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牵丝戏

9331浏览    607参与
百香日和春

牵丝戏

#原创#

我身来既不是那丝顺柔滑的丝绸,得世人宠爱;也不是那粗制滥造的麻布,腌臜无比。我只是一块普普通通的布匹,即使成精了有了自己的思想,却也改变不了自己平庸的本质。

我处在一个极其尴尬地位:寻常百姓穿不起,富贵人家不屑于。

所幸我也是个乐得清闲的性子,没有人注意的日子我便静静躲在角落里,细细的灰尘落了我一声,老板既不打理也不将我拾掇进去,许是忘了还有我这一号人吧。

这天其实如往常一样倒也没什么不同,只是要过年了,突然,吱嘎吱嘎的门被推开了,入眼处,是个极其清俊的小男孩儿,小男孩儿小心翼翼地揣着怀里的东西,我心想,许是银子吧。兴许是他娘亲叫他来买布匹回家做新衣吧,我猜想着。

我倒也没...

#原创#

我身来既不是那丝顺柔滑的丝绸,得世人宠爱;也不是那粗制滥造的麻布,腌臜无比。我只是一块普普通通的布匹,即使成精了有了自己的思想,却也改变不了自己平庸的本质。

我处在一个极其尴尬地位:寻常百姓穿不起,富贵人家不屑于。

所幸我也是个乐得清闲的性子,没有人注意的日子我便静静躲在角落里,细细的灰尘落了我一声,老板既不打理也不将我拾掇进去,许是忘了还有我这一号人吧。

这天其实如往常一样倒也没什么不同,只是要过年了,突然,吱嘎吱嘎的门被推开了,入眼处,是个极其清俊的小男孩儿,小男孩儿小心翼翼地揣着怀里的东西,我心想,许是银子吧。兴许是他娘亲叫他来买布匹回家做新衣吧,我猜想着。

我倒也没猜错,果真是银子。

他会挑中哪块布呢?像我这种极素极素的红,在什么节日里都是不太讨喜的。我一向对自己很有自知之明。

老板也百无聊赖地哼着小曲儿,大概是觉得这种穿着麻衣的小男孩儿没什么油水可捞了。便也没多在意。

直到这男孩儿和我目光相接,直愣愣地向我走来。

于是我终于被人买走了。

到了小男孩儿家,果真不富裕。做一件衣服,为这小男孩儿抵御风寒倒也不错。我这样想着。

于是我被裁剪,修边,刺绣。等我看着镜子里的我和笑得异常开心的小男孩儿时,我才发现我不是一件新衣,而是一傀儡。

漂亮的紧,我有弯弯似新月的柳眉,微颦,似是低语着百转柔肠;明晰似星辰的双眸,低垂,似是万般星辰在里流转;挺翘如年糕般白皙的鼻,微挺,顾盼生辉;鲜红欲滴的红唇,微张,净是无语凝噎。

我对新的自己满意极了。


原来是男孩儿爱这牵丝戏,其娘亲垂怜,作傀儡赠予。



于是每天我都跟着男孩儿,翻山越岭。传唱着城门老街白衣少年郎、鲜衣怒马将军别姬情。一个个故事在小男孩儿地一牵一引之中、在我的蹁跹垂眸之中,越发婉转动人。

后来小男孩儿的娘亲走了,他也远离了故乡。


小男孩儿由少年变为青年,再由青年变为壮年,最后变成老年。而我也一直未与他分开。

  

当初的小男孩儿已变成了如今孤苦无依的老翁,现在,也在无人爱听牵丝戏了。

他很爱护我,像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他从来不许旁人触碰我,每每有人想要碰我,他总会生气。

世人都说他有恋物癖,都不愿同他亲近。我知晓,他怕是也很孤独吧。

冬日。

我与他一同在寺庙避雪,我看着他,从青丝如瀑到如今的双鬓白发。

火越来越小。

他浑浊的眼看着我,像第一次见到我一样抚摸着我,“因为你,我孤苦无依了一辈子。”

……

我不能言语,我只能看着他。他布满老茧的手温柔地扶过我的发,描过我的眉、眼、鼻、唇。

他吻了吻我。温柔而克制。

大火拥抱着我,看着那人的脸,我流下了一滴眼泪。

叶天释ULA

【歌曲联想番外】① 蜀锦

*此文为之前发过的牵丝戏番外


*灵感来源于海棠花的别称蜀锦


*踩雷致歉,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那一年,新帝宠爱皇后,命令臣子在各地搜寻美丽的布匹为皇后制衣。


那一天,他身为为皇家运送布匹的使臣,在各地好不容易搜齐了规定量的布匹,却在交接的前两天被贼人偷了一匹蜀锦去。


他心急如焚,一边加大寻找那贼子的军力,一边试图再次找到一匹,但他知道此刻身在都城的他两天时间内极难能找到蜀地特有的,合适的布匹。他只得遍寻都城内的每一家布庄,一天过去,一无所获。


一晚过去,愁闷的他醉在酒坊,忽来一阵海棠香,有双如玉的手轻轻将他推醒,递上一碗解酒汤。


“大人何故如此愁闷?”...

*此文为之前发过的牵丝戏番外


*灵感来源于海棠花的别称蜀锦


*踩雷致歉,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那一年,新帝宠爱皇后,命令臣子在各地搜寻美丽的布匹为皇后制衣。


那一天,他身为为皇家运送布匹的使臣,在各地好不容易搜齐了规定量的布匹,却在交接的前两天被贼人偷了一匹蜀锦去。


他心急如焚,一边加大寻找那贼子的军力,一边试图再次找到一匹,但他知道此刻身在都城的他两天时间内极难能找到蜀地特有的,合适的布匹。他只得遍寻都城内的每一家布庄,一天过去,一无所获。


一晚过去,愁闷的他醉在酒坊,忽来一阵海棠香,有双如玉的手轻轻将他推醒,递上一碗解酒汤。


“大人何故如此愁闷?”


他朦胧中接过醒酒汤,只觉这声音格外轻柔,酒也惑人,不由得把心中的苦闷尽数吐出——反正等到明天交差,这就不会是什么秘密了。


“这有何难?民女家里正是从蜀地搬来的,家母平日里最拿手的,除了酿酒便是织锦,供家里人穿衣剪裁,倘若大人需要,民女这就为大人取一匹来。”


那声音伴着脚步声远了,清脆的脚步声唤回了几分清醒,他发现自己手里还捧着那碗醒酒汤,一仰头尽数喝下。


放下碗余光瞥到有人靠近,转过头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匹他原以为不可能拿到的蜀锦。


一匹绣着大红海棠的蜀锦。


...


“多谢姑娘,改日在下定来酬谢。”


“大人切莫在意,不过是一匹蜀锦而已。”


...


“大人,这酬谢...未免过于贵重...”


他倾身上前,轻轻挑起红纱。掀下的盖头落在床上,渲染着衣襟上绣着的海棠花。


“有什么关系...不过是几朵蜀锦而已。”


huashengboy

文艺宝宝的《牵丝戏》


宝宝是个文艺范,作为一名文科生,他字写得漂亮,拍照摄影很出色,连唱歌也很好听。^_^


像这首《牵丝戏》,是和宝宝第一次一起唱歌时他点唱的一首歌。当时是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歌词很文艺难读,我自然是无法跟唱,加上中间戏曲的穿插,让这首歌的难度一下子提升到很高。


这两天一直在听这首歌,边听边看歌词,被这其中柔情似水和情意绵绵的意境所吸引。过去我这么一个 IT 男对中国戏曲几乎无感,可如今却深以为,戏曲艺术所表达出来的情、意、境更具感染力,更能在不经意间动人心魄。


   ...

 

文艺宝宝的《牵丝戏》

 

宝宝是个文艺范,作为一名文科生,他字写得漂亮,拍照摄影很出色,连唱歌也很好听。^_^

 

像这首《牵丝戏》,是和宝宝第一次一起唱歌时他点唱的一首歌。当时是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歌词很文艺难读,我自然是无法跟唱,加上中间戏曲的穿插,让这首歌的难度一下子提升到很高。

 

这两天一直在听这首歌,边听边看歌词,被这其中柔情似水和情意绵绵的意境所吸引。过去我这么一个 IT 男对中国戏曲几乎无感,可如今却深以为,戏曲艺术所表达出来的情、意、境更具感染力,更能在不经意间动人心魄。

 

                                                                                           

 

嘲笑谁恃美扬威,没了心如何相配

盘铃声清脆,帷幕间灯火幽微,我和你 最天生一对

 

没了你才算原罪,没了心才好相配

你褴褛我彩绘,并肩行过山与水,你憔悴 我替你明媚

 

是你吻开笔墨,染我眼角珠泪,演离合相遇悲喜为谁

他们迂回误会,我却只由你支配,问世间哪有更完美

 

兰花指捻红尘似水,三尺红台 万事入歌吹

唱别久悲不成悲,十分红处竟成灰,愿谁记得谁 最好的年岁

 

你一牵我舞如飞,你一引我懂进退

苦乐都跟随,举手投足不违背,将谦卑 温柔成绝对

 

你错我不肯对,你懵懂我蒙昧,心火怎甘心扬汤止沸

你枯我不曾萎,你倦我也不敢累,用什么暖你一千岁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灯火葳蕤 揉皱你眼眉

假如你舍一滴泪,假如老去我能陪,烟波里成灰 也去得完美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灯火葳蕤 揉皱你眼眉

假如你舍一滴泪,假如老去我能陪,烟波里成灰 也去得完美


末影清沐

        这样的故事,理应埋在心里,葬下就不再提起。
  打小儿我就能看见些不同寻常的东西,旁人看不见的,见识这故事时就是这样,只不过那时我还年轻——年轻到了,一切的一切都可以并不当作一回事。见鬼见神也好,独自出游也好,那时候觉得都没什么要紧,所以就这么给阻在了路上,好歹算有座破庙能挡一挡风雪。
  我就是在那个大风雪的夜里,在那座庙里,遇见了他们。演傀儡戏的老人,和他的木偶。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老爷子破衣烂衫,年纪足够半截身子入土,随身没半点值钱玩意儿,除了那木偶——那木偶是个娇贵女孩儿模样,做工太好,娇贵鲜艳得刚描画...

        这样的故事,理应埋在心里,葬下就不再提起。
  打小儿我就能看见些不同寻常的东西,旁人看不见的,见识这故事时就是这样,只不过那时我还年轻——年轻到了,一切的一切都可以并不当作一回事。见鬼见神也好,独自出游也好,那时候觉得都没什么要紧,所以就这么给阻在了路上,好歹算有座破庙能挡一挡风雪。
  我就是在那个大风雪的夜里,在那座庙里,遇见了他们。演傀儡戏的老人,和他的木偶。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老爷子破衣烂衫,年纪足够半截身子入土,随身没半点值钱玩意儿,除了那木偶——那木偶是个娇贵女孩儿模样,做工太好,娇贵鲜艳得刚描画出来似的,神情栩栩如生,眼角挂着一滴泪惹得我都心猿意马,好险没伸手去接。自然接不着的。
  偶遇也算有缘,夜深雪大无事可做,我同老爷子凑着一堆火边烤边聊,话匣子一开便合不拢,听他唠唠叨叨多半个时辰,从前事讲了个底儿掉。讲他小时候何等贪玩,一听见盘铃声就收不住脚,知道是演牵丝傀儡的卖艺人来了,就奔着那小戏台子去,给三尺红绵台毯上木偶来来往往演出的傀儡戏勾了魂儿,一高兴,干脆学起了傀儡戏。家里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见是真止不了,也只好由得他去。就这么入了行,也演了一辈子。
  漂泊过多少山水,卖艺的到底都是卖艺的,除了年轻时一股逍遥浪荡的劲儿,还能剩下什么呢?没个家,没个伴儿,一辈子什么都没剩下,除了这么个陪了他一辈子的木偶。老爷子没说完就哭了,拿补丁摞补丁的袖子揩脸,揩了再揩也揩不净。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顺着他口风哄了两句,干脆求老爷子亮亮手艺,想不到这招好使,老爷子擤擤鼻子止了哭,真给我演了一出。
  其实我看不太懂戏文里咿咿呀呀悲欣交集,但那伴着盘铃乐翩翩起舞的木偶美得触目惊心,纵然知道只是丝线牵出的举手投足,也活了似的叫人忍不住想挽手相搀,看完叫人不得不叹一声:真不愧演了一辈子。我由衷说:老爷子您可真不愧演了一辈子。老爷子听着这句,也抱着木偶笑了笑,笑完,脸色就变了。一辈子啊,一辈子就干了这么一件事儿,活成这么个怂样,就这么糟践了自个儿这一辈子。怪谁?还不是怪这玩意儿。他盯着怀里那精致木偶看了半天:大雪滔天,棉衣都置备不上,这一冬眼看都要过不去了,还要你做什么呢?都不如烧了——还能暖暖身子。还没等我回过神来,老爷子手一扬,木偶就进了火堆。我拦也拦不住,话都说不出,满脑子只剩一句可惜。
  然后那一幕,我此生难忘,火光舔过木偶一身绮丽舞袖歌衫,燎着了椴木雕琢的细巧骨骼,烧出哔哔啵啵响动。那一瞬间它忽地动了,一骨碌翻身而起,活人似的悠悠下拜,又端然又妩媚地对着老爷子作了个揖。它扬起含泪的脸儿,突然笑了笑,咔一声碎入炭灰。
  那晚的火燃得格外久也格外暖,分明没太多柴火,一堆火却直到天光放亮才渐渐冷下去。拼尽全力地,暖了那么一次。暖了那么一次,孤单了一辈子。到如今我还记得老爷子放声大哭的模样,嚎啕得就像当年被爹娘拦着阻着不准去看牵丝傀儡戏的那个孩子。

怀砚无寒正道栋梁不像果
你一牵,我舞如飞, 你一引,...

 你一牵,我舞如飞,


 你一引,我懂进退 


                 ——银临《牵丝戏》


 看了许久的布袋戏,以至于学语言无能的我听闽南语基本不依赖字幕。它陪我度过了那段低迷,阴霾的时光。因为音乐入坑,懵懵懂懂看了《霹雳剑踪》,之后欲罢不能(霹雳.金光.神魔等等)。随着编剧的轮换,黄大年纪的增大,可能追番的动力大不如前。一些人去了,一些人又来,如今的《东篱》已经大变了样,但是给我感动的还是古早老剧的粗糙模糊……能力有限只画了一位操偶师,但希...

 你一牵,我舞如飞,


 你一引,我懂进退 


                 ——银临《牵丝戏》


 看了许久的布袋戏,以至于学语言无能的我听闽南语基本不依赖字幕。它陪我度过了那段低迷,阴霾的时光。因为音乐入坑,懵懵懂懂看了《霹雳剑踪》,之后欲罢不能(霹雳.金光.神魔等等)。随着编剧的轮换,黄大年纪的增大,可能追番的动力大不如前。一些人去了,一些人又来,如今的《东篱》已经大变了样,但是给我感动的还是古早老剧的粗糙模糊……能力有限只画了一位操偶师,但希望借他的身影感谢那些默默在背后付出心血的所有工作人员!(记得近年就有操偶师年纪不入古稀却业已离世)我想从开播以来就周周不间断的播放几十年,工作人员的工作压力一定很大,但是他们从来没放弃过努力,坚持一个信念并一直做下去!励志打气的话就不多说了,希望来年自己越画越好~安利一个道友剪的布袋戏链接 http://www.bilibili.com/av4983651

道友经过原up同意重新上传的视频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2541746


P.S.翻出一副老画,一段老话,衣服画得比现在还难看 (T▽T)

必安公子

今日份期中考试考完复活发疯。牵丝戏全歌词,是我和我cp的定情曲,嗯,写着告白的。
其实本来不是很敢发的……尤其发在lofter,因为字丑,这儿手写大佬是真的让我泪目。我写行楷会稍微好一点,但为了体现爱情的认真(bushi)所以选了正楷字,原谅我这个拍遗照的滤镜,因为拍的时候我发烧38℃闭眼点的滤镜。论一个字丑的孩子在期中复习(所以莫得钢笔和墨水)+高烧的时候写出来的是什么个东西,但是感觉……再写一遍就没有当时那种心情了。0.28的笔配巴川纸,刻入骨髓雀显而易见的爱。(相信我不是因为纸贵舍不得给她用便宜的)
那么我亲爱的姑娘,愿你一切都好,我这人……很浪,也容易玩脱了,你看我这次写的字就知道了。但是...

今日份期中考试考完复活发疯。牵丝戏全歌词,是我和我cp的定情曲,嗯,写着告白的。
其实本来不是很敢发的……尤其发在lofter,因为字丑,这儿手写大佬是真的让我泪目。我写行楷会稍微好一点,但为了体现爱情的认真(bushi)所以选了正楷字,原谅我这个拍遗照的滤镜,因为拍的时候我发烧38℃闭眼点的滤镜。论一个字丑的孩子在期中复习(所以莫得钢笔和墨水)+高烧的时候写出来的是什么个东西,但是感觉……再写一遍就没有当时那种心情了。0.28的笔配巴川纸,刻入骨髓雀显而易见的爱。(相信我不是因为纸贵舍不得给她用便宜的)
那么我亲爱的姑娘,愿你一切都好,我这人……很浪,也容易玩脱了,你看我这次写的字就知道了。但是至少是我目前,只对你一个人是认真的,愿世间的所有美好,都与你环环相扣。希望你能考上喜欢的学校,我会和你报同一所的……我受不了再来三年,真的,看不见你三年再来一次我就不确定了。大不了我去你学校门口卖奶茶,怎样都好,我希望哪怕你不属于我,也能停留在我视线内一小会。 @玄风君

鲸息为岛

兰花指捻红尘似水,三尺红台揉皱你眼眉。

兰花指捻红尘似水,三尺红台揉皱你眼眉。

KISARA

推荐向|那些好听的古风曲,你听过几首呢?

今天呢,小编我要安利让我入坑的古风歌曲,是我私藏七八年的歌单,每首十分好听!!!!!是可以单曲循环一天的那种,虽然没有《离人愁》、《红昭愿》那么大热,但是资深古风圈的肯定懂!!!来,一起吃下我的安利吧~泱泱古国,悠悠华夏。想起小编第一次入古风圈,是从课本上学到的古诗词,那个时候十分感叹,原来古人说的话可以这么优美,而后接触了古风的歌曲,脑海里总会勾勒出小石板路上,雨滴淅沥,伊人在等待郎君,每一首歌都让我想到一个个江湖儿女的画面,最后接触汉服、服装简直不要太好看。


今天呢,小编我要安利让我入坑的古风歌曲啦!那么,那些好听的古风曲,你听过几首呢?

以下排名不分先后。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今天呢,小编我要安利让我入坑的古风歌曲,是我私藏七八年的歌单,每首十分好听!!!!!是可以单曲循环一天的那种,虽然没有《离人愁》、《红昭愿》那么大热,但是资深古风圈的肯定懂!!!来,一起吃下我的安利吧~泱泱古国,悠悠华夏。想起小编第一次入古风圈,是从课本上学到的古诗词,那个时候十分感叹,原来古人说的话可以这么优美,而后接触了古风的歌曲,脑海里总会勾勒出小石板路上,雨滴淅沥,伊人在等待郎君,每一首歌都让我想到一个个江湖儿女的画面,最后接触汉服、服装简直不要太好看。


今天呢,小编我要安利让我入坑的古风歌曲啦!那么,那些好听的古风曲,你听过几首呢?

以下排名不分先后。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这首歌故事背景是源自于网络游戏《剑侠情缘网络版叁》(简称《剑网3》)。整首歌的叙事感十分强烈,这是陆菱纱一贯用歌曲讲故事的作词风格,听众很容易就能在故事中这些看似自言自语的歌词里找到自己的心声。歌手双笙重新演绎这首歌,她的歌声里多了几分深情,也多了在不可挽回的感情面前更加理智自问的冷静,像是一个在感情里跌跌撞撞后终于成长的少女,借叙述故事的口吻来倾诉自己对过往逐渐释然的心境。


《红昭愿》

《红昭愿》是来自音阙诗听音乐社的一首歌曲,由偏生梓归作词,殇小谨作曲,由音阙诗听歌手王梓钰演唱的一首歌曲。 正式发行于2017年1月11日。

2018年11月3日,获得国风极乐夜音乐盛典国风音乐人最佳单曲。


《明月天涯》


五音JW专辑《聆音》所收录歌曲,待何人何年有心与我拭血论茶,梦里依旧 明月天涯。这首明月天涯,是整张《聆音》专辑中歌手个人最偏爱的曲风之一。


《牵丝戏》


《牵丝戏》是由Vagary填词,银临、Aki阿杰演唱的古风单曲,于2015年推出。歌曲通过描绘傀儡翁与牵扯一生的傀儡之间的相伴、别离,来诉说一段牵恋。


《锦鲤抄》


《锦鲤抄》由云の泣、 银临演唱的一首古风原创歌曲。

属于“《异闻录》系列”第一篇,亦是2013年十大古风歌曲之一。

收录于专辑《腐草为萤》。


《典狱司》


《典狱司》是一首歌曲,由江淮沿岸填词,由和汇慧编曲,由音频怪物演唱,作为电视剧《老九门》片尾曲。《典狱司》曲韵悠长颇具古风。


《离人愁》



《离人愁》是由李袁杰作词、作曲并演唱的歌曲,于2018年6月16日以单曲的形式发布。

2018年11月29日,该曲在2018亚洲音乐盛典上获得年度十佳热门单曲奖。



云梦双杰不复返

    余少能视鬼,尝于雪夜野寺逢一提傀儡翁,鹤发褴褛,唯持一木偶制作极精,宛如娇女,绘珠泪盈睫,惹人见怜。 时云彤雪狂,二人比肩向火,翁自述曰:少时好观牵丝戏,耽于盘铃傀儡之技,既年长,其志愈坚,遂以此为业,以物象人自得其乐。奈何漂泊终生,居无所行无侣,所伴唯一傀儡木偶。 翁且言且泣,余温言释之,恳其奏盘铃乐,作牵丝傀儡戏,演剧于三尺红绵之上,度曲咿嘤,木偶顾盼神飞,虽妆绘悲容而婉媚绝伦。曲终,翁抱持木偶,稍作欢容,俄顷恨怒,曰:平生落魄,皆傀儡误之,天寒,冬衣难置,一贫至此,不如焚。遂忿然投偶入火。吾止而未及,跌足叹惋。忽见火中木偶婉转而起,肃拜揖别,姿若生人...

    余少能视鬼,尝于雪夜野寺逢一提傀儡翁,鹤发褴褛,唯持一木偶制作极精,宛如娇女,绘珠泪盈睫,惹人见怜。 时云彤雪狂,二人比肩向火,翁自述曰:少时好观牵丝戏,耽于盘铃傀儡之技,既年长,其志愈坚,遂以此为业,以物象人自得其乐。奈何漂泊终生,居无所行无侣,所伴唯一傀儡木偶。 翁且言且泣,余温言释之,恳其奏盘铃乐,作牵丝傀儡戏,演剧于三尺红绵之上,度曲咿嘤,木偶顾盼神飞,虽妆绘悲容而婉媚绝伦。曲终,翁抱持木偶,稍作欢容,俄顷恨怒,曰:平生落魄,皆傀儡误之,天寒,冬衣难置,一贫至此,不如焚。遂忿然投偶入火。吾止而未及,跌足叹惋。忽见火中木偶婉转而起,肃拜揖别,姿若生人,绘面泪痕宛然,一笑迸散,没于篝焰。 火至天明方熄。 翁顿悟,掩面嚎啕,曰:暖矣,孤矣。

我上网查的……
不过真的很好听啊啊啊

若水君之

我承认我写的是烂文,但我绝没有刷我的烂文向谁示威的意思,如果你不愿意看,可以不看,我也懒得更,有时候一句诛心之论,就足以让人倒了,连爱一部动漫,也不能好好爱了。
亏我觉得我还有责任有义务为大家普及图片使用事项。
我写文章也是怕我记性不好记不住稍纵即逝的灵感,想到就写下来,很少精修,在这里对不起各位磕虹蓝的读者我没有预备好粮。
追还是会追,以后会少带超话,那些大佬级别的原创作者在下惹不起,就是个小透明没必要讨是非。

我承认我写的是烂文,但我绝没有刷我的烂文向谁示威的意思,如果你不愿意看,可以不看,我也懒得更,有时候一句诛心之论,就足以让人倒了,连爱一部动漫,也不能好好爱了。
亏我觉得我还有责任有义务为大家普及图片使用事项。
我写文章也是怕我记性不好记不住稍纵即逝的灵感,想到就写下来,很少精修,在这里对不起各位磕虹蓝的读者我没有预备好粮。
追还是会追,以后会少带超话,那些大佬级别的原创作者在下惹不起,就是个小透明没必要讨是非。

是00吖!

许久不营业的电台冒泡🌝✌

许久不营业的电台冒泡🌝✌

千城暮雪落

牵丝木偶(米雅)(原创)

来自“牵丝戏”的一个中二脑洞

OOC警告,米诺斯视角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

他死了……他死了,我爱的人雅柏菲卡死了……是被我亲手所杀。


我不能没有他,他必须回来。哪怕,是假的也好。


我做了个傀儡——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牵丝木偶。他们真的一模一样,甚至连表情都相似到让我差点以为是他复活了。只不过,这个“他”没有心,只能依靠我的星辰傀儡线活动,一举一动都要经由我的命令。

不过,这也无所谓。没了心才好相配,呵,这样举手投足不违背的他,才更乖嘛。

那就暂且也先叫他“菲卡”吧。


我推开神殿的大...

来自“牵丝戏”的一个中二脑洞

OOC警告,米诺斯视角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

他死了……他死了,我爱的人雅柏菲卡死了……是被我亲手所杀。

 

我不能没有他,他必须回来。哪怕,是假的也好。

 

我做了个傀儡——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牵丝木偶。他们真的一模一样,甚至连表情都相似到让我差点以为是他复活了。只不过,这个“他”没有心,只能依靠我的星辰傀儡线活动,一举一动都要经由我的命令。

不过,这也无所谓。没了心才好相配,呵,这样举手投足不违背的他,才更乖嘛。

那就暂且也先叫他“菲卡”吧。

 

我推开神殿的大门:“吾回来了,菲卡有没有想我呀?”他一直微笑着,虽然从未变过,但我也从未期待什么。

我轻轻抱了抱他,生怕我稍一用力,这费尽心思组装起来的“完美结局”的美梦破碎。即使这不是真的他,但我又能怎么办呢?就算没有心,也是我要小心保护、珍藏一生的“瓷器”。

我轻吻他的唇,那无情的冰冷总是让我想起那天,那玫瑰丛中开的最美的玫瑰,却拒人于千里之外。可惜,有刺的玫瑰才更让人想把它摘下,置于手中蹂躏把玩。纵然有毒,我也拼了命的想把他融入骨血中。

 

又是几年,时间本该让我渐渐淡忘一切,但伤痕不但没有消失,反而更深刻了。我愈来愈想他了,只是一个牵丝木偶早已满足不了我。我对他的贪婪竟是无法满足的。

贪婪是原罪,我应该下地狱。

但也许对我来说,没了他才算真正的原罪。

 

睡神修普诺斯大人今天来找了我,最近冥界的亡魂们有点动荡不安,有些本该彻底魂飞魄散的灵魂,却因一些执念而复活了。

那么,他会不会回来……

可惜我还没见到他,一切就都结束了。死神达拿都斯大人亲自动手,那些本就不该存在的,都已经再次消失了。

 

菲卡不大对劲,今天我吻他的时候他躲了一下,虽然不明显,但一个牵丝木偶是不该有自己的主观动作的,他没有心啊。

原来,只是跟他长得一样的傀儡都会讨厌我啊。

 

我不敢相信,雅柏菲卡回来了,真正的他就躲在这个假的“他”里;虽然他没说过,也没漏过破绽,但我知道,一定是他。一定是他,我知道……

我的傀儡有心了……他,不听话了……


不知为何,他似乎离我越来越远了,一道看不见的墙隔开了我们。是啊,他早就不是我一个人的菲卡了。

即使他不爱我,我也想让他知道,我有多爱他。

我抚着她鬓边冰蓝的发,情不自禁的温柔了声调:“菲卡,你回来了对不对?我知道,一定是你。难道你看不出来我有多爱你吗?呵,或者,你只是感到恶心吧……”我呢喃着。他低着头不肯与我对视,什么也没说就是默认了。一种苦涩的辛酸骤然涌上心头,既然这样,他就要离开了吧。

若他还是那个牵丝木偶该多好,虽然没有心与灵魂,只是个没有尊严、甘愿相伴我左右的傀儡。但至少,会愿意陪着我。

 

他不开心,我能感觉到。

虽然不知为何,他没有离开,但他终日闷闷不乐的样子真让人心疼。

他心已死。

 

也许这就是爱吧,虽然不舍,但我还是给了他自由,甚至还鬼迷心窍偷偷给了他一缕我的神魂,让他即使远离我也能活动自如。

他走了,毫不犹豫,从未回头,竟没有一点留恋。我想,在未来的某天,我一定会后悔吧。

我的心好疼。

那天,我去了附近的村庄,那正下着雨。我没带伞,任绝情的雨砸在我脸上,那冰冷的触感让我想起了他的唇,也是这样的没有温度。

纵然自欺欺人的说泪痕只是雨的痕迹,但还微微发红的眼眶却是无法隐藏的。又有谁会想到,堂堂冥界审判有一天竟会如此不堪。

 

他回了圣域;我总是偷偷去双鱼宫看他。我终究还是放不下。

他过得很好,没了毒血的他终于也能像个正常的人一样,跟朋友们相处,他不再是孤僻的美人了。

我忍不了,真的忍不住想将他据为己有,囚禁起来。他的美只能属于我一个人!所谓分享的美德,可不在我的字典里!

我果然后悔了,我真的不该给他自由。

我违背了诺言,我用星辰傀儡线控制着他回了冥界。控制现在的他几乎耗尽了我的力气,不过,关在我的神殿里总跑不掉了吧。

 

冥王大人说“死了的才听话”,我也不是不明白,但总归是舍不得吧。即使每次看到他那倔强不甘的眼神,我都会差点忍不住狠狠地扭断他那纤细美丽的脖子。

也许,或者少该让他变回那牵丝木偶的傀儡。我把我的神魂抽了回来,毫不犹豫地,就像他离开时那样。

这样,他就无法反抗我的星辰傀儡线了。

他只能是属于我一个人的菲卡。

 

“菲卡,我回来啦,今天有没有乖乖的?”那天,我心情愉悦的回来,却没看见他如往常一样笑着来拥抱我——在我的控制下。我有点慌,不知为何。

“菲卡?”神殿被我下了禁制,既然跑不了那应该就是在内室了。

他背对着我坐在椅子上,冰蓝的长发有些凌乱得垂到地上,我已经无法控制他了。也许是因为猜到了结果,我竟已悄悄红了眼眶。

我甚至不敢去面对现实。

我今晨忘记带走的审判之剑如今正没入他的胸膛,没有心的牵丝木偶早已流不出一滴血。

我轻轻拔出剑,看着他那曾亮如星辰的双眼渐渐黯淡,失去了光。

 

死了就死了吧,死了的才更听话……


———————————————————————

嘤嘤嘤,写自己爱的cp 的刀真的好痛苦😖

(我再也不要写刀了)

(虽然我忍不住还会再写)

小文Xwy

『原创填词』一首牵丝戏唱遍八首古风金曲!



『牵丝戏』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长街前春意正浓

同君游柔情千种

叹烛影摇红

泪落却无动于衷

只怪我

错付了情衷


《忆江南》五音Jw

流年也沉默封缄

我蒙霜冷彻心间

待百年共长眠

将前缘再续编撰

愿来生

再遇你江南


《长生诀》西瓜JUN

与君执手天涯

共赏江山如画

一樽酒饮罢再不负她

不知今夕何年

伴笛古亭闻铃浅

地狱间再无你名笺


《锦鲤抄》银临&云泣

多年之后梦回从前

画面遥远

如细雨绵绵

诀别因深藏眷恋

悄然将悲欢收敛

辗转千百年

为看你一眼


《故梦》橙翼

萤火绘着画屏香

为谁拢一袖芬芳

人生如戏场

斜阳渐矮只影长

去他乡

将旧事遗忘


《霜雪千年》

云动寂静鸣蝉

雨坠激起漪涟

缘起一眼定三生千年

遥梦桑竹桃源

轮回...



『牵丝戏』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长街前春意正浓

同君游柔情千种

叹烛影摇红

泪落却无动于衷

只怪我

错付了情衷


《忆江南》五音Jw

流年也沉默封缄

我蒙霜冷彻心间

待百年共长眠

将前缘再续编撰

愿来生

再遇你江南


《长生诀》西瓜JUN

与君执手天涯

共赏江山如画

一樽酒饮罢再不负她

不知今夕何年

伴笛古亭闻铃浅

地狱间再无你名笺


《锦鲤抄》银临&云泣

多年之后梦回从前

画面遥远

如细雨绵绵

诀别因深藏眷恋

悄然将悲欢收敛

辗转千百年

为看你一眼


《故梦》橙翼

萤火绘着画屏香

为谁拢一袖芬芳

人生如戏场

斜阳渐矮只影长

去他乡

将旧事遗忘


《霜雪千年》

云动寂静鸣蝉

雨坠激起漪涟

缘起一眼定三生千年

遥梦桑竹桃源

轮回中道别地点

再相见定不负遇见


《倾尽天下》河图

血染江山一笔勾画

怎比过你 眉间那朱砂

负了天下也作罢

只有你是我牵挂

拂衣上雪花

看天地浩大


《琴师》音频怪物

琴声摇曳思绪卷起

情至深处 也落泪一滴

只闻低沉的抽泣

只想这样抱着你

冬至归故里

叹身不由己


windsor

没了你才算原罪 没了心才好相配

你褴褛我彩绘 并肩行过山与水

你憔悴 我替你明媚


是你吻开笔墨 染我眼角珠泪

演离合相遇悲喜为谁

他们迂回误会 我却只由你支配

问世间哪有更完美


兰花指捻红尘似水

三尺红台 万事入歌吹

唱别久悲不成悲 十分红处竟成灰

愿谁记得谁 最好的年岁


 晚安⭐️🌙



没了你才算原罪 没了心才好相配

你褴褛我彩绘 并肩行过山与水

你憔悴 我替你明媚


是你吻开笔墨 染我眼角珠泪

演离合相遇悲喜为谁

他们迂回误会 我却只由你支配

问世间哪有更完美


兰花指捻红尘似水

三尺红台 万事入歌吹

唱别久悲不成悲 十分红处竟成灰

愿谁记得谁 最好的年岁


 晚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