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片段

5203浏览    3860参与
Fall

德哈 短信 留言

今天吃了个青苹果。

我想起了你的眼睛。

                 Your’s Draco.

今天吃了个青苹果。

我想起了你的眼睛。

                 Your’s Draco.


银河宿醉
透过半扇金粉朝阳,玄色折扇抹上...

透过半扇金粉朝阳,玄色折扇抹上银粉再慢慢打开刮匀,透过浅漂星尘,看月色勾勒出人间夜玫瑰。
双眸微合,额前几绺黑发像拜伦湾浅岸处水底的碎沙砾,被水一映,就像坠入了万花镜,折射出各色人间仙境。
他离去了,寂静树林间只剩下了缥缈月光。
可他,早已改写成流世诗篇。

透过半扇金粉朝阳,玄色折扇抹上银粉再慢慢打开刮匀,透过浅漂星尘,看月色勾勒出人间夜玫瑰。
双眸微合,额前几绺黑发像拜伦湾浅岸处水底的碎沙砾,被水一映,就像坠入了万花镜,折射出各色人间仙境。
他离去了,寂静树林间只剩下了缥缈月光。
可他,早已改写成流世诗篇。

蔚蓝星球。

存一下。

蓝蝶与世界。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人很困扰。”

雨天。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曾经与一只停留在教室窗前、眼睛像两颗黑豆子的雀对视了几秒。好饿,那时候我是这样想的,忘了是哪个人说的,饥饿感是如同婴儿向母亲野蛮地索取喂养它的乳汁一般的、没有道理可讲的,生命本身的欲望。我张开嘴,不受控制的舌头利用响亮的声音表达牙齿想要咀嚼肉的渴求,我听见舌头说:我可以吃了你吗?在安静的自习讲堂里砸下了一颗陨石。

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我身上。这些探究的视线谋划了一场绑架案,我是这样想的,这是一场绑架饥饿的谋杀,这不...

蓝蝶与世界。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人很困扰。”

  

 

雨天。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曾经与一只停留在教室窗前、眼睛像两颗黑豆子的雀对视了几秒。好饿,那时候我是这样想的,忘了是哪个人说的,饥饿感是如同婴儿向母亲野蛮地索取喂养它的乳汁一般的、没有道理可讲的,生命本身的欲望。我张开嘴,不受控制的舌头利用响亮的声音表达牙齿想要咀嚼肉的渴求,我听见舌头说:我可以吃了你吗?在安静的自习讲堂里砸下了一颗陨石。

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我身上。这些探究的视线谋划了一场绑架案,我是这样想的,这是一场绑架饥饿的谋杀,这不公平。暴雨天滴答滴答地响,雨穿过发炎的喉咙淋透了我的胃,灼热的、疼痛的感觉仿佛食物化为饱腹感在送往我的血液,够啦,够啦,已经足够啦!它们已经发出了拒绝进食的信号,但我依旧还是觉得不够,手往桌肚里摸藏在那儿的零食,藏起来的是两块旺旺雪饼。

 

没有了。

消失了,零食消失了,我找不到了,那些心脏不是血肉做的怪物也收回视线了。我再转头去注视那只雀,却只看见一片模糊不清的漆黑。我可以吃了你吗?对不起,我太饿了,对不起,我这样小声念着,眼泪黏又热,湿润着往下滑、往地上来了次壮烈却安静的自杀,但我不想因为这件事而掉眼泪,可能是因为太幼稚。手边是初二上学期时候留下的笔记本,如果翻开就可以看到第一页上用黑水笔写着:我好饿,谁来救救我。字迹潦草且歪歪扭扭,旁边还添了一个滑稽的流泪表情。

 

谁来救救我?那时我发出的声音很奇怪,似是野兽、却更像孩子。她对我说:那是你自己的悲鸣。

  

冯意带我逃了最后一节地理课,逃到了三楼无人使用的音乐教室,她拉着我的小臂的手是冰凉的,比倒进可乐里的冰块还要凉一些,她身上弥散着夏天运动后的汗味,刚染了没多久的深蓝长发被风吹着在楼道里沾上了刮进来的雨的水珠。要去看雨景吗?我带了两块白巧克力。她笑着,在明亮的灯光下灿烂地笑,渐渐地、笑容与白炽灯融在了一起,我大概是被剥夺了拒绝的权利,仅仅只是点点头、就能让她的眼睛里即将死去的萤火虫重新被光芒点燃。

 

什么都看不到啊。来到窗边的我面对厚得切不开的黑暗下意识反应了这句话,她却在我身后莫名地笑出声来,你还真以为我拉你来是为了看雨啊,她这样说道,我将视线定格在她身上,冯意牵住了我的手,明明教室里没有其他人、她却还是悄悄地压低声音问我,像是不想被窗外的雨听到:你怎么在课上哭了呀,小猫崽?她还是对我笑着,脑海里突然蹦出“柔软”这个词,一时间这个词语仿佛融化了、成为了一杯热巧克力往迟钝的心上浇。


C

道理懂很多,有什么用呢,脆弱的心还是那一颗。​

道理懂很多,有什么用呢,脆弱的心还是那一颗。​


江暮浮光

随手摸个番外(?) 弥补下草草了结

    “你什么意思......。”宋卿忽然地像只受惊的小狮,虽然极力掩饰自己的慌张,外壳却很容易被人一刀划破,窥个一清二楚。

    白淞看他猛地转过身,皮革外套掀起一层薄薄的灰尘,瞳孔像猫似的骤然缩起来。“我什么意思......您应该懂得起。”白淞靠近了一些,鼻尖差个一圈半就要抵在宋卿鼻梁上。

    “宋公子。”

    几乎是在“子”字刚落地,宋卿用极迅捷的速度拔出腰侧的手枪,狠狠戳在白淞喉结处,望着他的双眼染上了狰狞的红。

   ...

    “你什么意思......。”宋卿忽然地像只受惊的小狮,虽然极力掩饰自己的慌张,外壳却很容易被人一刀划破,窥个一清二楚。

    白淞看他猛地转过身,皮革外套掀起一层薄薄的灰尘,瞳孔像猫似的骤然缩起来。“我什么意思......您应该懂得起。”白淞靠近了一些,鼻尖差个一圈半就要抵在宋卿鼻梁上。

    “宋公子。”

    几乎是在“子”字刚落地,宋卿用极迅捷的速度拔出腰侧的手枪,狠狠戳在白淞喉结处,望着他的双眼染上了狰狞的红。

    “白淞。”宋卿在拔枪而出的瞬间开口,“我警告你。”声音颤颤巍巍的,确像只小兽。

    这一抵为他们让出了距离,却把白淞脖颈刺得生疼,甚至有种窒息的错觉。“我不知道您的目的是什么,但我想嘛.......”白淞突然咽了下口水,带着枪口跟着滑动几下,“跟高......”

    “我现在就杀了你。” 宋卿双眼瞪出血红,左手用力反压在红木桌上,指甲就要抓出和他眼廓似的颜色。

    “开枪。”白淞似乎抢在宋卿说完前开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嘴唇也没了颜色。

    宋卿扣在扳机上的指节愣住了。

    “您未免也太激动了。”白淞微抖着扯出一个生硬的笑,“开枪啊!你不是要杀了我吗?”他的声音似乎陡然变成了嘶吼。

    “开枪!”

    宋卿被吓住般把扳机敲出啪嗒一声。

    白淞双腿抖了一下,随即的笑却越来越戏谑。“我没这个胆子,你也没有。”

    宋卿瘪着嘴角把眸子垂下来,突然手腕被人擒住,墨染似的枪就要跟着掉下来,又被利落地接住。他胳膊被扯得生疼,由着惯性旋了个圈,背脊突然就靠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枪口转了个头,抵在了缎带上。

    白淞温热的呼吸吐在他耳廓上,“别后悔。”

    “你要......干什么。”宋卿不敢抬头。

    白淞的腿抵着他的,开口轻笑了一声,“别害怕,我不会说。”然后把枪口顺着缎面的带子滑了下来,抵着厚实的军装料,到了锁骨中央,“算我欠你条命,我会来还你。”

    宋卿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嘴唇的脂红被蹭上了面颊。

    “谁说......”

    “我说的。”

    “危险物品,没收。”姿势突然不对起来,宋卿任由他抱着,大部分原因是他挣不开。

    “对不住了,小警花儿。”白淞勾着环把它旋了一圈,放进了宽大的戏服里。

    “我会让你后悔。”宋卿还没回过神,眼皮颤抖着阖上双眸。
    白淞抬头看着他的后脑勺和棱角分明的军帽,眸子里闪过一轮光亮,很快又黯淡下去。
    “不会的。”

夜涟

一篇乱写的文

它看着她心中有种莫名的情绪在乱撞——


她原本青丝三千,如今却沦为白发五丈。曾经被众人夸赞的发丝却变成了枯草,失去了原本的光泽,杂乱不堪!


她的笑容明明在前一晚还笑得灿烂如星光,如今却连上挑的嘴角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好似从未出现。


她精致的脸颊也变得苍白,眼神空洞,并且面无表情,就如同失了魂一般。


它似乎看见了她身边的色彩在一点点的消失,周围的星星也全部坠灭……


它不懂这一切!这明明只是一场任务罢了,他们也只是这个故事中的过客,明明并不是亲兄妹,为何他身“死”了她会这般痛苦?


它实在搞不清楚?明明无关爱情,也不是真正的亲情,可她所有的动作都让它疑惑。


情,...

它看着她心中有种莫名的情绪在乱撞——


她原本青丝三千,如今却沦为白发五丈。曾经被众人夸赞的发丝却变成了枯草,失去了原本的光泽,杂乱不堪!


她的笑容明明在前一晚还笑得灿烂如星光,如今却连上挑的嘴角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好似从未出现。


她精致的脸颊也变得苍白,眼神空洞,并且面无表情,就如同失了魂一般。


它似乎看见了她身边的色彩在一点点的消失,周围的星星也全部坠灭……


它不懂这一切!这明明只是一场任务罢了,他们也只是这个故事中的过客,明明并不是亲兄妹,为何他身“死”了她会这般痛苦?


它实在搞不清楚?明明无关爱情,也不是真正的亲情,可她所有的动作都让它疑惑。


情,这种东西实在太奇怪了,它想,想要明白因该要很长时间……


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篇奇葩的脑洞,以后会插在别的作品,但本人佛性,更新不定。


此非明

某日散宴归家后,官老爷无意中瞥到镜里肥头大耳、大腹便便的自己,一阵愕然。恍惚间,他突然看到了当年那个食不饱、穿不暖,寒窗苦读、一贫如洗的书生,那就是曾经的他。


现在他已经得到了过去梦寐以求的一切:权力,金钱,丰盛的食物,豪华的住宅,漂亮的女人……可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变得那样陌生,遥远得像是镜中的幻影。他别过脸去,不忍再看镜中的模样。

某日散宴归家后,官老爷无意中瞥到镜里肥头大耳、大腹便便的自己,一阵愕然。恍惚间,他突然看到了当年那个食不饱、穿不暖,寒窗苦读、一贫如洗的书生,那就是曾经的他。


现在他已经得到了过去梦寐以求的一切:权力,金钱,丰盛的食物,豪华的住宅,漂亮的女人……可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变得那样陌生,遥远得像是镜中的幻影。他别过脸去,不忍再看镜中的模样。


是迎春花呀

边楼

灰白色的云层厚厚的,挤在了一起,覆盖了一边天。雨淅沥沥的,时大时小,踮着脚尖从高空轻手轻脚地落下,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忽地闪过白亮的光,短暂而措不及防地“失明”,几秒后似远似近的地方发出沉闷而又如同咆哮的雷鸣。


几滴雨嘀嗒嘀飞溅在边楼大大的玻璃窗上,稍大一些的水珠子慢悠悠地滑下。边楼安静得很,很空旷,在这个时间里,空无一人,有种不食烟火的清净,大约是平日里少了份人气,也就少了些喧闹。


阿初贴着白瓷砖,从墙边往门内里探了探脑瓜子,头一抬,嘿,没有人,迈着小碎步悠哉悠哉地跨进楼里。


阿初跃上一张靠窗的桌子,挪了个舒服的姿势趴下,小脑袋仰着,圆溜溜的眼睛盯着窗外,看水珠子滚...



灰白色的云层厚厚的,挤在了一起,覆盖了一边天。雨淅沥沥的,时大时小,踮着脚尖从高空轻手轻脚地落下,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忽地闪过白亮的光,短暂而措不及防地“失明”,几秒后似远似近的地方发出沉闷而又如同咆哮的雷鸣。


几滴雨嘀嗒嘀飞溅在边楼大大的玻璃窗上,稍大一些的水珠子慢悠悠地滑下。边楼安静得很,很空旷,在这个时间里,空无一人,有种不食烟火的清净,大约是平日里少了份人气,也就少了些喧闹。


阿初贴着白瓷砖,从墙边往门内里探了探脑瓜子,头一抬,嘿,没有人,迈着小碎步悠哉悠哉地跨进楼里。


阿初跃上一张靠窗的桌子,挪了个舒服的姿势趴下,小脑袋仰着,圆溜溜的眼睛盯着窗外,看水珠子滚落。一颗,两颗,三颗,十颗,百颗……汇聚成溪,那小小小小的溪衍出数条支流。窗子外砸落在雨棚的雨嗒嗒,嗒嗒……


阿初想家了,它记不大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离开妈妈、离开哥哥姐姐的,只是窗外下着雨,乌云朵儿在哭,哭得很伤心,阿初感觉自己的小心情有点怪怪的,有些小惆怅,恍惚间想,那乌云朵儿,是不是也在想家?


有人进来了。阿初赶忙跳下桌子,躲在不大容易令人注意的桌脚旁,不敢发出声响,耐不住好奇,探了半边脑袋。那个高高大大的人儿,手上拿着一摞纸张,身旁还有很多四四方方的粉色小石砖,每一桌都摆上了一张纸,纸上压着小石砖,动作利落,很快地摆好,从进来的那个门出去了。阿初又回到桌面上,认真地打量纸,纸上有好多字,大大小小,粗粗细细,密密麻麻,可是,它看不明白。


窗外的雨渐渐小了,还有雨丝随风乱舞,玻璃窗上没有再打落水珠,只剩下之前的水痕,天空亮起来了,是白云来接乌云朵儿回家了。


阿初找了一个不会有人打扰的角落,蜷缩起身子,轻轻地,睡了一个小小的午觉,却又好像睡了很久很久。


再醒来时,阳光暖暖的,轻手轻脚地洒落下来,生怕惊动正在午眠的万物。


边楼里亮堂堂的,却已坐满了人儿。


姑娘坐在窗边,那个阿初曾趴过的位置。姑娘侧着头,在之前摆在桌上的纸上奋笔疾书,认真。阳光灿烂,穿过玻璃照在桌面上,照在那张纸上,照在姑娘身上。纸亮着金色的光,姑娘穿着红白色的衣服,渡上一层薄薄的淡黄色,明亮。


阿初悄咪咪探出半边面,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看着姑娘。


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姑娘终于停了下来,“咔”,轻轻一声,叩在阿初的心里。女孩弯了弯背,又叠好双臂,趴在桌上,不知是在看那写满字的纸张还是闭了眼养神。


窗户是开的,有风,拂起姑娘细碎的发丝,温柔地跳着芭蕾。



—————————

*以这篇有点没头没尾的文字纪念记忆里的那个美好的时光。

那个叫边楼的教室,阳光洒落。好欢喜。




生于往生净土

[轰爆] 年少的欢喜

                            年少的欢喜


屋外已经被黑夜浸透,晚风透着凉意,但是吹不进屋里。


“哈哈哈,终于轮到轰君了。请问轰君是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呢?”


刚才爆豪选了大冒险,被要求做的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也就是亲墙面三下而已,但是轰焦冻怕了,稍作思考,选择了,“真心话。”


“...

                            年少的欢喜


屋外已经被黑夜浸透,晚风透着凉意,但是吹不进屋里。


“哈哈哈,终于轮到轰君了。请问轰君是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呢?”


刚才爆豪选了大冒险,被要求做的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也就是亲墙面三下而已,但是轰焦冻怕了,稍作思考,选择了,“真心话。”


“好的,轰君选择了真心话。”主持这个活动的丽日御茶子十分兴奋地宣布,接着转身和身边的几位女孩子一起商量到底要出什么问题。


暂时无事可做的轰焦冻抬头越过峰田的脑袋,盯着落地的玻璃窗,像是窗外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


在这场游戏开始后,他就常常望向窗外,有些心不在焉,似乎是对这场合宿期间放松情绪的游戏不太感兴趣。


“轰君?”御茶子叫了一声,才将轰焦冻的魂唤回来。“我们要宣布问题了。”


“你们问吧。”轰焦冻将视线收回。


“轰君喜欢的人叫什么名字?”御茶子因为兴奋而有些尖锐的声音刺破了裹着大家八卦之心的那层膜。大家带着极大的好奇心将目光聚集在轰焦冻十分淡定的脸上。就连因为刚才亲了三下墙面而生着闷气的爆豪也忍不住抬头看他。


他们坐成一个圆,爆豪和轰焦冻之间只隔着一个人。这时轰焦冻低下头看着圆中间的那个喝光饮料后剩下的玻璃瓶。圆滑的瓶身泛着白光,瓶口指着他。


“欧尔麦特。”他说。


他一说完。被他的抖机灵逗得一愣的众人笑了。而御茶子愤愤道:“轰君使诈!,你知道我们说的是哪种喜欢。”


“对啊。轰君使诈。这个答案不算数。你再回答一次。”芦户三奈积极附和。她们想听的不是这个答案。


“我已经回答过了。”


“但是你没有回答对方向。”


“你们也没规定是哪种喜欢。”


“但——”


“好了!大家要和谐,不要争吵。”饭田一击掌,阻止了三个人的争辩。他用他那很有正义感的声音给问题来一个解决的方案。“既然两边都有问题,那就各退一步。轰同学再回答一次,但是只需要回答有没有喜欢的人就行了。”


觉得不可能知道那个人的名字的御茶子妥协了,轰焦冻也没问题,很干脆地回答了一个字,“有。”


接着,这场游戏在女孩子们不甘但是又无可奈何情绪中继续下去。而轰焦冻的魂又被窗外的东西勾去了,只是顾着看向窗外,没有心思继续参与这场游戏。


“有。”


听得爆豪心头一跳。


是谁?爆豪在轰焦冻回答的时候假装只是凑热闹一样紧紧盯着他,没能从他不偏不倚地看着御茶子但又没有对御茶子表现出任何暧昧的情愫的行为看出任何端倪。


虽然心中猜过轰焦冻已经有喜欢的人,但是亲耳听到又是另一回事。胸口有点闷闷的有些难受,像是被一团棉花塞住了胸口,有种窒息感。他知道肯定不会是他。轰焦冻是正常人。


但是一想到自己是输在性别上,爆豪又有些不甘。性别又不是他自己选的。


会是谁?爆豪带着些嫉妒的眼神扫过参与这场游戏的每个女孩。他现在也没什么心思参加这场游戏了。想着要找出那个被轰焦冻喜欢的人,要和她来一场决斗。谁赢了谁就更有资格站在轰焦冻身旁。反正在这个上面他不会输。


但是不管怎么扫视,都找不出甚至是可能的那个人。因为轰焦冻平时和女孩并没有过多的互动,也没见他对那个女孩特别好。


这个半边脸混蛋是骗人的吧。


爆豪看向轰焦冻。而扰得他有些心烦的轰焦冻还在全神贯注地看着窗外的东西。


窗外到底有什么好看的?


爆豪也好奇,于是也抬头朝窗外的黑夜看去,只是在抬头的那个瞬间,视线在那块映着他们的身影的落地窗上和轰焦冻的相撞。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猛地撞了一下,对方眼里的那点惊慌失措,让爆豪觉得觉得轰焦冻一直在通过落地窗上的映像偷偷看他。


意识到那点的爆豪立即将视线撤回来。刚才心里还想着要找情敌决斗的爆豪被这个眼神打败,什么计划都清空了,脑袋在那一刹那空白得只剩下心脏狂跳的声音,如同安静的天空下,飞机轰鸣。


为自己通过落地窗偷偷观察爆豪的各种动作和表情这个小计谋骄傲的轰焦冻没预料到爆豪也会看向落地窗。和爆豪的视线触碰的那一刻,他吓得心跳都快要停下来了。而爆豪反应比他更快,立即收了视线。


轰焦冻依旧看着落地窗,看着窗子上映着并不是那个暴躁的少年迷惑或是凶他的目光,而是低下头并不再看他或是看落地窗的身影,如同窗外的夜一样沉寂的心突然开出花来,将他这一整天都点亮了。


今天的夜色真好。


他看着那块上面映着他喜欢的少年的落地窗想道。


银河宿醉

CREED SILVER MOUNTAIN WATER

一直没有找到一个机会,可以写Creed Silver  Mountain Water,因为银色山泉的味道实在是太过于与众不同了,没有与之匹配的心境,所以我一直没有下笔写。

最近似乎能感觉到这样的气息了。

有人说,银色山泉胭脂味太浓,感觉沾染了人间喧嚷,不怎么喜欢。可我却好喜欢它前调里就扑面而来的淡淡脂粉味。

人间烟火,正是因为在人间,才如此有趣,如此可爱。

人间正是因为有了你,才如此熠熠生辉。否则,黯淡天际,我又怎么会喜欢?


一时之间难以描述Creed Silver  Mountain Water的味道。

像是一个清冷淡清的男子,穿过温柔湿润的南风,招惹得袖间有了粉蝶的笑意和甜...

一直没有找到一个机会,可以写Creed Silver  Mountain Water,因为银色山泉的味道实在是太过于与众不同了,没有与之匹配的心境,所以我一直没有下笔写。

最近似乎能感觉到这样的气息了。

有人说,银色山泉胭脂味太浓,感觉沾染了人间喧嚷,不怎么喜欢。可我却好喜欢它前调里就扑面而来的淡淡脂粉味。

人间烟火,正是因为在人间,才如此有趣,如此可爱。

人间正是因为有了你,才如此熠熠生辉。否则,黯淡天际,我又怎么会喜欢?


一时之间难以描述Creed Silver  Mountain Water的味道。

像是一个清冷淡清的男子,穿过温柔湿润的南风,招惹得袖间有了粉蝶的笑意和甜味。蝶香随风即逝,缥缈到不知第几重青山之外,只留下湿润温柔的南风。

刹那间,几十里外的山峦中迸发出银色星光,带着银粉,绵延至此处,甚至几百里外的更远处。

虽不见桃之夭夭,却仍旧灼灼其华。

是绝世无双,是无边风光。

是万里旖旎,是终归于我。


站在长安城上,从脂粉气最重的青楼里逃出,站在玄色瓦片覆盖着的屋顶上,看着目光尽头的不知何处。

男子身上的凉薄之味虽盖不掉那股青楼中繁华喧嚣的世俗味,却也衬出了他身上渡情渡恨渡红尘的寒意。

寒窗深梦,今夕何夕,藤蔓悄然萌芽,蜿蜒数千个漫漫长夜,行至窗外。无心睡眠,便可细细打量这静下来的人间夜景。


哪怕风轻云淡,唇角微挑,也依旧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风流人物。这个世界拦不住他,这些死板无理的规矩更拦不住他。

流言是碎纸屑,蜚语是破稻草。

最后的最后,谁都要仰望他。

因为他的目标是山顶。可是山有多高,谁又知道呢?

他此刻俯瞰长安城风景,不过如他日后回头看走过的漫漫长路般,轻飘飘的,随时便可转身,向万里无云的天穹疾驰。


他可以在皇宫中披金戴银,装出富奢骄淫模样,骗得了朝堂之上的所有人,也骗得了全天下的人。

在琉璃黄金宫殿内,手捧皇家御酒,身着镶金华服,甚至全天下都以为这就是他全部的模样了,其实这只是他的剑鞘。

剑未出鞘,何人敢说锋利与否?

那是可劈开疾风、斩断惊雷之剑,而非高楼春色、秋日盛果般柔情。


俯瞰人间烟火,扰乱众生。

这世俗间的庸脂俗粉,包裹在人山人海之中。

他穿流其中,衣不沾尘。

入尘不避尘,亦不染尘。


很多人会问,他既然衣不沾尘活脱脱一副不食人间烟火色的模样,又究竟有哪里迷人了呢?

他究竟有哪里迷人,旁人又如何会知晓呢?

在酒楼,在画舫,在宴厅。旁人没有同他喝过酒,没有与他擦肩而过,没有不小心撞到他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味,自然无法理解。

他又有什么地方让人无法忘怀?是清冷的语气,刀刻斧凿般的侧脸,还是可杀人于无形的眸光一瞥?

都是。

也都不是。


半轮新生朝阳,银雕长剑系上玉穗,再佩在腰间,映出一道宛如潘泰莱里亚岛侧海岸线的轮廓。

仿佛彭透斯一般让人难以猜测他的内心,眼中蒙着湿润的白雾,好看又危险。

银色的铠甲整齐的散落在他靴边,不知他在等待着何人。


曾几何时,他也是找得满楼红袖的白衣少年郎。飞扬的意气被黄沙与寒风不断消磨,朝堂上市井间的赞美声与攻讦声此起彼伏,他肩上担负的责任却从未有一天被卸下。

他活得太明白太透彻,他不在意是非黑白,不在意背负骂名。多少人说他是非不分善恶不分,说他在乱世中猖獗作为,不得好死,他却笑笑,风轻云淡的样子也不知道是真的不放在心上还是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言语。


“旁人如何能懂我是否是黑白不分善恶不分。我是万世罪人还是一世名臣,旁人的三言两语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兴亡弹指,生死一瞬。

何为家国,何为善恶,他自心中有数,从来不需外人去替他评定。


la Partida de Colin.

听说她们不懂浪漫

一些言情(?)的小脑洞。


1.

参加100问访谈的时候主持人问到,有什么事情告诉了别人却没讲给恋人?

Mi笑笑表示挺多的,比如说元素魔法的创始人按照她的考证应该叫Rajesta,而不是目前公认的Ratasto.


2.

同样是这个访谈,Fiona认真读了读“在一起做什么的时候会心跳加速”,然后忽视了主持人滑稽.jpg的八卦眼神,回答到“当我们一起同巨型魔物战斗的时候。”


3.

Fiona有一个隐藏技能,她遗传了自己民族最大的优势:千杯不醉的酒量。可惜她已经养成了非常自制的生活习惯,这个技能至今还没被谁发现。


4.

Fiona一穿高跟鞋就会走路摔跤,因此她极力避免任何需要打扮的聚会场...

一些言情(?)的小脑洞。


1.

参加100问访谈的时候主持人问到,有什么事情告诉了别人却没讲给恋人?

Mi笑笑表示挺多的,比如说元素魔法的创始人按照她的考证应该叫Rajesta,而不是目前公认的Ratasto.


2.

同样是这个访谈,Fiona认真读了读“在一起做什么的时候会心跳加速”,然后忽视了主持人滑稽.jpg的八卦眼神,回答到“当我们一起同巨型魔物战斗的时候。”


3.

Fiona有一个隐藏技能,她遗传了自己民族最大的优势:千杯不醉的酒量。可惜她已经养成了非常自制的生活习惯,这个技能至今还没被谁发现。


4.

Fiona一穿高跟鞋就会走路摔跤,因此她极力避免任何需要打扮的聚会场合。

Mishera听到太多人谈论无聊话题就会头痛,因此她也能躲就躲。

在打了半天官腔(据M统计其间F有6次差点没忍住)终于成功推掉年终舞会的邀请之后,坐在自家阳台上吹风接雪看烟火的FM快乐地碰了一杯。


5.

Fiona喜欢冬天。这样她可以在晚上就着火光擦拭自己的盔甲。翻书页或者羽毛笔的摩擦声也让她感到熟悉又安心。

如果没有一只吃得胖胖的猫躺在身边就更好了。她看不惯这种懒洋洋的姿态,总想抓它起来锻炼。


6.

在繁华的自由之城住久了,也许会渴望平静的生活?Fiona曾经做过这样一个梦:她们都是平凡的人,住在木屋里,亲手做面包和果酱。冬天到了就跟着所有居民一起围着广场唱歌,永远不知道北边的山外发生了什么。

这个梦境很快在第二天紧急信件中的魔物报告中消失了。


7.

有些梦里的事不会消失。

比如Fiona轻轻低一下头就可以和爱人额头相触。


* 写5-7之后正在听Loreena唱的In Praise of Christmas(不然也不会在夏天写点冬天的场景啊XDD)。并且又被这首清冷的歌暖到,差点听哭了。


Ash

他掐着她的脸,她咧嘴傻笑。

他写字写累了,放下笔,回头看了看坐在身后的她。

她睡着了,头发散落,脑袋就快脱离了胳膊,他用手轻轻抵住,往回送。

她闭着眼,阳光软绵绵地贴在她身上,额头微微沁出汗珠,他拿起手机,拨了静音,拍起照片。


下午3点,连上两节历史课,她的本子上画的全是历史人物,笔记不存在的,这个传奇少女,听半节课,睡半节课,只要老师提问,她都答得出,学霸无疑。

哪是什么学霸,她有次对他说,别听那些,不付出就学会?我也就是把书看了十遍,习题练了百遍,然后就什么都记住了。他摇头说,不,你睡觉的功夫就把课听懂了,我才不信你的鬼话。

他掐着她的脸,她咧嘴傻笑。

他们的甜蜜日常总是惹人羡慕,连老师都不想去打扰他...

他写字写累了,放下笔,回头看了看坐在身后的她。

她睡着了,头发散落,脑袋就快脱离了胳膊,他用手轻轻抵住,往回送。

她闭着眼,阳光软绵绵地贴在她身上,额头微微沁出汗珠,他拿起手机,拨了静音,拍起照片。


下午3点,连上两节历史课,她的本子上画的全是历史人物,笔记不存在的,这个传奇少女,听半节课,睡半节课,只要老师提问,她都答得出,学霸无疑。

哪是什么学霸,她有次对他说,别听那些,不付出就学会?我也就是把书看了十遍,习题练了百遍,然后就什么都记住了。他摇头说,不,你睡觉的功夫就把课听懂了,我才不信你的鬼话。

他掐着她的脸,她咧嘴傻笑。

他们的甜蜜日常总是惹人羡慕,连老师都不想去打扰他们,只是嘱咐说,你们的事情我都知道,但不要耽误学习,你们的人生就快到岔路口,是继续前行还是分道扬镳,最后还是要看你们的成绩。

她眯起眼睛,偷偷地笑。他单手在背后勾住她的小拇指,像是在告白,锁住你,这辈子不离不弃。



CHAOMU

片段

寂靜之塔

少年像天鵝般線條優美的脖頸,帶著其年齡的柔嫩韌感,就算被層層繃帶纏繞,依然顯得優雅。而他纖細令人想起春蔥的手指,現在張牙舞爪地像朵形狀扭曲的花朵、啪答啪答地拍著我的背。

缺氧帶來的窒息感逼紅了他的眼眶和臉龐,細膩且艷麗的眼角閃爍著幾滴晶瑩剔透、搖搖欲墜的淚滴,讓人不由得心生愛憐。

他掙扎著,猶如剛出世的小鹿,又像在暴雨中顫顫巍巍盛放的花朵。

曾聽人說,死亡是上帝賦予萬物最公平的結局,它使萬物灰敗,枯芒。但眼前這位集齊世間寵愛的少年,死亡為他覆上一層神秘且危險的美麗。

突然我感受到手心下傳來細細的震動,少年發出了細微的嗚咽聲,寂靜的塔里,這絲聲音顯得過於突兀,它震盪在我心頭,...

寂靜之塔

少年像天鵝般線條優美的脖頸,帶著其年齡的柔嫩韌感,就算被層層繃帶纏繞,依然顯得優雅。而他纖細令人想起春蔥的手指,現在張牙舞爪地像朵形狀扭曲的花朵、啪答啪答地拍著我的背。

缺氧帶來的窒息感逼紅了他的眼眶和臉龐,細膩且艷麗的眼角閃爍著幾滴晶瑩剔透、搖搖欲墜的淚滴,讓人不由得心生愛憐。

他掙扎著,猶如剛出世的小鹿,又像在暴雨中顫顫巍巍盛放的花朵。

曾聽人說,死亡是上帝賦予萬物最公平的結局,它使萬物灰敗,枯芒。但眼前這位集齊世間寵愛的少年,死亡為他覆上一層神秘且危險的美麗。

突然我感受到手心下傳來細細的震動,少年發出了細微的嗚咽聲,寂靜的塔里,這絲聲音顯得過於突兀,它震盪在我心頭,並且循著我的心跳聲溶入了我的脈搏中。

直至少年心臟停止跳動的那一秒,我才鬆開緊緊掐住他的雙手。手心的溫度蹭著少年微涼的體溫,我親吻了我的掌心。

第1171天 我親手殺死的第1651個少年

不,或許該稱他、他們為太宰。

太宰治。



/**

的 地 得 好難分

哪裡,哪裡。哪裡、 也好難分

我就開開腦洞。

C

每天完成所有工作、汇报、阅读、人际交往后躺下床什么都不想的那三秒,最珍贵。

每天完成所有工作、汇报、阅读、人际交往后躺下床什么都不想的那三秒,最珍贵。

@

我认得出我的猫

他的眼睛是金色的,很放松的时候黑色的瞳仁会扩大,不是翡翠绿,不是湛蓝色,是像琉璃的浅金色,会在正午的太阳下显出一丝丝的淡绿,看向我的时候极美。

每个人看到他都会说他是纯白色的正统狮子猫,但我知道他那一小撮浅红褐杂毛长在哪。我还知道他超级怕生,和我一样,但从来不会挠客人,他知道我们会因为这个不高兴。

他每次咬我都不会留下印子,虚张声势的嗷呜一下,但最后也只是用有倒刺的舌头舔舐我,再把湿漉漉的粉色鼻头蹭到我手心里。他最喜欢睡在一个纸箱里,如果我趁他睡着去揉一揉他的爪垫,他会软软的用前爪击我一下,连指甲都不放出来的那种敲,悄无声息的偷袭抱我腿时也是这种路数,只有拿出逗猫棒才能有幸看到他用武装充分...

他的眼睛是金色的,很放松的时候黑色的瞳仁会扩大,不是翡翠绿,不是湛蓝色,是像琉璃的浅金色,会在正午的太阳下显出一丝丝的淡绿,看向我的时候极美。

每个人看到他都会说他是纯白色的正统狮子猫,但我知道他那一小撮浅红褐杂毛长在哪。我还知道他超级怕生,和我一样,但从来不会挠客人,他知道我们会因为这个不高兴。

他每次咬我都不会留下印子,虚张声势的嗷呜一下,但最后也只是用有倒刺的舌头舔舐我,再把湿漉漉的粉色鼻头蹭到我手心里。他最喜欢睡在一个纸箱里,如果我趁他睡着去揉一揉他的爪垫,他会软软的用前爪击我一下,连指甲都不放出来的那种敲,悄无声息的偷袭抱我腿时也是这种路数,只有拿出逗猫棒才能有幸看到他用武装充分的爪子对着我。

我每次探亲回去的前一天,他总是特别黏人,有时候他会直接摸到我的床上,有时候他在我整理行李箱的时候窜进来捣乱,试图用卖萌来扰乱我的整理进度。谁也没给他看过我的火车票,但我觉得他什么都知道,那几天连给他洗澡都会比平时乖很多,抱腿抽疯的次数也直线上升。进家门或者起床时,他会在门口等着我(给他加猫粮);拎包出门,他也会静静看着我把门锁好,从来不追出来,但会目送我一程两程 甚至爬上阳台看我走出小区,知道以他的身手不会摔下来,但还是希望他不要爬高

千言万语一句话:有猫,真好

白千梦

名字

名字

      “重命名成功。”冰冷的机械音,冰蓝的瞳倒映着他面前的老人,老人早已白发苍苍。

     这是他的主人,他的世界。

    “目标?你在说什么?我…有过么?”少年站在黑暗中,他的周身淡淡的光芒,那或许是所谓希望吧?

     “我不大喜欢别人称呼我这个名字。”毫无波澜的一句。

     少年仍在行走,即使已经遍体鳞伤,眸中的光亮所剩无几,但似乎还在在意着什么。

 ...

名字

      “重命名成功。”冰冷的机械音,冰蓝的瞳倒映着他面前的老人,老人早已白发苍苍。

     这是他的主人,他的世界。

    “目标?你在说什么?我…有过么?”少年站在黑暗中,他的周身淡淡的光芒,那或许是所谓希望吧?

     “我不大喜欢别人称呼我这个名字。”毫无波澜的一句。

     少年仍在行走,即使已经遍体鳞伤,眸中的光亮所剩无几,但似乎还在在意着什么。

     放弃么?会有人…在意么?

     还是…单纯的畏惧?

     鲜血在蓝色的眼瞳中似乎紫色,意外地好看,转身望望老人慈祥的面孔。

     少年迷茫地望着在他似乎快要窒息时,向他伸出手的那人,好温暖…

     “我叫x,你的名字是什么?”

     不记得…

    “我、我叫…我不记得了,太久了…”

极度紧张的情绪,那宛如冬阳的人,会承认自己么…?

     似乎是叹了口气,“没事的,放松些。这样,暂时叫你辰,如何?”

     “都、都可以的…”

     四周似乎渲染上色彩,黑色褪去…这样的明亮反而…有些不适。

     “凌。”

     “请输入指令。”

     “…我死后,去找‘他们’。”

     “…是。”

……

     “辰?”

     “…说。”有些别扭地扭过头。

     “我喜欢你。”

     “…我…也是。”

……

     “我的名字为父亲所命,只接收父亲的呼唤。”冷漠。

    “我是…洛。”我似乎回复不了你的感情了。

    我没有保护好父亲,但你…我护住了呢。

    “辰,你…”

    “你在说什么?”

    我转身,远离了那片光。




两个故事穿插,论灵感的丧失速度。

或许每个人都有那种低落,那种迷茫的时候,也有人会去照耀你,拯救你。

这才是最令人不舍的,但知人知面不知心,还是会下意识去防备,那样会擦肩而过,所以我选择了珍惜。

或许是…自欺欺人?

不用管那么多,我或许也没有名字。在等待一个人,会伸出手,救我于窒息中,让我看到未来。(噢,我在说什么)

一个人…承受不起那无边际的黑暗。

海上牧云寂

树上的鸟10

女人静静地坐在客厅里,翻看着书籍里的留影;模糊不清地面孔配着文字在脑海里终于有了清楚地坐标。人的记忆是大海,书籍对女人而言也是一座岛屿,书里的一切都是似曾相识的往事,前尘旧影足以让女人坐在沙发里沉默良久。

桌上摆放着丰盛的早餐,是典型的中式烹调方法,卤蛋,地瓜粥,油焖豆腐干等。婆婆是客家人,这不仅仅是婆婆的手艺,也是她的一辈子。

生活是天气,生活是食物,这是前往市区的旅行,日常的旅行。女人可以为任何事情出门,当然,她能去的地方不多,在固定的地方买书,在固定的地方买花,在固定的地方喝咖啡,她忠于它们,她要求很高。

巴洛克式圆形的餐桌上堆放着Kindle电子阅读器,维蕾德糖浆,花露水,还有给...

女人静静地坐在客厅里,翻看着书籍里的留影;模糊不清地面孔配着文字在脑海里终于有了清楚地坐标。人的记忆是大海,书籍对女人而言也是一座岛屿,书里的一切都是似曾相识的往事,前尘旧影足以让女人坐在沙发里沉默良久。

桌上摆放着丰盛的早餐,是典型的中式烹调方法,卤蛋,地瓜粥,油焖豆腐干等。婆婆是客家人,这不仅仅是婆婆的手艺,也是她的一辈子。

生活是天气,生活是食物,这是前往市区的旅行,日常的旅行。女人可以为任何事情出门,当然,她能去的地方不多,在固定的地方买书,在固定的地方买花,在固定的地方喝咖啡,她忠于它们,她要求很高。

巴洛克式圆形的餐桌上堆放着Kindle电子阅读器,维蕾德糖浆,花露水,还有给孩子喷鼻子的海盐水,早餐吃剩的卤蛋躺在餐盘上一动不动,岁月无穷无尽,但它们无法被刻进记忆里。

临近睡前,孩子主动去打开床头的那盏灯,女人轻声讲着童话故事《小伊达的花儿》,她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人的心灵就像花朵一样,要给它浇水,要给它施肥,小伊达的花儿总是在晚上出来开着各种舞会,她边用手指指着书上一个个字边对儿子绘声绘色的说着,似乎生命中除此以外别无其它,孩子睡熟了,她也静静地躺着,听着四周啾啾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