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爱德华

46822浏览    1595参与
一只知更更

【AC沙雕向】阿萨辛小学

一个沙雕脑洞,假如阿萨辛们都是小孩子。

有ooc。

有一些bug,咱们可以问问神奇的育碧小土豆。

最后感谢各位阿萨辛大人和甜不辣大人的观看,笔芯。

我们的校训是——万物皆虚,万事皆允!

------------------------------------

阿萨辛小学

(1)

       阿尔泰全身上下就穿着一条泳裤,站在泳池边瑟瑟发抖。

       他的游泳课老师有些不耐烦地走过来,摸了摸阿尔泰的头:“阿尔泰,别的同学都下水了,你...

一个沙雕脑洞,假如阿萨辛们都是小孩子。

有ooc。

有一些bug,咱们可以问问神奇的育碧小土豆。

最后感谢各位阿萨辛大人和甜不辣大人的观看,笔芯。

我们的校训是——万物皆虚,万事皆允!

------------------------------------

阿萨辛小学

(1)

       阿尔泰全身上下就穿着一条泳裤,站在泳池边瑟瑟发抖。

       他的游泳课老师有些不耐烦地走过来,摸了摸阿尔泰的头:“阿尔泰,别的同学都下水了,你怎么还站在这里?你这样磨磨唧唧的,我们怎么上课?”

       阿尔泰转过头一脸无助地看着老师,对老师眨了眨星星眼:“老师,我可不可以不上这节课?”

       老师义正言辞:“不行,不上课期末成绩可就是不及格!”

       原本以为这么一吓唬,阿尔泰肯定下水,但是令老师没有想到的是阿尔泰依旧无动于衷。为了不影响其他孩子上课,老师一怒之下抱起阿尔泰放到泳池里。

       老师以为阿尔泰会就此融入课堂,结果阿尔泰一下水就开始抽搐,吓到老师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把他抱到泳池边上来。

       阿尔泰的嘴角溢出白沫,就算上岸了整个人也依旧在抽搐,不仅急坏了任课老师,还惹得水里的同学们担心。

       过了好一会阿尔泰才缓过来,一边深呼吸一边跟老师说:“老师,我,我真的不能游泳。”

 

(2)

       艾吉奥又一次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反正是办公室的常客他也不在乎,哼着小曲就乖乖去了。

       “艾吉奥!老师说了多少次不要在教室里唱歌!”

       艾吉奥不屑道:“老师,我这是表演才艺啊!”

       老师露出迷之微笑:“老师的意思是你不可以在女孩子面前唱情歌,小朋友应该有小朋友的样子,你在教室唱情歌是对的吗?”

       艾吉奥小声bb:“我本来就受女孩子欢迎。”

       办公室外,等待好朋友的列奥纳多把这段对话一字不差地听了进去,他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品学兼优的孩子当然有义务提醒自己的好朋友,等艾吉奥出来的时候,列奥纳多一脸正经地跟艾吉奥说:“我的朋友,我觉得老师说得有道理,就算你是佛罗伦萨小夜莺,也不可以在学校里唱情歌。”

       艾吉奥汗颜,随后摆摆手:“行了,我本身就受女孩子欢迎嘛又不是我的错,而且你这么慌张干什么?就算女孩子们都喜欢我我最好的朋友还是你。”

       列奥纳多小脸一红。

 

(3)

       康纳因为偏科被老师请了家长。

       一回到家,海尔森就开始教育儿子:“康纳,我说过多少次,你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你在潜入课上不好好听讲,考试的时候只会无双,这样总成绩怎么上的去啊?”

       海尔森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康纳,心想如果当初送孩子去甜不辣小学读书就好了,他就是甜不辣小学毕业的,小时候回回年级第一,因此他坚信甜不辣小学的教学质量肯定比阿萨辛小学的教学质量好。

       但是自己曾经因为工作原因而把康纳留给爱德华照顾,择校的决定权在爱德华手里,爱德华对阿萨辛小学赞不绝口,康纳年龄一到就领着康纳去办了入学手续。

       因为对儿子疏于陪伴,父子关系紧张,海尔森和康纳总是因为观点不合吵起来,这不,俩人又吵上了。

       听到争执声的爱德华从别墅的二楼下来,示意康纳到自己跟前来,康纳平时最喜欢爷爷,一见到爷爷就喜笑颜开地过去,爱德华搂着自己孙子对自己儿子说:“无双就无双嘛!你这么说康纳干什么?你是不知道你爸爸我当年,那是直接开炮!”

       说罢爱德华便领着康纳走进了餐厅,爱德华为康纳准备了一桌子好吃的,爷孙俩有说有笑。

       客厅里的海尔森看到这一幕就跟吃了柠檬一样。

       因为海尔森小时候也跟父亲爱德华这么亲密,如今......

 

(4)

       阿萨辛小学的学生们吃过了中饭,大家坐在食堂里有说有笑,一般小朋友们会自己带些牛奶或者果汁饭后享用,而爱德华则跟别的小朋友不同,他从书包里拿出一大瓶朗姆酒,连杯子都不要,直接对瓶吹一口闷,在场所有小朋友都惊呆了。

       一瓶酒下去,爱德华已经醉醺醺的,路都不会走了,却跟大家说:“我没事,我自己可以走。”说罢便踉踉跄跄地走出食堂。

       爱德华迷迷糊糊地来到一个教室,以为自己的教室到了,他推开门,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些扎好的稻草人。这里是给阿萨辛小学的学生上课的实训室,因为这个点大家都在休息,实训室里当然没人。

       而爱德华看到地上的稻草人激动不已,指着稻草人说:“你们!起来陪我喝酒!我包里还有一瓶。”

       空气格外安静。

       爱德华有些不耐烦了,拿出狂暴箭对着无辜的稻草人们就是一顿猛射,等一支狂暴箭都没有了之后,他还是不高兴:“我狂暴箭都用完了,你们怎么还不起来和我喝酒?”

 

(5)

       谢伊的班级正在上课,他和霍普等人分到了一个学习小组。

       老师在课堂的最后,指着伊甸圣器对大家说:“同学们,伊甸圣器是不可以乱动的哦!不然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下课后,霍普召集小组成员,指了指讲台上的伊甸圣器:“你们就不好奇吗?要不我们拿起来看看?”

       小组的其他成员们也有这个想法,只有谢伊指出:“霍普,老师说过不能动的。”

       霍普皱着眉头:“只是看一看有什么关系?既然你跟大家意见不统一,那你去拿给我们!”

       谢伊一头冷汗,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霍普威胁道:“如果你不去,我们学习小组就不要你了!”

       谢伊心中一惊,无奈只能答应,他缓缓走向讲台的伊甸圣器,紧闭双眼,双手在颤抖,犹豫了好一会才拿起伊甸圣器。

       什么都没发生。

       霍普觉得很扫兴:“真是的,什么都没有嘛!”

       其他成员不顾谢伊本人还在这,就评价道:“谢伊真是胆小,这都能吓到,明明什么都没发生。”

       他们不知道这只是伊甸圣器的模型,阿萨辛小学上课是不会用真正的伊甸圣器的。

       孩子们丢下谢伊一个人,谢伊还在为自己“移动了伊甸圣器造成严重后果”而自责,他心怀愧疚将这个模型小心翼翼放回原本的位置,然后默默收拾好东西独自一人离开学校。

       路上他终于忍不住,一个人坐在路边抱着双膝哭了起来。

      “嘿,你怎么了?”一个声音传到谢伊的耳朵里,谢伊抬头,两个浑身散发光芒的同龄人站在他面前,朝他伸出手。

       那两个孩子扶起谢伊,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向谢伊做自我介绍:“你好啊,我叫门罗,他叫海尔森,我们是甜不辣小学的学生。你是被人欺负了吗?不要哭了,我们可以做朋友的!”

 

(6)

       亚诺被几个年纪大点的孩子堵在小巷子里,手里拿着半根法棍还在负隅顽抗,另外半根已经掉到了地上。

       他最喜欢的食物就是法棍,每天放学时都会买一根,然而今天他前脚买完法棍,后脚就被他们堵在小巷子里。因为亚诺年纪还小,加上身上的防身工具只有这根法棍,所以打不过他们。

       亚诺可以确定这几个人不是阿萨辛小学的学生,阿萨辛小学明确规定不可以伤害同学,他们应该就是街边的小混混。

       “你们要干什么?”亚诺举着半根法棍瑟瑟发抖。

       “小子,我看到你刚刚买东西的时候兜里有个很漂亮的怀表,你把它交出来,我们就放过你。”

       亚诺害怕地咽了口口水,尽管在发抖却还是不肯退让:“不行!那块怀表是我父亲留给我的!”

       小混混们懒得跟亚诺浪费口舌,他们不顾亚诺的喊叫声按住亚诺,从亚诺的身上搜出怀表,然后拔腿就跑。

       尽管亚诺膝盖受了伤,他还是在获得自由后第一时间从地上爬起来追了上去,追了两条街,那几个小混混突然停了下来。

       亚诺也呆住了,因为拦住小混混们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头漂亮的红发亚诺想认不出都难。

       “怀表留下。”爱丽丝丝毫不怕小混混们,摆出一副“听话我就放过你们”的样子。

       其中一个说:“头儿,她,她是甜不辣小学的爱丽丝!”

       混混头紧张得一头冷汗,随后向爱丽丝双手递上怀表,鞠了一躬,带着小弟们瞬间没影。

       爱丽丝握着怀表走向亚诺,将怀表放在亚诺的手心:“回家吃饭了。”

 

(7)

       伊薇和雅阁是一对孪生姐弟,两个人在同一个教室上课。

       平时两个人小打小闹不断,但是这不影响两人的亲密,他们在学校里形影不离。

       伊薇是同学眼中懂事的大姐姐,而雅阁则比较天真,雅阁从小的梦想就是当黑帮老大,因此在学校里收小弟拉帮结派,放学后还总是带着所谓的小弟们在学校外打群架。

       雅阁还给自己的小帮派取名叫“黑鸦帮”,有次写作文的题目是《我的奋斗目标》,雅阁在讲台上慷慨激昂地念自己“长大以后要统一所有帮派”的宏伟大志。

       同学们沉默了,老师一脸黑线,而伊薇这时举手,用坚定的语气说道:“老师,我的奋斗目标是未来争取让我弟弟别这么蠢。”

       因为这件事,姐弟俩在课间吵了起来,可放学后就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继续嘻嘻哈哈。

       最近有件令雅阁极为不爽的事情——隔壁班的亨利居然给姐姐送花,姐姐不仅收了还在课间和亨利一起玩。

       就连回到家姐姐嘴里念叨的也是亨利。

       而在伊薇不在场的时候,谁要是敢在雅阁面前提亨利这个名字雅阁绝对二话不说扑上去打架。

       因此伊薇总是要到处替自己弟弟道歉。

       某天放学的时候,伊薇一脸抑制不住的喜悦,她激动地告诉雅阁:“今天我放学和亨利一起走,你先回去等我吧。”

       不等雅阁表态,伊薇就背起书包一蹦一跳地去到亨利的班级。

       雅阁心中不爽,却只是“啧”了一声,随后“黑鸦帮”的成员们凑到雅阁边上,一脸期待地问道:“boss,今天我们干什么去啊?”

       雅阁转过头看着自己的“黑鸦帮”,虽然现在只有几个人,但这是他实现目标的美好开端,他收起不开心的情绪,摆出自己很厉害的样子说道:“上个星期校外有几个混混欺负了别的班那个叫亚诺的同学,我们去揍那帮混混去!”


GUIDER

疯狂摸鱼鱼(ノ ○ Д ○)ノ是青鸟豆(。ò ∀ ó。)
军服豆和pride豆设定都好喜欢
摸个草稿之后有空再细化了
【纹身真难啊】

疯狂摸鱼鱼(ノ ○ Д ○)ノ是青鸟豆(。ò ∀ ó。)
军服豆和pride豆设定都好喜欢
摸个草稿之后有空再细化了
【纹身真难啊】

目色
第一次尝试这种伪厚涂(?)吧!

第一次尝试这种伪厚涂(?)吧!

第一次尝试这种伪厚涂(?)吧!

狗剩可是拿破仑的👅🐶

海参加入圣殿的正真原因
爷爷:吾儿,你要记住,只要你这样对敌人笑,就可以极大程度降低对方的智商,在实战中是一个很有用的技能。
海参:gun

海参加入圣殿的正真原因
爷爷:吾儿,你要记住,只要你这样对敌人笑,就可以极大程度降低对方的智商,在实战中是一个很有用的技能。
海参:gun

山大虫
可能是少女豆?刚醒时的美貌?

可能是少女豆?刚醒时的美貌?

可能是少女豆?刚醒时的美貌?

我miu瞌睡
钢炼真的太好看了,真的是经典

钢炼真的太好看了,真的是经典

钢炼真的太好看了,真的是经典

Agatha

03/中央市与里奥尔镇之行(一)

  十九岁时,阿加莎官升两级,成为了一名上校,调任到中央,相比于忙忙碌碌的罗伊,阿加莎倒是变成了闲人一个,闲暇之余,阿加莎总会去地下赌场大杀四方,抑或是喝喝花酒。性子开始变得放荡不羁,夜深之时,游荡于各种灯红酒绿的场所,昔日战场上那个看起来麻木不仁,凶残无比的“血色的阿加莎”被隐藏在了玩世不恭的笑容之下,每每工作空闲之余,罗伊一想到她,便会为那孩子感到心疼,但他又好像什么都做不了。

 

  那个被军方高层当成了人形兵器的阿加莎开始学会了隐藏自己的真实面目,很多时候,看着那个笑嘻嘻什么也不在意的阿加莎,罗伊似乎能听见那孩子心中悲哀的咆哮与怒吼...

  十九岁时,阿加莎官升两级,成为了一名上校,调任到中央,相比于忙忙碌碌的罗伊,阿加莎倒是变成了闲人一个,闲暇之余,阿加莎总会去地下赌场大杀四方,抑或是喝喝花酒。性子开始变得放荡不羁,夜深之时,游荡于各种灯红酒绿的场所,昔日战场上那个看起来麻木不仁,凶残无比的“血色的阿加莎”被隐藏在了玩世不恭的笑容之下,每每工作空闲之余,罗伊一想到她,便会为那孩子感到心疼,但他又好像什么都做不了。

 

  那个被军方高层当成了人形兵器的阿加莎开始学会了隐藏自己的真实面目,很多时候,看着那个笑嘻嘻什么也不在意的阿加莎,罗伊似乎能听见那孩子心中悲哀的咆哮与怒吼,但似乎又什么也没有。

 

 

  地下赌场里,阿加莎一脸淡定,哗哗的洗着手中的牌,面前的筹码早已堆得老高。

  “砰——”巨大的爆炸声开始不时响起。阿加莎皱眉,“珂赛特,外面怎么回事?”站在旁边的副官珂赛特·泽维尔推推眼镜,答道:“军部的人在追捕冰结之炼金术师艾萨克。”

  阿加莎被这不时的爆炸声扰的心烦,把手中的牌一撂,“不玩了,干活去了。”今日的庄家倒是松了一口气,这位军爷再玩下去的话,他这小本生意就不保了。

 

 

  突如其来的一道命令让他没能去成里奥尔镇,这让爱德华十分火大,连带对面前的男人下手也狠上了几分,但对方毕竟曾经是国家炼金术师,身手自然不差。

  可这个时候,一道黑影突然掠过,几十支矛被瞬间炼成,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向艾萨克刺过去,身材高大的艾萨克用一个狼狈的姿势堪堪躲过。

 

  “谁!”爱德华警惕起来。阿尔冯斯四下环顾着,没看到人。

  “真是的,艾萨克大叔,大晚上的搞什么事啊,本来可以再赢几次的。”少女慵懒的嗓音响起。一双红眸衬得整个人妖艳万分。

  “你是谁?”爱德华打量着这个身着军服的少女,看肩章,她是一名上校么?

  “罪之炼金术师,你不过是布拉德雷的一条狗罢了。”艾萨克冷嘲道。但阿加莎也毫不示弱,“大叔,别让我动手,你也是参加过战争的国家炼金术师,应该知道我这条狗咬起人来会造成什么后果吧。”阿加莎嗤笑。

 

  左手抬起,猩红色的炼成阵凌空出现,巨大的爆炸冲击将几人轰出了这条小巷。

  “喂,你是想把我们也一起弄死吗?”爱德华和阿尔冯斯狼狈的逃了出来,爱德华没想到阿加莎会来这么一下子,个子娇小的金发少年用一双亮的吓人的金瞳瞪着阿加莎。

 

  阿加莎这才看见两人,对上爱德华那双漂亮的眼瞳时,阿加莎忽然觉得眼前一亮。

  嘿,这一次可真是意外的发现呢,不过现在先把活干好就是了。

 

  “地方太小,现在开阔多了。”阿加莎笑嘻嘻的。她不紧不慢的拿出那双特制的打火布手套戴上,一个响指,炽热的火焰席卷而来,在大多数情况下,阿加莎并不会动用红莲之石的力量,而是使用和罗伊学到的炼金术来动手。艾萨克无法近身,爱德华也正是趁这个时候与其战斗起来。

 

 

  艾萨克被解决了,不过,他留下的那十几个炼成阵变成了麻烦,罗伊他们需要一个个清除。

  “这个混蛋大叔,自己找死就算了,还毁了我的这件军服,真是的,这难道不需要钱来买吗……”阿加莎骂骂咧咧,走向罗伊这边。

  “阿加莎,你来的正好,艾萨克留下的炼成阵你来感知一下在哪里。你来清除。”罗伊招呼道。

  阿加莎蹲下身,双手合十,闭上双眼,双手拍在地上,巨大的六角红色炼成阵在地面上出现,延伸出六条线,六条线再延伸出支线,半晌,十几声轰鸣声响起,炼成阵被摧毁了。爱德华有些惊讶,从刚才的单手炼成再到现在的远程炼成,这个女上校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厉害。

 

  罗伊的办公室内。

  阿加莎随手开了路上买的一瓶啤酒喝了起来,爱德华用一种死鱼眼的神情看着面前的女上校,好豪放的女人,艾尔利克兄弟如是想到。

  “你今天怎么有时间来干活了?这个时间你不是在赌场吗?”罗伊不客气的吐槽起自家姑娘。“你们搞出的动静太大,牌都打不下去了。不得不说,爸爸你还真是劳碌命。”阿加莎翻了个白眼。

  爱德华表示他是不是听错了,那个女上校叫罗伊什么?爸爸?我的天啊,那个女人看上去个头比罗伊高,两人年纪看起来完全差不多。

  “初次见面,我是阿加莎·马斯坦,现年十九岁,是一名国家炼金术师,喏,那边那位上校是我爸爸。”阿加莎笑着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阿尔冯斯·艾尔利克,这是我哥哥爱德华·艾尔利克。”高大的银色盔甲人有礼貌的自我介绍道。

 

  阿尔冯斯仔细打量着阿加莎和罗伊两人,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你是想说我们两个看起来年龄差不像父女?”阿加莎瞟了一眼巨大的银色盔甲人。“没什么好奇怪的,爸爸他是天生的娃娃脸,童颜男神。”阿加莎毒舌起来毫不留情。

 

  爱德华听完这话之后,“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见惯了各种帅哥的阿加莎突然被这个笑容闪了一下,妖艳的脸上露出一个莫名的微笑。的确是个不赖的小男孩。

  与阿加莎相处了多年的罗伊清楚这个笑容的含义,他只能把一个同情的眼神送给这个可怜的孩子,只能感叹阿加莎又要开始泡男人了,虽然面前这个称不上男人,顶多是男孩,但自家闺女的丧心病狂他是见证过的,从十四岁开始交男朋友,周旋于各种男人之中,换男人的速度比自己换女朋友的速度还快。

 

 

  在解决掉这件事情之后,爱德华他们还要继续旅行,去里奥尔镇。

 

  “你和我们一起去里奥尔镇?”爱德华惊讶道。

  “反正我在中央是闲人一个,不如出去旅旅行长见识。”阿加莎摆手道,她当然清楚自己的行为很有牛皮糖的意味,但脸皮厚的阿加莎倒是一点不在意,阿尔冯斯倒是表示欢迎。不过一旁个子娇小的金发少年开始碎碎念起来。“是那个上校让你来跟着我们的吧。”爱德翻着死鱼眼。再怎么不高兴,也只得默许了阿加莎的跟随。

 

  阿加莎笑了笑,他真是可爱啊,“跟他没什么关系,只是我自己要来,一路上请多指教。”白色的长裙子在风中扬起一个优雅的弧度。妖冶美艳的笑容一时间让爱德华看得怔住了,纤细的纯白倩影也让车站内不少男人看呆了。

 

  十九岁的少女第一次遵从自己的意愿选择了远行。


Poseidon
这字。。。无力吐槽了。。。

这字。。。无力吐槽了。。。

这字。。。无力吐槽了。。。

cuki✍

色差杀我

设计杀我(←你这不叫设计这叫瞎涂)

色差杀我

设计杀我(←你这不叫设计这叫瞎涂)

Agatha

02/伊修瓦尔战场(二)

  在伊修瓦尔内战持续了近六年之后,金·布拉德雷已经没有耐心了,半月后,布拉德雷签署了3066号总统令,命令一批优秀的国家炼金术师不日投入伊修瓦尔战场,同时身处军营之中的阿加莎被命令可以使用炼金术进行屠杀,自此,伊修瓦尔歼灭战宣告开始。

 

 

  在扫荡完一片据点之后,阿加莎身旁的罗伊拦住了她。

  “好了,可以了,够了。”罗伊的声音听起来有种疲惫的痛苦,漆黑如夜的眸子里盈满了痛苦与麻木。阿加莎听话的停了下来,一双空洞的眼眸呆滞的看着罗伊,可那种可怕的乖巧却让罗伊更加顿感痛心。

 ...

  在伊修瓦尔内战持续了近六年之后,金·布拉德雷已经没有耐心了,半月后,布拉德雷签署了3066号总统令,命令一批优秀的国家炼金术师不日投入伊修瓦尔战场,同时身处军营之中的阿加莎被命令可以使用炼金术进行屠杀,自此,伊修瓦尔歼灭战宣告开始。

 

 

  在扫荡完一片据点之后,阿加莎身旁的罗伊拦住了她。

  “好了,可以了,够了。”罗伊的声音听起来有种疲惫的痛苦,漆黑如夜的眸子里盈满了痛苦与麻木。阿加莎听话的停了下来,一双空洞的眼眸呆滞的看着罗伊,可那种可怕的乖巧却让罗伊更加顿感痛心。

  真是地狱一样的景色,他们的双手已经沾上了血污,他们的清白早就消失了,这就是他们犯下的罪。

  罗伊·马斯坦每一次处理战后的事务时,都不敢相信是自己所创造的如此骇人的景象。

 

  黑发黑眼的娃娃脸男人蹲下身轻轻的抱住了阿加莎。

  “难过的话,哭出来吧。”嗓音里满是温和。只是阿加莎接下来的话让罗伊有些更加难过。

  “为什么要哭?我已经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了。”她说道。

  她这个年龄的孩子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可他们就是对的吗?是亚美斯多利斯人先挑起了战争,因为是他们先进行了这种惨无人道的大屠杀。

  每一次弹指落下,他心里的负罪感便会多一分,可是做得多了,他也就同阿加莎一样麻木不仁了。

  “爸爸……”阿加莎有时不知觉的会这么叫罗伊一声,只有此时稚嫩的面容上才能看出一丝属于孩童的情感来。休斯那家伙总是说“啊呀,罗伊,小姑娘这是真把你当成她爸爸了呢。”一张胡子拉碴的脸上挂着贼兮兮的笑容。也难怪,和阿加莎待在一起时间最长的就是罗伊了,再加上他与阿加莎之间的确有着名义上的父女情分。

 

  战争持续七年后,阿加莎十三岁,战争结束了。十二岁时阿加莎就在大总统的授意下,被罗伊·马斯坦收养,在伊修瓦尔歼灭战进行之前阿加莎才第一次见到罗伊,这期间阿加莎实际上见过佐鲁夫几面,意外的,对于这个生父,阿加莎并没有太多的感情,佐鲁夫没有认出她来,恐怕他连白文竹的样貌也早就忘记了吧。而对于罗伊,他才是第一个能让她体会到情感的人,白文竹与佐鲁夫没能给她的,罗伊都能给予她。

 

  那份真正的亲情她在罗伊的身上体验到了。

 

 

  战争结束后,罗伊晋升中校,被派遣到东方司令部任职,阿加莎自然一同前往,以少校一衔在司令部任职。

  在东方司令部,马斯坦父女很快成为了大家的话题,罗伊年轻,俊秀,单身,又是参加过战争的英雄,当然追求的妹子数不胜数,至于阿加莎因为年龄的关系,在战场上磨砺出来的凶名反而更胜一分,变成了一朵常人难以接近的“凶残霸王花”。

 

  自从战争结束后,阿加莎的身体状况便每况愈下,小姑娘能清楚的感觉到,心脏处的红莲之石虽一方面提供给她强大的力量,但也在一步步摧毁她的身体,红莲之石的强大力量是把双刃剑。

 

  当然,布拉德雷并不希望这把武器报废的太快,白文竹当初将阿加莎交给他的时候也给了他一块指甲大的银色金属,这块金属正好能抑制红莲之石的力量,阻止红莲之石对宿主身体的侵蚀。

  阿加莎十四岁时,顺理成章的通过了国家炼金术师考试,被授予罪之炼金术师的称号,而那块金属被熔进了给阿加莎的那块怀表上,布拉德雷告诉了她这块怀表的用处,其他国家炼金术师的怀表都是增幅器,只有阿加莎的是个例外,是用来抑制其力量的。

 

 

  办公室里。

  阿加莎看着罗伊与公文奋斗的样子不免觉得好笑,一向懒散的罗伊最怕的就是自家的副官莉莎·霍克艾中尉,每当罗伊想要偷懒的时候,一颗子弹就会擦脸而过,莉莎中尉毫不犹豫的用枪指着罗伊,美丽的脸上扬起一个冷淡却明显带有鬼畜意味的笑容。罗伊再怎么不想做工作,最后也只能哭丧着脸批阅着公文了。

 

  “噗!爸爸,我以后找一个妈妈的标准一定照着莉莎姐的样子来找,美丽强大,绝对管着住你的。”阿加莎忍不住嗤笑出声。

  罗伊只能瞪一眼一旁笑得直不起腰来的阿加莎,没办法,莉莎黑洞洞的枪口正指在他的脑袋上。

  多少次罗伊曾经哀嚎‘如果有一天他英年早逝,一定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因为工作过劳猝死’阿加莎都会在一旁配以三声大笑。

 

  年轻的金发女人就像是制住他的一道咒语,当年在老师家初次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罗伊忽然觉得自己唯一的‘皇后’只能是这个坚毅的女子,莉莎·霍克艾。

 

  “不如就让莉莎姐做我的妈妈吧,就再也不怕爸爸他花天酒地了。”阿加莎一脸坏笑。就会难得看到莉莎的脸上有一抹极浅的绯红色。罗伊有时候也会这么调笑莉莎,事实上,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焰之炼金术师与自家副官匪浅的关系。心有灵犀却不点破。

 

  就像航行在大海之中的轮船与它那唯一的灯塔一样,无可替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