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特里休

18.9万浏览    2637参与
花栗鼠
该不会只有我一个人搞

该不会只有我一个人搞

该不会只有我一个人搞

灰白之境@太陽の沈まぬ国
鎮魂歌は静かに奏でられる… ♪...

鎮魂歌は静かに奏でられる…


♪哦~辣妹~米斯達~哦~米斯達~♪

為了慶祝米米到家,拍了下喜聞樂見的換魂ver

背景摳了下動畫雖然完全看不出來

努力把好不容易插上的槍拍出來了uwu


雖然拍下遠處趴著的小秘書餡布布也行不過果然還是算了

鎮魂歌は静かに奏でられる…


♪哦~辣妹~米斯達~哦~米斯達~♪

為了慶祝米米到家,拍了下喜聞樂見的換魂ver

背景摳了下動畫雖然完全看不出來

努力把好不容易插上的槍拍出來了uwu


雖然拍下遠處趴著的小秘書餡布布也行不過果然還是算了

绫濑川夏江

JOJO系列泫雅包——特里休•乌娜

特里休的这款炒鸡炒鸡可爱~~~

草莓水果硬糖配色!!!

加一大圈绒毛边!!!

休妹宝贵的少女心啊啊啊啊啊啊~

同时有双c和吧唧两个装饰!

双c是固定的,毕竟是休妹点名要的牌子啊hhh

吧唧可以别上去!(。ò ∀ ó。)

58.88r,塞礼物,包非偏,可私,可订

JOJO系列泫雅包——特里休•乌娜

特里休的这款炒鸡炒鸡可爱~~~

草莓水果硬糖配色!!!

加一大圈绒毛边!!!

休妹宝贵的少女心啊啊啊啊啊啊~

同时有双c和吧唧两个装饰!

双c是固定的,毕竟是休妹点名要的牌子啊hhh

吧唧可以别上去!(。ò ∀ ó。)

58.88r,塞礼物,包非偏,可私,可订

小零度在翻滚
【黄金之风】涂鸦QAQ最近实在...

【黄金之风】涂鸦
QAQ最近实在太忙,乱涂一个休妹

【黄金之风】涂鸦
QAQ最近实在太忙,乱涂一个休妹

Akihi
我是屑..。 布妈咪...。...

我是屑..。

布妈咪...。


我不是故意没画小飞机和福葛

我这个屑太懒了,杀了我

我是屑..。

布妈咪...。



我不是故意没画小飞机和福葛

我这个屑太懒了,杀了我

nagi

老板特里
p1) 陌生人a:诶看看,他们俩是夫妇吗?很般配哦
陌生人b:不是吧,他们长得很像应该是大哥哥和妹妹吧。
老板:特里休,我们回家吧。
休:嗯。
休(想想):(大哥哥?妹妹?) 。。。!

p2) 休: 。。大哥哥。
休/老板:。。。
(碰!)

p3) 休:!!!
休:你,你没事吗?
老板:w,,
老板:妹妹啊....
休:(ムラッ)

休:多比欧,你整理一下这些,然后你绝对不要进去我的房间。(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

老板特里
p1) 陌生人a:诶看看,他们俩是夫妇吗?很般配哦
陌生人b:不是吧,他们长得很像应该是大哥哥和妹妹吧。
老板:特里休,我们回家吧。
休:嗯。
休(想想):(大哥哥?妹妹?) 。。。!

p2) 休: 。。大哥哥。
休/老板:。。。
(碰!)

p3) 休:!!!
休:你,你没事吗?
老板:w,,
老板:妹妹啊....
休:(ムラッ)

休:多比欧,你整理一下这些,然后你绝对不要进去我的房间。(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

最喜欢吃饭的猫仆
“我能喜欢上我的父亲么?”“世...

“我能喜欢上我的父亲么?”
“世上没有任何一对父女会担心这种事。”

@喵子(^・ェ・^)

“我能喜欢上我的父亲么?”
“世上没有任何一对父女会担心这种事。”

@喵子(^・ェ・^)

浮空甲

【橘特里】情愫

  1

  一个人能经历多少不幸?

  即使眼睛已经得到妥善的治疗,纳兰迦也常常这样思考。

  已经不记得是谁教导过他,如果想要‘得到’,就一定要‘付出’。纳兰迦认同这个道理,所以他想为布加拉提做点什……不对,不是这样的,如果有人对自己好的话,他理应对此做出回报啊!

  纳兰迦敲了敲脑壳,发现差点又被所谓‘教导’绕了进去,如果不是他及时想起了这教导来自何方。

  纳兰迦现在已经很少想到‘大哥’了。可也许是因为站在监狱门口的缘故,就算刻意回避,那些曾经备受信赖的只言片语不时冒出来干扰他的思绪,这让纳兰迦沮丧又恼火。

  但很快纳兰迦重新陷入了紧张。这紧张并非来自于面无表情的狱警,而是...

  1

  一个人能经历多少不幸?

  即使眼睛已经得到妥善的治疗,纳兰迦也常常这样思考。

  已经不记得是谁教导过他,如果想要‘得到’,就一定要‘付出’。纳兰迦认同这个道理,所以他想为布加拉提做点什……不对,不是这样的,如果有人对自己好的话,他理应对此做出回报啊!

  纳兰迦敲了敲脑壳,发现差点又被所谓‘教导’绕了进去,如果不是他及时想起了这教导来自何方。

  纳兰迦现在已经很少想到‘大哥’了。可也许是因为站在监狱门口的缘故,就算刻意回避,那些曾经备受信赖的只言片语不时冒出来干扰他的思绪,这让纳兰迦沮丧又恼火。

  但很快纳兰迦重新陷入了紧张。这紧张并非来自于面无表情的狱警,而是来自他即将碰面的干部,波尔波。

  纳兰迦吸了一口气。

  他真是超幸运的。在失去了父亲和兄弟后还能够遇到福葛和布加拉提他们。

  黑帮是很危险的,不论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大家都希望他能好好读书,纳兰迦知道,也的确为此做出了努力。

  他是幸运的,他知道,但这并不是他想要的幸运。

  布加拉提,福葛,还有阿帕基……他想成为他们的家人。

  纳兰迦跟上了狱警的脚步。

  布加拉提曾提过人手不足的苦恼,他完全可以帮助布加拉提——你可以的,纳兰迦,现在,证明你也一样值得信赖。

  纳兰迦要主动抓住这份幸运。

  2

  “把衣服脱下来,快点。”

  在明白她让福葛脱衣服的原因后,纳兰迦下意识地低头看自己。

  看起来明明是我比较好欺负才对……?所以这个大小姐是觉得福葛身上比较干净?

  明明他每天都会换洗的。

  纳兰迦想,对特里休没有多大的恶感——他们又不是一路人。

  这种被宠出来的娇纵任性让纳兰迦有一点小小的羡慕。想来在之后BOSS也会把他的小公主捧在掌心上吧。

  真好,这个世界上,并非所有人都会遭遇不幸。

  3

  特里休和他们是不同的。

  纳兰迦翻了一页杂志,难得动脑子思考毫无意义的假设:如果老化的是布加拉提他会怎么办?

  他会做出和特里休一样的举动,然后被布加拉提斥责——解决敌人最重要。

  冰块是战略资源,特里休的举动是无意义的浪费。就算是纳兰迦,在事情没有发生的前提下,他也依然知道最佳的选项。

  所以说,特里休和他们是不同的,她也不必和他们相同。尽管经历险境,但他们会一路护送她直到老板下达结束的指令。特里休只需要保护好自己就可以了,连同她那些无需顾全大局的可爱。

  纳兰迦甩了甩脑袋,把这毫无意义的假设甩出脑海。

  ……话说回来,他和特里休的关系有这么好吗?

  4

  纳兰迦从未想过背叛。

  自己的脑子有点笨,纳兰迦知道这一点。就算是一直很努力他也老念不好书,而且总有人喜欢借他脑子不好这点欺负他。

  可就算脑子不好,纳兰迦也有自己投机取巧的办法——既然自己脑子不好,那么只要听从聪明的、值得信赖的人,不就好了吗?

  他为什么要背叛呢?他视若父亲的布加拉提是热情的队长,常常被他气到暴跳如雷大打出手下次还是会继续教学的福葛虽然年纪比他小,但纳兰迦觉得福葛是他哥哥——这话可不能说出口,会被米斯达嘲笑的。米斯达每次拿他饮料都不给钱,超过分!但纳兰迦记得他在‘大哥’出狱当天套了他一顿麻袋,也不知道他从谁那里听说的,“这种事情早忘了啦!”,这样说着的米斯达顺手拿走了他手上的零食……他当时在吃什么来着?反正,完全就是一个混账兄长嘛!还有阿帕基,虽然很少参与日常,但也是小队不可缺少的一员,他们都是他的家人。纳兰迦从未想过背叛热情,在热情的庇护下他才能拥有这样的生活。

  布加拉提是他如父亲般敬仰的人,纳兰迦信赖他,布加拉提的行为指引他前行的方向。而福葛是聪明人,是他将纳兰迦从泥淖中拉了出来。纳兰迦相信他,比相信自己更甚。但这两个人之间,爆发了不可调和的冲突。

  纳兰迦手足无措。

  他相信福葛,他们会死的!可那是……那是布加拉提啊!他该怎么办?他该怎么办?!

  船开动了。

  落日的余晖下,纳兰迦捕捉到了特里休的面容。即使陷入了昏睡,她的脸上还带着困惑和不安。不安和强作镇定是这段旅程中特里休的主色,纳兰迦以为只要护送她到老板身边,也许特里休和她的父亲会有一点争执,但她会待在老板的羽翼之下,如同天下每一位幸福的孩子一样,享受父亲的关心和爱护,然后重新露出笑容……护卫队不就是父亲对特里休的庇护吗?

  可她手腕上的血迹甚至还没有被擦除——“老板是为了亲手杀死自己的女儿,才命令我们去保护她。”

  她一无所有,就像过去的他一样——

  纳兰迦冲入水中。

  5

  “没有这个必要,纳兰迦。”

  她听到了多少?

  “要我在没搞清楚之前就不明不白地被杀?想都别想!”压抑着愤怒的词句如机关枪一样从她齿缝间喷吐而出。

  “纳兰迦,看来她的精神比你想像的还要坚韧得多。”阿帕基说,有些许不易察觉的如释重负。

  特里休比纳兰迦要坚强。

  “我明白了。”纳兰迦低声道。

  特里休并不是他。纳兰迦向父亲和‘大哥’寄托了信赖,但特里休并没有。尽管比纳兰迦还要小,但她比纳兰迦要来得独立。

  这就是女孩子的早熟吗?纳兰迦想,却不相信:哪个孩子不会向父亲寄托信赖呢?

  别哭啊,特里休。

  我们在你身边。 

  6

  了解到B.I.G是如何被解决的纳兰迦扭头看向坐在座椅上的特里休。她好像在思考着什么,光线照亮了她半边脸庞。

  特里休并不是只能等待他们救助的姑娘。

  纳兰迦有片刻分神。错过了夸赞的最佳时机,“漂亮”这个词在他的舌尖滚了两滚,理所当然的“干得漂亮!”不知怎的就是无法出口。

  “有点意外。”纳兰迦说,又其实不是那么意外:“特里休毕竟是特里休嘛……”他嘟囔,不想让米斯达听见。

  他忽然有些雀跃。

  在这场旅途中,特里休是他们的同伴。

  

  7

  “布加拉提未免太冷酷了点吧?”特里休低声指责,“居然连一句‘纳兰迦,你没事吧’都不问。”躺在沙发上养伤的纳兰迦一愣。

  “你在生什么气啊?”他强打精神解释。纳兰迦讨厌对布加拉提的任何误会。但说话的人是特里休,几天前和他们生活完全没有交集的特里休,现在是他们的同伴。

  “这种事情我也知道啊!我的意思是他对大家太冷淡了啊!”

  应该被关心的是我吧?纳兰迦纳闷,盯着特里休几秒,明白了情况:谁会不喜欢布加拉提呢?

  纳兰迦用言语捋顺特里休的表现,堪称一针见血。他还有一点得意:虽然他承认乔鲁诺这个小鬼厉害,但怎么说他这个老人在某些方面也要甩开新人才对。

  “你说,谁想怎么样?”

  ……生气了。

  想了解布加拉提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纳兰迦翻了个身,拒绝和特里休继续聊下去——他才不傻,和生气的女人讨论恋情……而且被关心的明明应该是我。

  纳兰迦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独自生了点闷气。

  8

  只要抢回箭,一切都结束了?

  意识到这一点,那些在旅途中不断压抑回避的情绪立刻涌了上来。真是,明明也就几天,但乡愁竟然会那么严重。说起来,这好像还是他第一次离开那不勒斯呢。

  回去后他要吃玛格丽特披萨,撒上牛肚菇的披萨!他还要去上学!还有福葛,自从遇到福葛后他还是第一次和福葛分开这么长的时间呢!

  还有……阿帕基……

  “特里休!我们一定会保护你直到最后一刻!”

  纳兰迦喊道。

  所以露出笑容吧,特里休,别害怕,我们并非一无所有。这世界上有这么多美好的事情,之后的我们还能继续建立羁绊。

  特里休!我希望你能发自真心地露出笑容!

  9

  小心……!

  剧痛撕扯着纳兰迦的思维,他张合着嘴唇,想要告诉大家敌情,但是胸腔却挤压不出足够发声的气流,只一次又一次拉扯被铁栏贯穿的腹腔。

  他要死了…吗?但是他还有那么多想做的事情!我想再吃一次玛格丽特,我还没有看到特里休安心的笑容……!血液潺潺流动的声响渐渐微弱,纳兰迦努力睁大眼留住逐渐消失的视野。

  好困啊……大家……特里……

  一切都结束了。

MAU
就算再难过也要开心的笑

就算再难过也要开心的笑

就算再难过也要开心的笑

菠萝
jojo同人钥匙扣吧唧,全员更...

jojo同人钥匙扣吧唧,全员更新中,喜欢的小伙伴看看吧~

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126o.11854294.0.0.5e8a4831X0302o&id=605843811185

如果还没有自己喜欢的,希望先点个收藏。

规格:挂件7cm ,吧唧58mm

画师: @Meily♪ 梅理

jojo同人钥匙扣吧唧,全员更新中,喜欢的小伙伴看看吧~

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126o.11854294.0.0.5e8a4831X0302o&id=605843811185

如果还没有自己喜欢的,希望先点个收藏。

规格:挂件7cm ,吧唧58mm

画师: @Meily♪ 梅理

nagi
茶特里茶哥不敢打女孩

茶特里
茶哥不敢打女孩

茶特里
茶哥不敢打女孩

最喜欢吃饭的猫仆
说个无关急要的事,我们的实际年...

说个无关急要的事,我们的实际年龄和布特里是一样的,真实的年龄差

说个无关急要的事,我们的实际年龄和布特里是一样的,真实的年龄差

嗯哼哼

jo家的男子汉们
*有布特里
我又开始了

jo家的男子汉们
*有布特里
我又开始了

System Overload

【布特里】Summer In The Winter

  • 题目出自KiD Ink&Omarion的歌曲《Summer In The Winter》

  • 含有安娜徐

  • 大学AU                    


“你现在后悔你穿了这么一身过来吗?”徐伦的语气充满怜悯。

她并不会得到回答,因为她提问的对象此时已经淹没在苦闷的海洋里,将自己本来漂漂亮亮蓬蓬松松的卷发抓成一团乱毛线。


特莉休今晚陪着徐伦一起去帮忙照看安娜苏开的酒...

  • 题目出自KiD Ink&Omarion的歌曲《Summer In The Winter》

  • 含有安娜徐

  • 大学AU                    



“你现在后悔你穿了这么一身过来吗?”徐伦的语气充满怜悯。

她并不会得到回答,因为她提问的对象此时已经淹没在苦闷的海洋里,将自己本来漂漂亮亮蓬蓬松松的卷发抓成一团乱毛线。


特莉休今晚陪着徐伦一起去帮忙照看安娜苏开的酒吧。她想着反正一到目的地,就直接和徐伦一起窝到酒吧二楼的老板休息室里,不会碰上其他人,冬季的温度又使人懒于动弹,于是她随便在睡衣外面裹了件大衣,就出了门。

没想到刚踏进酒吧门口,她就远远望见了和朋友们坐在一起的布加拉提的背影。

徐伦看着特莉休三步一跨两步一迈地冲上楼,心想出门前就应该硬拖着她换衣服。


“临走之前我就说你好歹换身衣服,万一遇见哪个熟人,”徐伦推开休息室的门,看着生无可恋地瘫在沙发上的特莉休,无奈地说,“得了,你今天晚上只能一直待在这儿了。”

特莉休郁闷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把脸埋在抱枕下面。天知道在酒吧遇见布加拉提是有多难得,本来她这几天就在纠结如何向对方表白,苦于没有合适的时机,而如今在酒吧偶遇,这是多好的挑起话题的机会,可看看她现在穿的都是些什么!

自己可以赶紧打车回去换衣服再过来!特莉休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来,然后她想起,这里距离宿舍有将近一小时的车程。也不知道布加拉提来这儿已经多久了 ,而自己梳洗打扮都需要时间,万一她火急火燎赶回来,人家已经走了……

千错万错,都是懒的错。还怪今天天太冷,天一冷人就变懒,特莉休苦恼得甚至开始埋怨天气。

徐伦感觉友人委屈得快要哭了。桌上手机“叮”地响了一声,她点亮屏幕,是安娜苏给她发的照片。安娜苏晚上去给他的一个老朋友过生日,照片上安娜苏的头发乱七八糟地糊着奶油,但他笑得依然很耐看。

徐伦又望了望躺在沙发上自闭的特莉休,叹了口气。她转身锁上休息室的门。

“别难过了,”,她脱掉大衣,拍了拍自己身上穿着的迷你裙,“你跟我换衣服。”

特莉休雾气迷蒙的眼睛刹那间被点亮成夜幕里闪耀的星辰。这眼神使徐伦回想起自己和安娜苏刚谈恋爱的时候 。


“我看起来怎么样?”休息室里没有镜子,特莉休担心地问。

徐伦裹着特莉休的衣服,毫不犹豫地点头:“我的衣品你还不相信吗。”

特莉休迷茫地摸摸自己的脸,还是很紧张:“妆会不会太淡了啊……”

“妹子,我得说你现在看起来几乎完美无缺。”徐伦安慰她,“而且你也知道,布加拉提喜欢你,在他眼里你怎样都是漂亮的。”

“这我可不知道。”特莉休鼓起脸颊,像一只生气的仓鼠。

“?难道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多的不说了,就拿上次来讲,咱俩从图书馆回来,走到活动楼旁边小树林那个过道上,碰到布加拉提走在前面,你和我边走边聊天,然后就看到他撞上了一根矮树枝。”徐伦回忆起来依旧觉得好笑,“当时我正在跟你说我们系周末组织联谊。”

“那时候你是故意问我要不要参加的吧?”特莉休想起当时的情形,也觉得好玩。

“是啊,没想到他那么全神贯注。”徐伦眨眨眼,“你不也是,说话声音都特意放大了。”

特莉休觉得心情放松了不少,她又整理了下发型,定了定神推门准备下楼,但手刚握上门把手,人又转回来:

“我其实也感觉他喜欢我,但为什么他到现在都不跟我表白呢?我们都认识半年多了……”

“你不是也在等吗?”徐伦想了想说,“所以谈恋爱这事要抓住机会,别浪费时间 。”她向特莉休投以鼓励的眼神,“你没必要慌,我的衣服加上你的脸和身材,你就是今晚酒吧里最正的妞,转换倍数在布加拉提眼里,你就是世界第一辣妹。”

“我觉得你说的非常对。”特莉休深表赞同。


酒吧向来就不是个安静的地方,而此时人群吵闹的声音虽然灌进了布加拉提的耳朵,但一个音节也没吵进他的脑海。

他望见特莉休袅袅婷婷地走到吧台前,侧对着他所在的方向,独自落座,靴子的鞋跟蹬在座椅下的金属横杠上。

她的双腿白皙修长。


“光看有什么用,过去搭话啊?”友人注意到布加拉提的心不在焉,顺着他的视线一望便知所以然,“你都暗恋人家快半年了兄弟,你该不是觉得暗恋很爽吧?”

“……我是打算圣诞节时表白的……”布加拉提闷声辩解,“圣诞节那天各院系不是要组织晚会来着。”

他的确是这么打算的,而圣诞晚会也的确是个适合表白的时机,因为即使遭到拒绝也不会太过尴尬,彼此都可以干脆利落地转身隐没在人群中。

“但你要是早点表白,圣诞节那天你就可以和她出去玩了。”友人极为困惑不解,“学校办的那晚会有多无聊,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知道。”布加拉提很无语,“因为晚会是各系学生会负责办的,也就是说,是我们负责办的。”

“所以我才说无聊。”友人耸耸肩,“实践出真知。你要么就过去搭话,要么就别总盯着人家看,从这角度还看不到人家正脸……”

“喂,我哪里有盯着她看!”布加拉提有点急了,甚至开始强词夺理,“我只是好奇这天气,她穿得不冷吗……?”

友人瞧了瞧挂在墙上的、他们穿来的外套,又瞅了瞅自己和布加拉提身上穿着的短袖。

酒吧里的空调温度开得很高。额头上流下的汗水渗进眼睛,蜇得布加拉提十分烦躁。

他的杯子空了。虽然桌上的瓶子并没空,但他仍然决定去吧台再点杯喝的。


特莉休刚迈下通往一楼的最后一层台阶,就又开始慌了。她担忧的不是自己的容姿,毕竟那无可挑剔,而是她究竟该如何向布加拉提搭话?他和他的朋友们坐在一起。

她只好心神不定地在吧台前随意找个座位坐下,随意地点了杯饮品,苦苦思考要怎么做。也许布加拉提望见她,会主动走过来呢?

然后五分钟过去了。她撩了撩头发,对着手里杯壁的反光确认自己看起来是不是真的很不错。

十分钟过去了。

她点了一杯度数不低的酒,仰头一饮而尽,决定趁着酒劲,当着那一群人的面将布加拉提叫出去。

杯座触到吧台桌面之时,玻璃敲击在石英石上发出冷冽的细碎响声。

最后一滴酒液滑入喉间的时候,她转头看到了她心心念念的男主角。

早知道他会主动过来,她就不该喝烈酒的,特莉休心想,虽然已经晚了。眼前的画面稍显模糊,但他的脸依旧极其清晰。


布加拉提头晕目眩地倚在酒吧门外的装饰柱上,还没从方才的冲击中缓过神。

他刚在特莉休身边坐下,特莉休放下酒杯,起身拉住他的手,穿过半个酒吧把他拉到了门外。室外不知从何时起飘起了雪,这使他二人——一个穿着内搭短袖,一个穿着条迷你裙,在雪中显得颇为奇特。

特莉休此时还不觉得冷。酒液正在她的胃里和脑海里熊熊燃烧,她的脸红扑扑的,天气与酒皆有功劳。

布加拉提虽然正处于一片迷茫之中,但他还是感觉得到冷的。不过他更忧心特莉休会不会被冻感冒。这时候什么尴尬羞耻他都忘了,他一言不发地伸出手,想握住特莉休的小臂,试图将她带回室内。

可他的手刚碰触到她的肌肤,就被她轻轻一躲,反握住了。

特莉休紧紧地握着他的手,布加拉提居然感到有一点疼。特莉休自己可能都不知道,她认真起来的时候力气也不小。布加拉提很困惑,不知她要做什么。从手上传来的热度急速飙至面部,这令他感谢这个寒冷的季节,天气使脸上的红晕显得稀松平常。

“看着我。”特莉休说,语调中带着些醉酒之人常见的命令语气。

布加拉提乖乖地看向她。那真的是一张非常、非常美丽的,惹人喜爱的面孔。

尤其是惹他的喜爱。

他看着她的朱唇一开一合,贝齿间逸出再次让他晕头转向的言语:

“我看起来性感吗?”她直截了当地问道。

???

“看着我,回答我!”特莉休不依不饶地说,漂亮眼睛瞪得圆圆的,与此同时她的另一只手攀上了布加拉提的肩膀,这让布加拉提感觉他快要融化了。

冬季的低温和她言语的热度冲击在一起,使布加拉提的大脑前所未有地混乱,脑内大量的杂音交错响起,仿佛指针下斑驳破旧的老唱片。而在这拜炙热恋情所赐的混沌下,有一个答案是既清晰又明了的。

“你看起来美极了。”他明确地回答。

特莉休很满意布加拉提的答复。这答案使她的心情无比畅快,同时也使她感到更加的燥热。为了舒缓这逐渐开始令她心烦意乱的燥热,她原本扶在布加拉提肩上的手顺势勾住他的脖颈,她浸满酒意的、发烫的唇贴上了他刚刚沾上雪花的、柔软湿润的唇。

这感觉真美妙,他们如此想到。


-the end-

感谢您的阅读。

神経症厨
借用了 @nagi 老师的恶魔...

借用了 @nagi 老师的恶魔粉红亲子人设

借用了 @nagi 老师的恶魔粉红亲子人设

硫氰酸钾
搞完了。随手挑了几个人打tag...

搞完了。随手挑了几个人打tag,耶。

搞完了。随手挑了几个人打tag,耶。

咸鱼悠佐吖👌🏻
护卫队(牛郎团)!我爱他们!唉...

护卫队(牛郎团)!
我爱他们!
唉画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可爱和美丽(-ι_- )

护卫队(牛郎团)!
我爱他们!
唉画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可爱和美丽(-ι_-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