图怎么试都很糊。不好意思。

p.s.这次更后可能只剩混更啦。一个期末复习汪的哭泣。

好想扎进爱丽舍粮里混吃等死啊。

这是我最后的波纹!!感谢谢谢谢谢!

终于释♂放本性。啾咪。

上最黑的车,吃最谜的肉。

弗朗西斯日常抖M。日常OOC预警。被基友说不够刺激,当场哭出声。

来来来上车

【再在评论里放个链接】

六千字可能太长了,图怎么试都很糊。不好意思。

p.s.这次更后可能只剩混更啦。一个期末复习汪的哭泣。

好想扎进爱丽舍粮里混吃等死啊。

这是我最后的波纹!!感谢谢谢谢谢!

鸢尾盆栽

听说跟法国人在一起会被喂胖。】x画风极其幼稚

听说跟法国人在一起会被喂胖。】x画风极其幼稚

古氏_光风霁月

#授权转载

⚠️⚠️⚠️腐写真 注意⚠️⚠️⚠️


goronちゃんからのデータチラ見せ



🇫🇷「 S'il te plaît, tais-toi. 」



photo : goron@xxgoronxx

独coser@5284yuu

法coser@92reye


🔗https://twitter.com/92reye/status/1150741892260216832?s=21

#授权转载

⚠️⚠️⚠️腐写真 注意⚠️⚠️⚠️


goronちゃんからのデータチラ見せ




🇫🇷「 S'il te plaît, tais-toi. 」




photo : goron@xxgoronxx

独coser@5284yuu

法coser@92reye


🔗https://twitter.com/92reye/status/1150741892260216832?s=21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