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物间宁人

24.7万浏览    1567参与
戏城

当你邀请他一起吃一个冰激凌时

含绿/物/轰

我我我第一次发、望喜..

.

Ver.绿谷出久 朋友关系

  “这家的冰激凌超级好吃呢!绿谷要不要尝尝?”

  你将手上的蛋筒冰激凌递到绿谷出久面前,草莓味的奶油翘着令人垂涎的弧度滴下。

  “诶诶?我吗……”

  绿谷偷偷看了你一眼再看看冰激凌。原本的踟蹰在你期望的目光下破灭。他凑到冰激凌前舔了几下,因为蛋筒是你拿着的缘故所以倒像是男女朋友间的互相喂食,他红了红脸咂巴嘴里的味道。

  真的很甜哎。...


当你邀请他一起吃一个冰激凌时

含绿/物/轰

我我我第一次发、望喜..

.

Ver.绿谷出久 朋友关系

  “这家的冰激凌超级好吃呢!绿谷要不要尝尝?”

  你将手上的蛋筒冰激凌递到绿谷出久面前,草莓味的奶油翘着令人垂涎的弧度滴下。

  “诶诶?我吗……”

  绿谷偷偷看了你一眼再看看冰激凌。原本的踟蹰在你期望的目光下破灭。他凑到冰激凌前舔了几下,因为蛋筒是你拿着的缘故所以倒像是男女朋友间的互相喂食,他红了红脸咂巴嘴里的味道。

  真的很甜哎。

  结果扭过头就看见你冲着他舔过的位置毫不在意地吃了起来,脸上立刻升起一片火烧云。“x酱,这个是、是我吃过的地方……”

  “嗯。”

  你继续续嘬了几口冰激凌。

  “所以我才吃这里的呀”



Ver.物间宁人  日常拌嘴der青梅竹马

.

  “物间,你吃冰激凌嘛?”

  你拿着手里号称“全日本最好吃”“价格超级贵但是很值得品尝”的冰激凌,得意地朝物间宁人晃了晃。

  看着他慢悠悠地把头扭过来直至视线落在你的冰激凌上时,你才坏心眼地迅速收回:“略略略,我怎么可能给你吃?”

  说完你就状似享受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奶油,挑衅地看了他一眼。

  物间宁人难得反常地没有还嘴,只小声“嘁”了一声,反倒一直看着你的冰激凌,吓得你赶紧把冰激凌离得他远远的,但也是后来才知道他是在看你的小舌头。

  可惜某一刻因为你的防卫疏忽,手中的冰激凌竟然伸到他的面前,物间宁人低下头怡然自得地吃了两口,在你震惊地想着“我这么贵的冰激凌剩下一半被糟蹋了”的时候朝你勾勾唇角。

  然后弯下腰吻上你的唇,口中奶油甜腻的味道骤然弥漫,在你呆呆站着的时候舔舔嘴角处的奶油眯着眼回味。

  “啊嘞?这就不行了吗?”

  “我可是超——难得没有嫌弃你哎。”



Ver.轰焦冻 恋人关系

.

  “我最近发现一家超好吃的甜品店!我带你去吃好不好?”

  烈阳高照,的确是吃冰激凌的最好时刻啦。你扯着轰焦冻的衣袖往甜品店里拽,走到柜台前对着琳琅色彩的冰激凌流口水。

  “小姐姐,要一个薄荷味的冰激凌球和一个炫彩巧克力豆冰沙奶昔!”

  “好的……那这位先生要什么?”

  你抬头看了看正在沉思的轰焦冻。

  “你们这里有红糖姜茶吗?”

  “嗯,拿一杯,然后把她的两样去掉。”

  你:喵喵喵?

  他转过头一本正经地对你讲:“听说来例假的女孩子是不能吃冰的东西的。”

  你奇怪地歪歪头“可我没来呀……”

  轰焦冻皱皱眉头。“我记得网上说女孩子的例假都是一个月来一次的,你上上次是5月4号,上次是6月2号,所以这次应该……”

  “啊啊,也有可能会晚到的啦!”你羞红着脸打断他,一边想着他竟然连你来例假的日子都记得……“我可以吃冰激凌的……”

  “冰激凌吃多了也不好。”

  他听到你的解释后恍然大悟,而后修长的手指缠上你热乎乎的手。

  “如果你热的话,我可以帮你,哪里都可以帮你……”

  指尖传来冰凉的感觉。但你的脸又被他歧义的话烧红了。

  “脸也很烫啊……我……”

  “啊啦我没事的!你你……”

  你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片刻,然后倏地抬起头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你的脸是不是也烫了!”

  他的耳根果然红了大半,直逼脸颊。

  轰焦冻终于明白了什么。从此也开始喜欢玩这种能让人脸红的小游戏……


d1001101001
堆图,是派老师的物初w 接头像...

堆图,是派老师的物初w

接头像,双人120-150,一天出图

堆图,是派老师的物初w

接头像,双人120-150,一天出图

穆久是条大咸鱼

【我英乙女】当你听讲座时偷偷睡觉

*文笔渣,不喜勿喷

*ooc严重

*撞梗致歉

*有什么建议欢迎提出

*内含三巨头/相/物/死/荼

【学校组织你们听讲座,然而你并不想听,于是你开始打起了瞌睡】

绿谷出久

      xx酱,你想睡觉了么?昨晚是不是睡的很晚?

      说句实在话,这个讲座好像确实没啥用,但是这是学校组织的我也没办法。

      想睡就睡吧,反正这个讲座内容也不重要,我帮你看老师。

爆豪胜己

     ...

*文笔渣,不喜勿喷

*ooc严重

*撞梗致歉

*有什么建议欢迎提出

*内含三巨头/相/物/死/荼



【学校组织你们听讲座,然而你并不想听,于是你开始打起了瞌睡】



绿谷出久

      xx酱,你想睡觉了么?昨晚是不是睡的很晚?

      说句实在话,这个讲座好像确实没啥用,但是这是学校组织的我也没办法。

      想睡就睡吧,反正这个讲座内容也不重要,我帮你看老师。



爆豪胜己

      喂,蠢女人起来了,要是被老师发现了我可不会帮你!

      你昨晚是不是熬夜玩手机去了?不然为什么这么想睡?

      今晚起,睡之前把你的手机交到我的寝室,我给你保管!没得商量!



轰焦冻

      xx酱,你想睡的话就睡吧,讲座内容我回头再告诉你。

      我帮你看着老师,如果有老师来了我就告诉你。

      其实这个讲座也不是那么重要的。



相泽消太

      昨晚又熬夜了?我好像跟你说过不管有什么事,最迟十一点半就要睡觉吧?缺乏合理性。

      反正这个讲座内容也不重要,你跟我来,去宿舍里面睡。

      要是再熬夜,体能训练多加十组,你自己看着办吧。



物间宁人

      啊嘞啊嘞啊嘞?a班的人也会上课睡觉啊?你昨晚是不是通宵了啊?

      没通宵?你看我信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别胡说!我刚刚才没有打瞌睡!我那是在思考!思考懂吗?你好蠢啊!



死柄木弔

      台上的人在叭叭叭的讲什么呢?好无聊啊,喂小鬼,要睡回去睡,这样子会着凉的。

      什么时候结束啊,如果我上去捏了他是不是就可以走了?

      算了,混进来陪小鬼听讲座不容易,你要是想睡我就要黑雾送我们回去。



荼毘

      想睡觉么?小姑娘你体力不行啊,昨晚我们也就熬夜熬到一两点吧?

      你要是想睡的话就走,这个讲座听了也没啥用。

      回去养足精神,晚上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啊小姑娘,我可不准你开小差。





【开讲座睡觉的就是我了hhhhh毕竟五点多爬起来,六点半就要集合,今天去听讲座的路上我人都是迷糊的🌚】



【求小红心小蓝手求评论求关注!!!!】

   


瑶妹的鞋垫

说,你为什么要跟你闺蜜在一块

Ooc

Ooc预警

完全崩了


含绿谷/物间


双暗恋


嗯,如果可以的话,那就开始吧


绿谷出久


XX!那个是你的男朋友吗?

他为什么要跟你用情头

!!!∑(°Д°ノ)ノ

(哎!她是我闺蜜呀,话说你很在意这个吗,其实我也可以跟你一起用情头啊,出久~)

啊!太好了,我这有一套( '▿ ' )

还有啊,XX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脸红/

(艾玛,没没想到你居然会先告白,本,本来我想要对你说来着)

所以XX你是同意了,对吧

(昂(ꈍᴗꈍ))


——之后你看着他发过来的两张情侣头像都是粉粉嫩嫩的欧叔/我就笑笑,不说话´_>`/


物间宁人


…他点进...

Ooc

Ooc预警

完全崩了






含绿谷/物间



双暗恋




嗯,如果可以的话,那就开始吧



绿谷出久


XX!那个是你的男朋友吗?

他为什么要跟你用情头

!!!∑(°Д°ノ)ノ

(哎!她是我闺蜜呀,话说你很在意这个吗,其实我也可以跟你一起用情头啊,出久~)

啊!太好了,我这有一套( '▿ ' )

还有啊,XX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脸红/

(艾玛,没没想到你居然会先告白,本,本来我想要对你说来着)

所以XX你是同意了,对吧

(昂(ꈍᴗꈍ))


——之后你看着他发过来的两张情侣头像都是粉粉嫩嫩的欧叔/我就笑笑,不说话´_>`/





物间宁人


…他点进了你的主页,然后发现你居然跟别人开情侣空间了…


啊嘞嘞嘞,和你开情侣空间的是谁

你不会有男朋友了吧

那男的也真的是瞎了眼,居然会看上你

(我操,我做错了什么,我不就是跟我闺蜜开了个情侣空间吗(*´◐∀◐`*)智障)

(还有,为什么只有瞎了眼的人能看上我,你是在损我呢?还是在损我呢(╯' - ')╯︵ ┻━┻ (掀桌子)┬─┬ ノ( ' - 'ノ) (摆好摆好) (╯°Д°)╯︵ ┻━┻(再他妈的掀一次))

啊嘞,原来是这样啊

我就知道除了我,没有别人能看上你

对了,我是在损自己

(你就算告白了吗(ꈍᴗꈍ))

啊嘞啊嘞,你觉得呢?


——虽然被喜欢的人告白了,但还是好气哦,想打他一顿怎么办?¯\_(ツ)_/¯


影卜卜

当男友是那个物间17

暑假没有任何波澜的结束了。嗯,没有任何波澜,因为太过惊骇全是滔天巨浪。

还是从头开始说吧,在法国和父亲一起承受母亲的怒火的物间,终于回到了日本,可以见一见自己的女友。虽然之前忙的脱不开身,还是有派人关注女友的动向,谨防A班那群虎视眈眈的人。

在私飞上听完了报告,了解到女友居然没去图书馆泡个昏天黑地,反而像模像样的打起了工,还是做甜筒这种低级又幼(ke)稚(ai)的工作,物间连说了三次阿勒阿勒,真是退步了,他不在铃子身边都沦落到贩卖体力了吗。还有A班,都这么闲的吗?不安排什么暑期英雄实习活动吗,天天跑到广场上和七八岁孩子挤在一起买甜筒,不觉得格外好笑吗?

物间把上鸣电气的名字圈起来,唯一一...

暑假没有任何波澜的结束了。嗯,没有任何波澜,因为太过惊骇全是滔天巨浪。

还是从头开始说吧,在法国和父亲一起承受母亲的怒火的物间,终于回到了日本,可以见一见自己的女友。虽然之前忙的脱不开身,还是有派人关注女友的动向,谨防A班那群虎视眈眈的人。

在私飞上听完了报告,了解到女友居然没去图书馆泡个昏天黑地,反而像模像样的打起了工,还是做甜筒这种低级又幼(ke)稚(ai)的工作,物间连说了三次阿勒阿勒,真是退步了,他不在铃子身边都沦落到贩卖体力了吗。还有A班,都这么闲的吗?不安排什么暑期英雄实习活动吗,天天跑到广场上和七八岁孩子挤在一起买甜筒,不觉得格外好笑吗?

物间把上鸣电气的名字圈起来,唯一一个吃到铃子打的冰淇淋的人……他打得过。

大概是电话里西海没把他哄好,物间选择出场的方式极其高调且风骚,一部加长林肯在居民区绕着圈开,就为装作偶遇堵住上班的西海。

大概是绕了七八圈,司机师傅有些疲乏,加上居民区的道路并不宽敞,在拐弯的地方,这辆长的有些过分的豪车以及其优美的姿态卡住了,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更悲剧的是空间太小……车门打不开。

所以,在西海铃子高高兴兴准备去打工,盘算着今天心操前辈还愿意帮她顶班让她有时间溜去图书馆的话,自己要和哪位亲爱的科学家一起共度美好的时光时,路上常遇到的主妇和老太太向她招招手。

主妇,“铃子是要去打工吗?辛苦了,但今天最好绕路呢,前面的路口可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是很长很长的车子,卡住了哦,在转角的小巷子那边。”

老太太从袋子里摸出一个苹果递给她,“每天都要吃一个苹果哦。”

主妇继续絮絮叨叨,“真的很不得了,那种豪车至少有一千万?不不不,一个亿吧!居然就出现在了我们这种平民聚居的地方。”

老太太再摸摸袋子,拿出橘子塞给她,“每天都要吃一个橘子。”

“围观的人真是太多了,不然我就能近距离看看豪车和我的代步车有什么不同了。”

“每天都要吃一个枣子。”

西海手里有些拿不下了,摆摆手谢绝了老太太的好意,既然这样的话,自己还是绕路走好了。

`

西海仍在可怜的贩卖冰淇淋,从暑假开始到暑假快结束。

但今天的客人有点奇怪,都是那种西装革履皮鞋锃亮的有为人士,或者女强人气质明显的职场女性。在充斥着熊孩子吵闹声的广场里,在烈日炎炎下,排队购买一支两百日元的甜筒,未免有些太不合理了。明明隔壁的写字楼一楼,就是全球连锁的星爸爸,还有着全年二十三度的空调,为什么要跨过马路来根本没有树荫没有冷气的这里买甜筒。

西海没觉得自己做的甜筒有多美味,虽然不算难吃,也不算是什么吃了一口就眯起眼睛说太棒了的程度。

心操倒是很淡然,十分有前辈样子的帮西海承担了绝大部分工作,甚至还准备放她去图书馆呆着。

“我一个人忙的过来,而且西海你不是说很久没去图书馆,快要忘记玻尔的样子了吗?”

“不可以啦前辈,这么照顾我的话发工资的时候我会羞愧死的,还是拜托您教我这么调制抹茶味的原料吧。”

西海没有被图书馆所诱惑,十分坚定的要付出劳动,虽然眼光直往图书馆的方向瞟。

心操揉了揉太阳穴,教她吗…….不了,太浪费材料和时间了,学会草莓味简直是奇迹了。

他回忆起西海刚来的时候,灾难吗?不,应该说是地狱。

料理台乱成一片,糖浆水果还有其他添加品,丰富多彩的颜色混合在一起变成了可怕的,类似呕吐物的颜色。女孩还浑然不觉,按着说明书上的“一点”“少许”胡乱加,让心操不得不动用个性要人站着别动,卷起袖子开始收拾烂摊子,统计完西海浪费了多少原料后心操头疼的厉害。

后来单让他一个人干也不是办法,毕竟西海还是要拿工资的,在心操的洗脑下,西海的身子居然记住了草莓味的调制方法。心操头一次觉得自己的个性这么厉害,能创造奇迹。

`

下面一位是个西装革履大肚腩的中年精英,大概是热,拿着手帕擦拭毛发有些稀疏的头皮。西海微笑着问他需要什么。

“要……”大叔翻了翻口袋,早不到发到的纸片,“都可以,只要不是草莓味的。”

???这是对草莓味的歧视啊!

“那,香草味可以吗?是店里卖得最好的口味。”

“好的,谢谢西海小姐了。”

“是我应该做的,请您到那边等候,大概三分钟我会拿来给您的。”她转身对心操讲,“前辈,再来一个香草的。”

“知道了。”

三分钟,西海拿着前面几位的甜筒去分发,看三五位西装男士和小孩一样满足于甜筒带来的凉意,她忽然问,“请问,大家为什么要来这里买甜筒呢?”

“啊啊啊。”他们似乎没有料到她会提问,但反应很快的给出答案。

“因为很美味啊!不愧是西海小姐工作的店!”

“是的是的,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甜筒了,多谢西海小姐了。”

西海收到了雪花片般的夸奖,她有些不好意思,脸蛋红扑扑的,“那个……还有一个问题,大家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死一般的寂静后,有人挣扎的开口,“您的工作牌上有啊!写着西海!”

其他人忙附和,“对对对!”

“而且,您可是雄英A班的孩子啊,体育祭的表现很精彩!居然能够撑到那么后边!”

西海,“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谢谢大家的关注。”

在甜品车里的心操,盯…….

西海回到甜品车上后,十分有干劲的撸起袖子,“我要感谢他们的照顾,一定努力,早日像前辈这样独当一面!”

心操用身子护住料理台,“不….你呆着就好!”

`

太阳已经西陲,离关店的五点还有一分钟不到,甜品车前已经没有客人了。西海擦拭着柜板,嘴里过着化学元素周期表,等下班回家。

“可以来一份草莓口味的冰淇淋吗?”

“抱歉,”西海头也不抬,“五点到了今天已经下班了。”谁都不能让她加班,一分一秒都不可以。

“真是奇怪,我的手表还是十点。哦,是忘记调成东九区了。”

这个口癖!西海猛抬头,“宁宁宁人!你回来了!”欢快的心情顺着喉咙跑出来了。

夕阳下,少年金发的头发无比耀眼,“嗯,想吃草莓味的冰激凌就赶回来了。美丽的店员小姐可以为我破例多工作一分钟吗?”

“当然。”

心操突然探头,打断了粉红色的情侣气氛,“不可以,东西我都收拾好了。这位客人还是等明天吧。”

物间,“。。。。。。”

`

最后,物间没有吃到女友打的甜筒,但是手牵手送女友回家,路上他们分享了很多事。铃子连上班路上听主妇们说的豪车卡在巷子里都和物间讲了,“不知道现在这么样了?道路应该已经恢复了吧,不过能把加长车型开进那么不友好的小窄巷里,车主应该是人傻钱多类型的吧。”

突然被cue的车主,皮笑肉不笑,“是我。”

“什么?”

“人傻钱多的车主是我。”

“……噗”西海捂住肚子,笑的有点放肆,“哈哈哈哈哈哈我早应该猜到的啊。”

据说,这场闹剧是以有点惩罚意味的亲吻结束的。因为时间有点久,似乎招来了附近下学小朋友的围观,被妈妈们捂住眼睛说不要学哦,把男主角弄得十分不好意思,拉着还对主妇们问好挥手的女主角跑走了。

花月织和

【我英乙女】来学魔法吧

※霍格沃兹paro

※久/爆/轰/心/电/物/喰/死的青少年人专场

※原女,拉文克劳(二年级)第一名

※全员ooc预警

以上。

————————

「赫奇帕奇」绿谷 出久(三年级).Ver

※守护神咒

“诶诶?守护神咒吗?”绿发的少年因你突然凑近而紧张起来,脸上浮起一层红霞。“我也掌握得不太好呢……连xx都不会的话,那我也……”

你又向前一步,几乎让他一低头就能够碰到你的鼻尖。

“首先你要想一想快乐幸福的回忆,然后……诶?我有什么幸福的回忆?”

他的脸红了个透,不自然地别过头去,小小声地做出回复:“比如现在就很……”

“我我我是说遇上欧尔麦特的时候!”

你看透了一切,...

※霍格沃兹paro

※久/爆/轰/心/电/物/喰/死的青少年人专场

※原女,拉文克劳(二年级)第一名

※全员ooc预警

以上。



————————

「赫奇帕奇」绿谷 出久(三年级).Ver

※守护神咒

“诶诶?守护神咒吗?”绿发的少年因你突然凑近而紧张起来,脸上浮起一层红霞。“我也掌握得不太好呢……连xx都不会的话,那我也……”

你又向前一步,几乎让他一低头就能够碰到你的鼻尖。

“首先你要想一想快乐幸福的回忆,然后……诶?我有什么幸福的回忆?”

他的脸红了个透,不自然地别过头去,小小声地做出回复:“比如现在就很……”

“我我我是说遇上欧尔麦特的时候!”

你看透了一切,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


 





「格兰芬多」爆豪 胜己(三年级).Ver

※盔甲咒

“哈?你是个巫师又不是战士学那个干什么?”

你觉得他说得非常有道理,但是依然嘴硬道:“你也是巫师啊,可是你会。”

“老子那是为了跟臭久打架的时候用!”

“小胜——”你拖长了音调试图让他改变想法。

“不教,麻烦。”令人失望的是他一口回绝了。

“可是实战的时候不可能没有被近身的情况。”

“那你躲在后面,老子保护你。”



 




「拉文克劳」轰 焦冻(二年级).Ver

※漂浮咒

“嗯。”他立刻答应下来,绕到你身后,握住你的手为你微调了握魔杖的姿势。

“首先,在运用不熟练的时候不能对人使用这个咒语。”

你举着魔杖跃跃欲试。“那么熟练了之后可不可以把轰君你——”

“熟练了也不可以。”他显然当了真,急急忙忙地补救自己话中的漏洞。

“好吧……”你瘪瘪嘴一副失望的样子。

你突然间觉得自己轻飘飘的,越来越轻,越来越轻——最后浮在了空中。

“等、等等!你刚才说了不能随便对人使用这个咒语吧!”

“为了防止xx做出这种事情,要先让你体验一下后果。”

接着,附加在你身上轻柔的浮力瞬间消失,身体急速下坠的同时,你举起魔杖准备孤注一掷地对自己再使用一次这个从来没有尝试过的魔咒。

但在你念出咒语前便被一个带有薄荷香气的巫师抱了满怀,对方还顺便拍了拍你的头顶以示安慰。

“只是体验一下,不会让你摔伤的。”

“犯,犯规了……”





 


「斯莱特林」心操 人使(二年级).Ver

※摄神取念咒

说到这个咒语,你脑中叮地一声冒出了暗恋对象心操的样子。

——

你与他大眼瞪小眼了半分钟,最终忍不住别开脸揉揉酸痛的双眼出了声:“所以,那个,可以教我……”

“Legilimens。”

一阵头晕目眩,回过神来已经靠在了他胸前。

“摄神取念咒在对方没有防备的时候使用效果最好。”

“你这是偷袭……!”

“嗯,不过我都看到了。”他大功告成一般笑得十分惬意,“要在一起吗?”

 

 



「格兰芬多」上鸣 电气(二年级).Ver

※无声咒

他也不会。

你想都没想毫不犹豫地拐了个弯敲开了大魔法师欧尔麦特的办公室大门。

 




  

「拉文克劳」物间 宁人(三年级).Ver

※大声咒

“啊嘞嘞?第一名居然连这种简单的小咒语都不会?不是应该比我强很多倍吗?怎么会来问我呢?啊嘞嘞?”

“Quietus。”你面无表情地对他使用了无声咒。

世界安静了。

“麻烦您在自己身上使用这个魔咒,我想看看效果。拜托啦,前——辈。”你闭上双眼享受着这个宁静的世界。

“啊嘞,动手之前都不想想对方会不会中招吗?”熟悉的欠揍声音压低了八度在你耳后响起。

你一个激灵,刚要躲开却发现自己被定在了原地。

“前辈觉得对你来说定身咒应该比大声咒更实用,所以不如试试这个魔咒的效果吧?”

“物间烦人!!!”

他带着猖狂的笑声逐渐远去。











「赫奇帕奇」天喰 环(三年级).Ver

※开门咒

“我也不会。”他背对着你,声音细若蚊鸣地拒绝道。

“明明前辈前几天才用过的吧?我看到了哦,「有求必应屋」……”

对方没有回应。你不死心地加把火——:“是不想教给我吗?还是说因为我太烦人了?”

“没有!”他一下子打断了你的话,觉得自己的语气太强硬了似的,扭过半个身子露出半张脸,“……为什么一定要学这个魔咒?”

“因为我总在图书馆待到很晚,回休息室的时候门已经被她们锁上了。”

“跟我回家算了,自己家的钥匙我一直会带……着……的……?!!”

意识到自己顺口说出了什么的前辈整个人僵硬在了原地。

“刚才那句话当没听见就好了!”

“啊,好的。”你听话地点点头。趁着他松了口气的空当打出直球:“我的室友似乎不太待见我,所以我可以跟前辈回家吗?”











「黑魔法师」死柄木 弔.Ver

 

※阿瓦达索命咒

“又来了,小鬼。”

你摘下巫师袍的帽子露出面容,“又被你认出来了?明明一直在打游戏呢。”

“你穿着这么显眼的巫师袍过来,我又不是瞎子。”死柄木百忙之中从游戏机上分了个眼神给你。

“我说,我都已经丢掉三好学生的身份帮了你这么长时间,可以教我那个了吧?”你站在一个不会影响到他的角度偷看他的游戏机屏。

“哈?什么?”

“就是那个啊。”你伸出一只手在脖间比划了一下,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得见。

“阿瓦达索……”“好了好了你不要念出来啊我还没有活够!”

“怕什么。”他白了你一眼,乌黑的魔杖乖乖地躺在他坐的沙发旁边。

“虽然没拿魔杖,听到这个咒语还是会下意识的害怕一下嘛。”你回敬他一眼,“到底要不要教我?或者别的什么其他的也可以。”

他终于结束了游戏,用四根手指捏起自己的魔杖。正当你以为自己的软磨硬泡终于起了作用时,死柄木弔干脆利落地扔给你两个字:

“不教。”

“我说你啊……!”

“把黑魔法教给你,要是哪天你看我不爽了突然干掉我怎么办。”

“麻烦你搞清楚我一直看你不爽。”

他又将魔杖丢回沙发上重新拿起了游戏机。

“我是真心实意的!考虑一下吧死柄木前辈——!”

“啊啊,烦死了。”他揉了揉额头,“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教你的。你学这个没用。”

“??你想嘲讽我弱可以直说的。”

“根本轮不到你动手,小鬼。”

“给你一次机会。快点,指,杀哪个。”













别问我为什么把弔哥也算进了未成年。

顾北栀(求点开主页!!!)

【我英乙女】当你要求他说爱你的时候

#尝试乙女

#内含三巨头/物间宁人/上鸣电气


绿谷出久:

诶诶诶???


这种话……xx酱是认真的吗?


不想说?不不不不当然不是,就是感觉这样有点羞耻呢。


不要生气啊,那我说就是了。


xx,我爱你。


爆豪胜己:

哈?你在说什么???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别露出那种委屈巴巴的眼神,老子说了,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嘁。


比起爱你那种恶心兮兮的话,我能向你说的是:


老子一直都在。


轰焦冻:

嗯?爱你?这句话一定要现在说吗?


倒不是不想,只是觉得在这个地方说这种话好像有点不负责任。


无所谓吗?这样啊。


但听他们说随随便便说...

#尝试乙女

#内含三巨头/物间宁人/上鸣电气


绿谷出久:

诶诶诶???


这种话……xx酱是认真的吗?


不想说?不不不不当然不是,就是感觉这样有点羞耻呢。


不要生气啊,那我说就是了。


xx,我爱你。


爆豪胜己:

哈?你在说什么???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别露出那种委屈巴巴的眼神,老子说了,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嘁。


比起爱你那种恶心兮兮的话,我能向你说的是:


老子一直都在。


轰焦冻:

嗯?爱你?这句话一定要现在说吗?


倒不是不想,只是觉得在这个地方说这种话好像有点不负责任。


无所谓吗?这样啊。


但听他们说随随便便说爱你什么的会显得很轻浮,那这句话还是留到结婚的时候说吧。


我想说的是,我心悦你。


物间宁人:

啊嘞嘞?这种话都想听,你是三岁小孩吗?


原来A班的学生在这种方面跟幼儿园同学一样啊,真是笑死了。


如果你一定要听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


不要露出那种无所谓的表情啊,仿佛把这个当真的我跟个白痴一样。


喂,xx,我爱你。


上鸣电气:

等等等等,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啊?


“看起来是现充所以感觉对这种事会很熟悉吗?”,都在一起那么久了xx你不可能还不了解我的属,所以果然是故意的吧!


“不是故意的,是真的想听这句话”吗?虽然作为男朋友去满足女朋友的心愿是必须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这种话说出来就是好羞耻啊。


但是xx想听的话,也可以的。


我爱你。


穆久是条大咸鱼

占tag致歉
余小果你给老子滚出来
老子军训辛辛苦苦在这搞卫生十二点半睡四点钟起好不容易想到的梗你给老子盗了?要脸吗?
滚出来给老子道歉 @余小果

占tag致歉
余小果你给老子滚出来
老子军训辛辛苦苦在这搞卫生十二点半睡四点钟起好不容易想到的梗你给老子盗了?要脸吗?
滚出来给老子道歉 @余小果

茶芙琳

還沒想到標題對不起!

×原女警告×

×ooc警告×

×幼稚園也不如的文筆×

×「」是說出來的話×

×()是內心的os×

×原世界設定×

×劇情有改×

×我不會寫文×

×歡迎抓bug×

×如覺得有開掛成分就當是爽文看吧×

×歡迎給建議×

×歡迎獻梗×

×如撞梗在此致歉×

×...

×原女警告×

×ooc警告×

×幼稚園也不如的文筆×

×「」是說出來的話×

×()是內心的os×

×原世界設定×

×劇情有改×

×我不會寫文×

×歡迎抓bug×

×如覺得有開掛成分就當是爽文看吧×

×歡迎給建議×

×歡迎獻梗×

×如撞梗在此致歉×

×不喜左上角離開×

×還有很多可是我懶得寫×

×我廢話很多,對不起×

×你已經被警告×

×××××××××××我是分隔線×××××××××××

「 這兩位是新來的轉學生, 隨便自我介紹一下什麼的然後給我找個座位坐下。」 相澤消太在講台上, 旁邊站著兩位女生。

「 初次見面,我是音海夏樹,請多多指教。」

「 初次見面呀各位! 我是音海夏美, 大家一起以最棒的英雄作為目標加油吧~」

「喔喔,是正妹!」上鳴電氣興奮地說,結果被耳郎響香[處置]了。

接著兩人便分別坐在轟焦凍和八百萬百後面。

課後。

「新同學好,我叫蛙吹梅雨,可以叫我梅雨醬喔gero~」

「夏樹!夏美!我怎麼不知都你們會來呀?好久沒見,我好想你們的說!」八百萬百興奮地說。

「梅雨醬好!百百,我們也好想你呀~姐姐,大家那麼熱情,回應一下嘛~」音海夏美說。

「欸!!!姐妹嗎?是雙胞胎?!」全體女生叫道。

「是呀~難道我們長得不像嗎?」

「不是不是,原本已有這個猜測了,只是沒想過是真的。」耳郎響香說。

「是這樣嗎?」

「耳郎響香,生日,8月1日,身高,154cm,血型,A型。。。唔唔。」音海夏樹未說完就被夏美捂住了嘴。

「姐姐你不要說了,會把同學們給嚇壞的!」夏美帶著有點生氣的語氣叉著腰說。

「你怎麼知道那麼多!這是你的個性嗎?!」麗日御茶子驚訝的說。

「是的。這是我的個性,魔法書。它可以告訴我很多事。」夏樹不慌不忙地解釋道。

「嘩,這感覺超厲害的!」葉隱透說。

「那麼它可以告訴你班裡女生的三圍嗎?」峰田実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流着鼻血地說。

「峰田同學,你這樣對新同學十分沒禮貌,而且對女生們也很不尊重,請你道歉!」飯田天哉揮着手臂說。

「沒關係。」

「夏樹醬,夏美醬,你們有所不知了,這家夥可是一桶行走的黃色費料。你們小心點好。」芦戸三奈嫌棄地說。

這時,歐爾麥特口噴着血走了進班房「各位少年少女們,下堂會改成實戰課,你們先去準備吧!」

「是!」全員。

實戰課。

「現在開始分三組,分別是英雄組,敵人組,和人質組。其中,人質組不得使用個性。英雄組的目標是把人質全部安全救出。而敵人組則是不能讓人質得救。分組抽簽決定。」相澤慵懶地說。

「我是英雄組耶gero~」

「我竟然是敵人組,夏樹醬,夏美醬,你們哪組呀?」八百萬有點失望地說。

「我和姐姐都是英雄組誒百百醬,我們可不會讓你的唷!」夏美說。

「為什麼我是人質,這根本不好玩!」芦戸抱著麗日抱怨着。

開始。

「姐姐,人質在哪裡?!」夏美叫着。

「蛙吹同學,請與障子同學到A區B棟大樓,那裡有葉隱同學,尾白同學,和兩個人質,我相信你們可以的。上鳴同學和爆豪同學請去C區C棟地下室,那裡有瀨呂同學,耳郎同學和兩個人質。夏美和轟同學跟我去B區。快。」夏樹指導着,卻被爆豪勝己駁回。

「西內!!你這個人憑什麼命令老子?!老子才。。。」只見爆豪忽然閉了嘴拉着上鳴拔腿就跑去了C區。

「真是的。」夏樹邊跑向B區邊小聲埋怨着。

「轟君,待會你和我負責分散敵人注意力,好讓姐姐可以救出人質。」

「嗯。」轟點了點頭回應。轟明顯發現了爆豪的異樣,但在那刻他認為不應該發問。

「敵人們,快把人質交出來!不然別怪我不手下留情!」夏美叫囂着。

但很明顯,不只夏美,大家都已經進入了狀態。只見八百萬用個性製造繩子把人質綁住,而飯田則托了托眼鏡,喊道:「英雄,你們認為你們打得過我們嗎?我們有三人,而你們只有兩人呀!哈哈哈哈哈哈!」

沒過多久,他們便打了起來。綠谷出久已經廢了,三人都被轟用冰凍住行動不了。隔了幾秒後,敵人們才發現人質早已被救走了。只聽見廣播播着相澤三三的聲音:「你們都回來吧,全部人質已被救出,是英雄組的勝利。」

課後。

「夏樹醬,夏美醬,你們真的進步了很多呀!」八百萬感嘆地說。

「轟君也是厲害的說,半冷半燃超帥氣的!」夏美用崇拜的眼神看著轟說。

「夏樹醬也很厲害gero~ 一開始就能准確指揮大家gero~」

「所以原來你們是這樣找到我們的嗎?!」尾白驚訝地說。

「大家都很厲害呢!看來我也要加把勁了!」麗日充滿鬥志地說。

午餐飯堂。

麗日:「那個,夏樹醬,夏美醬,我們一起坐好嗎?」

「可以唷~飯後我們一起去看看綠谷君吧~」

飯後。

「喲~綠谷君,我們來看你了!」

「治療女郎,綠谷醬怎樣了,gero?」

「這孩子又骨折了,說了很多遍他還是不聽話呀。」治療女郎苦口婆心地說。

「夏美,你試治療他一下吧。」夏樹看着夏美說。

「音海同學的個性是治療嗎?」飯田揮着手說。

「不是。但我可以試一下。」夏美認真地回答。

(音海姊妹的個性到底是什麼。)轟心想。

宿舍。

「那個,綠谷同學。你的傷已經好了嗎?」八百萬擔憂地說。

「嗯!謝謝治療女郎和夏美同學把我的傷完全地治好了!」綠谷掛著大大的笑容說。

同時間。

「音海,這樣問雖然很冒昧,但你和你妹妹的個性其實是什麼。」轟把夏樹叫都一旁問。

「一、你叫我夏樹吧,不然別人和我都會分不清的。二、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三、抱歉我看見了你的過去,很悲哀。」夏樹面無表情的回應着。

「夏樹同學,我很抱歉冒犯了。我的過去其實沒什麼,況且我已經得到了救贖。」

「轟同學,我給你一些建議吧。。。」

第二天。

「阿咧咧咧咧咧咧咧咧咧咧咧!這兩人就是A班的插班生嗎?看起來也不怎麼樣嘛!」今天物間寧人又在作死,然後跟着劇本地被拳藤一佳打昏了(誤

「對不起,他腦袋不太正常。」拳藤尷尬地說。

「你們是B班的嗎?」夏美問道。

「是呀!」

「我可以去參觀一下嗎?」

「可以唷~」

「那我們出發吧!」

B班。

(這人是誰?)B班。

(沒見過她。)B班。

(是A班那個新來的嗎?)B班。

(她好可愛。)B班。

「茨醬!是你嗎?」夏美興奮地跑到了塩崎茨的座位旁。

「夏美醬?」塩崎瞪大了眼看著站在她旁邊的夏美。

「茨醬,你想我嗎?我超想你的!」

「嗯嗯。」

「可惜我們不在同一班,不過沒關係因為就在隔壁~」

「嗯嗯。」

「塩崎,你和她認識嗎?」拳藤問。

「嗯。她是我好朋友。也是神派下來天使。」塩崎說。

「糟了!下課是麥克老師的英語課,要走了,拜拜~」夏美吐了吐舌頭便走了。

A班。

「夏美,你剛剛去B班了?」夏樹問道。

「嗯!我還遇到茨醬了呢~好開心!」夏美說。

夏樹:(這樣嗎。好吧,她沒說謊。)

×××××××××××我是分隔線×××××××××××

(番外)宿舍。

「那個,要不我們今天弄一個女生的房間王比賽吧!」芦戸興奮地說。

「好呀!」麗日和夏美同時說。

「我的房間下了結界,你們進不去的。」夏樹說。

「欸,這樣嗎?那夏美的呢?」葉隱有點失望地說。

「歡迎大家~」夏美說。

「好可愛!!!」女生們。

「這是麗日醬,耳郎醬和葉隱醬的房間的綜合體 gero~」蛙吹說。

「嗯嗯!」女生們附和。

×××××××××××我是分隔線×××××××××××

我寫得還可以吧?

如果大家都喜歡的話我就考慮做成系列更新吧。

×希望大大能按下♥️和👍×

心操的猫

【我英乙女】幼化梗

当他变成五岁小孩

出/爆/轰/霍/物/心/相/死

反正贼严重的ooc,凑活着看,慎点。

算是一个合集,一口吃完就很good●v●


———————————————————

绿谷出久

“诶诶?出久君你???”你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双臂之间抱着的人突然不见了,立马就清醒了,端坐起来却发现床上躺着的小团子。你以为自己在做梦,揉了揉眼睛,而那一头绿毛,又清楚地告诉你,这是你家的小天使啊!

“诶……оо酱……到早上了吗……”他也醒了,坐了起来揉了揉他的卡姿兰大眼睛眼睛。你内心:呜哇啊啊啊啊啊啊这个绿谷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

他似乎也发现了不对劲,胡乱揉着自己的脸“诶诶诶诶这怎么办啊оо酱!”

你一脸痴汉相地揉着他...

当他变成五岁小孩

出/爆/轰/霍/物/心/相/死

反正贼严重的ooc,凑活着看,慎点。

算是一个合集,一口吃完就很good●v●


———————————————————

绿谷出久

“诶诶?出久君你???”你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双臂之间抱着的人突然不见了,立马就清醒了,端坐起来却发现床上躺着的小团子。你以为自己在做梦,揉了揉眼睛,而那一头绿毛,又清楚地告诉你,这是你家的小天使啊!

“诶……оо酱……到早上了吗……”他也醒了,坐了起来揉了揉他的卡姿兰大眼睛眼睛。你内心:呜哇啊啊啊啊啊啊这个绿谷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

他似乎也发现了不对劲,胡乱揉着自己的脸“诶诶诶诶这怎么办啊оо酱!”

你一脸痴汉相地揉着他的头发“吖啊啊啊啊小绿谷你有六岁了吗?姐姐带你出去玩呐?”他叹了口气,迎合你道“好吖,оо姐姐!”于是,你就抱着他出了门。邻居看见你,看见了你怀里的小绿谷,笑着说道:“哟,就有孩子啦?”你听了,也笑了笑“是吖,可爱吧?”转头对着小绿谷“来,叫阿姨好~”你家的小天使也超级听你的话,笑的一脸灿烂,对着邻居甜甜地说道:“阿,姨,好,吖~”邻居得到了回应,一脸满足地离开了,而你则被小绿谷拽回了家。

刚进门,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发生了,正常尺寸的绿谷出久站在你眼前。“诶诶诶,出久君?”他把你压在墙角“既然оо酱那么喜欢小孩子,不如我们来造一个?”




爆豪胜己

快到中午了,你还坐在床上,对着电视大笑着,而爆豪则在厨房中忙碌。(?)

突然,你听到了“嘭”的一声。本能反应告诉你,这不是正常的,这绝对不是单纯的厨房事故!要问为什么?全能天才怎么可能在工作中出事故啊!

当然,这不是重点,你迅速跳下床,冲进厨房,却只看到一锅即将烧糊的咖喱。爆豪呢???

“喂!蠢女人!咖喱要呼啦!”突然你听到了一声吼。你来不及反应,迅速关火,然后才开始思考这声音是哪来的……你沉思着,完全没注意到站在你身边的小爆豪……不对……爆豪???

他再也忍无可忍了,边双手擦出火星,边大叫道“蠢女人你是在侮辱我吗?!西内!!!”这时,你才注意到你脚边的小人。你一时没有忍住,直接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哈爆豪胜己没想到你有这么一天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天道好轮回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心里暗搓搓地想着:嘿嘿嘿你平时怎么欺负老娘的老娘这次都要讨回来。

于是你拿出了你珍藏的

儿,童,女,装

爆豪拼命反抗却无济于事。你一脸猥琐“嘿嘿嘿小胜你这样子是没有办法反抗的哦,乖,姐姐开心了你也好过~”

他一边大叫着“西内!!!”一边想等变回来了怎么整你。而你这边因为太过高兴以至于完全没有想到后果如何,谁还管得着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你强迫他试完所有小裙子不情不愿地被你拍了照然后你对着手机屏幕偷笑的时候,你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变化……

你被突如其来的重量直接压倒在地上“看来你是皮痒了啊……蠢女人”

哦豁,完蛋。

后来他给你的解释是:你都这么早准备好了儿童衣物怎么能浪费呢?


啧,算你小子狠


轰焦冻

“焦冻???”你一回头发现他不见了,在袖子被不明力量往下拽时,你才意识到……意识到个鬼啦!!!哇啊啊啊啊我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池面焦冻!他怎么变成了这样子了!!!

诶……话说……这样好像还挺可爱的耶……焦冻小小的,有点婴儿肥,本来穿的衣服松松垮垮地勉强挂在身上。你消化了着件事之后便蹲了下来,对着他的脸捏来捏去,那块淡红色的伤疤在脸上,你有点心疼了。问:“这里……痛吗?”

他愣了一愣,大大咧咧的你从来没有问过他这类问题,过了一会他才回答:“啊……那个时候懵了……已经感觉不到痛了……现在自然也不会……”

你看着他楚楚可怜的小模样,不免更加难受,紧紧抱住了他“好啦,小焦冻!现在姐姐罩着你,没有人会这样子对你了!”然后你扯出一抹笑,偷偷揉了揉模糊的双眼“唔……我们去超市买芥麦面吧!”你给他穿好衣服,单手捞起他就跑。

在超市门口,你看见其他的熊孩子,蹲下来对小焦冻说:“你如果听话的话就能得到姐姐的亲亲哟~”他若有所思“嗯……”

在你们付完钱之后,他又扯了扯你的衣角“оо酱……我感觉……要变回来了呢……”“诶诶诶那焦冻你先去厕所!我去帮你买衣服啊!”然后你就跑了……于是你看着男女厕所的标识陷入了沉思……

然后你义无反顾地冲进了男厕所……

你们回家之后,他便捏着你的脸“说好的听话了就有的奖励呢?”

你才想起来这回事……红着脸在他脸上点了一下……

“不够呢,оо酱……”

霍克斯

“美丽的小姐,请问能不能帮我暂时解决一下这边的一场状况呢”

你在外面跟闺蜜逛街,突然就收到了他来的短信。你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劲,便告诉闺蜜你有急事,然后匆匆跑开。闺蜜在你身后一脸姨母笑……

你回到家,发现了坐在床上的他……确切的说……是缩小版的。而且背上的翅膀露出来的事皮肉,只有零星几点绒毛。

你一时搞不清状况,有些着急“霍克斯……你的翅膀……不……你怎么了!!!”你担心着,他却笑了“没事我的小姐,只是变小了而已,幼鸟都死这样子的……嗯……不过唯一的问题就是不知道会持续多久啊……”

你松了一口气,没什么大问题……

然后你抱着他,在沙发上瘫着,磕着薯片,看着恐怖电影。

平时都是他抱着你看的,突然身后没了个人,你也没反应过来,被电影的恐怖情节吓得哇哇乱叫。

你几乎哭出来了,抱着小小的他“呜哇啊啊啊啊霍克斯你什么时候才能变回来呀!!!”而他则转过身帮你顺背,还安慰着你“这都是假的,不用害怕,你可是No.4英雄的妻子呢,无论如何我都会保护你的。”

晚上睡觉时……阴风阵阵……你几乎是在发抖。他感觉到了你的恐惧,伸手拍你的脸……然后你在恐惧之中睡着了,还做了噩梦。

但是你第二天早晨离奇发现你的噩梦在前半夜就停止了,当你稍稍清醒一些后,你发现了搞在你身上温暖的赤羽。睁开眼,是那张熟悉的脸。

“早啊,我的小姐,昨天辛苦你了呢❤”


物间宁人

你一早上还没清醒就听见了一声奶声奶气的“啊咧”……等等……奶声奶气??!

你听到之后眼睛都懒得睁开“物间宁人你哪里来的私生子?还有,你都教人家小孩子一些什么东西啊?!”

蜜汁安静……

你听到了一声清脆的笑,然后你“腾”地坐了起来“???物间宁人???”你看到你身边的一个小团子,他伸了伸懒腰,不屑地应了一句“啊咧?你才反应过来啊?真蠢啊……”

警察叔叔,因为儿童故意挑衅而虐待儿童算不算犯法?

你看着他,没什么办法“好吧,解释一下你到底怎么了”“嗯……没什么大事,就是中了个性……听说不用多久就会好”然后他抹了把脸(?)继续说“不过你竟然关心我?真奇怪啊?”

行,物间宁人你牛逼,老子再关心你一次就跟你姓!

“迟早的”他看穿了你的心思,回了你一句,然后被你按在地上摩擦。

“诶诶诶诶停停停停!!!!”他被打得知求饶“我错了我错了!!!啊啊啊啊你这样我告你虐待儿童啊!!!”你其实也不忍心真的下手“切,欠抽”你哼了一句“虐待儿童怎么样?你告我呀?就你现在这个样子能把我……???”

你愣住了……“哇啊啊啊你怎么变回来了?!!”

“啊咧咧?我本来就是这样的啊还不能变回来了?真是任性啊?”他又似乎想到了什么“你刚刚是问我能把你怎么样对吧?”

你确实是想这么说,你也深知面对他至少嘴上不能输,便嘴硬道“对啊?怎么了?你还能打我不成?”

“啊咧?打你倒是不会,但是你可以试试我能把你怎么样”


心操人使

“оо?”你看着手机,突然听到他的声音。

“嗯?”你毫无防备,甚至头都没有抬一下。

“啧,果然没有个性了啊……”你又听见了他小声的嘀咕“哦……………………啊咧???”你这才舍得抬起你高贵的头颅,满脸疑惑地看着他……确切的来说,这一幕终止在了你看到他的那一瞬间。

谁来告诉我这个五岁小屁孩是谁???

你几乎吓得从床上摔了下去……嗯……着一头紫毛(还反重力),这厌世的表情,这一脸仙气和疑似五百年没睡觉的黑眼圈……谅谁家的小孩都不会这样好吗?!这怎么看都是自家心操啊!!!

“诶等等,你是心操吗?!”“嗯”“那没有个性是怎么回事?!”“现在大概五六岁吧……还没有觉醒……”“这样吗……”你若有所思,看了眼心操,又看了一眼,再看了一眼……这么可爱……一定要带出去炫耀才行啊!于是你给他简单的装扮了一下,就出门了,

“妈妈我要那个!!!”你们走在商场里,突然一声尖叫划破天际“你不买那个我就不走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眼前一亮——炫耀对象get✓

一位少妇正站在哭闹的小孩旁边,一脸苦恼,你牵着他走近那对母子,给了他一个眼神。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然后笑了。“我想要那个……”他指了指货架上的欧鲁麦特模型。“啊……”你假装凑上去看“可是这个好贵呢,而且你这个星期已经买过玩具了呢……”你们都瞥见了那位少妇正在往这里看,特别是对你的眼神中充满理解,似乎觉得接下来发生什么都是必然的。心操假装想要哭闹,但是他演技真是一流,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打住,慢悠悠的回了句“好吧……”

然后你们看着脸一会红一会白的少妇,在她的目瞪口呆中大摇大摆地离开……

后来他变回来之后,你大笑着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心操你演技真好呢哈哈哈哈哈哈,奥斯卡欠你一座小金人呐哈哈哈哈哈你都可以去当影帝了哈哈哈哈哈哈”

他看着向前走的你,无奈地笑笑,边大步追上你边说

“那你可是不折不扣的影后啊……”


相泽消太

“啧……真是缺乏合理性啊……”你听到身边的黄色睡袋里发出的声音。无疑是他发出来的,但是,这个声音怎么和平时不一样了呢?好像有点幼稚……是中了『幼化』的个性吗……

“老师,你中了个性吗?”你这么问,然后就看到那个熟悉的黄色睡袋从小小的老师身上滑了下来“昂,是啊……啧……这东西挂不住啊……”你看着小小的他,倒是没有平时的一脸胡渣了,但是那一脸仙气还真是掩盖不住呢……“啧,真是缺乏合理性……我难道忘了消除他的个性了……?还是说他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啧……”

你笑出了声“噗,老师你这样好可爱呢哈哈哈哈哈哈哈,话说『幼化』的个性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废物呢哈哈哈哈哈哈,c班的心操君还觉得自己个性不强呢明明不知道比别人强了多少倍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话说心操君的个性比我强多了呢……酸了酸了。”

你才发现他坐在你身边,抬头(?)看着你,认真听你感慨。

“啊……他确实很强……而且有坚定的信念,以至于他进步飞快……但是如果你再念叨他的话……”

你听出了不对劲……“我就让你们俩一起挨罚……”

“诶诶诶诶老师我错了我错了,我发誓我这张臭嘴以后除了相泽消太以外不会蹦出任何一个雄性的名字!!!”

“嗯……这就对了……”然后他在一阵烟雾中变了回来。

你过于震惊,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说了句“卧槽?!这变身方式和欧鲁麦特有得一拼啊?!”

糟,这么快就打脸了……你想着他会不会没听见,却见他正盯着你看。

“咳咳,相泽老师……我我我错了,刚刚那句你就当没听见,我没说过……行不?”

他摇了摇头“啧,我罚不了欧鲁麦特,我还罚不了你吗,小丫头?”

完了。。。

《你好,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死柄木弔

说实话,你家这位有没有被幼化,你真的毫不关心。因为完全没有任何影响。顶多是在他坐在床上打游戏的时候,你的活动空间稍微大了一些。

“弔”你叫他。

“啧,别吵啊小鬼,再吵就game over啦……”

你一听他这话就来气。嘿呦你现在这傻样你叫谁小鬼呢,你嘚瑟个啥呀你,姐姐我给你面子了没欺负你是不你就那狂。瞅你那怂样你喊谁小鬼呢。

“弔!!!”你突然大叫一句,吓得他差点把手柄给崩坏了“小鬼你瞎喊什么呢……烦啊……”你从床头爬到他所坐的床尾,趴在小小的他身边,抬手揉他的头发“嘿你叫谁小鬼呢,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这怂样。”啧,别说,头发还挺软的……

“嘛,袭击雄英的时候出了点意外,也不知道雄英那群人怎么想的,『幼化』这种垃圾个性都收……”

“诶诶诶?雄英不挺好的?你看看像欧鲁麦特那样的大英雄都是在雄英……”

你赶紧闭嘴,毕竟你说了不该说的话。“诶弔君你别误会啊,我只是说……”你看着他沉默了,你就知道自己凉了。你只能祈祷着那位『幼化』个性的同学没有那么废,希望ta能够以时间来弥补个性威力的不足……

然后你就知道,那位同学的个性可能是以人数来补足,或者是本来就很废柴很没用。

你看着他一点一点变回原样,狰狞地看着你,你就知道了。玩不玩脱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不脱就完了。

“弔……弔哥你听我解释……”他沉着脸,一点一点逼近

“那个……咱十二点之前能睡觉不……”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小鬼”


整理完了一个梗呢,明天再整理其他的,然后再一起发吧,晚安,各位●▽●










楠沐晨辰

[轰焦冻×原创女主]男二投票

下一篇焦冻做男主的长篇的大纲已经写好啦! 只是还在纠结男二选谁 想着不如把选择权交给各位小天使吧! 请在评论里写上希望做男二的角色吧! 只要是雄英的角色就可以啦!(敌联盟因为政治原因不行) 老师组里除了消太大概都不行 因为其余老师和我构想的男二人设不符 截止日期为10.1 如果评论的人没超过二十我大概会自己定 赶在小长假的尾巴给大家道声节日快乐!

下一篇焦冻做男主的长篇的大纲已经写好啦! 只是还在纠结男二选谁 想着不如把选择权交给各位小天使吧! 请在评论里写上希望做男二的角色吧! 只要是雄英的角色就可以啦!(敌联盟因为政治原因不行) 老师组里除了消太大概都不行 因为其余老师和我构想的男二人设不符 截止日期为10.1 如果评论的人没超过二十我大概会自己定 赶在小长假的尾巴给大家道声节日快乐!

叶子
摸鱼! 不看小英雄但被美色诱惑...

摸鱼!



不看小英雄但被美色诱惑



所以可能oc,我的锅😭😭

摸鱼!




不看小英雄但被美色诱惑




所以可能oc,我的锅😭😭

洛微赋.💫

小英雄发来贺电!

#ooc致歉

#短

#祝_中秋快乐!


轰焦冻:中秋快乐。


(这个句号很重要)


爆豪胜己:老子为什么要说……好吧都他妈中秋快乐


(被光己按着头说的)


绿谷出久:大家,中秋快乐啊!


(果然还是小天使好啦)


丽日御茶子:啊呀中秋大家有没有吃月饼啊?超好吃的!


(阳光啦)


物间宁人:啊嘞嘞啊嘞啊嘞啊嘞中国人还要过中秋吗

这么俗的吗啊嘞嘞啊嘞啊嘞啊嘞


(闭嘴!物间姥爷不合格!)


物间宁人:哦……(拳藤警告)中秋快乐……


(有点短哈)


最后祝小可爱们中秋快乐!

#ooc致歉

#短

#祝_中秋快乐!


轰焦冻:中秋快乐。


(这个句号很重要)



爆豪胜己:老子为什么要说……好吧都他妈中秋快乐


(被光己按着头说的)



绿谷出久:大家,中秋快乐啊!


(果然还是小天使好啦)



丽日御茶子:啊呀中秋大家有没有吃月饼啊?超好吃的!


(阳光啦)




物间宁人:啊嘞嘞啊嘞啊嘞啊嘞中国人还要过中秋吗

这么俗的吗啊嘞嘞啊嘞啊嘞啊嘞



(闭嘴!物间姥爷不合格!)



物间宁人:哦……(拳藤警告)中秋快乐……







(有点短哈)




最后祝小可爱们中秋快乐!

吸弔吸到安详去世的猫猫

【我英乙女】我的执事大人

*这次推荐听Flower Dance

*咕咕咕了好几天真的很对不起

*忙着学习,但是我会尽力更文的!你们不要取关啊!我在国庆节的时候会发福利的!

*ooc预警

*OK?

*<( ̄︶ ̄)↗[GO!]


————————————

part.5

       今天是你的生日,邀请了自己的好朋友热热闹闹的过了一个Paty。就连之前说了你很过分的话的闺蜜也不好意思地跟你道了歉,送了你最想要的一件Lolita,你很开心的拥抱了她。...


*这次推荐听Flower Dance

*咕咕咕了好几天真的很对不起

*忙着学习,但是我会尽力更文的!你们不要取关啊!我在国庆节的时候会发福利的!

*ooc预警

*OK?

*<( ̄︶ ̄)↗[GO!]



————————————

part.5

       今天是你的生日,邀请了自己的好朋友热热闹闹的过了一个Paty。就连之前说了你很过分的话的闺蜜也不好意思地跟你道了歉,送了你最想要的一件Lolita,你很开心的拥抱了她。

       “再见啦xx酱~ヾ( ̄▽ ̄)Bye~Bye~”你目送着你的最后一个客人离开,摊在沙发上。

       好累……你这么想着,看着堆在桌子上有一座小山那么高的礼物,心里感到一阵恶心。

       都只是想要揩下我的油然后立刻断绝关系的人所用的油腻手段罢了。

       你回到房间,手里抱着自己从小不离身的布偶熊,坐在飘窗上,两条纤细的腿在窗外晃来晃去。

       对了……想到礼物,话说物间宁人好像没有送给我礼物吧?你想到。

       啊……他怎么会喜欢我呢?我只是一个任性,娇气,又懒惰的小鬼而已啊……你这么想着,不禁红了眼眶,湿了眼角,眼泪在溢出眼角的一刹那变得冰凉。

       晚风吹拂着你乌黑的碎发,轻抚你被泪水沾湿的脸颊。

       “……xx?”门口冷不丁传来一个声音。你迟疑地偏过头,棕色的瞳仁在泪水的浸泡下,像是浸在一泓清水中的琥珀,晶莹透亮,超凡脱俗,却又显得有那么几分楚楚可怜;璀璨又缥缈的星空倒映在里边,让人有一种你眼里盛满了星辰大海的错觉。原先像猫科动物一样的竖瞳,也因为光线暗的原因而变大,看上去活像是一只受了委屈的幼猫,孤独又无助;在月光的照耀下,你的脸旁显现出若隐若现的泪痕。

       “你……”物间宁人像是被这样一幅画面给惊到了,愣在原处,一时竟什么也说不出来。

       “物间……”你嘴唇轻动,恍若失神般叫着他的名字,“……喜欢…?”

       “哈?”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喜欢……?“你再一次重复了自己的话,像是没有灵魂的娃娃。

       “喜欢什么?”

       “喜欢……物间……”你眼底黯淡地喃喃道,大滴大滴的眼泪砸到自己手上。“物间……喜欢……?……不喜欢?”你一直在重复着,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物间宁人也不明白你是怎么了,不过通过你说的话,他倒是明白了一点:你喜欢他,但是却不知道他喜不喜欢你或者害怕他不喜欢你。

       “物间……不喜欢……”你看他半天没反应,以为他不喜欢你,于是把头转回去,盯着窗外的天空。

       你感到一个结实的胸脯贴在了你的背上,头上也搁着一个东西。

       “傻瓜……你看不出来?”他似是轻笑了一声,紧接着又继续说道:

       “非要我说出来?”

       “知道……什么?”你木讷地开口问道。

       “所以说笨蛋就是笨蛋啊。”他把你扳过身,直视着你的眼睛。

       “我,物间宁人,喜欢你。”说罢便抬起你的下巴,拇指轻轻抚了抚你的唇瓣,随即便吻了上去。

       “生日礼物,可还喜欢?”

————————————

非常莫名其妙并且草率的一篇!!!

我太难了1551我讨厌地理历史生物为什么我们没有音乐课啊为什么我不可以拿吉他去学校啊1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1

欢迎点梗!!!!!!!!!!!!!!!

白茶小朋友
物 间 姥 爷 不行这一集真的...

物 间 姥 爷

不行这一集真的帅死我来jsiwbduwl

姥爷真好q @蜂蜜柚子茶★彡  @白桃Spade (信白再画了a)

物 间 姥 爷

不行这一集真的帅死我来jsiwbduwl

姥爷真好q @蜂蜜柚子茶★彡  @白桃Spade (信白再画了a)

幽略略er
物间的性转 其实我是个物间吹(...

物间的性转

其实我是个物间吹( ・᷄ᴥ・᷅ )

物间的性转

其实我是个物间吹( ・᷄ᴥ・᷅ )

七月夙

去你的吧中秋

——有好多好多邪教,注意观看( '▿ ' )

——迫害鳞飞龙合集

——沙雕向,有【泡濑X物间】。◕‿◕。


——————————————————————

  众所周知,中秋节快到了,鳞飞龙作为b班乃至a班唯一的靓仔(划)中国留学生,做月饼这种坑同学(再划)帮助同学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放过呢。

     “今天是中秋节吧,要一起准备准备吗?”鳞飞龙看向待在宿舍快要发霉的各位。

     “欸,要做月见团子吗?”小森眼里只有吃的,石锤了。

     “嘛,年年都做,多无聊——...

——有好多好多邪教,注意观看( '▿ ' )

——迫害鳞飞龙合集

——沙雕向,有【泡濑X物间】。◕‿◕。


——————————————————————

  众所周知,中秋节快到了,鳞飞龙作为b班乃至a班唯一的靓仔(划)中国留学生,做月饼这种坑同学(再划)帮助同学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放过呢。

     “今天是中秋节吧,要一起准备准备吗?”鳞飞龙看向待在宿舍快要发霉的各位。

     “欸,要做月见团子吗?”小森眼里只有吃的,石锤了。

     “嘛,年年都做,多无聊——可以试试中国的月饼啊。”鳞飞龙表示,曾经与泡濑和物间一起做丸子的日子……算了算了往事不堪回首。

     小森的眼里都快冒星星了(虽然隔着刘海看不到):“是那个中国的月饼吗——想尝尝~”

     “欸,真的要做吗?我们真的有烹饪室的使用权吗?”物间作为一个‘过来人’,想到曾经仅有一次的和鳞飞龙做名为月饼的神奇食物的时候……算了算了往事不堪回首。

     “还有材料啊,真的能搞到吗?”无聊到把棒球棍和扑克牌焊接在一起的泡濑默默扶额,作为另一个‘过来人’的泡濑回想起那时唯一一次与鳞飞龙和物间做名曰丸子和月饼的混合体——“月见饼”的神奇食物……算了算了往事不堪回首。

     班长,是一个奇迹般的生物,拥有技能1,超强领导能力,技能2,超强学习能力,最重要的是技能3,让老师深信不疑的忽悠(划)解释能力。

     比如说拳藤。

     分分钟把使用权给你kia过来

     “emmm现在还需要材料……”

     “你听说过,超市吗?”取荫,阴笑.jpg

     泡濑: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很正常的句子再配上这种笑容会让我瘆得慌呢……



     “低筋面粉,高筋面粉……那什么水,还有……”圆场硬成万分艰难地读清单。

     “等等等等,什么水?”骨拔此时不得不打断圆场的话了。

     “……不知道,不认识。”

     “枧水啦,话说这种东西真的有卖吗?”回原对这里的超市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走一步看一步吧,这就是宿命啊!”此刻的黑色支配认识到跟着他们出来买材料那就是个错误!



     “鳞飞龙!我qiao你大爷!”取荫现在只想仰天长啸(?),“哪里会有什么模具啊!”

     “冷静啦,现在他不在你喊有没有用啊,还有与其说这些还是赶紧刻吧!”小森艰难地使用刻刀在木头上雕字。

     而木头的来源嘛……让我们感谢镰切同志。

     “我刻好啦!”波尼高高地举起模具,另一只手里握着的刻刀差点划到旁边的取荫。

     取荫:谋杀!绝对是!

     “哇哦!这是——漫我的头像欸!”

     “啊!好可爱!”

     当你还在艰难地刻字的时候,别人已经刻起了头像。

     上面这句话是取荫送给小森的,(后来被打了)

     拳藤默默刻字,“为什么做月饼要模具呢,和直接吃有区别吗?”

     “我要是这么想的……”

     拳藤,小大,(强行)达成共识.jpg



     你还记得吗大明湖畔的被拳藤借来的烹饪室?

     物间从烹饪室里满满的灰尘就可以看出来学校多么爱惜它——都没有用过!

     “……看来先到这里来一趟,是正确的……”鳞飞龙抹了把灰,深深的感jio这是一个比筑长城还艰巨的任务。

     夸张了夸张了(●—●)

     但是这不是最过分的

     鳞飞龙至今做过最傻X的事就是把泡濑和物间放一起,他简直想回到几分钟前掐死那个脑抽的自己。

     鳞飞龙: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tm为什么要在这里——

     再随便带一个人过来他也不至于是透明的!

     看破的鳞飞龙默默擦桌子。

     回首从前,我到底磕了多少汪食,掉了多少鳞片(?)都是你们的错!我特么的就不该留这个学!

     鳞飞龙死灰地看着谈笑风生,谈情说爱的两个人,差点把拖把折了。

     可怜的漫我抱着一堆洗洁精站在门后看着这一幕不敢进去。



    n年后……

     鳞飞龙看着还不算很干净的烹饪室,心里涌起一丝成就感……个鬼!去你喵的成就感!

      嗯……圆场他们的材料也买回来了,唯一的问题是 ——这瓶粉末是什么鬼?好像在某个实验室了看到过。

     “是纯碱,因为我们没有枧水。”回原才不会告诉你这是从实验室了kia来的呢。

     鳞飞龙:w你好机智哦(商业假笑)

     旁边圆场投来个眼神,吓得鳞飞龙赶紧躲物间后面。

     物间:???

     然后(被迫)洗抹布的泡濑投来个眼神。

     鳞飞龙:b班已经容不下我了

     目睹全程的黑色支配默默过来拍了拍鳞飞龙的肩,并给了他一个宿命(X)

    

     “拳藤,你刻的这是个什么?”物间摆弄了好久那个模具,都没看出来上面那一团黑漆漆的是个啥。

     “嗯?是茨的名字啊,看不出来吗?”

     “哈哈哈哈哈……”物间,尬笑.jpg,你能把小发发收一收吗?

     “这……这个是我吗?”漫我从一堆不可描述的神奇模具中找到个能看的。

     “是漫我君哦~可爱吧,呐,还有这个也是哦!”角取有从那堆了找出来了一个。

     “……可爱……”漫我,突然害羞.jpg

     物间: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微妙的气氛。

     远处擦盘子的泡濑:emmm宁人喜欢这种吗?要不要给他刻一个呢?

     然后,盘子和抹布就焊接在一起了……拿不下来了……

     “泡濑啊啊啊啊啊啊”此处是鳞飞龙对泡濑的一句现在就要说的mmp



     “呃……面粉,糖浆,花生油,枧水……然后是,搅拌?”骨拔艰难地按照食谱加材料,“回原!搅拌就交给你了!”

     柳灵子:“回原君,这里有几个鸡蛋也拜托你打了哦……”

     “回原君!还有这个馅料麻烦搅拌均匀呀~”

     “回原……”

     b班的同学表示:回原,真好使!

    回原:我太难了

    

    说到做月饼,大家最想干的事是什么呢?

    包馅料!

    这么有创意的环节怎么呢草率呢~

    鳞飞龙(死目):这就是你们到后来一个正常的月饼都没搞出来的原因?

    “小森,你你你冷静啊!”

     “没事的~就是放几个蘑菇嘛~”

     取荫:(逐渐绝望)普通的蘑菇当然没事!但你要想想你的蘑菇哪里来的啊!

     某圆场同学把一团空气包了进去,旁边的回原感叹这人终于疯了。

     某黑色支配同学把一枚硬币包了进去,说什么这是宿命啊!一边的骨拔:在你眼里到底什么是宿命?

     某物间同学把几乎一管的芥末都放了进去,看得泡濑一阵心慌。

     “呐~既然都做了,就让我们做一个与众不同的吧!我们来做一个超级——大月饼怎么样~”角取在这种地方总是奇怪地来兴趣。

     “我同意!我要玩!”

     “是做月饼不是玩啊小森……”取荫表示深深的捉急。

      女孩子们就聚在一起神神秘秘地做月饼,还不让男同学看。

     “这是什么小女生心理……”回原这次一定要吐槽一下。

    

     “做好了!看!够二十个人一起吃的超级大月饼!”小森拿着个刚出烤箱的月饼放到大家面前。

     “厉害厉害,不过上面的字真是烂得可以。”物间还是你物间,同班同学也要小小损一下。

     “……我刻的,你有意见吗?”拳藤在对面冷不丁开口。

     “啊——是拳藤呐,那就很正常了。”

     “……”

     “镰切君,麻烦你了。”盐崎进行完祷告,示意某行走的大刀(hushi)可以切开了。

     “啊哈哈我可以不……”

     “你给我吃下去。”来自拳藤的大拳警告。

     求生欲使龙啥都能吃。

     “嗯?这是什么?塑料?”泡濑莫名咬到一个红色不明物体。

     某些女孩子开始兴奋。

     “欸,我这也有呢。”物间也找到一个差不多的红色不明物体。

     某些女孩子更兴奋了

     取荫在这时候激动地不太正常,“诶诶诶竟然是你们吗?缘分呐!”

     泡濑物间,二脸懵逼

     “哈哈哈这是我们用来整人的小惊喜~是两个半心形啊,要在一起啊~”

     “欸?”

     “……你……”泡濑莫名接不上话。

     “脸红了呢泡濑君~”

     “呐,拳藤,这算不算失败了啊?”

     “嗯……算是大成功吧~”


————————————————————————


想知道他们多出来的月饼去哪了吗~

全打包去a班了,包括你还记得吗那些奇葩月饼哦(小声)

让我们祝a班的同志好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