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特区组

53391浏览    378参与
萌B总裁

p2性转预警!

特区组给您说段相声

p2性转预警!

特区组给您说段相声

未実
第一张 嘘,嘉龙在睡觉。

第一张

嘘,嘉龙在睡觉。

第一张

嘘,嘉龙在睡觉。

η-lia

【APH/70周年耀诞】王耀作为PRC的第五个十年

*这个系列一共有7p,一天一p,可能偏短小……吧


*耀中心无cp向 此p有特.区组出场


*以aph国拟人为载体,很直白且有鲜明立场的现代史描写


1999年,公元历法第一个千年的末尾,PRC年过半百。


在发展的高速公路上王耀又飞奔了一程,以这样的发展势头作为这个世纪乃至这个千年结尾的礼物,王耀觉得挺说得过去的。


毕竟一百年前的那一年是完全的溃败和不堪。


而上一个千年的此时还是西汉末期。


恍然千年。


对新千年的期待和希冀胜过了一切,这一个十年充分的教导了自己不再牵挂于某些历.史,而下一个十年的经.济起飞也到达了足够的火候。


王耀看着50周年阅....

*这个系列一共有7p,一天一p,可能偏短小……吧


*耀中心无cp向 此p有特.区组出场


*以aph国拟人为载体,很直白且有鲜明立场的现代史描写






1999年,公元历法第一个千年的末尾,PRC年过半百。




在发展的高速公路上王耀又飞奔了一程,以这样的发展势头作为这个世纪乃至这个千年结尾的礼物,王耀觉得挺说得过去的。


毕竟一百年前的那一年是完全的溃败和不堪。


而上一个千年的此时还是西汉末期。


恍然千年。


对新千年的期待和希冀胜过了一切,这一个十年充分的教导了自己不再牵挂于某些历.史,而下一个十年的经.济起飞也到达了足够的火候。


王耀看着50周年阅.兵心中零零散散的感慨着。




此时的他经过协调得到了回家休息的机会,坐在居所的沙发上面对着电视屏幕里的天..安..门.广场,无言中是等待。


王嘉龙在前几天答应了自己的邀请承诺国.庆登门拜访,而那之后自己因为忙碌再未提醒对方,也不知嘉龙是否守约……哎毕竟刚回归没多久,王耀觉得想与自己的弟弟多待待是正当要求。


……是吧?


夹杂着担心的胡思乱想以一声门铃响作结,王耀倏地站起差点重心不稳,还是一边答应着一边来到门边。

心跳有些急促,王耀透过猫眼向外一望,望见两个人影。一个是自己千呼万唤的王嘉龙,另一个稍高的挺拔身影竟然是——





“——濠镜?”王耀在打开门的一瞬间脱口而出,他着实未想到原定两个多月后回归的弟弟在此时便出现在自己眼前。在怔愣的几秒中王濠镜已微笑地打过招呼,王嘉龙也进了门。王耀过去就给了王濠镜一个拥抱,听到轻轻的柔和的笑声。


看来小孩也开心呢。王耀心中一阵舒坦。



“他们特许我回来了哥。”王濠镜解释道,“一切都挺顺利的。”


嗯,中.葡之间的谈.判一直都相对比较平和,这点王耀是知道的,但还是未想到人会在此时就出现……果然一切决策都以国..家化身的动向打头已是约定俗成了么……


“濠镜你也真的是幸运了。”嘉龙换上拖鞋,又向王耀道,“哥,过来之前濠镜有些事没处理完所以才晚了点。”


“哎晚了又有什么,这人来了怎样都好……”王耀又找出拖鞋让王濠镜换上,一边端详着对方的面貌。王耀仅跟过中.葡的一次谈判,那还是在80年代,说来也确实是又有很久未见了。



王濠镜在王耀的心里同样还是小孩的模样——即便对方在自己的弟妹中已经算是举止“成熟”的了。小孩也挺高的,至少有半个头的身高差,再加上比较沉默寡言有时候就像个背景板杵在那里。


但王耀当然不会把自家弟弟当背景板,让人省心的王濠镜反而几乎成了王耀最疼爱的弟弟。


而疼爱仅可能限于王耀,仅可能限于1553年以前。


王濠镜是离家最早的孩子之一,拜那件事所赐王耀才第一次记住了佩德罗·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梭罗的全名。虽说相比而言葡.方的管.制随着时代变迁不断弱化,但两人还是就此形成了人为的隔阂,一直到十余年前。


这跨度也不算小了。毕竟是亲弟弟,而国..家化身之间的感情随着时间流逝改变周期也不算短,王耀实实在在挂念了四百年。





王嘉龙引着王濠镜在家里兜兜转转,而王耀的情绪仍未平定下来,真是的,自己的情感总是倾注了太多在弟弟妹妹身上。


王耀端详着两人的衣着,王濠镜很明显是刚刚办完事依旧身着正装;而王嘉龙这段时间比较闲就穿了相对休闲的卫衣。不得不说这小子这身板穿什么都好看,也正因如此什么都敢穿,岂止卫衣。



于是王耀的思绪又飘到了奇怪的地方。其实H...K的回归也没过多久,然而他已经发现了就算自家文化逐渐开放,这位弟弟也已经教育得比自己开放了不知多少。冷静,王耀,你要冷静,文化和z.z纠.纷没有很大关系……王耀最终是没有忍不住去和亚瑟·柯克兰理论,只不过那之后的一段时间每次看英..国人都会有点膈应。




最终大家都回到了沙发上继续看阅.兵,沙发很少被坐得这么满过,王耀的心里也有种满足感。



还是那份想法,如果再多一个他王耀也不会觉得挤。



三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询问着对方的近况,王濠镜把各种事一箩筐一箩筐地讲出来——他很少说这么多话——王嘉龙嗑着瓜子一边时不时点评几句。毕竟相似的场景两年前也出现过。



王耀一时间鼻头一酸,这样的生日他已经很满意了。




更别说后来王嘉龙一个电话把蛋糕送来。




就算只换来这一天,也不愧这些年的辛苦与奋斗了。王耀在某个瞬间这样偷偷地想。


也只敢偷偷地想了——毕竟未来的星辰大海将更加广阔。







正好在千禧年到来的十一天前,0点钟声准时响起,莲.花.旗在旗手精准的操控下冉冉升上旗杆顶端。



作为这一个千年华美壮阔的尾章。






【TBC】




我没有鸽!!耶!!!


这篇(虽然看不出来)但创单p字数新高,我祝贺我自己


特.区组赛高(小声bb)


biya
硝烟和炮火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

硝烟和炮火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王耀梦里的常客,那段岁月似乎也总是梦魇一般如影随形。其实这些痛落在他身上,他都是不怕的,他最怕的是弟妹们带着眼泪的眼睛,少女和少年们一个个用力想要抓住他的衣角,声音都哭的嘶哑。


大梦经年。


王耀收紧臂膀,当初还不过是少年的王濠镜已经同他并肩而立,甚至比他还要挺拔一些,却依旧如同孩提时代那般靠在他的肩头不愿意放开。


王嘉龙站在王耀身侧轻轻地笑了笑,也没为了自己当时回家的时候王耀没抱自己这么长时间而赌气,他安静地看着那一侧的天边,向着跨越山海之外的方向伸出手。


“她什么时候回家啊?”


那个总是过分独立,过分任性的姑娘此刻正在山海...




硝烟和炮火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王耀梦里的常客,那段岁月似乎也总是梦魇一般如影随形。其实这些痛落在他身上,他都是不怕的,他最怕的是弟妹们带着眼泪的眼睛,少女和少年们一个个用力想要抓住他的衣角,声音都哭的嘶哑。


大梦经年。


王耀收紧臂膀,当初还不过是少年的王濠镜已经同他并肩而立,甚至比他还要挺拔一些,却依旧如同孩提时代那般靠在他的肩头不愿意放开。


王嘉龙站在王耀身侧轻轻地笑了笑,也没为了自己当时回家的时候王耀没抱自己这么长时间而赌气,他安静地看着那一侧的天边,向着跨越山海之外的方向伸出手。


“她什么时候回家啊?”


那个总是过分独立,过分任性的姑娘此刻正在山海之外,固执地还在闹脾气。


“会回来的。”王耀伸出手拍了拍王嘉龙的肩膀,“湾湾她啊,比谁都想回家。”


洋紫荆和白莲已然绽放,梅花依旧在山海外固执,自大陆而来的风卷带着花香和思念以及十几亿的期待,不知她是否收到。


回家吧,家一直都在这里。




🙏感谢文手 @孤岛与鲸 

莫归

【招募】黑塔利亚时之塔 梦境

首先占tag歉

这里是一个招募,主要还是想招募一个能帮忙制作的小可爱

因为个人原因,本来由我一个人制作的扑克黑塔设定的同人rpg:黑塔利亚时之塔 梦境 现在面临了更新困难的问题

所以想要找一个对于我的rpg有兴趣,有些时间与电脑的人可以过来帮忙制作

我所用的制作软件是rpgmaker va

这个rpg主要组合是亲子分,主角是罗维诺,涉及诸多组合与cp,接近全员向。至于主要的,我都打成tag了

我可以拿我个人200多粉丝担保,如果你对我这个rpg有兴趣,那么这个世界的世界观大概率不会让你失望(就是rpg目前还显得很粗制滥造 叹气.jpg)

视频链接是:...

首先占tag歉

这里是一个招募,主要还是想招募一个能帮忙制作的小可爱

因为个人原因,本来由我一个人制作的扑克黑塔设定的同人rpg:黑塔利亚时之塔 梦境 现在面临了更新困难的问题

所以想要找一个对于我的rpg有兴趣,有些时间与电脑的人可以过来帮忙制作

我所用的制作软件是rpgmaker va

这个rpg主要组合是亲子分,主角是罗维诺,涉及诸多组合与cp,接近全员向。至于主要的,我都打成tag了

我可以拿我个人200多粉丝担保,如果你对我这个rpg有兴趣,那么这个世界的世界观大概率不会让你失望(就是rpg目前还显得很粗制滥造 叹气.jpg)

视频链接是:这是rpg传送门

av号是29495975

如果有兴趣的话,lofter内部私信,评论可以,走qq加我也可以

qq:755078780

(当然,如果对于这个rpg有兴趣并想要参与其他的话,也可以加我)

不过,我是真诚地希望您是看过了我的rpg,并确定对这个世界有兴趣,有一点时间才会过来

至于会不会rpg倒也无所谓,我可以教您。不过rpgmaker没有橙光那么容易,至少还是有一点难度的,希望您如果并不了解的话可以慎重考虑一下。我?我当然是包教到您会。

希望诸位能帮忙点点推荐什么的了2333333

恐哭旧残年

中秋快乐米娜桑
王耀∶来来来,吃月饼啦!
本田菊∶万分感谢,麻烦耀君如此招待
任勇洙∶大哥!今年的月饼什么馅的呀!
王晓梅∶咦?月饼上有名字呀
王濠镜∶先生用心了
王嘉龙∶大佬我今年的月饼是什么馅的?
王耀拿出手机∶我们来拍照纪念一下吧阿鲁
来来来,大家摆好poss,一起说∶
中秋快乐(✪▽✪)
后期晓梅又拍了张月饼的
王嘉龙∶大佬,为什么今年我的月饼又是五仁的!!(提前咬了一口月饼的嘉龙抗议到)
————————————————
好,提前祝大家中秋快乐

中秋快乐米娜桑
王耀∶来来来,吃月饼啦!
本田菊∶万分感谢,麻烦耀君如此招待
任勇洙∶大哥!今年的月饼什么馅的呀!
王晓梅∶咦?月饼上有名字呀
王濠镜∶先生用心了
王嘉龙∶大佬我今年的月饼是什么馅的?
王耀拿出手机∶我们来拍照纪念一下吧阿鲁
来来来,大家摆好poss,一起说∶
中秋快乐(✪▽✪)
后期晓梅又拍了张月饼的
王嘉龙∶大佬,为什么今年我的月饼又是五仁的!!(提前咬了一口月饼的嘉龙抗议到)
————————————————
好,提前祝大家中秋快乐

伯爵鼠

【港視覺】【港澳】你見過最帥氣的男性是誰?(1)

注意: 

1— 知乎體。

2— 本篇CP涉及港澳。朝耀及帝國島國今篇沒出場的份,但因為是《雙胞胎》系列(1)(2)(3)(4)的文章,所以也打上兩個CP的Tag了。這次更新內容大多是港葵澳(女體)的中學生活。大英及平年英為雙胞胎兄弟。

3— 平年英私設名字為亞瑟·亞歷山大·柯克蘭(Arthur Alexander Kirkland)

   大英私設名字為亞瑟·都鐸·柯克蘭(Arthur Tudor Kirkland)

正文開始

—————

  終於到我可以出場的時候了,每次我看到 @WangYao 碼答案碼得那麼爽的時候都想...

注意: 

1— 知乎體。

2— 本篇CP涉及港澳。朝耀及帝國島國今篇沒出場的份,但因為是《雙胞胎》系列(1)(2)(3)(4)的文章,所以也打上兩個CP的Tag了。這次更新內容大多是港葵澳(女體)的中學生活。大英及平年英為雙胞胎兄弟。

3— 平年英私設名字為亞瑟·亞歷山大·柯克蘭(Arthur Alexander Kirkland)

   大英私設名字為亞瑟·都鐸·柯克蘭(Arthur Tudor Kirkland)

正文開始

—————

  終於到我可以出場的時候了,每次我看到 @WangYao 碼答案碼得那麼爽的時候都想加入碼字大軍。可惜我作為一個魯蛇,根本沒有前往人生勝利組的方法可以告訴大家,也沒有逆境翻盆的經驗可以分享。我的人生就是一個跑龍套的標準配置,沒有特別的事發生在我身上,可身邊的人全也活得像電影主角。認真的,我都不用追電視劇了,聽我的朋友更新近況已經能娛樂我好幾個月了。可是,這個問題簡直是為我而設!我終於刷到一條我能夠回答的問題了!

  我身邊很多帥氣的男生,可能是因為我自己顏值也不低的關係吧,圍繞在我身邊的男性質素也非常高而且沒女友(更新:大多也是Gay的所以我才會說他們沒女友,拜託不要私訊讓我介紹他們了)正所謂物以類聚嘛。(更新:可我不是Gay)帥氣是一個很籠統的概念,膚淺點來說,我認識的男生裡沒有物理上的最帥只有更帥。要是說憑我感覺想出來的話,也沒有所謂最帥的男生,因為對我來說,在我的生命中有兩個形而上學層面中極帥的男性。他們分別是我的中學同學 @日本血統台仔 跟我的大學室友 @WangYao

  他們兩個在隔壁感情版面可紅了,黑紅黑紅那種,提起他們的用戶名字人們要不當他們是甜蜜愛情的典範,要不就把他們認作過街老鼠見一次檢舉一次。事先聲明,不是因為他們紅了的才蹭他們的熱度,勉強把答案套在他們身上。我想花那麼多時間替他們寫答案的原因,是他們在現實生活中根本就更帥,在他們的回答裡面你們不會能看出來。在我眼裡,他們兩人沒有誰比誰更帥,因為他們兩都同樣帥。

  別看Aoi現在對噴子毫不在乎的樣子,他以前可在意了。他是我初中時候的同學,屈指一算,我們已經認識八年有多了。雖然他現在的顏值能排在他們系的頭三,但他以前總被人說是隻馬鈴薯。他的髮型由小到大都沒有變過,人家總說他的髮型超難Carry的,更何況是一個五官還沒長開的小伙子呢?那時候的他不僅矮小(日本人嘛,平均身高低是正常的),眼睛還小小的特別可愛,不過在台灣人的審美來說這可不是帥氣該有的特徵。初中學生對外貌非常在乎,他們選朋友基本上就是以這個作為基準。只要你有一副帥得人神共憤的容顏,不管你的性格有多難服侍,身邊也會有超多給你無私奉獻的朋友。相反,要是你的外表不討好,就算你待人有禮甚麼壞事也沒做,同學還是有可以排擠你的原因。先是他不受大眾認可的臉,再加上他的姓氏不同於普通台灣人,會被欺負可以說是意料中事。我在初中的時候普通話不好,所以也是被不喜歡的一員。我跟他被分在同一個班別,一樣被冷眼與隔離,還剛好被分配到老師桌前的兩個雙連位。就在分配坐位的那一天,大概命運就把我跟他給連在一起了。

  他很帥,我說真的。從第一天起我就這樣覺得了。我還記得初中的他衣著就是一個乖學生的模範,前額的頭髮永遠不會超過眼眉,衣服總被燙得整整齊齊。在小息的時候總有那麼幾個男的來找事,他們會嚷著給我們擅自改的難聽稱號,在所有同學面前笑話我們。剛剛從國小升上來的男生能多幼稚就有多幼稚,現在回想起來他們的話倒沒有甚麼大不了,殺傷力極低,我們那時候非常介意就是了。我試過因為他們的話而揍到他們臉上了,最後被記了個小過。

  可是,他對那些話可以完全沒有反應。不管被罵醜八怪還是西瓜頭,他可以把自己完全隔絕在異空間裡做作業,人家叫囂得有多大聲他有多淡定。「醜得沒朋友所以在小息只能做功課吧哈哈哈哈哈。」我特別記得這句話,因為在胖子校霸說完次後Aoi突然放下筆,手搭上了我置在筆記本上的手腕。就算時至今日他也沒有為自己那時的動作解話,我還是知道他的潛台詞。

  這就是我朋友。

  我哪頂得住一個小可愛的示好啊!作為他的朋友,雖然的沒有即時就把那傢伙打得屁滾尿流,但在我長高了變帥了後就更努力地讀書,為求當一個盡善盡美的朋友。你以為我是把他打回去了?Too naïve!我才不要成為那個胖子一樣的人!我要別人知道Aoi有一個優秀的朋友,令所有欺負過他的人也覺得羨慕,甚至不敢再這樣做,因為我跟他們一樣能打!在Aoi的生命中歲月也是雕塑刀,雖然這把刀花了蠻長時間去磨利。所以在他高一長開以後都沒有人忍心欺負他,再加上同學也漸漸長大,理解到言語暴力及杯葛行為有多幼稚。高中也有欺凌但方法遠比之前的高明得多,一位由澳門移民過來的女生就是這種欺凌的受害者。我們待會再說她,寫知乎也要跟時間線。

  他的成績一向不好,明明父母也是大學教授但他就是丁點都遺傳不到二人的頭腦。我有嘗試幫忙,可他真的是扶不上的阿斗,我甚麼方法也試了就是幫不了。我甚至會主動要求班主任讓咱們坐在一起,那他有上課內容不懂的時候就可以問我。不過啊,他大多時間都不知道自己不明白甚麼,一句不懂就完事了。

  高一的時候我們班來了個漂亮的澳門女生,我們叫她小蓮吧。說漂亮真的便宜她了,容許我在她的容貌上再多加著墨。她有氣質也就算了,到現時為止我只見過唯一一個女生在容貌上能襯得上Yao,那就是小蓮。要是他們兩在一起才是真正的郎才女貌。一開始我們還不太熟悉,但因為她臉容的關係我一直很想認識她,跟其他男生一樣。等等,膚淺的是我而已,別把這特質跟所有男的也關聯在一起。她的到來牽起了大大小小的風波,校花改朝換代還算小事,兩位我尊敬的老師因為被牽涉進她的欺凌事件,差點就被踢出校園。

  自她在我們學校上課的第一日起,有關她的惡劣流言就沒有停過,男生們都清楚流言的源頭是某位品格甚憂的女同學。怎麼說呢,依據學校有公佈出來的情報以及消息人士的說法,這是一幕情場爭奪。一直在追求那女孩的男生在小蓮轉校來的一星期就放棄繼續與她周旋,她自然認為跟小蓮有關。那女孩其實對他有好感,就是礙於面子不想那麼快答應。在她察覺到時自然很生氣,於是小蓮有位台灣Sugar Daddy的謠言便開始滿天飛。不是說所有女生也易被謠言影響,可能再加上小蓮的氣質令人感覺難以接近吧,女生都不喜歡跟她玩。自自然然,在小休時只有男生會過去搭訕,然後她很婊的謠言又被覺得是真的了,女性又更不願意跟她玩。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小蓮自己很淡定啊。反正她都不愛說話,她只會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推理小說,實行獨自美麗。

  我們三真正變得熟絡是在某個午後的小休。Aoi正執筆繪畫擬人化的紅心皇后,我就在旁嘗試做完當天的功課。小蓮第一次走到我們的身後,還主動開口說話。我承認我等待那天很久了,我每天都想過去搭話但就是差一份勇氣。「請問……我可以看你畫畫嗎?」Aoi看了我一眼就立即同意,因為我跟他提過超想跟小蓮說上話。她安靜地坐在自己拉過來的椅子,看Aoi的一筆一畫,目光從沒移開。等到Aoi畫完皇后華麗的裙子後,象徵小休完畢的鐘聲打響。「我還沒畫完,明天會繼續畫背景。你要明天一邊吃飯一邊看的畫嗎?」

  「好。」你可以想像,我聽見她的回答時都樂開花了。後來Aoi給她送了完成上色的畫作,以交換跟她一起吃一星期的午飯。在那一刻,他很帥,可以說是帥炸了。他向我抱怨這是他近來最滿意的畫作,但我只要裝撒個嬌就行了。

  自那天以後,小蓮就習慣跟我們一起共渡午餐,即使約定的一週已經完結。有甚麼比左擁右抱最爽?一個是自己的好兄弟,一個是喜歡的人。學校的背面有一個隱閉的小花園,很少人知道,因為入口被一塊纏上植物的木牌擋住,上面以紅色大字寫著禁止進入。要進去之先一定要把外面髒兮兮的牌子先拔掉。裡面就是我們每天的用餐地點。自從發現那地方,我總帶備一雙手套。Aoi嫌牌子髒,就算戴上厚到爆的洗碗手套他也不樂意碰,所以這動作都是由我來做。說是花園,但裡面沒有花只有草。我們發現它之後,花一天逃課的時間把那地方稍微佈置,現在裡面不僅有桌椅還有太陽傘。

  我們三個會聊很多話題,但就是不包含家庭背景。小蓮在某些話題的想法跟我一模一樣,像是心靈相通似的。要不喜歡上她是真的難,畢竟她除了外在的美麗以外,內在的特質都非常吸引人。她是個好女孩。從高二起,我到現在還在追求她。我跟她的事以後有機會再說吧,現在說Aoi。我們在學校都三位一體,小蓮可以說是Aoi成績的救星,後來他都嫌棄我的講解了,指名要小蓮給他教功課。

  在我們學校的同一個街區,有間聲譽很差的中學,每次街頭一有年輕人搞事,基本上就能先鎖定那所中學了。不是它們的學生我倒想不到鬧事人從哪而來。有次我們三人一起回家,竟遇到那學校的學生。一個初中屁孩,從一個轉角位彈出來攔住我們的去路。他倒是不磨蹭,單刀直入就要求小蓮當他的女朋友。請注意我的用詞,是要求,不是詢問。我跟Aoi本來打算不理他就算了,畢竟不想跟他有任何交流。小蓮十分有禮貌,竟然留在原地向他道歉,然後才義正詞嚴地拒絕他的一番好意。事情我以為完了,之後的一個星期那男的都會在回家路上的不同位置等她,只為了跟她聊天。本來只算是普通騷擾,小蓮自己也沒有介意,我們都沒有立場讓她不管人家之類的,他們有保持一定距離就行。可後來的聊天內容涉及性相關,已經是性/騷/擾的程度。告訴老師也沒用,他們只會在我校學生搞事時出手,受到騷擾則不在他們管核範圍下。某天我被老師留下來幫忙,沒能陪他們回去。我記得在之後的那天,Aoi都不在課室裡。在我回到學校的時候就沒了他的蹤影,要不是他的書包還留在椅子上我都以為他請假了。直到午飯時間,他也沒有回來。

  我對於他的消息毫無頭緒。小息時連小蓮不在課室。午膳時間的鐘聲一響,待在課室外的訓輔主任進來帶走了小蓮。我甚至還沒來得及問她,昨天是不是發生了甚麼。聰明如我當然是光明正大地跟上去,事有蹊蹺啊。他領著小蓮到社工室,然後把我都請進去了。他知道我們三個是好朋友,這老師跟我們可熟了,Aoi以前是他的常客。

  一看到Aoi的狀況我差點撲上去說痛痛飛走。Aoi抽高了褲管,膝蓋被貼上一塊大紗布,臉上還有少許擦傷的痕跡。訓輔主任坐在Aoi對面的木椅,而我們就分別坐在Aoi的兩旁。

  「你不告訴我,我幫不了你啊。你知道我一定信你。」訓輔主任單方面對他說了好多話,我也逐漸理清事情。Aoi被訓導主任逼問了一個早上他為什麼要惹隔壁中學的學生,Aoi怎解釋老師也認定是他的錯,Aoi就索性閉嘴不說話。小蓮不是沒有勤他或是嘗試向老師說出事情原委,但訓導主任說是不聽。最後一於把他眼中的壞學生丟給訓輔主任。「他(訓導主任)說,怎樣他會找出是我惹事的證據。」Aoi看起來是真的不打算說話,訓輔主任只好從小蓮那打開缺口。

  是每天在路上等小蓮的男生把Aoi打成這樣。昨天在他們離校以後,那個男生站在第一次截住我們三人的地方等待小蓮。我們都要習慣了,所以她本打算跟那男的說兩句就勸他放棄。可那男的不跟潛規則,這次對話離小蓮更近,而且手也不規矩地伸向她。她下意識向後退了退,Aoi察覺到的時候立即擋在小蓮面前,連小蓮也感覺到那傢伙今次想有所行動。為了保險,在他們聊完幾句後,Aoi就拉住打算小蓮走了。(更新:留言裡問我,沒能牽小蓮覺不覺得後悔的是甚麼心態?要牽也不是在這個時候牽,你以為拉住喜歡的人逃跑真的那麼浪漫?現在是電視劇嗎你們以為。你試試代入我的角色,好兄弟跟她因為你的缺席而遇到危險,你還只關心牽不牽得了手?現在的潮流是兄弟如衣服對吧?)那傢伙根本不打算讓小蓮走,一下子就從後抱住小蓮。

  這是要有多噁心才做得出來?她說她那一刻怕得僵在原地,Aoi則是直接用拳頭招呼他。我不知道他懂得打架。平時他的手都只用來拿畫筆,體育成績還差得貼地,他還能怎樣打架?不管怎樣,在他們還沒正式分出勝負(Aoi還可以還擊)的時候,我們校的訓導主任就收到舉報,過來把Aoi和小蓮抓走了。訓輔主任愈聽,臉色就變得愈難看。老師問他還傷到哪。不得不說,老師真的很了解Aoi。他怎麼可能只有那幾處傷痕,對方好歹是打架學校出身,而Aoi連體能測試也能不及格。Aoi使勁地搖頭,那時他的左手有個小動作,手指抓住了校服的長袖。老師一看就知道有問題,叫我替他拉高衣袖。然而他死死抓住不願意,還狠狠地盯了我一眼。Aoi由初中開始就是不服硬只服軟,小蓮出手才可以完成這艱鉅的任務。他手臂上有很多瘀傷,我開始懷疑他是一面倒地被人壓著打。

  我當時氣得說不出話來。最終我沒有私下報復,原因是我沒有能力跟爛仔學校的學生比打架。後來,訓輔主任有帶著小蓮去隔壁學校告發那男的。搞了很久訓輔主任才成功在不記Aoi大過的情況下,在訓導主任的高壓下解決整件事。

  誰說Gay的男生就一點都不帥氣,而且他們娘炮又不陽剛。誰再這樣說,你就把手機開了我回答的這個頁面,然後大力糊到他臉上。

  經過這件事以後,Aoi跟小蓮變得更好朋友。可是我從沒想過Aoi有可能會搶走小蓮。也不是搶啦,倒不如說喜歡上。不過,那時候他還沒向我出櫃。因為他在這件事完了沒多久他在同班就交了個女朋友,她看起來就是讀書超棒的乖乖女,就是在班上沒甚麼存在感。那時候,他跟家裡吵大架,但詳細原因我不知道,我怎問他他也沒有告訴我。他向我出櫃是他跟女友分手後的事了,他倆的關係維持了兩星期也沒有就散了。

  他是我在中學裡見過最帥的男生,就算我覺得自己物理層面上很帥也不能排在他形而上學帥的前面。至於第二個,是我的大學室友。

  那傢伙呢,是個不論物理層面還是形而上學層面上也比我帥的男性。大家都知道Aoi喜歡畫畫吧?他在正統大學裡一定沒那麼多時間發展自己所長。據我所知,他現在還會不時參加藝術比賽。他算是找到自己最滿意的校園生活,男友過來的時候就跟他去玩,其他時間就自我封閉在畫室。他的學校投放在藝術的資源比起我學校的還要豐富,我跟小蓮也一致認為那是最適合他的學校。Aoi帥氣的地方在於,即使他在高考中徹頭徹尾地失敗,到最後他還是活出個成功來。他把成績與成功割裂,把手上一幅爛到爆的牌用到遊戲最後,最後在遊戲外獲得勝利。

  WangYao跟他不同,他手上拿著普普通通的牌,沒特別好也沒Aoi的差,但他經過一番努力,在遊戲中大獲全勝。對我來說乖乖地跟著社會規則走,在苛刻的遊戲規舉限制下都能成為嬴家,才是最帥的事情。這證明了他過人的能力。

  說真的,我非常欣賞他的顏。因為他的臉,我開始對自己的性傾向產生疑惑。我應該先形容一下第一次看到他的場景。

  我搬進宿舍那日天氣很差,天上的雨大得我以為它要耙整年的降雨量下完。在我下了公車以後雨就沒有停過,地上滿是剛形成的水窪,當時值得慶幸的只有我穿了舊鞋出門。我一手是傘一手是行李箱,可想而知我在到宿舍的路上是嚐到了多少苦頭。雨水掛在我的衣服上一點一點地滴下來,身體又沉又不舒服。早上的宿舍走廊不開燈,由於天色暗得過份,連走廊都是一片黑。采光窗也收集不了丁點光源。在我打開宿舍房間的門口時,一片柔和的黃光從裡面透出來。我第一眼就看到他的側臉,他住在大玻璃窗前的書桌看書,嘴角微微勾起了看來是正看到有趣的部分。他轉過頭望向我,女性般柔美的臉孔直戳了我審美標準的頂點。他一看到我滿身滴著水,表情能看出從喜悅變成焦急。他從衣櫃裡拿出一條大毛巾,遞給我。「先抹乾身體吧,不然會感冒。」

  那時候,我覺得我看見天使。

  我直到現在還是有個危險的想法。要是的終有一天我發現自己的真正性向是個雙,而且我竟然能放棄小蓮的話,Yao肯定是我的第一追求對象。他性格又好臉也好。他平時很照顧我,這個話題我們有機會再聊。

  反正,他們倆就是我見過最帥的人。其實我是想說美的,但他是男的用美字好像不太好。本來我想寫更多有關Yao形而上學帥的事,但我剛才在知乎上看到另一題更適合的。Yao的帥當然不只是外貌上的,可他臉容上的優勢真的很出眾。咱們下次再見吧,雖然距離下次回答應該不遠了。

  對了,我再說一遍。Yao的顏雖然好,但別因此而在知乎私訊騷擾他。畢竟擋在他前面的除了他男友,還有我。

朝闻鹤啼。

!OOCOOCOOC

!逻辑完全不存在

!订过娃娃亲的竹马竹马

!沙雕玩意儿,给大家笑的

!真的OOC

!粗糖,可甜

!但我不会写

!特区是好的,OOC是我的



九月一号,阳光明媚万里无云秋风送爽果树飘香…哦,不对,果子还没熟。总之,是这么一个看了就让人想缩在房间无所事事一整天的日子,初高中同校的黑塔学园高一生王嘉龙不得不顶着头顶太阳宛如老父亲般慈爱的凝视飞奔在迟到的路上。

面无表情的酷哥嘴里叼着○...

!OOCOOCOOC

!逻辑完全不存在

!订过娃娃亲的竹马竹马

!沙雕玩意儿,给大家笑的

!真的OOC

!粗糖,可甜

!但我不会写

!特区是好的,OOC是我的

 

 

 

 

 

 

九月一号,阳光明媚万里无云秋风送爽果树飘香…哦,不对,果子还没熟。总之,是这么一个看了就让人想缩在房间无所事事一整天的日子,初高中同校的黑塔学园高一生王嘉龙不得不顶着头顶太阳宛如老父亲般慈爱的凝视飞奔在迟到的路上。

面无表情的酷哥嘴里叼着○比的奥尔良鸡肉包,手里捏着一包豆奶,冷峻的仿佛总裁本裁的脸上流下豆大的汗珠。

如果没记错,今次的班主任是耀哥。

门卫室老头眼一张一合,一位穿着校服在风中自由飞翔的靓仔就这么冲到了班门口。

报到俩字还没喊出口的王嘉龙他、他…他包子吓掉了。

面目和善眼神透出“下课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讯息的耀哥和不知道是真的眯眯眼还是多年不见打电玩上头终于近视的王濠镜一起站在讲台上,黑板上还写着“王濠镜”三个大字。

哇塞,那个和我订过娃娃亲结果跑了的男人又回来了诶。

…我之前和本田同学借的游戏里都没有这样的发展啊!!!!!!!!!

站在门口的王嘉龙内心排出九个感叹号,呆呆愣愣浑身僵直走到座位上,惊魂未定的嘬了口豆奶。

被安排到同桌的濠镜:“好久不见啊嘉龙。”

王嘉龙的豆奶喷了一地。

讲台上的王耀老师秉着和谐师生的原则,绷住了笑容。

“上课期间不可以解决早餐,”老师那本语文书点点,页儿在空中一颤一颤,“王嘉龙,下课后先把班门口的东西打扫好,再来我办公室一趟。”

 

九月二号,王嘉龙面无表情的等着上课铃,顺手把王濠镜课桌里的情书给扔了。

才转来一天就有情书了,真不爽。

王嘉龙撑着脑袋看窗外阴沉的像伦敦的天,捏着粉笔的英伦绅士挑挑眉,“王嘉龙同学,请你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13。”

 

门卫室老头盯着那小孩盯了足足有八分钟。

王嘉龙,背负着今晚的家庭作业和老头的凝视,给王濠镜坚持不懈的打了八分钟的电话。

无人接听。

在第九分钟来临时,王濠镜接了。

“怎么了?”

下午的太阳扒开乌云,伸长了脑袋。王嘉龙整个人笼着橙色的光辉,就像是小时候王濠镜剥给他吃的橘子,又酸又甜。

他犹豫了一会儿,“老师让我把作业告诉你。”

对面人声嘈杂,过了几十秒,大概是匆匆记下了那几笔字,王濠镜问他,“没别的了?”

王嘉龙“嗯”了声,耳边传来忙音。

他呆站着,看天空被云彩燃烧成多色的红。

门卫老头走过来,“打完了?”

“…嗯,谢谢。”

“快点回家吧。”

 

九月三号,王嘉龙啃着肉包,等学校开门。

王濠镜比他晚三分钟。

他载着晨露,书包上挂着王嘉龙小时候送给他的“戒指”。

“之前的婚约还算数吗?”

王嘉龙不说算不算数,他扭开喝了十几年一直没换过牌子的豆奶,专心致志看门卫老头开门。

太阳冒出来,把俩人从发梢到鞋跟擦个干干净净。

 

“这事你不能问我,”王嘉龙往前迈了一步,跟王濠镜站在同一水平线上,一双眼睛仍是瞟白云,“你得问我妈。”

“这周末天气好像很好。”

王濠镜可明白了,他推着单车,跟上王嘉龙脚步。

“那就这周末吧。我好久没吃咱妈做的菜了。”

朝闻鹤啼。

【特区】朽

!OOC注意

!名字是瞎取的

!背景大致民国,没有搞细设

!教书先生澳和先进资本少爷香

!老王千里寻弟(?)

!亚瑟又被我拿来背锅了

!我写到后面也不知道写了啥

!大家看看打发打发时间就够了

!三思而后观



三月初,那天还飘着柳絮儿和细雨——


先生突然就停了声,他对着空屋挥挥手,把过去和讲学都咽下肚。

——今儿就讲到这儿吧。


王先生推开木门,也不管那吱呀朽木多刺耳,他只顾往前走,瘦削下去的脸并那高高...

!OOC注意

!名字是瞎取的

!背景大致民国,没有搞细设

!教书先生澳和先进资本少爷香

!老王千里寻弟(?)

!亚瑟又被我拿来背锅了

!我写到后面也不知道写了啥

!大家看看打发打发时间就够了

!三思而后观

 

 

 

 

 

三月初,那天还飘着柳絮儿和细雨——

 

 

先生突然就停了声,他对着空屋挥挥手,把过去和讲学都咽下肚。

——今儿就讲到这儿吧。

 

 

王先生推开木门,也不管那吱呀朽木多刺耳,他只顾往前走,瘦削下去的脸并那高高颧骨也遮不住眼里的星芒。

 

 

谁都知道这儿住了位有学问的先生。

谁都不和他打交道。

 

 

不敢。

 

 

王濠镜从渔村出来的时候心里跳的是一腔热血和梦,他脊骨硬,他不怕,他走之前笑着对爹娘说总有伯乐能从庸庸碌碌的人流里一眼相中自己。

他只怕一生无为、死不还乡。

 

 

“你还好吗?”

有人把左手在他眼前晃。

饿的发晕的先生看着那人身后明晃晃的太阳直发愣。

他想,他的伯乐还没寻到自己呢。

“我是贺瑞斯·柯克兰,请问这里是不是住了位王先生?”

王濠镜心湖上的冰一下全裂开,顺着春飘到了不知何处。

“…正是在下。”

 

 

城里谣言四起。

有人说那先生弯下了腰,给柯克兰家的少爷养在深院;有人畏畏缩缩不敢沾惹一星诽议;有人说那先生想破脑袋终于攀上高枝,后半辈子衣食无忧;也有人压下嘴角冷笑,铺开报纸又是新的明日。

 

 

先生把这些闲言碎语听了去,却不放在心上。

他皱着眉,目光锁在庭中花树上。

年轻的柯克兰站在他身旁。

“王先生可想好了?”

先生一言不发,六月的花香摩挲着他的镜片。

可真冷。

 

 

贺瑞斯抬头瞧着,天阴阴沉沉,该是下雨的时候。

他掸掸衣,看地上伏着的脑袋。

“谁再乱传——”

他没往下说,一干人抖成筛子,唯唯诺诺回着知道了此类的话。

王濠镜拢了拢袖。

六月的院子开的是什么花?到了腊月,那小桥拆后,一堆堆的鹅卵石要去哪儿?

 

 

戏子眼波婉转柔媚如丝,下一幕那女将从旁门出,立刻敲得热闹红火的锣鼓又变得与她般配。

先生抿一抿茶,看着旁边小少爷盯着戏台的模样又不说话了。

小少爷终于把正眼瞧瞧他。

“你不喜欢这出?”

茶盖子铛铛敲着,先生看少爷未动的杯里有茶梗立在中心,岔开了话题。

“这是什么茶?”

 

 

哟,满清时百官上给皇帝的奏折,这小少爷是真不把东西当珍玉。

王先生摸摸外层的皮,几乎要叹息。那气走了一半,看先生的心里话,看啊看啊,又缩回去了。

他挑眉读里头写着的一行行的句。

…摄影又是个什么东西?

“今儿天好。”

“可是。”

先生看那外乡人捣鼓着黑色的大盒子,小少爷拍拍他肩。

“眼镜先放在我这儿吧。”

 

 

“然后呢?”

王耀猛地站起身,旧衫遮不住臂上的伤。

濠镜扶住另一位王先生,要他安稳。

“您别急。”

过去的事,只消一盏茶,三两页旧梦,便什么都过去了。

 

 

天不爽快,雨淅淅沥沥,从白云下到黑夜。

贺瑞斯扶正帽子,今晚的酒宴王濠镜本应跟着他去。

“先生还是先把那铺里的账算好,”小少爷回头,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他杵在那儿想了半刻,“…夜里凉,先生要注意身子。”

灯火已跃上舞台。

王濠镜看着车走远,他进了屋,坐下来翻开账本,才想起来自己的眼镜还在少爷那儿。

 

 

“后来么。”

王濠镜眯眯眼,仿若老人回忆陈年旧事,他还是不适应没有眼镜的日子。

“……先生!”王耀把袖子卷了卷,皱起眉来。

“别,”王濠镜看茶梗立在杯中,微微笑了,不过这笑很快也被压了下去,“现在就别称我先生了。”

 

 

先生支起窗子,看那尘埃飘荡,没有目的地,也不知何处来,他低头,眯眼瞧着小少爷留的唯一念想。

王耀一旦走近了,先生就转过头,仍是淡淡的笑。

 

 

王耀告别了先生,走向东方。

先生看那旭日被劈成一条一条,他想起来自己曾经也直视过这样明亮刺眼的光。

竟是最初就看走了眼,把那短暂终月误认做太阳。

寻到骏马的伯乐自是有,可谁知道世间还会有马戴着眼镜也看不清伯乐的模样。

 

 

他憋了几年的那口气终于悠悠的飘散开来,与晨雾融合在一起。

 

 

“你叫什么?”

“…王耀,我叫王耀。”

 

 

王耀强撑着眼皮,他听见旁边的战友欢呼。

是我们赢了。

不负血与光。

 

 

“你知道之前这儿住的那王先生吗?”

王耀端着豆花的手一僵。

隔壁桌的人咬了口卷饼,仍往下说。

“那先生可真是爱国,听说他一贫如洗、家徒四壁,结果死后留下的只有满屋的书和信!哎呀,这可真是…”

卷饼对面的汉子听到后面笑的除了鄙夷还是鄙夷。“你那消息哪能准呢!王先生喜欢喝茶你知道不?他留下的除了文墨玩意儿,还有上好的茶叶。人家都说先生把茶看得比命还贵!”

“先生走前,想的也定是国吧。”

 

 

这豆花是咸的。

王耀想起来亚瑟·柯克兰的金发被血染脏,他疯疯癫癫的笑着,说王濠镜居然没告诉你实话。

他感觉想吐。

 

 

权力纷争,佳酿在高脚杯间晃来晃去,扯出血红的丝。

贺瑞斯·柯克兰,王嘉龙,死在那个雨夜。

他是个聪明的孩子,所以王濠镜最后死在自己的房里,而非火焰。

 

 

啊,不对。

脑子昏昏沉沉的战士就着河水洗了把脸。

嘉龙长到十岁上,就让英国人给杀了。

他重新扎了个马尾,对着河面露出清爽的笑。

今天还要去王濠镜那儿再看看。

 

 

喔,和人们讲得差不多。

王耀随手捡起一本,灰尘从上面扑扑啦啦争先恐后的下来,他对着已经起不到门的用处的木板擦了擦黏在表面的污垢。

是本账簿。

纸页已经泛黄了,看来是先生还在柯克兰少爷府上时写的。

 

 

腐朽的味道几经雨水发酵,教人呆不多时。

王耀捏着鼻,走到外面。

那账簿中掉下了什么东西,像秋叶,也像坟里飞出的蝶。

他拾起来,是一张旧照片。

 

 

照片上是两个人,两个没等到曙光来临,就和衣在黑暗中沉沉睡去的人。

他们坐在同一张沙发上,看上去很亲密,却又是那样的孤独。

背面是两种笔迹写的名字。

贺瑞斯·柯克兰,王濠镜。

粥䴖不是什么好鸟

【特区组】遇(一)

想写个小长篇,不定期更。

虽然在我的上一篇特区《芳邻》里,嘉龙的设定是幼师,但只是提了一下而已,于是这篇就想着认真写一下,(因为幼师香太戳我了!!!)

注意⚠:晓梅和老王是表亲,濠镜是老王的邻居

咸鱼文手,ooc有

——————————————————————

        第一次遇见他是什么时候?想到这里,王嘉龙皱起了眉,连烟灰将要落到酒吧吧台上都没发现。“烟灰。”王濠镜提醒他。他干脆把剩下的香烟扔进垃圾桶,向酒保说:“抱歉。”

“刚刚在想什么?”王濠镜把威士忌推给他。“没什么,就是忽然想起我们第一次见面。”...

想写个小长篇,不定期更。

虽然在我的上一篇特区《芳邻》里,嘉龙的设定是幼师,但只是提了一下而已,于是这篇就想着认真写一下,(因为幼师香太戳我了!!!)

注意⚠:晓梅和老王是表亲,濠镜是老王的邻居

咸鱼文手,ooc有

——————————————————————

        第一次遇见他是什么时候?想到这里,王嘉龙皱起了眉,连烟灰将要落到酒吧吧台上都没发现。“烟灰。”王濠镜提醒他。他干脆把剩下的香烟扔进垃圾桶,向酒保说:“抱歉。”

“刚刚在想什么?”王濠镜把威士忌推给他。“没什么,就是忽然想起我们第一次见面。”王嘉龙小呷一口。“大概是八个月前。”他回答。

        “拜托了!”王耀抱住王濠镜的胳膊,“我最近真的没有时间,请帮我接晓梅回家。”王濠镜在朋友里向来以“好好先生”著称,他虽然很困恼自己不懂得拒绝,却总是没办法对别人说:“不。”

        “可以是可以,如果你不介意我有时会晚一点的话。”“当然不会!”王耀终于松开他,“晓梅知道你去接她,会很开心的。”

        答应去接晓梅的第一天,他就因为临时召开的职工会议迟到了。匆匆忙忙挤上公交,比幼儿园放学的时间晚了四十分钟。

林晓梅远远就看见了王濠镜,开心地朝他挥手:“濠镜哥哥!”她想径直穿过马路,却被身后的男孩儿拉住了。“晓梅,还记得今天学了什么吗?”他蹲下,好让自己能够与小朋友保持平视。“嗯…过马路时要有大孩子在身边。”“对了。但是你刚才是不是忘记了?”林晓梅点点头:“对不起,老师,我以后一定会记得。”“真乖。”王嘉龙揉揉她的脑袋,“你看,哥哥已经过来了,我们先在这里等好不好?”“好!”

        “抱歉,老师。让你久等了。”王濠镜接过林晓梅背上的小熊书包。“不麻烦的。”王嘉龙有些别扭地用左手握住右手的大拇指,“那么明天见。”“老师再见!”林晓梅嘴里含着从王濠镜口袋里搜出来的棒棒糖,含含糊糊地向王嘉龙道别。

        王濠镜还是没有抑制住内心的好奇,他在等公交的间隙问林晓梅:“刚才的男孩子真的是你的老师吗?”“当然是,我们最喜欢嘉龙哥哥了。”小姑娘不解地望着他。“因为他看上去像高中生。”“不是哦,老师和濠镜哥哥一样25岁。哥哥快看,车来了!”

TBC.


赤兔
借梗大大 @桑萱萱 的漫画 《...

借梗大大 @桑萱萱 的漫画


《心脏》系列是针对最近的gd事件写的,分上中下,但是长度不一


更文很慢


欢迎催更(催也快不到哪去的……)


小红心小蓝手和你的评论是我的动力!

借梗大大 @桑萱萱 的漫画


《心脏》系列是针对最近的gd事件写的,分上中下,但是长度不一


更文很慢


欢迎催更(催也快不到哪去的……)


小红心小蓝手和你的评论是我的动力!

Ghostless
特区《花骨》 “用生命的力催开...

特区《花骨》

“用生命的力催开花朵。”
“用这花朵虚拟出整个春天。”

特区《花骨》

“用生命的力催开花朵。”
“用这花朵虚拟出整个春天。”

阿雨/香川雨见

【米英】双向暗恋与被暗恋和暗恋者(上帝这名字怎么这么绕)


亚瑟柯克兰喜欢阿尔弗雷德,这事儿全世界都知道,就他自己不知道。

在亚瑟第不知多少次看自己和阿尔弗雷德的本子被王嘉龙看到后,连王嘉龙都说,你们去结婚吧,麻利的。

亚瑟说不行呀,本子看归看,不可以跟现实搞混。

王嘉龙只想说我去您的,您老对现实有不止一点的误会。求求您早日能接受您就是他娘的喜欢人家而且还是本儿里还是被压的那个的事实。

当然,骑乘式除外。

亚瑟要自欺欺人,旁边人也没有办法,只能在亚瑟又双叒叕转发阿尔弗雷德的微博并且用配上“这件衣服你穿着还可以嘛不愧是我带大的孩子”后面加了一个意义不明的爱心的文字时,点个赞。

当然要是亚瑟是在粘吧发的,那大家就会很有默契地点踩以发泄自己单身狗的不满。

后来亚瑟还一脸懵...


亚瑟柯克兰喜欢阿尔弗雷德,这事儿全世界都知道,就他自己不知道。

在亚瑟第不知多少次看自己和阿尔弗雷德的本子被王嘉龙看到后,连王嘉龙都说,你们去结婚吧,麻利的。

亚瑟说不行呀,本子看归看,不可以跟现实搞混。

王嘉龙只想说我去您的,您老对现实有不止一点的误会。求求您早日能接受您就是他娘的喜欢人家而且还是本儿里还是被压的那个的事实。

当然,骑乘式除外。

亚瑟要自欺欺人,旁边人也没有办法,只能在亚瑟又双叒叕转发阿尔弗雷德的微博并且用配上“这件衣服你穿着还可以嘛不愧是我带大的孩子”后面加了一个意义不明的爱心的文字时,点个赞。

当然要是亚瑟是在粘吧发的,那大家就会很有默契地点踩以发泄自己单身狗的不满。

后来亚瑟还一脸懵逼地问粘吧的踩是不是和赞一个意思,因为他每发一楼就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一个踩。

弗朗西斯说没错呀,哥哥我、伊万布拉金斯基、王耀、本田菊、路德维希、费里西安诺、王嘉龙、王嘉龙拉上的王濠镜、安东尼、基尔伯特都有去点啊。

亚瑟说这不是还少一个嘛,你这才十个人。

弗朗西斯说哦,忘记了,阿尔弗雷德也踩了,理由是你没有写清楚是谁,所以就是在虐狗,他不接受虐狗。

接着又很不怕死地蹭过去,啊,亚瑟,要不然你干脆出个家吧,既清净又没法虐我们的眼睛和脆弱的心灵。

亚瑟说和尚不是可以玩手机的嘛,再说我们也没在一起啊,不算虐狗的吧。

看到弗朗西斯一脸吃了死扛的表情亚瑟赶紧补上一句,那你说说我怎么样才不算是虐狗?

弗朗西斯一脸悲壮,哥们儿,你去自个宫吧。

王嘉龙当时在旁边看着不明白弗朗西斯为什么悲壮,后来看见弗朗西斯被亚瑟摁在地上摩擦以后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场面一度十分血腥。

弗朗西斯后来说亚瑟这种脑子有坑的人是不能理解爱的浪漫的,你看啊小香香他连情人节送人家一朵玫瑰都不肯。所以小香香你能不能不要把我被亚瑟打的视频发给王耀?他会笑我至少两百年。

王嘉龙说首先我不是小香香,你再这么叫我我就让你去和王濠镜赌一把;其次,亚瑟送了玫瑰,九十九朵。虽然是王耀强迫的吧,他说他看不下去了。最后一个,容我不能答应。

弗朗西斯说哦好吧,随后迅速转移话题,王耀还挺通情达理的嘛,出手这么大方。后来呢?

你又不是不了解阿尔弗雷德。

是不是玫瑰奶昔?或者炸玫瑰黄油?

不是,是玫瑰蛋糕,他说要减肥。

......我没记错的话蛋糕更容易胖吧?

谁知道呢,反正那九十九朵全进了阿尔弗雷德的肚子就对了。哦,肯定还给了大佬一点。后来我们家喝了好久的玫瑰花茶呢。

.......弗朗西斯觉得这两个人真是绝配,一个脑子有坑,另一个脑子很显然被土拨鼠挖了。

你说阿尔弗雷德是怎么想的啊,他真的是这样吗?就,表面这样?王嘉龙问。

弗朗西斯说,不是,你真该看看他独立时前后写的日记,明显成熟了很大一截。不过,小香香你唱歌那么厉害下次要不要试一试威风堂堂?哥哥我可以教你哦----

小香香说我喝完了,谢谢你的奶茶,另外,我刚打了电话给王濠镜,他说还有十分钟就到了,你要不等一下,先跟我赌一把热热身?

弗朗西斯表示很慌,并迅速离开现场。

谈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在亚瑟眼里阿尔弗雷德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就,小时候是可爱的小天使呀,后来虽然自大又狂妄还爱吃垃圾食品而且吵得要死但是还是很可爱啊。亚瑟先生回答,带着一脸甜蜜的笑容。这种笑容使拿着话筒的伊万布拉金斯基手一抖,差点把话筒一把呼到亚瑟脸上,或者强迫他吃下去。

你看,阳光又有活力,笑起来很好看……什么你录音了?!删掉删掉!录这一句!阿尔弗雷德是笨蛋!

......再加上这句,虽然是笨蛋但也还是挺可爱的,嗯,就这样。

我知道他可爱,但你这样让我的眼睛有点痛。伊万布拉金斯基在心里说。

其实,亚瑟隐隐约约知道自己对阿尔法弗雷德的感情并不是父爱也不是母爱,而是情侣之间的爱情。

但是他不想戳破这层窗户纸,因为不想像以前伊万对阿尔弗雷德说喜欢的时候,阿尔弗雷德两个月没理伊万(其实后来发现阿尔弗雷德是怕伊万被幽灵附身了)。

亚瑟觉得现在自己和阿尔弗雷德的关系其实,还不错。

比一般朋友要近一点,但也没有到谈情说爱的地步。

当然亚瑟想要谈情说爱,甚至到床上去谈也没关系。

王嘉龙想说那是不可能的,到了床上你他妈除了呻 吟什么都说不出来。

对,我们的小香香试验过,不信请问问王濠镜先生,他好像知道点什么。

不管王嘉龙在床上是怎么一回事,总之亚瑟就是喜欢阿尔弗雷德喜欢得不得了。

至于为什么亚瑟现在又知道自己喜欢阿尔弗雷德了,是因为大家成功的用墨镜把他脑子里的坑补上了,才不是因为我越写越歪了。

深入了解阿尔弗雷德以后会发现,他其实一个人待着的时候一点也不吵,比起打游戏他更愿意读上一本亚瑟绝对读不进五页以上的书。

而且他也不是尝不出东西不好吃,亚瑟亲眼看到他对着一块焦了的鱼肉叹了口气,随后把它丢进了垃圾桶。

一看就阿尔弗雷德就觉得很不好吃。一到这种时候亚瑟就回反省一下自己以前给他吃的是什么东西。

阿尔弗雷德其实很温柔。他安静下来的时候,语调也不想平时那样高,语速不像唱rap的周¥伦。他会很缓慢地对着家里养的博美狗说几句话,看着它露出安静的微笑。

亚瑟一直以为阿尔弗雷德安静下来以后会像马修,但实际上阿尔弗雷德就是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不会像马修那样骨子里安静,阿尔弗雷德的骨头中灌满了领袖的天性。他像一只鹰。

阿尔弗雷德也会伤心,苏解那天他哭了很久。他和伊万是朋友,但首先他是美/利/坚/合/众/国,其次他才是阿尔弗雷德。毕竟还是个小孩子,才一点点大,就被迫跟随时代,并且要超越世界。他的身体也许可以承受,但心理年龄上,他还差得远。

虽然现在早就成熟了,但是为了掩盖一些事情,他还是伪装得像个小孩子一样幼稚。

亚瑟看出来了,但他没有明说。

亚瑟真的喜欢阿尔弗雷德,他希望选择阿尔弗雷德也喜欢得方式去喜欢他。

阿尔弗雷德喜欢亚瑟吗?

......

阿尔弗雷德接受亚瑟的告白,是在七月四日这天。

亚瑟没有再讽刺阿尔弗雷德或者吐很多血,只是静静地微笑着,看着众人中醒目的金发男孩很大声地喊着让大家尽情玩吧。阳光沐浴在他的身上,他的蓝眼睛是如此清澈,可以让亚瑟的心沉浸在这汪蓝色中永远打捞不起来。

阿尔弗雷德笑起来很好看。

好不容易脱身以后阿尔弗雷德找到亚瑟,微笑着说,我就知道你来了,我的独角兽在啃我的裤子。

是啊,你看,她来了,你养得很好嘛!胖了不少啊。亚瑟在空气中抚摸着独角兽都鬃毛,上面似乎染上了阿尔弗雷德身上阳光的味道。

今年我送你的礼物,你喜欢吗?亚瑟突然问。

很可爱啊。阿尔弗雷德露出一个微笑,你终于面对这件事了呢。这次手没被锤子砸到吧?

怎么可能!做了那么多个,要是每做一个被砸一下,我手就废了。亚瑟说。

他们坐了很久。

所以这就是你的私人礼物了吧,这次不分什么国家和私人的吗?阿尔弗雷德打趣亚瑟。

是啊----大英可没有闲钱给你买礼物。亚瑟不甘心地顶回去。

那亚瑟,我有个礼物给你。阿尔弗雷德的语气一下子变得严肃。

----你闭上眼。

这是......?

心脏突然加快运动,亚瑟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不会吧?

他闭上眼睛,感觉手中多了个什么东西。圆圆的,很光滑。

睁开吧。阿尔弗雷德说,亚瑟睁开眼,手上放着一个独角兽形状的小木雕。非常精致,木头是很贵的红木。

你从哪里买的?亚瑟有点惊讶,并且为自己刚才点幼稚想法感到羞愧。这看起来不便宜呀?

我雕的啦!学了很久呢!阿尔弗雷德稍微得意地说,证明我技术不错嘛xdddd!!It's easy !!!

你这家伙......

知道亚瑟喜欢独角兽的人很多,但是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独角兽的很少。

他不喜欢很温驯的乖乖女,而是喜欢有活力的孩子。看着木雕流光溢彩的眼睛,亚瑟知道阿尔弗雷德花了多少功夫。

对了!刚才让你闭眼的时候,工口大使柯克兰先生是不是想歪啦?阿尔弗雷德故意凑上前,一时间,蓝眼睛在亚瑟眼中放大了好几倍。

......嗯。亚瑟的脸虽然抹上了一层厚厚的红晕,但还是意外的坦诚。

也许,是时候当个真正的大人了......

随后他就看见阿尔弗雷德的脸再次放大,一时间他的世界中只剩下那双装了星辰大海的蓝眼睛。

有个柔软的东西贴上了他的唇。那是阿尔弗雷德的。

工口大使不是白当的,亚瑟立即回应。唇齿交缠,缠绵结束时两人都上气不接下气。

你接吻技术真差。阿尔弗雷德真诚地说。只是看本子是不行的,来实战一下吧。

好啊,非常乐意。亚瑟说。

后来阿尔弗雷德告诉亚瑟,闭眼的时候怎么能接吻呢,所以他一定要等亚瑟睁开啊。亚瑟摊在床上有气无力地说是啊,某种程度上也体现了你的占有欲呢。

王嘉龙说的是对的,床上真的什么也讲不出来。

但是他们心是相通的,什么都不讲也没什么关系吧。

王嘉龙说不不不,你还可以喘。

弗朗西斯则哭着说你们终于在一起了,哥哥我好欣慰啊。顺便小香香不要把视频发给王耀----王濠镜也不可以!伊万建议亚瑟下次继续在个人粘吧发他的弟弟---啊现在是爱人有多么多么好,他们再去踩,反正是个人粘吧除了他们又没有人关注。王耀开始推销墨镜。王濠镜笑着问弗朗西斯要不要赌一把。

总之,亚瑟喜欢阿尔弗雷德,全世界都知道,这其中也包括他自己。

阿尔弗雷德喜欢亚瑟,现在全世界也都知道了,包括他们两位。

fin.

 

不秋

糖果与蛀牙(2)

不知道会不会写完系列,先放这儿吧,最近是没灵感的......

别打我,我还是很爱特区组这两只的。


“好了,今天会就开到这儿,有问题请直接找我,不要去麻烦我哥。当然我希望你们最好没问题,我还是个学生,课程作业比较繁重,可不想毕不了业。”王嘉龙总有本事把一些居高临下的命令说得让人抵触不起来,连带自带冷漠气场的面瘫脸也可以让人生起一丝亲近之意。

  下属们点头称是,三三两两散去,该去做啥就做啥。连王耀都佩服王嘉龙手下这帮子人的效率,不知道自家弟弟用了什么方法收服了这群来自全国各地的精英。

  “按直觉吧。”王嘉龙说,觉得在大哥面前要谦虚些,不敢说自...

不知道会不会写完系列,先放这儿吧,最近是没灵感的......

别打我,我还是很爱特区组这两只的。


“好了,今天会就开到这儿,有问题请直接找我,不要去麻烦我哥。当然我希望你们最好没问题,我还是个学生,课程作业比较繁重,可不想毕不了业。”王嘉龙总有本事把一些居高临下的命令说得让人抵触不起来,连带自带冷漠气场的面瘫脸也可以让人生起一丝亲近之意。

  下属们点头称是,三三两两散去,该去做啥就做啥。连王耀都佩服王嘉龙手下这帮子人的效率,不知道自家弟弟用了什么方法收服了这群来自全国各地的精英。

  “按直觉吧。”王嘉龙说,觉得在大哥面前要谦虚些,不敢说自己在小学时刚接触公司事务就把西方著名管理理论都看了一遍,接下来就是一步步从管理几个人到几十个人、几百个人地积累经验,到如今这般也不足为奇。

  “你呢,的确有点天生是干这行的样子。本来在你还小的时候进公司多半是我的强迫,没想到越来越喜欢,这挺好。”王耀道,笑得很欣慰。

  “其实大哥也不想我掺和家里的事情吧,如果不是父亲的原因,家里那时候也没多的人手,就必须让我加速成长。”王嘉龙回道,“现在我成长起来了,您也可以轻松些,濠镜也能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

  “是啊,你们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才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但现在有点跑偏了。”王耀看着自家弟弟,以前所未有的严肃目光,“跟我说老实话,嘉龙,你到底喜不喜欢我给你安排的这一切?”

  “喜欢啊,除了大哥您安排的这条路,其他路我也没什么想走的,有段时间想当游戏主播的,但还是没有管人有意思。”王嘉龙思忖片刻,认真说道。

  “那就好,不过当游戏主播是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少打点游戏吗?”王耀和蔼的笑容渐渐危险,王嘉龙自知口误,忙扯开话题:“大......大哥,濠镜他放假回不回国?”

“那孩子一心深造,说是学业繁重,过年都不打算回来。”说起这个王耀就有点忧伤,“虽然我们家也没怎么正经过过年,但好歹人是凑齐了的,这下倒好,濠镜给我甩了一句不回来,我估摸着这大半都是因为你小子。这也好,让你们俩都冷静冷静,想开了再聚一起也不是不可以。你呢在此期间给我好好表现,再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我直接把你送监狱去。”

看吧,大哥还是这种心疼死我家濠镜的态度。王嘉龙知道解释无用,只能装乖点头,心里继续盘算着等王濠镜回来怎么一口一口把他吃掉。王家人都是倔强性子,无论对错都要坚持自己的立场。王嘉龙想过要是自己真的错了,王濠镜对他没超出兄弟情之外的感情,他这种执念大概会毁掉他们这一辈子。但他似乎也不在意会不会毁掉呢。

只是有点对不起大哥,他的道德教育似乎有点失败。王嘉龙目送着王耀一边接电话一边离开自己的办公室,然后略带苦恼地坐下,看着电脑桌面只写了一小部分的论文。他才大一,为什么要承受这些......

 

王濠镜莫名感到身后一阵恶寒,但车厢内温度不低,还有些闷热,夏天的尾巴打在秋天的脑袋上了嘛。他拢了拢身上的连帽衫,顺带把帽子也戴上了,膝上放着一本莎士比亚的《麦克白》。安九在他对面的位子上,靠着椅背打瞌睡,头一点一点歪到了身旁的安七肩上,安七憋笑一挪身子,安九便扑了空,立马醒了过来。

“小王......你怎么还在看那破书?”安九嘟嘟囔囔地似在说梦话,揉着眼没搭理安七。

“快看完了。”王濠镜答道,瞥了眼有些失落的安七,又道,“安七大哥,你在玩什么游戏来着?”

“哦,是消消乐,看着挺简单的,但上手有点难。”安七微笑道,听名字他和安九像兄弟俩,但的确不是。

“那游戏挺减压的,玩玩还有益于大脑。我大哥就开发过一款,投入市场好些年了。”王濠镜说,眼瞅着把脸别过去的安九不自觉地瞥向安七的手机屏幕。

“我玩的就是大老板开发的那一款,减压着实谈不上,我玩了上百次都没过完这关,这不,又没步数了。”安七苦笑,拿手机在王濠镜眼前晃了晃。

“我看看。”王濠镜探身接过安七的手机,“还剩五步,有希望过关的。”说罢,手指轻点,屏幕上炸开华丽丽的特效,一声声“unbelievable”过后,过关的页面跳了出来。

“佩服佩服。”安七差点就要抱拳向自家小少爷行江湖之礼了,想不到小少爷赌术这么六玩游戏也六六六。

“其实就是考的一个心态而已。”王濠镜把手机还给安七,“别看只剩五步,就算只有一步也得冷静下来纵观全局,寻找最好的解决方案,万一就过关了呢?”

“受教了。”安七瞥了眼身旁的安九,知道他在眼巴巴地望着,也就装作不经意,把手机递过去,在安九的嘟嘟囔囔中继续与王濠镜闲聊。

“小王,我听说,你除了大老板之外还有个哥哥来着。”

“嗯,我二哥,说来他也是个游戏狂魔呢,只不过赶我差点儿。”王濠镜的指腹摩挲过书页的光滑,将目光投到车窗外流动的风景上。安七觉得此时小少爷的笑容多了平常没有的意味,更真实了些吧。

 

“烦死了——这关我过不去啊——”

这般拉长声调地说话,让王濠镜知道王嘉龙一定是在故意吸引他的注意力,若不回应肯定会变本加厉。于是他叹口气,放下手上的书走到懒人沙发边上,“怎么了?”

“我还剩一步,过不了关了。”王嘉龙瘫在懒人沙发上仰面看着他,面瘫脸都没有一点请求的诚意。

“我看看。”王濠镜半跪在地毯上,接过王嘉龙的游戏机。这是大哥新开发的游戏,说是让他俩帮忙测试下游戏的可玩性,当然参加测试的只有王嘉龙一个,他一路过关斩将很快全关通过,大哥便把游戏难度提升了一个等级,让王嘉龙继续测试。这可好,难度一提升,王嘉龙便被堵在了中途。

虽然只剩一步,但王嘉龙攒的积分到了过关的程度,王濠镜要做的就是把游戏要求收集的图案收集全。也不难,他扫了一眼屏幕,手指一点,“还你,过关了。”

“我觉得有你在大哥又得把难度等级提高。”王嘉龙说。

“应该不会了,因为要考虑到受众的平均水平。还有大哥虽然是让你测试游戏难度,但没让你天天抱着玩,要大哥发现这两天的作业都是我帮你写的,指不定怎么罚你。”王濠镜推推眼镜,扔下一句不咸不淡的警告,便起身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只要你不说,大哥怎么会知道?话说你很擅长置死地而后生呢,我说的玩游戏,不管玩什么游戏。”

“你擅长在一切条件富足的情况下打出最完美的战绩,但一遇逆境和黑暗就怂了。”

“所以我承认打游戏方面我的确不如你。”

“在废话方面我也不如你。”

每次的闲聊都会不知不觉转化为一场场争锋相对,也没闹到不愉快的地步,只是互相在拿彼此撒气,算是彼此从小到大成长的调味品了吧。

“虽然我不太懂王嘉龙一天在想些什么,但大哥,这黑子只能我拿。他是适合替您执白子的人。”

“可是濠镜,不管是黑是白,我都不愿你们俩被牵扯进来。”

“我知道大哥是想让我们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但大哥在您接我回王家之前我就已经牵扯进来了,我所了解的比您想象的多,我能做的也比您想象的多。”

“你还小,不能......”

“大哥,我主动找您阐明一切,只是想得到您的支持,您若反对我也只是少了一部分力量,但大方向您是改变不了我的。与其将这黑子假于他人,不如交给我,我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你这又是何苦呢?你乖乖念书,实在喜欢莎士比亚大哥就送你去英国好不好?这要稍有不慎,是一辈子的事啊!”

“我有我的私心,大哥,除此之外我别无所求。再者,王嘉龙不也牵扯进来了吗?您放心让他插手公司事务,就不放心我?”

“这不一样!白子至少在我能控制的范围内,而黑子......准确的说已经不属于我了,近些年我只是担心它反噬白子,才派之前的心腹去收复一些势力......”

“但效果并不显著,大哥是想彻底毁掉黑子吧,让王氏集团没有把柄被抓。”

“嗯......你这是?”

“抱歉,大哥,我背着你也养了一批人,不比您的心腹,但他们做出的成效还是有的,至少让我找到了那群人在这附近的老巢。”

“你......这很危险的你知不知道!”

“但结果已经摆在这儿了,大哥,我想要你一个准许,让我接手。”

“后果你可要想明白了......”

“想明白了,谢谢大哥准许。”

“诶诶?”

“还有一个事拜托大哥,和我一起瞒着王嘉龙,当然我想大哥也不会让他知道。”

因为他是要一辈子站在阳光下的人,不需要回头看见阴影。

王濠镜稍稍敛回了心神,对面的安七和安九凑一块玩消消乐,没有了之前尴尬的距离。他轻轻地笑了笑,低头继续看着书页上未看完的铅字,火车哐当哐当,奔驰而过。


会忽然诈尸的荞麦面

【特区组】芳邻

是美丽特区啊!我太菜鸡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好😭

这篇里的燕燕是嘉龙的姐姐,濠镜的表妹大概是晓梅,嘉龙妈、女招待都是随便想出来的。

感觉人物真的ooc了(你怎么总是ooc)

———————————————————————————————

       

        王嘉龙在新家安顿下来的第二天,按照母亲的指示拜访住在对面的邻居。现在是九点半,他摁了三次门铃也没人应门,想必是上班去了。口袋里只有一支原子笔和一包纸巾,思索片刻后他在纸巾上这下几行...

是美丽特区啊!我太菜鸡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好😭

这篇里的燕燕是嘉龙的姐姐,濠镜的表妹大概是晓梅,嘉龙妈、女招待都是随便想出来的。

感觉人物真的ooc了(你怎么总是ooc)

———————————————————————————————

       

        王嘉龙在新家安顿下来的第二天,按照母亲的指示拜访住在对面的邻居。现在是九点半,他摁了三次门铃也没人应门,想必是上班去了。口袋里只有一支原子笔和一包纸巾,思索片刻后他在纸巾上这下几行字,投进邻居门口的邮箱里。

        投完纸巾的第二个早晨,王嘉龙就见到了自己的邻居。“幸会,”敲门者向他笑笑,“我住在对门。”王嘉龙倚着门框打量了对方一会儿,挑挑眉:“我是几天前刚搬过来的,叫我王嘉龙就好,请多关照。”察觉到王嘉龙的眼神不对,他不失礼貌地介绍自己:“王濠镜,现在在赌场工作。”是荷官,王嘉龙莫名松了口气。

        “你应该还没吃早餐吧?”“说实话,我才刚刚睡醒。”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王嘉龙打了个哈欠。“不介意的话,要不要来我家一起吃早餐?”王濠镜向他发出邀请。王嘉龙没有推辞,诚实地摇摇头:“当然不介意!我十分钟后过去。”他在家里吃泡面快吃吐了。

        洗漱时王嘉龙还想着刚见面的邻居,头发梳成三七分,可能是因为在室内工作的缘故,皮肤比当地人白些。五官端正,鼻梁上架了一副银边眼镜,给他的气质加了不少分。待人温和有礼,说话柔声细语。啧啧,要是让自家大姐王春燕晓得,她一定毫不犹豫坐上直飞M城的航班。

        王嘉龙站在王濠镜家门口,盯着玄关处唯一一双拖鞋——粉红色、带着两对兔耳朵。王濠镜换上了一件灰色毛线,从鞋柜里拿出一双男式拖鞋。饭桌上,王嘉龙心不在焉吃了几口面条,还是没忍住:“那个...我想问一个涉及隐私的问题。”王濠镜的目光从电视里播报的早间新闻移到他身上:“没事,问吧。”“你还没有女朋友吧?”他明白过来,解释道:“没有。女式脱鞋是我表妹的,她前几天来找过我。”王嘉龙像是谎言被戳穿的孩子,不太好意思地“哦”了一声,继续吃起面条。王濠镜放下手里的筷子,颇为好奇地问:“我也想问一个涉及隐私的问题,你是玩摇滚的吗?”闻言王嘉龙忽然笑起来,摆摆手:“虽然我的穿衣风格有点那什么,嗯...狂野!说出来你一定无法接受,其实我只是一个幼儿园老师。”王濠镜并没有他预想中的震惊,甚至可以用“平静”形容,只是点点头:“你一定很受小朋友们喜欢。”

        搬到M城的两个月,王嘉龙和王濠镜越混越熟。两人都有空时,王嘉龙喜欢拉他一起打电动,尽管获胜的总是自己。

        某天王嘉龙躺在邻居家的沙发上百无聊赖,对厨房里的王濠镜大喊:“你今天上夜班带我一起!”“上班带熟人去不太好吧。”他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没事,我装作赌客。”“好。快来洗手,吃饭了。”

        王嘉龙此刻坐在赌场一角的沙发上发呆。为了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狂野”,他特意翻出大学时期母亲选的红色卫衣,又顺手把床头的耳机挂在脖子上。“现在看起来像高中生。”王濠镜这么评价他。“你不戴眼镜啊?”王嘉龙不太习惯。他轻声笑笑:“上班戴眼镜总感觉不太方便。”

        端着酒水的女招待走向王嘉龙:“要喝点什么吗?”他取下耳机:“有可乐吗?”女招待噗呲笑出声:“不好意思哦,我这里只有酒水。来杯香槟怎么样?”他点点头,接过女招待递来的高脚杯。

        透过杯中的香槟,王嘉龙清清楚楚地看见一个身穿酒红色长裙,风情万种的女人把手搭在王濠镜右手上。被有钱人家的小姐看上了。王濠镜脸上仍挂着客气的微笑,不动声色抽出自己的手。王嘉龙喝完杯中的香槟酒,甜甜的。“小姐,请再给我杯!”他朝女招待招手。

        三杯,也许是五杯后,王嘉龙发现视线渐渐变得模糊,也许是醉了。奇怪的是,他还是能看到不远处几个年轻的小姑娘正围在王濠镜身边,他们好像聊得很开心。“命犯桃花。”酒杯又空了。

        王濠镜轻轻摇着他的肩膀。待人温和有礼。“你还好吗?”说话柔声细语。

        王嘉龙微微睁开眼,发现王濠镜已经戴上眼镜。“怎么了吗?”他问,吐息间尽是淡淡的香槟酒的味道。“我下班了,回家吧。”王濠镜架起醉得厉害的王嘉龙,“你现在像一个酒鬼。”

        回家的路上,天空开始泛白。王嘉龙闷闷地问:“你...还没有女朋友吧...”

        “目前没有,”王濠镜像在哄孩子,柔声回答,“如果你介意的话,以后也不会有。”

END.

年轮行行好去学习吧

我老觉着这两小只窝在一起就是在吐槽老王

老王:?

我老觉着这两小只窝在一起就是在吐槽老王

老王:?

桑萱萱

依然是一则小短漫


//小澳这么帅泥萌为什么不带小澳玩QuQQQ

依然是一则小短漫


//小澳这么帅泥萌为什么不带小澳玩QuQQQ

癌
茄子——把照片给老师发过去吧

茄子——
把照片给老师发过去吧

茄子——
把照片给老师发过去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