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尔豆

10.9万浏览    468参与
未语语语雨🌟
还是创了个群。有人来唠嗑🐴1...

还是创了个群。
有人来唠嗑🐴1551没人和我唠尔豆我太寂寞了哭哭
(明天还要上学得下周末才能回来所以群会设置成加了直接通过)

还是创了个群。
有人来唠嗑🐴1551没人和我唠尔豆我太寂寞了哭哭
(明天还要上学得下周末才能回来所以群会设置成加了直接通过)

忆安Qyisan

香巴拉是真的香,难怪叫香 巴拉(?)

悄咪咪画起了海豆手书分镜

众所周知美图秀秀是个画图软件

香巴拉是真的香,难怪叫香 巴拉(?)









悄咪咪画起了海豆手书分镜
















众所周知美图秀秀是个画图软件

咕之炼金术师

【尔豆】光芒

大概想要表达的是心中的希望和眼前的光。文笔有限,语言匮乏,只能到达这种程度。
能力提升后会试着重新写这篇。
香巴拉背景,微海豆
妄想的刚到达异世界的爱德华

ooc预警⚠️

开始下雪了。

……不

下着的是雪吗?还是雨?在浓黑的夜色中隐隐闪着透明晶莹的光芒。

是雪吧。

冰凉的,轻飘飘的,雪不同于雨,它不会无情地拍打你的脸。雪只会轻盈地在空中转个圈然后亲吻你。

爱德华混沌的脑子隐约有了一丝清明。

他是在街上走着吧。双腿有点钝痛,顺着双腿爬上的痛觉如同钢针一样刺进身体的每一个毛孔,在血肉筋骨中狠狠地搅拌着。

他是走了很久吧。疲惫的双腿拖着疲惫的身体,疲惫的脊柱勉强撑起他最后一丝傲气—...

大概想要表达的是心中的希望和眼前的光。文笔有限,语言匮乏,只能到达这种程度。
能力提升后会试着重新写这篇。
香巴拉背景,微海豆
妄想的刚到达异世界的爱德华

ooc预警⚠️

开始下雪了。

……不

下着的是雪吗?还是雨?在浓黑的夜色中隐隐闪着透明晶莹的光芒。

是雪吧。

冰凉的,轻飘飘的,雪不同于雨,它不会无情地拍打你的脸。雪只会轻盈地在空中转个圈然后亲吻你。

爱德华混沌的脑子隐约有了一丝清明。

他是在街上走着吧。双腿有点钝痛,顺着双腿爬上的痛觉如同钢针一样刺进身体的每一个毛孔,在血肉筋骨中狠狠地搅拌着。

他是走了很久吧。疲惫的双腿拖着疲惫的身体,疲惫的脊柱勉强撑起他最后一丝傲气——天才炼金术师的傲气——尽管在这个世界似乎没有人会认可。

他的腹中空空如也,饥饿攥住他的胃,恶心的呕吐感一阵阵袭来。他摇摇欲坠。

天是黑了吧。他的脸已经变得灰沉,双眼被厚重的灰雾掩埋,没有任何色彩。就连星光都不曾顾及他的存在,自顾自地隐进了云中酣眠。

我要去哪呢?爱德华想要停下脚步,随便怎么样都好,他只想倒在某个地方——哪怕是不远处的那个墙角也行——酣畅淋漓地睡一觉,睡到天昏地暗,就这么睡死过去似乎也不错。

不,身上这件外套好像是阿尔冯斯送给他的,也只有这件外套能够证明他的过去不是一个荒诞的存在。那能怎么办呢,不能躺下,就只能继续前行吧。

你是为了什么前进呢。脑中出现了一个声音,想要阻止他的脚步。反正也回不去了,干脆就停下来,坐在那个阶梯上,对,就是那个亮着光的门口。

爱德华眼中浮现了一丝渴望——他实在太累了,累到快要无法思考,累到只剩下了本能,累到他真的想要去那个有光芒的地方好好歇歇。爱德华微微转动身体。

“妈妈,那个人喝醉了吗——”“嘘!”

啪的一声,灯光在黑夜中无力的闪了闪,最终也只能留下一点点比萤火虫还要微弱的余热为他指引方向。

爱德华拖沓着脚步,目光死死地盯住那点微光。但那点光最终也还是没能撑到爱德华走近,一阵风吹过,那光被风吹灭,爱德华的视线又重新恢复了黑暗。

啊啊,异界的旅人在不属于自己的世界终归是无处可去的。

爱德华的身体被夜风吹得僵硬,他肩上的雪已经不会再化了,浅浅地堆积了一片。

停下脚步后身体似乎真的舒服了许多,有暖暖的气流在四肢中流淌,像特蕾莎的手一样温柔地揉动着他僵硬的躯体。

停下吧,爱德华感觉自己抬头看了看天,但眼前还是漆黑一片。

风吹过衣角与衣料摩擦的声音成了夜幕中唯一的音乐。爱德华被惊醒,拢了拢大衣,脸颊蹭了蹭衣领,似乎从这汲取到了力量,他的眼睛亮了些许。还是继续走吧。

他抬步。

——他太高估自己了。他的脑子下达了指令,四肢却已经无法执行。最终他只是向前蹭了一厘,肩上的雪花仿佛有千斤重,成了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无法遏制住前倾的趋势,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他最终还是被迫停了下来。

他试了两三次,拼尽全力才将自己反转过来,望着被房屋困住的狭小的一片天,期待了许久的星星还是没有出来。

似乎是摔疼了,爱德华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泪水。

温热的水流淌过眼角,这冰冷的夜色中仅剩的一抹温度模糊了他的视线,他贪恋这温度,想要捂住脸留下它,可他连一根小指都动不了。

夜似乎更加寒冷了。

身上单薄的衣料再也不能为他保存温暖。聊胜于无的热量被寒风无情地带走。冰冷的大衣却紧紧地搂住了他,如同盔甲身的阿尔冯斯紧紧地拥抱着他。

阿尔冯斯……阿尔冯斯……

爱德华像一只被惊吓的幼犬一样呜咽起来——尽管他能发出的也只有一些气音。

光啊,光啊。

妄想的光芒似乎真的出现了。

爱德华看到一片雪白的衣角在他眼前晃动。

“先生?你还好吗?”轻柔带着一点沙哑的嗓音问候着他,爱德华的眼泪流淌的更凶——这不是幻觉。

温暖的双手贴上了他的额头,令人几欲落泪的温暖,覆盖住他的额头。那人轻叹了一声,道,“先生,你似乎不太好。”

爱德华眨了眨眼——这是他能做的最后一个动作——他的视线中有了一点亮色,他看到了灿金的头发,黑色中唯一的光芒。

“阿尔……冯斯……”爱德华呢喃着,陷入了昏迷。

最后残留在他的视网膜中的,是一道光。

阿尔冯斯

泽谅谅

钢炼为什么这么好看!???
爱德华为什么这么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画不出画不出...
骨科太太太太好了我又可以了(!

钢炼为什么这么好看!???
爱德华为什么这么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画不出画不出...
骨科太太太太好了我又可以了(!

阿太难难
年纪轻轻的 俺画什么西装嘛

年纪轻轻的 俺画什么西装嘛

年纪轻轻的 俺画什么西装嘛

咕之炼金术师

【豆尔豆】模特

体育生尔x美术生豆
(草稿)

有关美术的内容我瞎嘚啵的

bug巨多

ooc预警

“爱德,你真不能让你弟弟来当模特吗?”

“哈?”爱德华烦躁地转着笔,头顶老旧的风扇嘎吱嘎吱地响着,教室里也是闹哄哄的喧嚣,他略微提高了嗓门,“你说什么?”。

说话的女孩子一缩,随后又笑嘻嘻地凑近,“你弟弟啊~阿尔冯斯!”

爱德华往后一仰,半瘫在掉漆的椅背上,微微侧头看着说话的女孩。“你要跟他表白?”

“什么啦!”不知是由于热还是害羞,女孩脸上微微泛起红晕“是模特!模特!”女孩义正言辞地强调,“他身材超棒的!”“而且还帅!”另一个女孩插嘴,两个女孩顿时热火朝天地聊了起来。

“哈?”爱德华再次发出疑问...

体育生尔x美术生豆
(草稿)

有关美术的内容我瞎嘚啵的

bug巨多

ooc预警

“爱德,你真不能让你弟弟来当模特吗?”

“哈?”爱德华烦躁地转着笔,头顶老旧的风扇嘎吱嘎吱地响着,教室里也是闹哄哄的喧嚣,他略微提高了嗓门,“你说什么?”。

说话的女孩子一缩,随后又笑嘻嘻地凑近,“你弟弟啊~阿尔冯斯!”

爱德华往后一仰,半瘫在掉漆的椅背上,微微侧头看着说话的女孩。“你要跟他表白?”

“什么啦!”不知是由于热还是害羞,女孩脸上微微泛起红晕“是模特!模特!”女孩义正言辞地强调,“他身材超棒的!”“而且还帅!”另一个女孩插嘴,两个女孩顿时热火朝天地聊了起来。

“哈?”爱德华再次发出疑问,他有些不能够理解,但已经没有人理他了。

女孩子们叽叽喳喳地闹着,突然一起转头看向他,“爱德!你可以的吧!”

两双亮晶晶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爱德华心中哀嚎,这怎么可能拒绝得了啊!



“就是这样。”爱德华叼着根冰棒,含糊不清地说着,状似专注地盯着桌上的作业,实际上眼角的余光却不断往不远处的人身上扫去。

阿尔冯斯站在空旷的大厅里,一手举一个哑铃练臂力。

运动了许久,他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打湿尽,索性直接脱了上衣,打着赤膊。汗水从鬓角流下,顺着脸部线条滑落,在匀称的肌肉间肆意蜿蜒。

有什么嘛,他有的我也有啊。爱德华愤愤,拿着冰棒卡擦卡擦泄愤似的,三两下就吃完了。

他反身坐在椅子上,拈着冰棒棍往垃圾桶里投去。

“没中呢,哥哥。”阿尔冯斯看着爱德华幼稚的举动,笑眯眯地道。

“这种事情我看的到啦。”爱德华不满地嘟哝,脚步拖沓的走到垃圾桶旁将棍子捡起扔进去。

“你对这事怎么想啊?”爱德华坐回自己的位置,努力做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询问。“嗯……哥哥你还需要再练练?”

我说的是这个吗?!爱德华气急,唰的一下又站起,噔噔噔的走到阿尔冯斯前恶狠狠地盯着他。

阿尔冯斯见状,意识到自己的态度过于敷衍,随即轻咳一声,假装自己什么都没说过,重新开口,“哥哥你是怎么想的?”

“这种事情……要看你的想法吧……”爱德华与阿尔冯斯面对面站着,平常没有怎么注意到,现在爱德华才发现阿尔冯斯居然高了自己近一个头,他不免有些嫉妒,猜想着是不是因为身高那些女孩子才不选择自己作为模特。

阿尔冯斯沉默,爱德华想着自己的事情也没再开口,两人间的气氛莫名地沉寂下来。

“哥哥,你想画我吗?”阿尔冯斯突然出声,把爱德华飞到天边的思绪拉回。爱德华半合着眼,“……也就那样吧。”他含糊回答。

其实是想的。阿尔冯斯的身材作为模特绝对是顶好的,没有哪一个美术生会不喜欢这样的身材,爱德华偏偏又是个看中身材的,他也就格外地想要画阿尔冯斯。

但是爱德华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阿尔冯斯看上去有点低落,“那我去也没什么意思,帮我回绝了吧。”他心不在焉地开口,放下哑铃,活动着手腕脚腕结束运动,然后朝爱德华笑笑,放松了身体走动着。

“那要是我说我想画呢?”爱德华有一点点期待,希望自己会是特别的,阿尔冯斯也没让他失望,立刻说,“那我就当是在做你的专属模特了。”

 

 

阿尔冯斯最后还是去了。画室的女孩子们绕着他家长里短地唠嗑,找爱德华拐弯抹角地打听他的喜好。

爱德华被烦得受不了,吼了一声不画就让阿尔冯斯回去后,画室里一阵兵荒马乱,每个人都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描绘着模特的身形。

爱德华其实并不是很想吼出声,但在看到阿尔冯斯被莺莺燕燕包围的场景就莫名的烦躁不已。耳边终于清净下来,爱德华舒了一口气。

他拿起笔,闭着一只眼比划着阿尔冯斯的比例。

阿尔冯斯被要求站在窗边,看向窗外——这显然是私人的请求,阿尔冯斯也好脾气地答应了,但爱德华强硬地要求阿尔冯斯坐着。

鉴于一站要站很久,同学们也都答应了——尽管对于身为体育生的阿尔冯斯来说,那并不是个难事,阿尔冯斯还是很受用。

阿尔冯斯安静地坐在窗边,嘴角挂着一抹温和的微笑,眼中含着无限温柔看向窗外的景色。

爱德华突然就有点想反悔了,他不是很想向别人分享阿尔冯斯的这一刻。

他不着痕迹地瞪了画室里每个人一眼,随后发现阿尔冯斯唇边的笑意变得浓厚,立刻意识到自己的举动被阿尔冯斯看到了。

他不羞不恼,反而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阿尔冯斯的身影逐渐在他笔下浮现,阿尔冯斯的体态,阿尔冯斯的微笑,以及阿尔冯斯温柔似海的眼神完美地印在了画纸上,烙在了他心里。

 

 

“哥哥,为什么不给我看你的画啊。”在那天画完后,爱德华就将画藏了起来。阿尔冯斯不解地追问,却只得到一个神秘兮兮的拒绝,久而久之,阿尔冯斯也就忘了这码事。

阿尔冯斯不知道的是,在那天晚上,爱德华在画纸上的他身后加了一个自己,一个含笑看着阿尔冯斯的自己。

风前荡漾
你还活着.............

你还活着..........


我超爱的场合了qwq

你还活着..........


我超爱的场合了qwq

🦄️💫️头秃独角兽
只要你吹钢炼,我们就是异父异母...

只要你吹钢炼,我们就是异父异母的兄弟姐妹

只要你吹钢炼,我们就是异父异母的兄弟姐妹

CooKie

钢炼合志余量

摸上来冒个泡。钢炼骨科合志又有几本余量掉落,之前错过的还有机会!

指路见评论!

摸上来冒个泡。钢炼骨科合志又有几本余量掉落,之前错过的还有机会!

指路见评论!

橐驼与驼驼
我画完了!真的好喜欢香尔!因为...

我画完了!真的好喜欢香尔!
因为太穷用不起素材 ,只能自己截图拼背景😂😂😂
(躺尸)

我画完了!真的好喜欢香尔!
因为太穷用不起素材 ,只能自己截图拼背景😂😂😂
(躺尸)

肆病

描改!描改!描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大家都懂的乙女解剖,挑了几张图描了一下。

因为快开学了所以没时间上色💦

有尔豆暗示。

描改!描改!描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大家都懂的乙女解剖,挑了几张图描了一下。

因为快开学了所以没时间上色💦

有尔豆暗示。

Lp

【尔豆】抢手机前要先熄灭屏幕

无理乱来,是短信群发梗,对话偷懒


————


“不行,不行,我的铠甲里只有女孩子和猫咪能进!哥哥快走开啦!”阿尔冯斯捂着自己的脑袋。


“让我进去看看又有什么!”爱德华揪着铠甲头顶的须须。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哥哥好像变态!”


“可恶,阿尔,你给我等着!”



“这样就可以了吧!”爱德华推开厕所门。


“你用什么炼的女仆装和猫耳啊哥哥!好丑,我要把女仆装从喜好里划掉了……”


“喂喂,你对我的审美有什么意见!让我进去!”


“哥哥根本就好敷衍,想都不要想。”


“……你提个条件呢,不过不要太过分。”


“这样……”阿尔冯斯把兄长脱下来的...

无理乱来,是短信群发梗,对话偷懒


————


“不行,不行,我的铠甲里只有女孩子和猫咪能进!哥哥快走开啦!”阿尔冯斯捂着自己的脑袋。


“让我进去看看又有什么!”爱德华揪着铠甲头顶的须须。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哥哥好像变态!”


“可恶,阿尔,你给我等着!”



“这样就可以了吧!”爱德华推开厕所门。


“你用什么炼的女仆装和猫耳啊哥哥!好丑,我要把女仆装从喜好里划掉了……”


“喂喂,你对我的审美有什么意见!让我进去!”


“哥哥根本就好敷衍,想都不要想。”


“……你提个条件呢,不过不要太过分。”


“这样……”阿尔冯斯把兄长脱下来的衣服重新炼了一次。



“这样可以了吧!”


爱德华再次推开厕所门,迎接他的是手机的闪光灯。


“果然比刚刚好多了。”


“阿尔你在干吗?!快点给我删掉!”


“不可能啦!嘿嘿我会永远珍藏这一张,首先备份……”


“阿尔……你死定了……”


“啊啊啊不要抢啊!我的手机,笨蛋哥哥快松手!你会害我摁坏手机的!!”


“你,乖乖交出来让我删掉不就好了,不然哥哥直接给你买新的也行哦亲爱的弟弟。”


“别过来!我好不容易找到的○○○的链接和○○○的本子都还没有看也没有备份!啊!你害我点到什么了啊!!!”


“哈?你这小子都在偷偷看什么?早跟你说把手机给我哪有这么多事。”


“………………啊……点……点到短信群发出去了………………啊………………我的后宫建成计划………………”


“什…………!阿尔……你……我………………”


空气静止了一分钟。


“……让我钻进去吧阿尔,以后在外就只有你一个人行动,世界上不存在什么钢之炼金术师,我也就没有丢过人。”


“不要想逃避现实也不要想钻进来……”


♬~


“……有人回我短信了……还是第一次完全不想看呢……”


“说到不想看,绝对是我更不想看吧。怎么会有这种害我丢人的弟弟……”


“……那我必须要承受这样的痛苦读给哥哥听。”


“……我要把你炼成女士铠甲。”


“这种不切实际的事等哥哥能打趴我找到动手时机再说吧……是恩维回的。她说……”


恩维:恶,大言不惭拒绝我的cos主题女仆咖啡屋的矮子这是在干什么呢?


“切,被这个喜欢cosplay成○○○和XXX的家伙看不起的感觉好不爽。”


“你们之前商量了什么啊……我就说平时对这方面一窍不通的哥哥怎么这么熟练啊!”


“不要说我,你怎么这么熟练啊!”


♬~


“啊又来一条。是马斯坦古上校。”


“这条我不想听……”


“不行哦,他说……”


上校:刚刚一直在忙,所以让中尉念短信给我听,结果她说没法念让我百忙之中抽空来看一下。哇,虽然不知道你们兄弟俩怎么回事,总之谢谢阿尔冯斯君,钢仔这个月贴在墙上的优秀员工照片有了。


“虽然上校这么说明明是中尉在替他保管手机吧。”


“我绝对要杀了那家伙!”


♬~


“中尉也回了。”


“……她说什么?”


“请不要带着大佐胡闹。”


“明明是那家伙不让人省心。”


♬~


“啊,休斯先生……”


“……我突然产生了一点愧疚感……”


“我也……休斯先生真的对我们很好又帮了很多……”


少校:阿尔冯斯君,你是不是发错了?不过,艾丽西娅终于相信军队里除了我以外没有别的好男人了。顺便你们的衣服在哪里买的,我也想买点其他可爱的裙子给艾丽西亚穿。


“太好了……我没有被当成变态……”


“为什么只有我是反例,可恶!”


“当然是因为哥哥平时干的蠢事太多了……”


♬~


“啊,新的。”


“这个怎么没备注……”


“因为……是爸爸……”


“阿尔,你怎么还有那家伙的联系方式……”


“就是不想让哥哥发现才没备注嘛……”


陌生号码:阿尔,好久没联系!嘿嘿嘿爸爸也在差不多的地方哦!(女仆咖啡屋.jpg)刚刚服务员小姐夸爱德的扮相很可爱呢。爸爸一直在外面旅行,这种自己孩子被夸的时候也真是难得,感觉很不错呢!


“…………这个混蛋是不是白痴。”


“我觉得爸爸很喜欢哥哥呢。”


“手机给我。”


“啊!不要乱翻!哥哥就知道侵犯别人隐私。”


“……怎么都是偷拍我的照片和……你们平时除了日常都在聊什么啊!这方面爱好还会遗传的吗!”


“因为爸爸很想哥哥才要我帮忙,哥哥不要看了!”


♬~


“新的…………”


“是大总统……”


布拉德雷:安分一点,因为你们搞这种多余的事,难得在家休息一会,一直在看普莱德那小子跟夫人撒娇,哭着说什么『母亲大人,我不想当国家炼金术师』了。


“我,连这种虚假的崇拜都失去了……”


“虚假的也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吧。”


“普莱德这家伙也很不容易呢,大总统照顾自己的大哥也很不容易呢。”


“是啊,我照顾哥哥也很不容易呢。”


“你今天已经说了太多禁句了,阿尔。”


……


……


“总之都这样了,让我进去吧”


“……还是不死心啊,我刚刚那个说『穿这件就让哥哥进去』是骗哥哥的,但是做坏事果然会有报应呢……”


齐朗

【钢炼同人】白玫瑰之死(2)
因为又被屏蔽了,
所以直接评论区见吧
p2是原文作者的简介

【钢炼同人】白玫瑰之死(2)
因为又被屏蔽了,
所以直接评论区见吧
p2是原文作者的简介

肆病

最近一直在搞钢炼_(°:з」∠)_
p1有一点点尔豆
p2是兽耳豆豆

最近一直在搞钢炼_(°:з」∠)_
p1有一点点尔豆
p2是兽耳豆豆

拿坡里黄
骨科好好食有没有人来一起食

骨科好好食
有没有人来一起食

骨科好好食
有没有人来一起食

Lp

【尔豆】不管怎么样第一次就是这样

是fa后时间线,豆丁扶他
ooc,弱智

“诶?那天回来就这样了吗?”

是fa后时间线,豆丁扶他
ooc,弱智

“诶?那天回来就这样了吗?”

齐朗
最喜欢的一张呜呜呜

最喜欢的一张呜呜呜

最喜欢的一张呜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