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狐跳

21.3万浏览    1420参与
崆篌

【Day1】·摊位号:M12
摊位名:南天门油漆桶回收处
cp25首发的地笼本《南天门记事》+《化沙》场贩信息+ 哪吒铁皮吧唧抽抽乐+剑三无料+阴阳师狐跳无料
day1当场坐摊,欢迎来找我丸~ 

cp25现场去场取签绘的可以私戳我,还剩8个签绘板用来画简笔画~一定要亲自来取嗷不可代领,最好能跟我换啦【也可以自己带签绘纸去现场找我,三点前我都能坐那画~


【Day1】·摊位号:M12
摊位名:南天门油漆桶回收处
cp25首发的地笼本《南天门记事》+《化沙》场贩信息+ 哪吒铁皮吧唧抽抽乐+剑三无料+阴阳师狐跳无料
day1当场坐摊,欢迎来找我丸~ 

cp25现场去场取签绘的可以私戳我,还剩8个签绘板用来画简笔画~一定要亲自来取嗷不可代领,最好能跟我换啦【也可以自己带签绘纸去现场找我,三点前我都能坐那画~

 

渡渔默寻
狐跳set第三弹来噜wwww除...

狐跳set第三弹来噜wwww
除了set内容,还增加了可以加购的小小吧唧!
依旧是cp25场贩!现场购买有无料赠送!
网上购买全套set也有无料哦!(。・ω・。)ノ♡
以下是参与人员:
画手:渡渔
             番茄 @番茄桑tomato
             言南 @Tournesol言南
主催:九方
CP摊位号子供区 s14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狐跳set第三弹来噜wwww
除了set内容,还增加了可以加购的小小吧唧!
依旧是cp25场贩!现场购买有无料赠送!
网上购买全套set也有无料哦!(。・ω・。)ノ♡
以下是参与人员:
画手:渡渔
             番茄 @番茄桑tomato
             言南 @Tournesol言南
主催:九方
CP摊位号子供区 s14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琼津
人类妹妹和人类妖狐pa(?)

人类妹妹和人类妖狐pa(?)

人类妹妹和人类妖狐pa(?)

叶石斑

生物作业,夹带私货了狐跳。

生物作业,夹带私货了狐跳。

明心
妹妹的新皮肤好可爱~

妹妹的新皮肤好可爱~


妹妹的新皮肤好可爱~


丶清音幽韵

【阴阳师】烟姐的暗中观察日记

1

今天是妖狐来到我们寮的第一天。

虽然答应了晴明打扰不再残害少女,但他的目光还是一直黏在那些可爱的女孩子身上呢。

老实说,在看到他的目标时,我真是有点担心他呢。

嗯,妖狐小弟弟,保重吧。

2

他的第一个目标,是我们寮资历最老的雪女姑娘。她现在已经退居二线,偶尔去打打斗技和结界突破,蛮清闲的,于是晴明大人便让她带妖狐去熟悉环境。

现在的雪女姑娘,已经染成了黑发,换上了和服,有了许多“人”气。

但是毕竟她还是来自雪原的雪女,掌握着冰霜之力的雪女。

于是,当我再一次看见妖狐时,他已经被冻成一个冰块了。

大天狗在一旁摇扇子,笑而不语。

3

他的第二个目标,是萤草。

对此我只...

1

今天是妖狐来到我们寮的第一天。

虽然答应了晴明打扰不再残害少女,但他的目光还是一直黏在那些可爱的女孩子身上呢。

老实说,在看到他的目标时,我真是有点担心他呢。

嗯,妖狐小弟弟,保重吧。

2

他的第一个目标,是我们寮资历最老的雪女姑娘。她现在已经退居二线,偶尔去打打斗技和结界突破,蛮清闲的,于是晴明大人便让她带妖狐去熟悉环境。

现在的雪女姑娘,已经染成了黑发,换上了和服,有了许多“人”气。

但是毕竟她还是来自雪原的雪女,掌握着冰霜之力的雪女。

于是,当我再一次看见妖狐时,他已经被冻成一个冰块了。

大天狗在一旁摇扇子,笑而不语。

3

他的第二个目标,是萤草。

对此我只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

别看萤草外表柔柔弱弱的,晴明先生可是靠她才第一次打败了八岐大蛇,此后萤草小妹妹就在带狗粮轮大蛇了……

意思意思心疼一下妖狐小弟弟。

他俩的初次见面还挺愉快,两妖相谈甚欢,萤草还邀请妖狐去打大蛇。

妖狐在吃掉一堆达摩后自我感觉良好,于是他很开心地答应了。

然后被对面的觉一狼牙棒砸晕了……

萤草身旁的白狼摇了摇头,让盗墓小鬼把他拖到一旁观战。被帚神打醒的妖狐做在边上目瞪口呆,他甚至感觉大蛇在看到萤草时开始发抖……

“这,这套针女你先拿着用吧,下次,下次我再给你打套更好的!”萤草低着头把御魂塞给妖狐,然后拉着白狼走了。

妖狐看了看倒地不起的大蛇,又看了看手里金光闪闪的御魂,陷入了沉思……

从此以后,妖狐小弟弟每次看到萤草小妹妹都有多远跑多远。

有一次萤草还跑来问我:“烟姐,妖狐他是不是讨厌我啊?为什么每次见我他都跑的那么快呢?”

我摸了摸她的头道:“妖狐他可能有什么急事吧,你这么可爱,他怎么会讨厌你呢?”

“这样啊……我还给他准备了礼物呢,可惜每次都叫不住他,烟姐你帮我转交给他吧?”

在看到那排列整齐的五十个大蛇鳞片后,妖狐见到萤草跑的更快了……

4

他的第三个目标,是白童子。

啊,没错,他把白童子认成女孩子了……

毕竟白童子真的很可爱呢。

嗯……于是他被失控的黑童子拿镰刀追着砍了八条街。

鬼使白想上去制止,被唯恐天下不乱的鬼使黑拉住了。

正直的判官想上去制止,被无聊的,好不容易找到乐子的阎魔大人拦住了。

孟婆?

孟婆在和山兔赛跑呢。

可怜的牙牙和蛙先生……

5

他的第四个目标,是辉夜姬。

辉夜姬也是刚来到我们寮,据说她之前一直被困在竹子里,后来又被关到一间屋子里,所以不谙世事。

单纯的辉夜姬小妹妹和妖狐聊的很开心,妖狐给她讲了许多有趣的故事,辉夜姬很感兴趣,一双明亮的眼睛中带着新奇。

就在我想着要不要现身把辉夜姬带走时,万年竹路过了。

他看见妖狐的时候先是皱了皱眉头,然后又很快舒展开。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样自然地加入两人中又不动声色地转移了妖狐的注意力,把匣中少女介绍给妖狐后,他就带着辉夜姬离开了。

单蠢的妖狐小弟弟连自己被坑了都不知道,和匣中少女聊得很开心。匣中少女还介绍了百目鬼和面灵气给他,并热情地邀请妖狐去看她们的收藏……

然后?

没有然后了^_^

6

啊,当然,我指的并不是妖狐被她们怎么样了,而是妖狐不敢对她们怎么样了。

此后妖狐看见女性都要抖三抖,并且也没心思去勾搭少女了。

7

那天,妖狐坐在樱花树下发呆,跳跳妹妹牵着番茄出来溜达,看见他,突然眼睛一亮,扔下番茄就往过跑……啊不,是往过跳,一把就抱住了妖狐……的尾巴。

妖狐吓了一跳,大概是因为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状况,他定了定神才开口:“可爱的少女,你……可以放开小生的尾巴吗?”

跳跳妹妹仿佛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仍然抱着他的尾巴不松手:“叔叔!你的尾巴真好摸!比番茄的好摸多了!又软又暖和!”

“番茄……?”妖狐一脸懵逼,“等等,叔叔?至少要叫哥哥吧?少女,你……”

“你这混蛋色狐狸想对我妹妹做什么!”跳跳哥哥抡起棺材就往妖狐头上砸。

“诶?大哥你干嘛?叔叔没对我怎么样啦。 ”跳跳妹妹抬头,认真道。

“就是就是,明明是她想对小生怎么样……”妖狐小声道。

“比起这个……叔叔尾巴很好摸的!大哥你也来摸摸!”跳跳妹妹兴奋地把妖狐的尾巴捧起来,一脸期待地看向跳跳哥哥。

跳跳哥哥不情愿道:“好吧,我摸摸……诶?手感真的好棒啊!”

“你们可以考虑一下小生的感受吗……”妖狐欲哭无泪。

“你们……在做什么啊!”被番茄拉来的跳跳弟弟扶额,这也不是他第一次给自家这两只脱线的收拾烂摊子了。

“你也来摸摸!”

“够了!快放下人家的尾巴!”

真是同情妖狐小弟弟呢,这一家子可真够闹腾的。

结果就是,跳跳哥哥委委屈屈地放手了,跳跳妹妹还死活不肯撒手,妖狐站在中间一脸无奈,番茄冲着妖狐又吼又叫,要不是跳跳弟弟拉着,说不定就对着妖狐的尾巴一口咬下去了……

真够混乱的。

8

我悄悄现身,倚在樱花树旁看着这些小妖怪们打闹,却生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不管怎样,能遇到晴明大人,遇到他们,真是太好了。

——————————————————————

7是扩写(bushi跳妹传记

很久之前写的啦,今天整理书翻出来的,就放上来啦

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留条评论让我觉得是有活人看的(泪)

叶石斑

大家的美梦

画了几个自己比较喜欢的小萝莉

草爹的梦过于变态(和很多小姐姐一起玩)不画出来了(滑稽)

大家的美梦

画了几个自己比较喜欢的小萝莉

草爹的梦过于变态(和很多小姐姐一起玩)不画出来了(滑稽)

鸣鹤归林

仲夏花时(首发于微博)

 又是一年之中最热闹繁华的夏季,列岛上丰沛的降雨使得气候并不那么炎热,草木在适宜的温度和水分土壤里蓊蓊郁郁,陪伴人类和妖怪们度过这个凉爽的时节。

      和往年这时一样,京都府的居民们在夜里张灯结彩,开起了繁华的游园花火祭,商铺鳞次栉比,神奇稀罕的玩意儿琳琅满目,酒肆餐馆里各色美食色香味俱全,连平时只为达官贵人们表演的能剧艺人都把舞台布置到了街上。孩子们带着狐狸面具追逐嬉戏着,小贩们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围观路人们的议论和叫好声,让往常只见行者匆匆的朱雀大街全都笼罩在一片欢闹喧嚣的气氛里。

   ...

 又是一年之中最热闹繁华的夏季,列岛上丰沛的降雨使得气候并不那么炎热,草木在适宜的温度和水分土壤里蓊蓊郁郁,陪伴人类和妖怪们度过这个凉爽的时节。

      和往年这时一样,京都府的居民们在夜里张灯结彩,开起了繁华的游园花火祭,商铺鳞次栉比,神奇稀罕的玩意儿琳琅满目,酒肆餐馆里各色美食色香味俱全,连平时只为达官贵人们表演的能剧艺人都把舞台布置到了街上。孩子们带着狐狸面具追逐嬉戏着,小贩们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围观路人们的议论和叫好声,让往常只见行者匆匆的朱雀大街全都笼罩在一片欢闹喧嚣的气氛里。

      和人们共存于这个世界的妖怪们也是不甘寂寞的,夏日祭同样是他们的节日,携着亲朋好友们换上色纹绮丽的浴衣,扮成人类的模样混进人群里,享受这难得的欢愉时光,也不失为妖生一大乐事。

      在和神乐八百比丘尼出门之前,晴明给庭院里所有当值的式神都放了假;原本他还想邀博雅一同观花火,不料博雅先他一步,去和旧友聚会了,约定好在町中与三人会面。

    “博雅他真是个自我的人呢,做决定之前都不问问其他人的想法”一边撑着金鱼和伞一边逛街的神乐摇了摇头,小声抱怨“待会儿见了面可别又喝醉了让晴明想办法扶回去”晴明倒不在意这个,摇摇手中的蝠扇,示意随行的灯笼鬼去顶替路边那盏快熄灭的灯笼照一会儿:“博雅这么匆忙地就去见他那个旧友一定是有急事,或者那个朋友对他而言意义非凡吧。”

      一旁的比丘尼掩唇轻笑:“晴明大人可真是善解人意呢。那边小摊上卖的耳环首饰我很喜欢,不是说好了今天我和神乐随便逛,你来买单么?”“啊……罢了,身上带的钱不够,这些首饰和神乐喜欢的童玩我等下再送过来吧”“呵呵,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大家彼此相视,会心一笑。

      地府的鬼使们也难得出来放松了,黑白童子围在金鱼池边捞着金鱼;鬼使黑为了弟弟能开心一点,尽情享受假期点子百出,就差去能剧台上串场了,鬼使白却轻轻说了句:“好了哥哥,别那么累,我只想和你好好看一场花火而已”;判官走在阎魔旁边,一路瞻前顾后,生怕对大人照顾不周,阎魔实在看不下去了打断了他的喋喋不休:“行了呆子,好不容易来人间的夏日祭逛逛是来度假的,又不是打架”把判官噎得一时语塞,而后又附在他耳边轻语了几句,这个一直蒙着眼的青年顿时羞得面红耳赤,待他回过神来时那人已经走远了,这才急急忙忙追上去。

      樱花妖站在般若摆的成衣铺前,正思忖着下次与忠义见面时该穿哪件比较好,被身旁的桃花妖轻轻用手肘捅了捅,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缕薄烟散去,烟烟罗挽着个高她一头的英俊青年款款走来,身后的食发鬼无奈地扶着额。“咦?那不是荒大人么,平日他不是不爱参加这些热闹的场合么?”“谁知道,也许烟烟罗姐姐改变了他呢?”

      妖狐正想以苹果糖为诱饵,吸引跳跳妹妹跟他一起去新开张的糖屋,不想却连跳跳哥哥和跳跳弟弟、番茄也一并引来,一家子争着要褥他毛茸茸的大尾巴,把妖狐吓得手足无措仓皇出逃,结果一脚撞翻了路边青蛙瓷器和惠比寿正在掷骰子的盘子,差点气得马上要赢了的青蛙一个岭上开花,场面一度混乱起来,“小生只不过想和美丽的少女一起逛花火祭而已,放过小生吧! ”他的哀嚎响彻了整条街。

    “砰砰砰”接连几声呼啸,极速蹿升的烟花终于在深蓝的夜空中盛开,彩条飘洒银屑飞扬,又如天河落幕星坠四野,刹那间肆意挥洒的芳华为平安京的人们送上最温馨的祝福,引得游人们纷纷仰头驻足,惊叹着这番美景。

     围在桥栏边上的晴明神乐看得出了神,倒是迎面而来的博雅大大落落地叫住了他们:“呦,晴明,这么晚才来啊,我都等了你好久了”一旁的大天狗也摘下了面具:“好久不见,黑晴明大人也对我提起你们好多次了”

      原来博雅说的旧友就是大天狗啊,晴明心领神会:“无妨,无妨,既然你跟博雅难得见面,我们来晚了刚好给你们多一点时间叙叙旧嘛。”

      这时博雅身后的白狼也走上前来,身后背着一张崭新的弓:“晴明大人,自从那日我发觉弓道上还需要精进,独自修行已经很久了,现在我想我已经能回来了”她略带羞涩地低下了头,看着浴衣上的向日葵花纹“其实我也没多大信心,多亏了博雅大人的鼓励……”

    “哈哈,你太过谦了,比起刚对付首无的时候,你的弓术已经进步很多了”博雅毫不吝啬地夸奖,让白狼都有些难为情了“以后我们就一起协助晴明,拱卫京都吧。”

      鸭川边的森林里,大江山的鬼王酒吞率领着众妖们一边观花火一边举行着宴会。天邪诸鬼们为鬼王抬上窖藏数十年的珍果佳酿,和着鼓声扭动着笨拙的身躯跳着拍手舞,滑稽的模样逗得酒吞和被他搂在怀里的红叶哈哈大笑。一贯嗜酒如命的酒吞一闻到这股酒香,马上就判断出了年份和工艺,刚要扛起坛子牛饮,却被红叶制止:“大人,观花火祭这么有风情的场合,如此狂灌岂不是不是坏了雅兴”她从怀中变一个精致的酒杯,斟满然后端在他面前佯装要喂他喝,却在他凑近时忽而移开,把酒饮入自己口中,然后径直吻上他的唇,以口渡气将酒灌给了他。酒吞没料到红叶居然会如此劝酒,但仍然下意识在把酒饮尽肚里时趁机狠狠蹂躏了她的唇。一杯饮尽,酒吞狂喜不已:“哈哈哈,好酒,好红叶,吾这个鬼王就要坐拥大江山和美人共享美酒和美景”他扫视了一眼左右“茨木,星熊,你们说是不是啊?”“当然,您是鬼王,这天下诸鬼都是您的”星熊颔首而答,茨木则靠在身后的树干上,端起酒碗一饮而尽:“挚友说的没错,只要挚友你喜欢,就算是天上的月亮,我和星熊还有大江山的弟兄们也会把它摘下来给你玩。”

    “哈哈哈,好,今天吾高兴,大家不醉不归!”酒吞喝了一大口酒,含在嘴里,也径直灌给怀中的红叶,把红衣美人折腾得香汗淋漓娇喘连连,来不及饮下的酒顺着她的脖子流进衣襟,炫示着别样的风情。此情此景惹得众鬼起哄不已,树林里顿时变得比朱雀大街还热闹。

      茨木并不十分喜欢这样的场合,几杯落肚以后,他寻了个借口独自离开狂欢的树林,来到河边的草地上坐下,欣赏起对岸盛大的烟火。

      草地上交错盛开着大朵大朵花团锦簇的雨阳花和大丽花,点点流萤穿梭在茂密枝叶间,兀自起舞。河面上摇曳着明明灭灭的灯火,那是生者在为往生之人祈愿并引导迷途的光。茨木闭上眼,仿佛身后的喧嚣都不存在,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心跳声。万物皆躁,唯此心静方得一晌安宁。

       直到一阵细微的脚步声靠近,打断了他的冥想。他睁开眼,正是在晴明庭院里神出鬼没的蝠翼少女。现在的她收起了背后的蝠翼,身着素色的浴衣,手捧两盏河灯:“别来无恙啊,茨木大人”

      “是你?”茨木抬了抬眼,并没有起身“你不是晴明豢养的式神么?怎么不跟他们一起去逛夏日祭?”

       “我来祭拜我的父母”吸血姬蹲下身子,把河灯放在河面上,轻轻拨了拨水,目送它们随波逐流“我已经忘了他们的名字和长相,能做的也只有这样寄托一点思念而已。”

      “呵,都已经是妖怪了还惦记着为人时的亲人”茨木随手捡起脚边一块卵石,掷向河流,让石子在水面上连着蹦了两下才沉进水里“也罢,除了那些天生就是牲畜草木化成的精怪,谁不是从人变来的?”

      “那你呢?不和酒吞大人他们一起喝酒作乐,来这里发什么呆呢?”吸血姬面对着他从来没有真正害怕过,抑或并不知道什么叫害怕,她只是觉得这个大妖似乎在狂傲不羁表面下还有不为人知的一面,而这一面她总能敏感地察觉到。

      “不想喝酒就不喝,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茨木有点不耐烦,虽然现在的日子恢复了平静,酒吞也不再意志消沉,但是他内心渴望强大的愿望仍然没有得到满足,而不断追求巅峰的过程中,和酒吞一较高下已经满足不了他了。

      “我只是很烦,对曾经弱小的自己曾经发过誓,然而这个誓言到现在都没实现”也许是喝得有点多了,也许是觉得有时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在酒精的刺激下他对这个他知之甚少的女孩吐露了心声“我还在等,等一个能让我真正施展拳脚的机会。”

       “人们总是轻易地许下承诺,却不知道当承诺无法兑现时,给自己和他人会留下怎样的伤害”盛放的烟花下,少女孑然一身的身影被染上几分寂寥,转身准备离开“有时候,等待本身就是一种无法偿还的代价。”

      是啊,无法偿还的代价,他,茨木童子,从人人唾弃的鬼之子到如今大江山号令一出莫敢不从的第二号当家人物,其中经历了什么,得到了什么,付出了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连酒吞和星熊都尚且不能完全了解。

      

    “等等,上次那些蝙蝠都是你养的么?”茨木站起身叫住她。

    “是的,它们都是我的眷兽”她那双和他相似的金眸中泛起一点涟漪“怎么了?”

    “没什么,受伤的那只好了吧?”

    “已经痊愈了,谢谢你的关心”

    “好吧,我只是想说,其实它们也很可爱,我并不讨厌”茨木把脸撇过去,没有目送她离开,但吸血姬听得很清楚,记在了心里。

     盛大的烟花还在一朵朵绽开着,把夜空装点得如同白昼,五光十色都燃尽以后,留下的痕迹久久没有散去,提醒着人们,不要忘记生命中曾经出现过的温暖和寂寞。

不抽到八岐大儿砸决不改名

风,为我吹落天上星(二)

是点文 @今天奇诺依然在等岚哥更新 

前世今生梗。

主连刀,穿插山薰,还有微量其他cp

避雷

——————————————

02

时光飞逝,转眼就到了二十一世纪。

姚刀是一个普通的女大学生,此刻她正行走在校园里。

“学姐学姐,我是新来的大一新生嬴草,你能告诉我体育馆在哪里吗?”是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女生。

“你去体育馆干什么?”

“我和别人约好了要打一场篮球赛。学姐,体育馆在哪啊?”

“就在你后面。”姚刀伸手指了指。

“谢谢学姐!”嬴草刚跑几步,又回头,“学姐,你要不要看我们比赛?”

“好啊,反正我也没事干。”姚刀又加了一句,“还有,别叫我学姐了,我叫...

是点文 @今天奇诺依然在等岚哥更新 

前世今生梗。

主连刀,穿插山薰,还有微量其他cp

避雷

——————————————

02

时光飞逝,转眼就到了二十一世纪。

姚刀是一个普通的女大学生,此刻她正行走在校园里。

“学姐学姐,我是新来的大一新生嬴草,你能告诉我体育馆在哪里吗?”是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女生。

“你去体育馆干什么?”

“我和别人约好了要打一场篮球赛。学姐,体育馆在哪啊?”

“就在你后面。”姚刀伸手指了指。

“谢谢学姐!”嬴草刚跑几步,又回头,“学姐,你要不要看我们比赛?”

“好啊,反正我也没事干。”姚刀又加了一句,“还有,别叫我学姐了,我叫姚刀。”

“妖刀j……姚刀。”

03

姚刀来到体育馆,看台上已经坐了几个观众了。她走上去,找了个空位坐下。

“你好,我叫青行,你呢?”一个高挑的女生坐在她身边。“姚刀。”“那我可以叫你刀刀吗?”姚刀看着她,突然觉得她的头发应该是白的,但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一秒,姚刀觉得自己一定是出现幻觉了。

“看,比赛开始了。”青行看向比赛现场。

是男子对女子。嬴草是女子队大前锋,跟姚刀同级的洪叶打小前锋,薛女打中锋,调跳打后卫一,风薰打后卫二;次木打大前锋,九吞打小前锋,笪(da)天和姚狐打后卫,妫(gui)切打中锋。

姚刀不懂篮球,只看着十个人围着一个球挣得脸红脖子粗,大汗淋漓。青行在旁边评价:“嬴草没把握好这个罚球。”“次木这是在跳舞吗?”“洪叶投篮!可惜。”“薛女快三分球三分球!耶!”“我们女子队赢了!”

姚刀全程“哦,这个人球进了。”“哦,那个人没投进。”“哦,这个人犯规了。”“哦,这个人罚球了。”“哦,我们赢了。”

“打不不错,小草。”“你也是,木。”“红叶,本大爷是故意让着你……”“行了酒鬼,别给我丢人现眼。”“阿雪,你那个三分球真厉害!”“谢谢。”“命定之人哟,小生带你去吃苹果糖。”“好啊好啊!”

姚刀:我究竟是看比赛还是看他们秀恩爱?

回忆の葬礼
宣群啦!这儿是阴阳师语C群,有...

宣群啦!
这儿是阴阳师语C群,有大佬们进来玩吗?
这里我们需要微审,每月都会有群戏。
不知火许愿一个贺茂义心;狂歌吞许愿一个红叶;黑晴明(我本人)许愿一个对皮;泷夜叉姬许愿一个鬼王酒吞童子和一个卑弥呼;鬼使黑许愿一个同体;安倍晴明许愿一个源博雅;跳跳妹妹许愿一个跳跳家族和妖狐。
占tag致歉

宣群啦!
这儿是阴阳师语C群,有大佬们进来玩吗?
这里我们需要微审,每月都会有群戏。
不知火许愿一个贺茂义心;狂歌吞许愿一个红叶;黑晴明(我本人)许愿一个对皮;泷夜叉姬许愿一个鬼王酒吞童子和一个卑弥呼;鬼使黑许愿一个同体;安倍晴明许愿一个源博雅;跳跳妹妹许愿一个跳跳家族和妖狐。
占tag致歉

叶石斑

狐跳摸鱼:猜猜我摸的是谁的尾巴

狐跳摸鱼:猜猜我摸的是谁的尾巴

剑走偏锋.

小段子2.0

【我又来摸鱼辽~】

【看清CP呐~】

【ooc严重+渣文笔】

【正文】

一句话形容自己粉的CP~

【晴乐】

文艺向:君生我未生

沙雕向:论萝莉控的自我修养

【狗雪】

文艺向:风与雪之诗

沙雕向:中二少年与面瘫少女的大义生涯

【荒烟】

文艺向:落花时节又逢君

沙雕向:养成之霸道(???)烟姐爱上我

【蛇御】

文艺向:狐狩蛇影

沙雕向:今天的邪神大人追到稻禾神了嘛

【川金】

文艺向:静候君归(忽然刀)

沙雕向:小矮叽与她的傻大个

【阎判】

文艺向:何日与君度春秋

沙雕向:地府豪宠:女总裁的闷骚小娇夫(???)

【狐跳】

文艺向:生死契阔,与子成说...

【我又来摸鱼辽~】

【看清CP呐~】

【ooc严重+渣文笔】

【正文】

一句话形容自己粉的CP~

【晴乐】

文艺向:君生我未生

沙雕向:论萝莉控的自我修养

【狗雪】

文艺向:风与雪之诗

沙雕向:中二少年与面瘫少女的大义生涯

【荒烟】

文艺向:落花时节又逢君

沙雕向:养成之霸道(???)烟姐爱上我

【蛇御】

文艺向:狐狩蛇影

沙雕向:今天的邪神大人追到稻禾神了嘛

【川金】

文艺向:静候君归(忽然刀)

沙雕向:小矮叽与她的傻大个

【阎判】

文艺向:何日与君度春秋

沙雕向:地府豪宠:女总裁的闷骚小娇夫(???)

【狐跳】

文艺向:生死契阔,与子成说

沙雕向:我爱的是你的人(???)而你却只爱我的尾(yi)巴

阿凝用一封信写下整个人生

【废稿】【阴阳师】老丈人在线殴打花心女婿

阴阳寮里面有个欧皇晴明,每天辛辛苦苦工作,就阴阳机关为了发的一点点工资,攒钱买画符的东西。

赌场不去,按他本人的说法是:赢的永远是庄家,输的永远是玩家。

实际上这句话是在赌场里输的就差让源博雅来把人赎人回源氏的时候说的。

欧皇晴明和神乐对坐在一张一张的画着自己毫不容易攒下来的巨额财产,每画一张心中都滴血。

欧皇晴明捏着手中还有一半的符箓,情绪逐渐的失控,画符逐渐变的潦草。

“晴明大侄儿,你是不是最近非了。”玉藻前摇着自己扇子靠在门边,看着屋内欧皇大侄儿头发都已经炸毛  。

“玉藻前,不如让你御馔津过来,给我带来个好运!”

“大侄儿果然去非洲了一趟,看来有的式神...

阴阳寮里面有个欧皇晴明,每天辛辛苦苦工作,就阴阳机关为了发的一点点工资,攒钱买画符的东西。

赌场不去,按他本人的说法是:赢的永远是庄家,输的永远是玩家。

实际上这句话是在赌场里输的就差让源博雅来把人赎人回源氏的时候说的。

欧皇晴明和神乐对坐在一张一张的画着自己毫不容易攒下来的巨额财产,每画一张心中都滴血。

欧皇晴明捏着手中还有一半的符箓,情绪逐渐的失控,画符逐渐变的潦草。

“晴明大侄儿,你是不是最近非了。”玉藻前摇着自己扇子靠在门边,看着屋内欧皇大侄儿头发都已经炸毛  。

“玉藻前,不如让你御馔津过来,给我带来个好运!”

“大侄儿果然去非洲了一趟,看来有的式神要失望了。”玉藻前调笑时。

虽然并不知道入殓师和跳跳一家什么关系,不过跳跳一家的人最近听到入殓师的消息都很开心。

寒风袭来,雪童子寻着狐狸味出现在庭院之中,从胸腔中拔出雪走:“玉藻前!”

“大舅,有空管我这个侄儿,不如管管你儿子。”欧洲晴明不有余力的反击回去。

白藏主将神乐护在身后,深怕这寒风让少女不舒服,开起了梦山狐影:“你们要打出去打!

”欧皇晴明觉得还是白藏主懂事,然后看看自己怎么没有梦山狐影的效果,留下了泪水。

有了喜欢的人就忘记了阿爸!!!

在经过刚刚的狗粮冰雪洗礼,欧皇晴明捏着手中票。

 

 

在第一时间之内召唤出了入殓师。

入殓师身后背着巨大棺材,站在欧皇晴明身边。

入殓师小心翼翼的从身后背着的棺椁里请出来女子,女子一身白色的和服,对欧皇晴明和声和气的说道:“谢谢你,这些日子照顾我们家儿子和女儿们了。

欧皇晴明内心无比懵逼新的大佬有儿子女儿??嗯!的确看看这个沧桑的样子和背后巨大的衣柜【X】。

大概知道了。

欧皇晴明到还是对那不怎么惹事的一家挺喜欢的,总比天天拆家的还是装作恭维的样子:“哪里,哪里。”

“我们家这位不怎么喜欢说话,真是抱歉啊!”

“没有没有。严肃一点挺好的。”新大佬惹不起惹不起。

 

跳跳一家的宿舍:

女子大多数时间都在棺材里面,此时入殓师好不容易劝睡着了自己爱人。

好奇,两个儿子在这里好好的,让人最疼爱的小女儿居然找不到人,于是张口问道:“你妹妹呢?”

原本表情正常的看着大儿子和小儿子,一瞬间就变得兢兢战战原地敲了三圈。

“不知道。”小儿子跳跳弟弟强行说。

“嗯?”在父亲的威压之下。

两兄弟就指的交代妹妹被有毛茸茸尾巴的妖怪给勾搭走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