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犬夜叉

48.1万浏览    8684参与
賊小米球

狗哥狗弟🐕


改了下大狗

狗哥狗弟🐕



改了下大狗

皎杰

七夕 5 网易阴阳师同人 小说 犬夜叉联动 杀生丸 玉藻前x大天狗YYS

Chapter 5

夜在一片七夕的欢乐中降临了。
平安京灯火通明,孩子们欢快的在鸭川放着许愿灯。
远远能看到音羽山上清水寺里火红的灯笼发出的光亮。
世界安静祥和。

皇宫御苑城里张灯结彩,迎接当今天皇的二十二岁生日。
鸟羽上皇挽着他的娇妻美妾,坐在距离天皇最近的地方。
仁显从进门视线就没有移开过玉藻前。
玉藻前戴着一张精致的狐狸面具,面具上的描线细致美丽,唯一露出的唇红艳到几乎滴血。然后优雅的坐在座位上,手执折扇,胸前挂着腰鼓,蓝绿相间的华丽和服上装饰着金色的流苏。
仁显想起来玉藻前曾经和他说过,她会在他二十二岁生日的时候,专门为他跳一支舞。
仁显不自觉的期待了起来。

最后进来的是仁显的弟弟体仁亲王。
几个月不见,弟弟...

Chapter 5

夜在一片七夕的欢乐中降临了。
平安京灯火通明,孩子们欢快的在鸭川放着许愿灯。
远远能看到音羽山上清水寺里火红的灯笼发出的光亮。
世界安静祥和。

皇宫御苑城里张灯结彩,迎接当今天皇的二十二岁生日。
鸟羽上皇挽着他的娇妻美妾,坐在距离天皇最近的地方。
仁显从进门视线就没有移开过玉藻前。
玉藻前戴着一张精致的狐狸面具,面具上的描线细致美丽,唯一露出的唇红艳到几乎滴血。然后优雅的坐在座位上,手执折扇,胸前挂着腰鼓,蓝绿相间的华丽和服上装饰着金色的流苏。
仁显想起来玉藻前曾经和他说过,她会在他二十二岁生日的时候,专门为他跳一支舞。
仁显不自觉的期待了起来。

最后进来的是仁显的弟弟体仁亲王。
几个月不见,弟弟已经满三岁,个子长高了点,走路也相对稳了,显仁开心的把他的弟弟拉了过来抱在自己的腿上。

宴会开始了,女御们演奏着她们拿手的曲调歌舞,个个清颜白衫,曼妙绝伦。
最后演出的是玉藻前。
玉藻前轻舒双手,手中的扇子缓缓打开,跟着音乐旋律瞬间加快速度,彩扇在空中飘逸,划出一个个好看的弧度,宽广的长袖起起伏伏。
那是显仁从未看过的歌舞。
幽幽的语句伴着玉藻前中性的嗓音缓缓唱出,《万叶集》里奈良时代大伴家持十六岁时的和歌。

振仰けて,若月见れば,一目见し,人の眉引,思ほゆるかも。

抬头仰望,芽月可见,如曾一睹伊人眉,牵动思念。

你在思念谁呢?


---


全文已完结

本子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5-c.w4002-3260838922.79.59fe7512y3iVpb&id=591879396844

吾醉欲眠君且去

改变(犬薇同人)

改变(犬夜叉犬薇同人)



现世的女巫决定留下来。犬夜叉很高兴。



人类的寿命太过短暂,他明白,但没想到分别的时刻提前这么早来到。

谁都未曾预料到这种结局,在古井失去了连接彼岸桥梁后,是否因为这样导致女孩身体无法适应?无人知晓答案,也没有机会去验证了。



犬夜叉跳入枯井中,却再也无法穿越时空,时空的另一头也寻觅不到女孩的踪影了。

他闭上眼让黑暗渐渐吞噬自己,但愿,梦中有她。



有铃声侵扰他的沉眠,他睁开双眼,对上黑暗中一双莹莹发亮的绿色眼睛。

“喵!”看到他醒来对面生物炸开全身的毛飞快的沿着树枝逃走了。

还是在枯井中,里面被弯弯曲曲的蔓藤塞满了,偶有光亮照射下来。

犬夜叉低头,看到了熟悉却又和记忆中相差太多的物品...

改变(犬夜叉犬薇同人)



现世的女巫决定留下来。犬夜叉很高兴。



人类的寿命太过短暂,他明白,但没想到分别的时刻提前这么早来到。

谁都未曾预料到这种结局,在古井失去了连接彼岸桥梁后,是否因为这样导致女孩身体无法适应?无人知晓答案,也没有机会去验证了。



犬夜叉跳入枯井中,却再也无法穿越时空,时空的另一头也寻觅不到女孩的踪影了。

他闭上眼让黑暗渐渐吞噬自己,但愿,梦中有她。



有铃声侵扰他的沉眠,他睁开双眼,对上黑暗中一双莹莹发亮的绿色眼睛。

“喵!”看到他醒来对面生物炸开全身的毛飞快的沿着树枝逃走了。

还是在枯井中,里面被弯弯曲曲的蔓藤塞满了,偶有光亮照射下来。

犬夜叉低头,看到了熟悉却又和记忆中相差太多的物品。

那是毫无灵力的四魂之玉。



他捡起它,想了想放任它滚落在枯井角落,以利指划开蔓藤,跳出井外。久未见光的双眼一时间无法适应,在模糊中他仿佛看到了——

“你是谁?”也幻听的女孩的声音。

“听逼真的啊!”耳朵上传来的触感太过真实。

犬夜叉努力眨眼,终于能看清眼前的人影。



的确是他一直思念的人。

“诶?”女孩对于突如其来的陌生人的拥抱有一瞬间的无措,尔后推开男孩。

犬夜叉失落的耷拉下双耳。

“我是犬夜叉,很高兴认识你!”照着女孩很早之前教他的礼仪向着面前的人伸出右手。



“我是……”女孩的手伸出,握住了一片虚空,只有风从指间穿过。



恼人的铃声又再次将他从睡梦惊醒,嗯?他为什么要说”又“?自从被桔梗那个女人封印后,他再也无法感知自己清醒的时刻。

他睁开眼,对上一双惊愕的眼。

——桔梗!



“你是谁?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你是怎么进来的?还有这箭……“犬夜叉看着酷似桔梗的女孩快速的问出一大堆问题,对方一手抱着一只肥猫,一手伸出抓他胸口的箭。

怔怔看着封印着他的箭化作光点消散,犬夜叉推开眼前酷似桔梗的女孩,敏捷的跳到树上谨慎的盯着摔倒在地的女孩,猫从她手上跳开。

“桔梗,别以为你放了我,我就会原谅你!”

“喵呜——”

“你干什么呀——“女孩怒视着树上的家伙。

“还有,我不叫桔梗,我叫日暮戈薇!”

【戈薇,好熟悉的名……】犬夜叉再次仔细打量女孩,后知后觉的觉察到女孩的着装,意识到他可能睡的太久了。

他跳下树,围绕着女孩嗅了嗅,【没有灵力的味道】。无视女孩的叫喊,他伸出右手。

“我是犬夜叉,很高兴认识你。”

女孩翻翻白眼。

“我可一点都不高兴认识你!”却伸出手握住另一只手。



枯井边一颗紫色的珠玉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等到他们注意到时又是另一端故事的开始了。

2019/12/11

后记:就你的名字的梗


lemon吃素
幼犬:欧尼酱,快看,快看,好多...

幼犬:欧尼酱,快看,快看,好多雪精灵哇!!杀殿:开心吗?(宠溺微笑)

幼犬:欧尼酱,快看,快看,好多雪精灵哇!!杀殿:开心吗?(宠溺微笑)

田三文
今天的摸鱼也很不走心

今天的摸鱼也很不走心

今天的摸鱼也很不走心

脱毛秃猫眼儿
是小情侣在喝奶茶 我好菜啊,今...

是小情侣在喝奶茶


我好菜啊,今天画得好痛苦,无能狂怒😢

(狗子喝了超大一口奶茶所以脸很鼓

是小情侣在喝奶茶


我好菜啊,今天画得好痛苦,无能狂怒😢

(狗子喝了超大一口奶茶所以脸很鼓

樱桃蓝莓

【杀犬ABO】朔夜13

“你什么时候来的?!”犬夜叉呆滞片刻,脸一下涨的通红。


“你被我标记的时候他就出现了,还惊恐的叫了你两声。”杀生丸说,“只不过你没发觉罢了。”


“刀刀斋说,你找他要的药是发qing期抑制的药。”七宝尴尬地说,“我拿回来了,不过现在看起来……犬夜叉你也不需要了吧。”


天啊,七宝你早不来晚不来,来的这么是时候!犬夜叉在心中哀嚎道。杀生丸跳下树来到七宝面前,七宝就像看见色狼一样连连后退:“给我。”


“犬夜叉,这个……”七宝求助似的看向犬夜叉。犬夜叉挥挥手:“他想要就拿去。”


“给……”七宝颤抖着伸出手把抑制剂递...

“你什么时候来的?!”犬夜叉呆滞片刻,脸一下涨的通红。

 

“你被我标记的时候他就出现了,还惊恐的叫了你两声。”杀生丸说,“只不过你没发觉罢了。”

 

“刀刀斋说,你找他要的药是发qing期抑制的药。”七宝尴尬地说,“我拿回来了,不过现在看起来……犬夜叉你也不需要了吧。”

 

天啊,七宝你早不来晚不来,来的这么是时候!犬夜叉在心中哀嚎道。杀生丸跳下树来到七宝面前,七宝就像看见色狼一样连连后退:“给我。”

 

“犬夜叉,这个……”七宝求助似的看向犬夜叉。犬夜叉挥挥手:“他想要就拿去。”

 

“给……”七宝颤抖着伸出手把抑制剂递给杀生丸,杀生丸瞥了犬夜叉一眼,一口吞下去:“这样你好过点了吧?”

 

“啊,是啊。”犬夜叉自暴自弃的回答,“麻烦你下次及时吃药,不要搞我了成不?”

 

杀生丸看着犬夜叉如斗败了的小狗一般耷拉的犬耳,心情愈加愉快:“我会记得的。”

 

“你最好说到做到,快滚!”

 

杀生丸真的直接离开了。犬夜叉一屁股坐在溪水边,盯着水面半天没有说一个字。要是以前七宝绝对要狠狠取笑一番犬夜叉,可是现在犬夜叉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实在是不忍心落井下石。气氛诡异而尴尬,等了半天终于还是清了清嗓子:“犬夜叉,你——”

 

沉默。

 

“你——哎呀,不要这样子啊!你不就是成为了一个Omega被杀生丸标记了,这又不会改变什么!”七宝拍着胸膛保证说,“我们是伙伴不是吗?伙伴就要在同伴有危难时候挺身而出——”

 

“挺身而出?要不是我喊你你现在还躲在树后面看我洋相。”

 

“这……哈哈……”七宝如皮球般泄了气,“杀生丸连你都打不过,我上去不是找死吗?再说……刚才你们俩这气氛……谁敢出来啊……”

 

“……”

 

“这就是你躲着戈薇的原因?我不会是头一个知道的吧?”

 

“你不是,”犬夜叉不情不愿地说,“钢牙、弥勒、冥加、邪见和刀刀斋都发现了,你算是第六个。”

 

“这么多人都知道你居然不告诉戈薇!我要是戈薇我都得气死了!”

 

“你让我怎么开口?啊?”

 

“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只会让事情更糟!犬夜叉你就接受事实吧,”七宝同情的拍了拍犬夜叉的肩膀,“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欢戈薇,戈薇也很喜欢你……哎。你要有担当的话,就该早点摊牌,不要再耽误戈薇了。你要开不了口,我替你说。”

 

“不——”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一直瞒着戈薇吗?”

 

“你闭嘴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好不好!”犬夜叉吼道。

 

“我不管你和杀生丸是怎么回事,总之你这算是婚外情吧?你是Omega选择杀生丸我们都不会介意,但是你不能脚踏两条船。你这次回去,要不然亲口告诉戈薇,要不然我告诉她,没有别的选择。”


掌中烛火。

【杀犬】从今往后26

杀生丸伸手抚上那棵伤痕累累的树,他改变了主意。
 
昨晚看着犬夜叉,不知为何生出一种很奇怪的情绪,在早上犬夜叉说要回趟村子时,忽然有所触动。
 
犬夜叉似乎没有归属感。
 
即使他一直守护着这个唯一能接受并容纳他的地方,同时等待着戈薇——

这里也不是他第一个想到要回去的地方。
 
这只是他的感觉,这种感觉比他朔月时的模样给他的印象还要更强烈些。
 
无处可去,无处容身。
 
这可以算是半妖的悲哀么——
 
又或者,就是只属于犬夜叉的悲哀? 
 
杀生丸靠着树干坐下,抬手遮挡住部分树梢间倾泻下来的阳光,透过指缝看着高处的枝桠。
 ...

杀生丸伸手抚上那棵伤痕累累的树,他改变了主意。
 
昨晚看着犬夜叉,不知为何生出一种很奇怪的情绪,在早上犬夜叉说要回趟村子时,忽然有所触动。
 
犬夜叉似乎没有归属感。
 
即使他一直守护着这个唯一能接受并容纳他的地方,同时等待着戈薇——

这里也不是他第一个想到要回去的地方。
 
这只是他的感觉,这种感觉比他朔月时的模样给他的印象还要更强烈些。
 
无处可去,无处容身。
 
这可以算是半妖的悲哀么——
 
又或者,就是只属于犬夜叉的悲哀? 
 
杀生丸靠着树干坐下,抬手遮挡住部分树梢间倾泻下来的阳光,透过指缝看着高处的枝桠。
 
他不可能知道犬夜叉会如何选择,但至少,他能让犬夜叉了解,除了这个地方,他并不是无处可去。
 
那些花好看的话,就一起回西国吧。


--
 
犬夜叉只简单跟草芝讲了他可能会有一段时间不会再回来,草芝便问是不是和哥哥在一起。
 
“是啊,现在还感觉在做梦一样。”犬夜叉双手揣兜,“几乎就没有和他单独呆过很长时间。”昨晚应该算是个还不错的开头。
 
“虽然没有见过兄长大人,但您的兄长大人一定是个很温柔的人。”草芝将最后一针处理好后抬头对犬夜叉说。
 
“不,其实他——”听到草芝这么说,他第一反应是想反驳,但想到昨晚,又似乎是这样没错,“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犬夜叉大人在提到兄长大人时的表情,非常温柔呢。”草芝看着犬夜叉笑了笑,“这样的犬夜叉大人,也很少见哦。”
 
犬夜叉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可惜不在河边,否则他一定会再泼上几次水降温。
 
是么,有这么明显吗——
 
他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但他能第一时间想起的杀生丸,确实有那种感觉。
 
他的温柔,大概是悄无声息的那种吧。
 
草芝将补好的荷包递给犬夜叉,“如果再坏了的话,犬夜叉大人要考虑换一个了哦。”
 
“不会再坏了。”犬夜叉接过仔细看了看,针脚很密,一如这个荷包最初的模样,“谢谢你。”
 
-
 
犬夜叉知道杀生丸的具体位置,但他还是先挖出了之前的战利品,把那个小荷包也一起放了进去。
 
他把很多东西都分开埋了起来,想着将来有兴致的时候还能玩玩寻宝游戏。
  
看着这些小东西,再想到自己当年那种不服气,不由觉得有些好笑。
 
他还是会想和杀生丸较量的,不过那得是很久以后。
 
犬夜叉看了看盒子,他身上只留了铁碎牙和匕首,剩下的一些小东西他都放了进去。
 
每次都会挑一些不那么重要的东西埋起来,现在要跟杀生丸走了,忽然就觉得除了匕首和铁碎牙,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
 
他慢慢朝杀生丸的位置走去,最显眼的还是杀生丸的白色绒团,然后是立在不远处的人头杖。
 
林子里还是很安静,相比于晚上只多了些清脆的鸟叫声。
 
他尽可能不发出声音靠近杀生丸。
 
在移动到杀生丸靠着的那棵树而对方还是没有反应后,犬夜叉扶着树干侧头往树的另一面看去。
 
他知道邪见在打瞌睡,虽然他明白自己在什么位置杀生丸一定很清楚,但他还是想看看他会是什么反应。
 
结果是毫无反应。
 
树枝的缝隙间落下的阳光落在杀生丸身上,树叶的影子也配合着融进了这幅画面当中。
 
杀生丸睡着了。
 
他轻轻移动到杀生丸的一侧蹲下,静静看着他。
  
对方的呼吸很轻,犬夜叉一瞬间也放慢了呼吸,他忽然想到草芝说的温柔。
 
该怎么去形容杀生丸呢——
 
曾经有过的刀刃相向,到伙伴们还在时的互不干涉,再到百年来的若即若离,他们失去了太多互相了解的机会。
 
他不知道这样看了多久,或许只是一会儿吧,发觉自己居然这样一动不动看着他后,脸颊微热的同时也移开了视线,这是他从来想过的场景。
 
犬夜叉忽然觉得心中泛苦,没来由的。
 
这样看着杀生丸,恍然间会感觉一切都那么不真实,已经得到确认的身份也会有片刻怀疑,面前这个人,真的就是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哥哥么——
 
他还会像路过之后不留任何痕迹的风那般悄无声息地离开么——
 
再将视线移过去的时候,他瞥见缠绕在那把新刀上自己留在树上的红绳。
 
他们的互动就止于这根红绳。
 
鬼使神差般抬手伸向那把刀,想要把绳子解下来——
  
他之前想问杀生丸为什么要把绳子缠在刀柄上,现在回想,又不太记得自己当时明明有很多战利品为什么偏就留了这根曾经当过发绳的绳子。
 
当然,这时候也该庆幸当初没有问出来。
 
宽大的衣袖遮住落在杀生丸身上的阳光,手还没碰到刀柄就因为对方微微皱起的眉头下意识往回收。
 
不知是因为是害怕对方忽然醒过来,还是因为和他离的太近,手缩回去的同时身体有些僵硬发麻,呼吸也急促起来。
 
心跳更是快得离谱——
 
轻风吹过,入眼的画面安静而又耀眼,落在杀生丸身上的树叶影子随风摇动,如湖中涟漪般将他渐渐平复的心又一点点搅乱。
 
邪见的人头杖晃晃悠悠就要倒地,惹得犬夜叉心中一惊,手忙脚乱就要去抓住人头杖。手刚伸出去清醒过来的邪见就又把人头杖立好,转身最先看见的是犬夜叉火红的衣袖和尖尖的爪子。
 
“你…你——”刚吐出一个字邪见便懂了犬夜叉在做什么,“放心,才两个时辰,杀生丸大人没那么快醒的。”说完就是一个呵欠,“你回来的挺快嘛。”
 
“嘁。”犬夜叉收回手又看了眼杀生丸,“早知道他要睡我就不那么快过来了。”
 
“现在还有点时间,你也是可以再到处溜溜。”邪见看着犬夜叉看着杀生丸大人,心中琢磨着犬夜叉是什么时候来的,他居然一点都不知道。
 
“这一带没我不熟的地方,去哪儿都一样。”犬夜叉看了眼邪见,“他一般睡多久?”
 
“没个准数。”邪见放下人头杖靠着树坐下,“别吵就对了。”
 
 
tbc
*渐渐对日期无感。
*愿吃粮开心。

 

水歌。

补番补的好嗨啊。
咳咳咳,开启了新的CP……
老是受伤的二狗子真惨……

骨科居然也意外的好吃。
(飞来骨+风穴警告)

补番补的好嗨啊。
咳咳咳,开启了新的CP……
老是受伤的二狗子真惨……

骨科居然也意外的好吃。
(飞来骨+风穴警告)

三景
20191211今天是二狗,和...

20191211
今天是二狗,和昨天的凑一对
这就是磕cp的快乐吗(((

20191211
今天是二狗,和昨天的凑一对
这就是磕cp的快乐吗(((

mantooo
填个问卷 日常迫害邪见థ౪థ

填个问卷


日常迫害邪见థ౪థ

填个问卷


日常迫害邪见థ౪థ

四觅

开始上色了,试了两种赶脚,p2比较阳光👀👀👀👀

狗子男友力满分!

开始上色了,试了两种赶脚,p2比较阳光👀👀👀👀

狗子男友力满分!

强叔有家汪

【杀犬】少年与胭脂01

动画组加了一段犬夜叉把母亲的胭脂送桔梗的剧情。我觉得他一直带着个胭脂这一点很有意思,于是有了这一篇。

这里二狗子比漫画里年纪小一些,是《路过》和《听雪》之后的故事,兄弟间关系没有那么剑拔弩张。

大狗出场晚一些,我爱十六夜带狗崽。


《少年与胭脂》

犬夜叉曾经试图在朔月时接近人类。


01

村子坐落于城池脚下,在城主的庇护下颇为繁盛。

许是赶上了什么人类的节日,城池内外热闹的很。灯火从半山腰的神社开始蜿蜒出一条火龙,有人声隐约传来。

犬夜叉本该避开这么多人,但那一片温暖火光在这冷夜里实在是诱人。


02

十六夜还在时,...

动画组加了一段犬夜叉把母亲的胭脂送桔梗的剧情。我觉得他一直带着个胭脂这一点很有意思,于是有了这一篇。

这里二狗子比漫画里年纪小一些,是《路过》和《听雪》之后的故事,兄弟间关系没有那么剑拔弩张。

大狗出场晚一些,我爱十六夜带狗崽。

 

 

 

《少年与胭脂》

犬夜叉曾经试图在朔月时接近人类。



01

村子坐落于城池脚下,在城主的庇护下颇为繁盛。

许是赶上了什么人类的节日,城池内外热闹的很。灯火从半山腰的神社开始蜿蜒出一条火龙,有人声隐约传来。

犬夜叉本该避开这么多人,但那一片温暖火光在这冷夜里实在是诱人。



02

十六夜还在时,他与母亲蜗居在城池一角的偏殿里。十六夜深知自身处境,甚少带他出现于人前。母子二人偏居一隅,过得颇为清苦却也能自得其乐。

偶尔遇到外人,小狗儿懵懵懂懂觉得受了欺辱,跑回母亲怀里。平日里总是坚强优雅的公主此刻却落下泪来,胭脂香气里混了湿咸的味道,小狗儿不喜欢,便不再问母亲关于“半妖”之类的问题。

十六夜只怜幼子处境艰难,并不觉得与妖怪相爱有何不齿,半妖又有什么低贱。因此并不在犬夜叉面前避讳。十六夜教他识字读书,给他讲诗,给他讲爱,讲父亲,讲妖怪与人类。犬夜叉还小,他听得懂的,便心有所悟;听不懂的,便觉得母亲读诗也是美的。

只是这美日夜囚禁于高墙之中,与一幼童作伴。

 

每逢节日,城里更加热闹,十六夜不能带幼子出去游玩,也想尽办法托人寻来几只烟花与一些糕点,哄得小狗儿开开心心。

小狗儿窝在母亲怀里,手里拿着呲呲作响的小烟花,看天上炸开的绚烂花火。高高的院墙挡不住飞得更高的花火。

夜深了,小孩子熬不住便在母亲怀里睡去。十六夜仍旧抱着他,看冷清清的庭院,看越过高墙的烟花。怀里幼子时不时扑棱一下雪白的小狗耳朵。

旁人说这是怪物,而母亲却只觉得可怜可爱。

犬夜叉闻着院里草木湿气与烟花炸裂后的淡淡火药味,在母亲的胭脂香气中做着温软的梦。



03

当初城主念着往日父女情意,勉强收留下十六夜。但她到底是身子受了重创,缠绵病榻几年便撒手而去。

十六夜并不怕死,只是要撇下幼子在这吃人的世道里,让她痛彻心扉。

年幼的犬夜叉想随着母亲一起去与父亲团聚。

 

可十六夜总是对他讲,春华如云夏夜凉风,秋之玉轮冬坠琼芳,皆是难得。他不懂母亲都要死了,花啊月啊还有什么好看。可母亲含着泪说,多看看…多看看…


他便决定为母亲多看看这世间。

 

十六夜逝去后,这个名义上的公主的偏殿很快被重新划分,与她相关的物品都被称为不详,尽数焚毁。

至于那个白毛小怪物,城主早就想杀了他。


犬夜叉趁乱逃出城去,只来得及带走母亲的一盒胭脂。



04

犬夜叉望着集市的方向,摸到怀里小小的贝壳,触手微凉,那是母亲的胭脂。

 

“反正…我现在只是个普通人类………”

犬夜叉喃喃着走向村子。



05

当真是热闹非凡。

游人甚多,暂时无人注意到躲在暗处的红衣少年。犬夜叉不自然地拨弄下头发,确认自己头顶没有小狗耳朵,才深吸一口气走向人群。

只是犬夜叉一贯独来独往,在人群中十分不自在,头几步走得六亲不认,后面就恨不得扭头窜回树林里。

几次与人擦肩,小狗儿都下意识的要抬起爪子戒备。

 

食物的味道飘飘荡荡,秋日里烤些甘薯板栗都无比香甜,更别说集市上种类繁多的吃食。犬夜叉知道人类的东西需用钱换得,但他只一身火鼠裘和一盒胭脂,这两样是万万不能舍去的。

 

犬夜叉想得出神,又看得眼花缭乱,一头撞到了路人身上。

对方是人高马大的佩刀武士,犬夜叉反倒把自己撞了一踉跄。武士下意识抓住来人的手臂帮他稳住身形。犬夜叉一袭红衣黑发披散,将将到他胸口那么高,武士只当是个姑娘。正想为唐突佳人而道歉,却见眼前的人浑身戒备一脸强撑的凶神恶煞,才知道是个明艳少年。

「啧,长得挺好,脾气也挺大」

武士自认大犬夜叉两轮有余,便放开少年胳膊,转而摸了摸他的头。

“谁家的孩子,在大街上还冒冒失失的,当心些吧。”

 

犬夜叉措手不及被摸了狗头,炸起来的刺却被奇妙地抚平。

回过神来武士已经走远。


 

06

他兜兜转转走着,被一幢华屋吸引。屋内丝竹声声,灯华灿灿,进出往来的人看上去都颇有地位。犬夜叉估计自己无法从正门进去,便绕到侧面翻过了围墙来到后院。即使他此时失去了妖怪的灵敏嗅觉,也能闻得出屋内的熏香与脂粉。

 

和森林不一样的……像是母亲宫殿的味道。

 

犬夜叉透过门缝看向屋里。

有一个女人在梳妆,她已经不很年轻,柔夷点沾了白粉遮盖着眼角的细小纹路。她是美的,眉宇间隐约带着化不来的伤悲。为什么住在华屋中的女人却不快乐?

 

稍远处的一间屋内忽然传出呻吟,吓得犬夜叉碰上障子。这细微的声响惊动了屋里人,障子忽然滑开。

“谁在外面?”

女人与犬夜叉打了个照面,有些吃惊却很快镇静下来恢复了仪态。她打量着这个半大的少年,没有问他是谁,只是说:“啊呀,小公子为何到这里来?”

 

「她的声音可真温柔…」

“我…走错了……这里是?”

「啊这什么白痴借口我是傻子吗?!」

 

“茶水屋。”

 

“嗯…?喝茶的吗?”

 

女人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她微微欠身牵起犬夜叉的手将他引入门内。

“夜里寒凉,小公子进来歇歇吧。”

 

这称呼让他红了脸。离开母亲的城池后再也没人叫他小公子,以前即使有,也充满了作弄与戏谑。可她的手像母亲的手一样柔软啊……犬夜叉不忍挣开,由着这温柔的力道牵引着他向前走去。

进到茶水屋内才发现这里香味要浓郁得多,还夹杂着一些犬夜叉不熟悉的味道,和母亲宫殿中淡雅的熏香不太一样。犬夜叉略有不适的抽抽鼻子,幸好现在不是半妖的状态,不然怕是要被熏得打喷嚏。

虽然屋内很温暖,可犬夜叉捧着热茶内心一万个后悔刚才没有跑掉,他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与这位艳丽的女性相处。女人也看出少年的局促不安,她轻笑一声便引得犬夜叉绷紧肩膀挺直腰背。本意是想让少年暖暖身子,却弄得他受刑一般。女人只好拿出一些漂亮糕点,哄小孩儿似得塞给了他。

犬夜叉刚想推拒,却一眼瞥见女人的露出的柔白手腕上交错着鞭痕。

 

“有人打你?!”犬夜叉险些打翻茶杯。

 

女人飞快收回手臂抚平衣袖,她端坐着,矜持而疏离,仿佛刚才的温柔只是错觉。

“让您见笑了。请不要在意。”

 

犬夜叉感到血气上涌,他简直要气疯了。难道这个华屋里的人也欺负这个女人吗?!

“这里有人打你欺负你对不对?!”他有些难以控制自己的声音。

“为什么你还在这里不走?!”

「你到底在留恋什么」

“是谁不让你走吗?”

「是谁绊住了你吗」

 

“做错了事自然会受到惩罚,这是我的选择,也是生存的代价。”仿佛那伤痕不是在自己的手臂上,女人的声音透着漠然。

可犬夜叉的声音几乎夹杂了哽咽“离…离开吧…和我……”

「我已经长大了,可以保护你了……妈妈」

 

女人低下头抚摸着身边的琴反问道“去哪里?谁能跑得出着乱世呢……留在这里我尚能以它为生,小公子你又以何为生,为谁而活?”

 

犬夜叉不知道。他已然是颠沛流离朝不保夕。

 

“小公子,你救不了我,你想救的也不是我。”女人的叹息悠长,语气却仿佛在笑着:“我啊…看过太多这样的眼睛,看着我,却又透过我;说着话,却又只是在自说自话。”

 

犬夜叉攥紧拳头。

女人温暖而柔软的手带着香气轻轻落在少年的眼尾和脸颊。略过那悔过的苦痛的眼睛。

“不是您的错。”

 

女人抱着琴起身,神色庄重淡然。

“我该去表演了。请您速速离去吧,妈妈可见不得后院出现外人。”

犬夜叉无法开口阻拦。

她只留下这一句便离去,再没有回头看失魂落魄的少年一眼。

 

 

07

犬夜叉眼尾的那抹胭脂香气停留了许久许久。



Tbc

大狗没有出场,但确实是关于两个少年人和胭脂的请原谅我姑且打个tag_(:з)∠)_

Bonnie豆豆
他们两个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就...

他们两个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就好可爱啊啊啊啊!

他们两个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就好可爱啊啊啊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