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爱的魔法

267浏览    38参与
75度巧克力

Love Magic

「這兩天什麼都沒寫就在剪這個
如果看了的人會有戀愛的感覺,
那我就成功啦」
(明明還沒剪完

Love Magic

「這兩天什麼都沒寫就在剪這個
如果看了的人會有戀愛的感覺,
那我就成功啦」
(明明還沒剪完

长生果果子

爱的魔法1.5

她们只关注我的衣裳是云锦还是蜀锦,一套首饰含了多少金,我的药膳里加了几两人参。

没有人问我想不想家,问我一个人害不害怕,没有人。


他说,这个妹妹我见过的。

我也觉得见过他,不然何至于眼熟至此。

那个时候,我总会从他的眼睛里看到我自己。

我的心意,他知道。

他的心意,我知道。

人世间并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能修成正果,有时候为一个人流尽一生的眼泪,是因为很久以前受过他的恩惠。


直到沧海变成桑田,我看到一句话。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俗语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当我流完泪,自然是往去处去。

我执着的东西,只是别人眼中的一场红尘旧梦。

是的了,这一切...

她们只关注我的衣裳是云锦还是蜀锦,一套首饰含了多少金,我的药膳里加了几两人参。

没有人问我想不想家,问我一个人害不害怕,没有人。



他说,这个妹妹我见过的。

我也觉得见过他,不然何至于眼熟至此。

那个时候,我总会从他的眼睛里看到我自己。

我的心意,他知道。

他的心意,我知道。

人世间并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能修成正果,有时候为一个人流尽一生的眼泪,是因为很久以前受过他的恩惠。


直到沧海变成桑田,我看到一句话。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俗语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当我流完泪,自然是往去处去。

我执着的东西,只是别人眼中的一场红尘旧梦。

是的了,这一切都是一场繁花似锦的大梦,一梦皆空,该醒了。


去处,又在天涯何处?

若我知道,便不用在世间徘徊彷徨。


书架上插花的瓶子成了博物院里独一无二的珍藏。

桌上那把琴再也没有人会修复弹出声响。

日常穿的衣裳想要再绣一朵海棠要花费成百上千的丝线。

没有人能解释得了那几个字在文中的含义。

那把茶壶上的茶锈已经使它色泽温润,少一天的浸泡都会黯然失色。

经常翻阅的典籍为了保存要放到恒定温度的特别房间。


一切都被小心收藏保管,除了我。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ノ


长生果果子

爱的魔法1.4

他只是一个小孩子。

会长大,会变老,会死去。

就像身边的所有人一样。即使是巫师,也没有人能在真正的意义上达到长生不老。

我想,我还是会像以前一样,一直一直孤独下去吧。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结果了,但我尽量不去想。如果真的要生死相隔天各一方,倒不如趁着还有光景的时候好好地与他共处。

天知道我为什么要突然萌发出收养这个孩子的念头。


他不是一只猫一只狗,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即使不说话,也会觉得自己是一个活着的人,会呼吸,会有生气。

我长他这么多年岁,便笑他是一个小孩子,笑他不懂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存在的感情,笑他执拗又顽固地对我说,黛,我要一直陪着你,我不会...

他只是一个小孩子。

会长大,会变老,会死去。

就像身边的所有人一样。即使是巫师,也没有人能在真正的意义上达到长生不老。

我想,我还是会像以前一样,一直一直孤独下去吧。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结果了,但我尽量不去想。如果真的要生死相隔天各一方,倒不如趁着还有光景的时候好好地与他共处。

天知道我为什么要突然萌发出收养这个孩子的念头。


他不是一只猫一只狗,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即使不说话,也会觉得自己是一个活着的人,会呼吸,会有生气。

我长他这么多年岁,便笑他是一个小孩子,笑他不懂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存在的感情,笑他执拗又顽固地对我说,黛,我要一直陪着你,我不会再把你丢掉的。


有一次我们两个外出,我的帕子被风吹走,他把帕子追回来时我已经不再原地。我远远的看着他拉着每一个路过的人着急的比划,四处奔跑着寻我,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掉。


我只好擦干眼泪从暗处走出来,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他自责好久,觉得是把我弄丢了,一连好几晚都喊着我的名字惊醒过来,可是他醒了又什么都不说,只是来来回回确认我是否还在。


我虽然笑他,却是万万不敢负这个小孩子的这份情谊。他真的是非常非常好的一个男孩子,是上天派来陪伴我慢慢熬过时光的男孩子。我想如果换一个人的话,我可能都不会如此欢喜了。


那位来访者解释了汤姆为何会有异于常人的能力,原来他是一个巫师,他的血管里流淌着有魔力的血。


来访者也无法解释为什么时光会在我身上停滞这么久,他叮嘱我这件事不要同任何人讲起,免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小汤姆要去学魔法了,那所学校叫做霍格沃兹。听说那是世界上最好的魔法学校。

去吧。

谢谢你陪我走了这样一段路,让我每每想起,都是安心的感觉。




情到浓时情转淡。

分别是永远永远,永永远远,每一个人都要经历的。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ノ

长生果果子
伏黛预告 每一句都会藏来将来某...

伏黛预告

每一句都会藏来将来某篇文里面,

等我得了空,定要一篇一篇敲出来给你们看。❤

【那个时候,我们只有一步之遥。】

【她一言不发,只端起碗托低着头拿茶盖轻轻刮了刮漂浮在面上的茶叶,简单的一个动作行云流水,说不尽的优雅。情绪掩藏的滴水不漏。】

【去处,又在天涯何处?
若我知道,便不用在世间徘徊彷徨。】

【后来这个念头也慢慢淡去了,那终究是小孩子的心性,我也是要长大的嘛,就来了这边学魔法。】

【你可能不知道,我以前在那个园子的时候见识过的算计。】

【你教我读书识字,而我想学的不止这些,我想知道的是在你心里有没有我的一个位置。嗳,你说,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呢?他笑了一下,慢慢逼近...

伏黛预告

每一句都会藏来将来某篇文里面,

等我得了空,定要一篇一篇敲出来给你们看。❤

【那个时候,我们只有一步之遥。】

【她一言不发,只端起碗托低着头拿茶盖轻轻刮了刮漂浮在面上的茶叶,简单的一个动作行云流水,说不尽的优雅。情绪掩藏的滴水不漏。】

【去处,又在天涯何处?
若我知道,便不用在世间徘徊彷徨。】

【后来这个念头也慢慢淡去了,那终究是小孩子的心性,我也是要长大的嘛,就来了这边学魔法。】

【你可能不知道,我以前在那个园子的时候见识过的算计。】

【你教我读书识字,而我想学的不止这些,我想知道的是在你心里有没有我的一个位置。嗳,你说,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呢?他笑了一下,慢慢逼近她,蓝色眼睛里映出她的一双眼。】

【东方少女默默地坐着,想着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件事。她太过认真,以至于没有发觉他。】

一锅糖水

第一次听这首歌还是因为一位太太剪的野神 真的超甜
现在已经找不到了 真的好怀念啊😭😭😭

第一次听这首歌还是因为一位太太剪的野神 真的超甜
现在已经找不到了 真的好怀念啊😭😭😭

长生果果子
突然意识到 一世长安写的顺序,...

突然意识到

一世长安写的顺序,一会儿婚前一会儿婚后

爱的魔法有半篇卡住了,发出来又删掉,希望我能把它敲的更好

我控几不住我自己,只能想到什么马上做个笔记备注找时间敲一下,有的时候念头一闪而逝就再也抓不住它了,有的时候再回头看还想继续改改改,有的时候没有时间就一直搁置了

但我还是喜欢伏黛,希望能用我的小学生文笔来表达出来

谢谢你们不嫌弃我的脑洞忽远忽近,也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ノ

突然意识到

一世长安写的顺序,一会儿婚前一会儿婚后

爱的魔法有半篇卡住了,发出来又删掉,希望我能把它敲的更好

我控几不住我自己,只能想到什么马上做个笔记备注找时间敲一下,有的时候念头一闪而逝就再也抓不住它了,有的时候再回头看还想继续改改改,有的时候没有时间就一直搁置了

但我还是喜欢伏黛,希望能用我的小学生文笔来表达出来

谢谢你们不嫌弃我的脑洞忽远忽近,也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ノ

长生果果子
HB,2B铅笔,橡皮,白纸,电...

HB,2B铅笔,橡皮,白纸,电灯,写字桌,扔在一边假装看不见的书,我
祝大家七夕快乐~
我想了一天也没想好写什么样的甜饼
就画一画黛玉啦
_(:D)∠)_

HB,2B铅笔,橡皮,白纸,电灯,写字桌,扔在一边假装看不见的书,我
祝大家七夕快乐~
我想了一天也没想好写什么样的甜饼
就画一画黛玉啦
_(:D)∠)_

爱尹正的喵小贝

七夕快乐哦,本喵的darling~~
送给本喵的女朋友@Jocelyn—Chuan !(⌒▽⌒)

七夕快乐哦,本喵的darling~~
送给本喵的女朋友@Jocelyn—Chuan !(⌒▽⌒)

长生果果子

【伏黛】爱的魔法1.3

天若有情亦无情,万丈红尘我等你。

黛在超市结账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人。

他排在她的后面小声提醒她,隔着礼貌安全的一米距离,声音莫名的熟悉。

【你好,你买的猫粮忘记放到袋子里了。】

黛转过身道谢,抬眼的瞬间手里的糖罐子差一点脱了手。

他对她说,【我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你。】

放在现在来看再平常不过的搭讪。

如果很久很久以前,后来能如初见般简单。

黛摇摇头,将猫粮放到手提袋里。【不曾。】

两个人擦肩而过背道而驰的时候,黛玉突然被什么击中了一般,如同一道雷,先是闪电般照亮记忆里某个片段,复而炸响。

她打了一个寒战,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久到她自己都记不清楚是多久以前了——那个时候,有一个一模...

天若有情亦无情,万丈红尘我等你。

黛在超市结账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人。

他排在她的后面小声提醒她,隔着礼貌安全的一米距离,声音莫名的熟悉。

【你好,你买的猫粮忘记放到袋子里了。】

黛转过身道谢,抬眼的瞬间手里的糖罐子差一点脱了手。

他对她说,【我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你。】

放在现在来看再平常不过的搭讪。

如果很久很久以前,后来能如初见般简单。

黛摇摇头,将猫粮放到手提袋里。【不曾。】

两个人擦肩而过背道而驰的时候,黛玉突然被什么击中了一般,如同一道雷,先是闪电般照亮记忆里某个片段,复而炸响。

她打了一个寒战,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久到她自己都记不清楚是多久以前了——那个时候,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男孩子曾经对她说:

【这个妹妹我见过的。】

旁边有一道声音,透着慈祥与笑意,像一道青烟消散在耳畔,无边的真切。【又胡说了,你怎会见过她?】

【虽然没曾见过,但我看着面熟,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了。今日只当是久别重逢,也未为不可。】

她几乎是落荒而逃。

宝玉,宝玉。

世间的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回家之后她就呆呆地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眼睛望着窗外的天,耳朵里塞了耳机,一遍一遍的放歌,听了很久也没有集中注意力听清歌词是什么。

黑猫到门口迎接她,她也没有像以往一样去摸它的头。

傍晚六点钟,太阳敛了光和热。屋子里没开灯,只听见一声叹息,将满屋子的昏暗都寂寞。

有的东西会随着时间流逝,有的东西融在骨血里,与她一起长长久久的存在着。

宝玉,宝玉。

有关这个名字的只剩下一些零零散散的记忆片段了。

也仅仅是这些片段,就像最最锋利的刀子,她赤足淌过岁月的长河,踩到了就是一道难以愈合的伤口。

转换了时空身份,还是认得你的眼睛。

天完全黑了下来,黛玉从沙发上起身开灯,将新买的猫粮倒进黑猫的猫碗里,【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这个口味,来尝尝?】

耳机里还在放着歌,她没有按下暂停键,歌声从小小的喇叭里传出来。

【我曾在意的你,想说声对不起,

年少时的任性,有些话伤人不轻。

  …………
  …………

我曾在意的你,给过太多悲喜,

承蒙时光洗礼,往事已云淡风轻。

…………
………… 】

黑猫闻了闻猫碗里的猫粮,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日子还得照样过,谁离了谁都得过下去。

【你看这片叶子,它在某一年从树上摘下来被夹进了书里,阴差阳错保留了这么久。

它本应该成为树的养料的。

等第二年的时候,又会有别的新叶子代替她,没有人应该记得这样一片叶子。

可是这片叶子她不枯萎也不褪色,所有见过她的人都以为她是一片新的叶子。】

黑猫跳到她的桌上趴下来,身子完完全全把本子盖住了。

黛放下笔,轻轻蜷起手指用关节叩它的头顶,

【你这是做什么,嗯?每次我写东西你都来歪着,平日里你怎么没这么黏我?】

黑猫眯着眼睛,一副要睡着的样子。

深夜敲键盘,不知所云了。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ノ

长生果果子

【伏黛】爱的魔法1.2

天若有情亦无情,万丈红尘我等你。

【不要!不要!】

有一个人在不停地喊着什么,一声一声泣血般痛苦。

黛挣扎着从梦中醒过来,发现那个人竟然是自己。

脸颊湿漉漉的,一摸不要紧,整张脸都是被泪洗过了一般。

她被自己的声音惊醒,心还在胸腔砰砰地跳,一下一下拉扯着的痛感,她茫然地看着天花板,却完全不记得梦里是什么让她这般难受。

自己这是怎么了?

黛坐起来,两只手抱住膝盖,把头轻轻靠在上面,将自己蜷缩成小小的一只。

心里已经反应过来或许是做了噩梦,泪腺倒是还在分泌泪珠,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

月光清冽如水倾斜一地,棕色的木地板被月光浸的发亮,风抚过树叶沙沙作响让人有一种外面在下雨的错觉。...

天若有情亦无情,万丈红尘我等你。

【不要!不要!】

有一个人在不停地喊着什么,一声一声泣血般痛苦。

黛挣扎着从梦中醒过来,发现那个人竟然是自己。

脸颊湿漉漉的,一摸不要紧,整张脸都是被泪洗过了一般。

她被自己的声音惊醒,心还在胸腔砰砰地跳,一下一下拉扯着的痛感,她茫然地看着天花板,却完全不记得梦里是什么让她这般难受。

自己这是怎么了?

黛坐起来,两只手抱住膝盖,把头轻轻靠在上面,将自己蜷缩成小小的一只。

心里已经反应过来或许是做了噩梦,泪腺倒是还在分泌泪珠,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

月光清冽如水倾斜一地,棕色的木地板被月光浸的发亮,风抚过树叶沙沙作响让人有一种外面在下雨的错觉。

好孤独。

无力感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先是没过脚背浸过脚踝,再是腿肚和抱着膝盖的胳膊,然后是蜷起来的脊梁,最后是纤细的脖子,要将小小的她淹没。

刚刚那个,是什么样的梦?

黛说不上来,只觉得心里有什么一直一直坠着,坠着,既不落下来,也不升上去,只是沉甸甸的坠着。

夜里凌晨一点半。

黑猫轻巧地跳到她的床上,先是把头伸到她的胳膊底下,然后整个身子都慢慢拱入她的怀中,柔软的皮毛将她流了一脸也不擦的泪尽数擦掉。

怀里多了一份温暖,黛玉被迫略略抬起头。

真奇怪,不想流眼泪了。

迎着月光她伸开手,本身就白皙的手被月光一照则更白,掌上纹路清晰,没有一点茧子。

她看不清自己的未来,是否还要以这样的姿态继续生活下去。

命运将她流放在时间之外,从来都不告诉她是因为什么。

半梦半醒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

黑猫舔了舔她的手心,倒刺刮的手心痒痒的。

好像没有一开始那么难过了。

谢谢你呀。

黑猫与黛玉对视,蓝色的眸子似是海一般平静。黛玉只觉得身子一松,软软的倒在床上,呼吸浅浅,竟是睡着了。

黑猫从床上跳到地上,变成了一个穿着黑袍的高大男子。

墨玉般的卷发,完好的侧颜,蓝色的眼睛映出床上纤细柔弱的身形。

他动作轻柔地给黛拉上被子,又小心翼翼地掖了掖被角。

他挨着黛侧躺下来,连被子一起将她半圈在怀里。

咒语轻启,睡意渐浓。

【睡吧,黛。】

【有我在呢。】




睡觉睡觉

祝我们每一个人,长夜寂寂里能一觉深眠无梦,早上醒来阔以精力充沛。

这篇文是因为听歌听到这句:
午夜梦醒你会打给谁——《时差》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ノ

长生果果子

【伏黛】爱的魔法1.1

天若有情亦无情,万丈红尘我等你。
1.1前面有个1.0_(:D)∠)_兄dei

我曾经有个梦想是养一只猫
后来
我在店里吃饭的时候被一只猫挠了
再后来
去年有一整个十二月我都在忌口任何腥涩辛辣,打疫苗
再再后来
这个梦想就搁置了
再再再后来
我发现养什么都养不活还是不去坑害人家猫仔子了

正文:

黛某天回来在自家门口遇到了一只黑猫。

脏兮兮的,趴在脚垫上睡的正香。

她蹲下来,轻轻地戳了戳它的头,【你是谁家的小猫,怎么趴在这儿呢?】

黑猫睁开眼睛朝着她叫了一声。

黛看着黑猫的眼睛,突然想起来小汤姆蓝色的眼睛。

猫蹭了蹭她的掌心。

【你饿吗?我这里好像没有你能吃的东西。牛奶可以吗?】

黛玉端了一碟...

天若有情亦无情,万丈红尘我等你。
1.1前面有个1.0_(:D)∠)_兄dei





















我曾经有个梦想是养一只猫
后来
我在店里吃饭的时候被一只猫挠了
再后来
去年有一整个十二月我都在忌口任何腥涩辛辣,打疫苗
再再后来
这个梦想就搁置了
再再再后来
我发现养什么都养不活还是不去坑害人家猫仔子了


















正文:

黛某天回来在自家门口遇到了一只黑猫。

脏兮兮的,趴在脚垫上睡的正香。

她蹲下来,轻轻地戳了戳它的头,【你是谁家的小猫,怎么趴在这儿呢?】

黑猫睁开眼睛朝着她叫了一声。

黛看着黑猫的眼睛,突然想起来小汤姆蓝色的眼睛。

猫蹭了蹭她的掌心。

【你饿吗?我这里好像没有你能吃的东西。牛奶可以吗?】

黛玉端了一碟牛奶给它,看它伸出粉色的舌头一点一点的舔。

【你是流浪猫吗?】

黑猫停了一下,没有抬头,只是眼眶里有隐隐的泪光。






















黛玉每天回家都能遇到这只黑猫,黑猫跟在她身后,一直跟到家门口。

黑猫只跟她到门口,从来都不进屋子里。

她买了猫粮和猫罐头,可是黑猫并不怎么感兴趣,如果是面包蘸肉汁的话倒是完全没有问题。

【我要搬家啦。】

黛玉蹲下来小声地对正趴在脚垫上晒太阳的黑猫说,【就是去另外一个很远的地方去住。】

黑猫一骨碌爬起来。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走呀?】黛玉想了想,继续说道【如果你愿意有个家的话,我们两个一起作伴好不好?】

当时,她也是这样对小汤姆说的。

【如果你愿意的话,这里有个箱子。明天早上搬家的时候,你可以到这里面来。这样,我就知道你的心意了。】























第二天早上,黑猫并没有在箱子里面。

黛玉心里隐隐的有些失落,叹了一声,把房门锁上。

等她再转身的时候,黑猫正坐在她的行李箱上。

黛展开一个笑,【你来啦。】






















黛把照片一张张放进相框,很快一张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相框。

黑猫在地板上走来走去,端详着照片。

【你在看什么?】黛玉摸了摸黑猫的头,黑猫顺势跳到她的怀里。

【这张是我刚来英国拍的海。】

【这张是中国的一棵银杏树,它活了几百年,要几个人合抱才能抱的过来。可我第一次见它的时候,它还没有我高呢。】

【这是我的第一支钢笔,已经找不到了,好在当时我还拍了照片。】

【我看看,这张我已经不记得了……】

【这是有一天月食,月亮还剩下一点点的时候。】

   …………

   …………

千年可见斗转星移,百年可见朝代交替。

不知活了多久的少女,温柔的声音平静地向她怀里抱着的黑猫解说以照片留住的回忆。

【这张照片是小汤姆,我的一个巫师朋友。】

黑猫喵了一声。





























【你要是再在我沐浴的时候挠门,我就不许你再进我的房间了。】

黛玉青葱般的手指点了点黑猫的头,【听懂了吗?】

黑猫扭头就走。

黛玉气得笑起来,【什么脾气,说你两句还给我脸色看了?】

水汽缭绕,黛玉把自己浸在浴缸里,闭着眼睛想小汤姆的学业应该这段时间就要结束了,可他一直没有来信。

她不知道一门之隔的距离外,黑猫正在仔细端详小汤姆的照片。

【我的一个……巫师朋友?】

黑猫身形迅速变大,眨眼间就从一只黑猫的变成个一个男子。

【黛,你是这样想的?】



























在备忘录里敲伏黛,敲好了就下载lof,粘贴上之后进行修改润色,发表后看一遍,卸载
突然想起来哪个地方不对,下载,修改,发布,看看小心心和评论,卸载
这个地方这么写更好,下载,修改,发布,看看小心心和评论,卸载
一个星期改好几篇每一篇改好几处,下载卸载下载卸载下载卸载
我怕不是个神经病噢눈_눈

立秋啦天气凉快好多_(:D)∠)_

不要给猫喝牛奶,会拉肚子的_(:D)∠)_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ノ

长生果果子

没注意哪个台正在放老版红楼梦,林妹妹跟宝姐姐撒娇,正看的津津有味的时候——停电了(´°̥̥̥̥̥̥̥̥ω°̥̥̥̥̥̥̥̥`)

我还想多看两眼敲个文,现在我要热死了_(:D)∠)_

没注意哪个台正在放老版红楼梦,林妹妹跟宝姐姐撒娇,正看的津津有味的时候——停电了(´°̥̥̥̥̥̥̥̥ω°̥̥̥̥̥̥̥̥`)

我还想多看两眼敲个文,现在我要热死了_(:D)∠)_

长生果果子

【伏黛】爱的魔法1.0

完全脱离一世长安的故事

天若有情亦无情,万丈红尘我等你。

被时光抛弃长生不老的黛玉在收养了一个孩子之后,发现——

有时候,黛玉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笑话。

夜深人静的时候,这种感觉尤为明显,让她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她偶尔想起很久很久之前,自己也是喜欢过谁的。

那个人那些事,就像一团模糊的影子,连个大概都已经勾勒不出。

原来真的是好久好久之前的事情了。

她对着镜子微微笑,里面的少女笑容浅浅,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

她轻轻抚上脖颈,指尖感受到皮肤底下的动脉不紧不慢地跳动,血液在里面流动。

原来自己是活着的,是一个生物,是一个人。

可是为什么无情的时光将她拒之...

完全脱离一世长安的故事

天若有情亦无情,万丈红尘我等你。

被时光抛弃长生不老的黛玉在收养了一个孩子之后,发现——









有时候,黛玉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笑话。

夜深人静的时候,这种感觉尤为明显,让她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她偶尔想起很久很久之前,自己也是喜欢过谁的。

那个人那些事,就像一团模糊的影子,连个大概都已经勾勒不出。

原来真的是好久好久之前的事情了。

她对着镜子微微笑,里面的少女笑容浅浅,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

她轻轻抚上脖颈,指尖感受到皮肤底下的动脉不紧不慢地跳动,血液在里面流动。

原来自己是活着的,是一个生物,是一个人。

可是为什么无情的时光将她拒之门外?

她仿佛永远定格在十七岁的样子了。










因为这个原因,她一个人走过了许多的地方。

多则三年,少则一年,时间久了,旁人便会生疑。

哪儿有人会一直一直没有任何的变化呢?

起初她很惶恐不安,后来也慢慢的淡然了。容貌虽然不再改变,心里有些事却发生了许多的变化。

她整理东西的时候发现自己年幼时写的一首诗,看了半晌,忽然笑的仰倒,手却越攥越紧,眼泪忽涌而至。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写诗的时候,她还不知道后来的自己被时光眷顾抑或是抛弃。

这不是病,没法儿治。








 

送走紫鹃的那一天,是她记得自己最后一次流泪。

白发苍苍的紫鹃握紧她的手,絮絮叨叨嘱咐道

【林姑娘,我这一去不知还能再过多久才能与姑娘再相逢。姑娘莫哭,哭坏身子怎么办,紫鹃只是时候到了,要去见老太太了。姑娘,好生待自己。】

在深夜为她而亮的最后一盏灯,熄灭了。

她消沉了很久。









   

她从孤儿院收养了一个孩子。

那天她一个人在离故乡很远很远的英国,突然萌生了这个想法。

原本想着收养一个女孩子,可是黛玉看见他的一瞬间心狠狠地揪了一把。

很疼,很清醒。

因为那个孩子的眼神,实在是太像她很久很久以前。

她总是梦到小小的自己,母亲拉着她的手细细叮嘱后再也没有醒来,父亲抚着她的头红了眼眶,她自己坐着船去外祖母家。外祖母待她很好,但那里不是她的家,在那个园子里她将所有的不安和失落小心翼翼的收藏起来,故意的竖起刺来,只敢深夜里默默地哭泣。

无数次她想去抱一抱那个小小的,茫然的自己,每一次都是一遍又一遍温柔的穿过那个泪流满面的小小女孩儿。

她抱不到自己。

她决定要收养那个男孩儿。

他的名字叫汤姆里德尔,他有一双好看的眼睛。

那年,他七岁。

她外表年龄十七岁,心却已经很老很老。

汤姆里德尔从来不喊她黛以外的名字,不管是姐姐还是师傅,怎么教也教不会。

除此之外两个人相处还算得上融洽。

那个孩子来的第一晚,黛玉又梦到了小小的自己,那个小小的女孩抱住她,轻轻地说了告别的话。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黛发现汤姆里德尔有与众不同的能力,但很少显露出来。

直到一天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寻到她,表明来意。

【这孩子虽然是我收养的,但我不能替他做主意。小汤姆,你愿意去吗?】

长夜寂寂,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那个老者仿佛能看透他的心思一般,临走前附身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话。

汤姆里德尔一直紧握的拳缓缓松开,他看着窗外渐渐亮起来的天空,觉得名为心脏的地方有些难受。
他说,黛,我想去。

黛玉与他在站台告别。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他猛然抬头,对上她清澈如水的眸子。【你要走?】

她笑着点头,帮他整理好衣领。

【你已经十一岁了,去了那边好好照顾自己。学业不精可不许回来见我。】

【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或许吧,你好好学习,学成了就能见到我了。】

他一步一步走向那面墙,没有回头。










  

黛玉回到他们住的房子,开始动手收拾整理自己的东西。

有小汤姆陪伴的这几年是她最快乐的日子。

如果不是有人寻来希望小汤姆去很远的地方上学,她都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理由与他分开。

是的,她想要与他分开。

或许是时光终于留意到这条漏网之鱼,她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再次生长。

她对长生不老这种事情看得淡了,也厌烦了。

或许哪一天醒来,她会从少女变成一个牙齿掉光白发苍苍身躯佝偻的老太太。

她不怕,死亡对一个活得太久的人未免不是解脱。

只是这样的话,或许没有办法再照顾小汤姆。

刚好,有了这样的一个理由。









    

十年。

天意总将人捉弄。

黛玉还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她自己有些想笑,也是这十年里她发现原来和小汤姆在一起自己才会慢慢的继续生长。

无所谓,反正十年二十年一百年对她来说都一样。

黛每一年都估摸着他的身量做几身新衣让猫头鹰送去,但是小汤姆不怎么回信,有时送来只是寥寥几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黛笑他学傻了。

这世间各有各的路要走。

谢谢你与我共同走过那段路。








      

或许十年对黛来说与十天或者二十年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对小汤姆,噢不,现在应该叫汤姆里德尔先生了。

对汤姆里德尔先生来说,太过漫长。

他一直记得那位教授对他说的话,【或许你能在那里学到怎么解开她身上的咒语。】

麻瓜世界有许多的事情,用魔法可以解释。

这些年来他在霍格沃茨拼命读书,没日没夜的呆在图书馆学习,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回到黛的身边。

他喜欢她,从小就喜欢。

想要占为己有,永远不放手的那种喜欢。

他翻遍包括禁书区的所有书籍,才知道根本就没有能解开黛长生不老之谜的法子,因为那句话开始的一切,失去了它的意义。

他不是没有想过寻找一个能让自己永生永世长生不老的方法 。

可他知道黛不爱长生,也知道黛曾经因为不老有过轻生的念头,更懂得黛说万物生死皆有规律时黯然的神情。

以黛的性子,若是知道那法子是以不断杀人分离灵魂来达到永生的目的,定然是与他一刀两断,自此永远不见。

她太过聪慧,他没有信心瞒得过她。

既是如此用魂器维持长生不老的想法只能放弃。

那么,可不可以用我这个凡人一百年的寿命,换你不老之路上的一段回忆?








  
再次见到汤姆里德尔的时候,黛玉差一点没有认出来。

时光荏苒,记忆里那个跟在自己身后的小男孩长成了眼前身形挺拔高大的男子。

【别来无恙,黛。】

【……小汤姆?】

【我已经长大了。】

他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黛,头靠在她的肩膀上,【我好想你。】

汤姆里德尔高出她一个头还要多,黛玉完完全全被他拥住了。

天呐,黛玉紧张的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她无数次设想过重逢的场景,却没有想过是这幅样子。

许久,她回抱眼前的人,轻轻拍了拍汤姆里德尔的背,就像他小的时候那样。

【好了,我在这里。】

时光齿轮又开始转动。







   

不会起名。于是就这么俗了怎么滴吧!_(:D)∠)_

这个天真热。

会出第二篇的……吧,不敢确定。

如果能继续往下敲的话,想写汤姆里德尔长大成人学成归来之后,与这位长生不老的黛玉小姐姐在一起的故事。

谁要什么百年千年的相依。我一定是被择天记洗脑了。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ノ

Ziiiyuuuu

假如你和他同居了

你们住在一起已经有些时日了。

刚搬进来时候的忐忑和不安,还有对未来的害怕和恐惧都被这个男人的温柔冲散。

就像此时,太阳升起的第一束光透过窗帘照射在你的眼睛,你下意识的皱起眉躲闪。突然,一只大手抚上了你的双眼,带着不容拒绝的态度将你揽进他的怀里。旁边儿的他显然还没清醒,嘴里嘟嘟囔囔的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你悄悄地笑了一下,将自己更加深入地涌入他的怀抱。

你最喜欢的时光大概是周末的下午。两个人靠在一起各做各的事情。有时会躺在客厅的地毯上抱着平板看剧,而他坐在你身边,将笔记本电脑放在桌上专心致志的打游戏。你会将橘子剥好,你一个他一个的抬起手喂在他的嘴里。而他会在一局结束之后沾沾自喜的把你抱在怀里,问你:

“看哥...

你们住在一起已经有些时日了。

刚搬进来时候的忐忑和不安,还有对未来的害怕和恐惧都被这个男人的温柔冲散。

就像此时,太阳升起的第一束光透过窗帘照射在你的眼睛,你下意识的皱起眉躲闪。突然,一只大手抚上了你的双眼,带着不容拒绝的态度将你揽进他的怀里。旁边儿的他显然还没清醒,嘴里嘟嘟囔囔的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你悄悄地笑了一下,将自己更加深入地涌入他的怀抱。

你最喜欢的时光大概是周末的下午。两个人靠在一起各做各的事情。有时会躺在客厅的地毯上抱着平板看剧,而他坐在你身边,将笔记本电脑放在桌上专心致志的打游戏。你会将橘子剥好,你一个他一个的抬起手喂在他的嘴里。而他会在一局结束之后沾沾自喜的把你抱在怀里,问你:

“看哥哥帅不帅。”

你有时候会直接告诉他,哥哥最帅了。但是有的时候也想皮一下,说:

“不帅,菜的一批,略略略略”

而他会恼羞成怒的一边儿挠你痒痒,一边儿说:

“你是不是不懂事儿了?”
“说,哥哥帅不帅?”

而你被他欺负的满地打滚,笑的泪花闪闪说:
“帅帅帅,哥哥最帅。”

突然他停止了动作,双手攀在你的肩膀,从上至下的一动不动的看着你,盈盈的眸子里似乎还透露着一丝怒气。你也愣了个神,心想,难道他真的生气了吗。你小心翼翼地去拿了一瓣橘子,献宝似的举在你和他的之间说:“哥哥,别气了好不好,吃橘子呀。”

他没有像平日那样张嘴让你喂进嘴里,而是送开了攀在你肩膀上的一只手,去拿橘子,然后自己送到嘴里。你看他慢慢地将那一瓣橘子不紧不慢一点一点儿的吃进了嘴里,恍惚间,似乎还有橙色的汁水溅在了他的嘴唇上。

下一秒,你的嘴里就充斥着橘子味,始作俑者也不急加重这个亲吻。吮吸着,纠缠着。他的手像有魔力,透过你和地板之间的缝隙,慢慢攀上了你的后脑勺。他用他的牙齿,轻轻的撕咬着你的嘴唇,像吃那瓣橘子那样,在这个悠闲地午后,细细得品尝着来自于你的味道。

“还懂不懂事儿了?”

不知过了多久,令你脸红的始作俑者放开了,洋洋得意的坐起来望着你通红的脸颊。

“李振洋,你混蛋!”

嘴上这么说着,可是你还是坐起来眷恋的扑进他的怀抱,像猫咪撒娇似的用你的脸颊摩挲着他的。他顺着你的头发,说,

“我不混蛋,你怎么会喜欢我呀。”

到了晚上,你躺在被窝里,看他去拉窗帘,温柔婉转的月光倾洒在他的身上,将他的背影衬托的更加伟岸。你掀开被窝,光着脚,踮起脚尖轻轻的走到他的背后,环抱住他。他的肩膀很宽,个子很高,你悄悄地说:

“哥哥我喜欢你,超级超级喜欢的那种,你可不可以一直在我的身边啊。我以后会好好的努力,跟上你的步伐,向着成为你的小妻子的目标前进,所以哥哥你能不能每天多喜欢我一点点啊……”

他听着听着,忍不住发出“噗嗤”的低笑,他转过身来静静地看着你,突然他低下头注意到光着脚踩在地板上,皱起了眉头,但一时也不好去拿你的鞋子,便让你踩在他的脚掌上,害怕你不小心摔倒,就将你圈外他的怀里,一会儿左摇摇一会儿右晃晃。他像安抚猫咪一样,顺了顺你的脊背,弯下身来在你的耳边,说了一句只有你和月亮才知道的悄悄话

“你怎么这么招我喜欢呀,我喜欢你。”

双眼皮的@小糖媛

“其实我真的喜欢你但还没有爱上你”

“其实我真的喜欢你但还没有爱上你”

在北

.
..

……
形不似……………………………………………神似

.
..

……
形不似……………………………………………神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