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猫和老鼠

77.2万浏览    3544参与
中原中也一米六
摸了绝世冷门百合。

摸了绝世冷门百合。

摸了绝世冷门百合。

冰的地面和岩浆的雨
我来了我来了我又来了!

我来了我来了我又来了!

我来了我来了我又来了!

某幽。

是。一家人的兄弟设。(?)一家是十胞胎么(好恐怖)
最近重回松沼感觉猫鼠都一个人不套这个设定太可惜了!(虽然这么说结果还是只画了三个(懒)
私心国侦和海罗来着。占tag致歉。

是。一家人的兄弟设。(?)一家是十胞胎么(好恐怖)
最近重回松沼感觉猫鼠都一个人不套这个设定太可惜了!(虽然这么说结果还是只画了三个(懒)
私心国侦和海罗来着。占tag致歉。

佛歌

换了种上色方法,是tom的天王巨星。
我被他锤的好惨。

换了种上色方法,是tom的天王巨星。
我被他锤的好惨。

无战遗小弹簧

汤姆的时装天王巨星!他怎么这么可爱!
(这服装我想了半天ww,为了汤姆,拼了!
会上色的,先放上去,以后再说~

汤姆的时装天王巨星!他怎么这么可爱!
(这服装我想了半天ww,为了汤姆,拼了!
会上色的,先放上去,以后再说~

小亦橘子
对不起,上一条删掉了,草,再发...

对不起,上一条删掉了,草,再发一次,谢谢上一条评论的朋友!!!我有看到的啦!!!

对不起,上一条删掉了,草,再发一次,谢谢上一条评论的朋友!!!我有看到的啦!!!

pirate柒
作業好多哎。 真的煩死了

作業好多哎。

真的煩死了

作業好多哎。

真的煩死了

黑已接球

摸鱼
我不说这是牛仔杰瑞的话估计不会有人能认出来
是自己给牛杰画的和风浴衣皮,在2p
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大概会给这张图写个牛仔汤杰文吧

摸鱼
我不说这是牛仔杰瑞的话估计不会有人能认出来
是自己给牛杰画的和风浴衣皮,在2p
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大概会给这张图写个牛仔汤杰文吧

Dr°__雪璃ヤ

发发旧图(被打)

我爱表哥组!

发发旧图(被打)

我爱表哥组!

夜以继日
恶魔泰菲(๑ゝω╹๑)

恶魔泰菲(๑ゝω╹๑)

恶魔泰菲(๑ゝω╹๑)

锈锈

表面好学生小托。(?)

(<_<)

表面好学生小托。(?)

(<_<)

看剑,普斯猫!
我爸用我的号把我建的小号打上了...

我爸用我的号把我建的小号打上了白银还帮我抽到了无畏我太快乐了。不过我后天就考试了然后我化学还没看啊啊啊😱我死了😭
行了等我考完试就更,你们想看我画哪个角色呢?

我爸用我的号把我建的小号打上了白银还帮我抽到了无畏我太快乐了。不过我后天就考试了然后我化学还没看啊啊啊😱我死了😭
行了等我考完试就更,你们想看我画哪个角色呢?

Dr°__雪璃ヤ
杰瑞踩了凳子(啪 【拉我起来我...

杰瑞踩了凳子(啪

【拉我起来我还能肝???】

杰瑞踩了凳子(啪

【拉我起来我还能肝???】

脑阔疼不想想名字

【杰汤】11.11

节日贺文。


今天是11月11日。

一个有点特别的节日。


过完这个节日后,在某个国家会有许许多多的年轻人哀嚎着要剁手。


而对于猫和老鼠,则是……


家猫无奈地看着面前正拿着一盒巧克力棒,眼睛闪闪发亮显然在期待着的小老鼠。


“好吧,只能来一次。”


他最后还是答应了杰瑞的请求,答应陪他玩百奇游戏了。


他看着小老鼠兴致勃勃地从盒子里取出了一根巧克力棒,把没有巧克力的那一端叼在了口中。


另一端则伸到了他的嘴边,微凉的巧克力点在嘴唇上,催促他快点咬住。


汤姆轻轻地含住了,巧克力的味道慢慢扩散开来。


规则是,汤姆试着回忆百奇游戏的规则,对了,松口或者...

节日贺文。


今天是11月11日。

一个有点特别的节日。


过完这个节日后,在某个国家会有许许多多的年轻人哀嚎着要剁手。


而对于猫和老鼠,则是……


家猫无奈地看着面前正拿着一盒巧克力棒,眼睛闪闪发亮显然在期待着的小老鼠。


“好吧,只能来一次。”


他最后还是答应了杰瑞的请求,答应陪他玩百奇游戏了。


他看着小老鼠兴致勃勃地从盒子里取出了一根巧克力棒,把没有巧克力的那一端叼在了口中。


另一端则伸到了他的嘴边,微凉的巧克力点在嘴唇上,催促他快点咬住。


汤姆轻轻地含住了,巧克力的味道慢慢扩散开来。


规则是,汤姆试着回忆百奇游戏的规则,对了,松口或者咬断巧克力棒就是输了,而输家是要接受惩罚的。


汤姆眨了眨眼睛,他不讨厌巧克力的味道,但是为了玩这个游戏,他不得不和杰瑞靠近,以至于四目相对。


在这种不能开口说话的情况下,长时间对视的话,就算没有那种含情脉脉的感觉,也会开始心跳加速了吧。


而且彼此的呼吸和过近的距离还让周围的气温升高了,就算那不是他的本意,猫咪翡翠色的眼睛还是因为热度而蒙上了一层水汽。


为了避免尴尬,他只好闭上了眼睛。


闭眼后,感官反而更敏感了。


杰瑞呼吸的温度,吞咽唾沫的声音,巧克力棒的微微振动,全都被放大,从另一边被传递过来了。


侵扰着他的耳朵,嘴唇,以及思绪。


他极力抵抗着,想要保持平常心。


但最后因为对手突然前倾,被顶入更深处的巧克力棒还是随着距离的拉近,轻而易举地攻破了他的防线,侵入了他的领地。


更热的温度,更响的声音,更难以预料的振动,全都无法再忍受了。


他惊慌失措地松开了口,缴械投降了。


“那么,该怎么惩罚你好呢?”胜利者从容地吃完了那条巧克力棒,然后将目光在家猫和那盒巧克力棒之间扫视了一下。


“就来陪我吃完剩下的巧克力棒吧。”


他笑着将巧克力棒的一端放进了自己嘴里。


— — — — — —


……


“什么,今天是11月11日吗?”


“光棍节的正确过法啊?”


“当然是拉一个光棍和他一起过节啦。”


“来,就决定是你了,和我一起过节吧。”


而脑阔疼太太的话,大概会这样度过光棍节的吧。


— — — — — —


11月11日即可以是双十一,也可以是百奇节,还可以是光棍节啊。真是个特别的日子。


脑阔疼不想想名字

【猫鼠同人】斯派克只是想要午睡

微斯派克→汤姆。

大概是杰汤假车。

误解向。注意背后。


我,斯派克,一只可怜的单身(?)老狗。

那天我正在我的枕头上幸福地睡着午觉,那对讨厌的猫鼠居然就直接在隔壁乱搞了起来。

我试着把脑袋埋在枕头下,但墙后的水声和压抑的喘息声还是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不……要。”

是忍耐着不适的呻吟。

是汤姆的声音。

除了痛苦的哀嚎和恶作剧得逞的奸笑以外,我没听过也不知道那只猫还会发出其他的声音。

毕竟我讨厌他,他也讨厌我。我们相看两厌,我想这是我们唯一能达成的共识。

和狗讨厌猫的天性无关,我只是单纯地讨厌他而已。至于他讨厌我的理由?我才不在乎呢。只要他别来烦我就行。

但遗憾的是我们在对厌恶的表达方式上还是有所不同。我倾向...

微斯派克→汤姆。

大概是杰汤假车。

误解向。注意背后。


我,斯派克,一只可怜的单身(?)老狗。

那天我正在我的枕头上幸福地睡着午觉,那对讨厌的猫鼠居然就直接在隔壁乱搞了起来。

我试着把脑袋埋在枕头下,但墙后的水声和压抑的喘息声还是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不……要。”

是忍耐着不适的呻吟。

是汤姆的声音。

除了痛苦的哀嚎和恶作剧得逞的奸笑以外,我没听过也不知道那只猫还会发出其他的声音。

毕竟我讨厌他,他也讨厌我。我们相看两厌,我想这是我们唯一能达成的共识。

和狗讨厌猫的天性无关,我只是单纯地讨厌他而已。至于他讨厌我的理由?我才不在乎呢。只要他别来烦我就行。

但遗憾的是我们在对厌恶的表达方式上还是有所不同。我倾向于眼不见心不烦,他却偏偏喜欢去戏弄对方,像隔三差五就要见一次面的小情侣一样时不时地过来找茬。

不管是揍趴下还是撸秃毛都不能让他长记性,果然是只讨厌的猫。

“啊……。等、……!”

隔壁的水声还在持续,猫呜咽着,无法顺利地说出阻止的话语。

真是可怜,但我对欣赏蠢猫的狼狈样子并不感兴趣。

“求……求你。噫!”

哀求的话语和突然拔高的句尾仿佛带着热情和媚意,就像是在欲拒还迎。

哦,老天。我只是想安安静静地睡一个午觉。

我努力地、努力地闭上眼,捂住耳朵,想象着美好的梦的世界。

我绝对不会管猫和老鼠的闲事的。

绝对不会!

“呜……”

蓝色的猫在颤抖着。为了呼吸而张开的口中,小巧的舌头若隐若现,看上去湿润柔软。

只要再用些力的话,在我手下起伏着的这个纤细脖颈就会被折断了吧。

猫就是这么脆弱的生物。

很容易就玩坏了。

但是不能弄坏,弄坏的话会被主人训斥的。

“杰瑞……”

他的声音带上了哭腔。

却让我想起了那条总是诱骗我上当的尾巴。

柔软的尾巴在眼前打着转,洁白的尾巴尖甚至会划过我的下巴,在我周围留下属于猫的气息。

要忍耐住扑上去的冲动真的很难。

所以,我一次又一次地扑了上去,被骗,被戏弄。完全不长记性。

说实话,我最不擅长的就是忍耐,忍耐关于那只猫的一切。

于是,我猛地推开了隔壁的房门。

猫鼠停下了动作,惊讶地看着冲进来打断他们的我。

“嘿!要打水仗给我去外边打!”


— — — — — —

简单来说就是杰汤在浴室里打水仗吵到斯派克午睡了的故事。

真的不知道该给这篇打什么tag了😂


Mabel the little angel
睡姿好乖 台灯上的图案是杰瑞的...

睡姿好乖


台灯上的图案是杰瑞的头


他竟然每天还自己洗衣服嘛


所以 左数第二件亮了🙃


睡姿好乖


台灯上的图案是杰瑞的头


他竟然每天还自己洗衣服嘛


所以 左数第二件亮了🙃






鸿鲤

他死后

“这是先生死后的第六年。”

青年剑客放下手中的花和染血的剑,安静地坐在了一座已经有些陈旧的坟墓旁,不厌其烦地抚摸着墓碑上的“Jerry”。

“我找到了那名凶手。”

他停下话,想起了那座破败没落的屋子和开门时那人惊恐的模样。或许是因为他的剑已经被染上了太多的血,才使他抛弃了曾经的一切,逃到那鲜为人知的偏远村庄,也害泰菲找了两年。

“他老了,也不如他年轻时那般强大。”

“所以我赢了。”

看到那人软绵绵地倒在地上,泰菲却没有大仇得报的快意。只是觉得好像一下子没了力气,像是一根紧绷的弦突然被松开,迷茫和孤独一下子涌上心头,他呆愣愣地站在那里许久,还是决定按照原计划——回家,回到巴黎。

原...

“这是先生死后的第六年。”

青年剑客放下手中的花和染血的剑,安静地坐在了一座已经有些陈旧的坟墓旁,不厌其烦地抚摸着墓碑上的“Jerry”。

“我找到了那名凶手。”

他停下话,想起了那座破败没落的屋子和开门时那人惊恐的模样。或许是因为他的剑已经被染上了太多的血,才使他抛弃了曾经的一切,逃到那鲜为人知的偏远村庄,也害泰菲找了两年。

“他老了,也不如他年轻时那般强大。”

“所以我赢了。”

看到那人软绵绵地倒在地上,泰菲却没有大仇得报的快意。只是觉得好像一下子没了力气,像是一根紧绷的弦突然被松开,迷茫和孤独一下子涌上心头,他呆愣愣地站在那里许久,还是决定按照原计划——回家,回到巴黎。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把巴黎当作了家。

“您如果在的话,必然会惊奇于我这六年间的进步吧。”

杰瑞死后,汤姆便收留了那位仇敌的徒弟,泰菲无法接受杰瑞的死亡,只是每日在练习室里一遍遍地挥舞着剑舞华尔兹的招式。勤能补拙,泰菲这四年里,只是为杰瑞而活。

汤姆曾劝过他放下执着,又因泰菲太过倔强而摇头叹息,只得在泰菲练剑时在旁指点纠正。

“你越来越像他了。”汤姆看着挥剑时的泰菲,时不时便会发出这样一道感慨。

泰菲不以为然,只是下次挥剑时用力更大,似是想刺破无形的风。

若不是因为自己天赋不足,若不是因为自己疏于练习,又怎会无法接下那一剑,先生也自然不会躺在这冰冷黑暗的地下世界。

四年后,泰菲留下一张告别的信件,带走了一张旧照片和一把剑,从此四处流浪。泰菲见识到了数次流浪者之间的打斗,血腥的场面让泰菲突然明白了自己正是欠缺那份抱着必死之心的勇气。他便这样寻了两年,将自己视做一颗可以随时点燃的炸弹,复仇的欲望从来没有因为失败而消退过半分。

“不,您一定会先说我不知天高地厚,只是一点小成功便得意洋洋。”泰菲因为这句话低头笑了半响,又想起了那人与他过招时脸上的不可思议,似是在看一位死而复生的故人。

有时他从睡梦中惊醒,竟一时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多年前便死去的剑客还是为复仇而活的泰菲。曾经和现在被一团浆糊混在一起,有时泰菲甚至觉得先生仍在自己身边。

先生和我一同活着。泰菲常会在混乱中产生错觉,清醒时又觉得它荒唐可笑。

先生死了,就在我面前,是我亲手为他下葬。

但泰菲现在又明白了些,先生无法和他一同活着,他却可以和先生一同死亡。

———————————————

汤姆像往常一样看望老敌人外加老朋友的坟墓,却发现坟前添了一束熟悉的香槟玫瑰,和两年前那名小剑客出走时一样的花束。而小剑客沉沉地靠在墓碑睡去,手里紧握着一张破旧的照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