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爱殇

1933浏览    127参与
NoSuchPerson

大概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正经写的读后感。

李承鄞真的是我意难平.

前段时间听到一首歌,《爱殇》。当时就觉得,这首歌很特别,有几句歌词戳心。从评论里知道这首歌刚好被《东宫》剧组买了版权做插曲,还知道了《东宫》的一些剧情。

“男主要江山不要美人”

这是我对《东宫》的第一印象。


时隔几个月,昨天我从旧歌单里重新听到这首歌,彼时我正百无聊赖,因为右手手腕腱鞘炎不能写字,只能用左手扒拉扒拉手机,就想起去看看《东宫》的原著。

并不是一篇很长的小说,平装大概百把页的样子,只分了四章,我花了两个小时,平均每章半个小时,这么看完了。

当我看到「终」的时候,我还有点懵。

其实不是没看懂,我大概是被悲伤打懵了。我从未见过这样的悲伤,因为结局完全没有回旋的余地。

刚...

李承鄞真的是我意难平.

前段时间听到一首歌,《爱殇》。当时就觉得,这首歌很特别,有几句歌词戳心。从评论里知道这首歌刚好被《东宫》剧组买了版权做插曲,还知道了《东宫》的一些剧情。

“男主要江山不要美人”

这是我对《东宫》的第一印象。


时隔几个月,昨天我从旧歌单里重新听到这首歌,彼时我正百无聊赖,因为右手手腕腱鞘炎不能写字,只能用左手扒拉扒拉手机,就想起去看看《东宫》的原著。

并不是一篇很长的小说,平装大概百把页的样子,只分了四章,我花了两个小时,平均每章半个小时,这么看完了。

当我看到「终」的时候,我还有点懵。

其实不是没看懂,我大概是被悲伤打懵了。我从未见过这样的悲伤,因为结局完全没有回旋的余地。

刚刚入文手圈的时候就曾看到过一种说法,

「意外是从来没有资格被算入悲剧之列的。真正的悲剧,应该是所有人都没有错,每一步都没有错,可事情还是变坏了。」

我今天算是理解了。


《东宫》的故事,我只截取了文案上来,具体描写因笔力不够不能呈现,此处不再赘述。


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心之忧矣,之子无裳。有狐绥绥,在彼淇厉。心之忧矣,之子无带。有狐绥绥,在彼淇侧。心之忧矣,之子无服。蜜炬红烛翠袖单,小楼听雨夜初寒。明朝酒醒繁花落,从此浮生作梦看。

她,本是西凉国的九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因为和亲踏上了中原之路。

他,乃是当今的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储君,因为政治联姻不得已迎娶了异域公主。他有自己的宠妃,赵良娣。她有自己的生活,偷溜出宫拦惊马、打恶少、追小偷、送迷路的小孩回家,兼且喝酒、逛窑子。

本来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然而东宫之中权位的争夺、无端的是非、暗藏的杀机,却将她一步一步卷入其中。

在一次死里逃生的大劫之后,她蓦然忆起了三年前的曾经:他与她在沙漠里相亲,他为她斩杀天亘山的白眼狼王,他和她在草原上举办了一个盛大的婚礼,然而,他亦给她带来了一场血流成河的灭族之灾……

忘川之水,在于忘情。当一切又重返记忆,她该如何抉择?忘川之水,在于忘情......忘川的神水让我忘了三年,可是,却没让我忘记一辈子。我要你替我捉一百只萤火虫。


小枫是真的很悲哀,李承鄞也是,顾剑也是,阿渡也是。这里提到的四个人,最后只剩下了李承鄞,他是太子,最终应当成为了皇上,亦成了孤家寡人。

可我就是喜欢李承鄞,他算是我心目中的殿堂级男主了,一人分饰两角,顾小五是他,李承鄞也是他。


顾小五是他的潜在人格,我只能这样想。说他少年老成没错,说他幼稚也没错,可是只有「虚假」的顾小五才能展现出「真实」的感情,恐怕是可笑又可怜。东宫的李承鄞被训练成了一个城府极深的太子,他不惜牺牲自己珍视之物来编织他需要的结果。不幸的是他牺牲了那么多,也牺牲了小枫。


李承鄞很适合当皇帝,他可以拥有的关系都不可能很坚固,君臣、夫妻、兄弟姐妹、父母。

猜疑、背叛、掩饰、设计、身不由己、相敬如宾。


《东宫》特别真实。

因为它不可能完全就猜透真正的结局,也不像烂大街的喜剧结局一样生硬且乌托邦。


「乌托邦之存在于幻想之中。」


谨以此致敬《东宫》。


顽石

「光是要普渡众生的。」
「我愿意做潜伏在黑暗里的影。」
——阿修罗

「光是要普渡众生的。」
「我愿意做潜伏在黑暗里的影。」
——阿修罗

°缺氧
若你不在身旁,能上苍穹又怎样。

若你不在身旁,能上苍穹又怎样。

若你不在身旁,能上苍穹又怎样。

穿汉服的沙雕.

铺一纸素笺
执笔写情思
待我平定边疆
许她余生如梦

征战数十年
执念皆为她
建功立业无数
诺言终成空想

那年长安 绝色少年 韶华倾负
那年长安 弱水三千 只取一瓢

叹流年 终情殇 误年华

铺一纸素笺
执笔写情思
待我平定边疆
许她余生如梦

征战数十年
执念皆为她
建功立业无数
诺言终成空想

那年长安 绝色少年 韶华倾负
那年长安 弱水三千 只取一瓢

叹流年 终情殇 误年华

稚水

披上红斗篷的小枫弹着《爱殇》和《小狐狸》。


光遇暴风眼的篝火堆加上背景里呼啸的狂风,略有西凉的感觉。


我算是不玩游戏的人,光遇真的很有魅力。

披上红斗篷的小枫弹着《爱殇》和《小狐狸》。


光遇暴风眼的篝火堆加上背景里呼啸的狂风,略有西凉的感觉。


我算是不玩游戏的人,光遇真的很有魅力。

是秃头苏鱼鱼

【4000fo福利·1】【翻唱】爱殇

·4000fo了爱乃们x


·于是我倾尽所有唱功唱了爱殇


·藏腔我唱不来于是我换了戏腔听着还挺带劲儿x


·小破宫肥来了,开虐新一轮吗旁友


·点击这里听苏鱼鱼鸡叫唱歌

·4000fo了爱乃们x


·于是我倾尽所有唱功唱了爱殇


·藏腔我唱不来于是我换了戏腔听着还挺带劲儿x


·小破宫肥来了,开虐新一轮吗旁友


·点击这里听苏鱼鱼鸡叫唱歌

LinR隐卫

「因为这个歌写的实在太奇葩了完全不考虑歌手的因素,前面极低后面极高;就算是男声低8度唱最高音也到了降B2,女声就完全不可能唱的出歌词只能啊啊啊啊」——Gong骏

#10月不咕#( •̀ ω •́ )y感谢风铃太太画的苍穹曲绘!

很老的古风歌_(:з)∠)_太难了 为什么我要挑这首调

喜欢的话可以来一键三连、参与互动哟 (^U^)ノ~YO

本曲音频版本:https://www.bilibili.com/audio/au1134815

————————

扒谱/调校/混音/PV:LinR-PN_隐卫 | 曲绘...

「因为这个歌写的实在太奇葩了完全不考虑歌手的因素,前面极低后面极高;就算是男声低8度唱最高音也到了降B2,女声就完全不可能唱的出歌词只能啊啊啊啊」——Gong骏

#10月不咕#( •̀ ω •́ )y感谢风铃太太画的苍穹曲绘!

很老的古风歌_(:з)∠)_太难了 为什么我要挑这首调

喜欢的话可以来一键三连、参与互动哟 (^U^)ノ~YO

本曲音频版本:https://www.bilibili.com/audio/au1134815

————————

扒谱/调校/混音/PV:LinR-PN_隐卫 | 曲绘:阿铃养鲸鱼

本家:

http://5sing.kugou.com/yc/1612062.html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3750180

原唱:小时姑娘 | 和声:Gong骏

作词:MK | 作曲:小幻

花馒头。
就没有姐妹让两位老师搞一下小时...

就没有姐妹让两位老师搞一下小时姑娘的《爱殇》吗?没本事的渣子在线求剪辑,没什么,就是想把自己虐死。

就没有姐妹让两位老师搞一下小时姑娘的《爱殇》吗?没本事的渣子在线求剪辑,没什么,就是想把自己虐死。

lql轩轩

【大宋少年志】【辛赵不宣衍生】若你不再是你,我该怎么办

做梦梦见的梗改编了一下,听着歌写着写着自己哭了也是醉了,实在是梦里太虐了,虽然细节我记不太清了。最后还是改了结局,希望我爱的辛赵不宣永远幸福快乐!


我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只是看着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一点点从眼前掠过,恍惚是有上千年了吧。那人说我执念太深,没办法投胎转世,只有了却执念才能去到我下个该去的地方。而我所谓的执念,不过一个元仲辛而已。那个嘴上说着要一直陪着我的人,在先我而去的终了最放心不下的仍然是我。他说—阿简,活下去,不要来找我,不然我不会认你!所以无论遇到什么我都咬牙撑下去,因为我怕以后找不到我的元仲辛。直到最后……...

【大宋少年志】【辛赵不宣衍生】若你不再是你,我该怎么办

做梦梦见的梗改编了一下,听着歌写着写着自己哭了也是醉了,实在是梦里太虐了,虽然细节我记不太清了。最后还是改了结局,希望我爱的辛赵不宣永远幸福快乐!


我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只是看着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一点点从眼前掠过,恍惚是有上千年了吧。那人说我执念太深,没办法投胎转世,只有了却执念才能去到我下个该去的地方。而我所谓的执念,不过一个元仲辛而已。那个嘴上说着要一直陪着我的人,在先我而去的终了最放心不下的仍然是我。他说—阿简,活下去,不要来找我,不然我不会认你!所以无论遇到什么我都咬牙撑下去,因为我怕以后找不到我的元仲辛。直到最后……

然而即便如此,我下去了之后依然没找到他。要见他的执念太深导致我无法转世。那人说,他会暂时给我一个新的身份活下去,不人不灵,直到我了却执念然后转世。

就这样,我等了上千年,找了上千年都没找到元仲辛。都说时间会冲刷一切,而我每晚梦境里的过往却一遍遍地给自己的记忆拓上一道道新痕。

元仲辛,你到底在哪儿?————————赵简自述


—阿简!

熟悉的恍如一直在耳边叽叽喳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让赵简瞬间愣住,往日“阿简,今儿王宽又偷偷带小景出去约会去了,咱要不去瞧个热闹?”“阿简,阿简,说好了事成之后要成亲的,你到底什么时候答应嫁给我?”“阿简!阿简!”……

赵简小心翼翼地转过身,面前那熟悉的一眉一眼不是元仲辛又是谁?那人嘴角微微上扬,手里手忙脚乱的拎着一大袋零食,忙不迭地向她走来,一如往日。只不过,这一世的他似乎多了丝少年气,少了些痞气。

—元…

—阿简,你等等我!

刹那间,元仲辛从赵简一旁擦身而过,毫无停顿。

赵简欲勾起的嘴角僵在脸上。

“阿简,你怎么不等我?”身后传来熟悉的抱怨声。

赵简转回身子,看到元仲辛追上了一个清秀的小姑娘,一边笑嘻嘻的在她身旁转着,一边殷勤地递上手上的饮料。

是啊,他已经不认识她了!他转世了,喜欢上了别的姑娘,只是刚巧,那个姑娘也叫阿简!原来,真的只剩下她一个人记得了……

赵简嘴角勾起一抹复杂的弧度,刚好遇上眼角滑落的泪珠。


“这是我娘留给我的,让我给未来的媳妇儿。”

“所以,你这算是求亲了?”

“赵简,我想一直陪着你……”

“镯子我收下了!”

“等事成之后,我们就成亲!”

这是他们的约定,然而镜头一转,元仲辛满身是血地躺在赵简怀里“阿简,我们说好要成亲的…”

赵简缓缓地睁开眼,满脸泪痕。

—我们说好要成亲的,对不起!

他们本来快要成亲了,结果那一次,元仲辛惹她生气,在她身边转着讨好了好久才让她消气。后来他们又遇上任务,亲事便耽搁了下来。然后,就再也没有然后了…她不该赌气的,不该奢侈地以为他们还有好多以后的…

赵简埋脸在自己怀里,下意识地摸着手上的镯子,眼泪无声无息地落下。


忽然,空气中传来波动,却没有声音。好一会儿,

—今天,我终于遇见他了。

赵简缩在沙发上,屋里漆黑一片。

—所以,你的心愿了了吗?

那人的声音。

—我想再看看他,看看他在这里过得好不好。

赵简埋着头低语。

空气中传来叹气的声音

—虽然我不能透露细节,但我告诉过你这一世他会和喜欢的人白头偕老,过得很幸福。只除了…

声音停了下来。

—只除了那个让他幸福的人不是我是吗?

赵简接话。

那人没有回答。

—其实,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

赵简突然低低笑了一声,却透着些许苦涩

—我们那个时代元仲辛过得太苦了,我也没有陪他很久的时间,他一个人孤独得太久了。像现在这样能生活在和平年代,出生在幸福的家庭,能遇到可以白头偕老的爱人,真的很好!

—既然你都知道,那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不是放不下,只是现在在这世上还记得元仲辛这个人的人只有我了,我想让他再多停留会儿。因为,等到我也转世了,这世上就再也没人记得他了。到那时,这世上再无元仲辛与赵简!

又是一声叹息

—那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吧?

—我知道。不要试图强加或者唤醒他过去的记忆,不能改变他这一世的人生轨迹,否则他之后的每一世都会痛苦不堪。

—你记得就好!

赵简笑而不语,有关于他的事她从来记得最清楚。

—想清楚了就来找我吧!

之后便没了那人的声音,屋内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清。

……


这里就是元仲辛这一世的校园吗?赵简走在绿荫青葱的小道,看着匆匆而过的学生,头顶的绿荫遮不住细碎的阳光,耳边的声音嘈杂却让人觉得真实。

好怀念在秘阁校园的日子,吵闹而温馨,而不是像现在只有她一个人。

赵简低头撇了撇嘴,抬头却被人撞了一下,手上的书落了一地。

—对不起对不起!

来人慌张地蹲下身子捡起地上的书递给她

—没撞疼你吧?

赵简看到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元仲辛愣了愣。她今天只是想来看看元仲辛这一世生活过的地方而已,没想到会碰上他。

—喂?美女?

元仲辛挥了挥手唤回了赵简的意识。

—哦,没事!

赵简接过元仲辛手上的书摇了摇头。

看到赵简低头专注地摆弄着自己手上的书,元仲辛尴尬的笑了笑

—那个我刚跑太急了,弄脏你的书不好意思了。

—没关系!

赵简对着元仲辛笑了笑。

—你是有急事吗?

—哦对,我差点忘了!那你没事的话我就先走啦?

元仲辛指了指远处,不放心地确认着。

—嗯!

赵简不在意地点了点头,直到元仲辛的身影走远了之后才敢光明正大的盯着他的背影。

呵,问她为什么不趁机跟他多说说话?如果她说她不敢,你会不会觉得好笑,这世上还有她赵简不敢做的事?可是,她就是不敢,她怕跟他处得越久越容易把对元仲辛的感情转移到他身上,也就越容易失控去唤回他过往的记忆,改变他人生的轨迹。

在他的世界里,没有赵简!

所以,就这样吧!像这样偶尔能看到他就已经很好了。

之后,赵简又看到过元仲辛好几次,也见过他身边的那个女孩,看起来又温柔又漂亮的。只不过她从来没有主动上前打过招呼,就好像他们两个从未相识。


这一日,因为前一晚又梦到元仲辛战死在她身边的画面,赵简心情有些低落,独自在校园里的秋千上发呆。这些日子她经常到校园里来走走,因为这里是离元仲辛最近的地方。

忽然身旁有影子慢慢挪近,然后旁边的秋千有了动静。

赵简不在意地便头看了眼,又被突然出现的元仲辛吓了一跳,这还是她第一次在这里碰到他。

不过他似乎有心事,根本没注意到她。

赵简本想若无其事地走开,却又忽然有些舍不得,今天的她格外地想他。反正他也没注意到她,那她就在一边安安静静地陪着,不打扰到他就好。

赵简偷偷地用余光打量着元仲辛的面容,一眉一眼细细描绘,好像过了那么久他一点都没怎么变。不,应该说还是有些改变的,起码现在的他眉眼之间不再有之前的苦痛之色。看得出来现在的他应该过得很幸福吧……

放不下的人只有她啊!赵简自嘲地笑了笑,没发现旁边的人已经注意到了她的存在,也许是因为她太过炽热的眼神而不自知。

—你?

元仲辛打量了她一眼觉得有些熟悉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直到他的视线落到赵简手上的书上。

—是你啊!

元仲辛恍然大悟,

—好巧!上次不小心撞到了你,挺不好意思的。你还记得我吗?

怎么可能不记得?赵简勾了勾唇

—记得!不过我说过没关系了,你不用这么在意的。

—哈,那不是难得那么莽撞嘛。不过,我记得你上次拿的也是这种书,你对这种轮回的书感兴趣?

—哦,无聊!

赵简轻轻地合上了没动过一页的书。

许是因为见了两面印象还行的缘故,元仲辛自来熟地聊了起来

—你信前世今生这种东西?

—你不信吗?

—不信!

元仲辛摇了摇头

—我看好多人说什么生生世世,缘续来生的话都觉得是个笑话。

—怎么说?

—怎么说呢,

元仲辛蹬了蹬腿,晃起了秋千

—我觉得每个人每一世都有自己不同的位置,每一世的自己都是独立而互不干涉的。这一世的我不记得上一世的我,更不会记得上一世的你,就算记得我们也不再是曾经的我们了,又何谈再续前缘这种空话?还不如好好地珍惜当下的缘分来得实在!哎,你怎么哭了?

元仲辛说到一半看到赵简泪眼朦胧的样子吓了一跳,赶紧停了下来。

—没什么,眼睛进沙子了!

说着赵简偏过头揉了揉眼角,好一会儿才转过来,只是眼眶那红彤彤的一圈怎么也掩盖不住。

许是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了话,元仲辛没再说下去,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那个,你没事吧?

—没事啊!

赵简勉强勾了勾唇,不想让他看出自己的难过,连忙转移话题

—对了,我看你刚开始来这儿的时候好像有心事的样子,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哦,那个啊!

元仲辛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叹了口气

—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好像惹阿简生气了,她都好几天没理我了。

听到阿简这个称呼的时候赵简还是反射性地以为元仲辛在喊自己,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不是她

—是吗?你做了什么?

赵简声音低低地问着。

—我也不太清楚啊。

元仲辛挠了挠头

—可能是我不小心把颜料涂在了她的娃娃身上?可我也不是故意的啊!还是因为我拿玩具枪吓了她一下?可那不是闹着玩呢嘛!

元仲辛显得很苦恼,赵简却不由自主笑了出来。

是了,是他!

那个家伙明明知道事后肯定会被她揍,还总是爱逗她。不是今儿个作死拿把弩吓吓她,就是明儿个欠揍地动她的丫丫君,外加有时候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直直地要往她枪口上撞,总是气得她牙痒痒,非要好好收拾一顿才行。

—你笑什么?

元仲辛有些委屈,这难道是在取笑他?

—哦,没事,只是想到了一个熟人而已。

赵简摇了摇头,微微敛了敛嘴角的笑意

—反正啊,女生的心思猜不透!

元仲辛无奈地摇了摇头。

—或许你可以让她打你一顿出出气?

赵简沉浸在过往的回忆里脱口而出。

—阿简她不会打人。

元仲辛脱口而出的瞬间,赵简嘴角的笑意瞬间僵硬,整个人也瞬间从回忆里被拉扯出来。是了,他现在喜欢的是不会打人的阿简,不是她!

—是嘛?

赵简低着头低喃,手上又是无意识地摸着镯子。元仲辛并没有关注到赵简的反常。

—哎,算了!反正主动认错准没错。

元仲辛自顾自地点头,好一会儿才发现赵简并没有回应,似乎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你这镯子?

赵简顿了顿,心跳忽地漏了半拍,瞬间抬头盯着元仲辛。

—很好看!不过,现在好像很少有女孩子喜欢戴玉镯子了。

元仲辛有些好奇地看着赵简手上的镯子。

赵简松了口气,不知是庆幸还是失落。

—我喜欢的人送的。

赵简微微勾着唇,看着元仲辛,却又仿佛没在看他。那眼神让元仲辛感觉到一丝古怪,却又说不上来是什么。

—哦!不过不送金银首饰却送玉镯也是很独特了。难不成是个老古董?

说完似乎意识到不礼貌,元仲辛立马改口

—不好意思,我没说他坏话的意思。

赵简就这么直直地盯着他似笑非笑,自己说自己老古董可还行?不过,他要是还在的话也的确算是老古董了。

—哈哈,口误口误!不过,我怎么没见他跟你一起过?

元仲辛随口一问转移着话题,却不想正好戳中赵简的痛点。

—我把他 ,弄丢了!

看到赵简低落的神情,元仲辛终于意识到自己问了个什么样的蠢问题。

—那什么,对不起啊!你当我什么都没问好吗?

元仲辛又歉疚又着急。

—噗!

看到元仲辛慌乱的样子,赵简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想什么呢?我们只是暂时分开了而已。而且,我现在已经找到他了。

—哦,是这样啊!

元仲辛松了口气,尴尬地笑了笑,话说他还真以为那人已经不在了呢!

—那你那副表情是想吓死谁啊?

元仲辛抱怨着。

—没有啊!

赵简耸了耸肩,

—只不过他现在已经不记得我了,而且也已经喜欢上别的姑娘了。

—啊?

元仲辛忽然感觉一个头两个大,安慰人这种事他是真的不太擅长啊!

—不过,这样很好!起码他现在终于可以平平安安地幸福地过一生了。

虽然这种幸福她参与不了。想象着元仲辛将来那幸福的画面,赵简心酸着却又祝福着,嘴角的笑和着眼角的泪,看得元仲辛皱起了眉头。

他为什么觉得难受?果然是心太软了吧!看不得女生在他面前流眼泪。

元仲辛摸了摸口袋,没想到还真摸到了一包纸巾,

—给!

—谢谢!

赵简接过纸巾而后站了起来。

—所以,你一定要幸福啊!

—啊?

元仲辛怔愣了一下,不明白话题怎么突然跳到了自己身上。

—你幸福了我才能安心!所以,回去记得好好哄女朋友啊!

—哦!

元仲辛愣愣地点了点头。

—那么,再见了!

赵简缓缓地挥了挥手,这会儿她是真的放下了。所以,她真的该走了。他们,应该不会再见了!

—哦,下次见。

元仲辛本来还想再问些什么,聊到现在他们竟然连彼此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呢!不过想着也许下次还会再遇见,他也就没有挽留了。

赵简嘴角扬得高高的,却在转身的瞬间泪如雨下。再见了,元仲辛!

有些奇怪的女孩!元仲辛看着赵简远去的背影恍惚地想着。

……


—想清楚了?

—嗯!

—明天的这个时候来找我吧。记住,你只有这一次机会了,千万不要错过了!

—我知道!

空气中的波动消失,一切如常。

赵简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好像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他这一世叫什么呢!不过,不重要了。明天之后,这世上就再也没有元仲辛和赵简了。他现在很幸福!而她呢?应该也会吧?

心脏微微抽疼,自从她以这具身体重新活着开始,她夜夜做梦,以恶梦居多,内容只围绕着一个人,元仲辛。

他死了,她疼!找不到他,她疼!他忘了她,她疼!这漫无止尽的疼痛折磨了她上千年,她一个人已经撑不下去了。

元仲辛,对不起!没有你,我真的撑不下去了。

赵简缓缓地闭上了眼,泪打湿了枕巾。

这一夜,赵简奇迹般的没有做任何梦……


真的要离开了!站在校园门口的赵简望着对面青葱的一片并没有进去,只在心里默默告着别。良久,赵简踏上了离别的路,却在一个转角碰上了本以为再也不会遇见的人。

他怎么在这儿?也罢!想着或许可以临走前再见一面,赵简也就没怎么在意。

—元仲辛!

因为不知道他这一世的名字,所以赵简仍然这么叫他,想当然的他并没有什么反应。

突然,元仲辛动了,似乎想过马路,但是,那是红灯啊!他在想什么?

—元仲辛!!

一瞬间失神的元仲辛刹那间回过神来,耳边直冲进来的是刺耳的鸣笛与那一声焦急又尖锐的呼喊“元仲辛”。直到他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了的时候,他人已经被推倒在地上,地面的粗糙磨得他生疼,却不敌此刻面前的画面扎得他血疼。

一身是血的女子倒在他面前,映得他双眼通红,眼前恍惚出现了熟悉的一幕。满身是血的他躺在满眼是泪的女子怀中,而那女子,是她……

—赵简!!


手术室外

元仲辛满是血的双手微微颤抖着,整个人失魂落魄。

空气中传来微微波动。

—你来啦?

那人一声叹息

—你竟然想起来了?

—是啊,我也觉得神奇。可为什么偏偏是这种时候?

—哎,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阿简她,为什么没有转世?

—因为她的执念太深了,因为她放不下你。

—果然是因为我!这些年她过得好吗?

说完元仲辛嗤笑了一声,其实不用问他也知道他的阿简一定过得很不好,一个人守着他们俩的回忆孤独地度过了上千年,日复一日的等待与日复一日的失望,该是多么难熬…

—原本,我这一世的生命就该结束在这场车祸中吧?

那人顿了顿

—是!这点上我骗了她。我只是希望她能早日放下早日转世,毕竟这上千年来她确实过得太苦了。原本顺利的话她今天的这个时候就该转世成功了的,只可惜…

—只可惜,又是为了我…

元仲辛望着紧闭的手术室门口,自嘲地扯了扯嘴角

—也许,是老天爷都觉得我就该一直陪着阿简的吧!

—你想做什么?

—呵,没什么,既然阿简已经无法转世,那么我陪她!

—你疯了?

那人惊呼

—虽然这一世你的结局并不怎么美满,但你后面的每一世都是幸福到老的,虽然并不是和她一起。这一点我是真没有骗你!

—那又怎么样?

元仲辛嗤笑一声

—原本当初的那个时候我就没打算转世的,要不是你告诉我那会影响阿简之后的命数……然而,即便我乖乖转世了,带给阿简的仍然是痛苦,甚至是上千年的痛苦。既然如此,我何必转世。也许,作为不是元仲辛的我会很向往那样的美好,可惜,那里面没有阿简,她没有那样的机会了。那么,我便陪她一起吧!

—那这一世你喜欢的人呢?

元仲辛愣了愣,从刚刚开始他就没想到过她,然而出事前的一刻他还在与她吵架。不一会儿,他便释然了

—呵,你忘了?按照我这一世的人生轨迹,我此刻的生命已经结束了。这也就意味着这一世作为张成辛的我与她周简的缘分已经结束,而她原本的结局里本就没有我的存在。所以,我会祝福她的。

元仲辛闭了闭眼,深吸口气

—至于我,现在只是元仲辛。事实证明,作为元仲辛,他这一辈子只会爱上一个姑娘,那就是阿简,再无其他人!

说着元仲辛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似是失而复得的喜悦。

那人又是一声叹息

—这事我做不了主,希望将来你不会后悔…

然后空气中再无声音传来。


—阿简,我回来了!

—求你,别丢下我一个人好不好?

—我等你出来!

元仲辛闭着眼默默祈祷。忽然耳边传来穿越千年却依然熟悉得恍如昨日的呼唤

—元仲辛!

元仲辛瞬间睁开双眼。

手术室的灯灭了……


三个月后  公园的小道

—哎,我说咱能把这轮椅撤了吗?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残废了呢!

—不行!

赵简瘪了瘪嘴,霸道!

—我真没事了,不信你放我下来我给你舞一套?

额,我武功底子应该还在吧?赵简不确定的想着。

—呵呵

元仲辛冷笑一声

—要不要我再给你配把剑啊?

真不可爱!赵简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不过她有招能治他,百试百灵。

—哎,我都在医院里待了三个月了,早好得差不多了。可是你啥事都不让我做,天天让我坐轮椅,再这样下去,我真的要闷出病来了。

幽怨的语气配上低落的神情还真像那么回事。元仲辛顿时心软了

—那,你想做什么啊?

赵简一下子来了精神

—我们去旅游吧!之前那个时代我们总是有任务,再加上交通不便根本没办法,现在可比那时方便多了。

—好~

—不好不好,在这之前我们还是先去游乐园玩玩吧!

—游乐园?

元仲辛没跟上某人跳脱的思维。

—我就是好奇嘛,不用轻功就可以到那么高的地方看风景多神奇?之前因为一心要找你,我一直没关注过外界的变化,现在有机会干嘛不去看看?

赵简说得津津乐道,元仲辛却是内心一酸,这话里一下子道出了多少不为人知的艰辛。瞬间,元仲辛眼眶通红

—好,什么都听你的!

—嘿嘿!那就这么说定了。嗯,旅游的第一站我们就定在开封吧,我想秘阁了。

—那里现在不叫开封了,而且

元仲辛顿了顿,

—秘阁也早就不在了。所以,你应该是看不到了。

—没事,全当故地重游吧!

赵简不在意地挥了挥手,心里还是有点点失落。曾经的小伙伴们都不在了,现在连他们的家也不在了。

—对了,我前几天在电视上看到衙内他们了,他们现在好像是演员了,看上去还挺风光的。我们找时间去看看他们吧?

—那已经不是原来的他们了,他们也不会记得我们的。

元仲辛叹息。

—我知道!我也没指望他们会记得我们,可我还是想去看看他们。就当是去看看明星好了~

—你羡慕?

—唔

赵简摸了摸下巴

—我琢磨着我们俩也许也可以去搞个演员当当,应该还蛮好玩的!

—噗!

元仲辛忍俊不禁,为她这天马行空的想象。

……

—元仲辛!

—嗯?

—你有没有后悔过?

—什么?

—放弃转世,选择留下来陪我。原本你以后会很幸福的,现在却要陪我走向一个没有未来的未来。

—傻瓜,我现在就很幸福啊!

元仲辛勾了勾赵简的鼻子

—难道我没有跟你说过吗?元仲辛这一辈子最幸运与最幸福的事就是遇见了赵简。

赵简两颊微红,娇嗔

—肉麻!

—喂!是谁要问我的?

—我也没让你说这个啊!

—怎么,害羞了?

—闭嘴!

—嘿嘿,明明就是…啊~疼疼疼!放手放手!

元仲辛得意到一半就被某人掐了手臂

—我错了,我错了!

赵简这才满意的放了手,还顺带活动了一下手骨。

—好久没有好好活动一下了,手都生了!

—明明是恼羞成怒!真是越来越暴力了。

元仲辛委屈地摸着受伤的手臂嘀咕。

—你说什么?

赵简伸展着五指跃跃欲试

—嘿嘿,没有!我说阿简你越来越有活力了。

元仲辛瞬间狗腿,看得赵简一阵好笑。

—快点回家了,我饿了!

—好嘞!

说着元仲辛转了个方向,朝着他们的新家而去。

虽然不知道他们俩的未来会怎么样,但是他们俩会一直互相陪伴的走下去,这样,就已经很幸福了……




































洛水赋&

魔道祖师同人:南巷故人不知归(短番外接上)

        “下雪了...”高山上挽尘抬头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纤白的手指接住一片,顷刻便化了,“好冷啊...”颤抖着将双手缩回袖中,却忘了,那个会握着她的手,为她撑伞,让她想共度一生的人早就不见了。

       
        “可不可以,再为你跳一次舞...”挽尘从高处望着不曾改变熟悉的义城轻轻呢喃,脱下披风,褪去鞋袜,赤裸的脚踩...

魔道祖师同人:南巷故人不知归(短番外接上)

        “下雪了...”高山上挽尘抬头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纤白的手指接住一片,顷刻便化了,“好冷啊...”颤抖着将双手缩回袖中,却忘了,那个会握着她的手,为她撑伞,让她想共度一生的人早就不见了。

       
        “可不可以,再为你跳一次舞...”挽尘从高处望着不曾改变熟悉的义城轻轻呢喃,脱下披风,褪去鞋袜,赤裸的脚踩上冰冷的雪地,她似无所查,一身白衣融入天地,唯有脚上银铃不停作响,翻飞的衣摆像天山上的雪莲慢慢绽放,眼前的长发迷了眼睛,雪地上浅浅的痕迹像画布上的烟灰色淡淡染开...

     
         “姐姐...”阿菁不知何时站在了她身后,她似是没有听到,只是静静地回过身敛眸浅笑,一如他从前在时的模样,许久,她停了下来,一把伞撑过她的头顶,“老师,跟忘机...回家吧...”,挽尘抬起头看着眼前戴着卷云抹额的少年,眼中一片黯然,“晓道长自毁神识,回不来了...我带你走...”,心中最后的光湮灭,她的右眼滑下一滴鲜红如血的泪,坠地成花“好...”她的声音是那么平静,如一潭死水,难再起波澜...

      
        她的脚早就已经在雪地上磨出了血,蓝湛一只手环过她的肩,另一只手环过腿弯将她抱起,她也只是静静地,似是极倦的闭上了眼睛,靠在他的肩头,再也不愿睁开。

        “挽尘,我带你看小兔子去好不好?”魏无羡蹲在她身前笑得温柔,自她回来后,蓝湛除了必要之事几乎时时刻刻都陪在她身边,魏无羡也是天天都来找她,“好...”挽尘点点头牵出一抹淡笑,与从前一般无二,她骗过了所有人,却骗不了自己,她的心已经没有温度了...

         兔子柔软的短毛在手下透出温暖,挽尘却一点也感受不到,“挽尘!”魏无羡忽然叫道,挽尘转头看见一个黑影迅速靠近,她下意识伸出了手,下一刻便被扑倒了草地上,“阿羡...”挽尘看向伏在她身上的魏无羡,“我们成亲吧...”...

  
         三月后,夜晚,云深不知处十里红妆,灯火通明,红烛摇曳,挽尘静坐在轿中,头上的珠翠摇动着发出阵阵脆响,只是短短几里路,她却觉得像过了一辈子那么长,下轿时,一只温暖熟悉的手扶住了她,“阿羡?...”,“.....”他没有说话。

        “一拜...”弯腰,举杯,跨进新房,挽尘都只是平静的,她坐在床榻上,渐渐地门开了,她闭上眼,感受到来人轻轻地挑开了她的红盖头,“....”睁开眼,烛光照进了她的眼,点亮了里面的万前星光,“...星...尘”,“久等了...挽儿”一如从前的白衣,任是从前的笑容。

 
        站起身,拥紧他“不久,我等到了...”,“傻挽儿...”晓星尘抱紧了她。死了的心能否再跳动呢,可以,只要,你回来了。

   
         “不后悔吗...”蓝湛看着站在树后的魏无羡,“只要她高兴就好,你不也一样吗,不后悔”魏无羡笑得戏谑,“她好便好...”

心动记事

东宫小说和电视剧看完哭死
女鹅和李老五演的好好
坑底躺平
爱殇虐文神曲
想买实体书了嘤嘤嘤
意难平啊呜呜呜
继初中看完《最好的我们》小说以后再一次燃起对异性恋的蜜汁热情

东宫小说和电视剧看完哭死
女鹅和李老五演的好好
坑底躺平
爱殇虐文神曲
想买实体书了嘤嘤嘤
意难平啊呜呜呜
继初中看完《最好的我们》小说以后再一次燃起对异性恋的蜜汁热情

默

安利匪我思存所著的《东宫》,一部倒叙形式的虐心爱情小说(女主性格前期小白,不喜勿看)

有狐绥绥,在彼淇梁。
心之忧矣,之子无裳。
有狐绥绥,在彼淇厉。
心之忧矣,之子无带。
有狐绥绥,在彼淇侧。
心之忧矣,之子无服。

安利匪我思存所著的《东宫》,一部倒叙形式的虐心爱情小说(女主性格前期小白,不喜勿看)

有狐绥绥,在彼淇梁。
心之忧矣,之子无裳。
有狐绥绥,在彼淇厉。
心之忧矣,之子无带。
有狐绥绥,在彼淇侧。
心之忧矣,之子无服。

南弦月儿

暮色起看天边斜阳,恍惚想起你的脸庞

毕竟回想,难免徒增感伤,轻声叹 我们那些好时光

夜未央繁星落眼眶,拾一段柔软的光芒

清风过,曳烛光,独舞无人欣赏,留花瓣随风飘荡

我要将过往都储藏,编一段美丽的梦想,也许幻象,到最后会更伤

假欢畅,又何妨,无人共享,你曾经是我的边疆

抵抗我所有的悲伤

西风残,故人往,如今被爱流放,困在了眼泪中央

啊…… 啊…… 啊……

暮色起看天边斜阳,恍惚想起你的脸庞

毕竟回想,难免徒增感伤,轻声叹 我们那些好时光

夜未央繁星落眼眶,拾一段柔软的光芒

清风过,曳烛光,独舞无人欣赏,留花瓣随风飘荡

我要将过往都储藏,编一段美丽的梦想,也许幻象,到最后会更伤

假欢畅,又何妨,无人共享,你曾经是我的边疆

抵抗我所有的悲伤

西风残,故人往,如今被爱流放,困在了眼泪中央

啊…… 啊…… 啊……

如果与理空

啥也别说了,脑内虐文已经成型( ; _ ; )/~~~

啥也别说了,脑内虐文已经成型( ; _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