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特蕾西

73023浏览    2599参与
黑化的由乃
拙劣临摹一张 衣服褶皱不会画

拙劣临摹一张

衣服褶皱不会画

拙劣临摹一张

衣服褶皱不会画

晴十

理想与现实是有偏差的_§:з)))」∠)_

理想与现实是有偏差的_§:з)))」∠)_

赛文道嗝儿【工作暂弧】

是松鼠小特乁(๑˙ϖ˙๑乁)

本来还有只威廉的但是手机忘记存了等什么时候摸到电脑再发叭_(:△」∠)_

是松鼠小特乁(๑˙ϖ˙๑乁)

本来还有只威廉的但是手机忘记存了等什么时候摸到电脑再发叭_(:△」∠)_

MaymayLynne

熊女小特!穿上战斗力爆表der皮肤!

熊女小特!穿上战斗力爆表der皮肤!

布Li
早些就画完了,小红帽真的好好看...

早些就画完了,小红帽真的好好看!( ˃̶̤́ ꒳ ˂̶̤̀ )

早些就画完了,小红帽真的好好看!( ˃̶̤́ ꒳ ˂̶̤̀ )

荟瑟

【蛛机】谎言

你我的谎言构建世界
◇BE/应该是现pa/ooc文笔差注意
◇3.4k+ 放飞自我失智写文

[1]

隐约的煎炸声酥脆,顺滑温热的香气若有若无吸入鼻内,与透过窗帘的光线染上迷幻的梦影。
本来可以下床直奔餐桌,但显然特蕾西不太想这样做。门缝间溢出熟练的装盘声,一阵刻意放轻的脚步愈近。
再迅速的闭眼动作也逃不过那熟悉许久的精致眼眸,看着毫无实际装睡想法的恋人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将唇瓣轻轻印在那张脸上勉强作为早晨的提醒。
于是特蕾西收获一个早安吻后心满意足吃完早餐。
“今天还有演出吗,瓦尔莱塔?”
“有。”抬手揉了揉面前小姑娘的脑袋,又准确扣上了外衣点一粒纽扣。“不过离这儿有些远,回来会晚……记得早...

你我的谎言构建世界
◇BE/应该是现pa/ooc文笔差注意
◇3.4k+ 放飞自我失智写文

[1]

隐约的煎炸声酥脆,顺滑温热的香气若有若无吸入鼻内,与透过窗帘的光线染上迷幻的梦影。
本来可以下床直奔餐桌,但显然特蕾西不太想这样做。门缝间溢出熟练的装盘声,一阵刻意放轻的脚步愈近。
再迅速的闭眼动作也逃不过那熟悉许久的精致眼眸,看着毫无实际装睡想法的恋人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将唇瓣轻轻印在那张脸上勉强作为早晨的提醒。
于是特蕾西收获一个早安吻后心满意足吃完早餐。
“今天还有演出吗,瓦尔莱塔?”
“有。”抬手揉了揉面前小姑娘的脑袋,又准确扣上了外衣点一粒纽扣。“不过离这儿有些远,回来会晚……记得早睡,不用等我。”
“嗯。”特蕾西略一踮脚,手中温暖围巾环过眼前这人的脖颈,在胸前打了个漂亮的结。
出门前两人又抱住,约着明早见。
门轻轻关上,发出细微声响。
特蕾西正准备回房间继续昨天的新念头,眼角漫不经心扫过周围时定住——一个用漆黑画笔涂上的面具,黑白分明,此刻被放在了桌子上。
她连忙从睡衣口袋里掏出电话拨给瓦尔莱塔,还没等那人出声便急切开口:
“瓦尔莱塔,你的面具忘在家里了……你在哪?我给你送过去!”
对面一阵嘈杂的声音,似是种种道具碰撞间奏响。
“我带了,”她的声音因疑惑尾声变得有些奇异,“也许……你看到的是某个失败品?”
“嗯……”
真奇怪。
她呢喃出声。
过后她简单收拾了屋子,戴上小巧的钥匙准备出门。耷拉着的小挂饰随着熟练动作撞击着门板。确认无误后她正想去采购些物品,刚到路边,一声巨大声响引去她的视线。
霎那间,血液凝固一般——一个人,不,已经看不出来是个人了。
血液还在流着、流着。
不断的痛苦声响演变的有些笑意,尖锐刺入耳内,竟有些发黑的血液追踪至她脚下,身旁乱糟糟的声响让她有了种不真切的感觉。
置身何处?
越发扭曲。

[2]

刹那间惊醒。
她几乎是猛地起身,大口喘着气。
异样的真实让她有些恍惚。
听到声响的瓦尔莱塔连忙推开门,看到略带迷茫的特蕾西关切开口:“做噩梦了吗?”
她那双精致眼眸和上方漂亮细眉因担忧纠在一起,不知为何,特蕾西又想起了刚才的梦。
“嗯。”
她抱住身前人,那温暖柔软的触感配合早点的淡香是如此真实。
“糟了!我还在煎鸡蛋呢!”
于是她们的早饭面包片上的煎蛋带着黑边。苦味使她皱起双眉。
瓦尔莱塔轻笑,又起身在她杯子里添了些热乎的牛奶。
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特蕾西,我今天还有场演出……”
她僵住了。手中餐具落在洁白桌布上。
相同的早餐、同时安排的演出。
双目浸染上恐慌。
“怎,怎么了?”瓦尔莱塔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激烈。“是噩梦的缘故吗?”
耳边嗡嗡作响,她几乎就要蜷在一起。
闻言紧紧抓住她的手臂,也不清楚力度如何,不停重复,“不要去…不要去……”几乎是乞求着的。
瓦尔莱塔心疼地抱起她的小姑娘,哄道:“我可以请假,今天不去了……”
“嗯……说好了。”
“说好了,不去。”

这一天她再没发现任何异样,都在提醒她那只是一场梦。
然而平静几天后,裘克的一通电话打乱了她的所有思绪。
瓦尔莱塔临时工作的剧院发生了意外。
于是特蕾西随便披了件外衣,面色焦灼匆匆赶去。
瓦尔莱塔还没跟她联系。那场梦,还有现在,都像是奔着瓦尔莱塔去的。
浓烟和火红亮光刺激着她的鼻腔与视线,她很慌。于是在得知瓦尔莱塔的去向后一刻不停跑去。
粗暴推开了门,看着一脸茫然的艾米丽她喘了口气,紧张问道:“她……怎么样?”
艾米丽的神情更为迷茫了。她低下头,翻了翻手中记录的本子。
犹豫片刻开口:“她……是谁?”
“瓦尔莱塔啊,艾米丽……”
不…艾米丽……
为什么用这种眼神?
话语被沉重吐出,穿过耳膜敲击在她脑内,“可是特蕾西,瓦尔莱塔她早……”
话语末的字符恍若噩梦,逐渐模糊不清。

[3]

一片昏暗中,闹钟的铃声遵循规律蹦跳着。她隐约觉得做了个很不好的梦,但回想不起内容,连片刻细节也没有印象。
她索性不去想,掀开被子坐直身体,指节叩上闹钟开关,拉开窗帘。此时光线轻柔,街道上正人影稀疏。
她坐在床边,套在脚上的短靴被随手一提,鞋面蹭上清晨的浅色。拿起昨夜未完成的面具,想想又取出抽屉安放的颜料,为面具添了张温和的笑容。
把面具摆回原来的位置,嚼着刚拿出的松软面包,脑内想着该用什么样的礼盒和饰品来点缀。她总觉得直接给一张黑白相间的微笑面具有些怪异。
看了眼日历,发觉距红圈已经越来越近。她不禁有些期待。
那个将会带着甜蜜的日子,正悄悄来到。

[4]

特蕾西的脑袋猛地一沉,睁开了眼。
飞刀入靶的沉闷声响,立刻有人装模作样叫起好来,伴随着稀拉拉的掌声。
“别闹了,好好练吧。”话虽这么说,却也带着一丝笑意。
视线循着声音寻去,是身旁如此熟悉的人。
她忽然想起自己是陪瓦尔莱塔来排练的。
手不自觉间钻入了身旁那人的手,在熟悉的冰冷中找寻到了一些温暖。
轮到瓦尔莱塔上场了。
她的表演畸形又充满奇幻色彩,利用两人共同制作的义肢,以及看似笨重的蜘蛛壳,在行动时却非常迅捷。遮住美丽脸庞的面具勾勒出笑容,张开后精妙吐丝器的设计为表演更添特色。
排练完毕后的计划是逛街。
此时虽说不是那么闷热,不用担忧防晒工作是否到位,但也绝不凉爽,紧握着的手很快冒出汗滴。
人们总喜欢用些饰品装饰他们的店铺,例如摆放得当的鲜花。于是她相中了几条彩色棉布。
“茶花怎么样?”
“或许玫瑰更适合。”
的确。
不经意间瞥见瞬间那人上扬的嘴角、弯下几分更显柔和的细眉,和几乎听不出的微弱笑意,无一不在散发着魅力。
热情似火的玫瑰将会代替扭捏的蝴蝶结,在舞台上大显光芒。

几天后,特蕾西本来打算去看瓦尔莱塔演出,却收到了一封紧急请求的信。不是什么有难度的制作,但是消耗时间要相对长点。
她只好充满幽怨地在家里忙着,想着以后再去。
怀表指针在昏黄的光线下仍走着,核对无误的特蕾西不免有些焦急。
约好了时刻的客人没有来取。
兴许是有什么事耽误了,她自我安慰着。
然而夜幕降临,草木间昆虫开始演唱,几只萤火虫闪烁着穿梭于夏夜。
除去虫们的狂欢这里安静一片,不见人影。
星光和月光微弱笼在城市的大地,她慢慢踱回家。
忙碌半天多的成品无人需要、报酬更不可能有,耽误了她期待已久的日子。
被戏弄的郁闷感越发暴躁。
连盒带表一同摔在了地上,粉身碎骨。
一声尖叫响起,从耳内传入,刺穿整个躯壳。

[5]

嘀嗒嘀嗒。小雨连绵不断,敲在前方不知什么东西上,反弹起的小水滴响着、溅到身上,逐渐打湿衣物。
一片泥泞。
小心翼翼向前摸去,似是摸到了一块墓碑。顺着凹凸不平处模个来回,也没有分辨出来刻了什么。
秋夜的寒气从露出的皮肤钻入体内,刺骨的凉意。她不禁又拉紧身上的外套。
实在是太暗了,没有一盏灯可供燃起照亮。几乎什么都看不清,一片片的昏黑。
好像她的心情也这般沉闷。此刻什么也不去想,就只是坐在这里,守着一个不知何人的墓碑。

[7]

“醒醒,”睁开眼见是她最熟悉的人,顺口应声。
“很困吗?”她身体前倾,用额头感受了下特蕾西的体温,确定没什么问题后补充道:“美智子教了我做苹果糖的方法……尝尝吗?”
特蕾西才注意到她手上拿着红亮的苹果糖。淋在上面的糖浆几近凝固,混杂苹果的清香越发甜蜜。
“……嗯。”
她伸手接过,两人争论着谁先吃,最后瓦尔莱塔抵挡不住,乖乖听话咬了第一口。特蕾西这才顺着方才缺失一角的位置咬去。
有些凝固的糖浆入口即化,配合清脆的苹果,口感酸酸甜甜。
特蕾西悄悄瞥向一旁充满期待的恋人。根本不像是第一次做呢。
糖已经吃完了,但回味间甜意流遍了全身。

午后阳光从随意拉过帘布的缝隙间投入屋内,在字符间斑驳。
买回来的书籍让她讶于美智子的家乡。是一个小却美丽的东方国度,字母间虚幻绘出那淋着皑皑白雪的火山、雾气弥漫的温水泉 、间交错的层层树林,在地图上勾勒出色彩斑斓的地方。
翻过又一页,已是昏昏沉沉。
迷糊之间,她总觉得有什么被遗忘,但又想不起来。

[8]

“我很喜欢这张面具……我…非常感谢。”

“有件事,我……认真的。”
不论是你冬日暖阳般的笑容、认真工作的模样、待周边事物的温柔谨慎……都在散发着独属于你的魅力。也许是哪天红霞绚烂时不经意一瞥、表演时滴落折出绚丽彩光的汗珠……都是你,吸引着我的你。

“听美智子小姐提起她的家乡,非常有意思的地方。不如我们一起去看看?”

“我们会在一起,往后也持续着。”

“真的…非常抱歉……我可能……再也无法陪伴你走下去了……”

“他们说我应该尝试遗忘,但我做不到。”

“……求求你了,回来吧……”

苦痛潮水般涌来,那燃烧的火光还在不停息地蔓延。
骗子骗子骗子……
尖叫、泪珠、乏力。
不知是难过还是愤怒,绞在一起。蜷缩起来,什么都不再去做、不敢去想。

[9]

“特蕾西,在观众席观看我的表演吧?我会穿着那身刚改好的服装出演。”
她笑着开口,等待答复。

end.

是重发,修改了,之前那篇就删了。
大概是寒假即将开学那时的想法……一(咕)拖(咕)再(咕)拖orz 和须有讨论了很多,然后现在又补充了一些想法。
ooc肯定是有的……orz不知道自己想的有没有成功表达出来_(:3」∠)_

该用户没有有效证书
瓦尔莱塔——狼来啦——————...

瓦尔莱塔——狼来啦————————

瓦尔莱塔——狼来啦————————

超级无敌可爱的小太阳
我小特虽然矮,但跳起来也能打到...

我小特虽然矮,但跳起来也能打到杰克的膝盖。

我小特虽然矮,但跳起来也能打到杰克的膝盖。

~酌酒一笑戏人间
这就宛如场上被队友演然后一怒之...

这就宛如场上被队友演然后一怒之下用机械师放飞自我的我(就是我)。。。以及我那似乎没睡醒的傻鹅纸。。。(怎么每次儿子都会先去世莫,白发人送黑发人嘛)。。。
酌某人弱弱吐槽高中好累鸭。。。

这就宛如场上被队友演然后一怒之下用机械师放飞自我的我(就是我)。。。以及我那似乎没睡醒的傻鹅纸。。。(怎么每次儿子都会先去世莫,白发人送黑发人嘛)。。。
酌某人弱弱吐槽高中好累鸭。。。

南柒瑶
成品...也就这样儿吧好多东西...

成品...
也就这样儿吧
好多东西看不懂不会用💦
头一次板绘不太顺手qwq
轻喷_(:з」∠)_

成品...
也就这样儿吧
好多东西看不懂不会用💦
头一次板绘不太顺手qwq
轻喷_(:з」∠)_

你好我是素素

欧利蒂丝庄园的故事(73)

周围的风弱了下来,船缓慢的在黑暗中漂浮,像是穿越了整个星系。裘克的手紧紧地抓着船沿,颇有些好奇的将头试着伸出去,想要看看下面的景色。

“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在船上呆好。向下看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菲欧娜将手从舵上缓缓拿开,看着舵自己掌握着平衡,终于舒口气,寻了一处坐下来。“距离目的的还有一段距离,看来我们要独处一阶段了。”

裘克一时语塞,面对着菲欧娜,他真的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可以问任何你想知道的问题。”菲欧娜从宽大的斗篷下拿出一个紫色的小瓶子,倒出里面的液体,轻轻的擦拭着手指。紫色的液体没过伤口,手上的伤痕一瞬间愈合了。看着裘克正在看着自己,菲欧娜挑了挑眉,将紫色瓶子递了过去。“要...

周围的风弱了下来,船缓慢的在黑暗中漂浮,像是穿越了整个星系。裘克的手紧紧地抓着船沿,颇有些好奇的将头试着伸出去,想要看看下面的景色。



“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在船上呆好。向下看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菲欧娜将手从舵上缓缓拿开,看着舵自己掌握着平衡,终于舒口气,寻了一处坐下来。“距离目的的还有一段距离,看来我们要独处一阶段了。”



裘克一时语塞,面对着菲欧娜,他真的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可以问任何你想知道的问题。”菲欧娜从宽大的斗篷下拿出一个紫色的小瓶子,倒出里面的液体,轻轻的擦拭着手指。紫色的液体没过伤口,手上的伤痕一瞬间愈合了。看着裘克正在看着自己,菲欧娜挑了挑眉,将紫色瓶子递了过去。“要来点么?”



“……不,不。谢了。”裘克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大拇指在食指上轻轻的抹了抹。



“一条船上的蚂蚱。”菲欧娜还是拉过裘克的手,将紫色的液体滴在他的伤口上,又把瓶子完全交到他手中。“不介意的话,帮个忙。”


菲欧娜将后背上一处伤口显现在裘克面前,裘克有些吃惊的看着菲欧娜背上那道恶劣的伤,只能试着将液体暂时浇在上面。


伤口不再那么痛,但却没有完全愈合,依旧留下一道深痕。菲欧娜自知不能迅速痊愈,自己转过身,从裘克手中将瓶子拿了回来。



“那个,其实我很好奇……你的斗篷里面还有多少瓶子?”裘克的声音有些干涩,他觉得自己的汗毛都要尴尬的竖起来了。



“而我好奇的是你在问这种蠢问题的时候竟然能做到一脸认真。”菲欧娜打开了斗篷,里面整齐的放着一排不同颜色的小瓶子,以及一根存放良好的羽毛。“现在解决你的疑惑了么?”


“你的伤?”


菲欧娜看了看裘克,“如果我没有被伤到,是绝对不会来这里救杰克的,你还是感谢这个伤口吧。”



裘克不再说话,只是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周围偶尔经过的星星。



那并不是单纯的星星。



每一颗星星仿佛都是一个人。



不同的举动,不同的脸颊,裘克甚至能看清那些人的喜怒哀乐。虽然只不过匆匆一瞬,但却让人记忆深刻。



“像一个神棍对么?”菲欧娜看着裘克的脸颊,裘克也把眼神转了过来。“我这样的人。”



“呃……”虽然自己在脑海里曾经想过很多形容词来形容菲欧娜,但是没有什么比神棍这个词更合适的了。让裘克唯一诧异的是这个词竟然从菲欧娜自己的嘴里说了出来。



“要知道说起来我们之间颇有渊源。”菲欧娜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裘克。“在另外的几个时空,我们就曾经见过。你也曾是忠诚的信徒。”



看着裘克一脸“你还是杀了我”的表情,菲欧娜忽然笑出声。“难以置信吧?不同时空的你有着不同的信仰,不同的命运,不同的性格。”



“我是最不相信这些的……”裘克的声音有些不确定。



“艾米丽也曾经这样说过。”菲欧娜很合时宜的接过话。“但是最终她还是相信了。你也一样,因为你现在和我坐在这里。我知道你更多的是想拯救你的绅士朋友,也想保护你的爱人。因为你不信任我。”



“我不会拿艾米丽的生命冒险。”裘克颇有些敌意的看了一眼菲欧娜。“所以即便是没办法回来,我也宁愿留在冥界的是我自己。”



“逆转事情发展的力量是存在的,裘克。那是未来神赐予凡人的能力。”菲欧娜伸出一根手指,惋惜的摇了摇。“对杰克的死没有什么疑惑么?”



“应该说是疑问太多,不知从何问起。”虽然心有余悸,但裘克尽可能的正视着面前这个女人。



菲欧娜仰起头看了看前方,伸出左手,将蓝色的漂流瓶重新显现。



“燃烧了人的肉体,却没有损伤骨和衣服,这种东西在未来,我看到过一次。”菲欧娜的眼神逐渐变成金黄色,裘克面对着面前这个小个子的女人,竟然觉得有些恐惧。“魂火,那个在高塔封动,能源枯竭的时代不可多得的,可以解燃眉之急的资源。”



“恩……虽然还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裘克有些无奈的撇撇嘴,“相信我,我真的认真听了,大概就是一种未来的资源把现在的杰克弄成了一具枯骨,对吗?”



“完全正确。”菲欧娜站起身,手重新扶在舵上。“我们就要到了,抓紧把手。我怕是要没心思照顾你了。”



裘克向远方望去,金黄色的沙子像是灾难一样扑面而来,菲欧娜戴上了帽兜,全力加速向黄沙冲击而去。裘克慌忙弯下腰,头低着不敢抬起来。



紫红色的屏障扩散在船的甲板,似乎在和疯狂的黄沙搏斗。菲欧娜的眼神越来越锐利,眼里紫红色的光芒也越来越美明显。



-



大厅内。



“我们就这么干等着吗?”威廉再一次打了个哈欠,实在有些疲惫的靠在坚实的屏障上打盹。“早知道我就早些离开了。”



“如果下一个棺材里的人是你,你还会这么悠闲吗?”奈布罕见的蹲下身来,和威廉认真的搭着话。



“即便你像父亲一样的教导他,他该困还是会困,你还是行行好,让他睡吧。”玛尔塔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帮着艾米丽怀里的特蕾西擦擦脸颊。



奈布回过头看了一眼玛尔塔,又转过身继续和威廉说起话来。“我一直都没有问过你,你之前是和海伦娜来过这里么?”



听到这话,威廉忽然变得兴奋起来。“原来你还记得这件事情!对的没错,我们曾经来过这里。可是之前这里的监管者非常好躲开,翻个窗户他就会跟丢了。”



“那你没有跟监管者说过话么?”



“没有。只记得他们很好欺负,要知道,一个球撞过去,他们会眩晕好一阵呢!哈哈!”



“这不重要。我想知道,你还记得你们上一次是怎么逃出去的么?”奈布继续耐着性子,仔细的询问着威廉。



威廉张了张口,忽然迟疑了起来。“我记得是偶然之间庄园出了问题,至于我们怎么出去的,我真的不记得了。更让我觉得不解的是,你刚才问我庄园出了什么问题,我竟然一点都不记得了。”他似乎有些不甘心的拍着脑袋想着,却一无所获。“海伦娜,你还记得么?关于我们怎么出去的一切?”



海伦娜轻轻的摇着头。“我本来就很难分清楚方向,只记得一瞬间,就到了茂密的森林,我一路一直跟着威廉,最终遇到了一个卖糖果的年轻人带我们走出了森林。”



奈布点点头,看着趴在桌上已经睡着的莱利和瑟维,以及站在墙壁一旁专心致志读着书本的库特,走到另一张桌子上,掀下桌布,给两人盖好。



伊莱在柱子一旁靠着,像是睡着了。但只有他自己知道,现在的他正在自己的空间,和那位智者谈话。



“你是怎么劝动菲欧娜施以援手的?”一个深沉的老者的声音在伊莱的脑海中响起。



“不是劝,而是威胁。”伊莱用自己的意念回复着老者。



“你说了什么?”



“如果不肯帮忙复活杰克,我就杀了她。”



“在这个空间不会有真正的死亡,所以她说‘不可能’。”



“对。于是我用羽毛抵住了她的背,让她体会了一下寒冷火焰的力量。”


伊莱意念的回复带着一丝笑意,“并且告诉她,如果她不答应我的请求,下一秒她就会发现自己的胸膛被燃烧到融化。”



伊莱动了动自己的身体,低语着,在其他人看来,像是在梦呓一般。只有鸮轻轻的用头蹭了蹭伊莱腰间上的闪过的那根深蓝色羽毛,因为它知道,这根羽毛寒冷的光泽中,蕴含着奇妙的力量……


世角为牢

一个找东西的故事

★主蝶盲【虽然这篇并没有写到】

★带了点蛛特

★第一次写第五相关 有点紧张

★算是我流人设吧,大家都是白的。

★小学生文笔。

★很喜欢他们。

——————————————

海伦娜在游戏时遗失了随身的黑胶碟。

1

地图:军工厂。

“没关系,绝对能找到的。”特蕾西在赛前自信慢慢地对她说道:“我和玩偶分头行动,牵制监管者就交给威廉吧,你安心修机就好。”“对,大家都会帮忙的!”

高涨的热情让海伦娜有些不知所措,她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

游戏在缪斯印记碎裂后正式开始了。


前期的节奏很平稳,在威廉救下菲欧娜之后便一直传来‘砸中监管者’的通知音。

但破译完第三台密码机时,海伦娜与极限传送来的瓦尔莱塔打了个照面。

突如其来的心跳声让...

★主蝶盲【虽然这篇并没有写到】

★带了点蛛特

★第一次写第五相关 有点紧张

★算是我流人设吧,大家都是白的。

★小学生文笔。

★很喜欢他们。

——————————————

海伦娜在游戏时遗失了随身的黑胶碟。

1

地图:军工厂。

“没关系,绝对能找到的。”特蕾西在赛前自信慢慢地对她说道:“我和玩偶分头行动,牵制监管者就交给威廉吧,你安心修机就好。”“对,大家都会帮忙的!”

高涨的热情让海伦娜有些不知所措,她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

游戏在缪斯印记碎裂后正式开始了。


前期的节奏很平稳,在威廉救下菲欧娜之后便一直传来‘砸中监管者’的通知音。

但破译完第三台密码机时,海伦娜与极限传送来的瓦尔莱塔打了个照面。

突如其来的心跳声让她一时慌乱,显然狩猎者并没有错过这个瞬间。

“!”

2

被击中后的痛楚让奔跑变得吃力许多,附近的板区上粘黏着开局时留下的蛛丝,盲杖轻击后返还的声音无不提醒着:她走不了多远。

就在心跳逐渐加快,监管者举起手刃时,一道黑影从灌木里猛地冲出,在被击中的同时,不远处的电机爆出了红点。

3

“哦呀。”

蜘蛛小姐心情颇好地哼了一声。

趁乱躲在高墙后的海伦娜听见了机械师娃娃被击倒的声音。随后,心跳声也逐渐弱下。似乎是……放弃追自己了?

她敲了敲附近的空地,确认心跳声停止后,去往了未破译完的电机的方向。

4

电闸开启。

海伦娜用盲杖重重地敲击地面,她感知到特蕾西正在往大门这边赶,威廉抱着橄榄球准备冲撞做最后拖延,而远方跑过来的人影正在往这边疯狂挥手:“快走!”

“?”三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她跑得近了,身上挂满了没来得及清理的蛛丝,显得有些滑稽。监管者带着血色的眸子加深了屠戮的狠戾。但瓦尔莱塔却只是追着她的身后跑,似乎没有出刀的打算。

“??”

“快走!”

她终于跑出了大门,顺带将其他人一同推了出去。

5

“唉唉唉?”

四个人在场外滚做一团。

6

求生者赛后。

特蕾西修理着损坏的娃娃,对海伦娜道歉道:“对不起,我们没有找到。或许它并不在这张地图里……嗯,我再陪你红教堂去看看?”后者只是微微摇头,笑道:“已经很感谢了。而且娃娃也帮了我的忙。”她稍微思考了一会,像是在组织语言:“只是……瓦尔莱塔小姐似乎很喜欢你呀。”

螺丝因为用力过度被嘣了出来。

7

“嗯??没有吧!你怎么看出——不、不是!我是说,这个很明显吗?也不对,总之……”机械专家有些窘迫地辩解道——如果这样的散碎语言能算辩解的话。

“啊。很明显呢。”

海伦娜摸索着将那枚螺丝递给了她。

8

监管者赛后。

“今天也辛苦啦,瓦尔莱塔小姐。”红蝶与她打了招呼。

“只是失手才毁坏傀儡的,结果一整局都不让我牵气球。我只好把她围在蛛网里。那个孩子气鼓鼓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

9

瓦尔莱塔的行动大多随性,她好像并没有因为被砸板子而气恼,反倒擦了擦刀刃,八卦起来:“除了破译和牵制外,好像还有什么别的事需要他们去做。听说,亚当斯那孩子似乎丢了什么东西?”

“嗯?”


南柒瑶
板子到了在试用不太会用wq底稿...

板子到了在试用
不太会用wq
底稿已毁不会上色awsl
救救孩子吧

板子到了在试用
不太会用wq
底稿已毁不会上色awsl
救救孩子吧

菠菜菠菜菠菜贱卖
其实参加了学园祭的活动,毕竟画...

其实参加了学园祭的活动,毕竟画了,还是来努力拉票吧_:(´ཀ`」 ∠):虽然自己都觉得画得很烂……求生者分别是佣兵医生机械先知不知道看不看得出来(。

我是大学画手组的mika

http://id5.163.com/m/xyj/zppx.html?mbshare=cplink&spreadtimes=1

喜欢的话给我投一票吧╰(*´︶`*)╯♡爱您

其实参加了学园祭的活动,毕竟画了,还是来努力拉票吧_:(´ཀ`」 ∠):虽然自己都觉得画得很烂……求生者分别是佣兵医生机械先知不知道看不看得出来(。

我是大学画手组的mika

http://id5.163.com/m/xyj/zppx.html?mbshare=cplink&spreadtimes=1

喜欢的话给我投一票吧╰(*´︶`*)╯♡爱您

安栀永远爱莲莲善逸时透君也总
学园祭文章,在本人主页里可以康...

学园祭文章,在本人主页里可以康康,看官老爷们赏个脸啦,谢谢ヾ(≧∇≦*)。
喜欢的投个票呗,写手组中学组755号蛋挞超凶超高冷,传送门→https://id5.163.com/m/xyj/zppx.html?mbshare=cplink&spreadtimes=1

学园祭文章,在本人主页里可以康康,看官老爷们赏个脸啦,谢谢ヾ(≧∇≦*)。
喜欢的投个票呗,写手组中学组755号蛋挞超凶超高冷,传送门→https://id5.163.com/m/xyj/zppx.html?mbshare=cplink&spreadtimes=1

小甲

小女孩站在散落满地的机械零件中,手里拿着一个奇怪的金属小人。

小女孩站在散落满地的机械零件中,手里拿着一个奇怪的金属小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