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牙医

3745浏览    152参与
爱喝酒的D姥爷

晚自习随笔(「・ω・)「嘿

晚自习随笔(「・ω・)「嘿

Loser寧

牙医:亲爱的喜欢哪个部位呢?

(动作参考:p2)

由下而上的打光真的很好看诶^-^

牙医:亲爱的喜欢哪个部位呢?

(动作参考:p2)

由下而上的打光真的很好看诶^-^

kim扎扎
【他人即地狱】我真的是被这个男...

【他人即地狱】
我真的是被这个男人迷死了,好久之前就一直想画,奈何作业太多啊哈嘎嘎嘎过

【他人即地狱】
我真的是被这个男人迷死了,好久之前就一直想画,奈何作业太多啊哈嘎嘎嘎过

舞戚

亲爱的,来吃肉啊!

BGM:UntilWeBleed (Remix)——Grim,Kleerup

B站指路: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9011545

亲爱的,来吃肉啊!

BGM:UntilWeBleed (Remix)——Grim,Kleerup

B站指路: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9011545

乱毛困獸

牙医的日常:看兔子,窥视,跟踪

牙医的日常:看兔子,窥视,跟踪

sahi季北之卑微营业
他人即地狱 牙医准备入坑牙医真...

他人即地狱  牙医
准备入坑
牙医真的盛世美颜

他人即地狱  牙医
准备入坑
牙医真的盛世美颜

尾野です

沉迷于欧巴(阿加西)的美颜无法自拔❤️唇红齿白我可以!!!

沉迷于欧巴(阿加西)的美颜无法自拔❤️唇红齿白我可以!!!

暗点点点

【LS】牙医(1)

 ★欠稿多年,真是不好意思

  ★平行世界,无鬼怪

  ★ooc慎入,目测甜甜的

      ★6千+,求有人看(emm)

 ////

  

  Larry接受了一个任务。

  他抬起头看着面前名为“Toothache”的诊所,再低头看着乖乖牵着自己的小女孩——Soda,朋友Chug的女儿,严肃问道:“准备好了吗,孩子。”

  Soda抬起头,展开笑容甜甜地回答:“嗯!准备好了,Larry哥哥!”

  女孩笑容天真灿烂,一想到等会她哭泣难受的样子,Larry的内心都纠结起来了,但没有办法的他只能紧紧握着女孩的手,带着她做个...

 ★欠稿多年,真是不好意思

  ★平行世界,无鬼怪

  ★ooc慎入,目测甜甜的

      ★6千+,求有人看(emm)

 ////

  

  Larry接受了一个任务。

  他抬起头看着面前名为“Toothache”的诊所,再低头看着乖乖牵着自己的小女孩——Soda,朋友Chug的女儿,严肃问道:“准备好了吗,孩子。”

  Soda抬起头,展开笑容甜甜地回答:“嗯!准备好了,Larry哥哥!”

  女孩笑容天真灿烂,一想到等会她哭泣难受的样子,Larry的内心都纠结起来了,但没有办法的他只能紧紧握着女孩的手,带着她做个敢于面对困难的勇士。

  “Let's go!”

  Larry高呼,迈出勇士的第一步。

  “哦耶!”

  于是就在下一秒,Soda就撒开了Larry的手,欢呼着跑进诊所里。小小的背影一跳一跳的。

  

  突然的操作让Larry懵得一逼,看着那快乐的小身影,他震惊了。

  现在的孩子都这么不怕牙医了吗?!

  

  

  ////

  

 

  没错,Larry他的任务就是带着Soda来看牙医的。委托人就是Soda的父母Chug和Maple,而原因现在想来还是让Larry有些哭笑不得。

  那时,一大清早的Larry家的门铃就一直响个不停,因宿醉还在头疼的他气汹汹地去开门,打算给扰人清梦的人来个左右勾拳,最好能升天那种。

  

  然而他没有想到,一开门就看见一团绿色的肥肉蹲在他家门,颤抖着朝他伸出手来。

  “Lar…Larry啊,我……”

  !!!

  淦!见鬼了!

  那一瞬间一个寒颤席卷全身,Larry差点没被吓死地直接把门狠狠地关上,但惊吓冲上神经的感觉比行动更快,让他因宿醉而迷糊的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起来,看清了面前的,并不是什么鬼东西……

  “我靠!怎么是你啊Chug!”

  而是Chug,他一脸痛苦地一手捂着脑袋一手捂着肚子,弱小无助又可怜,颤声:“我…我…太难……”

  刹住关门的动作的Larry,急忙冲出去要扶起Chug,关切问道:“你这什么情况啊?”

  “别…别动……”Chug挣扎着要推开Larry,想要继续蹲下减轻些痛苦,但现在他的力气条件不允许,于是他便顺力倒在Larry身上。

  那一瞬间,Larry觉得自己承受着生命不应承受的重量。所幸,在他快要扶不住Chug的时候,电梯“叮”的一声响起,便见Maple带着Soda急急忙忙地向他跑来。

  “Larry,真是抱歉啊!”Maple一脸歉意地帮忙扶过他家Chug,“我来晚了,我没想到Chug先敲了门。”

  “呼…没事,倒是Chug是什么情况啊?进来休息一下啊?”身上重力减轻了许多的Larry松了一口气,关切又疑惑。

  “不用了,他今天一大早的头疼又肚子疼,应该是昨晚喝太多酒,吃坏什么东西了!”说着Maple凶凶地看了Chug一眼,但语气仍是满满的关心和急切,“他疼得厉害,我等下就带他去医院检查了。但是今天Soda也正好有牙科的预约检查,最近她有些牙疼。

  “…所以可不可以请你帮忙照看一下soda,带她去诊所检查吗?”

  Larry了然了,震惊又有些不好意思。

  

  因为酒和吃的,都是庆祝他回国和搬回公寓的欢迎宴上的,是他,Chug,Todd和他男友Neil等老友一起吃喝的。尤其是酒,在后面他们还起哄地拼起酒来,以他和Chug为首喝得最凶。

  毕竟几个许久不见的大男人啊,撸完串聊完天唱完歌后,除了喝酒也没什么好干的了。

  最终的比赛胜利者是头顶“百毒不侵的大胃王”称号的Chug,可却不想这样的他还是中了食物的招了。

  现在看来真是太惨了,果然是喝酒害人啊……

  Larry揉了揉有些头疼的脑袋,但随即就咧开嘴,拍着胸脯笑道:“嘿,当然没有问题了,放心放心。”

  毕竟Chug变成这样和他也是有关系的,不过就算没有他什么关系,作为朋友也不可能不管啊。

  

  再说,公寓好像也就他有空了。

  “啊,真是太感谢了!”Maple高兴着和Larry道谢。

  

  与此同时在Maple刚说完后,他们的女儿Soda就从妈妈身后自己探出头来了,仰着头,用那大眼睛看着Larry,一点都不怕生。

  Larry笑着朝Soda挥了挥手,然后向她伸出手来。Soda也乖乖地伸出手来,走到Larry身旁,回以一个天真可爱的笑容。

  那一瞬间,Larry那还有些烦躁的心情却都被清空了。他甚至觉得回国第一天就有小美女一起玩,还挺不错的!

  “哦,太好了,Soda很喜欢你呢,Larry。那就麻烦你带她去位于这城中的“Toothache”牙科诊所,医生是Sal Fisher先生!”Maple详细说着牙科信息,并同时把Chug扶好,“那有事联系!我先带Chug离开了。”

  Larry很自觉地用力帮忙扶着Chug:“那我先帮你……诶?”

  话还没有说完,Larry手上搀扶的重量瞬间就消失了,他惊讶地看着Maple,不由感叹。

  

  “酷啊!”

  

  只见Maple轻轻松松地一把把Chug用公主抱的方式抱了起来,朝着电梯走去,笑道:“这没什么,我一个人就行。Soda,Larry先再见了。”

  

  ……

  

  ////

  

  所以啊,

  

  带小美女来检查,拔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任务。

  

  被震惊了一下的Larry很快就回过神来了,立马跑上去,跟上那蹦蹦跳跳的小身影。

  

  “嘿!等等我啊,Soda!”

  

  小孩子的路程很容易就能跟上了,Soda见他跟上就又乖乖地牵住了他的手:”Larry哥哥,跟我来哦,我们去找Sal哥哥!”

  

  Sal…哥哥?是Sal Fisher医生吗?

  

  “好啊。”Larry想着点点头,拉开诊所的玻璃门,任由着Soda牵着他走。

  

  带到前台的时候,Soda还跟前台小姐礼貌地打着招呼,前台小姐也笑眯眯地回应她,一看就知道是很熟悉的。

  

  “美女,这是我们的预定单号……”不过再熟也是要走程序报备的,Larry拿出单号放在台上。

  

  “哦,好的。小Soda,Sal医生已经在牙室等着了,你可以去找他了哦。”前台小姐见到他,眼睛一亮,把正事说完后便转向Larry,“嘿,帅哥,没见过你啊,是Soda的哥哥吗?”

  

  这个前台小姐倒是个热情的美女,但Larry注意力让只他主意了第一句,下一秒注意力就跟在了Soda身上了。

  

  只见,Soda开开心心地从身后的小背包里拿出一小装着糖果的玻璃瓶,就撒欢地往诊所里跑。

  

  见Soda跑,还不一起走,那还了得?Larry也下意识要跟着Soda走,同时还抱歉地朝热情的前台小姐说道:“不好意思,先走了。哦,那个我是这小美女的护花使者而已。”

  

  “诶!……”

  

  前台小姐看着Larry离去的身影,遗憾地撑着脸。

  

  而Larry这还没和Soda分开到一分钟,一个转身进到走廊上,就已经找不到Soda了。反而看到一排排过去的牙室。

  

  真没想到,这个诊所看起来小,但内部的牙室和通道却是很多,这倒像是个小医院,对于只办牙科的诊所来说,是有些奇怪了。

  

  但管他呢。Larry抬头看着那牙室一旁的名牌。幸好,每一个牙室都有所属医生的名字,可以让他寻着名字找。

  

  牙室都是玻璃室,可以清楚的看见里面的牙医正在对病人做什么,当然仅限于工作的地方。而且玻璃的隔音效果也很好,有效的把病人痛哭的声音都遮蔽住了。

  

  简直是方便检查又避免恐慌啊。

  

  ……才怪!

  

  Larry一眼看去就能清楚地看见,医生手中正转动的钻,病人因疼痛抓着手柄而手臂青筋暴起……

  

  哪怕没有音效加成,脑中也能从中联想起那电钻的“滋滋”声和当年搞牙齿,那触动神经而颤抖的痛苦。

  

  Larry开始觉得自己的牙有些隐隐作痛了,他小小“嘶”了一口气就立马移开视线,快步走起来找寻目标牙室。

  

  Sal  Fisher,Sal  Fisher,Sal,Sal……

  

  他心心念念着,恨不得下一秒就能看到那Sal  Fisher医生的牙室,毕竟小美女在那,毕竟那里只是拔牙。

  

  然而,他所见之处没一个是他想要的。

  

   Michelle,James,Crystal,Travis……

  

  我天,这么还没到啊?Larry有些后悔没有去问那前台小姐路了。

  

  不过正当他走到Travis牙室的时候,里面的医生带着病人走了出来。他眼睛一亮,自觉找到了能问路的了。

  

  “呜——”

  

  只见那病人捂着一边脸,哭唧唧地走了出来,后面一头黄毛的高瘦Travis医生也跟着走了出来,环着双臂,骂骂咧咧的。

  

  “哭?你就哭吧你!提醒你多少次了,老这样,我看你是不想要牙齿了吧?”

  

  那莫名嘲讽又欠打的语气和脸突然让Larry觉得有些熟悉,但他并没有去思考和回想这熟悉,而是瞬间断了问路的想法,往一旁走去。

  

  但熟悉这种感觉,可能是会传播的。

  

  Travis一出来就发现有人在看他了,大概是因为他在骂人,但他也没多在意,反正习惯了。只不过在他随意往那人一看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些眼熟。

  

  啧,这发型,这人怎么这么欠揍又眼熟呢?

  

  Travis思索着,不由盯着那人看。然而这一看,两人的目光就恰巧对上了。

  

  我靠,有种想打架的感觉。

  

  两人看着对方,总结了一下那熟悉的感觉。

  

  “这位,你找谁?”

  Travis没多犹豫,直接开口问道。

  

  “哦,请问Sal Fisher医生在哪?我找他。”

  既然人家都先开口了,Larry也直接回答,顺道问问路。

  

  但这时Larry却发现,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黄毛的神色就有点不一样了,感觉多了份敌意,还皱着眉头打量了一下他。

  

  莫名其妙吧,本来就看对方不太顺眼的Larry在心里骂道,也微微皱着眉头看着他,正要开口问的时候,那黄毛就已经转过头去了。

  

  “哼,直走到分叉口,右拐第二个牙室。”Travis转过头,双手插着口袋地不再理会Larry,继续带着他的病人离开,“走了,开你的钱了。”

  

  “……”

  Larry看着那黄毛离去的背影,默默给他竖了一个中指,转身离开。

  

  不过,虽说看对方不太顺眼,但Larry还是相信黄毛的话的,他顺着路线走,果不其然在分叉口望去就看到了Sal Fisher的名字。

  

  “终于!”

  Larry感慨着朝那牙室走去,看着牙室里的事物渐渐呈现在他眼前。

  

  书架,嫩绿的植物与细碎撒在办公桌上的阳光,小女孩坐在阳光下看着书,时不时笑着说话,让人看着明亮又温暖,在这拐口阴处里显得格外不同。

  

  “嘿,Soda,找到你了!”Larry推开门,笑着看着Soda。

  

  “Larry哥哥!”Soda笑着和他挥手,“哥哥好慢啊,和书里的乌龟哥哥一样。”

  

  “抱歉抱歉了。”Larry道歉着朝Soda走去,还张望了一下周围,“诶,怎么不见医生啊?”

  

  “在这里。”

  

  这时一旁帘子后面一道清冽低沉的声音传来,有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从那走了出来,他身形修长,蓝色的长发绑成一个团子,脸上带着个面具不知容貌,但那看着人的眼睛是蓝宝石般的好看,咋一看像个女孩。

  

  “嗯,你好,Fisher医生。”Larry朝Sal伸出手来,“我是Larry Johnson。”

  

  “你好,Johnson先生。”Sal点头,伸手礼貌地握上对方的手,随即便放开了,侧身示意出身后的沙发,“这边坐。”

  

  “嗯,好。”

  离去的手莫名让Larry有些遗憾,但他还是顺着Sal医生的意往沙发处走,又嘻嘻哈哈道:“也不用那么客气,Fisher医生叫我Larry就行了。”

  

  他说着,见一旁的Soda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拿着书也跟着要一起,便拉着她的手一起走到沙发上。

  

  “好吧,同样的,叫我Sal就行了。”Sal说着,拿着一杯水递向Larry。

  

  “Joh……Larry,刚才Soda已经和我大致说明了自己的情况了。”

  

  一旁的Soda听见自己的名字,还抬起头来朝Larry嘻嘻一笑。

  

  “然后我就帮她检查了一下,发现她是因为换牙期,加上有些有牙齿有蛮深的龋洞,于是她在吃东西和睡觉的时候,就会特别的疼。虽然她现在这个牙齿还不够松,但是还是建议提前把它拔掉,避免影响生活和发展成牙髓炎。

  “Larry,你觉得可以吗?”

  

  “我觉得很可以!”虽然有些名词听不太懂,但听这描述,Larry都深觉得这牙不得不拔,但他还是询问着Soda的意见,“小Soda,你可以吗?”

  

  Soda放下书,十分信任着Sal医生:“当然了!有Sal哥哥在,拔牙我才不怕呢!”

  

  小小女孩话语中满是勇气,Larry不禁欣慰:“哇,真是个勇敢的女孩啊!”说着,伸手和Soda击掌。

  

  两人嘻嘻哈哈地击着掌,Sal看着他们,也不由跟着一起笑着,随后起身:“那现在Soda先去牙床上坐着先,Larry你可以在这休息等候,我先去准备一下器具。”

  

  Soda点头,乖乖地跑向牙床。倒是Larry还有些问题,他叫住了Sal。

  

  “Sal医生,那我可以在一旁看着吗?这不打扰的吧?”

  

  Sal一愣,倒是没有想到问的是这个事情,毕竟没有多少人愿意看人整搞牙齿,那看着都疼。但看就看吧,他大约是好奇。

  

  “不打扰的。”Sal说着还指了一下一旁的椅子,“椅子也可以搬过去坐。”

  

  “OKOK!”Larry嘿嘿一笑,开心地比划着OK的手势。

  

  待到Sal拿着器具出来,外面的一大一小都在等着他,见到他就朝他看来,笑嘻嘻地异口同声。

  “Sal医生。”

  “Sal哥哥。”

  

  喊完,两人相视一笑,给对方一个大拇指,像是在赞扬对方的默契配合。

  

  那一幕的画面,突然拨动了Sal的心弦,他想,自己也曾存在过那样的画面里,心里不由地柔软了起来。

  

  “抱歉,久等了。”Sal朝着他们点头以回应,湛蓝的眼睛流露出些许的温柔。

  

  “啊…没事。”

  Larry眨了眨眼睛,从那温柔的水中回过神来,但还是目不转睛地看着Sal。因为这是Sal医生除了对Soda以外的自己,露出的温柔。

  

    不知道为什么,Larry发现自己有些在意Sal医生的情绪,他很想看到那平静的眼睛里能有不一样的变化,愉快的,惊讶的,呆愣的,温柔的……什么都好。

  

  但没有想到,当那平静的,蓝宝石般的眼睛流露出那些色彩的时候,杀伤力会这么大。

  

  还好,这还顶得住。Larry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一手还在无所事事地敲着膝盖,继续看着那对面的两人。

  

  Sal拿着细长的麻醉针来到Soda的面前,而Soda就乖乖地张开嘴巴,可再勇敢坚强,到底还是个孩子,Soda全程都在紧紧地闭着眼睛,小手也紧紧拉着Sal医生腰间处的衣服。

  

  在Larry的视线里,他可以清晰地看见,被拉扯着的衣服贴着身体,勾勒出那被白大褂遮掩的好身材。

  

  ……有点热。

  

  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Larry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鬼使神差地,伸手擦了一下自己的鼻子。

  

  “……”

  干什么?!干什么呢!!人家在工作呢!Soda还在接受拔牙的挑战呢!太不应该了!!

  

  想着Larry心虚地立马移开视线,甚至还在Soda打完麻药后,啪啪地鼓起掌来,以表自己是在认真关注和鼓励他们的。

  

  虽然这行为莫名其妙的,颇有欲盖弥彰的感觉。但是还是成功的,Soda也被传染地鼓起掌来,为自己,为Sal医生鼓掌着。

  

  Sal面对着这鼓掌,有些不是很明白他们的操作。但这不妨碍他拿着工具来到Soda面前,开始为她拔牙。

  

  他的动作麻利又细致,哪怕是已经为对方打了麻药,也依旧是轻轻地挑着坏掉的牙齿,认真极了。

  

  怪不得说是他就没问题啊。

  

  Larry感慨着,就这样目不转睛地看着,目光又不由停留在Sal医生那灵活的手上。

  

  纤细又有力。

  

  Larry突然想起了刚才和Sal医生握手时的感觉了,虽然只是一会,但他发现Sal医生的手相对于其他男人来说真是柔软了许多,但却骨节分明,指尖处还有些沙沙的老茧,握起来让人不想放开。

  

  这样的双手,无论是做手术还是来弹乐器,或是去做什么事,都是非常合适的。

  

  ////

  

  

  ……

  

  拔牙真是的很简单,没一会儿Sal就拔完牙,还给Soda塞上止血棉了,顺道提醒着Larry道:“Larry,牙已经拔好了。”

  

  但没有声音来回应他,Sal不禁疑惑看去,只见Larry一直盯着他看,但目光有些发散,不知道再想些什么,他再一次唤道:“Larry?”

  

  “…啊!”Larry瞬间拉回了思绪,看清了现在的情况后,不好意思地挠着头,“完成真是太好了,真是辛苦了。”

  

  Sal看了他一会,随后点头说道:“嗯,那现在跟我来拿单条吧。”说着,转身向办公桌走去。

  

  “哦,好。”

  Larry看着Sal医生的背影,心里莫名复杂。

  

  害!不会觉得他是什么流氓吧?!

  

  ……好吧,虽然他是…有点流氓,但刚才他也没有那么明显吧?

 

  

  太难了。Larry叹了一口气,随即又拉着Soda询问她的状况,在得到Soda一个塞着棉的笑后才带着她来到Sal医生办公桌前。

  

  “Larry,这次拔完牙后,等会注意不要让Soda过多漱口和吃过于刺激的食物,应多喝些水。而且要是相对面部有些肿胀的话,请每隔二十分钟给她进行冷敷。”

  

  Sal边写着单号边说着注意事项,虽说这有些啰嗦,但还是要强调一下,毕竟喜欢拔完牙就放飞自我的人太多了。不过看着面前一脸认真听的两人,他不由地对此有些放心。

  

  “还有,Soda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和你Larry哥哥和爸爸妈妈说,好吗?”

  

  最后他再认真叮嘱了一下Soda,这个过于懂事的可爱孩子,就怕她忍痛不和家人们说。

  

  于是Soda跑到他面前,严肃地朝他回了个敬礼,表达着自己的“yes,sir”的态度,但没绷住就又笑嘻嘻了起来。

  

  Sal也跟着笑了起来,温柔地揉了揉Soda的脑袋。

  

  而Larry也被Sal医生突然的一声“哥哥”叫得有些心痒痒,但自知不可能,他就想着来个曲线救国,来拉进一点他们的关系。

  

  要主动,才有故事!

  

   他拿过单号,故作不经意地问起:“那Sal医生方便留个电话联系吗?”

  

  “我怕Soda有什么牙齿的问题解决不了,有个联系方式,可以方便咨询解决。”

  

  他面不改色地说着,理由正当,看上去就真的是为了方便咨询而询问联系方式的。实际上,Larry在看Sal没有说话地看着他的时候,还是很心虚的。

  

  “啊,抱歉。”

  然而,Sal摇头,歉意道:“我的手机坏了,现在还在修理中。所以要是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先通过前台联系我,或是预约检查。”

  

  这…这是拒绝了吧?

  

  Larry低垂着双眸,目光有些难过和黯淡。但面上不显,还是笑着说道:“这样啊……那行,辛苦你了Sal医生。”

  

  “这没什么。”Sal笑着。

  

  “那…下次见吧。”Larry眼瞅着快要到时间了,无奈又不舍了起来和Sal告别

  

  Soda也见要离开了,还大大地抱了一下Sal,不舍地嘟着嘴和Sal挥手。

  

  Sal心里一暖,朝他们挥手,笑着。

  “下次见。”

  

  

  ……

  

  Larry依依不舍来到前台前,递给前台小姐单条,心不在焉的。

  

  原本天生的黑眼圈就让他自带些忧郁的气息,现在又再加上忧伤的情绪,就越发显得忧郁,让人不禁想了解他的忧郁。

  

  前台小姐还对Larry有些兴趣,见他如此便更加好奇了:“哟,帅哥怎么了,是被吓到了?”

  

  没注意听的Larry只是耸耸肩,顺着她的话点头:“啊,是啊,吓死我了……”

  

  于是前台小姐就笑了笑,倒也是习以为常:“毕竟是Sal医生啊,吓到正常。”

  

  “什么?”

  

  听到Sal的名字,Larry就回过神来,疑惑地看着前台小姐:“和Sal医生有什么关系吗?”

  

  这下前台小姐倒是没有说话了,看了他一会,笑了:“没什么。”

  

  “好了,先生这是你的单条和票据。”

  

  她没在多说,迅速搞好单条后就拿给Larry。

  

  “……”

  

  问不了的Larry无奈拿过单条和票据,他看了看,突然想起一件事,转身说道:“诶,对了,给我张你们诊所的名片。”

  

  毕竟除去个人原因,为了孩子的牙齿问题,号码还是要有的。

    

  “好,期待你的预约哦。”

  

  前台小姐笑着递给他名片,一副期待他牙疼来检查的样子。简直可怕,让Larry都有点不敢拿。

  

  随后出来后,Larry就联系了Maple了解他们所在的医院,带着Soda去看看她“太难了”的老父亲。

  

  一到病房,就看到脸色逐渐红润的Chug了。他一见到Larry带着吃的,开心得脸色更加红润。但一见到Soda就立马换了个脸色,装作病恹恹地博得女儿的安慰,还明里暗里的炫耀有女儿的美滋滋。

  

  笑得Larry给他个大白眼,也伺机报仇问着Soda:“小Soda,今天和哥哥在一起开不开心?”

  

  “嗯!开心!Larry哥哥可好了!”Soda甜甜地笑着回答。

  

  “那,哥哥和爸爸,你喜欢谁啊?”

  

  “额……我……”

  

  虽然没有答案出来,但Soda那犹豫的样子就已经到达Larry的目的了,他挤眉弄眼地看着Chug,重磅出击。

  

  气的老父亲找妻子哭诉。而Maple揉了揉Chug的头,也笑着夸Larry。老父亲只好泪流满面,连吃好几个苹果。

  

  温暖欢乐极了。

  

  待到晚上时,Larry他们也回到了公寓里,和Maple,Soda道晚安后,Larry推开自己的门。

  

  空旷的家里堆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搬回来的东西也乱糟糟地放着,没来得及收拾。

  

  Larry懒,不太想现在收拾。他踢了踢碍路的东西,来到冰箱,从没有什么食物里冰箱里拿出两罐啤酒,慢悠悠地来到电脑桌前,写了一封邮件给还在国外旅行的母亲Lisa。

  

  两罐啤酒喝完后,邮件也写完了并发过去了。Larry转了转椅子,思索着自己一个人也没什么想要做的事了,就起身去洗漱,准备睡觉。

  

  他拿着牙刷却还没开始刷,而是对着镜子照着看自己的牙齿。

  

  自从小时候搞牙齿搞怕了以后,Larry就对牙齿很注意了。所以现在这个牙齿,除了因为吸烟染上了烟渍外,这牙齿吃嘛嘛香着呢,也没有什么莫名其妙的牙疼。

  

  完全没什么理由找人家检查和搞牙齿啊。

  

  Larry苦闷地刷着牙,第一次想着自己的牙为什么这么好了。

  

  害,都是为了那一见钟情的牙医啊。

  

  所以,他要想想该怎么不烦人,又能有效的攻略对方了。

  

  Larry躺在床上,思索着直到睡去。

  

  他最后想着,

  他好喜欢Sal医生啊。

  

  

  ////

  

  ……

  

  所以……

  理由来了是吗?!

  

  “我……靠啊……”

  

  一大早的时候,Larry痛苦着捂着脸,感受着牙神经与脑神经的狂欢热舞。

  

  “牙疼啊!!”

  


/////

碎碎念……
我为什么也牙疼了起来啊……
  

  

  

  

  

  

  

  

  

  

  

  

  

  

  

  

  

  

  

  

  

  

  

  

  

  

  

  

 

  

  

  

  

  

  

  

  

  

  

  

平平无奇食品

棉花糖机与牙医

 很多小朋友都很喜欢棉花糖,甜蜜的味道,与众不同的口感,没有人能拒绝。

然而棉花糖吃了对牙齿不好,这也成为令很多家长头疼的问题。

让家长们意想不到是,棉花糖机竟然是一位牙医发明的。

最早的棉花糖的类似于棉花糖的食物出现在十五世纪,当时棉花糖的制作十分复杂繁琐,只有少数顶尖的厨师才能完成,又由于棉花糖无法长时间保存,所以无法推广售卖,只有少数富人才能享用。直到威廉·詹姆斯·莫里森的出现。

威廉·詹姆斯·莫里森与约翰·C·沃顿发明的棉花糖机,十分简便,只要将糖浆导入机器,再用棍子将糖丝卷起来,十分...

 很多小朋友都很喜欢棉花糖,甜蜜的味道,与众不同的口感,没有人能拒绝。

然而棉花糖吃了对牙齿不好,这也成为令很多家长头疼的问题。

让家长们意想不到是,棉花糖机竟然是一位牙医发明的。

最早的棉花糖的类似于棉花糖的食物出现在十五世纪,当时棉花糖的制作十分复杂繁琐,只有少数顶尖的厨师才能完成,又由于棉花糖无法长时间保存,所以无法推广售卖,只有少数富人才能享用。直到威廉·詹姆斯·莫里森的出现。

威廉·詹姆斯·莫里森与约翰·C·沃顿发明的棉花糖机,十分简便,只要将糖浆导入机器,再用棍子将糖丝卷起来,十分快速的就能做好一个棉花糖。

出生于1860年的威廉·詹姆斯·莫里森(William James Morrison),1890年从田纳西大学牙科学院毕业后成为了一名牙医,在1894年当上了田纳西州牙科协会的主席。

虽然主业是一名牙医,但他同时也是律师和儿童读物的作者,以及发明爱好者。

威廉·詹姆斯·莫里森十分喜欢吃甜食,同时与糖果制造商约翰·C·沃顿(John C. Wharton)是朋友,两位喜欢糖果的人一拍即合,经过大量的实验,发明出了棉花糖机。

他们带着制造出的棉花糖参加博览会,装在小木盒中销售,一盒售价25美分,虽然价钱在当时并不便宜,但是仍然获得人们的喜爱。他们也因此狠赚了一笔。

瓶子
《牙医》海报PS 【P图日期:...

《牙医》海报PS

【P图日期:2019-04】

《牙医》海报PS

【P图日期:2019-04】

她的W

报告,好学生们带头谈恋爱(3)

我突然想起它了

8


罗奕佳要过生日了,但是罗奕佳最近不是很开心,因为亲爱的小王同志总是看不见人影,“有钱人难道都很忙吗?要不然还是不要打扰她了吧”罗奕佳发出第101条消息后决定放弃去找王雅凛。罗奕佳发现不只是王雅凛,其余的5个人也联系不上了。


“真的要自己一个人过生日了吗……”在最后连苏芮琪的电话都打不通罗奕佳感觉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只好黯然神伤。


而另一边已经乱得一团糟,6人特别小组集中在张静萱家里想着怎么给罗奕佳一个惊喜。


张静萱去厨房拿手套的时候发现王雅凛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次尝试自己亲手做蛋糕,原本整整齐齐的厨房被弄得乱七八糟,半开的冰箱可以看到里面的鲍...

我突然想起它了

8


罗奕佳要过生日了,但是罗奕佳最近不是很开心,因为亲爱的小王同志总是看不见人影,“有钱人难道都很忙吗?要不然还是不要打扰她了吧”罗奕佳发出第101条消息后决定放弃去找王雅凛。罗奕佳发现不只是王雅凛,其余的5个人也联系不上了。


“真的要自己一个人过生日了吗……”在最后连苏芮琪的电话都打不通罗奕佳感觉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只好黯然神伤。


而另一边已经乱得一团糟,6人特别小组集中在张静萱家里想着怎么给罗奕佳一个惊喜。


张静萱去厨房拿手套的时候发现王雅凛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次尝试自己亲手做蛋糕,原本整整齐齐的厨房被弄得乱七八糟,半开的冰箱可以看到里面的鲍师傅还被偷吃了几口,张静萱忍无可忍的diss王雅凛 “大表姐,你记得之后要赔我100份鲍师傅!” 张大泡没有控制好自己的音量,不仅吓得王雅凛一哆嗦,也将外面正在贴气球的苏芮琪吓了一大跳一个不注意就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sury!”刘人语被吓了一跳,连忙赶过去看苏芮琪有没有伤到哪里。


颜可欣冲到厨房里面嚷嚷着“王雅凛张大泡你们在干什么呢?吓苏芮都摔了。”


“你放豌豆!我才没有他们吓到?!”苏芮琪坐在沙发上揉了揉磕沙发角到的腰。


场内唯一冷静的吉利仍然做着自己的事表示xxj的斗争,雨我无瓜


终于在下午4点的时候六人特别行动小组终于干完所有的正事。


“万事俱备,只欠罗奕佳!”


-


罗奕佳是被颜可欣和刘人语莫名其妙的带到了张静萱家门口。与其说是被带过来的,反倒是更像是被绑架过去的。


“你们到底要干嘛???”罗奕佳心里期待着她们会不会给她惊喜。


“没什么,张大泡说今天刚好没什么大事,好久没有请我们吃饭了,所以请我们吃饭。”刘人语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的说着谎话骗罗奕佳。


“哦……”罗奕佳的语气有些低落。


颜可欣趁着刘人语和罗奕佳搭话的时候赶紧偷偷的给王雅凛发微信“准备了啊!准备了啊!我们要开门了!”


在罗奕佳打开门的那一瞬间,一堆由小礼炮喷出来的彩纸糊到了她的脸上,举着小礼炮的王雅凛突然一时间懵了,其余五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罗奕佳生日快乐!”她们的喊声好像能把房屋掀翻,也让罗奕佳湿了眼眶。


“谢谢……”


“奕佳快点来拆礼物!”“罗老师,我们可是精心准备了好久!”“奕佳,她们都快把大泡家拆了”“沙雕王雅凛差点就暴露了!”“奕佳你快让她赔我鲍师傅。”“大泡别闹。”


几个xxj在那里唧唧哇哇的斗嘴,罗奕佳躲到了一旁,王雅凛走到罗奕佳身边,双手将礼物奉上,精美的礼品盒里面装的是一个形状奇怪的项链。


“奕佳你别介意哈,我自己做的,只能做到这个份上了……”罗奕佳接过礼物的时候能感觉到王雅凛的紧张。


“王老板你居然愿意亲自动手做礼物……,我还以为富婆都很懒的”罗奕佳打趣的说道。


“张大泡那个兔崽子什么时候告诉你的!我我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还有……你!可以不…可以不要叫我王…老板或者富婆啊……你其实可以向我雅凛的……”


“大泡有钱,她的表姐肯定也有钱啊,你是不是傻?明明是你自己以为我不知道而已。不过你既然这么要求了,那好的鸭梨。”


“啊???奕佳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王雅凛小心翼翼的问出了这个令她纠结很久的问题。


“有,我好喜欢她啊。”罗奕佳盯着笑看那一堆正在打闹的xxj说道


“你喜欢的是谁啊?是苏芮琪吗?”王雅凛小心翼翼的问。


“……”罗奕佳没有回答。


是啊,这就是为什么你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苏芮琪的原因吗?这就是你为什么只特别问苏芮琪买什么礼物的原因吗?我忘了苏芮琪不只是和刘人语是青梅,和你也是啊。 罗奕佳,那我还是不喜欢你好了


9


在张静萱第n次帮苏芮琪和刘人语穿纸条后,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大泡委屈巴巴的看着苏芮琪。苏芮琪看着张静萱无助的眼神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大泡你怎么了?没事吧?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怪别扭的。”



“肉姐,我们换个位子吧”



“为啥???”刘人语想了老半天也没有想出来为什么。



“你和苏哥真的太影响我学习了。你们两个学霸自然不用担心学习,我要是退步了会被班头打死的。”张静萱和刘人语换好位置后趴在桌子上睡过去了。


对于电子竞技格外热爱的苏芮琪在新赛季开始的第一天死肝游戏争着上分,全然忘记第二天要上课。


下午刚来就趴在桌子上直接睡过去了。等她再次醒来已经上到最后自习课了,不过苏芮琪不是自然醒的,是被非常暴力的拍醒的。


“干嘛!”


睡得正香的苏芮琪被吵醒时像一只炸毛的猫,恶狠狠的盯着罪魁祸首。


“我拍的,怎么了?”


刘人语笑眯眯的看着苏芮琪,顶天立地的苏芮琪猛得下起身用力的拍了下刘人语的桌子。


“我错了……”


前面酝酿许久的气势被刘人语皱起的眉头轻而易举的打破。


“没用。”


刘人语将注意力投向今天晚上的作业不理苏芮琪了。


过了一周班级的纪律评分表出来了,苏芮琪以为要被班头黄子韬骂了,可是却没想到班头重点表扬了几个人当中有她。


“你们要学习学习苏芮琪和刘人语,不仅学习成绩好,而且也不影响上课纪律,两个人上一周没有一次违反纪律。”


后排的张大泡刚刚醒来,扫视周围一圈发现所有人都带着不屑的眼神,苏芮琪和刘人语又在眉来眼去,于是戳旁边的生物课代表吉利。


“吉利利,他们这是在干嘛?我好困啊。”


认真写题的小汽车看了下时间快上课了,将练习收了起来,轻推了一下下滑的眼镜。


“就是某些人滥用私权而已,怎么?你还困吗?没事,下节生物课,你睡吧。”


蚊子大侠

那年青春 第一章 第十一

我先来试试水,,,


涉及到了三个女团我真牛逼,,,


我可能是第一个把OG19写进小说里的吧,,,,


占tag致歉,只是想说明会涉及到哪几对cp而已,,,


辣氧呢,就是cc和og19啦,,,,,


(正文开始)

太阳升起来了,这也暗示着新的一天就开始了。


罗奕佳窝在被子里,揉了揉眼睛,心想,今天周六,多睡会儿,没关系。于是就翻了个身继续睡过去。


”叮铃铃------"


"谁啊,大清早的给我打电话。”罗奕佳有些不满。


“奕佳!!!今天有比赛,你忘了吗???”电话那头很急促。


罗奕佳瞬间清醒。


“我马上过来。”...

我先来试试水,,,


涉及到了三个女团我真牛逼,,,


我可能是第一个把OG19写进小说里的吧,,,,


占tag致歉,只是想说明会涉及到哪几对cp而已,,,


辣氧呢,就是cc和og19啦,,,,,


(正文开始)

太阳升起来了,这也暗示着新的一天就开始了。


罗奕佳窝在被子里,揉了揉眼睛,心想,今天周六,多睡会儿,没关系。于是就翻了个身继续睡过去。


”叮铃铃------"


"谁啊,大清早的给我打电话。”罗奕佳有些不满。


“奕佳!!!今天有比赛,你忘了吗???”电话那头很急促。


罗奕佳瞬间清醒。


“我马上过来。”


罗奕佳快速地刷牙洗脸,穿好垒球服,背好垒球包,戴上帽子,骑上自行车,就飞奔了出去。




"欢迎来到由SPAO品牌赞助的成都市女子垒球预选赛。"解说员激情地解说着,"对战双方呢,是由我们活力时代学校的辣氧队和火箭学校的战狼队,据资料显示,这一次是她们两队的第十一次对抗,而前十次交战里我们可爱的辣氧队呢,一次都没有赢过。那这一次,不知道辣氧队会不会逆风翻盘,向阳而生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战狼队的捕手段奥娟听到这句话时冷笑了一下,想赢我们?做梦!!!




"教练教练,我们这次的战略是什么啊?"罗奕佳满怀期待地问。


... ...


"教练?傅教练?"罗奕佳一把就把傅菁脸上的杂志拿掉。


傅菁缓缓起身,慢悠悠地说道:"我们这次的战略,就是,重!在!参!与!"


罗奕佳一脸懵:"诶教练,这让我们怎么打?"


"诶呀奕佳,我们之前十次和战狼队交战,一次都没有赢过好吗。“同队的詹双颖十分不满。


一、二、三... ...诶,不对,怎么少了一个人?


罗奕佳又重新点了一遍。


”教练!少了一个人!"罗奕佳在傅菁耳边大声吼道。


"罗奕佳!轻点儿!“傅教练对此行为表示十分生气。




观众席。


赖美云正拿着乐队里的鼓有节奏地敲着,又十分有激情地喊着:"辣氧,加油,辣氧,加油!"


至于为什么要拿鼓呢,小七表示也不知道。


可能是因为给战狼队加油的人太多了吧。




”苏哥加油,苏哥加油!"


吉利(正义):"黄薏帆你哪边的?苏哥是人家战狼队的,你干嘛给对方加油?"


"诶你是不知道,战狼队的苏哥,苏芮琪,可是战狼队的王牌投手,球速一秒就能达到一百四十多公里呢,超帅的!!!"


张静萱(吐槽):"原来如此。花痴。"


黄薏帆吐了吐舌头。



世界驴友
cqjituosheji
A老师

啊……
我三天里瘦了三斤……
现在吃什么都是药味(┯_┯)
医生看我皮厚耐操,我的两个嘴角都裂了……
牙好疼啊……o(╥﹏╥)o

啊……
我三天里瘦了三斤……
现在吃什么都是药味(┯_┯)
医生看我皮厚耐操,我的两个嘴角都裂了……
牙好疼啊……o(╥﹏╥)o

cqjituosheji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