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狮子王

24.4万浏览    3930参与
空葉

《鹤狮子》初次见面,请问你是……?02

  

  三人前后走在前往主殿的路上;虽然同行,但在这座本丸内,能够谒见主公的只有近侍一人,因此狮子王与小乌丸两人待会也只能在殿外等候消息。


  因已接近晚餐时刻,不少刀剑在这个时段来到公共场域放风閒聊。好奇的短刀见到狮子王这个生面孔,主动凑到他们身旁搭话。


  「你就是新来的伙伴吗?莺丸さん,新人欢迎会已经准备好了喔,什么时候可以跟新人一起玩呢?」


  蹦蹦跳跳的白髮短刀像精力充沛的小动物一样,在他们身边绕着圈子。莺丸对他露出微笑,轻轻抚了抚对方的头顶。


  「今剑,稍微出了点状况,我跟新人现在得先去找主公才行。你先过去等着吧。」


  今剑在他的抚摸下露出满足...

  

  三人前后走在前往主殿的路上;虽然同行,但在这座本丸内,能够谒见主公的只有近侍一人,因此狮子王与小乌丸两人待会也只能在殿外等候消息。


  因已接近晚餐时刻,不少刀剑在这个时段来到公共场域放风閒聊。好奇的短刀见到狮子王这个生面孔,主动凑到他们身旁搭话。


  「你就是新来的伙伴吗?莺丸さん,新人欢迎会已经准备好了喔,什么时候可以跟新人一起玩呢?」


  蹦蹦跳跳的白髮短刀像精力充沛的小动物一样,在他们身边绕着圈子。莺丸对他露出微笑,轻轻抚了抚对方的头顶。


  「今剑,稍微出了点状况,我跟新人现在得先去找主公才行。你先过去等着吧。」


  今剑在他的抚摸下露出满足的笑容,随后,才因为莺丸的话语而疑惑地抬起眼来,从下方窥视着狮子王。


  「……这样吗?我知道了,那么我就先去吃点心啦。」


  「晚餐前可不能吃太多点心喔,今剑。」


  「我知道的啦!小乌丸さん。」


  元气十足的短刀蹦着轻盈的脚步奔离,而在与对方对话的途中,三人也已到达主殿门口。


  莺丸让两位在原地稍待,自己进到主殿之中。等待途中,不时有经过的其他人朝这裡好奇地张望,那样的视线不知道为什么,让狮子王莫名地戒备起来。


  兴许是察觉到他的情绪,小乌丸用閒适的语调开口:「你太紧张了呢,明明实际上不是那么严重的事的。」


  狮子王沉默了片刻,而后才用沉沉的嗓音回答:「……那是对你们而言吧?我可是来到这裡没多久就发现自己被隐瞒着什么喔,怎么可能放鬆得起来啊?」


  「原来如此,确实是这样。」小乌丸点头认同了他的感受。「不过,希望你之后能够明白,大家决定这么做是出于为你着想的心意。」


  狮子王没有回话,对于仍不知道真相的他来说,能不能明白这件事完全是未知数。


  结束这短短的对话后,两人又等了几分钟,这才终于等到莺丸从主殿之中出来。见到对方的身姿,狮子王稍微平復一点的心情不由得又紧张了起来;他担心从对方嘴裡听到不如预想的回答,对狮子王而言,不能得知他们对自己所隐瞒的事实是完全不能被他接受的结果。


  幸好,从莺丸嘴中吐出的答案是符合狮子王期待的那方。


  「主公同意了。」


  狮子王顿时鬆了一口气,但在随后,又因为即将听到事实而再度提起心来。


  不过,莺丸却未马上解释,而是再度请他们移步。


  「狮子王,但麻烦你再稍等一会。主公吩咐这件事要让全员都知道,所以我们先过去欢迎会那裡,之后再向你说明。」


  「我明白了。」


  虽然不能立刻知道自己想得知的事情令人焦躁,但终归也不过只差一小段路程的时间,狮子王儘管内心忐忑,却还能将这样的情绪按捺下来。他安静地跟在两人身后,跟着两人的脚步在长廊上拐了几个弯,不多久便听见从目的地传来的喧哗声音;想到一下子又要面对那么多不熟识的人、沐浴在无数的视线之下,狮子王不禁又更加紧张了些。


  莺丸却就在这时候回过头来安抚他:「没事的,大家都是很好的伙伴。」


  自显现以来就不断受到这位太刀的照顾,狮子王儘管受他隐瞒,此刻依然对对方抱持着好感,因对方的话语而稍稍安心了些。


  他抬起头来,与也正关注着自己反应的小乌丸对上了眼,对对方略一点头,让后者拉开了袄。


  喧哗刹时倾泻而出,接着,却又在注意到袄间的缝隙时瞬间平復了下来。莺丸领头踏入和室之中,狮子王接续其后,小乌丸殿后,三人总算来到全员聚集的新人欢迎会上。


  进到和室之后,狮子王下意识地在人群之中寻觅,果不其然看到那个叫做鹤丸的白髮太刀落座在距离入口最遥远的角落,也正斜斜地朝这个方向注视着。


  两人的目光短暂接触,然而对方在发现他的视线时便匆匆地撇开,躲避的意味浓厚。


  随后,来不及看清楚对方究竟是什么表情,狮子王便就听到莺丸向众人开口传达主命,顿时也顾不上多看对方两眼。


  「主公有命。前阵子,在重新锻造『狮子王』前达成的决议;向本丸第二振狮子王隐瞒其身为第二振之事,因鹤丸无意间露馅而宣布解禁。从现在开始,不必特地对此避讳,平常地与狮子王相处即可,以上。」


  不知在他们三人过来之前,鹤丸是否就先向他们透露过这个可能性;这个消息释放之后,并没有引起多大的骚动。而一直等待着真相的狮子王,也只是感受到自己的猜想被落实了,有些鬆一口气,又有点恍惚。


  正如小乌丸所说,身为这个本丸的第二振并不是什么太严重的事,甚至狮子王一瞬间会浮现:不过就是第二振而已,这有什么好隐瞒的?这样的念头。


  但老实说,绝对不是毫无影响;否则,这座本丸的人们当初不会特地为此作出一个决议。


  此时此刻,那些为他着想的担心正零零碎碎地从不同人的口中汇聚到他的耳裡,让他可以地点一滴地假想出决议当天的情景:那边那个黑髮、脸上带着疤的粗犷男人边拍桌反对着,边说着「为什么要这么麻烦?直接告诉他不就好了吗?」诸如此类的话;另一边披着布的金髮青年则面有难色地反驳,扯着兜帽低声喃念:「……不行,做为另一个人的替代品被锻造出来,这种事要是被知道的话……」。两方虽各持不同理由进行攻防,不过,所有人出发点都是为了他在考虑。


  总归而言,都是希望自己再重新来到这个本丸之后,能够不因为第一振的关係而感到不自在吧。


  察觉到这件事,狮子王心裡头因为被隐瞒而残留的不愉快,顷刻之间便烟消云散。他忍不住堆起笑脸,对眼前这些仍然陌生的面孔由衷地感到感谢。


  「……真的是一座很好的本丸啊。」


  在一片乱哄哄之中,他感叹一般的低语难以被人听闻;只有站在他身旁的两人听见他的声音,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小乌丸眯起双眼对他微笑。「为父说得没错吧。」


    ※


  无论决议时众人的立场如何,如今因为真相曝光,已经没有继续争吵的必要。众人聚集到身为主角的狮子王身边,重新向他自我介绍,一轮下来,狮子王被数十个名字弄得晕头转向,最后也没记起几个人的名字。


  唯独那白髮太刀的全名。


  鹤丸国永。这几个音节,他反复在心裡默念了几次,直到清楚地记起来为止;这并非出自于狮子王的偏心,而是他发现对方总刻意在躲着自己,因而被动地开始注意对方。


  他很在意,自己过去与对方是什么样的关係。


  在欢迎会上,这件事感觉并不适合提,狮子王便暂时将疑问压在心底,将重心放在与其他伙伴打好关係。这对狮子王来说并不难,想来对其他已经熟悉他的人来说更没什么难度;狮子王感觉自己与大家目前相处起来的感觉挺好的。


  只是,自己单方面地已经被他人熟悉,这个感觉果然还是让人觉得哪裡彆扭。


  体会到这让他稍感不适的感觉,狮子王更深一层地理解,为何有些人会认为对他隐瞒身为第二振的事实是比较好的。不过,果然就他自己的角度而言,还是更希望能从一开始就知道真相。


  狮子王短暂地因为自己的体悟而恍神,这时候,却突然听到稍远处传来男人惊慌的声音。


  「……鹤さん!真是的,你喝太多了!」


  「哈哈哈……也许是这样也说不定。唔……也已经是休息的时间了吧?光坊,能麻烦你扶我回房间吗?」


  因为被其他人影给挡住的关係,狮子王看不见那一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能徒劳地抬头张望。只见一名高大的黑髮男人将鹤丸的单边手臂架到肩膀上,扶着步伐虚浮的对方离开和室。


  鹤丸虽已有醉意,看起来却还算精神的样子,朝四周的其他人们喊了一声:「已经时候不早囉,是好孩子该睡觉的时间了。」


  跟在黑髮男人后头的蓝髮短刀随即吐槽道:「鹤さん不是孩子,更不是好孩子就是了。」


  一席话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不过,自三人离场后,注意到时间确实不早的众人也终于开始收拾散场。狮子王紧绷了半天,此时终于可以回房歇息,不禁鬆了一口气。他因为还认不得路,离开前找了莺丸同行,对方也欣然答应。


  「今晚还愉快吗?」


  走在回房的路上,莺丸这么向他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狮子王想也没想便回答:「嗯!很开心。」


  他虽然心裡多少有点彆扭,但与大家相处起来很愉快同时也是事实。狮子王认为自己只是需要一段时间跟大家熟识,之后相处起来大概就不会再有这样的问题。


  莺丸得到他肯定的答复,放心地点了点头。两人一路上没再提起其他话题,沉默地回到寝室。


  不过,在对方从自己房门前离开以前,狮子王出言留人。


  「请等一下!关于第一振跟鹤丸之间的事,你能跟我说说吗?」

  


Raptrix Vespertina

《狮子王》Circle of Life全歌词翻译(激进版)

直译版传送门

  • 为什么还要写一个激进版:本歌词的非洲语言部分似乎埋有大量当地的梗,直译无法完全展示其可能的深层含义;与此同时,在直译版中加入大量括号、脚注将严重影响阅读的流畅性和沉浸性。

  • 为什么不用音乐分享:首先,我卸载了Lofter的app,因为实在很难用;其次,Circle of Life在2019专辑中某些歌词的响度很小听不到;最后,我在这篇歌词里用了音乐分享,但大家似乎都以为就是发首歌于是根本没人看。


转出Lofter请链接到本文,谢谢!

关于:
本文为迪士尼1994《狮子王》开场曲Circle of Life全歌词翻译(2019完全相同),包括引子Nants'ingonyama...

直译版传送门

  • 为什么还要写一个激进版:本歌词的非洲语言部分似乎埋有大量当地的梗,直译无法完全展示其可能的深层含义;与此同时,在直译版中加入大量括号、脚注将严重影响阅读的流畅性和沉浸性。

  • 为什么不用音乐分享:首先,我卸载了Lofter的app,因为实在很难用;其次,Circle of Life在2019专辑中某些歌词的响度很小听不到;最后,我在这篇歌词里用了音乐分享,但大家似乎都以为就是发首歌于是根本没人看。


转出Lofter请链接到本文,谢谢!

关于:
本文为迪士尼1994《狮子王》开场曲Circle of Life全歌词翻译(2019完全相同),包括引子Nants'ingonyama和背景合唱,与其他名为“狮子王”的媒体无关。引子可能为祖鲁语(isiZulu)或科萨语(isiXhosa),译者一个都不会,此处给出的翻译为综合各来源的英语二次翻译,并参考了当地文化进行了可能存在错误的意译。非洲语言-英语翻译的各来源以及更多碎碎念请看直译版。

本文英语部分与直译版完全一致,脚注部分省略了与直译版重复的。

注:《狮子王》百老汇音乐剧之歌词与其略有不同。



[方括号内为背景合唱]

Nants'ingonyama①, bakithi baba!
来了一位国王,诸位!

[Sithi umm 'ngonyama]
我们说,唔,国王

Ngonyama
国王!

Nants'ingonyama, bakithi babo!
来了一位国王,诸位!

Ngonyama
国王!

[Sithi umm 'ngonyama]
我们说,唔,国王

Halala!
万岁!

[Ngonyama]
国王!

Siyonqoba
我们必将胜利

[Ngonyama]
国王!

[Ingonyama nengwe'namabala②]
国王与一位强人
(反复)



From the day we arrive on the planet
自从我们降临这星球

And blinking, step into the sun
眨着眼走进阳光下

There's more to see than can ever be seen
要看的比能看到的更多

More to do than can ever be done
要做的比能做到的更多

There's far too much to take in here
这里要领会的实在太多

More to find than can ever be found
要发现的比能发现的更多

But the sun rolling high
而那高悬的太阳

Through the sapphire sky
穿过碧空

Keeps great and small on the endless round
把高低贵贱都送入无穷的轮回



It's the Circle of Life
这是生命的循环

[Balek'ingonyam'i ya gale'!]
快跑,国王要进攻了!

And it moves us all
它带我们所有人

[Ingonyama nengwe wema!]
国王与强人停下了!
(反复)

Through despair and hope
渡过绝望和希望

Through faith and love
渡过信念与爱

Till we find our place
直到我们在这笔直的大道上

On the path unwinding
找到自己的位置

In the circle
于此循环

The Circle of Life
生命的循环
(反复)


注:

①ingonyama:祖鲁语通用的“狮子”为ibhubesi,作为普通野兽与ingonyama(ingwe+inyama“豹皮肤”)相对。后者一般作为国王的称号,或在更具神性的地方出现,可比较中文的“莲花”与“荷花”。后文的ngonyama为呼格简写。

Ingonyama nengwe'namabala:直译为“狮子和有花斑的豹子”。豹深受当地人的喜爱和崇敬。豹皮是世俗贵族,如国王、将领、酋长的传统装束,也是当地信仰中神职人员的装束——他们相信豹皮能使他们更好地与祖灵沟通。在日常生活中,当地人用豹,尤其是“花豹”(ingwe mabala-bala)比喻英俊美丽的男女(因为豹花纹美丽),或是才华横溢的人(因为豹斑点繁多,或因为下文的谚语),并用其命名了机构、地名、宗教歌曲等。Ingwe idla ngamabala“豹子用花斑谋生”是祖鲁谚语,意为有才干的人通过自己的能力取得成就/名望。marsdetective认为此句歌词为缩写Ingonyama yingwe edla ngamabala“国王是用花斑谋生的豹子”,表达对有才干的人(“用花斑维生的豹子”)的赞美和崇敬(“国王”),但听译和各来源给出的文字版歌词均不支持此句为Ingonyama yingwe'namabala,因此可能并没有“国王强人”意。

慢热
551x4,你值得拥有

551x4,你值得拥有

551x4,你值得拥有

Ink

近期瞎摸……分开存放


高孚辛巴CP向


P1改图,P2原图

来自B站上看到的一个高孚辛巴CP向混剪,是里边看星星那一幕(虽然很冷但是真的很有爱啊😭

近期瞎摸……分开存放


高孚辛巴CP向


P1改图,P2原图

来自B站上看到的一个高孚辛巴CP向混剪,是里边看星星那一幕(虽然很冷但是真的很有爱啊😭

Saganatan

2019.8.18

在老父亲的推荐下看完狮子王了!!!(狮子咆哮


为什么我总是喜欢同类型的反派 刀疤叔 第一眼被这种妖艳气质折服 还有洛基 申公豹 看影视作品也会特别关注反派 到最后反而本末倒置 讨厌起主角忽略剧情阿 究竟为什么

小时候喜欢主角 正义斗士 现在除了想搞反派什么也不想干👿我觉得喜欢反派大家都有这种情况 但是像我一样讨厌主角我觉得只有我一个人了吧 现在想想我的儿子总是一副反派配角模样 不由得心生感慨 真是一面镜子 因人而异啊

在老父亲的推荐下看完狮子王了!!!(狮子咆哮


为什么我总是喜欢同类型的反派 刀疤叔 第一眼被这种妖艳气质折服 还有洛基 申公豹 看影视作品也会特别关注反派 到最后反而本末倒置 讨厌起主角忽略剧情阿 究竟为什么

小时候喜欢主角 正义斗士 现在除了想搞反派什么也不想干👿我觉得喜欢反派大家都有这种情况 但是像我一样讨厌主角我觉得只有我一个人了吧 现在想想我的儿子总是一副反派配角模样 不由得心生感慨 真是一面镜子 因人而异啊


我好方表示我好方

自己的脑补_(:з」∠)_

文笔差极了我竟然有勇气发出来……

我也不知道多少字反正很少就是了


我想的剧情是Scar的灵魂回来找Simba(我设定辛巴现在是国王,刀疤现在是灵魂状态)

_(:з」∠)__(:з」∠)__(:з」∠)__(:з」∠)__(:з」∠)__



       Simba睁开眼,巢穴里的一切都朦朦胧胧,似在非在。他隐约记得自己刚刚正在巡视,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Simba……"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谁在那?!"Simba...

文笔差极了我竟然有勇气发出来……

我也不知道多少字反正很少就是了


我想的剧情是Scar的灵魂回来找Simba(我设定辛巴现在是国王,刀疤现在是灵魂状态)

_(:з」∠)__(:з」∠)__(:з」∠)__(:з」∠)__(:з」∠)__



       Simba睁开眼,巢穴里的一切都朦朦胧胧,似在非在。他隐约记得自己刚刚正在巡视,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Simba……"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谁在那?!"Simba低吼着,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一个人。

      Simba压低身子,警惕着。

    "Simba……"Simba竖起耳朵,注意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哇哦哇哦,Simba,不要那么绝情嘛!我只是来做一个简单的拜访罢了!"

     Simba猛地转身,从山洞的阴影中走出一只雄狮。"怎么样,Simba?还记得我吗?"

     "Scar."Simba永远不会忘记他,这个弑君篡位的恶魔。愤怒从Simba心里升起,他伸出爪子,紧紧的盯着Scar.

    "你为什么在这里?你想要什么!"Simba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质问道。

     "哦天呐!Simba,我可是你的叔叔啊!你不能这样对你的叔叔啊!"Scar故意抬高了音调,眼神里满是戏谑。

     "你不值得我叫你叔叔!"Simba很惊讶自己会发这么大的火。他向后退了几步,狠狠的把爪子插进石缝里,紧盯着Scar的一举一动。

     "啊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Simba."Scar慢慢靠近Simba,直到与他皮毛相擦。"我想你还记得Mufasa吗?"

     "你不配说他的名字!"Simba嘶吼着,抑制住自己的想扑向他的举动。

     "呵呵,果然还是那个小Simba啊!感情用事。"Scar轻蔑的声音,在四周回荡着,让Simba怒火中烧。

     Scar围着Simba转来转去,用尾巴轻轻托着Simba的脸,玩弄着他的鬃毛。"哦,我可怜的小Simba,我们可怜的小狮子已经要哭着喊Mufasa了!真的是……"

    "住口!"

     Simba不住地颤抖,猛地打向Scar的口鼻。可这一击却径直穿过了Scar的身体,打在了后面的岩石上,霎那间,那石头碎成了两半。

     "什么……"Simba呆住了,他想补上一爪,但脚踝已经被长出的藤蔓死死缠住,这些藤蔓把他的脚固定在地上,让他动弹不得。Simba挣扎着,但藤蔓却缠的更紧了。

    "我警告你Scar,放开我!"Simba徒劳的挣扎着,而藤蔓丝毫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哎呦Simba,别那么绝情嘛!"Scar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看着眼前的被迫伏在地上的草原之王,"我只是……"

   "现在从我眼前滚开!"Simba吼道。

   "如果我们联合,荣耀王国便可以扩张领土!你也将从中受益!"Scar摆出一副真心实意谈判的样子。"侄子意下如何?"

   "我说滚开!"Simba又挣扎了几下,"我不会再相信你了!"

    Scar仰起头:"看来你是不想和平解决了,对吧?"Scar冷笑着。

   "对!那你能把我什么办?你……"Simba抽抽鼻子,嗅道了一股熟悉的气味。这是……Mufasa!

     Simba四处看着,Mufasa!活生生的Mufasa站在他面前。他下意识的向前伸出爪子。

    熟悉的气息不断窜进Simba的鼻子,他的大脑无法思考,他只向前,像只幼崽一样寻求父亲的庇护。

   "爸爸……"

    Simba越是靠近Mufasa,他的意识就越模糊。Simba倒下前看到的最后一幕是Scar站在自己面前。

   "既然这样,结果就由不得你了。"


如有错字担待一下

_(:з」∠)__(:з」∠)__(:з」∠)__(:з」∠)__(:з」∠)_


ONE-ARIA ON PLANETES

【Hunting!】R向刀疤&鬓狗×索拉

刚才有小伙伴提醒我,主角不是辛巴。是来自国王之心的索拉。很抱歉我认错了。在网站上偶然看到的于是就截了图想和大家分享。没有授权。有任何不妥的地方请大家及时告诉我,我好改正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U6ZjfSrLQnrS8P7qpk7BZQ 提取码:6h49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刚才有小伙伴提醒我,主角不是辛巴。是来自国王之心的索拉。很抱歉我认错了。在网站上偶然看到的于是就截了图想和大家分享。没有授权。有任何不妥的地方请大家及时告诉我,我好改正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U6ZjfSrLQnrS8P7qpk7BZQ 提取码:6h49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深海君

差不多一年多没拿笔了,前段时间看大佬手绘的视频,看完心里直痒痒。没忍住,我这业余画手又剁手买了新的画纸来画😂

正好那段时间《狮子王》上了,就超想画只辛巴,就找了海报照着,画着画着吧,就感觉怎么就按照自己风格来了😂就没按海报扣细节画了……不过最后画完放相框里感觉还不错,哈哈哈哈~

悄悄说一句,8k纸看着不算大,画起来真要命😂

可画着画着就觉得颜色不够用,又买了新画笔😂

亲们来看看画的像不像哈,有啥都说哈,画的不好就改正。

接下来可以想想下一幅画啥好了,哈哈哈哈哈哈~

差不多一年多没拿笔了,前段时间看大佬手绘的视频,看完心里直痒痒。没忍住,我这业余画手又剁手买了新的画纸来画😂

正好那段时间《狮子王》上了,就超想画只辛巴,就找了海报照着,画着画着吧,就感觉怎么就按照自己风格来了😂就没按海报扣细节画了……不过最后画完放相框里感觉还不错,哈哈哈哈~

悄悄说一句,8k纸看着不算大,画起来真要命😂

可画着画着就觉得颜色不够用,又买了新画笔😂

亲们来看看画的像不像哈,有啥都说哈,画的不好就改正。

接下来可以想想下一幅画啥好了,哈哈哈哈哈哈~

空葉

《鹤狮子》初次见面,请问你是……?01

  ※考据不足的原作向,私设众多

  ※原作向是啥我真的不会写……

  ※偷偷参考了赤鹿太太对角色的诠释,太太真的好会诠释,哭了QQQQ


  ---------------------------


  意识很朦胧。


  五感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纱一般迟钝不灵敏,尝试挪动四肢也因为太过僵硬而无法动作。直到感受到一股力量涌入身体之中,才逐渐找到驱动身躯的能力,记忆也跟着回笼。


  像是在向自己确定所拥有的记忆一样,方获肉身的付丧神开口说道:「*我的名字是狮子王,黑漆太刀拵很帅气吧!我很活跃的,所以请多多使用我吧!」


  获得人身后,感受到的是身躯的沉重、高温的炎热、金...

  ※考据不足的原作向,私设众多

  ※原作向是啥我真的不会写……

  ※偷偷参考了赤鹿太太对角色的诠释,太太真的好会诠释,哭了QQQQ


  ---------------------------


  意识很朦胧。


  五感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纱一般迟钝不灵敏,尝试挪动四肢也因为太过僵硬而无法动作。直到感受到一股力量涌入身体之中,才逐渐找到驱动身躯的能力,记忆也跟着回笼。


  像是在向自己确定所拥有的记忆一样,方获肉身的付丧神开口说道:「*我的名字是狮子王,黑漆太刀拵很帅气吧!我很活跃的,所以请多多使用我吧!」


  获得人身后,感受到的是身躯的沉重、高温的炎热、金属的气味,以及受空间侷限的视野。而在狮子王有限的视野之中,一名抹茶色短髮的男子站在他的面前,向他淡然开口:


  「我是古备前的莺丸。欢迎你来到我们本丸,接下来将由我为你做新人导览,请跟着我来。」


  「啊、好的。麻烦你了!」


  从狭窄的锻刀房之中离开,入眼的景象是本丸四周辽阔的山林,以及在廊上、庭园之中休憩玩耍的其他同伴。狮子王新奇地四处张望,途中也收穫到不少人出于好奇而向他投来的视线。


  他就这么被莺丸带着,认清了手入室、训练场、浴场……几处未来会频繁出入的地方,途中,莺丸也向他说明了刀剑男士的职责与使命,诸如「与时间溯行军战斗」、「保护历史」等等之类,一直到确定他都明白了,才正式结束了新人导览。


  「那么,接下来就带你到你的寝室。之后一直到晚餐时间都可以自由活动,不过,还要请你随时注意有没有来自主公的命令。」


  「我知道了,谢谢你啊!」


  此时距离晚餐时间大约还有一个多小时,初来乍到的狮子王虽然方才花了不少时间熟悉环境,但让人带领终究不如自己探索要来得印象深刻;狮子王已经打算好,待会换下沉重的装束后他就要自己再到处去走走。


  「到了,就是这裡。」


  思索期间,莺丸也已经领他到房门口。狮子王与他致谢,正打算与对方道别,对面的拉门却就在此时被人拉开,一位身形纤细的红衣少年从和室之中走了出来。


  狮子王对上少年那双上吊的黑瞳,心底莫名涌起一股熟悉;但他还来不及细想,那少年便就用带着古音的嗓音向他搭话。


  「喔喔,这不是狮子王吗?」


  像在回应他心裡的那股熟悉,少年准确地喊出了他的名字。


  听到少年开口,狮子王对对方的熟悉感便更重了些。他脑裡瞬间浮现了一个猜想,让他得以脱口而出对方的名字:「小乌丸?」


  「呼呼。」少年轻笑了两声。「还认得出我吗?」


  虽是远至千年前的缘分,但终归是狮子王显现后遇到的第一位旧识。在对方面前,他不由得感到放鬆了些许,语气也不再那么客气。


  「虽然没料到你会是这么一副小孩的样子,不过还算是认得出来啦。」


  姿态矮小,心底却将自身视作日本刀之父的的小乌丸,对他稍嫌不敬的语调感到不满地挑起了眉,出言纠正了狮子王的态度。


  「以貌取人吗……?竟然因为这种原因缺乏对年长者的敬意,这可不好。」


  被小乌丸如此斥责,狮子王才感到莫名其妙。他看着矮上他足足一颗头的少年,脸上不禁流露出古怪的表情。


  「哪有长你这个样子的长辈?而且你是骨董,又不是人类。」


  小乌丸见自己好言相劝,狮子王却仍不知悔改,不由得对对方摇了摇头。


  「原来如此,用外表来欺瞒自己吗?也是呢,如果单视内在的话,你自身也是老爷爷了呢。」


  在场的三位刀剑确实都是自平安时期就存在至今的老刀,但唯独狮子王一人没有散发出年长者特有的沉稳,怎么看都像个活力青春的少年;虽然可以说这是狮子王本身的个性使然,不过落在看尽人性的小乌丸眼裡,比起说这是因为狮子王的天性,不如说是他为了某个执念而下意识做出的选择。


  狮子王虽刚获得意识,自己的事情也还没能想清楚;但此刻被小乌丸如此指控,仍像是被戳到痛处一般,下意识地抽了一下,提高了音调要对方住嘴。而总算从他身上扳回一成的小乌丸则是愉悦地笑着,露出十足的坏心模样。


  两人闹出的这番动静,终究是惊扰了隔壁房的主人。一阵被褥翻动的声音夹杂在两人拌嘴的语音之中传来,而在稍后,一抹白色的身影将幛子拉开了一个缝,懒洋洋地探出头来。


  「……吵死人了。什么事那么开心啊小乌……」


  来人揉着乱糟糟的脑袋,眯着惺忪睡眼加入了话题;然而,当他将昏沉的脑袋扬起,对上狮子王好奇的视线时,正抱怨到一半的语音竟生生在喉间停滞,接着全数化作惊讶。


  「……狮子王?」


  「欸?」


  那个人喊出了狮子王的名字。


  对对方全然没有印象的狮子王愣在了原地,瞪大了双眼与对方四目相对。狮子王敢发誓,自己绝对没有见过对方,因为对方的容貌即使现在显得邋遢,对自己来说仍称得上十足亮眼;若他早与对方有过见面之缘,他即使记不清对方的面容,也肯定会对当初的会面产生极深的印象吧。


  可是,事实是他的脑海裡什么都没有,他对对方的记忆是一片的空白。


  从方才开始一直静默地站在一旁的莺丸,这时终于开了口,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地喊了一下那白髮男人的名字:「鹤丸。」


  随后,与狮子王大眼瞪小眼的对方,才像是勐然惊醒一般,匆匆撇开了视线。


  「啊……抱歉,是我搞错了……」


  「欸……?不、等一下。」


  「等等就是晚餐时间了吧,我先去盥洗一下。」


  几乎像在刻意躲开他一般,即使狮子王出言想将对方留下,鹤丸也不再与他对上眼,迳自阖上了幛子,将两人的对话空间给隔绝。


  无法与当事人继续对话,狮子王只好转看向一旁的莺丸,试图从对方口中得知一些什么。


  「他……刚刚叫我了名字没错吧?」


  莺丸却向他打马虎眼。「是吗?刚刚不是听得很清楚。」


  面对这再粗糙不过的谎言,狮子王说话的语气更加急躁了:「他叫了吧!我听到了!可是为什么……?我之前难道认识他?」


  铁了心不向他解释的莺丸任他再如何逼问也不肯开口,但对方越是这副模样,狮子王越肯定他与那个人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以至于其他人选择对他隐瞒。


  一旁的小乌丸看不下去,出言介入到他们两人之间。


  「好了吧,这孩子可不是傻瓜,继续隐瞒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莺丸叹了一口气,看了对方一眼。


  「但是,这是主公同意的事……」


  「这也没办法,不是吗?毕竟鹤丸露馅了,狮子王也自己察觉到了,并不是我们打算违背他的意思。」


  狮子王听着眼前的两人交换着自己听不懂的对话,脑袋顿时一片空白,只理解了自己好像是某个事件的主角,但他对此完全没有记忆。


  不过,正如小乌丸所讲,在他脑海深处,对于这件事确实已经隐隐有一个猜测。


  「狮子王,过来吧。」


  他没有细想,因为那个猜测听起来实在有点荒诞,而且他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真实可能存在的情况。


  「我们先去找主公,接着,再看看能告诉你多少,你想知道的事情。」


  但他说不定是这座本丸的■■■■■■。


  ---------------------------


  *狮子王入手语音。


四骊

[谢利可汗x刀疤] 狮假虎威 (2)

“我是谢利可汗,猜猜这里是谁的领地?”

老虎故意用低沉的嗓音混合着又湿又热的吐息紧贴着刀疤的耳朵轻声说。

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被突袭时的恐惧褪去以后随之而来的羞辱感令刀疤无法接受,谢利此时正骑跨在刀疤身上,将几乎半个脑袋都拱进他的鬃毛里说着令刀疤讨厌的猜谜游戏。难以承受的重量压麻了刀疤的腿,同时一只老虎的后爪将他本来就干瘪的肚皮踩得下陷更深,锐利的趾爪一伸一缩地刮搔着柔软的毛皮,宣示着绝对的胜利。

刀疤从未想过自己会沦落到如此境地,雄性猫科动物的领地意识和被重伤的自尊心让他恨不得将身上这只自大的老虎撕成碎片。但同时两只大猫紧贴的身体让他更沉浸地感受到谢利的强大,紧绷的肌肉在老虎油亮的皮毛下...

“我是谢利可汗,猜猜这里是谁的领地?”

老虎故意用低沉的嗓音混合着又湿又热的吐息紧贴着刀疤的耳朵轻声说。

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被突袭时的恐惧褪去以后随之而来的羞辱感令刀疤无法接受,谢利此时正骑跨在刀疤身上,将几乎半个脑袋都拱进他的鬃毛里说着令刀疤讨厌的猜谜游戏。难以承受的重量压麻了刀疤的腿,同时一只老虎的后爪将他本来就干瘪的肚皮踩得下陷更深,锐利的趾爪一伸一缩地刮搔着柔软的毛皮,宣示着绝对的胜利。

刀疤从未想过自己会沦落到如此境地,雄性猫科动物的领地意识和被重伤的自尊心让他恨不得将身上这只自大的老虎撕成碎片。但同时两只大猫紧贴的身体让他更沉浸地感受到谢利的强大,紧绷的肌肉在老虎油亮的皮毛下鼓动着,心脏坚定有力的律动激得他不自觉地颤抖。

刀疤在年轻时便能掂清自己的斤两,他知道一只瘦弱的狮子必须依赖头脑与同伙的扶持才能在草原上生存。他成为了与鬣狗为伍的阴谋家,一只不愿将准则绑在脖子上沉底的投机主义狮。他想起了艾德总是对不上焦的眼神和那条总是耷拉在嘴边口水嘀嗒的舌头,以及曾经在大象墓园围绕在身边的笨蛋们。他有了一个野心勃勃的新计划。

“自然是您...咳咳...是您的领地,这儿属于强大又威严的...谢利可汗阁下...” 刀疤用一只前爪按着胸口,稍稍弓起上半身做出致敬状。”而您看,我只是只离群索居,被雨淋透了的可怜狮子罢了...“ 他垂着眼角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无害,并咧起嘴试着做了一个谄媚的笑容。谢利似乎很受用地随着刀疤奉承的话语点点头,也假惺惺地咂咂嘴对刀疤的遭遇表示抱歉。

谢利将后爪从刀疤的肚子挪开,从他身上站起来又挪了个位置躺下,眯起眼睛开始欣赏自己锋利的趾爪,这头雄狮有本事独自一狮狩猎羚羊,刚才的表现却意外地懦弱胆小,谢利想知道这只狡猾的狮子肚子里到底还装着多少谎言和花言巧语。

“我从来没有见过像您一般强大的动物,迅捷,勇敢,还对一只老狮子唐突的行为如此仁慈。” 出乎谢利预料的,危机过后的刀疤举止不再怯懦,在用试探性的踱步确认老虎眼中的进攻欲望消退以后并排卧在了他的身边絮絮低语。“您是如此优秀,这片草原上的生灵理应伏拜您的名字。” 谢利低沉的笑声显得有点飘飘然。“哦...但您瞧这多不公平,他们朝拜的国王绝不可能是您。” 刀疤若有所思地看着谢利变得比夏季草原的天气还快的表情,在虎爪捏住自己的脖子前说道:

“但是您要是与我联手,我保证这一切都将唾爪可得。这里是两个王国交界的土地,我想您一定不会昏了头去和两个狮群作对的,不是吗?” 刀疤是出色的撺掇者,要说谢利认识的动物中与他相似的那只有善于蛊惑心智的岩蟒卡奥。刀疤的承诺听起来美妙极了,片刻前还靠花言巧语在谢利身下讨饶的狮子先生现在看起来踌躇满志。“您会拥有广袤的领土,您会加冕为王。”——但这一切终将属于我。

刀疤的窃笑没有逃过谢利的眼睛。“真是好极了,不过在这之前我想你应该不会介意与我共进午餐?”


未來創作
大家好!又是我(≧ω≦)/這次...

大家好!又是我(≧ω≦)/
這次我看的是獅子王真人版
今次這部電影和動畫版的獅子王,比較的確有不同,在真人版沒有了比較不現實的呈現方式,在配合唱歌方面沒有比較好,但是比較意外的在歌唱是有用粵語唱之外就是配合比想像中好 ,內容和動畫版一樣在歌唱方面我認為,有比動畫版唱得比較好,尤其是丁滿和彭彭。
PS:我個人真是很喜歡迪士尼電影尤其是會唱歌方面,在真人版一些演奏工具和故事的不同,我個人是很喜歡的。(*^ω^*)

大家好!又是我(≧ω≦)/
這次我看的是獅子王真人版
今次這部電影和動畫版的獅子王,比較的確有不同,在真人版沒有了比較不現實的呈現方式,在配合唱歌方面沒有比較好,但是比較意外的在歌唱是有用粵語唱之外就是配合比想像中好 ,內容和動畫版一樣在歌唱方面我認為,有比動畫版唱得比較好,尤其是丁滿和彭彭。
PS:我個人真是很喜歡迪士尼電影尤其是會唱歌方面,在真人版一些演奏工具和故事的不同,我個人是很喜歡的。(*^ω^*)

小冰子鸭❄

恋人的收集癖

是群里的三十题接龙

我终于写完了,我好棒棒,为自己鼓掌👏(不要脸)

cp为辛疤

小学生文笔注意!

兽人au注意,因为我真的不会写兽。

人物属于迪爸爸,ooc属于我

有什么问题请大家指出来

—————————————————————

“咚咚—”

“请进。”

辛巴端着一杯牛奶走进刀疤的卧室,看见了端坐的刀疤。

辛巴看着刀疤皱了皱眉“你又熬夜——”

“正好睡不着罢了。”刀疤拿过杯子,尝到的不是熟悉的苦味,不禁也皱了皱眉“怎么不是咖啡?”

“父亲说咖啡喝太多伤身体。”辛巴把盘子放在一边,“您也该多注意点身体不是吗?”

刀疤笑了笑,却没在说什么。

“您又换笔了?”辛巴瞟了一眼刀疤手里的笔。

刀疤爱收集笔是从小时候就开始了的,基本上认...

是群里的三十题接龙

我终于写完了,我好棒棒,为自己鼓掌👏(不要脸)

cp为辛疤

小学生文笔注意!

兽人au注意,因为我真的不会写兽。

人物属于迪爸爸,ooc属于我

有什么问题请大家指出来

—————————————————————

“咚咚—”

“请进。”

辛巴端着一杯牛奶走进刀疤的卧室,看见了端坐的刀疤。

辛巴看着刀疤皱了皱眉“你又熬夜——”

“正好睡不着罢了。”刀疤拿过杯子,尝到的不是熟悉的苦味,不禁也皱了皱眉“怎么不是咖啡?”

“父亲说咖啡喝太多伤身体。”辛巴把盘子放在一边,“您也该多注意点身体不是吗?”

刀疤笑了笑,却没在说什么。

“您又换笔了?”辛巴瞟了一眼刀疤手里的笔。

刀疤爱收集笔是从小时候就开始了的,基本上认识刀疤的人都知道他对笔有多么深的执念。

“嗯。”刀疤淡淡的回了一句,就又开始了自己的写作,完全无视了辛巴。

辛巴感觉被自己亲爱的叔叔给无视了很不爽,不仅产生了“我在叔叔心目中的地位还不如笔”的念头。

但是不爽归不爽,惊喜还是要给的。

“叔叔~你看~”

刀疤一回头就看见了一只做工精美的钢笔,外壳是黑色的,带着一些绿色的条纹,像是黑钻中的绿玛瑙,美丽动人,而在外壳的连接处刻着辛巴和自己的名字,还有一个小小的爱心连在它们中间。

“是我特地找人订制的礼物哦,是专门送给叔叔的!”辛巴的眼睛闪闪发光,“是只属于叔叔的哦!”

刀疤反应过来后,耳尖微红,把钢笔轻轻放进盒子里“你的心意我知道了……谢谢。”

“还没完呢”辛巴突然抱住刀疤,舔了舔嘴角“我给叔叔买了礼物,叔叔也该报答我才是啊。”

刀疤只惊呼了一声,就任由辛巴在自己的身上到处撩火。

嘛……看在礼物的面子上今天就让他放纵一回吧……

月光轻轻撒进屋内,今夜注定漫长。


———————————————————————

啊啊啊对不起我把叔叔和辛巴写ooc了QAQ!我真的不会写感情线啊!


Peijin Yang
看狮子王最感触的场景,木法沙和...

看狮子王最感触的场景,木法沙和辛巴坐在星空下的父子对话

看狮子王最感触的场景,木法沙和辛巴坐在星空下的父子对话

鲜剧先觉

沾《狮子王》的光吗?童年回忆《小鹿斑比》也要拍真鹿版电影了!

据We Got This Covered报道,真狮版《狮子王》大获成功,而今迪士尼对拍摄《小鹿斑比》也有了兴趣,翻拍版依旧是所有的动物都将通过CGI和动画制作,该片目前仍处于早期开发阶段,安排安排!

沾《狮子王》的光吗?童年回忆《小鹿斑比》也要拍真鹿版电影了!

据We Got This Covered报道,真狮版《狮子王》大获成功,而今迪士尼对拍摄《小鹿斑比》也有了兴趣,翻拍版依旧是所有的动物都将通过CGI和动画制作,该片目前仍处于早期开发阶段,安排安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