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牛仔

27.3万浏览    7293参与
约哥
我做错了什么呜呜呜

我做错了什么呜呜呜

我做错了什么呜呜呜

葡萄要缩在角落里睡觉
我我我我我!非了五个赛季了,终...

我我我我我!
非了五个赛季了,终于!!!
翻身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开心了,不枉我最近在写车
感觉网易和老福特是在合伙暗示我把凯文之前欠的车和新写的车拿出来
啧啧╮( ̄▽ ̄)╭ @妖琴师
我脱贫了师傅

我我我我我!
非了五个赛季了,终于!!!
翻身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开心了,不枉我最近在写车
感觉网易和老福特是在合伙暗示我把凯文之前欠的车和新写的车拿出来
啧啧╮( ̄▽ ̄)╭ @妖琴师
我脱贫了师傅

古表怀钟

突然找到的进战队之前的傻沙雕截屏hhh

突然找到的进战队之前的傻沙雕截屏hhh

自闭凯吹老壹贰

我太开心了我太快乐了匹配野生凯文地图还是红教堂
我爱wy十五个珍宝awsl
我太开心了太开心了

我太开心了我太快乐了匹配野生凯文地图还是红教堂
我爱wy十五个珍宝awsl
我太开心了太开心了

一只基佬

 救救凯文吧 钩个人不容易 又被削

空中飞人小诺顿

(不行好想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诺顿离我远去 嘤qwq

 救救凯文吧 钩个人不容易 又被削

空中飞人小诺顿

(不行好想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诺顿离我远去 嘤qwq

喜欢凯文的狼约

真好(///▽///)

从未按爆攻击键的我今天破例一次

ʚ❤ɞ

(*`▽´*)情皮真好

(又在混更)(←一周多没吸了大概)

杰牛超好吃啊(←)

真好(///▽///)

从未按爆攻击键的我今天破例一次

ʚ❤ɞ

(*`▽´*)情皮真好

(又在混更)(←一周多没吸了大概)

杰牛超好吃啊(←)

Eli

【牛仔/咒术师】你是我的骄傲(11)

还有一点儿……

羸弱点题,不说了写杰佣去了……


一天的游戏结束,凯文回到房间,却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

帕缇夏见他回来了,把药塞在他怀里就要走,凯文拉着她的手,可怜兮兮地问道:

“能帮我擦药吗?”

帕缇夏不说话,只沉默地看着他。

“我绝对管住自己!”

帕缇夏勉强同意了,跟着凯文进了房间。

“你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凯文坐在凳子上,抬头看着帕缇夏。

帕缇夏把和上次同样的药膏抹在他脸上,

“说吧。”

“我曾经遇见过一个女孩,她在大雪天里救了我,用一根精致的套索制服了疯牛……我曾和她是非常好的朋友,但,我也害了她,我所隐瞒的罪孽化成良心沉重的阴影,我最终愧疚地离开了...

还有一点儿……

羸弱点题,不说了写杰佣去了……



一天的游戏结束,凯文回到房间,却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

帕缇夏见他回来了,把药塞在他怀里就要走,凯文拉着她的手,可怜兮兮地问道:

“能帮我擦药吗?”

帕缇夏不说话,只沉默地看着他。

“我绝对管住自己!”

帕缇夏勉强同意了,跟着凯文进了房间。

“你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凯文坐在凳子上,抬头看着帕缇夏。

帕缇夏把和上次同样的药膏抹在他脸上,

“说吧。”

“我曾经遇见过一个女孩,她在大雪天里救了我,用一根精致的套索制服了疯牛……我曾和她是非常好的朋友,但,我也害了她,我所隐瞒的罪孽化成良心沉重的阴影,我最终愧疚地离开了那里,来到了这儿,然后你便来了,你和她一样英勇,我见到你的时候就想,这次,我一定要保护好你。”

“行了,抹好了。”帕缇夏松开手,“我不用你保护,而且你最好别有上次一样的失误,不然立刻分手!知道吗?”

凯文愣了一会儿,反应过来后惊喜地站起来,把手上沾满药膏的帕缇夏搂了个满怀。

“我绝对不再失误!”

“放开我!你个流氓!”

帕缇夏在他怀里挣扎不开,最后索性把手上的药膏全擦在他衣服上,

凯文仍然把她抱得紧紧的,像每一次救下她之后一样,他在她耳边深沉地说道:

“帕缇夏,我的爱人,你是我的骄傲。”

《全文完》


Eli

【牛仔/咒术师】你是我的骄傲(10)

觉得后劲不足又补了点……


凯文觉得脑子有点晕,他不知道为什么道个歉也能糊里糊涂地表白了,帕缇夏还接受了!难道自己这么久的心思都被她发现了故意答应了骗我的?还是……还是她也一直喜欢我?为什么自己一点都没有发现啊?现在这一切会不会都是一场梦?我是在海边睡着了吗?

凯文牵着帕缇夏的手,一路胡思乱想着,感觉一切都不真实。

“你在想什么?”帕缇夏发现了他的走神,疑惑地问道。

“我……我在想,你,你很像我的一个朋友,第一次见你我就这么觉得了,她救过我,在一个大雪天……”凯文还在努力回想着那天的场景,想要从刚认识的那天聊起,但手中忽的一空,帕缇夏站在他面前冷冷地盯着他,

“你说什么...

觉得后劲不足又补了点……





凯文觉得脑子有点晕,他不知道为什么道个歉也能糊里糊涂地表白了,帕缇夏还接受了!难道自己这么久的心思都被她发现了故意答应了骗我的?还是……还是她也一直喜欢我?为什么自己一点都没有发现啊?现在这一切会不会都是一场梦?我是在海边睡着了吗?

凯文牵着帕缇夏的手,一路胡思乱想着,感觉一切都不真实。

“你在想什么?”帕缇夏发现了他的走神,疑惑地问道。

“我……我在想,你,你很像我的一个朋友,第一次见你我就这么觉得了,她救过我,在一个大雪天……”凯文还在努力回想着那天的场景,想要从刚认识的那天聊起,但手中忽的一空,帕缇夏站在他面前冷冷地盯着他,

“你说什么?我像谁?”

“你像我的一个朋友,我们曾一起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冬天……”

凯文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帕缇夏便抡起猴头朝他砸了过来,

“过你的冬天去吧!”

 

 

玛格丽莎又一次匹配到帕缇夏,她疑惑地问身边的海伦娜,

“她还在生我的气吗?都过了好几天了,她也太记仇了吧……”

海伦娜握着盲杖摇摇头,“我不知道啊……”

玛格丽莎又问特蕾西,她也摇摇头,“我什么也不知道,那天她从自定义出来就这样子了。”

“喂!别生气了,我都跟你道歉了,至于这么小气吗?”玛格丽莎朝帕缇夏说道。

帕缇夏冷着脸,浑身散发的冰冷气场连海伦娜都感觉到了。

“我没生你的气。”

“那你生谁的气?都好几天了还没消气吗?谁这么大本事……”玛格丽莎翘起脚搭在桌子上,不屑地说道。

帕缇夏仍然冷着脸不说话,玛格丽莎无聊地哼着歌,不再搭理她。

而另一边,奈布看着脸上一团青紫的凯文,担心地问道:

“兄弟,你这是被谁打了?下手这么狠……”

凯文无奈地笑笑,然而扯到伤又疼得把笑容收回去,

“没事儿,不小心撞的。”

“那你可得小心点,这撞得也太惨了。”

凯文敷衍地点点头,“下次一定注意。”

 

 


Eli

【牛仔/咒术师】你是我的骄傲(9)

结束得有些仓促,我原本还想写点他们感情升温的过程,但是太慢热了写着难受,迫不及待就让他们在一起了嘿嘿……


“去哪个地图?”

“你决定吧,不是要练技术吗?”帕缇夏答道,凯文想了想,

“湖景村可以吗?”

“可以,在哪儿集合?”

“海边大船上吧。”

“好。”

咔嚓一声,游戏开始。

凯文出生点就在大船旁边的沙滩上,他想这里应该更适合谈心,于是就找了个地方坐着等帕缇夏。

不一会儿,帕缇夏出现在视线里,他朝她挥手,两个人便一同坐在沙滩上吹海风。

“不是练技术吗?”

“不练,你现在心情不好,我们就吹吹风聊聊天。”凯文惬意地拨弄周围的沙子,温柔地对她说。

帕缇夏看了他一...

结束得有些仓促,我原本还想写点他们感情升温的过程,但是太慢热了写着难受,迫不及待就让他们在一起了嘿嘿……





“去哪个地图?”

“你决定吧,不是要练技术吗?”帕缇夏答道,凯文想了想,

“湖景村可以吗?”

“可以,在哪儿集合?”

“海边大船上吧。”

“好。”

咔嚓一声,游戏开始。

凯文出生点就在大船旁边的沙滩上,他想这里应该更适合谈心,于是就找了个地方坐着等帕缇夏。

不一会儿,帕缇夏出现在视线里,他朝她挥手,两个人便一同坐在沙滩上吹海风。

“不是练技术吗?”

“不练,你现在心情不好,我们就吹吹风聊聊天。”凯文惬意地拨弄周围的沙子,温柔地对她说。

帕缇夏看了他一眼,见他确实没有要练技术的样子,才明白自己是被他忽悠进来了,索性也放松下来,任海风吹着自己的头发。

“那个……谢谢你帮我擦药。”凯文不好意思地开口道。

帕缇夏一听便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立刻便知道了此行的真正意义,她平静地道:“没关系。”

“我,我是想说…对不起…”

“我说了没事,你其实不必特意找我道歉,男女生理结构不同,这点我可以理解,是我没有考虑周全。”

凯文一时没有话说了,他直觉帕缇夏不高兴了,可又不知道为什么。

“还有事吗?没有我就先回去了。”帕缇夏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沙子就要走。 

凯文赶紧站起来,但又不好意思再拉人家的手,他有些着急地说道:

“你在烦恼刚才的事吗?玛格丽莎小姐跟你的游戏观念不一样,你不必介意的,你很厉害的!真的!”

帕缇夏停住脚步,回过头来,

“你说什么?”

凯文以为自己的话说到点子上了,于是继续道:

“你别不开心,这破游戏不值得生气,我知道你的实力,你在我心里是最厉害的!”

“你温柔大方,善解人意,虽然有时候会解除擦刀…但是你还是优秀的!一个咒像就能救人,大家能不羡慕吗?但是你才不是什么最强监管者,你是我们的骄傲!”

“你,你还很漂亮,你和她们不一样,第一眼看见你我就觉得你是一位英勇的美人……”

帕缇夏听着这些前言不搭后语的淳朴的称赞,一时不禁笑出了声。

“还有呢?”

凯文结结巴巴的,飞快地在脑海中寻找词汇。

“你,你临危不惧,遇事果敢,做事认真……”

海风吹起帕缇夏的长裙,她赤脚踩在柔软的沙子上,此刻心也变得像沙子一样柔软了。

“还有吗?我只有这么些优点吗?”她的语调倒是活泼起来,这样的语调仿佛只在很久以前拥有过,那时的对象是她的母亲。

凯文看着眼前人含笑的眼睛和明媚的笑容,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心里蠢蠢欲动,急切地想要表达出来,他摩挲着手,残留的沙子一粒粒掉下去。

“还有,我喜欢这样的你。”

“你说什么?风太大我没听见。”帕缇夏望着他,像孩童一般笑着回答。

凯文便夸张地大喊:

“我说,你愿意喜欢我吗?”

帕缇夏朝他伸出手,将他拉过来紧紧抱住,埋在他的胸膛里,

“我愿意,凯文。”


Eli

【牛仔/咒术师】你是我的骄傲(8)

美智子小姐看了眼凯文的牌和筹码,26点,300筹码,还有挺多小牌,情况不是很妙啊……

美智子轻叹一声,等倒计时结束便开始传送杀人。

“玩家特蕾西·列兹尼克被击倒。”

“玩家奈布·萨贝达被击倒。”

轻松赚到100块,美智子买了张二级弃牌卡,弃掉最大的那张十,就已经安全了,奈布点数已经超了,不能让他抽牌,特蕾西还差五点就爆,于是美智子选择让特蕾西抽牌。

面对一系列小牌,特蕾西犹豫了好久,最后选了张仅存的较大点数的6。

游戏结束,凯文和美智子获得了胜利。

“美智子小姐你真厉害!力挽狂澜啊!”结束游戏后凯文高兴地说。

红蝶用扇子挡住脸娇俏地笑了起来,“没什么...

美智子小姐看了眼凯文的牌和筹码,26点,300筹码,还有挺多小牌,情况不是很妙啊……

美智子轻叹一声,等倒计时结束便开始传送杀人。

“玩家特蕾西·列兹尼克被击倒。”

“玩家奈布·萨贝达被击倒。”

轻松赚到100块,美智子买了张二级弃牌卡,弃掉最大的那张十,就已经安全了,奈布点数已经超了,不能让他抽牌,特蕾西还差五点就爆,于是美智子选择让特蕾西抽牌。

面对一系列小牌,特蕾西犹豫了好久,最后选了张仅存的较大点数的6。

游戏结束,凯文和美智子获得了胜利。

“美智子小姐你真厉害!力挽狂澜啊!”结束游戏后凯文高兴地说。

红蝶用扇子挡住脸娇俏地笑了起来,“没什么,运气好而已。”

“诶?”凯文刚进休息室,就听见里面传来争吵的声音,“里面怎么了?”

 

“你为什么过半秒救啊?我活生生被你救死了!你修机又没有debuff,安心修机让何塞先生救我就好了!真是的……”

“当时我离你最近,赶过来刚好可以卡半的,但谁知道你在椅子边放加速盒啊?”帕缇夏皱着眉,努力控制住自己的音量,让场面不至于太过失控。

“玛格丽莎,没什么的,只是一局游戏而已。”海伦娜在一边焦急地劝,但作用甚微。

玛格丽莎甩开海伦娜抓着她的手,怒气冲冲地说:“我放加速盒是为了更快修机!我难道不知道旁边有椅子?不是你说监管者在你附近的吗?”

“可他没有追我,他去找你了我有什么办法?那时我的快捷发言还在冷却,你秒倒能怪我吗?”帕缇夏看起来也很生气,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你是怪我秒倒喽?那你一刀斩还跑回来救人结果能平的局输了又怎么算?”玛格丽莎把她的八音盒狠狠拍在桌子上,弄出好大一声响,吓得海伦娜不敢说话,只怯怯地抓着盲杖站在一边不知所措。

“我还有搏命,何塞先生是第一次上椅,海伦娜已经开了门,我为什么不能去救?”帕缇夏沉声道。

“你可以!你当然可以!你是谁啊?最强监管者!就算平局变三杀了也怪不到你头上对吧?”

“没能逃脱是我的失误,可你能说这局游戏自己没有失误?如果不是你倒在遗产机旁边,我们不会浪费那么多时间新开一台机子。”

“那个……大家别吵架,有事慢慢说。”气氛越来越紧张,何塞先生实在不知道怎么应对这样的场面,无力地劝阻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帕缇夏没等玛格丽莎开口便抢先说道:“我是有失误,但你用尖酸刻薄的话人身攻击我就可以吗?你应该给我道歉!”

玛格丽莎冷哼一声,“我有说错吗?我凭什么道歉?我可没有人身攻击你,谁不知道你最强监管者的名号啊?”

“你……”帕缇夏愤怒地上前,却被谁一把拉住了手。

凯文沉默地把她往身后拉,自己上前挡在两人之间,帕缇夏的视线被完全挡住,看不见对方让她冷静不少。

“玛格丽莎小姐,今日的事就到此为止吧,平白伤了和气,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见的,何况……”

凯文顿了顿,然后坚定地说:“游戏归游戏,人身攻击确实不是君子所为。”

“你要怎样?”玛格丽莎抱着手坐下去,一脸不耐烦地说。

凯文摊开手无奈地笑笑,“既然你们都有失误,那互相指责有什么用呢?不如坐下来好好谈谈以后怎么更好地配合。”

玛格丽莎不满地哼了一声,倒也没再说什么。

“另外,我觉得你还应该就刚才说的话向帕缇夏小姐道歉。”凯文温和地笑着,话语却很冷静,“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把刚才的话当成玩笑的,玛格丽莎小姐在我眼里是个友善活泼的女孩子,应该不会连道歉都不舍得说吧?”

玛格丽莎的话一下被噎住,不情不愿地说了句对不起就气呼呼地走了。

“你怎么样?”凯文转身低头问她。

“谢谢你,我没事儿。”帕缇夏面无表情地转身就要走,凯文又拉住她,对上她略带疑惑的目光,结结巴巴地问道:“我,我可以邀你自定义练技术吗?”

帕缇夏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答应了。

“走吧。”

 


Eli

【牛仔/咒术师】你是我的骄傲(7)

在之后的好长时间里,凯文都在检讨自己,想来想去还是怪庄园主,没事儿搞这么多限免干嘛?他一个年轻小伙子,累得没时间疏解生理需求,好不容易负伤休息会儿,自然会有生理反应,但这就搞得场面很尴尬,看来是得找个时间跟庄园主提提意见了…

他提上裤子,洗了把脸,收拾好准备继续比赛。

接下来是新出的黑杰克比赛,凯文和红蝶小姐一组,凯文看了一眼,没有帕缇夏,他悄悄松了口气,毕竟这个游戏用咒术师优势好像不大,红蝶关心地问他身体怎么样,凯文一一回应了,不一会儿,游戏开始了。

凯文看着游戏里勤勤恳恳发牌的杰克,想想惨还是他惨,每天都多一份工作,还好他已经有伴侣了,不然怕是憋得难受…

杰克不知道他这些心思,给他...

在之后的好长时间里,凯文都在检讨自己,想来想去还是怪庄园主,没事儿搞这么多限免干嘛?他一个年轻小伙子,累得没时间疏解生理需求,好不容易负伤休息会儿,自然会有生理反应,但这就搞得场面很尴尬,看来是得找个时间跟庄园主提提意见了…

他提上裤子,洗了把脸,收拾好准备继续比赛。

接下来是新出的黑杰克比赛,凯文和红蝶小姐一组,凯文看了一眼,没有帕缇夏,他悄悄松了口气,毕竟这个游戏用咒术师优势好像不大,红蝶关心地问他身体怎么样,凯文一一回应了,不一会儿,游戏开始了。

凯文看着游戏里勤勤恳恳发牌的杰克,想想惨还是他惨,每天都多一份工作,还好他已经有伴侣了,不然怕是憋得难受…

杰克不知道他这些心思,给他发了张不大不小的2,凯文思考了一会儿没有再抽一张,等着苟起来修机子。

3,2,1…

监管者是宿伞之魂,他先到处逛了逛,等监管者透视时间过了才摸去修机子赚钱。

前期大家都穷,可以放心地修机,凯文有些心不在焉,说实话,他真的还没有想好怎么跟帕缇夏解释,他们也算是有些交情了,要不送个礼物?可是用什么理由呢?总不能没事儿送个东西,还只送她一个女孩子…

要不找她自定义练技术,顺便就可以说清楚了,还有正当理由,这个主意不错…

 

突然一道红光出现在密码机旁边,凯文反应迅速地离开了机子,但是松手的同时出了校准。

刺啦一声,他炸机了,然后被谢必安的伞拍死在地上。

唉……又是沦为赚钱工具的一天,凯文努力地自愈着,卑微地想。

但他运气还挺好,一直到第四回合,他的牌点数都很小,两张1一张二一张三这样子,一直没有机会让红蝶小姐出来赚钱,不过这样苟名次还可以,后期要赢有点困难,他买了张最便宜的换牌卡,按照以往的经验,他这样小的牌一般都能换来大牌,凯文也不修机了,拿着牌到处找人换,但是没想到刚刚走到医院二楼,和娃娃一起修机的机械师便甩了张牌给他,被他不小心躲了,刚走几步,又一张卡直直朝他飞来,还是张递牌卡。

特蕾西这么有钱的吗?

不过还好,凯文看了看自己的牌,7点加上刚才递来的6点,13点,还可以接受。

凯文丝毫不介意地跑去想要和特蕾西一起修机子,反正她的钱应该用得差不多了。

但是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一个佣兵,不但递给他一张十,还先他一步抢到了机子。

这下彻底没有他的位置了,而且他的点数还超过21了,凯文只好暗自祈祷自己的50块钱的换牌卡能争气点,救他于危难…

咻地一声,凯文和特蕾西换完牌后变成了20点,凯文松了口气,目前是没有危险了,但还是要小心被抓到,还得努力赚钱才行,凯文转了个圈,从另一头下去,往女神像方向跑去了。

 

“哎,我们这样真的好吗?”佣兵边修机边问特蕾西。

“我刚才看过他的牌,不会爆的。”

“不是,我是说你确定是你看到的那样?”佣兵疑惑地问道。

“就是那样,你走后没过多久,帕缇夏就匆匆地从里面出来了,看起来很慌乱的样子,神色也不对。”

“所以……你觉得是凯文对她做了什么无礼的事?”

“不然呢?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还有什么事能让强大的帕缇夏感到慌乱的?”特蕾西说得大声了点,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而且我问她怎么了她也搪塞过去了,不能因为帕缇夏是新人就欺负她呀!”

“你冷静点,目前还没几个人能欺负到她,可能是其它事情,反正凯文不是那种人。”佣兵拍拍特蕾西的肩膀,坚定地说道。

“那你干嘛跑来给人家递牌还抢人机子?”

“还不是刚刚杰克那崽种给我发了张十,不递出去我就要爆了…”

佣兵恨恨地说道,片刻后又疑惑地问道:“你不是跟我同时离开的吗?怎么还能看见帕缇夏出来?”

“………”特蕾西叹了口气,“盲生,你发现了华点啊……”

“你居然一个人偷偷跑去听墙角?!”奈布不可置信地说道。

“你小声点!”

特蕾西扑过去捂住奈布的嘴,小心地往周围望了望,“万一凯文还没走远听到了怎么办?”

奈布把她的手扒拉下来,“所以说你为什么又偷偷回去了?”

“我…我告诉你你可别说出去啊!”

“什么事情神神秘秘的,你说吧,我绝对保密,就算你说自己是个偷窥狂我都不往外说行吧?”

“你有没有觉得……凯文和帕缇夏互相有好感?”

奈布沉思片刻,“有吗?除了游戏里我就没见他俩同框过,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这你就不懂了吧!你一天天的看的都是谁啊,哪儿注意得到别人?”特蕾西翻了个白眼,酸酸地说。

“我游戏可都是很认真的,你可不要凭空污人清白。”

“哼……懒得理你,反正我是发现了,你不觉得他俩游戏里总是成双成对的吗?”

“?……”奈布陷入沉思,“你这么一说吧……好像还真是。”

“对吧?凯文遇鬼了帕缇夏总是第一时间赶到他身边,帕缇夏上挂了还没等你赶到呢凯文就救下来了,不是一次两次了吧?凯文每次扛着帕缇夏的时候都把她的长裙紧紧束着,生怕她走光的样子简直像极了爱情!凯文每次等待匹配时总是偷偷瞟人家,还总以为没人看见,还有之前帕缇夏拿药来的时候,如果不心虚干嘛要说谎啊?”

“这倒也是……”

啪——两人修完电机,监管者也将入了抽牌环节,这个回合下来,场上只剩下了他们三个。

“怎么又是张十?!这游戏老子不玩了!”

奈布气呼呼的,特蕾西幸灾乐祸地说:

“哈哈哈哈,这把我赢定了!”

“你等着,我马上把碟姐叫出来锤你!”

“略略略……”

然而倒计时结束,他们俩安然无恙,凯文点数最大,红蝶变成了监管者。

“完了,我们要被碟姐锤死了……”

奈布刚说完,特蕾西已经跑没影儿了,奈布只好骂骂咧咧地跑去修机。

 


☂️水无月麻子☔

第五人格舞台剧小演员写真/自拍合集
入殓师,牛仔,先知

第五人格舞台剧小演员写真/自拍合集
入殓师,牛仔,先知

☂️水无月麻子☔

日本第五人格舞台剧最新定妆照合集
园丁,慈善家,医生,律师,幸运儿,先知,牛仔。
最新一期的《オトメディア》里面还有两位主演的写真w

日本第五人格舞台剧最新定妆照合集
园丁,慈善家,医生,律师,幸运儿,先知,牛仔。
最新一期的《オトメディア》里面还有两位主演的写真w

喜欢凯文的狼约

かわいい!

即使抽不到紫皮也想要凯文的小憩和卢基诺的行礼qwq

かわいい!

即使抽不到紫皮也想要凯文的小憩和卢基诺的行礼qwq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第五人格舞台剧  公布了医生艾米丽·黛儿(扮演者:铃木麻祐理),牛仔凯文·阿尤索(扮演者:田中晃平),先知伊莱·克拉克(扮演者:千葉瑞己)的剧照和定妆照。

注:虽然获得了第五人格授权,但舞台剧里有独自创作的剧情,因此会有和原作设定,剧情不同的地方。

官网:点我

第五人格舞台剧  公布了医生艾米丽·黛儿(扮演者:铃木麻祐理),牛仔凯文·阿尤索(扮演者:田中晃平),先知伊莱·克拉克(扮演者:千葉瑞己)的剧照和定妆照。

注:虽然获得了第五人格授权,但舞台剧里有独自创作的剧情,因此会有和原作设定,剧情不同的地方。

官网:点我

Eli

【牛仔/咒术师】你是我的骄傲(6)

门被轻轻推开,帕缇夏手里拿着从艾米丽那儿拿的药,看见屋里还有两人,明显松了一口气,

“你们好,我来给凯文先生送药,艾米丽说刚刚你们忘记拿了,让我带过来。”

帕缇夏明显不适合说谎,奈布和特蕾西神情一滞,随后默契地偷偷笑起来,刚才是艾米丽过来看诊的,怎么会是我们忘记拿了?

“那个,我突然想起来我儿子该洗澡了,我先走了,不然下一场比赛它要闹脾气了。”特蕾西边说边外走,顺手还扯了一下奈布的衣服。

“啊!我也想起来我的军刀落在杰克那儿了,我得赶紧去取,不然下一场比赛它也要闹脾气了。”

“我们先走了啊。”两人脸上带着莫名其妙的笑容,推推搡搡地关上了门。

“你的刀怎么在杰克那儿?”特蕾西一脸疑惑...

门被轻轻推开,帕缇夏手里拿着从艾米丽那儿拿的药,看见屋里还有两人,明显松了一口气,

“你们好,我来给凯文先生送药,艾米丽说刚刚你们忘记拿了,让我带过来。”

帕缇夏明显不适合说谎,奈布和特蕾西神情一滞,随后默契地偷偷笑起来,刚才是艾米丽过来看诊的,怎么会是我们忘记拿了?

“那个,我突然想起来我儿子该洗澡了,我先走了,不然下一场比赛它要闹脾气了。”特蕾西边说边外走,顺手还扯了一下奈布的衣服。

“啊!我也想起来我的军刀落在杰克那儿了,我得赶紧去取,不然下一场比赛它也要闹脾气了。”

“我们先走了啊。”两人脸上带着莫名其妙的笑容,推推搡搡地关上了门。

“你的刀怎么在杰克那儿?”特蕾西一脸疑惑,奈布整整兜帽的帽檐,“害,它自己跑过去的,拦都拦不住,我也没办法……”

特蕾西一脸你觉得我像个傻子吗的表情,奈布潇洒地甩了下衣摆,“走了,你也快给你儿子洗澡去吧!”

特蕾西朱唇亲启,缓缓说道:“MD死给!”

 

两人一走,房间里就只剩下凯文和帕缇夏两个人,气氛一时有些凝固,显然两人都不想去谈论那场bug引起的意外,但除了这个他们好像也没什么话好说。

“……药我放这儿,我先走了?”

“诶!”凯文叫住她,却呐呐不知道说什么,

“那个,对不起啊。”

帕缇夏想着自己把他当垫子枕了那么久,也算扯平了,

“没什么。”

又是一阵沉默。

“你…要擦药吗?我学习过医术,应该可以帮你。”

凯文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是人家女孩子都没说什么,而且她也是医者,要是拒绝了倒显得欲盖弥彰似的。

“好吧,谢谢你了。”

“不客气。”

凯文解开衣服,露出青紫的胸膛,帕缇夏在看到那堪称惨烈的场面时微微皱起了眉头,她捻起冰凉的药膏,小心地在上面抹匀,力道均匀地按摩着。

“嘶——”

帕缇夏一个晃神,按得凯文闷叫一声。

“对不起!”

凯文艰难地合上衣服,“没…没关系,你也有比赛吧?就,不麻烦你了。”

“哦…那,那我走了。”帕缇夏脚步飞快地离开,话音未落便关上了门,看起来像是匆匆逃走了一样。

凯文长叹一声,看了眼自己微微抬头的小兄弟,休息室的毯子薄,看来刚才自己再三遮掩还是让她发现了,人家好心来照顾你,自己却当着人家的面撑起帐篷,凯文想起自己刚才堪比性骚扰的行为,无比尴尬的同时还有点担心,帕缇夏要是越想越气会不会愤起把猴头砸自己脑袋上?

凯文滑下去躺着,拉过毯子盖在头上,一边忧心忡忡地思索着怎么委婉又隐秘地向帕缇夏道歉,一边深呼吸着想要消除下腹汹涌的欲火。

半响过后,他无奈地起身往卫生间走。

“唉………你个臭流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