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狱花

356浏览    5参与
拔叔的茶杯
#无主题,信马由缰。 *松弛一...

#无主题,信马由缰。

*松弛一下。 

#无主题,信马由缰。

*松弛一下。 

拔叔的茶杯

#loading……

*说好会给狱长写篇文,由于不萌洪晋洪,所以自创了一个角色。

嗯~~~上边儿的那位是我自己脑补的小攻形象~~~


#loading……

*说好会给狱长写篇文,由于不萌洪晋洪,所以自创了一个角色。

嗯~~~上边儿的那位是我自己脑补的小攻形象~~~




拔叔的茶杯

#北孔普雷监狱——典狱长 高晋

*又双叒叕去舔了舔又A又O的狱花~~~不管看多少次都-无-法-冷-静-啊……对待这样的存在,笔芯太儿戏了,必须笔日。

*好!决定了!哪天,用笔日一下狱花好了( ̄_, ̄ )

#北孔普雷监狱——典狱长 高晋

*又双叒叕去舔了舔又A又O的狱花~~~不管看多少次都-无-法-冷-静-啊……对待这样的存在,笔芯太儿戏了,必须笔日。

*好!决定了!哪天,用笔日一下狱花好了( ̄_, ̄ )

kkkk

佐田/冬季风与棉绒内衬与小打小闹


01
一阵风呼啸而过,带起一阵在空中打旋的枯枝败叶,寒冷悄然兴起。冰冷的空气碰到橙色眼眸的青年温热的体肤,激得他打了个不小的寒噤,然后又把自己的衣服又往里紧了紧。

自己的军服虽然也算不上单薄,但若仅想凭此而度过狱都的整个冬天,即使是脑子长在膀胱上的人也知道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当然,如果是连脑子都没有的家伙那就得另当别论了。显然平腹就属于那类没有脑子的家伙里,穿着黑色的短袖就往风里跑,一看就是不珍爱生命的典型反例。人作死就会死,更何况他本来就是已死之人,这样二愣的行为带来的最终后果也只有感冒发烧,不出例外还会带有田啮深深的嫌弃。

倒也是多亏平腹生病的缘故吧,田啮难得能有一会儿清净,一想到没有欠揍的...


01
一阵风呼啸而过,带起一阵在空中打旋的枯枝败叶,寒冷悄然兴起。冰冷的空气碰到橙色眼眸的青年温热的体肤,激得他打了个不小的寒噤,然后又把自己的衣服又往里紧了紧。

自己的军服虽然也算不上单薄,但若仅想凭此而度过狱都的整个冬天,即使是脑子长在膀胱上的人也知道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当然,如果是连脑子都没有的家伙那就得另当别论了。显然平腹就属于那类没有脑子的家伙里,穿着黑色的短袖就往风里跑,一看就是不珍爱生命的典型反例。人作死就会死,更何况他本来就是已死之人,这样二愣的行为带来的最终后果也只有感冒发烧,不出例外还会带有田啮深深的嫌弃。

倒也是多亏平腹生病的缘故吧,田啮难得能有一会儿清净,一想到没有欠揍的讨厌鬼在一边唧唧歪歪,原本还因为这该死的风天有些不悦的田啮心情一下子就好了一大半。冷空气再次席卷而来,田啮边把脖子缩进了衣服的领口里保暖一边默默等着新搭档。

啊我一定是被平腹深深影响到了,不然怎么会傻到连衣服都不加一件!他这么暗搓搓地正抱怨着,就从远处呼啦呼啦地飘过来一件墨绿色的披...咳更正,是一位身着墨绿色披风的水色双瞳的青年。

“田啮?等很久了吧?抱歉呢因为在准备武器所....”“无所谓,快点出发吧。”“是!”田啮转身就走上路,佐疫也跟随其后。到此为止,两人的一天才算真正开始。

“啊啦,难得我们两个一起执行任务呢,你呀明明平时都是和平腹绑定在一起的呢。”“是吗。”“嘛嘛,你知道的吧,我虽然没有平腹那么好的体力啦,但是也很可靠的。”佐疫眯了眯自己水蓝色的眼睛,如映入湖水里的月牙一般勾人,“再多依赖自己的朋友一些也没问题的喔。”佐疫的笑容里满是温柔。

“啧.....”田啮有意别过头不看佐疫那张眉清目秀的脸,压低了帽檐小声言语。

光秃秃的树枝在风的作用下相互碰撞,佐疫田啮两人并肩走在树林的小路上,军靴踩在冻硬的泥土上打出有节奏的踏踏声。

好安静....就算是放在平时在公馆里,田啮也会和自己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茬闲聊,今天到底是吹的哪股风啊?怎么这么怪异呢?佐疫敏感地察觉到田啮今天的沉默与往日的有些不相似,总感觉每口呼吸中都掺合着寒气,好像连田啮自带的背后怨念也都....结了冰碴子!?

是、是因为冷吗?佐疫不由得咽了口口水。这么说来....田啮好像从刚才开始就不停地在打寒战....佐疫看着田啮有些僵直的步子,不禁小声笑了出来。

“田啮,今天有点冷呢。”“啊....嗯。”“你不冷吗?跟你说我的披风可是很暖和的哟。”委婉地直接切入正题是佐疫的好习惯,在迟疑了几秒后田啮给予的回答是肯定句,坚定的肯定句:“......不冷。”“嗯这样啊,真的不冷吗?”佐疫故意把最后几个字音读重了一些,狐疑的语调令田啮有些别扭。“啧,你对我的感官有意见?”“没有啊,不过田啮你还是老样子呢,嘴硬。”“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和平腹一样讨厌了?”“啊呀还真是过分,你就这么说自己的挚友吗?我快伤心死了。”“哦,那等你死的时候我会去放烟花庆祝的。”

不知不觉便到达了亡者的藏身之地,虽然刚才田啮和佐疫还在进行朋友间“愉快的问候”,但是面对工作的时候就瞬间变得严肃起来。毕竟狱卒这份差事可不是像小孩子的游戏那样闹着玩的,一个不留心就是受伤或者死亡,虽然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但还是挺疼的。

02
“那就按照之前的行动计划进行。”“是!”

这次的亡者可是跑路能手,之前木舌进行逮捕任务时就失误被对方溜走,还顺走了他随身带的一瓶好酒,害得之后的几天木舌都在因为酒没了而颓丧。

按计划分开行动后,田啮在古堡的西栋寻找亡者,他走在宽敞无人的走廊中,行走时扬起的土落在靴子上行成了一层薄薄的灰。田啮打了个喷嚏,虽然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灰尘还是因为寒冷。寒冷的冬季风还在呼啸,彩色的玻璃窗有些晃动,冷风也通过玻璃与框架的缝隙钻进古堡,冷得田啮直打哆嗦。他突然想起之前佐疫对他说的话,这么说来,佐疫的披风从外面看确实要比普通的衣服要暖和些的样子....田啮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阳光透过玻璃打在地上,但终究也被分解成五颜六色随之晃动。田啮远远地看着地上的光影不能移开视线,直至一个黑色影子突然闪过这才让他意识到自己的任务并不是来这里观赏风景的。

“喂!亡者!”他快步追了上去,只可惜又被对方逃掉了。田啮最不喜欢也最不擅长找亡者,原因大概是因为这很耗体力,他靠着石壁坐下休息,鹤嘴锄也靠在石壁上。

“累死了,亡者跑的真够快的...”田啮自言自语道,手却无聊地开始敲打石壁,“真想现在就回去睡....!?”田啮警惕地看着自己所靠的石壁,手上的动作也突然停止,然后又若有所思似的再次开始敲打石壁。

“咚咚——咚咚——咚咚——当当——”

明显的声音改变让田啮有些欣喜:“这里!”田啮拿起鹤嘴锄朝石壁用力砸去,果不其然是空心的,他又砸了几下将空心部分的石块全部挑开,出现了一个深入地下的木质楼梯。田啮握着鹤嘴锄走进楼梯,破旧不堪的地板因经受重量而嘎吱作响。

“哐啷—————”

一声巨响回荡在深幽的楼梯间,刚刚进入的楼梯入口被一扇铁门紧紧锁死。

“啧,真是会给人添麻烦的家伙。”田啮不满地皱皱眉头,低下头利用墙壁上微弱的烛光看了眼深不见底的楼梯,他攥紧了鹤嘴锄的木柄,一边扶着墙壁一边前往楼梯的深处探索。

03
嘎吱———佐疫推开一扇有些陈旧的木门,里面除了一个类似于控制中心的装置以外什么都没有。
这是什么...?一个操作台?上面还有很多按钮和拉杆.....要不要按一个试试...?但是万一出事情了....佐疫这么冷静的思考后果,不过好奇心驱使他缓缓伸出手按了一个橙色的按钮。

.......一片安静。

“呼...看来并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嘛。”佐疫长叹了一口气,又接着研究眼前的操作台,“可如果这个操作台没什么作用的话,为什么还要放在这里呢?”佐疫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又按下一个按钮,“嘛嘛,或许是装饰吧?”佐疫轻轻笑了一声,抬头看向西方。也不知道田啮那边怎么样了呢,没出什么意外就好了。

田啮沿着楼梯向下走,嘎吱嘎吱的声音回荡在耳边气氛显得十分恐怖,地下潮湿陈旧的空气让田啮十分怀念地面的新鲜空气,以及他的床。快速下楼的田啮终于到达了最底部——一个地下室,然而这却让他更为头痛,因为在地下室的前面还有一扇牢固的铁门。田啮不禁暗自咂舌这古堡的主人到底是多没有安全感以至于被他撞见的几乎都是铁门!然而就在他正准备把门砸坏的那一瞬间门缓缓打开了。

田啮轻啧一声,也懒得再说什么。

虽然是个地下室,但依田啮所见这更像是个起居室。床铺、书架、桌椅板凳样样都有,如果不是田啮亲眼所见他绝不相信一个地下室也能被装修的这么好。不过工作归工作,他可不是来这参观别人家的。于是下一秒收在田啮袖口的锁链就已经将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亡者捕获。

“闹剧该收场了,亡者。”

雄伟的古堡其实不过只是亡者创造出来的幻象,而它也随着亡者被捉获而开始一点点消失,亡者听到声音后畏缩缩地抬起头,最后看见的是在逆光的风中摇曳的赤橙色。

04
“喂佐疫,等等。”在门外等候多时的田啮喊住了刚从办公室出来的佐疫,佐疫也对田啮少见的主动极为感兴趣,“怎么了田啮?有事吗?”“嗯有点,你稍微过来一下....”

“所以说到底要干什么事————诶!!?”

田啮突然掀起佐疫的披风裹在自己身上,他的脸与佐疫的脸几乎只差分毫就要贴上了。

“突然一下的你在做什么呀!!”佐疫红着脸推开对方大声吼道。

“确实很暖和。”

“那、那是当然....披风可是加了棉绒衣衬的。”

“看到了,还是带蕾丝边的。”

“你还不是系鞋带的时候总喜欢加个蝴蝶结?”

“....啧吵死了你个伪娘。”

“谢谢夸奖呢矮子。”


-fin.

天舟竹烟

[狱花&京]十年一粟

这只是一个关于友谊、暗恋和幸福的故事。 
后来的后来, 
他和她,还有她,都被风吹散在人海茫茫。

幕一 
他就是个性格火爆的男生,但学习对他来说似乎从来不是难事。 
虽然一直知道喜欢他的女生很多,但却从不见他陪哪个女生去压过马路。 
所以,大概可以继续这样静静的喜欢下去吧。 
一直,一直。 

橘色短发的女孩在日记本上,写下这一段。

“京子,门口有你快递。”是哥哥了平的声音。 
她飞快的合上日记本,然后打开抽屉,把它放了进去。“来了,来了。” 

是前几天她自己再网上订的书,签下名字,小心的撕开包裹。 ...

这只是一个关于友谊、暗恋和幸福的故事。 
后来的后来, 
他和她,还有她,都被风吹散在人海茫茫。 


幕一 
他就是个性格火爆的男生,但学习对他来说似乎从来不是难事。 
虽然一直知道喜欢他的女生很多,但却从不见他陪哪个女生去压过马路。 
所以,大概可以继续这样静静的喜欢下去吧。 
一直,一直。 

橘色短发的女孩在日记本上,写下这一段。 


“京子,门口有你快递。”是哥哥了平的声音。 
她飞快的合上日记本,然后打开抽屉,把它放了进去。“来了,来了。” 

是前几天她自己再网上订的书,签下名字,小心的撕开包裹。 
《12星座解读》。

幕二 
狱寺隼人今天也是无意外的,和他伟大的十代目一起到校的。 
早铃还没有打,他一边啃着早饭的面包,一边改着昨天让泽田纲吉带回去做的数学练习题。 

笹川京子路过他们的座位。纲吉向她打招呼,“早啊,京子。” 
她回应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也说了一句:“早,纲君。” 

彼时狱寺改好习题,顺着阿纲的视线,看了她一眼。 
十代目喜欢的女孩子,草坪头的妹妹,乖乖女一个。这就是他对她的全部印象,没有其他。 

京子回到座位,把要上课的书本从书包里拿出,放到桌上。 
同桌兼好友的黑川花似乎发觉她有些不对,“怎么了?” 
“没什么,可能是昨天没睡好。”她翻开英语书,开始背单词。 

真的没什么,她走过,他连发梢都未晃动分毫。 
如果不是泽田纲吉跟她打招呼,他恐怕根本没打算看她。 
也是,土象星座和水象星座本来就难擦出火花。她暗暗想。 


幕三 
“狱寺君,我想……想对京子告白……”上体育课的休息时间,泽田纲吉对狱寺说。 

银发少年微微愣了一下,然后说:“那……她一定会接受的。” 

“诶?为什么?”纲吉显然不明白狱寺的意思。

“因为十代目那么优秀,不是吗?”狱寺给了纲吉一个微笑。 

“啊咧,没有啦……狱寺君才是。” 


午修的时候,狱寺看见了纲吉把情书递给笹川京子。 
教室和走廊尽头的距离远,室内的其他同学很吵闹,他不知晓两个人远远的说了什么。 

但是,看十代目回来后的沮丧表情就知道了。 
“她说,对不起……我是个好人。”纲吉下巴贴在课桌上,很丧气的样子。 
“真是,没眼光的女人!我去找她!”还没等泽田拦住,狱寺就冲到了走廊上。 


等到纲吉跑到走廊尽头的时候,就看见那里围了一小圈人。 
只是他未挤进人群,最先听到的既不是狱寺君的声音也不是京子的声音,而是黑川花。 


“狱寺隼人,请你给她道歉!”黑川花喝住正要离开的狱寺。 
“女人!我可没说什么欺负她的话,只是说她——没眼光!”狱寺性格中的火爆成分被点着,杠了上去。 
“没眼光?先不说泽田到底怎么样。这是他们的事,你乱评价什么,还来说给她听?”黑川花也抛开了她一贯的作风,不依不饶。“道歉!” 

“小花,不要说了……”京子低着头,扯着好友的袖子。 
纲吉挤进人群看着这般光景,瞬时觉得自己方才的告白也许是个错误。 

“别吵了!!”泽田一下子爆发出的声音止住了所有人的口。“……京子,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狱寺君,走了。” 


之后,阿纲和京子的关系还是不咸不淡的。礼貌的你好,我好。 

而不断交恶的,是狱寺隼人和黑川花的关系;你踩我,必定狠狠的回踩你。 
当然,这可不是什么见鬼的一见钟情。

幕四 
火在遇到风以后蔓延,你的土地迟早燎原一片。 

笹川京子在日记本里写下这一句,双鱼座的敏感如她。她翻着星座书,拿着塔罗牌;如果书桌上再摆个水晶球,还真有个占卜师的样子。可是她只能看着一切,不能左右。 

黑川花是白羊座,火象星座,爽快直言、大气干脆。 
吸引自己和她做朋友的,也正是黑川花这样的性格。 

狱寺同学是处女座,土象星座,外表虽然暴躁,但内心尚是柔软。 
因为她曾经悄悄见过他投喂过云雀前辈的云豆,他明明很讨厌那只鸟的主人。 


最不喜欢的是自己的性格,没特色的大和抚子型,从不敢做出挑的事,不温不火。 
但是啊,京子永远是了平哥哥的好妹妹,所以不可以让哥哥担心。 
干嘛把哥哥拖出来? 
明明是自己的问题,自己的胆怯,要正视问题啊,笹川京子! 
处女座和白羊座的相配度只有40%,他们真的在一起也不会长久的。 
可是这关你什么事啊!笹川京子! 
橘色短发的女孩对着镜子,无言的自问自答,红了眼睛。 


幕五 
情人节到了。 
午修的时候,狱寺课桌的台板里塞满了巧克力。 

等到他从天台吃好饭回来看到这个景象,当时就很窝火;抬着课桌,把那些巧克力都倒垃圾桶里面。

结果当天恰巧好是,黑川花扫地当值。她当时对着倒垃圾的狱寺隼人就说:“为什么现在小女生都喜欢你们这种像猴子一样的男生啊。成天精力旺盛呐,又不解风情。” 

狱寺回击:“你这女人才真的没品咧,居然说我像猴子。” 

“还有,你不仅给我制造了不必要的垃圾,还辜负了这些巧克力的心意哦。”黑川花看看满满的垃圾桶,等等有她收拾的。 

“我不接受就是告诉那些人,我暂时不打算和任何人交往,省了麻烦,你懂吗!”狱寺看看正四处派发收到巧克力的山本武。 

“这些我吃不了啊,你和阿纲帮我吃掉点。”山本的女生缘也是不错的。只是巧克力他选择照单全收;除了明着告白的,他没要。 

狱寺接过山本派发的巧克力,然后扔到黑川花手里。“如果你觉得像他这样做,是没辜负什么心意,就吃下去!”说完,便手插裤兜走出了教室。 

黑川花一下被他的话噎住了。如果哪天自己的心意,被喜欢的人,这样处理;她也不会开心。这个年纪的男生,到底是懂事还是不懂事。 


狱寺告诉自己不要和这种没品的女人生气,急快的步子却一点不平和。 
不对,他没气!没气! 
他拐进厕所,大力拧开水池的龙头,把凉水泼到脸上。没气!绝对没气! 

结果的后来,他发现她真的很没品,居然会喜欢蓝波那种蠢牛。当然,他们认识的蓝波尚且不是同一个时代的,虽然这是后话了。 


幕六 
那是那年初夏的某天,黑川花看见,狱寺隼人在校外和自己的很有兴趣的奶牛西装男说话。

于是第二天,她就神秘兮兮、一反常态的给狱寺塞东西。说是想通过他和奶牛西装男认识,并追求他。 

狱寺那时听完黑川花的话以后,心想:这女人真是……要不要借机好好整她一把。 

结果的结果不用他整,蠢牛就把她搞的很精神衰弱了。 
当然,狱寺没打算把奶牛西装先生为什么会变成蠢牛的秘密告诉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别人都认为他和她的关系很差,也不知道是从那一天起,开始变得微妙的空气。 

但是,这种微妙的关系并没有维持太久。 
当狱寺决定鼓起勇气告白的时候,就觉得黑川花那个女人一定会拒绝自己吧、拒绝吧、拒绝吧!他既不成熟,也不解风情,怎么算都不是她的菜。 
对,拒绝! 
也许,这样也好,反正他们八字没画一撇,大不了就丢个面子。 


可是的可是,黑川花她听完告白以后并没有什么大反应,也没有拒绝。只是说,明天有东西给他。 
然后狱寺回坐,安安静静的听完了当天的最后一堂课。 

所谓是的相安无事?不可能! 


第三天的上午继续相安无事,到了午饭的时间。 
黑川花看见,狱寺隼人和泽田纲吉还有山本武去就餐的时候,就拉住他,然后说:“一起吃午饭吧,我准备了双人份的便当。”然后,他和她就在很多人的见证之下,手挽手。 

那天起,他们的关系就算是男朋友、女朋友了。

幕七 
狱寺隼人和黑川花的关系的发展,在笹川京子意料之中。 

黑川花告诉京子,她在和狱寺隼人交往的时候,说:“我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但细想起来,他是个蛮细心,有很多优点的人;就是喜欢嘴硬,哈哈!” 

京子只是微笑,对她说:“恭喜。”言辞恳切的,却又像是被卡住喉咙的,再吐不出其他词句。 
自己在他心里恐怕又多了一个标签:女朋友的好朋友。 


可是的可是,她却开始祈祷了。希望自己只猜中了前头,没有猜中结局。 

真的在一起的话,请一定要幸福。 
以前总是不理解这句话:你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但现在,好像懂了。而你们,都是我爱的人。 

笔又在日记本上书写着,只是陡然落下的泪滴模糊了部分字迹。 


幕八 
但是并没有很久,狱寺和黑川花的交往关系并没有很久。 
大概是并盛中学毕业,考高中的时候。 

狱寺让黑川花和自己考一个学校,她当时并没有说什么。 

但结果出来他就知道了,她并没有和他在一起,没有。 
他早该明白她那种性格是不喜欢别人安排她的,他们算是各有想法吧。

高中确定下来的那天,黑川花对狱寺隼人提出分手:“以后我们不再一起学习了,感情也会变淡的。到那时闹不开心,不如现在干脆一点,毕业就分手。” 

当然,狱寺觉得这种理由的理由荒唐可笑,但就是她的这副样子,让他说不出挽留的话;也许他们对彼此的依恋并不深。 

那以后就没有见过她了。 
他想可能他并没有很爱她,虽然心动是存在过的。 
也许她比自己看的明白。好聚好散。 

他和她默契的,彼此断了联系。 


幕九 
然后,这一别就是十年;那么长,又够不长。 


直到前阵子,算是偶遇吧。其实当时,狱寺并没有马上认出黑川花来,是她和他打招呼的。她说总觉得自己欠他一个解释。 

没想到,年纪二五的狱寺隼人和黑川花,还可以那么和平的,做下来谈谈。 
然后她告诉了他——当年为什么和他分手的真正原因。 

因为……因为她发现最好的朋友喜欢他,高中和他填了一个学校,越来越少说话,很不对劲。 
然后,她就自行作出了决定要退出,就是这样愚蠢简单的笨女人啊。 

“我那时就想,或许我可以失去你,但我不能失去她。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想交一辈子的朋友。大概十个女人里,只有我一个笨蛋,会选择放弃爱情,呵。”黑川花的长发已经剪短,至肩的头发烫的微卷。 

“看来,那时我是输给了一个女人,真的是这样。”狱寺并没有太惊讶,记忆里的初始,他和她的首次正面交锋也因了黑川花最好的朋友——笹川京子。

他们继续闲聊着,明天就是黑川花的结婚纪念日了。她的老公是笹川了平,狱寺感叹着这个世界太小了,看来自己再国外的几年错过了不少好事。 

可是转念的,他一想,原来她老公是她最好朋友的哥哥啊。 
算了,怎么样都好。反正他早已释怀了,所以说出了祝福你这样的话。 


多年前,她为了最好的朋友没有和他在一起。多年后,她又为了那个女人,嫁给了她哥哥。 
最后他知晓了,那个女人并没有活在这个世上了,逝去两年有余,据说是意外事故。 


幕十 
狱寺并没有把故事的另一半说出来。 
他上高中时并没有和笹川京子分在一个班,平时也鲜少碰面,也没有打过招呼。 

这样的初中同学陌生的过分。但是笹川京子的成绩却从中上渐渐拔尖,每次全年级考试的排分榜,都和狱寺高高的分数排的很近。可他和她也只是仅此而已。 

而黑川花也没有把故事的另一半说出来。 
她把京子的日记本烧给了在天堂的——她最好的朋友,笹川京子。里面除了京子平时的日记,还有写了整整十页满满的“狱寺隼人”。 


十年一粟,少不更事的回忆也都一起散落在漫漫天涯。 

你情我愿的,那些年少的日子就算夹杂着苦味,也是美好的,不是吗? 
彼刻的我,也将等待下一次的爱情。 
我们都很幸福,只是各自幸福着。 


FI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