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狄奥墨得斯

25浏览    5参与
墨千色

【阿帕】Weary World ⅩⅩⅩⅩⅠ

时隔多年(?)吸血鬼AU回来了!
多谢我今天不想学习只想读《群魔》(老陀:呸)
嘿嘿嘿欢迎大家留言想法!不然我要自己寂寞死了!
高调艾特蹲守多年(?)的小可爱谢谢你不离不弃! @提灯夜行

『XXXXⅠ.』赫克托尔

“安提洛科斯,我要去个地方。”散场后,帕特洛克罗斯不等对方反应,一个人急冲冲跑出了包厢。

“少爷,我们必须送狄奥墨得斯先生回去。”安提洛科斯伸手在不冒犯帕特洛克罗斯的前提下将他拦住。

“这我当然知道。”帕特洛克罗斯有一丝嗔怪地叫道,眼里满是不耐烦,“你去送他,我去我的地方,二者并不冲突。”说完,他推开安提洛科斯的手,自己走了。

狄奥墨得斯从包厢里慢悠悠走出来,抬手把垂到眼...

时隔多年(?)吸血鬼AU回来了!
多谢我今天不想学习只想读《群魔》(老陀:呸)
嘿嘿嘿欢迎大家留言想法!不然我要自己寂寞死了!
高调艾特蹲守多年(?)的小可爱谢谢你不离不弃! @提灯夜行

『XXXXⅠ.』赫克托尔

“安提洛科斯,我要去个地方。”散场后,帕特洛克罗斯不等对方反应,一个人急冲冲跑出了包厢。

“少爷,我们必须送狄奥墨得斯先生回去。”安提洛科斯伸手在不冒犯帕特洛克罗斯的前提下将他拦住。

“这我当然知道。”帕特洛克罗斯有一丝嗔怪地叫道,眼里满是不耐烦,“你去送他,我去我的地方,二者并不冲突。”说完,他推开安提洛科斯的手,自己走了。

狄奥墨得斯从包厢里慢悠悠走出来,抬手把垂到眼前的头发撩回脑后,发根在明亮的灯光下显露,安提洛科斯这才发现他的头发有两种颜色。

“怎么了?帕特洛克罗斯那么急着去哪儿?洗手间?”最后三个字他放轻了声音,也许觉得不太文雅,“我可以在车里等他吗?万一碰到奥德修斯先生,我怕他又突然给我布置任务,要知道我最近很累,想要好好休息。”

“当然。”安提洛科斯收回停留在对方头发上的视线,“不用等少爷,我先送您回去。”

“你不和他一起?大晚上的?哪有主人独自行动的。”狄奥墨得斯露出狐疑的神情。

“可是您不是也没有带管家吗?”安提洛科斯微微一笑,像是打趣。

“我?”狄奥墨得斯一愣,“这不是你跟着吗?今晚是你服侍我。”狄奥墨得斯的语气忽然十分傲慢起来,仿佛被惹恼的幼狮不知该如何反击,只能发出闷闷的低吼声。

“所以,我现在送您回去,狄奥墨得斯先生,请跟我来。”

“主人态度恶劣,仆人也是一样。”狄奥墨得斯闷闷不乐地嘟囔道,声音不大不小,刚刚好让安提洛科斯听到。“正因为如此,我才看不上你们这些仆人,要么生性粗鲁,要么就跟着主人有样学样。”

“您说得对,狄奥墨得斯先生。”

“别打断我说话!”狄奥墨得斯落座后突然狂怒地吼了一句,阴暗的车厢挡住了他的脸,“你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带仆人?”安提洛科斯没有回应。“因为我和你那位少爷不一样,我不需要一个跟屁虫,什么时候突然背后捅你一刀。明白了吗?现在,送我回去!”

“悉听尊便,先生。”安提洛科斯准备关门,又补充了一句,“但是,有些话是不能和我这种仆人说的。您是不是因为没有注意这一点,才被捅了一刀呢?”

——————————————————————————————

帕特洛克罗斯怯生生地敲了敲已经脱落木屑的旧门,即便在黑暗中,他也觉得这扇门老旧得有点脏兮兮的。拉了窗帘的屋子从窗户间透出微弱的灯光,却听不到里面一丝一毫的动静。

突然间,屋内爆发出玻璃碎裂的声音,半贴着门等待回应的帕特洛克罗斯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他这么做是对的,因为下一秒门就被“轰”地打开,屋内冲出一个人,月色下只能看清他怒目圆睁的狰狞表情,甚至扭曲了五官。

“我还会再来的,赫克托尔。”那人像是低声宣告一般,说完便扣上帽子走了。帕特洛克罗斯来不及反应,屋门大开,室内的灯光倾泻出来,撒在立于门口的帕特洛克罗斯身侧,他定定地望着那人远去的背影,回过头时看见赫克托尔面对着他坐在那把钢琴椅上。

“好久不见。我以为您不会再来了。”赫克托尔微笑着站起身,走到门口,示意客人进来。

帕特洛克罗斯有些窘迫:“对不起,我似乎来的不是时候,现在也很晚了……”

“您从哪儿来?像是刚看完演出。”

“啊,是的,看了《费德尔》。”

“珀涅罗佩女士的末场吗?听说她今后不会再演了。”

“您知道?”帕特洛克罗斯有一丝激动,跟着赫克托尔进了屋,桌边的地面上飞散着玻璃碎片和茶渍。

“我有留意城里的大小消息……抱歉,让您看到这一幕。我现在就打扫。您请坐吧,喝茶吗?”

“谢谢,其实我很渴,还有点儿冷……”

“我给你热茶。您是步行过来的?”赫克托尔将茶递给帕特洛克罗斯后,从门后拿出扫帚清扫地面,又从窗边抽出半干不湿的抹布擦拭地面,帕特洛克罗斯看出了神。

“是步行。”茶很淡很涩,不好喝。

“您看起来身份不低,我以为会有人同行,我也以为您的家人不会让您再到这种地方来。”赫克托尔收好打扫用具,地面还有点儿湿。

“的确,我是偷偷来的,虽然态度强硬……”帕特洛克罗斯放下茶杯,“请问刚刚那个人是?他吓到我了。”

“我的弟弟。”赫克托尔坐回钢琴椅上,似乎他很喜欢那里。

“没听错的话,他好像直呼您的名字。”

“我选择做修士后,他就同我决裂了。但是时不时还会因为一些麻烦事找上我。”赫克托尔笑笑,“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您戴着十字架?”

“什么?噢,对。”帕特洛克罗斯这才猛然想起似的,从衣服内里抽出镀金十字架,“没有‘戴’,是‘带’着。您怎么知道?”

“有一点点模糊的轮廓。您好像没有带着它的自觉。我可以看看吗?”

“给您。”帕特洛克罗斯单手递出十字架,神态很随意,“是我朋友送我的,管家非要我带着。”

赫克托尔摩挲着镀金十字架,轻轻说道:“您的朋友是个虔诚的人,这个十字架价值不菲。您不喜欢吗?”

“我吗?或许我更喜欢宝石。”

“什么宝石?”赫克托尔兴致盎然。

“血红色的……光泽像是暗潮涌动。”帕特洛克罗斯说着出了神,“比这十字架好一万倍吧?对不起,我无意冒犯您。”

对方毫不在意地一笑,将镀金十字架郑重交还给帕特洛克罗斯,“因此,您只是被迫带着它?”

“护身符似的。”

“可是十字架并不是这么用的呀,您遇到什么事了吗?”

“其实,也没什么……”帕特洛克罗斯收住了话头,“您没问我为什么来这里?”

“我并不在意,您能够来,我感到很开心。”

“我想来听您弹琴。巴赫的d小调托卡塔。”

听完这句,赫克托尔莞尔一笑,转身打开琴盖。

“不知为何,您的琴声让我心情平静。”

琴声缓缓奏出,镀金十字架在灯光的照耀下发出宁静的光泽。

【TBC】

墨千色

【阿帕AU】Weary World ⅩⅩⅩⅩ

有生之年的更新x

『XXXX.』晚场

“我很荣幸收到你的邀请,帕特洛克罗斯。”狄奥墨得斯出现在自家门口,穿着令人惊艳的晚礼服,举止优雅却极其自然地走下台阶,在安提洛克斯的带领下登上了马车,“令尊不在?”

“他让我来接你,自己却怕麻烦,没来。”帕特洛克罗斯不耐烦地撇撇嘴,丝毫不遮掩自己的厌恶——对狄奥墨得斯。

然而这个目中无人的青年也从来只察言观色自己的上级,对于帕特洛克罗斯,他压根没正眼去看,虽然自己还收了人家邀请函、坐着人家的马车,可他的的确确注意到帕特洛克罗斯穿着出奇的朴实。

“您其实不重视今晚的演出?”他改口用敬称问道。

“怎么?”

“您的衣着不太得体。”

“您管得太宽了...

有生之年的更新x

『XXXX.』晚场

“我很荣幸收到你的邀请,帕特洛克罗斯。”狄奥墨得斯出现在自家门口,穿着令人惊艳的晚礼服,举止优雅却极其自然地走下台阶,在安提洛克斯的带领下登上了马车,“令尊不在?”

“他让我来接你,自己却怕麻烦,没来。”帕特洛克罗斯不耐烦地撇撇嘴,丝毫不遮掩自己的厌恶——对狄奥墨得斯。

然而这个目中无人的青年也从来只察言观色自己的上级,对于帕特洛克罗斯,他压根没正眼去看,虽然自己还收了人家邀请函、坐着人家的马车,可他的的确确注意到帕特洛克罗斯穿着出奇的朴实。

“您其实不重视今晚的演出?”他改口用敬称问道。

“怎么?”

“您的衣着不太得体。”

“您管得太宽了——还是说,您这样以为讲究至极的绅士,觉得和我走在一起太没排面了,而愿意把门票退还给我呢?”帕特洛克罗斯恶狠狠地说着,说到最后又有些快活地笑了起来。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绅士应当随机应变,应对各种场合。”

马车辚辚驶去。

这段路不长不短,足够二人争锋相对。

“奥德修斯先生已经交代过我,要好好提携你。我很期待与你共事呢,帕特洛克罗斯。”狄奥墨得斯又去掉了敬称,露出一种十分亲切却又倨傲的笑容,车窗外的灯光照亮他的脸颊。

帕特洛克罗斯用眼角接纳了他的笑容,心里却觉得好笑,这个狄奥墨得斯会不会太自以为是了?同龄却大胆宣称他要提携自己!

“那谢谢。”帕特洛克罗斯极其冷淡地应了一句,扭头去看窗外变换的街景。

终于,马车停在了灯火辉煌的剧院门口,绅士们的问候声与名媛裙摆的窸窣声充斥在耳际,安提洛克斯打开了车门。帕特洛克罗斯心不在焉地下了车,完全把狄奥墨得斯交给管家应付去了。

他没有听说阿喀琉斯会来的消息,一时间觉得十分空虚,却又下意识地来回扫视,希望能够见到那个身影。阿喀琉斯来到城内的这段时间名声不小,大家都喜欢他——更多的是中下层人民。上流社会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子爵心怀疑虑,豪宅间都流传着他是靠金钱讨阿伽门农关心才“买”来的这个爵位。放着这个不说,他的管家奥托梅冬也够可疑的,黝黑的皮肤,几乎透明的琥珀色吊梢眼,据传他会巫术……

当然,阿喀琉斯俊美的容貌也在贵族青年之间引发轩然大波,他们心仪的女子一刹那间都对阿喀琉斯产生的浓厚的兴趣——虽然产生的不是爱情,但也足以使青年们在女性心中黯然失色。相传,有个青年向阿喀琉斯发起了挑战,最后又因“与这么一个假贵族决斗有失尊严”而未到现场,也有人说这是那个巫术管家搞的鬼。

阿喀琉斯是个谜。《雨中的情人》这首奇怪的歌一出,女子们心都碎了,却又满怀期待,也许那个“情人”会是自己呢?

帕特洛克罗斯在包厢入座,狄奥墨得斯按照惯例前去问候所谓的大人物们去了,安提洛克斯回到他身边。

“他很让人讨厌。”帕特洛克罗斯头也不抬地说。

“狄奥墨得斯先生只是有点傲慢,为人不坏。”

“我本来以为可以约阿喀琉斯。坐在这儿的是阿喀琉斯,而不是他。”帕特洛克罗斯毫不遮掩地说道。

“身不由己的事情太多了,少爷。但您现在还是和阿喀琉斯子爵保持距离比较好。”说完,安提洛克斯撩开门帘,“我候在门口,有事您就叫我。”

恰巧这时,狄奥墨得斯回来了,坐到了闷闷不乐的帕特洛克罗斯身边。“你要不要去问候一下奥德修斯先生?不久你就要在他手下工作了,他就在那边,包厢离我们不远。”

“我中场休息的时候再去。再说,我爸会来叫我的。”

“不能什么都等爸爸叫,你要主动点儿,要培养这方面的意识。”狄奥墨得斯翻开节目单,似乎在看。

“您真爱教训人。”帕特洛克罗斯用挑衅的目光看着对方。

狄奥墨得斯合上节目单,笑着回应:“您说我傲慢,其实傲慢的是您,您的傲慢是不懂规矩的傲慢,您明白吗?贬义。”

帕特洛克罗斯登时红透了脸,气鼓鼓地站了起来,转身朝门外走去。

安提洛克斯被突然冲出来的帕特洛克罗斯吓了一跳,连忙问:“少爷,您去哪儿?”

“去问候奥德修斯先生。他在哪儿?”

“我带您去,少爷。”安提洛克斯应道,趁帕特洛克罗斯不注意,对端坐在位子上静观其变的狄奥墨得斯投去感激的一笑。

一切准备就绪,剧场的灯光暗下,舞台幕布拉开,演员上场。

比起话剧,帕特洛克罗斯更喜欢歌剧,他很讨厌听别人絮絮叨叨地讲话,毕竟安提洛克斯已经够啰嗦的了。身为主角的珀涅罗佩迟迟没有登场,帕特洛克罗斯隐蔽地打了个哈欠,他没想到自己会这样无精打采,是因为阿喀琉斯没有来吗?他知道剧院就是个社交场,贵族们在中场休息时彼此拜访问候,演出时只是应付般的观望一下,背好感想,以便等会儿在奉承之余显得自己有点艺术感。

“都是弄虚作假……”他喃喃自语。

“你在说什么?”狄奥墨得斯看了他一眼,“费德尔上场了。”他把剧院用的望远镜递给帕特洛克罗斯。

帕特洛克罗斯接过,将镜片对准眼睛,然后叫了一声,倒在地上。

“你怎么啦?”从未遇到这种事情的狄奥墨得斯慌了神,没有克制住自己的音量,好在周围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混蛋。”帕特洛克罗斯低吼。

“要不要叫医生?”狄奥墨得斯脸上浮现出友爱的担心与发自内心的焦急,帕特洛克罗斯甚至吃了一惊,态度也因此柔和下来。“没事,我只是没坐稳。”

“可是倒在地上也太浮夸了!这椅子这么结实……”

“狄奥墨得斯,你看到了吗?”

“看到什么?”

“你没忘记你偷走的红宝石项链吧?”

“什么?……当然……我记得……”他支支吾吾起来,羞红了脸。

“珀涅罗佩居然戴着。”帕特洛克罗斯把望远镜塞回狄奥墨得斯手里,要他立刻看看。

“你确定?”青年举起望远镜看去,“那不是项链,是演出服上本来就镶着的配饰,只不过刚好是红色。”他放下望远镜,“如果是项链,我会认得的,我对它也很敏感……”

帕特洛克罗斯慌了神,一再确认的确不是红宝石项链后,他才想起来这也许是个骗局,他扭头望向奥德修斯的包厢,后者正专心致志地欣赏演出,并没有往这边分心。

【TBC】

墨千色

【阿帕AU】Weary World ⅩⅩⅩⅨ

我发现这部已经一个月没更了_(:з)∠)_

奥林匹斯大学好像坑了半年多了哈哈哈qwq

呜呜呜要开始赶论文了我爆哭!


『ⅩⅩⅩⅨ.』归来

“你还舍得回来?”阿喀琉斯眼角瞅着在晨光中奄奄一息赶回来的仆人,冷冷地说,“再迟一秒,你可就没命了……”

破晓的阳光染着绚烂的金色直追在奥托梅冬身后,在即将追上时被奥托梅冬猛然张大的漆黑翅膀挡在了屋外。

“原谅我,”奥托梅冬收起翅膀掉落在地,急促转身拉紧窗帘,“我不在的夜晚,殿下可好?”

阿喀琉斯抬起下巴,噘着嘴瞥了眼管家:“挺好。你怎么换了套衣服?”

“江湖救急。”奥托梅冬微微一笑。

“该不会是……那只狼这么厉害?”阿喀琉斯饶有兴致地用食指敲打着下巴。

“他是挺厉害呀。...

我发现这部已经一个月没更了_(:з)∠)_

奥林匹斯大学好像坑了半年多了哈哈哈qwq

呜呜呜要开始赶论文了我爆哭!


『ⅩⅩⅩⅨ.』归来

“你还舍得回来?”阿喀琉斯眼角瞅着在晨光中奄奄一息赶回来的仆人,冷冷地说,“再迟一秒,你可就没命了……”

破晓的阳光染着绚烂的金色直追在奥托梅冬身后,在即将追上时被奥托梅冬猛然张大的漆黑翅膀挡在了屋外。

“原谅我,”奥托梅冬收起翅膀掉落在地,急促转身拉紧窗帘,“我不在的夜晚,殿下可好?”

阿喀琉斯抬起下巴,噘着嘴瞥了眼管家:“挺好。你怎么换了套衣服?”

“江湖救急。”奥托梅冬微微一笑。

“该不会是……那只狼这么厉害?”阿喀琉斯饶有兴致地用食指敲打着下巴。

“他是挺厉害呀。”奥托梅冬依旧笑着,“您对他也太狠心了,他只是一只……不,只是半只小狼罢了,战斗力为零。”

“半只?难道他是……”阿喀琉斯滴溜着眼睛寻思着什么,“那你还敌不过他?私心杂念真重,你放他一马了吧,又让他回到帕特洛克罗斯身边了?”

“为什么不呢,殿下?您的小少爷失去了这只小狼,也是举步维艰啊。”奥托梅冬依次拉上客厅的窗帘后走回坐在黑暗角落的阿喀琉斯身边,“得饶狼处且饶狼嘛。”

阿喀琉斯嘴角歪斜地上扬像是冷笑:“行啊,听你的。”

奥托梅冬没来由地打了个寒战:“又有谁惹您不开心了?”

阿喀琉斯漫不经心地摇了摇头:“我要去睡觉了。”

在阿喀琉斯闭上眼睛的下一秒,奥托梅冬身后传来声音:“奥托梅冬,人类是不是喜欢勾心斗角,互相残害?”

“是呀。”奥托梅冬回头笑着回答。

“你觉得我多久可以学会?”阿喀琉斯支起手肘撑着脑袋。

“不用学,您本来就会。”奥托梅冬走到门边,在黑暗中轻轻掩上门,“这一点,吸血鬼与人类无差。”

————————————————————————

“那么你想邀请谁?”墨诺提俄斯望着帕特洛克罗斯手上的两张贵宾券,抬手示意仆人撤下吃完的早餐。

“阿喀琉斯。”帕特洛克罗斯诚实地回答。

“阿喀琉斯?那个新来的子爵?他的爵位是讨城主欢心花钱买来的,不是真正的贵族头衔。这两张门票是试探,看你有没有步入政坛的脑子,看来你还是没有……你应当邀请狄奥墨得斯。”

“狄奥墨得斯?才不。”

“如果你当真和那什么阿喀琉斯子爵要好,那么你之后有一千个机会邀请他去剧院,珀涅罗佩本人送的门票机会却只有一次,你要用它来铺路,去吧,去寄给狄奥墨得斯。”

“和那什么阿喀琉斯子爵要好?这是什么用词!”帕特洛克罗斯眉毛扭在一起,不知脸红没有,好在墨诺提俄斯并没有多看他,而是接过晨报读了起来。在帕特洛克罗斯还想反抗的时候,做父亲的当机立断,直接把门票塞进了邀请函中派人送上门给了狄奥墨得斯,后者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回信表达感谢。在一切安排妥当后,帕特洛克罗斯依旧不愿相信阿喀琉斯就此错过了全城最棒的歌剧演员的最后一场公演,不顾父亲的阻拦自己跑去了剧院门口打算买票,可门票早就销售一空,即便买到,也不是贵宾席。最后,帕特洛克罗斯只能气恼地独自回家,在中途遇到了行色匆匆的安提洛克斯。

“少爷?您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安提洛克斯本来就因路途奔波而风尘仆仆的,在他发现帕特洛克罗斯独自一人游荡在街头时,极速跳动的心脏都快炸裂了。

“问你的老爷去吧。”帕特洛克罗斯猛然撞见失踪两天的管家,不满地撇撇嘴,绕开对方自顾自走着,安提洛克斯追在他身后。

“少爷……发生什么了?”

帕特洛克罗斯沉默半晌,终于爆发般地吼道:“该死!为什么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平时没事的时候你却总在旁边晃来晃去!”

安提洛克斯慌了神,只能一个劲地跟在帕特洛克罗斯身后问到底怎么回事。他在主人身上嗅到了吸血鬼的气息,不安的预感几乎将他麻痹。

“没事。”帕特洛克罗斯心里五味杂陈不知从何说起,默默理了理思路,挑了最重要的开口道:“项链我看到了。在佩涅罗佩脖子上。”

帕特洛克罗斯的发言与心中担不一致,安提洛克斯愣了一会儿:“珀涅罗佩?”

“奥德修斯的妻子,《费德尔》的话剧主角。他们俩昨晚来我们家用晚餐,项链在他妻子那儿,戴着呢,招摇过市……他是故意做给我看的,想看到我的面部表情,想看我作何反应。你不在,我不知道和谁商量。”

“我现在回来了。”安提洛克斯加快步伐跟上主人。

“阿喀琉斯和我说过……虽然不是正经场合,我开玩笑问他如果项链在别人那儿会怎样,他说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在那人身上。”帕特洛克罗斯站住回头,“如果奥德修斯自作自受也就算了,可是他无辜的妻子被卷入……”

“可是目前为止并没有坏事发生呀。”安提洛克斯说。

“也许只是他还没有发现……如果阿喀琉斯发现了该怎么办?他的脾气暴躁得可怕,我可以从他眼睛里看得出他的暴戾,是发起火来会失去理智的类型,和她一模一样。”

“您说的'她'是……”

“无论如何既然知道项链在哪儿了,我们要把它弄回来。”

“我会想办法的。”

帕特洛克罗斯点点头,初秋的风吹起他额前的头发,也将他身上残留的吸血鬼气息拂到安提洛克斯的嗅觉中,让虚弱的安提洛克斯差点窒息。

“阿喀琉斯来过吗?我不在的时候。”安提洛克斯轻声询问。

“来过。”帕特洛克罗斯毫不遮掩地回答,“我爸知道了。”

说完,他回头,目光冷漠而坚定。

“替我保守秘密,安提洛克斯。现在我们是战友,明白吗?”

被秋风吹黄的第一片树叶飘落在他们之间。

【TBC】


墨千色

【阿帕AU】Weary World Ⅷ

好困啊我也不懂我在写什么x

总觉得写出来又和我原本的构想不一样!

安提洛克斯的说教好无力啊【。】

实在不行后期再改吧哭x


『Ⅷ.惊论』

“帕特洛克罗斯有谋反之心。”

“怎么说?”奥德修斯看向秘书。

“比起被袭击,他们俩更像互相吸引,或者说,帕特洛克罗斯在看见吸血鬼的时候,不仅没有躲闪尖叫,反而主动等对方靠近,简直就是在邀请。”

“这个言论可不简单呀,狄奥墨得斯。”

“我也吓了一跳,有谁会和吸血鬼亲近呢?他被吸血的时候……”

“怎么样?”

“就像被爱抚一般。”

“你说过吸血鬼在吸血时会麻醉对方。”

“但绝对不是他们那样。他们看起来……”

“怎么样?别总是话说一半呀,狄奥墨得斯。”

“就像情人。”

奥德修斯咋舌了一秒钟。...

好困啊我也不懂我在写什么x

总觉得写出来又和我原本的构想不一样!

安提洛克斯的说教好无力啊【。】

实在不行后期再改吧哭x


『Ⅷ.惊论』

“帕特洛克罗斯有谋反之心。”

“怎么说?”奥德修斯看向秘书。

“比起被袭击,他们俩更像互相吸引,或者说,帕特洛克罗斯在看见吸血鬼的时候,不仅没有躲闪尖叫,反而主动等对方靠近,简直就是在邀请。”

“这个言论可不简单呀,狄奥墨得斯。”

“我也吓了一跳,有谁会和吸血鬼亲近呢?他被吸血的时候……”

“怎么样?”

“就像被爱抚一般。”

“你说过吸血鬼在吸血时会麻醉对方。”

“但绝对不是他们那样。他们看起来……”

“怎么样?别总是话说一半呀,狄奥墨得斯。”

“就像情人。”

奥德修斯咋舌了一秒钟。

“噢。你的情报一向是很准的,如果这次也一如既往的精确,那就不妙了。”奥德修斯沉吟片刻,“走吧,狄奥墨得斯,我们去城主那儿一趟。”

“悉听尊便,参谋长。”狄奥墨得斯微微躬身,待奥德修斯起身后,便乖巧地紧随其后,玻璃窗映射出他年轻有为的挺拔身影。


帕特洛克罗斯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安提洛克斯憔悴的面容映入眼帘,帕特洛克罗斯眨了眨眼。

“您醒了,少爷。”安提洛克斯疲惫而欣喜地笑了笑,“危机时刻我没能第一时间赶到您身边,对不起。”

帕特洛克罗斯挪动发麻的手脚,一时间感觉身体不是自己的:“怎么回事……安提洛克斯?我睡了多久?”

“两天了,少爷。请别急着起身,您太虚弱了。”

“阿喀琉斯呢?”

“他逃走了。”安提洛克斯的声音冷淡下来。

“谢天谢地……”帕特洛克罗斯伸手摸了摸脖颈,那两个齿印——或者说就是两个洞,稳稳当当地戳在那儿。

“他企图带走您。”

“什么?”

“但没得逞。城主护卫队中伤了他,他落荒而逃。”

“你把他说得多么不堪啊,安提洛克斯。”

“他的确很不堪。”

“扶我起来,我想吃点儿东西。”

帕特洛克罗斯刚刚接过安提洛克斯的手,突然整个人僵住不动了。

“我的项链在哪儿?”帕特洛克罗斯摸便全身,慌了起来。

安提洛克斯低头:“抱歉,少爷,我赶到您身边的时候,它已经不见了。”

“不见了?你能想到它去哪儿了吗?”

“也许阿喀琉斯带走了,也许被城主护卫队拿走了。”安提洛克斯的声音冷漠而平淡。

“你真的不知道?”

安提洛克斯抬头。

“它为什么会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这个该死的十字架?”帕特洛克罗斯举起吊在脖子上的十字架链坠,直直地瞪着安提洛克斯。

“您在怀疑我?”安提洛克斯笑着偏头。

“我只知道你一直不待见阿喀琉斯。”帕特洛克罗斯背对着安提洛克斯躺回床上,把镀金十字架丢到一边,抱紧枕头把脸埋进去。

“您不信任我吗?”

“我当然信任你,如果你想被信任的话。”

听完这句,安提洛克斯几乎失态地惨淡地勾了勾嘴角,双手抽搐般从裤缝处弹开,随后双手粗鲁地环抱在胸前。

“我从有记忆以来就伴随您左右,无微不至地侍奉您,如今您却怀疑我不忠?”安提洛克斯的脸几乎失去了血色。

帕特洛克罗斯撇了撇嘴,似乎对这种说辞有些厌烦:“的确如此,你在乎的不过是我们家族的地位和权力罢了。”

“少爷?”安提洛克斯鼻孔泄出冷气,“少爷?我恳求您再说一次?”

帕特洛克罗斯听出不对劲,有些顾忌地半回头抬眼瞥了下面目扭曲的管家,还是壮着胆子说道:“你在乎的不就是我们家族的荣誉吗?”

安提洛克斯望着帕特洛克罗斯的眼神愤怒而绝望,眼眶通红湿润。

“是的,为了家族的荣誉,因为这个家族中有您。

“您认为我是为了什么?

“为了我自己苟且偷生荣华富贵?为了占您家族的光还是便宜?为了那些虚名?为了这些我奴才一样地端茶送水侍奉讨好?您在开玩笑吗?”

安提洛克斯的语气已经变样,从来没有听过下人这种口吻的帕特洛克罗斯有些害怕地蜷缩起原本随意翘着的脚,渐渐翻身看向安提洛克斯。

“您傲慢无礼,任性娇纵,在城主面前也不加收敛,您认为自己很有骨气吗?居家自傲,无所事事,满脑子都是些所谓的悲观厌世的思想,却又好吃懒做地活着!您到底要我为您操多少心您才会满意呢?要我为您去死您才甘愿吗?”

“安提洛克斯……”

“听着,少爷,城主会取您性命,请您好好记住我说的话。”

“什么?”一度不可收拾的场面突然回归宁静,帕特洛克罗斯反应不过来。

“记住我说的话。您对城主无礼,又明显流露出不忠与反叛,他会取您性命。”

帕特洛克罗斯惊恐地瞪大了双眼。

“害怕了吗?您当时的傲慢态度可不是这样的。”

“安提洛克斯,我……”

我该怎么办?

“逮捕阿喀琉斯,亲手把他献给城主,表现您的忠贞不二,就是这样,别无他选。这是最直接也是最便捷的表达忠诚与敬畏的方式。听着,少爷,我无所谓什么阿喀琉斯,也无所谓什么城主,我只希望您……平平安安……在我有生之年,尽心尽力侍奉您,让您变得更加优秀,让您生活得更加美满,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安提洛克斯几乎贴身俯压,帕特洛克罗斯被他逼得紧贴床铺。

“仅此而已。”

安提洛克斯离开他,别开头抹了抹眼角。

“仅此而已,少爷。”

帕特洛克罗斯慢慢坐正身体,目送安提洛克斯远去,那身影看起来背负了一切重担,却落寞得可怜。

帕特洛克罗斯刚想说什么,突然脖颈的伤口传来剧痛,让他差点痛断气。他捂紧伤口,疼得在床上打滚却发不出声音。是吸血鬼留下的致命伤口吗?阿喀琉斯说过要为自己疗伤,一定是被城主护卫队给打断了……

怎么办才好?谁来救救我……

帕特洛克罗斯忍受不住这非人的疼痛,很快又昏死过去。

【TBC】


墨千色

【阿帕AU】Weary World Ⅴ

沉迷《阴阳师》的我终于回来写这玩意儿了x

这几天满脑子都是晴明和妖怪hhh

中毒很深_(:з)∠)_

『Ⅴ.』惊谋

“您是从什么时候发现的?”安提洛克斯擦拭着柜内的古董。

帕特洛克罗斯梗躺在沙发上,手里把玩着阿喀琉斯送给他的红宝石链坠:“最后和他相约的那天晚上。”

“反而是您先发现的?”

“我觉得阿喀琉斯没有任何察觉……我也是在接到项链的一刹那才感觉到的,我低头看时,的确有个人影在暗处,而且在看着我们。”所以他让阿喀琉斯不要再来了。

“您认为是城主的眼线?”得到允许后,安提洛克斯提着那条项链观察起来,璀璨的红宝石熠熠生辉。

“我不知道。我只觉得那人在监视我们。这种感觉太熟悉了...

沉迷《阴阳师》的我终于回来写这玩意儿了x

这几天满脑子都是晴明和妖怪hhh

中毒很深_(:з)∠)_

『Ⅴ.』惊谋

“您是从什么时候发现的?”安提洛克斯擦拭着柜内的古董。

帕特洛克罗斯梗躺在沙发上,手里把玩着阿喀琉斯送给他的红宝石链坠:“最后和他相约的那天晚上。”

“反而是您先发现的?”

“我觉得阿喀琉斯没有任何察觉……我也是在接到项链的一刹那才感觉到的,我低头看时,的确有个人影在暗处,而且在看着我们。”所以他让阿喀琉斯不要再来了。

“您认为是城主的眼线?”得到允许后,安提洛克斯提着那条项链观察起来,璀璨的红宝石熠熠生辉。

“我不知道。我只觉得那人在监视我们。这种感觉太熟悉了不是吗?”

安提洛克斯咳了一声,将项链送回帕特洛克罗斯手中:“少爷,有些话是不能说的啊。”

“你还是这么神神叨叨的。”帕特洛克罗斯无聊地收起项链,把胳膊枕在头下。“安提洛克斯,我真的很喜欢他。”

“谁?那个吸血鬼?您真的和他相处了好几个晚上,我当时就觉得不对劲,但是说不出具体情况。您被他洗脑了吗?少爷?”

“洗脑?怎么可能。”帕特洛克罗斯紧张地翻身爬起,“他没有对我做任何事。我们只是去高处俯瞰整个城市,聊天,发呆,仅此而已。和他在一起很舒服……无所顾忌,不用担心说错话,不用害怕得罪谁……那种凭着自我意志行事的感觉,就好像来自遥远的另一个世界。每到天亮和他分别,我就好像做了一场梦,一个愉快而恍惚的梦。”

“他的确来自另一个世界。”安提洛克斯没好气地说。

“是的,另一个世界。”帕特洛克罗斯眼睛闪闪发光,“一个没有压迫、没有恶意的世界。”

安提洛克斯听不下去了,转过身对着自家主人说道:“少爷,您知道他是吸血鬼。吸血鬼的世界怎么可能没有压迫、没有恶意呢?您知道他们有多邪恶吗?最简单的例子,他们吸食人血。”

“可他们并没有思想控制,也没有谋财害命。他们吸血只是为了填饱肚子。这和人类比起来,难道算邪恶吗?”

“少爷。”

“安提洛克斯,别这么仇视吸血鬼。”

“少爷,您只接触过一只吸血鬼,您要以偏概全吗?就算他不邪恶,那不能代表整个吸血鬼都不邪恶。就像您,您的态度不能代表整个人类世界。”

帕特洛克罗斯听着,突然沉默下来。

“也许吧。”

他说,然后又重重躺回沙发上,视线飘忽不定,最后转向了阳光明媚的窗外。

“也许我和他很像。”

这时女仆送进名片,说门外有人求见。安提洛克斯接过一瞥,仿佛吃了一惊,随即对帕特洛克罗斯说:“少爷,奥德修斯先生求见,已经在门口了。”

“奥德修斯?阿伽门农的参谋?他来做什么?”帕特洛克罗斯不耐烦地皱紧眉头。

“无论如何,和城主有关联的人都不可怠慢。少爷,我得去接待奥德修斯先生,我让布里塞伊斯来给您更衣。”

“没事,我自己来吧。”

不一会儿,奥德修斯就笑容满面地出现在会客室。他的身后跟着一个英俊沉稳的青年。

“这是我的秘书,狄奥墨得斯。不久前才来到我的门下,你们年龄应该相仿。”奥德修斯笑盈盈地给帕特洛克罗斯介绍,名叫狄奥墨得斯的青年文质彬彬地伸出了手,帕特洛克罗斯迟疑了一下,和他握了握。

“今天来,有要事相商。城主的委托已经过去了两个星期,您的进展顺利吗?”奥德修斯坐下,冲送来茶水的安提洛克斯笑笑。

“是的。我想是的。”帕特洛克罗斯含糊其辞,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您久久没有音讯,城主着实担心您的安危,特意让我来拜访一下。见您依旧精神,我们也放心了。”

真会说漂亮话。难道不是来监视我的吗?

帕特洛克罗斯提起嘴角算是笑了笑。

“我想您已经见到了那个罪犯,是吗?”

“什么?”

“您和那个罪犯相处过几个夜晚,对吗?”

“几个夜晚?”帕特洛克罗斯有点慌了神,他以为只有那一晚才被发现。

“十个夜晚。”一旁的狄奥墨得斯插嘴道,“对不起,我是奉命行事。”

原来监视我们的人就是你啊,小伙子。帕特洛克罗斯很轻蔑地哼了一声。

“我没有计算几个夜晚,谢谢你了。”

狄奥墨得斯一时间羞红了脸,不知该如何应答。

奥德修斯继续笑着问道:“您和罪犯的相聚,是计划的一部分吗?”

“是的。少爷为了深入打探情报,特意友好地接近了罪犯。”

帕特洛克罗斯再一次用看叛徒的眼神瞪了安提洛克斯一眼。

“不愧是帕特洛克罗斯先生,真是有谋有略。那么,您都打探到什么情报?”

“情报吗。我只知道他并不伤害人,反而会治愈伤口。”帕特洛克罗斯满不在乎地回答。

狄奥墨得斯小声地说:“这句话有偏袒罪犯的嫌疑。”

帕特洛克罗斯目光敏锐地看向他:“您的立场真坚定。”

狄奥墨得斯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他发现对方逮到机会就挖苦自己。年纪轻轻就当上城主最信任的参谋的秘书,人人都羡慕甚至嫉妒,但他在帕特洛克罗斯眼里只感受到了轻蔑甚至鄙视。

这个家里蹲有什么资格看不起自己?

奥德修斯察觉到剑拔弩张的氛围,不禁感叹年轻人真是容易莫名其妙就较起劲儿,便无奈地笑了笑,决定还是继续正事:“帕特洛克罗斯先生,城主计划有变。城主愿意用自家千金作为诱饵,引出罪犯,罪犯出现后,请您当场逮捕他,可以吗?”

“用自家千金做诱饵?”

“是的。城主大义凛然。”

是大义灭亲吧。帕特洛克罗斯哭笑不得,叹了口气。

“什么时候?”

“今晚。”

“今晚?”

“是的。请您收好这个。”奥德修斯说完,狄奥墨得斯起身,恭敬地递给帕特洛克罗斯一把匕首。“这把匕首是专门用来斩杀吸血鬼的。但请您手下留情,让他失去行动力就好,最后的裁决由城主进行。”

“我无法拒绝,对吗?”

要我用匕首刺杀他?

阿喀琉斯。

“是的。那么,今晚见。”

说完,奥德修斯起身,狄奥墨得斯也起身,二人鞠躬,随后离去。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