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特摄

44804浏览    3391参与
云落

【泰迦】该自己得出的答案

*我来蹭热度啦~顺便也是脑洞不过夜系列(终于不心虚啦,加系列两个字)

*虽然不是追更党,但小泰迦我还是很爱的,于是有了个这样的脑洞……

*心虚,如果写的不好请放过我,顶锅盖

*小可爱们的对话,相信我爱的深沉

*请不要问我时间线,就当是在广播剧小梦收到那封讯息之前吧……不然我不觉得泰迦会问出那个问题

*我喜欢共生这个说法

*ooc预警


       “呐,梦比优斯师兄,和地球人共生……是什么感觉?”

       某天,光之国。泰迦训练完后,若有所思地询问梦比优斯。...


*我来蹭热度啦~顺便也是脑洞不过夜系列(终于不心虚啦,加系列两个字)

*虽然不是追更党,但小泰迦我还是很爱的,于是有了个这样的脑洞……

*心虚,如果写的不好请放过我,顶锅盖

*小可爱们的对话,相信我爱的深沉

*请不要问我时间线,就当是在广播剧小梦收到那封讯息之前吧……不然我不觉得泰迦会问出那个问题

*我喜欢共生这个说法

*ooc预警







       “呐,梦比优斯师兄,和地球人共生……是什么感觉?”

       某天,光之国。泰迦训练完后,若有所思地询问梦比优斯。

       “与人类……共生?”梦比优斯有些疑惑,有些怀念,又有些黯然。不过他很快收起了思绪,有些不太好意思,“对不起啊,泰迦,这个……我不知道。”

       “嗯?梦比优斯师兄不是曾经在地球上待过吗?我听说父亲和各位警备队的前辈们在地球上,都会和人类共生,以便更好的融入地球生活啊?”泰迦有些好奇。

       “的确是这样……”梦比优斯眼前闪过坂宏人的样貌,他最后的愿望和声音,以及自己拼劲全力却挽回不了任何东西的那一刻……那是他第一次,没能握住自己想握住的手,所以此后,他绝不放过任何可以抓住的东西,哪怕是以自己为代价……

       “……梦比优斯……师兄?”泰迦的声音唤回了陷入过往的梦比优斯,他放下无意识伸到胸前的手,看着小泰迦疑惑好奇,又有点担忧的样子,温和地笑了,“我没有和人类共生,因为我希望能共生的那个人……不在了。”所以哪怕刚到地球懵懂过日,也不愿意再有另一个人与他共生。梦比优斯露出稍稍有点寂寞的神情,但很快收了回去,“抱歉了,泰迦,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

       “什么叫……不在了?”无法理解梦比优斯的泰迦歪头,让觉得很可爱的梦比优斯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角,在泰迦“我不是小孩子”的背景音下,梦比优斯笑着,“如果有一天,你也去了地球,或许你会懂……可我希望你,永远不会懂。”他的目光深远,明明是笑,却有一抹抹不去的沉重情感,那是泰迦现在还不明白的东西。

       “有时候,都不知道是让你去好,还是不让你去好。”梦比优斯自语,他看着眼前的孩子,他是泰罗教官的孩子,我的师弟,下一代的警备队的成员……或许有一天,他会被人称为泰迦“奥特曼”,但,那条路,是幸福的,也同样是沉重的。不过,未来会怎么样,还不一定。

       “与其问我,不如问问泰罗师傅?”不顾瞬间变了脸色的师弟,梦比优斯有点小小的恶趣味,“他当初与人类共生,而且是奥特之……不,银十字军队长,你的祖母选定的人哦~”说着,注意到远处来找他的希卡利,他无视了泰迦的纠结挥手再见,“那就先这样了,希卡利找我。那个问题你还是问问别人吧~当然,也可以等你以后有这个体验了,告诉我。我也挺好奇你的想法~”


       “……梦比优斯师兄!”泰迦拦不住,也不想拦,只是伸出的手有些无力。他顺手摸了摸自己的角,“真是的,师兄还是把我当孩子。”声音有些气愤。

       “……先不管那个妈宝的父亲了,”泰迦赌气的吐槽,有些疑惑,“师兄的话里……总觉得有些我不是很懂的感情在,还是第一次看到他有那样的表情。而且那个时候他是不是要摸自己的胸前?”泰迦摸了摸自己胸甲,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那里不是师兄火焰纹章的位置吗?看来那个纹章和当初在地球上的经历有关?”

       不是很明白,却觉得那不是他轻易能触及的感情。“师兄他……没事吧。”一边走一边担忧着刚刚似乎有些难过的师兄。

        “我是不是不该问这个问题?或者问的方式不对?”泰迦不太明白,但大概知道是自己的问错了。

        “下次见到师兄道个歉吧……结果还是没问到答案……”



        “泰迦,你在干嘛?”还在想着问题的泰迦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转头还没来得及见到人,就感觉自己的角被摸了一下。

        “嗯,这对角还不错,有你老爹的风采。当然,是比不过本少爷我了。”这熟悉的风格,臭屁的语气和自称,泰迦都不用看就知道了。

       “说了多少次了!不、要、乱、摸、我、的、角!”将自己的角从魔爪里解救出来,泰迦都懒得再计较了,“表哥,真少见你居然回来了?”

       “好久不见啊泰迦,”某兔子耍帅打了个招呼,“还有,什么叫少见,我不就是在外面多呆了一段时间罢了。”

       “本来就是嘛……赛文教官和雷欧教官经常念你的,说什么不着家啊,到处乱跑一身伤回来啊,还经常不在这个宇宙……”

       “停停停!”赛罗连忙打住了自己表弟重复老爹和师傅的抱怨,“我好容易躲开了这些,你给我重复干什么。”似乎是抵不过泰迦的谴责的眼神,赛罗放弃的说,“好好好,我这不是回来了,你看也没受什么伤,别念了。”说着转身给泰迦检查了一下。

       泰迦看了看,似乎这次表哥还算比较完整的回来了,仍旧有些警惕地问了句,“去过银十字了吗?”看到他飘忽的眼神,知道自己劝说不了他的泰迦只能叹气,不过他暗暗地给必要的人发了讯息,默默地想总有能治的了你的。貌似纯良的样子让赛罗虽然感觉有些被算计的感觉,但没能察觉什么。

      

        “呐,表哥……”泰迦发完信息,若无其事地将他翻篇,略有些犹豫地抛出一样的问题,“和地球人共生……是什么感觉?”似乎是想起了梦比优斯的状况,他改了一下问题,“首先,你和人类共生过吗?”

       “和人类共生?当然有啊!本大爷是什么人物,我还不止一次和人类共生过!”依然是一样的语气,赛罗习惯性地回答。

       “不止一个?”泰迦好奇了,“那表哥,和他们共生是什么感觉?”

       “和他们共生……”等一下,赛罗回想了一下他的几次共生经历,要么是本尊受伤意识不显,要么是排斥共生结果变身只有……打住,赛罗下意识地摇摇头,在泰迦奇怪的目光里帮刚刚的画面甩出去,那种记忆就不要了,继续回忆……

       “糟糕……”只想捂脸的泰罗在心里默默吐槽,“居然令人那家伙是最靠谱的吗?话都说出去了,可是和那个家伙共生什么感觉……她女儿很可爱,抱住的感觉……”

       “软软的……”赛罗不自觉出声。

       “?软软……的?”泰迦疑惑地重复了一句。

       终于意识到自己刚说了什么赛罗假意咳嗽了几声掩饰,然后摆出兄长的架势。“共生过的人太多,不太好讲,我就随便挑个跟你说说吧。”

       “……那好啊……”泰迦盯着赛罗,总觉得他刚才的话和动作好可疑,可没什么经验的泰迦不知道是什么,只能先作罢。

       “人类啊……”还想摆架子的赛罗回忆和令人共生的时光,不自觉放松了下来,“人类是很脆弱,有时候也很软弱。”他回想起刚见面被小混混欺负却不吭声,也不怎么敢变身的令人,微微笑了笑。

       “他们总是按部就班,虽然有些例外,但大多喜欢安定的生活。”想起令人为了工作居然反抗他变身,还有那些平淡的生活,笑意加深。

       “他们有各种各样的问题……”赛罗继续回忆种种片段,笑意有些收敛,“但,在该站出来的时候,却有着意料不到的巨大勇气。”令人的退缩,令人的决意,让他拥有了新的形态和身姿,赛罗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头镖,“那样的勇气,能给你力量,也是你为什么割舍不下的原因……无论代价是什么,总让你愿意为了他们,继续战斗下去。”他眼前闪过那些人类的样子。

       “你问我是什么感觉?”赛罗想了想,“这个问题,我无法用语言告诉你。”他看着自己懵懂的表弟,“那应该是你自己得出的结论,问其他任何人都没有意义。因为每一个和你共生的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表哥,泰迦是震撼的。那是和梦比优斯师兄讲述的,相似又截然不同的情感。他不是很明白这些感情,但那些是让表哥,师兄以及各位前辈称为如今这个样子的缘由。泰迦从表哥的身上,看到了沉稳、缅怀,以及别的什么他本以为,不可能从他身上看到的东西。

       “你这个问题问我就问对了。”可惜赛兔子深沉的很短,立马翘尾巴的表哥让泰迦露出了“又来了”的表情。

       “老爹和师傅虽然比我早得多去的地球,但他们都没有和人类共生过。不愧是师徒,连这点都那么相似,这点就比不上本少爷了。和人类共生有很多好处,比如能抱软软的小女孩,老爹和师傅可没有这个机会,他们……”

        “哦,你说什么机会?”赛罗的话被某个非常熟悉的声音打断,他连回头都不必就知道是谁来了,更何况还有红色的披风一角闪过。果断跑路的赛罗又被另一个红披风拦住。在泰迦看似挥手再见,实则看戏的背景下,赛罗边跑边喊,“泰迦,你又出卖我!”

        “先不和你计较刚才的话了,跟我去银十字!”

        “我才不去!每次去都要被迫待好久!”

        “还不是你自己把自己弄的一身伤!怪的了谁!别跑!”

        ……

        泰迦看着远处的惯例节目,真心实意地对赛罗加油,“表哥加油!虽然我觉得你是注定要去银十字的,跑也没用。不过还是加油吧!”

       也不管表哥的怒吼,他想着刚才表哥和师兄的回答,默默离开了。



        “泰迦……泰迦!”似乎是有人在叫自己,泰迦从久远的记忆里清醒,却忘了自己坐在显示屏边,差点掉下去。

       “泰迦!”优幸眼明手快地接住了泰迦,避免了又一次悲剧。

       “泰迦,上次有过一次了,就不要再来了!你还想掉进……”

       “啊啊啊,好了,优幸别说了。”泰迦赶忙打断优幸的话。他可不想被旁边的同伴听到这种黑历史,特别是风马。

       “掉进?泰迦你掉到过哪里吗?”泰塔斯很奇怪的问。

       “不,没什么。”泰迦迅速否认,“你们听错了。”

       风马冷笑,正准备拆穿泰迦,却被他又一次打断了。

       “先不说这个了!”泰迦强硬插话,在风马摆出先放你一马的样子后,问出刚刚回想起来的问题。

       “呐,优幸。和我,和我们,和奥特曼共生,是什么感觉?”


       从那之后过了好久,久到梦比优斯师兄拿到了那件礼物,那些讯息。泰迦终于懂了点师兄的感情。

       久到泰迦终于无法忍耐再被当作孩子。

       久到他有了志同道合的同伴。

       久到……他在父亲的面前消失,在地球上,和优幸共生。

       泰迦期待优幸的答案,却也不期待。

       

       “和你们共生的感觉?”独自留守的青年坐正思考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说,”优幸有些苦恼,也问了他一句,“那你,你们呐?和我共生的感觉?”

       轮到他被问这个问题,泰迦有一瞬间的怔忪,然后他也低头思考。

        “我说不明白,反正只要我们还在一起,总有一天会有答案的,”优幸对着泰迦他们笑着说。

       泰迦愣了一下,也笑了。

       他们分享喜悦、快乐。

       共享伤痛,无论身心。

       没有比他们更靠近彼此的存在,只要他们依然共生。

       那么,再问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我当初,真的是问了个蠢问题啊。下次见面,应该轮到我给他们回应了。同时,父亲,我也能面对你了,吧……”



(……好像,又写长了……没救了……希望大家不会看的腻烦)

素玉心

[谎言]第五话:挂心

【医院】


诸星团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他终于在城镇中找到了一家医院——诸星团立刻冲了进去,急切的呼喊着,向医生们求救。


医生们见此情形立刻聚了过来——他们连忙将身受重伤的诸星真抬到担架车上,推向急救室——诸星团本想跟上担架车,可突然眼前一片眩晕……体能早已耗尽的他,也终于昏迷了过去。


……


当诸星团从昏睡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他连忙做起身来,急切的向床边的护士问到:“和我一起的那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护士:“您是说那个受重...

【医院】

 

诸星团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他终于在城镇中找到了一家医院——诸星团立刻冲了进去,急切的呼喊着,向医生们求救。

      

医生们见此情形立刻聚了过来——他们连忙将身受重伤的诸星真抬到担架车上,推向急救室——诸星团本想跟上担架车,可突然眼前一片眩晕……体能早已耗尽的他,也终于昏迷了过去。

 

……

 

当诸星团从昏睡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他连忙做起身来,急切的向床边的护士问到:“和我一起的那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护士:“您是说那个受重伤的少年吗?他的手术已经结束了,被送去了二楼的重症监护室……”

 

护士的话还没说完,诸星团立刻下了病床——他巴不得马上赶到诸星真的病床前,亲眼看到他脱离危险。

 

“先生,您的伤势也不轻,还需要静养……”——护士想要阻止诸星团,可是话还没说完,诸星团便已经奔出了病房。

 

重症监护室门口,一个医生正在透过病房的监护窗,为躺在病房中的诸星真做着监护记录。

 

“医生,他怎么样了?”——诸星团已经赶了过来,他迫不及待的问到。

 

医生:“请问伤者是您的什么人?”

 

诸星团:“他是我儿子!”

 

医生拍了拍诸星团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您的儿子已经脱离危险期了——他的意志力十分顽强,连我们都没有想到,在那么不乐观的情况下他居然能够撑过来——真是个奇迹啊!”

 

听到医生的这番话,诸星团心里总算是踏实多了,他又问道:“我可以进去看看他吗?”

 

医生:“可以,但是原则上是尽量不要打扰到他——不过从一开始,他嘴里似乎就一直在喃喃自语些什么,您还是进去看看吧!”

 

得到了监护医生的允许,诸星团来到了病房——病床上的诸星真依然昏迷着,但好在心电监护仪上的波动还算正常。

 

诸星真的嘴唇总是时不时的微微蠕动着——就好像医生说的那样,他似乎在说些什么——只是那声音微小得根本无法让人听到。

 

诸星团俯下身子,认真观察他嘴唇蠕动时候的口型——“不能睡……老爹……”,诸星团仿佛听到了昏迷中的诸星真一直叨念的话语——诸星团的眼里忍不住再一次渗出了泪水……那是欣慰和感动的泪水。

 

诸星团紧紧地握住诸星真的手,将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赛罗,我在这里……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诸星团像个和蔼的父亲一般,温和的回应着孩子的呼唤……热泪顺着他的脸颊滑落到诸星真的手背上。

 

诸星真仿佛感觉到了泪水的温度,他微微缩动了一下手指,渐渐的睁开了眼睛——“老爹……”

 

“赛罗……”——亲眼见到死里逃生的诸星真从昏迷中醒来,诸星团的心里已是说不出的安慰。

 

“老爹您说的那些话,我全都听见了……我一直……没有睡”——这还是诸星真第一次用“您”来称呼自己的父亲。

 

诸星团惊讶了——这孩子凭着顽强的意志力一直支撑着他那重伤的身体,原来竟是为了自己的一句祈求——他真的,长大了......

 

“有老爹在身边……真好”——一向叛逆的诸星真,此刻竟这般一反常态的说出了这样的话——但其实,这才是一直埋藏在他心底最真的话吧!

 

诸星团注意到,诸星真的眼神中充满了感激和感动——看来诸星团抱着昏迷的诸星真在大雪中奔跑时对他所倾诉的那些埋藏心底许久的秘密,他也全都听见了……

 

 

自从赛文和赛罗相认以后,他们这对父子其实相处的并不算融洽:

 

赛罗依然像以前一样总是我行我素,既叛逆又冲动,偶尔还会做出一些很出格的事情来。

面对这样的情况,赛文最初还会劝导几句……但是在连续几次被赛罗顶撞之后,赛文也就不再过问赛罗的事情了。

 

在外人看来,这对父子的情感似乎很淡——赛文似乎从来没有以父亲的身份去涉入赛罗的生活……就连最初的劝导,也只像是君子之交的良言,而并不像父亲的训导;而赛罗似乎也从来没有把赛文当做父亲来看待,无论赛文对他说什么做什么,他都总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其实这对父子,比任何人牵挂对方……

赛文一直在为自己没能伴着赛罗成长,没能尽到过一个父亲的责任而内疚——而在他们父子相认的时候,赛罗已经是个大孩子了——赛文觉得,如今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去过问赛罗的生活……他觉得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放给他自由。

 

而赛罗,从小就是在没有父母的关爱下独自长大……他很渴望得到父亲的关心——他故意做出一些十分出格的事情,只为了想要引起赛文的注意——他希望赛文能拿出像父亲的样子,来多管管自己……哪怕是训斥也好……

 

赛罗的叛逆,让赛文更加害怕赛罗会厌烦自己,所以更加不敢再继续干涉他的生活;而赛文的从不过问,让赛罗更加怀疑自己在赛文心目中的分量……是不是在父亲心里,自己这样突然冒出的儿子,只是一个路人?

 

父子俩彼此的心里都充斥了太多的疑虑和不安,却又都无法求证……

 

诸星真自己心里清楚,自己很在乎父亲……因为自己很在乎这份好不容易才找回的亲情——他一直都想知道,自己在父亲的心里,究竟是怎样的地位——直到今天他才找到答案……原来父亲,也是同样的在意着自己……

 

而诸星团如今听了诸星真的话之后,也才终于领会到了诸星真的想法——他欣慰的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但是感动的泪水却也忍不住流了出来。

 

“老爹你又哭又笑的样子……好难看……”——还一脸虚弱的诸星真竟然微微翘起嘴角,和诸星团开起玩笑来。

 

诸星真这副虚弱的样子,让诸星团很是怜惜——“要是累了,就睡一会吧!”——他一边擦干净自己的泪水,一边说着。

 

“今后,我会一直都在你身边……”——这是诸星团对诸星真的回应。

 

听了诸星团的话,诸星真竟然真的乖乖地闭上眼睛睡下了——这么多年来,赛罗还是第一次这么听话……

TONY晓小动漫模玩
2010年初版铠甲勇士战神刑天...

2010年初版铠甲勇士战神刑天超级火刑天烈剑真人演示TONY晓小动漫模玩最新一期视频
已经在今日头条 哔哩哔哩 爱奇艺 优酷播出,欢迎大家前来收看,谢谢
TONY晓小动漫模玩简介:优质动漫领域创作者 今日头条优酷B站爱奇艺各大网站模玩测评栏目 高级原画设计师 3D游戏模型师 新浪微博认证动漫博主
感谢成都祥岚珠宝有限公司赞助播出,商务合作QQ:1955997869 QQ 群:117676245
今日头条播放地址:https://www.ixigua.com/i6738631026240651784/
哔哩哔哩播放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8357974
优酷...

2010年初版铠甲勇士战神刑天超级火刑天烈剑真人演示TONY晓小动漫模玩最新一期视频
已经在今日头条 哔哩哔哩 爱奇艺 优酷播出,欢迎大家前来收看,谢谢
TONY晓小动漫模玩简介:优质动漫领域创作者 今日头条优酷B站爱奇艺各大网站模玩测评栏目 高级原画设计师 3D游戏模型师 新浪微博认证动漫博主
感谢成都祥岚珠宝有限公司赞助播出,商务合作QQ:1955997869 QQ 群:117676245
今日头条播放地址:https://www.ixigua.com/i6738631026240651784/
哔哩哔哩播放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8357974
优酷播放地址: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DM2ODczNTE5Ng==.html? spm=a2hzp.8244740.0.0
爱奇艺播放地址:https://www.iqiyi.com/v_19rtzdx3fk.html
以下为视频截图,详细内容请观看本期视频

TONY晓小动漫模玩

2010年初版铠甲勇士战神刑天超级火刑天烈剑真人演示,TONY晓小动漫模玩

2010年初版铠甲勇士战神刑天超级火刑天烈剑真人演示,TONY晓小动漫模玩

素玉心

[谎言]第四话:奔走

冬至的夜,格外寒冷——外面,大雪纷飞……所有的地面都已经被冰雪覆盖。


诸星团光着上身,抱着重伤的诸星真在雪中奔走着——他已经将自己所有的衣服都紧紧的裹在了诸星真身上。


由于刚刚使用意念时消耗了过多的能量和体力,此刻的诸星团暂时没有办法变身为赛文;而受到冬至之夜影响的诸星真,此刻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人类来为他医治。


然而在这个零下十几度的寒冷深夜,街道和路面都是那么的空旷——这一路奔走,竟然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猛烈的寒风拼命的拍打着这对无助的父子,一阵阵呼啸,都是那么刺骨,那么惊心.........

冬至的夜,格外寒冷——外面,大雪纷飞……所有的地面都已经被冰雪覆盖。

 

诸星团光着上身,抱着重伤的诸星真在雪中奔走着——他已经将自己所有的衣服都紧紧的裹在了诸星真身上。

 

由于刚刚使用意念时消耗了过多的能量和体力,此刻的诸星团暂时没有办法变身为赛文;而受到冬至之夜影响的诸星真,此刻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人类来为他医治。

 

然而在这个零下十几度的寒冷深夜,街道和路面都是那么的空旷——这一路奔走,竟然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猛烈的寒风拼命的拍打着这对无助的父子,一阵阵呼啸,都是那么刺骨,那么惊心......

 

从诸星真伤口溢出的鲜血已经渗透了层层包裹的衣物,不断的滴落,浸染着雪白的地面——诸星团的心在不断颤抖着......不是因为畏惧这冬夜的严寒,而是害怕诸星真的身体,也会变得像冰雪一般寒冷——就算诸星真的求生的意志再强,那重伤的身体在这般恶劣的天气下,恐怕也难以支撑太久......

 

诸星团向着一个灯光相对集中的地方奔去——那个地方应该是市区中心——诸星团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那里,但愿在那,能够找到可以救治诸星真的地方。

 

诸星团一路向前奔走着......雪地上留下了一个个沉重的脚印和一串串鲜红的血迹——诸星真的呼吸和心跳的节奏都已经开始变得紊乱了,本已没有血色的脸,被冻得更加苍白。

 

“赛罗,不要睡过去,千万不要睡过去......就当,是我求求你。”——诸星团一边奔走,一边哀求着,从脸颊划过的的热泪,又重新融化了凝结在他脸上的泪痕——尽管不知道昏迷中的诸星真是否真的能够听到,但这却是诸星团此刻最大的希望。

 

“其实我也曾经幻想过......憧憬过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在一起的日子——那个时候,我以为我也可以像一个普通的地球人那样去生活,我以为我一定可以给你母亲带来幸福......但是,但是我最终没有做到......

我最终离开了地球.....那一走,就是6年——当我6年之后重新回到地球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变了——其实我早该料到,在6年前,从她第一次知道我的真实身份那一刻开始,她就再也不敢触碰曾经的那段回忆。

她一直刻意躲着我......我以为这是她所做出的选择——可是我,竟然完全不知道你的存在!

我……没能看着你出生,更没能伴着你度过童年——从一开始,我就根本没有尽到过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当第一次听到你的母亲已经不在人世的消息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自己内心的那份伤痛.....但是,幸好——还有你!

 

那个时候,我本想把真相告诉你,想带你回光之国给你家的温暖,想去尽到一个父亲应该尽到的责任——可是,当我面对你的哭泣和指责的时候,我竟然根本没有勇气把真相告诉你......

 

我只敢在远处偷偷的注视着你、守护着你——即便是这样,能守候在你不知道的地方看着你慢慢成长,却也是我最大的安慰......”

 

诸星团一边在雪中奔跑着,一边不断的诉说着那些往事——他希望诸星真能够听到自己所说的话,他希望这些过往的记忆能够为诸星真留下更多对这个世界的眷恋,他希望那些眷恋能够更加坚定诸星真活下去的意志!

 

要知道,那片灯光集中的市区距离他们现在的位置还有好几公里的距离——而对于现在只是普通人类的诸星真而言,这样大量的出血早该已经危及到了生命——而诸星真之所以还保留着一丝气息,完全是源自于他活下去的意志......然而,一旦这份意志完全消失,他的生命,便也不复存在。

 

诸星团很是后悔,自己直到今天才知道赛罗会定期变回人类的秘密

——想想那些年,赛罗独自一个人在宇宙间游荡,他那样会定期变回人类的特殊的体质,一定给他带来过不少痛苦吧

——每到那一天,他总是需要以人类的姿态去应对来自未知宇宙的各种突如其来的危机,又或者像今天这样需要去承受那些心怀不轨的外星人的残酷折磨......

 

赛文似乎突然明白了当年赛罗想要将等离子火花据为己有的理由——想到这里,赛文的心里更加不是滋味——是自己造就了他并不完美的生命,甚至令他险些因此坠入邪恶的深渊……可是面对这一切,身为父亲的自己,竟然完全不知!

 

“我原本本以为,我们父子,永远不可能有相认的机会......但你竟然接纳了我这个从没尽过责任的父亲……

 

我一直都希望,能够好好的补偿你——但是……但是我对你的关心还是太少……我……”

 

呜咽的声音淹没了沉痛的话语——诸星团能够感觉到,诸星真的体温正在被严寒所吞噬着……他的心跳也已经越来越慢,一次一次都显得那么吃力——他的生命,正在一点一点消逝着……

 

原来,诸星真身上被血液浸透的衣物已经在严寒下凝结,原本从伤口渗出的血也反而因此而凝固了——本就已经过度失血的诸星真,身体已是格外虚弱……而此刻,他的血液也将由腹部的伤口处开始,慢慢被严寒所冻结——此刻的状况,已是完全不容乐观!

 

诸星团加快了雪中的步伐……他抱紧了诸星真,让诸星真身体紧贴着自己,想要用自己身体的温度去驱散他身上的寒凉——他真的好害怕,害怕自己的儿子会就这样死在自己怀中——然而这个时候,身为父亲的自己,有还能为他做些什么呢?什么也做不了!

 

“你一定要撑下去——赛罗!如果连你都不在了……我,我还能怎样去承受……”——诸星团老泪纵横的脸上充满了担忧和害怕——此刻,他已是泣不成声……


素玉心

[谎言]第三话:抉择

【诸星真的精神世界】


诸星真感到自己漂浮在一个黑暗的游离空间中,在那个一片漆黑的世界里,远处却闪烁着点点的光亮。


那一束光芒,似乎吸引着自己,让自己的身体不自觉的向那边靠近……腹部那最后一丝隐隐约约的疼痛也在渐渐的消失着……


“赛罗,赛罗!……”——诸星真,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着自己,那声音里,甚至带着一丝抽泣——没错,那是父亲的声音。


那个声音,是从那束光芒相反的方向传来的——那一边,是无法望穿的黑暗深处。


诸星真挣脱了那束光芒的引力,循着父...

【诸星真的精神世界】


诸星真感到自己漂浮在一个黑暗的游离空间中,在那个一片漆黑的世界里,远处却闪烁着点点的光亮。

      

那一束光芒,似乎吸引着自己,让自己的身体不自觉的向那边靠近……腹部那最后一丝隐隐约约的疼痛也在渐渐的消失着……

 

“赛罗,赛罗!……”——诸星真,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着自己,那声音里,甚至带着一丝抽泣——没错,那是父亲的声音。

 

那个声音,是从那束光芒相反的方向传来的——那一边,是无法望穿的黑暗深处。

 

诸星真挣脱了那束光芒的引力,循着父亲的呼唤声,向漆黑深处走去……

 

【现实中】

腹部的疼痛重新变得剧烈了——诸星真微微的睁开了双眼,回到了现实的世界。

 

只见诸星团正紧紧的抱着自己……满脸,都是泪痕——束缚着自己的光电锁,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解除了,原本折磨着自己的萨梅洛星人也不知去了哪里……整个解剖室里,只有他们父子二人。

 

看到诸星团的泪水,诸星真的心不由得有一种被触动的感觉——父亲一直是一个坚强的男人,这还是自己第一次看到父亲落泪……是为自己而落泪。

 

“老爹……”——诸星真忍着身体的剧痛,想要回应父亲的呼唤——他尝试蠕动着嘴唇,却没有力气发出任何声音。

 

诸星团也发觉诸星真恢复了意识,但是看着诸星真那虚弱而又痛苦的样子,诸星团的心仿佛被紧紧的揪住了一般又多了一份紧张和伤痛。

 

“不要睡,千万不要睡!”,诸星团说着,忧心泪水又不由得从眼眶中溢出……

 

纵然萨梅洛星人并没有对那些足以令人立即毙命的胸腔器官下手——但是看着诸星真已经近乎被掏腹腔,诸星团也知道,自己这样的愿望,已经近乎是奢求——但是他真很害怕,害怕诸星真一旦再次闭上眼睛,就再也不会醒来。

 

诸星真虽然很想满足父亲的愿望,但重伤的身体却已是实在难以支撑——诸星团的话音还没落下,诸星真便又闭上眼睛,再次晕了过去——还好,还有气息。

 

诸星团马上意识到——在这种时候,为他伤心为他难过也只是于事无补——当务之急,是要治好他的伤!

 

 

诸星真腹腔中的内脏几乎已经全部被扯出——那些内脏被萨梅洛星人凌乱的丢弃在地面上……血液沿着内脏边缘逐渐渗开,形成了一滩滩血迹——被扯出了大半的小肠,更是由腹腔沿着解剖台垂下,一直耷拉到了地上……

 

看着眼前这触目惊心的情形,诸星团的心仿佛也在滴血——眼中打转的泪水又忍不住渗了出来……

 

诸星团将双臂交叉在前胸,开始驱动起意念来——在意念的作用下,地面上的脏腑开始自动复原,并全部回到了诸星真腹腔中——那些脏腑在他的腹腔中开始自动拼接、恢复——甚至连地面上的血液也开始重新回到诸星真体内……

 

然而意念的驱动却消耗着诸星团大量的体力和能量——豆粒大的汗珠不断从他额头上渗出……脸色已经开始变得铁青——诸星团所使用的意念已经快要到达极限了……

 

“不行——我不能倒下,必须坚持下去,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就能完全恢复他的伤势了”——诸星团的脑海中,不断重复着这句话——他不顾透支自己的身体,继续使用着意念。

 

“咳……”——诸星团的意念被他自己的咳嗽给打断了……他的嘴角,渗出了一丝鲜血——看样子诸星团因为过度的透支自己能量,已经令自己受了内伤。

 

但是诸星团仍然没有放弃,他又重新将手臂交叉在胸前,想要继续使用意念,可是却发现此时的自己已经无法再驱动起意念——看来,已经能量耗尽了——终于,精疲力竭的诸星团跌倒在地上。

 

纵然诸星团已经耗尽了体力和能量,然而,却也只能恢复诸星真一半的伤势——原本已经被意念逼回体内的血液,又重新从诸星真腹部巨大的伤口处溢出,再度滴落到地面……

 

“不行,这样下去,他还是会……”——想到这里,诸星团的心中已是充满了无数的焦虑和伤痛。

 

诸星团艰难的支撑起自己的疲惫的身体站了起来,他踉踉跄跄的来到解剖台前,重新看了看诸星真的伤势——他的脏腑基本上已经复位,唯有肠胃的连接处的裂痕和腹部的巨大伤口还未能得到恢复——呼吸和心跳虽然缓慢而微弱,但还算平稳、均匀。

 

诸星团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必须立刻找到人,救他!”,诸星团这样想着,立刻脱下自己上衣紧紧裹住诸星真腹部的伤口,并用多余的衣物盖在诸星真身上,双手从后面托起他的背部和膝弯将他抱起向外奔去……

 

真该庆幸这孩子还没有放弃活下去的念头,否则即便真的能用意念恢复他的伤势,最后也只会是一具已经死去的遗体。


TONY晓小动漫模玩

2010年魂限定SHF假面骑士空我正版6寸可动手办测评,TONY晓小动漫模玩

2010年魂限定SHF假面骑士空我正版6寸可动手办测评,TONY晓小动漫模玩

素玉心

第八十六话:充满痛苦的战斗

强烈的能量光线从空中照耀下来,照射在了赛罗身上——赛罗顿时感到一股外来的能量正在迅速涌入自己体内……


赛罗和合体兽都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感到无比惊讶——可是能量光线发射的方位却什么也无法看到

——合体兽猜到是有人使用了隐形技术悬停在那里,于是立刻朝着那个方向释放出强大的电流……


泰斯特号被合体兽所释放强大的电流击中——隐形装置失灵了——它的实体逐渐显现了出来。


强大的电流不断击打着泰斯特号的身体,可它依然坚持着继续向赛罗发出着能量光线——因为能量的传输一旦中途停止,便都将半途而废。


终于,泰斯特号拼尽最后的力量完成了能量传...

强烈的能量光线从空中照耀下来,照射在了赛罗身上——赛罗顿时感到一股外来的能量正在迅速涌入自己体内……

 

赛罗和合体兽都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感到无比惊讶——可是能量光线发射的方位却什么也无法看到

——合体兽猜到是有人使用了隐形技术悬停在那里,于是立刻朝着那个方向释放出强大的电流……

 

泰斯特号被合体兽所释放强大的电流击中——隐形装置失灵了——它的实体逐渐显现了出来。

 

强大的电流不断击打着泰斯特号的身体,可它依然坚持着继续向赛罗发出着能量光线——因为能量的传输一旦中途停止,便都将半途而废。

 

终于,泰斯特号拼尽最后的力量完成了能量传输——赛罗胸口闪烁的红灯变成了能量充足的蓝色状态,身上的裂口也在渐渐愈合——已  被击中的泰斯特号从高空中沉沉的坠向地面……

 

赛罗立刻一把推开合体兽,冲上前去接住了泰斯特——泰斯特号身上冒着星星点点的火花……看样子,泰斯特号的大部分机械功能,已经完全失灵了。

 

“赛罗……”——泰斯特的身体里,竟然传出了艾美拉娜的声音。

 

“艾美拉娜?!”,听到艾美拉娜这般虚弱的声音,赛罗顿时显得无比的愕然和震惊——他知道,在泰斯特号操作舱内的艾美拉娜必定也已身受重伤。

“你为什么……还要回来?”——那一刻,赛罗的心里无比难受……仿佛欠下了这辈子永远也还不清的债。

 

“不管……你愿不愿意……但我……还是想……守护你”

——说完,泰斯特眼中的光芒随着艾美拉娜的声音一起消失了……

 

那一刻,她的声音让赛罗愈发内疚和自责:

那个时候,赛罗之所以会说出那番伤人的话,撇下艾美拉娜独自飞回地球,无非是想将艾美拉娜气走,让她能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走的越远越好

——赛罗没有想到艾美拉娜竟然会追逐着自己重新回到地球,更没想到的是,那样的话语,竟然真的深深的刺伤了她的心……

 

想到艾美拉娜直到闭上眼睛的前一刻,都还依然放不下自己说过的那些话,赛罗就感到无比后悔

——如果知道最终会是这样的结果,那么那个时候,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那般伤她的话语。

 

[敌方视角]

 

另一边,合体兽趁着赛罗注意力还都放在泰斯特号上的时候向他发起了偷袭。

 

赛罗一把挡住了合体兽的进攻——得到了艾美拉娜所传递来的能量,他的实力也恢复了大半。

 

那只巨型合体兽已全然不是赛罗的对手——赛罗怀着满腔的愤怒将合体兽一举歼灭。

 

随着合体兽的身体被摧毁,被合体兽所吸收的热能和核能也在瞬间爆炸——虽然月神奇迹空间的空间壁可以抵挡住这阵爆炸,但装载着艾美拉娜的泰斯特号和已经变回人类的雷欧,都仍然还在空间内——赛罗立刻将他们护在怀中,用背部挡住了爆炸所带来的全部伤害。

 

[赛罗视角]

 

爆炸的强度比想象中要强得多——空间壁内侧瞬间多出了无数的裂痕……但那些裂痕又迅速自动愈合了:那是因为赛罗的身体亦同时承担了空间壁所受到的伤害——他胸口的计时器再度闪烁了起来。

 

所有的核能和热能都在月神奇迹空间内被化解——所幸没有波及空间外的人。

 

这场战斗终于是彻底结束了——赛罗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不仅仅是身体,还有心也格外的沉重。

 

赛罗踉踉跄跄的捧起怀中的泰斯特号和大鸟严,带着他们离开了月神奇迹空间。

 

【空间外】

 

赛罗蹲下身小心翼翼的将泰斯特号和大鸟严放在地面,却发现自己已经无力再站起来:方才在自己呆在自己所构建的月神奇迹空间内的时候,自己的痛觉倒也被屏蔽了不少……此刻来到空间外,浑身的疼痛却是愈发强烈起来——尤其是腹部的阵阵剧痛,更是已经难以忍受。

 

他捂着腹部向侧面倒下,却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变回了人形——人类姿态的诸星真从空中坠下……还没来得及收回到手镯内的变身眼镜也随着他的身体一同坠落——最终,诸星真和赛罗眼镜一起掉进了附近的一条河流中,被河水吞没……

 

【战斗现场】

 

ZAP成员在战斗现场进行战后清理——他们在战斗现场找到了大鸟严和泰斯特内艾美拉娜:他们还在昏迷中,而且情况相当不乐观——大家立刻将他们送进了ZAP医疗中心的重症监护室。

 

医护人员们很快发现大鸟严和艾美拉娜都存在着被NUAD病毒感染的迹象——这个结果,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指挥室立刻命令ZAP队员搜集来合体兽的残骸来进行分析。

 

果然,合体兽的残骸中还残存着少量的NUAD病毒——但那些NUAD病毒并不像是一开始就存在于合体兽的体内,而反倒像是布莱克索菲亚在合体时,被意外吸收进体内病毒——这一点,让ZAP成员们很是费解。

 

[叙述视角]

 

真相往往总是让人意外——那些NUAD病毒,正是布莱克索菲亚在月神奇迹空间中所吸收的赛罗身上的NUAD病毒……当时赛罗身受重伤,而NUAD病毒就附着在那些四处飘散的光粒上。

 

虽然赛罗的拥有特殊体质原,那些光粒上的病毒并不会对其他人造成感染——但布莱克索菲亚在发起合体时,却可以主动吸附四周的任何物质……那些四处飘散的病毒,便也成为了他的“融合材料”。

 

由于合体兽是主动吸收了那些病毒,让那些病毒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而并非被感染者

——所以它便成为了最大的病原体……它的身体和它所释放出的能量,都能够让人受到感染

——艾美拉娜和雷欧,也正是因为遭到了合体兽的攻击,才被感染上了NUAD病毒。

 

由于合体兽的身体上带有病毒,所以战后那些合体兽的残骸也都成了“危险品”。

 

虽然ZAP还不知道合体兽究竟是经由什么途径吸收来了那些NUAD病毒——但他们有必要立刻将那些散落各处的怪兽的残骸全数回收——否则一旦这些怪兽残骸被普通民众拾了去,后果将不堪设想!

 

当然,那些ZAP队员怎么也不会想到合体兽残骸体内的那些病毒的来源,竟会是赛罗——这样的真相,即便是让赛罗本人知道了,只怕也会难以接受吧。


========

注:该集合《赛罗-从零开始》中的章节暂时更新到此,后文或将会涉及修改。暂不在此更新,待完篇并修改完成之后再同步过来。

后续将更新《赛罗-谎言》中的内容(《赛罗-谎言》的时间线,发生在《赛罗-从零开始》的多年后。)

一百页

【檀黎斗/MAD】在死亡边缘徘徊的神明

BGM:みやけ/めいちゃん  《タイムイーター》

微九条贵利矢和黎斗cp向

尽量把黎斗的各个方面都展示给大家,喜怒哀乐的正常情绪和对世界的爱


B站:https://b23.tv/av68038061

【檀黎斗/MAD】在死亡边缘徘徊的神明

BGM:みやけ/めいちゃん  《タイムイーター》

微九条贵利矢和黎斗cp向

尽量把黎斗的各个方面都展示给大家,喜怒哀乐的正常情绪和对世界的爱


B站:https://b23.tv/av68038061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