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犯罪心理

58万浏览    3978参与
雾岚翎

字丑,请多见谅(❀╹◡╹)(╭ ̄3 ̄)╭♡

字丑,请多见谅(❀╹◡╹)(╭ ̄3 ̄)╭♡

秋殇lino

刚刚逛犯心tag

看到一篇宋声声的文

最后一句“宋声声,你欠我一场演唱会。”

妈的我当场就崩了,眼泪唰的一下就下来了

然后后面是小甜饼搞得我又哭又笑

我们写写宋声声吧

刚刚逛犯心tag

看到一篇宋声声的文

最后一句“宋声声,你欠我一场演唱会。”

妈的我当场就崩了,眼泪唰的一下就下来了

然后后面是小甜饼搞得我又哭又笑

我们写写宋声声吧

花夏Abracadabra.

【犯罪心理/林辰】林辰喝醉的那些事儿(上)

【刑林】关于酒醉(上)


    话说有天康安和王朝在群里聊的正开心,小五偏偏好死不死横插一脚。“说到老大我倒是想起来了,最近他老好像在国内特别清闲诶。”


    刑从连当时正在忙宏景警局的大小琐事,一时没来得及看手机,完美错过一出即将开幕的好戏。不过他要是看见了多半好戏要黄。


    “是啊是啊最近警局没啥大事,他就超闲!还天天把我派去加班!”王朝在办公室里偷偷玩手机,键盘敲得飞快,咬着牙一脸义愤填膺的样子。...


【刑林】关于酒醉(上)


    话说有天康安和王朝在群里聊的正开心,小五偏偏好死不死横插一脚。“说到老大我倒是想起来了,最近他老好像在国内特别清闲诶。”


    刑从连当时正在忙宏景警局的大小琐事,一时没来得及看手机,完美错过一出即将开幕的好戏。不过他要是看见了多半好戏要黄。


    “是啊是啊最近警局没啥大事,他就超闲!还天天把我派去加班!”王朝在办公室里偷偷玩手机,键盘敲得飞快,咬着牙一脸义愤填膺的样子。


    【小五:老大天不怕地不怕的以前带我们勇闯天涯,所以他到底怕什么呢?】


    【康安:怕老婆吗?】


    【666:他又不是你[白眼],再说了老大还有老婆吗?】


    小六杠上开花,差一把就自摸了。本还在苦思冥想老大究竟怕什么的王朝从善如流接过小六打出的一张六筒,先胡一把。


    【王朝全宇宙最nb:噢我想起来了,老大肯定不怕老婆啊,他怕阿辰哥哥!】


    【666:谁是阿辰哥哥?】

   

    【小五:是上次在达纳的那个林顾问吗?】


    【康安:为什么老大没有老婆?】


    王朝毫不理会康安的跑题,眼睛里闪出浓浓的深扒火焰。他舌尖抵了抵门牙,开始疯狂打字。


    【王朝全宇宙最nb:对就是他。老大特别怕阿辰哥哥我跟你们讲。有一次啊......】


    【666:说话不要大喘气,快说到底怎么了!】


    【小五:对啊对啊有一次干嘛了。】


    王朝深吸一口气,在八卦与老大之间纠结半秒最终毅然决定卖老大,哼,谁叫他天天压榨劳动力还不给加班费。


    【王朝全宇宙最nb:那次老大和阿辰哥哥出去外面应酬吧,然后……】


    然后林辰喝多了。


    有种喝醉酒叫林辰觉得自己没醉。


    他第一次跟刑从连出去吃饭,没想到是江夏省张局为了庆功兼感谢他们宏景警局侦破城市投毒一案拯救了三省居民。林辰本来从不参加这种庆功宴,刑从连也没打算带他一起去永川。但是被逼无奈,林辰这次不仅上了电视,还成了大名人,旁人可能会觉得他过于狂妄,甚至在最后投票结果一出来便破口大骂他的回信,可张局看得莫名透彻,一眼便觉察出这位青年才俊的深厚功底与专业造诣,并特地点名要林辰也来一起吃这餐饭。


    “小林啊,这次缉捕罪犯你可是功不可没,不来就是不给我张本富面子啊。”这是这位张局长原话,要换作是别人早就乐不思蜀高兴得原地翻滚了,可林辰事发当时还正拎着个玫瑰豆沙包子啃得津津有味,如果不是刑从连在后面疯狂暗示,他大概会呛死这位年事已高的张局。


    “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林辰一直想这样驳回。


    只不过林辰可以耿直,刑从连不能不要工作。就这样他们俩又一次坐上灰扑扑吉普车出发去永川。不论是林辰还是刑从连对那地方难免都有阴影,毕竟诡谲的三坟和接二连三的自杀事件一度成为心头梦魇存在。


    这也就间接导致了林辰的不愉悦。他的不愉悦大抵充分传承欧阳修,得之心而寓之酒也。刑从连看着他一遍遍提杯回敬,又被众人哄说着不能喝橙汁,一杯见底都是白的。


    刑从连在桌下悄悄捏起他修长手掌,或许是暖气开的太足,林辰指尖很烫。而后者刚刚夹起一块牛肉,随意一瞥看见尾部缀着的红油与肥膘,立即将其丢到刑从连碗里。他面上浮起两片酡红,不知是醉酒还是单纯燥热,所幸目光尚且清明,朝着刑从连轻笑莞尔。


    ——我没醉,刑队长。


    刑从连看着碗里空降肥牛,觉得有些头皮发麻。他知道林辰在某些方面的过分挑剔,比如晚餐;所以他很快觉察出林辰眸中那抹一闪而过的不悦。如果是在平时,刑从连肯定不会担心,林顾问并不是这么小肚鸡肠会为这点蒜皮事生气的人,但现在他喝醉了,谁还说的准呢?醉酒后的大脑,再理智的人也无法操纵自如,一切负面情绪最后都会以某种方式表达出来。这是林辰告诉他的。


    ——我很担心你啊,林顾问。


    但是林辰却收回了目光,继续吃着碗里的菜。刑从连感受到他酒席之下的右掌被紧紧攥住又松开,确实像是林辰一贯的风格。于是宏景大队队长碰了碰自己鼻子,以太敏感的理由说服自己。


    虽然两人没什么过分扎眼的举动,但在座喝酒的很有几个人精,还都是八卦心极强的中年女性。刚才林辰不带丁点儿犹豫地往刑从连碗里扔菜,刑从连还毫不介意夹起来吃掉,更别说那两人突然消失的手和明显染上暧昧的笑容,反正意味挺浓烈的。永川的安女士年近半百,八卦不减,朝四下无声交换一圈眼神,嘴角笑意便更加浓郁。


    “小林和小刑关系挺好的啊。”安女士突然启嗓,带有中年妇女独具的尖锐与刻薄。分明是轻柔的语气却硬生生压下宴席之上一切杂音,霎时所有视线聚焦于林辰和刑从连二人身上。


    刑从连皱了皱眉,明显听出安女士话里有话。话说回来毕竟这世界上还是有不少恐同人士,刑从连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是怎么得罪了这位夫人。正要开口,林辰把左手摊上桌面,很开心地笑起来。“对啊,关系很好。”


    林辰应该属于温柔校草类型的男神,此时却因颊边酡红而平添三分可爱之色,他现在微微侧首,像孩童般露出八颗大白牙笑得很甜,是那种真的很开心的笑容。就好像是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宝藏被人大肆夸奖,连自己也一并沾了光。


    刑从连暗自扶额,很想扯着林辰的领子质问他:你不是没醉吗?!但看着林辰如此可爱而真实的一面,他又很想把人就此带离,藏在酒店里拉好窗帘,借着酒精狠狠地吻他,任何人都不能看他的林顾问。可是刑从连知道,如果真的这么做了,可能他跟林辰再一起上报纸就是以同性恋者的身份,他不怕流言,林顾问似乎也不在意蜚语,但事一多就会麻烦起来。


    刑从连只好强忍着火气憋屈地坐在座椅上有一搭没一搭戳着牛排。顺便听听看林辰的经典发言。


    安女士没料到林辰会如此坦白直接,还没想好接下来的措辞。一旁的张夫人顺口接了句,“现在的小男生关系都挺好的吧。”


    刑从连怕林辰又口出狂言,却又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捂林辰的嘴,然后,他三生有幸听到这样一句话。


    林辰缓缓抬头迎上张夫人的视线,坦坦荡荡堂堂正正地开口,“不,我只跟刑队长关系好。”


【TBC】


秋殇lino

点梗

占tag致歉


没错又是我

我把梗写完后又没梗了

快点点梗!

有什么想看的和我说我写!

不要一条评论都没有太尴尬了一点

tag 打到的我都可以

占tag致歉


没错又是我

我把梗写完后又没梗了

快点点梗!

有什么想看的和我说我写!

不要一条评论都没有太尴尬了一点

tag 打到的我都可以

久别重逢宛若初见

原耽的句子

我,找不到我的背景纸了

头秃

明天又要上学

我作业……

[讲道理  出大问题]

我满脑子想着要给祖国母亲庆生

原耽的句子

我,找不到我的背景纸了

头秃

明天又要上学

我作业……

[讲道理  出大问题]

我满脑子想着要给祖国母亲庆生

墨兰小可怜在线求收养

《犯罪心理》阅读体+弹幕(五)

  呜呜呜拖了两个星期了……好的我来了我来了

  开始。

——以下正文内容【】内原文,「」内弹幕


  【是啊,他和林辰明明才认识也不过一天多,林辰又沉默寡言,他们所说的全部话加起来,也不满百句。

  ……

  看着下属真诚的、又满含期待的、甚至带着些许忧伤的眼神,他抄起茶杯,猛灌了一口,才克制住想要讲故事的念头。】

  「带着些许忧伤/hhhhhh」

  「局长获得忧伤刑×1」

  「局长:我有故事,但你有酒我也不讲」

  「刑队很看重阿辰哥哥了w」

  「赞同楼上姐妹」

  局长毫不掩...

  呜呜呜拖了两个星期了……好的我来了我来了

  开始。

——以下正文内容【】内原文,「」内弹幕


  【是啊,他和林辰明明才认识也不过一天多,林辰又沉默寡言,他们所说的全部话加起来,也不满百句。

  ……

  看着下属真诚的、又满含期待的、甚至带着些许忧伤的眼神,他抄起茶杯,猛灌了一口,才克制住想要讲故事的念头。】

  「带着些许忧伤/hhhhhh」

  「局长获得忧伤刑×1」

  「局长:我有故事,但你有酒我也不讲」

  「刑队很看重阿辰哥哥了w」

  「赞同楼上姐妹」

  局长毫不掩饰的一脸嫌弃:我不需要这个忧伤的下属谢谢。


  【他的手搭在门把上,背后忽然传来老局长的声音:“听过陈氏财团吗?”

  “搞房地产那个,好像很有钱?”

  “不是很有钱,而是非常有钱。”

  “有钱了不起吗,我家也有钱啊。”头发乱糟糟的年轻刑警,很不以为意地说道。】

  「有钱了不起吗,我家也有钱啊」

  「有钱了不起吗,我家也有钱啊」

  「有钱了不起吗,我家也有钱啊」

  「有钱了不起吗,我家也有钱啊」

  「本来以为刑队就怼一下局长,没想到。。」

  「长洱大大发得一手好伏笔」

  「老邢可以说是很nb了ww」

  「别人去罗马,是追求;邢去罗马,是回家」

  「真实真实」

  不知道无意打错还是什么,弹幕有些人把“刑”打成“邢”。“打错”成其他字还好,偏偏打成了这个,再加上那些人的话…这就十分惊悚了。

  所有不知情的人心中都浮上一个模模糊糊的答案。

  “老刑你不会是姓……邢?…那个…邢家的‘邢’?”一阵诡异的沉默后,江潮不可思议地转向(假)安然不动的刑从连。

  “bingo√答对了。”刑从连像是不太在意的耸耸肩,“没想到来读本书,居然被扒光家底了。”

  四周陷入更加诡异的寂静。

  “师弟,没想到啊,你眼光还真高。”一如欠揍的声音传过来。

  “我当时也被吓得不轻。”林辰想到了那辆车一后尾箱的“零钱”,无奈笑笑。

 

  【林辰敏锐察觉到此间异常,为什么保洁阿姨要特地来问他于燕青工具房的钥匙?念及此,他于是问道:“是谁请您来问我要于燕青工具房的钥匙?”

  ……

  于燕青辞职,却没有归还工具房的钥匙,并对其余人说,钥匙在他这里?

  可他确实并未拿到过任何钥匙,如果没有钥匙,后勤科当然会去破门。

  那么,门后面,又是什么呢?】

  刑从连低头问道:“林辰,你就是这样发现的于燕青的死亡?”

  “嗯,直觉有时候也占一部分功劳。”

  “主要还是我们阿辰厉害。”


  【于燕青赤裸身体,蹲在墙角,她身上有数不清的细密伤口,鲜血喷洒在房间的每个角落,好像无数猩红蚯蚓正在攀爬,吸食了生命的所有热量。

  而在她手边,是一把学生铅笔盒里常见的小刀,刀柄是浅蓝颜色,刀刃上满是凝固的鲜血。

  ……

  就在于燕青躺下的刹那,她的僵硬的指缝里露下了一把细沙。

  一把洁白的、细腻的,像无数蚜虫,蜂拥而出的沙。】

  书上过于生动的描写,令一些人拧起眉毛。

  黄泽表情凝重地看着屏幕上的文字:“于燕青……”


  【怎么说呢,作为陈家的老管家,他了解太多秘辛,他很清楚这个年轻人曾经做了什么,又很清楚,自己的主人是怎样一个偏执狂。

  就好像狂风和在狂风吹拂下下生长的草芥,能在无尽的压迫下,坦然生存的年轻人,总是有些了不起。】

  「我爱阿辰哥哥」

  「吹爆神仙阿辰哥哥」

  「忽略刑从连,抱住阿辰就是一个百米冲刺」

  「哈哈哈嗝楼长过分了」

  「超心疼阿辰啊啊啊啊」

  “为什么这么多人跟我抢阿辰哥哥?”少年人明显不快,眼神幽怨的看着屏幕上刷过的弹屏。

  “因为阿辰了不起啊,好多姐妹爱惨了阿辰_(:D)∠)_比如我嘿嘿。”鹤九看向看着弹幕嘴带浅笑的林辰,眼里有光。

  “我的阿辰当然了不起。”刑从连下巴冒出的胡渣蹭过林辰的脸颊,有点痒,“不过他们的话让我有点吃味啊林顾问,这么多人跟我抢你呢。”

  林辰礼貌的回应了一下鹤九的目光,不顾苏凤子一脸戏谑的样子,跟身后那个越活越过去的人说道:“没关系,我是你一个人的。”


【林辰继续点头,表示了解,他走到门口,向门外三人微微欠身行礼,然后任谁也没有想到,他竟随手把门关上了。

  “麻烦解决了。”他对刑从连说。

  刑从连霎时愣住了。

  片刻后,屋里爆发出笑声,留下门外三人,尴尬地面面相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辰帅气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辰nb/hhhhhh」

  空间里的人先是错愕了一会看上去彬彬有礼的林辰竟做出直接把人关在门外的举动后,反应各不相同。

  陈家人一脸吃了苍蝇一样的表情:“……”

  王小同志发出丧心病狂的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阿辰哥哥你好厉害哈哈哈哈哈嗝”

  黄泽脸上是明显的不赞同,声线平直:“不合规矩。”


好了好了我放弃了,各位凑合着看吧🌚🌚中秋,人家放假三天,我就只放假一天,两天全在训练。。放假的那一天啊,我还要用来赶作业。。

  唉下周进行区赛咯,祝我加油(ง•̀_•́)ง

话说,星期四放学跟老师请假的时候,被骂不务正业,因为训练一天到晚见不到人影。。唉,悲伤


顾雩

哪一段,让你记住了那本书(第五弹)



​注:“题目来自某铁图书的视频”

1.​是的,我们的文身是情侣文身,是一套的,是一对儿的。我们是情侣。那个很帅的长腿少年是我的男朋友。当然,你现在看到的超级无敌英俊的我,也是他的男朋友。

                                   ...



​注:“题目来自某铁图书的视频”

1.​是的,我们的文身是情侣文身,是一套的,是一对儿的。我们是情侣。那个很帅的长腿少年是我的男朋友。当然,你现在看到的超级无敌英俊的我,也是他的男朋友。

                                                     ​——《撒野》

​2.我没有怪他 真的  只是  无计悔多情

​                               ——《我等你到三十五岁》

3.​你们所有人抛弃我,贺知书都不会不要我的

                                   ​——《最爱你的那十年》

4.​谁知道骗你的你都信了,不骗你的你反而不信了呢?

​                                              ——《魔道祖师》

​5.可惜顾昀那地痞流氓的皮肉下、杀伐决断的铁血中,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做不来谋君窃国的事。

                                                 ​——《杀破狼》

​6.“不是说只有电视剧才踹门吗?”吴雩嘶哑着嗓子问。 步重华止住喘息,咽了口唾沫:“这叫文艺创作来源于生活。”

                                            ​——《破云·吞海》

​7.“说人话,别买惨。也别煽情,煽不动。”

                                     ​——《AWM绝地求生》

​8.我唯一畏惧的,是诚实者被迫说谎,正直者被迫弯腰,直言者被迫噤声,理想主义者亲眼见到理想破碎。这是我之所以,必须坚持下去的原因。

                                              ​——《犯罪心理》

​9.程非池想了想,改口道:“叶小软?”

​“欸!”

                                                     ​——《落池》

​10.东施效颦,鸠占鹊巢

​(每日一题)

​你我本无缘,全靠我砸钱

​哈哈XSWL


好的布兰妮💫

第二章 回声(上)

        最近几天都在下雨。

       林辰从车上下来,撑起黑色的雨伞,在小雨中跟墓园的看门大爷点点头,大爷摸出钥匙开了门。林辰道谢,看了眼怀中的百合花,朝园内走去。

       宋声声的墓在园里最好的位置,占了一大片的青草地,春天的时候还会开一些黄黄蓝蓝的小花,在沉闷穆然的墓地展现出一片生机。这个地方是宋声声的粉丝定下的,一人出了一点钱,把她们的太阳安葬在这里,遗憾又孤寂。

  ...

        最近几天都在下雨。

       林辰从车上下来,撑起黑色的雨伞,在小雨中跟墓园的看门大爷点点头,大爷摸出钥匙开了门。林辰道谢,看了眼怀中的百合花,朝园内走去。

       宋声声的墓在园里最好的位置,占了一大片的青草地,春天的时候还会开一些黄黄蓝蓝的小花,在沉闷穆然的墓地展现出一片生机。这个地方是宋声声的粉丝定下的,一人出了一点钱,把她们的太阳安葬在这里,遗憾又孤寂。

        林辰以为他可能是唯一一个在今天来看宋声声的人,没想到还有别人,而且比他来的更早。

        墓碑前放着一束白色的月季,没有多余的包装,只用一根黄色的丝带捆在一起,连枝叶都没有修,显得敷衍随便,但在小雨中,那洁白的花瓣盈着雨滴,温顺却舞着深绿的枝叶,天使一般温柔。墓碑上照片中的人浅浅微笑,似要消散雨中。

        林辰看了看怀中的百合,蹲下身放在白月季旁边。月季凌乱的枝叶被洗净,透出纯净的绿意。

         “下次送你白月季吧。”林辰对着墓碑上那个青年说。“那个更适合你一点,你可能会喜欢。”

        那张黑白照片里的人只是笑,干净纯粹,眼角轻挑 ,有些张扬。

        林辰撑伞,在雨中渐渐远去。

        墓园的旁边建了个公园,平时就人烟稀少,更别说这种下雨的天气。司机把车停在那,说在那里等他。

        他绕了一圈,终于在一颗树旁找到了车,司机开了车窗,从车内看着外面的雨景,林辰顺着司机的目光看去,发现了蹲在那里的白色身影。

         A市的雨下得小,但看看乌云层层叠叠的天空,雨显然有变大的趋势。林辰想了想,从车里拿出多余的伞,朝那人走去。

         那少年蹲在沙坑里,穿着白色卫衣和黑色紧身裤,黑色口罩遮住了大半面容,从侧边看,只能看到一只透亮的眼睛和光洁的额头,黑色的头发被全部打湿了,衣服也湿了大半,看样子在这里待了很久。

         他的肩膀和手臂不停晃动,手中捏着树枝,在沙坑中写写画画。

        林辰走近,发现沙坑中写满了“&”,大大小小,都是一样的字迹,都出自蹲在沙坑里的这个人,他手中力气不断加重,树枝下“&”的痕迹也不断加深。

        林辰想起了他在宋声声曾经睡过的木床上找到的那个“&”,那是宋声声一遍一遍不停重复才留下的深刻印记。

         那人察觉到了陌生人的靠近,抬起头来,望着他,林辰霎时间有点恍惚,他以为自己看见了宋声声。

        这种感觉太像了。林辰无法描述,明明是完全无关的两个人,他却觉得他们眉眼相似,从眼中透露出的灵魂相似,虽然他并没有亲眼见到过宋声声。

         林辰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吓了一跳,冷静抬眼对上那人的目光。

         那人只是看着他,不开口,林辰看着那双透亮沉静的眼睛,也没有说话。

        “你有什么话想说吗?”林辰想问,但他压下这句奇怪的话,递出手中的黑色雨伞。

        “这是多余的雨伞,可以拿去用,不用还。”

          那人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如水的眸中有了巨大的波动,眉心揪起,眼中起了层层阴霾。林辰等了良久,那人才伸出手接过那把伞。

       “谢谢。”声音恍如蚊嘤,细弱的掩在雨中。

         林辰点头,转身离开。

       “谢谢。”这一次要比雨声大一点,林辰能听清他澄澈的嗓音,很适合唱歌。

        林辰回头微笑,身影逐渐消失在雨中。

         宋声声揭开自己的口罩,直起身来,一遍一遍念叨着谢谢,每一句都在雨中被削弱,只留淡淡的余音。

        “谢谢你,林辰。”


        林辰没想到这么快会再遇见那个蹲在沙坑的人。

        拿下口罩,眼前的男人虽然已经成年,但眉眼脸庞的带着少年的青涩感,白色卫衣已经湿透,半截裤子也湿哒哒的贴着他的小腿肌肤,沾湿的头发又黑又亮。

        宋母看见他进了家门,慌慌张张拿出毛毯裹在他身上,“满阳,满阳,快,去洗个热水澡,别弄感冒了。”

        显而易见,这个蹲在沙坑不停写着“&”的男人就是付郝跟他说的那个不愿意开口说话的男孩 ,宋满阳。

       宋母推着男孩上楼去,林辰目光透过旁边的落地窗,看见了满庭院的月季花,粉粉红红的,白白绿绿的,都有。

       是宋声声的粉丝吧。林辰想。记忆不自主的回溯,林辰盯着盛开的白色月季发愣。

       这边宋声声已经快速的洗了个热水澡,被宋母拉下楼。

       宋声声看着坐在沙发上发呆的男人,压下了心头的波澜,恢复了平静。

       他想告诉林辰,林辰,我是宋声声,我回来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我真的回来了,还有,谢谢你,救了她们,救了我的粉丝们。

       林辰会信吗?当然不会。任谁来都不会相信他的,这么离奇的事,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宋声声眼中的颜色黯淡了些,他站直了身,递出手中黑色的雨伞,朝林辰一鞠躬。

    “你好。”

    “谢谢。”

       宋母紧紧咬住牙,泪水溢出眼眶。脸上布满惊喜和激动。

       林辰也很惊讶 ,付郝说宋满阳自醒来后就再未开口说过话,可他自杀之前虽然抑郁情况严重却从未出现这种情况,他们初步推定是自杀给宋满阳带来了严重的刺激。

但是,就在今天,宋满阳对他说了三句话,整整三句!

       林辰不知道是什么促使宋满阳说话,可他感觉到了宋满阳的话中有更深的意思,藏在一片水中,好像很深,又好像马上就要浮现。


      


小顾儿小末儿

夜很静,风很轻,他们拥有彼此。

〖w这句不是原作里的,就是我自己写的来着/躺。原文链接:刑林(甜文来了/小幅车?)

夜很静,风很轻,他们拥有彼此。

〖w这句不是原作里的,就是我自己写的来着/躺。原文链接:刑林(甜文来了/小幅车?)

小顾儿小末儿

【刑林】夜很静,风很轻,他们拥有彼此。

   林辰在半睡半醒间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他想,是刑从连吧。于是他睁开眼,就看到了刑从连的面庞——

   “怎么样,阿辰,感觉好些了吗?”刑从连将一杯温水递给已经坐起来的林辰,注视着他问。

   “好多了,差不多明天就能完全退烧了吧。”杯子里的水温度适中,握在手里的感觉很好,喝下去的感觉也很好。

   刑从连突然俯下身用手撩开了林辰额前的头发,又将自己的额头贴上去:“嗯,不怎么烫了,头也不晕了吧?”

   刑从连通过肌肤接触感知温度后虽然退开了,却没有退开多远,仍是和林辰凑的很近。温柔的鼻息打在脸上,林辰...

   林辰在半睡半醒间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他想,是刑从连吧。于是他睁开眼,就看到了刑从连的面庞——

   “怎么样,阿辰,感觉好些了吗?”刑从连将一杯温水递给已经坐起来的林辰,注视着他问。

   “好多了,差不多明天就能完全退烧了吧。”杯子里的水温度适中,握在手里的感觉很好,喝下去的感觉也很好。

   刑从连突然俯下身用手撩开了林辰额前的头发,又将自己的额头贴上去:“嗯,不怎么烫了,头也不晕了吧?”

   刑从连通过肌肤接触感知温度后虽然退开了,却没有退开多远,仍是和林辰凑的很近。温柔的鼻息打在脸上,林辰看着刑从连近在咫尺的深绿色眼眸,耳廓有些发热,他说:“不晕了。”

   林辰注视自己的目光太过专注,刑从连突然笑了一下:“那么,林顾问。”他伸手抚上林辰的后脑勺,低着嗓音说,“我能亲吻你吗?”

   林辰已经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他抬起双手环住了刑从连的脖颈,也用着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请便。”

   刑从连没有再犹豫,稍稍往前倾了一些便寻到了那温软的双唇,他轻轻覆着,又探出舌头舔舐,顺着唇缝滑进去,感知到的是更加相似于身体深处的体温。

   “唔……”林辰的舌头被刑从连含着吮吸,口中几乎每一个地方都被他轻舔过。两人口腔里的气息缱绻地缠绕着,林辰只觉得自己快不能呼吸了。

   “呼……”也不知亲吻了多久,刑从连终于放开了林辰,却仍是与他鼻尖相抵,静听他近在耳边的喘息声。

   刑从连看着林辰被吻咬得有些发红的嘴唇,忍不住再一次轻啄了上去,他一下一下亲吻着林辰,像少年人一样浅尝辄止,却倍感幸福。

   两人突然都笑了起来——很轻的笑,如同静谧森林里的“沙沙”声,如同广袤平原上的不速春风,安详且美好。

   刑从连将头埋进林辰颈间,嗅着他身上淡淡的沐浴露味道,还蹭了几下,整个人撒娇似的往他怀里钻。

   林辰被他一番动作的有些痒,他笑着问:“怎么了?”

   “想你。”刑从连环住了林辰的腰,“你发烧了需要休息,我又因为案子没办完不能照顾你,这两天我们见面的时间少的可怜啊,林顾问。”

   “嗯……但我们现在不是见面了吗?并且以后我们还会有很长的时间待在一起,每一秒我都会格外珍惜。”林辰轻声说着,又低下头亲吻了一下刑从连的后颈。

   刑成连抬起头来看他,突然什么都不说地就把手往林辰衣服里探进去,又凑近他重新侵入他的口中。

   衣料摩挲的声音越来越大,林辰的上衣早已是大半敞开的状态,刑从连暂时停下了进一步动作去解自己的衣扣,却突然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有些烦躁——好不容易案件调查顺利了起来,自己可以早点回家陪林辰,却还要被打扰。他皱着眉摸出手机,接了起来:“不是重大事件就等着写检讨吧!”

   “我又做错了什么啊老大,你不能这样独断啊……”王朝在电话那头嚎了起来。

   “有话快说!”

   “啊啊,是这样的,我们已经找到嫌犯了,老大你看要不要现在就……”王朝话还没说完就被刑从连打断了——

   “地址发给我,马上行动!”

   刑从连说完便挂断了电话,他俯下身整理了一下林辰的衣服,又亲吻上他的额头,说:“你休息会儿,我很快回来。”

   林辰回吻上他的嘴唇:“小心。”

   “好。”刑从连在略显昏暗的灯光下勾起唇角,随后拿上衣服转身离去。


   林辰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才让自己身体里的热量退下去了些,他重新坐了起来,看向了窗外已经开始变得暗淡的天色,略略思索了一会儿,下了床。


   刑从连把犯人带回警局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他想着待会儿审讯之前要先给林辰打了电话,林辰现在还在睡觉吗……刑从连这么想着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闯进了他的视线,霎时就攻占了他所有的目光——

   那是林辰。

   林辰依旧穿着件很普通的白色衬衫,扣子系到风纪扣下一颗,露出了一小部分流利的颈部线条,很是好看。或许是因为发烧躺了太久,林辰的头发有几处翘了起来,再配上他略显慵懒的神色,显得甚是可爱。

   刑从连大步走了过去:“你怎么来了?”

   林辰在刑从连走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抬起了头,他看着自己爱人脸上细微的惊喜之情,突然对自己的做法很是满意。他站了起来 轻轻抱住了刑从连:“我想你了啊。”

   天已经很黑,星星也只有零散的几颗,不远处传来些纷乱的脚步声,却没有人来打扰他们。在这样一个暂时远离外界纷扰的地方,林辰的体温因为贴近而传了过来,林辰的声音也因为是凑在耳边而显得格外清晰——他说,我想你了。

   刑从连很想现在就将林辰抵在墙上深深地吻他,但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所以他只能紧紧地抱了一下林辰,说:“再等我一会儿。”


   所有工作结束已经是将近深夜十一点了,刑从连一走出审讯室就不管不顾地迈向林辰所在的地方,并对跟在他身后的王朝说:“今天晚上不要过来,住宿自己解决。”

   “老大!现在都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啊!你就忍心这么抛下我吗……”

   刑从连并没有理会王朝的哭天喊地,他匆忙地朝目的地走去,却在看到林辰的那一刻不由自主地放轻了脚步。

   他轻声说:“久等了。”

   “没关系,我们回家吧。”


   回家吧。


   一关上门刑从连便有些急切地吻上了林辰的双唇,他尽情地索取着林辰口中的空气和味道,一路吻到浴室。

   考虑到林辰的病还没好利索,刑从连乖乖的陪他洗完了澡,直到来到卧室才将他压在床上,三两下扯开他没穿好的衣服,还顺手将自己的衣服也脱了去。

   刑从连低头亲吻着身下触感温润的躯体,尽力让自己的动作轻柔一些。

   林辰感到身体很快又热了起来,于是他对刑从连说:“可以了……”

   或许正是因为林辰的烧还没有完全退下去,刑从连觉得他的体内比平常要更温热一些。他动作着闯进闯出,不时亲吻上林辰的面颊、嘴唇或是脖颈、锁骨。

   刑从连总是觉得林辰很好,所以他现在当然也这么觉得。


   “怎么跑过去找我了,嗯?”

   “嗯……想见你。”

   “我不是说很快回来吗,那么着急?”

   “唔……当……当然了,提前……提前一秒都是好的。”

   “林顾问……”

   “嗯……嗯?”

   “要快点好起来啊。”

   “哈啊……会的……”

   “我想多看看你,想让你,多在我身边待一会儿。”

   “我……啊……我也想啊。放心,能给的时间……唔……全部给你。”


   夜很静,风很轻,他们拥有彼此。


符夕是个小仙女🧚‍♀️

占tag致歉


是一个原耽语c群!


刚刚大清过一次,好多剧组都莫人了,皮可重三,每晚有开闸时间可以随意玩耍!许愿在p2,所以有人来吗?对皮在等你!


再次致歉占tag!

占tag致歉


是一个原耽语c群!


刚刚大清过一次,好多剧组都莫人了,皮可重三,每晚有开闸时间可以随意玩耍!许愿在p2,所以有人来吗?对皮在等你!


再次致歉占tag!

—千潇KLEIT—
什么时候拍的忘了,不过刑队,麻...

什么时候拍的忘了,不过刑队,麻小约吗?您请客,我吃,不用客气

什么时候拍的忘了,不过刑队,麻小约吗?您请客,我吃,不用客气

衾究

摸了个林辰哥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果然我还是不行把那么好的阿辰哥哥画的好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疯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果然我还是不行把那么好的阿辰哥哥画的好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疯了

败瘾
【犯心】 刑队:不懂花的男人追...

【犯心】

刑队:不懂花的男人追不到喜欢的人

【犯心】

刑队:不懂花的男人追不到喜欢的人

沈言七

宋聲聲
最漂亮的生命。

宋聲聲
最漂亮的生命。

久别重逢宛若初见

原耽的句子

放假第二天,嗓子疼的要命

怕不是要感冒

(果然昨天吹一下午空调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这一次更完也不知道下一次在什么时候

更新真是一件随缘的事情

快落

原耽的句子

放假第二天,嗓子疼的要命

怕不是要感冒

(果然昨天吹一下午空调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这一次更完也不知道下一次在什么时候

更新真是一件随缘的事情

快落

木樨子w
10.10犯罪心理双十24h★...

10.10犯罪心理双十24h★终宣

从美丽星空至浩瀚原野,黑瓦,白墙,绿树,黄花,
我憧憬于世上一切美好不朽。

这世间总有黑白共存,一生来去双程,
有人噤声,有人震耳发聩,
而愿你只如仲夏繁茂不凋谢,秀雅风姿永远翩翩,不必向命运低头。

【STAFF】
策划    @木樨子w
题字    @渊亭山立
文案   @碧海问舟
美工   @萧萧与弈
特别鸣谢 长洱《犯罪心理》wall

【参与人员&时间】
0:00 【文】   @碧海问舟
0:30 【文】  ...

10.10犯罪心理双十24h★终宣

从美丽星空至浩瀚原野,黑瓦,白墙,绿树,黄花,
我憧憬于世上一切美好不朽。

这世间总有黑白共存,一生来去双程,
有人噤声,有人震耳发聩,
而愿你只如仲夏繁茂不凋谢,秀雅风姿永远翩翩,不必向命运低头。

【STAFF】
策划    @木樨子w
题字    @渊亭山立
文案   @碧海问舟
美工   @萧萧与弈
特别鸣谢 长洱《犯罪心理》wall

【参与人员&时间】
0:00 【文】   @碧海问舟
0:30 【文】   @來年放晴。
1:00 【字】  @春华复应晚☁️
1:30 【画】  @有小绿v我就倒立
2:00 【画】  @EG
2:30 【字】  @渊亭山立
3:00 【文】  @清汤炖鸽子🐦
3:30 【字】  @山青花欲燃
4:00 【文】  @彬山
4:30 【字】  @染儿不养鹅
5:00 【画】  @猫语者CK
5:30 【字】  @秋庭捉了一條魚。
6:00 【字】  @一块大石头
6:30 【字】  @陆鸢北🚀
7:00 【文】  @-Lauren-
7:30 【画】  @三千gungun
8:00 【字】  @江以珩
8:30 【文】  @信息不灭理论
9:00 【文】  @高上北城入🌈
9:30 【字】   @既白233
10:00【画】  @佐織
10:30【字】  @饮途
11:00【画】  @鸟不理远山
11:30【歌】  @严书_
12:00【文】  @🍃一片叶梓🔫
12:30【文】  @是谢景行。
13:00【画】  @淼枫锁死🔒
13:30【画】  @Unique悠聿
14:00【字】  @苏淮
14:30【字】  @鱼竹二月
15:00【文】  @关亘
15:30【字】  @藏锋归鞘
16:00【画】  @江逐月天
16:30【画】  @世说先生
17:00【文】  @茯苡
17:30【画】  @世风不古
18:00【字】  @璇瑾
18:30【画】  @枕酒漱石
19:00【画】  @脑内啡
19:30【文】  @青洛泷爱
20:00【文】  @敬颂冬绥
20:30【文】  @霁宗子
21:00【画】  @萧索夜空🐠
21:30【字】  @无情的红烧肉
22:00【字】  @木樨子w
22:30【文】  @远雾
23:00【章】  @穆之奈
23:30【文】  @雀酒Finch
24:00【画】  @t-j-n

欢迎关注tag“犯罪心理双十24h”。

沈丞瑜

我是高产!耶!
宋声声我爱你!

我是高产!耶!
宋声声我爱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