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猫土桃源

128浏览    34参与
窣氿

是大爷养的那条蛇√白罹√
蛇见p2
因为本体是条蛇就莫得画耳朵×

是大爷养的那条蛇√白罹√
蛇见p2
因为本体是条蛇就莫得画耳朵×

窣氿

【互动】初遇

※出现了!!!第一只说大爷丑的猫猫×


※大爷表示:什么我丑qwq


※两个甜食控在线互抢233


※大爷表示:歪?源主吗?不是说桃源不能瞎几儿进吗?


※不行我好菜我溜了


临承和双影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两猫就闹得不欢而散。


那天,临承刚来到桃源,打算去附近的糕点铺子里买些甜食。


很巧的是,双影那天和他去了同一家糕点铺子。准确的来说,那家糕点铺子双影常去,只不过那天碰巧遇到了临承。


临承踏进那家糕点铺子,一股糕点的香气便扑鼻而来。


好浓……


临承很喜欢甜甜的味道,铺子里没有多少猫,显得有些冷清。糕点也有些少,不知是快卖完了还是新的糕...

※出现了!!!第一只说大爷丑的猫猫×


※大爷表示:什么我丑qwq


※两个甜食控在线互抢233


※大爷表示:歪?源主吗?不是说桃源不能瞎几儿进吗?


※不行我好菜我溜了


临承和双影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两猫就闹得不欢而散。


那天,临承刚来到桃源,打算去附近的糕点铺子里买些甜食。


很巧的是,双影那天和他去了同一家糕点铺子。准确的来说,那家糕点铺子双影常去,只不过那天碰巧遇到了临承。


临承踏进那家糕点铺子,一股糕点的香气便扑鼻而来。


好浓……


临承很喜欢甜甜的味道,铺子里没有多少猫,显得有些冷清。糕点也有些少,不知是快卖完了还是新的糕点还没做出来。


他在糕点架上望了望,看看有没有自己想要的糕点。


“唔,枣糕……在哪儿啊……”


临承的眼睛不太好,看东西的时候会有一种扭曲感,加上铺子里有些昏暗,所以他在架子上寻找枣糕的时候有些费力。


嘶……真是麻烦……临承眉头紧蹙,眯起那双血红色的眼睛。


“喵的……眼睛疼……”


他不耐烦地嘁了一声,下次再也不想来这个糕点铺子了。


他找了一会儿,终于发现架子右上角不远处的枣糕,便伸手去拿。


“嗯?”


临承突然发现,旁边还有一只手也伸向了这块枣糕,两只手刚好碰在一起。


嘶……好凉……


临承连忙把手缩了回去,瞥了一眼那猫:黑色的短发十分柔顺,碧蓝色的眸子在昏暗的铺子里显得有些明亮,左眼角的一颗泪痣让这双眸子更加吸引人。那猫身着一身紫衣,夹杂着白色蛇鳞的尾巴轻轻一甩,卷起一片尘土。


“哦豁,难看。”


临承小声地叨叨了一句,不料被那猫给听见了。


“哈啊?你刚才在说老夫么?”


那猫嘴角勾起一丝浅浅的笑,手中拿捏着烟斗,转了转, 碧蓝色的眸子半眯了起来。


唔,声音听起来还不错……


临承干咳一声,脸颊微微泛红。自己眼睛不大好,说不定对方长得也不差……不如试着搭一下讪?


“咳,抱歉,我眼睛不大好,看东西有些扭曲,所以就……”


“哦呀?原来是这样啊?没有关系,改日我让攸华姑娘带些上好眼药回来,给您治治眼睛。”


那猫笑了笑,浅浅地吸了口烟。临承怎么听也像是在骂自己,便白了他一眼。


他在骂我吗?!临承咬了咬牙,血红色的眸子中透着一股杀气,好像下一秒就会把对方杀死一般。


那猫往后退了几步,耸耸肩。


“啊呀啊呀~,这么暴躁可不好呢,临承先生。”


“你知道我?!”


临承突然冲上前去,抓住那人的衣领,血红色的眸子对上了那双碧蓝色的眸子。


“啧,没有什么是老夫不知道的,先生何必如此惊慌。还有啊,当着这么些猫的面儿做这种事,是不是不太好呢?”


那猫指了指旁边的猫群,临承转头一看,周围的猫正十分惊讶地看着他们。


嘁!碍事!


临承撒开对方,冷哼一声。那猫理了理衣服,颇有兴趣的看着临承。


有意思啊……


临承并没有注意到那猫正看着他,拿起架子上的枣糕就去柜台结账。


“啊,对了,老夫名叫双影。老夫的客栈就在附近,等那眼药到了,老夫会派人来通知你的,别忘了去老夫的客栈取。”


“谁要去你那里拿眼……!嗯?猫呢?”


临承望了望四周,并没有发现双影的身影。


啧,怪猫。临承摇了摇头,拿起那包包好的枣糕,头也不回地走了。


客栈……么?


攸华的店里,双影正坐在柜台前,店里烟雾缭绕,双影抖了抖耳朵。窗外吹进一阵微风,吹散了店内的烟气。


“哟,大爷,又来取香料啊?”攸华边用梳子给他顺毛边问他。


他的尾巴和之前比起来,毛确实少了许多。本来摸他尾巴的猫就多,加上最近正值换毛季,他尾巴上的毛掉的更厉害了。


“买眼药。”


“眼药?怎么?老花眼?要不要我再给你带副老花镜回来?”


“小崽子别胡说。”


双影攥紧了手中的烟杆,狠狠地敲了敲攸华的头。攸华揉揉脑袋,吐了吐舌头,给他的尾巴涂上护毛膏。


“跟您开个玩笑,别当真呐。”


“再乱开玩笑就不止敲头这么简单了。”


攸华笑笑,继续给双影顺毛。


双影长舒一口气,转头望着窗外,微风拂过他的脸颊,让他感到十分舒适和安心。


好像,有点熟悉啊……


他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深吸一口烟,烟雾搅得他喉咙难受,缓缓地将那烟气吐出,烟气慢慢地,爬到他的头顶上方,随风散去。


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The End——————


窣氿

“先生为何不考虑一下我呢?我对先生您,可是很感兴趣啊~”
是大爷现任老攻临承√
他好美大爷赚了jpg.

“先生为何不考虑一下我呢?我对先生您,可是很感兴趣啊~”
是大爷现任老攻临承√
他好美大爷赚了jpg.

窣氿

【诗】我又来了💦

※依旧是大爷视角


※大爷烧结发了哦豁


※阿末好渣一男的×


                              结发


       一缕结发定终生,视若珍宝纳袖中。


   ...

※依旧是大爷视角


※大爷烧结发了哦豁


※阿末好渣一男的×


                              结发


       一缕结发定终生,视若珍宝纳袖中。


       谁知真情已不在,睹此结发犹伤怀。


       以泪洗面无人知,如今悲况何所至?


        狠心投之于炉火,再无瓜葛实为过。


 


“当年我本以为,这缕结发意味着我们会终生在一起。我便将其收入袖中,十分珍惜。谁知当年那所谓的真情早已不在,每次看到这缕结发,都让我感到悲痛。晚上以泪洗面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如今我这副惨状,究竟,是什么导致的?狠下心来将这缕结发丢入炉火之中,化为灰烬。你我以后再无瓜葛,实在有些太过分了啊……”


窣氿

【互动】我来了我来了

※我来了✨


※大爷日常心累×


※哟大爷又多了个兼职×


※对不起我太菜了_(:з」∠)_


※是,是和九百劳斯家的互动💦


“阿徵,我出去一趟,客栈就交给你了。”双影理了理衣服,收了手中的烟斗,对阿徵说。


“哎?师父,怎么了?”阿徵一脸疑惑地望着双影,平时无论有什么事,都是阿徵替他去,今天他怎么想自己出去了?


应该是什么重要的事吧……阿徵心想,否则师父不可能亲自去的。


双影抖了抖耳朵,十分自然地答道:


“没什么,去看看桃林而已。”


实际上根本不想去那桃林——之前他插在在那丧命。可是这桃源的源主偏偏让他去管理桃林……...

※我来了✨


※大爷日常心累×


※哟大爷又多了个兼职×


※对不起我太菜了_(:з」∠)_


※是,是和九百劳斯家的互动💦


“阿徵,我出去一趟,客栈就交给你了。”双影理了理衣服,收了手中的烟斗,对阿徵说。


“哎?师父,怎么了?”阿徵一脸疑惑地望着双影,平时无论有什么事,都是阿徵替他去,今天他怎么想自己出去了?


应该是什么重要的事吧……阿徵心想,否则师父不可能亲自去的。


双影抖了抖耳朵,十分自然地答道:


“没什么,去看看桃林而已。”


实际上根本不想去那桃林——之前他插在在那丧命。可是这桃源的源主偏偏让他去管理桃林……


嘶……真是危险呢……双影呲了呲牙,虽然现在的桃林比之前安全了许多,但还是让他有些不安——要是有猫在桃林里出事就麻烦了。


“那,师父您路上小心,我会打理好客栈的。”


阿徵点点头,实际上他还是有些担心。


也不知道这翅膀还能不能用……双影瞅了瞅那双好久没用将近退化的翅膀,微微皱了皱眉头。虽然有些担心,但他还是张开了翅膀,飞到桃林应该没什么问题。


他轻轻地扇动了几下翅膀,待适应了之后,便往桃林的方向飞去,忽上忽下,仍有些不稳。


“嘶……真是好久没用了……”


双影咬咬牙,极力保持着身体的平衡,但他总感觉身上有些重重的,根本飞不了多高。后来他才发现——是尾巴,尾巴有些重,毕竟到了桃源之后,他身上的蛇猫特征越来越明显,尾巴上多了蛇鳞,猫毛和蛇鳞夹杂在一起,显得他的尾巴有些大,他真想把尾巴上的蛇鳞和猫毛全都剃掉。


“嘶……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那帮小猫崽把我的尾巴揉秃呢。”


双影无奈地扶了扶额头,吃力地飞着。下次回来一定要剃毛啊……


几分钟之后,双影终于到了桃林。双脚落地,险些倒在地上,幸好旁边有桃树,否则他就真的倒了。


双影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他便低下头,发现地上有一些脚印。


“嗯?奇怪,今天罗魇他们不是去桃夭湖了吗?怎么桃林这边会有脚印……”


难不成……有别的猫进入了桃林?!


冷汗从双影的额头上冒了出来,他深吸一口气,希望不要出什么事。一脸忧虑地走进了桃林,幸好今天有些阴天,光照不是很强,桃林对猫的影响不是很大。


“也不知道是哪只猫这么大胆,居然不知道这桃林不能随便进么……”


双影在桃林里走了一会儿,一阵微风吹过,飘来了一阵桃花香,他连忙用袖子捂住了口鼻。毕竟,这桃林的桃花可和其他地方的桃花不一样。地上积满了花瓣,风一吹,便能卷起一片。


“没什么异样啊,难不成……我多虑了……?”


也许吧……


双影打算往回走,谁知桃林里突然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哎耶……好像迷路了哦?”


“嘁,一个桃林而已,能有多大,怎么可能迷路呢。”


“我看还是小心点为好,这桃林好像有点不对劲……”


真是有点棘手啊。


双影摇摇头,循声走去,发现三只猫正在桃林里。一看那穿着就知道,他们不是桃源的猫——应该是从外面来到桃源的。


最近来桃源的猫怎么越来越多了……


还是赶紧把他们带出桃林吧,太阳要出来了。


“咳咳,抱歉呢三位,这桃林可不能随便进啊。”


“什么人?!”中间那只身穿长袍的白猫有些警觉地看着双影,将旁边的两只猫儿揽到身后。


双影笑笑,理了理衣裳,望了望那身穿长袍的白猫——原来是现任步宗宗主唐春。


他轻轻地甩了几下尾巴,睁开那双碧蓝色的眸子,抬头望了望天空:云朵渐渐散去,太阳很快就要出来了。


得快点。


双影走到唐春跟前,笑了笑:


“啊,宗主不必担心,老夫是这桃林的管理者,没有恶意。老夫只是来提醒您,这桃林很危险。”


“你知道我?”


“毕竟您是宗主,虽然这桃源与世隔绝,但也不是什么消息都到不了这里。”


唐春半信半疑地看着双影,不过听他说话的语气倒也不像是在骗人。只是不明白他口中的桃源是什么?


唐春只记得,当时三妹要出来玩,出于对她的关心,他和二弟便跟着出来了。


“喂!丫头!别乱跑!”


“安啦大哥,我又不会闯祸。”


唐九冲唐春吐了吐舌头,一遛烟地跑了。唐春和唐夏摇摇头,无奈跟了上去。


不知怎么的,三人就到了这个桃林。毕竟是秋天,这林子里的桃花却依旧盛开着,实在有些蹊跷。


“啊咧?好神奇的桃林呀!”


唐九的好奇心有些重,想都没想就直接进了林子。


“喂!丫头!”


“啧啧,这丫头还真是有活力啊。”


唐夏无奈地笑笑,唐春趁机白了唐夏一眼,叹了口气。


唐春和唐九也一并进了林子,不巧三人却在林子里迷路了。


就是这样了……真是不巧啊……


“与世隔绝的……桃源?”


二弟唐夏探出头来,一脸疑惑地看着双影。可他怎么看这都是片普通的桃林而已,只不过在秋天还盛开着桃花罢了。


三妹唐九也有些好奇地看着他,想知道更多关于桃源的事情。


双影又抬头望了望天空——太阳出来了。


还是先弄个防护罩吧。


双影用韵力做了一个防护罩,将他们罩住。三人见状,实在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三位不必惊讶,这是防护罩。这个桃林一旦被阳光照射,桃花的香气就会越来越浓。吸入了这股香气,就会变成幼年的小猫。这防护罩就是用来防止这香气的。”


双影解释道。


看来此猫深藏不露,不容小觑。


“不知前辈怎么称呼,能否再讲详细一些?”


双影笑笑,不紧不慢地从袖中抽出一支烟斗。塞上一些烟草,点燃。白色的烟雾缓缓地飘到了上方,在他的头顶处散开。双影轻轻地将手中的烟杆儿一转,笑道:


“老夫姓双名影。这里是与外界隔绝的桃源,而这片林子,叫更龄林,桃花的香气可以改变猫的年龄。白天经太阳照射过的桃林,散发出的桃花香可以让猫重回幼年,晚上经月光照射过的桃林,则让猫变成暮年。只有用韵力化为防护罩才能抵御这香气。”


“原来如此。”


唐春终于知道,双影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啊呀啊呀?和身宗的归初塔还不大一样哎?”


唐九伸手戳了戳防护罩,抖了抖耳朵。然后脸也一并贴了上去,略有些兴奋地看着四周,发现树上的桃花忽然变了颜色。


啊咧?居然还会变色?这真的是片桃林吗?


唐夏见了,也觉得有些奇怪。这林子还真是怪,能改变猫的年龄不说,居然还会变色?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出去看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树上的桃花渐渐地变成绯红色,吹过一阵大风,卷下一大把绯红色的桃花瓣,在空中形成了漩涡。大风过后,花瓣便落了下来。一股绯红色的气体清晰可见,应该就是那股香气了。


糟了啊……


双影眯起那双碧蓝色的眼睛,烟杆险些从手中脱落。光照越强,桃花的颜色就越深,香气的威力也就越大,甚至能够透过防护罩。如果再不离开桃林,后果不堪设想。


“咳,这个先不解释了。几位快随我离开,老夫的防护罩快顶不住了。”


双影干咳几声,冷汗大把大把地往外冒。他用韵力弄出一个传送门来,站到一旁。


“快从传送门出去,老夫稍后再解释。”


三人见状,便依次进入了传送门。


双影亮出韵纹,集中全身的韵力,一道紫光将整个桃林包围,过后,桃林的桃花恢复了原来的粉色。


“咳咳……老了,不行了啊……”


双影的头发渐渐变成白色,他用韵力净化了桃林的副作用。但是长期这么下去他的身体会垮掉的——因为他用韵力净化,就等于在燃烧自己的寿命。因为身上和有些吸血猫的特征,所以他仍可以保持容貌。


他慢慢地走出桃林,扶在一棵桃树上。干咳了几声,竟咳出血来。


“前辈不要紧吧?”兄妹三人连忙上去扶住双影,只觉得他的身体有些冰凉。


“咳,无妨。幸好你们出去的及时,否则,老夫又要带小猫崽儿了。既然遇到了,就是有缘,不如先去老夫的客栈,日后再稍加解释。”


也是,毕竟刚到此地,还不太熟悉……


唐春点点头,兄妹三个扶着他往客栈走去。唐九见双影的尾巴忽闪忽闪的,忍不住上去摸了摸,不料那人突然像炸开了锅一般。


“嘶——!!!别别别!小姑娘别动老夫的尾巴!!!”


“啊,真不好意思,亮闪闪的有些吸引人呢。”


“老夫的蛇鳞要掉光了……”


哦豁?这老爷子可真有意思。


唐夏笑笑,一并伸出手去摸了摸,几片蛇鳞随着猫毛掉了下来,落到地上。


啊咧?这么容易掉?


“噗——”


“笑什么笑!尾巴都快被你们摸秃了!”


“老二,别闹了。丫头,你也是。都给我适可而止一点,现在可不能开玩笑啊。”


唐春干咳一声,示意二人赶紧停手。兄妹俩见了也就松手了。


“这可不能怪我们,是先生的尾巴先动得手。”


——————The End——————


窣氿

【诗】是随便写写qwq

双影促使我学习_(:з」∠)_

自己写了两首诗,我觉得我会被语文老师拉出去打死【顶锅盖逃跑×】

两个都是以大爷视角写的,p2是大爷后悔没能早点认识唐老板写的……艹,泪痣组是真的😭❤️你妈的太真了😭❤️

我我我不会起标题😭所以两篇都叫无题😭

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真的对不起!!!!!😭😭😭

p1最后一句的灵感来自《红楼梦》黛玉焚诗😭

                   ...

双影促使我学习_(:з」∠)_

自己写了两首诗,我觉得我会被语文老师拉出去打死【顶锅盖逃跑×】

两个都是以大爷视角写的,p2是大爷后悔没能早点认识唐老板写的……艹,泪痣组是真的😭❤️你妈的太真了😭❤️

我我我不会起标题😭所以两篇都叫无题😭

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真的对不起!!!!!😭😭😭

p1最后一句的灵感来自《红楼梦》黛玉焚诗😭

                         无题

昔日携我入桃源,尔去吾留数十年。

两鬓斑白朱颜改,当年那人今安在?

独守空门徒流泪,满心惆怅恨又悔。

海誓山盟岂真言?焚此诗篇以吊唁。

                        无题

初识误以寻奇珍,久而乃知非此人。

枉人亏心绝不为,身在市井犹纯粹。

察言观色言辞巧,心甘情愿为至交。

蹙眉转头凝窗外,若能早识心释怀。

窣氿

我退步了!!!!!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泪了qwq
这个阿徵太幼了555我想捏脸qwq

我退步了!!!!!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泪了qwq
这个阿徵太幼了555我想捏脸qwq

窣氿

呜呜呜呜对不起大爷他太好康了😭
伤了大爷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包括大爷老攻×

呜呜呜呜对不起大爷他太好康了😭
伤了大爷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包括大爷老攻×

窣氿

“这家主之位,您坐得也够久了,也该换人了吧?家主大人?”
改个词×

“这家主之位,您坐得也够久了,也该换人了吧?家主大人?”
改个词×

窣氿

“如此肮脏的内脏,哼,我养的白蛇都不屑于吃。”
有无列表和我一起讨论美丽大爷💦
没有,下一个

“如此肮脏的内脏,哼,我养的白蛇都不屑于吃。”
有无列表和我一起讨论美丽大爷💦
没有,下一个

窣氿
阿末好狠一男的ד...

阿末好狠一男的×
“不能,但是我能把双影日♂哭,你行吗×”

阿末好狠一男的×
“不能,但是我能把双影日♂哭,你行吗×”

窣氿
我写完了୧((〃•̀ꇴ•〃))...

我写完了୧((〃•̀ꇴ•〃))૭⁺✧
来自大爷的报复hhhhh
大爷好狠一男的hhhhh
事实证明大爷永远是个受+贤妻良母×【?】
这对好可爱啊hhhhhh

我写完了୧((〃•̀ꇴ•〃))૭⁺✧
来自大爷的报复hhhhh
大爷好狠一男的hhhhh
事实证明大爷永远是个受+贤妻良母×【?】
这对好可爱啊hhhhhh

窣氿
我来了×我带着沙雕...

我来了×我带着沙雕来了×
实际上唐老板还想拉着大爷去烫头×但是我没写×👀💦
双老板找到了可以一起抽烟一起骚的好基友hhhhh×
我想站hhhh【脑子:不你不想?】

我来了×我带着沙雕来了×
实际上唐老板还想拉着大爷去烫头×但是我没写×👀💦
双老板找到了可以一起抽烟一起骚的好基友hhhhh×
我想站hhhh【脑子:不你不想?】

窣氿

【双影中心】无题

※假 装 是 刀_(:з」∠)_

※好 我 没 了_(:з」∠)_

※灵感来自锦鲤抄_(:з」∠)_

※此 歌 杀 我(;´༎ຶД༎ຶ`)

※今日焦点:大爷袖子里啥都有_(:з」∠)_

※请配合锦鲤抄做bgm食用此篇×ᐕ)⁾⁾

夏天到了,可是桃源的桃花却比平时开得还要旺。若不是树上传来几句蝉声,桃源的猫还真察觉不到夏天的来临。

今日的太阳有些大,照得双影很是难受,他早早就关了客栈的门,反正来他客栈的猫也不是很多。

双影回到房间,站在窗户旁。从袖中拿出烟斗来,十分麻利地装好烟丝,但是,却始终没有点燃。他望了望窗外,几片白云飘过,遮住了一半的太阳。他松了口气...

※假 装 是 刀_(:з」∠)_

※好 我 没 了_(:з」∠)_

※灵感来自锦鲤抄_(:з」∠)_

※此 歌 杀 我(;´༎ຶД༎ຶ`)

※今日焦点:大爷袖子里啥都有_(:з」∠)_

※请配合锦鲤抄做bgm食用此篇×ᐕ)⁾⁾

夏天到了,可是桃源的桃花却比平时开得还要旺。若不是树上传来几句蝉声,桃源的猫还真察觉不到夏天的来临。

今日的太阳有些大,照得双影很是难受,他早早就关了客栈的门,反正来他客栈的猫也不是很多。

双影回到房间,站在窗户旁。从袖中拿出烟斗来,十分麻利地装好烟丝,但是,却始终没有点燃。他望了望窗外,几片白云飘过,遮住了一半的太阳。他松了口气,总算没有那么晒了,可是那蝉声却扰得他心烦。

“嘶……好烦……”

双影把烟斗放到桌上,准备关上窗户。正当他准备关上的时候,一口古井吸引了他的目光。

那口古井在一个干枯的池塘旁边,周围长满了荒草。只有那里,和别的地方不一样。

也许,这就是那里为什么能吸引双影的原因。

双影叹了口气,但心中却有一丝欣喜,因为他好久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景象了。

“嘶……桃源里也会有这种景色吗?”

双影摇了摇头,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出了幻觉。但是,这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真实。

好像,想起了什么伤心的事情……

双影觉得心口像是被人捅了一刀,很深,也很痛。他想去那个古井边看一看,但是一想到外面的太阳,他又有些犹豫:去,还是不去?

他拿起桌上的烟斗,点燃,白色的烟雾便围绕在他的周围,给他增添了几丝仙气。

“算了,还是去客栈的后院走走吧。”

双影走下楼,往客栈的后院走去。他很久没有去过客栈的后院了,院子虽称不上杂乱,但却积满了灰尘。地上有几片散落的花瓣,微风拂过,便把花瓣全都卷走了。

后院有一张石桌,上面摆放着笔墨纸砚。双影走到跟前,望着桌上的物品,叹了口气。

“这只毛笔,早就被我遗忘了吧?”

他拿起桌上的毛笔,心中五味杂陈。

天渐渐阴了下来,双影见状,便收起那只毛笔,赶紧回到了客栈里。

“啧,这天气还真是说变啊……”双影皱了皱眉头。

外面刮起了大风,吹落了许多桃花,双影把窗户关得紧紧的,生怕这大风刮进屋来。

屋里有些昏暗,双影便点燃了桌上的油灯。微弱的灯光给黑暗的屋子增添了一丝光亮,双影坐在窗前,望着那只毛笔。

屋里很安静,双影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声,他的呼吸很微弱,或许是因为旧病又复发的缘故,他又咳嗽了几下。

“我要走了么?可是我走了,就等不到他回来了啊……”

双影无奈地笑笑,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能活多久,更不知道那人何时回来。

或许,他永远也不会回来了吧?可是,为什么我还在等?

双影的眼角有些湿润,好像自己被骗了一般。

“没想到只看了你最后一眼啊……”

他放下那只毛笔,拿起桌上的铜镜,望了望自己的模样:黑色的头发中多了几缕白发,容颜也晓得有些苍老,虽然他脸上的皱纹并不是很明显。

双影抚摸着自己的脸颊,瞳孔微微放大,他被镜中的自己吓到了。

我居然也会苍老么……他想。

“别把我一个人丢在这桃源啊……我不想孤零零地离开啊……”

双影趴在桌上,眼泪从他的眼眶里涌了出来,他哭了,他很久没有这么哭过了,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也不想去控制它们。泪水,如雨点一般拍打在他的袖子上。

几只萤火虫不知从何处飞了进来,在他的周围飞舞。

双影抬起头,望着那几只萤火虫,打开窗户,忽然发现已经到了晚上了。

“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啊……晚上了么?”

双影站起身来,拿着油灯在屋子里翻找着,过了一会儿,竟找出一张画来。而那画中人,就是双影一直在等的阿末。

他望着那张微微泛黄的画,已经记不清是何时画的了。画中的阿末面带微笑,双影见了,心中生起了一团怒火。他很想撕掉那张画,却始终没有下手。

“我果然,还是忘不掉你啊……”

双影冷笑道,感觉自己就是个傻瓜。

他又坐到桌前,拿起毛笔,在纸上写着什么,大概是在写一些和阿末有关的东西。他已经很久没有用过这只毛笔了,连他自己都忘了上一次用这只毛笔是在什么时候。

双影的手微微颤抖,不知是因为有些手生还是因为自己有些难过,根本看不出写的是什么。

“啪嗒、啪嗒。”

双影的眼泪不小心落在纸上,打湿了他刚才写的东西。

烛光变得有些微弱,双影擦了擦眼泪,看着自己写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便放下毛笔,回到床上休息。

“如果能在梦里遇到你的话,那我希望我永远都不要醒过来。”

那一刻,双影真的有这种想法。哪怕,这只是一个梦境,但是,梦境总比现实要好,起码自己还能再见到阿末一面。

双影放慢了呼吸,没过多久,他便睡着了。令他吃惊的是,他居然真的在梦里见到了阿末。

“阿、阿末?真的是你?”

双影揉了揉眼睛,望着眼前的阿末。他知道这只是一个梦,当他醒过来的时候,这一切都会消失。

可是对双影来说,只要能见到阿末,在梦里又有何妨?

他伸出手,想触摸眼前人,不料却被对方一把甩开。

?!

双影惊了,他没想到,阿末居然会这么对他,而且还是在梦里。

“双影,抱歉,我不会回来了,别再等我了。”

“不,这不可能,我等了你这么久……”

双影的声音有些颤抖,虽然眼前的阿末并不是真的,但是,他觉得无比真实。他呆呆地站在那里,喉结动了动,想要再说些什么,可是却无法说出口。只好望着眼前人,流着泪。

“我不会回来了,听清楚了吗。”

这句话,让双影彻底崩溃了。

他的眼神变得黯淡,瞳孔放得很大,眼角还有些眼泪,身体不停地颤抖着。明明只是梦而已,可是这一切都是那么真实,真实得让他心痛。

“不……不!”

双影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喘着粗气,他望了望四周,房间里空落落的,只有他一个,他长舒一口气。

“好真实的梦……”双影扶了扶额头,觉得头部有些疼痛。

“轰隆隆——!”

天上打起了雷,怕是要下雨了。双影皱了皱眉头,现在的雨天,只会让他觉着难受。

“诀别,是因为深藏着眷恋么……可是,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呢……”

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连他自己都快要听不见了。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狂风呼啸,树上的桃花几乎全被卷了下来。双影望着窗外,沉思了一会儿。桃花终究会有凋落的一天,即使是在四季如春的桃源也是如此。只不过,这些桃花并不是自然凋落罢了。

双影又何曾不是这样?自从阿末离开桃源之后,他便一直在桃源里等他回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也会有衰老的一天。只不过,他比别人衰老得要慢一些。

“我是不是,该放下了呢……”

他想,虽然他嘴上这么说,但他依旧在等着对方回来,大概是心里还想着阿末吧,他叹了口气,眼角闪着泪花。

时光飞逝。

五十年之后,双影还是没能等到阿末回来。

此时的他,已是满头白发,脸上的皱纹比之前要明显些,他真的,老了。

“又是这个梦啊……”双影叹了口气,仿佛又回到了那天。

双影一如既往地站在客栈门口,手中捏着烟杆,缓缓地吐出烟来,碧蓝色的眸子眯成一条线,有些不耐烦地抖了抖耳朵。

他不会回来了……

“假的……你的诺言,都是假的……”

所以,与其像个傻子一样等着,不如学会放下。放下所有执念,忘了他……双影想。

双影转身回了房间,把所有关于阿末的文章全部都找了出来,心中很不是滋味。他恨,恨自己不能出谷;更恨阿末,一直没有回来……

“既然你不回来了,那我也没必要留着了吧……”

说罢,双影便将那些文章全都扔进了火炉里。他拿出那张泛黄的画像,仍旧有些不舍。他犹豫了一会儿,心一狠,便把那画像也扔进了火炉中。

“忘了他,我一定……要忘了他……”

待那些文章和画像全都化为了灰烬,双影才离开了房间。

当年的那片枯塘,如今也充满了生机。草木长得十分茂盛,池塘里的水十分清澈,几乎可以看到鱼儿。

双影来到池塘边,望着自己水中的倒影,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眼神有些忧伤。当年的枯塘有了生机,而他,却变得更老了。

“知了——,知了——。”

树上又传来了几句蝉声,桃源的夏天,又到了。几朵白云飘过,衬托着湛蓝色的天空,显得十分地宁静。

“为什么,我忘不掉他……”

——THE END——

窣氿

【泪痣组】所谓“纯粹”

※双影死亡警告

※在忆儿的基础上做了修改

※啊啊啊啊啊此篇杀我我死了qmq

 

唐寒玄这辈子第一次这么想死。当她在黑漆漆的荒郊别院里看见唐浔被猫勒着脖子时,就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前几日,她收到来信。说要在今日约她在荒郊野外的小院子里谈一笔生意。

 

她本是美滋滋的去的,但当她看见唐浔被一群猫吊在树上,她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再看看唐浔,本来一丝不苟的他看着狼狈不堪,金丝边的单边眼镜被摔个粉碎,青灰色的大褂,则沾满了鲜血,看了直叫人心疼。

 

“唐浔他,一定会心疼坏的吧?”唐寒玄小声嘀咕,如果他的意识还清醒的话。

 ...

※双影死亡警告

※在忆儿的基础上做了修改

※啊啊啊啊啊此篇杀我我死了qmq

 

唐寒玄这辈子第一次这么想死。当她在黑漆漆的荒郊别院里看见唐浔被猫勒着脖子时,就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前几日,她收到来信。说要在今日约她在荒郊野外的小院子里谈一笔生意。

 

她本是美滋滋的去的,但当她看见唐浔被一群猫吊在树上,她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再看看唐浔,本来一丝不苟的他看着狼狈不堪,金丝边的单边眼镜被摔个粉碎,青灰色的大褂,则沾满了鲜血,看了直叫人心疼。

 

“唐浔他,一定会心疼坏的吧?”唐寒玄小声嘀咕,如果他的意识还清醒的话。

 

一群猫儿从深黑色的幕布后走了出来,手里皆拿着刀枪棍棒。唐寒玄仔细一看,警觉地往后退了几步,原来是前几日去灵修谷寻宝的那些猫。

 

为首的猫指了指吊在树上的唐浔,冷笑道:

 

“呵,你也看到了,若是想救他,就把灵修谷的双影杀了吧。”

 

“什么?!”

 

唐寒玄一怔,心脏突然咯噔了一下。想不到,这帮贼人竟如此狠毒,她暗自骂道。可是唐浔在他们手上,她又不敢轻举妄动,她只好忍着火气问道:

 

“几、几位何出此言?”她略有些紧张,一只手拼命着理着碎发。“双老板乃小女至交,几位有什么不能好好说的?”

 

这话一出,一手持匕首的猫忍不住了,他转了转手中的匕首,眼神犀利,惹得唐寒玄险些吓出冷汗。

 

“哼!那家伙骗我们老大,说什么右边的山上有晶石,我们去那里找了半天,结果什么都没找到!”

 

唐寒玄一时语塞。看着伤痕累累的唐浔,她很是心疼,却又无能为力。

 

“既然你和双影是至交,杀了他轻而易举,只要你帮我们杀了他,我们就放了你这朋友。你若是同意的话,就把这匕首拿去吧。”

 

唐寒玄刚想启唇反驳,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张不开嘴,好像自己的嘴被什么东西黏住了一般。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也许,这就是命运吧?她心想。

 

她走上前去,哆哆嗦嗦地接过匕首,将其收入袖中。

 

“放心,你不会后悔的。”

 

为首的猫拍了拍唐寒玄的肩膀,唐寒玄攥了攥拳头,点点头,转身离开了小院。

 

唐寒玄坐上马车,桃源镇的街道上早已没了猫,只有马车车轮驶过时辘辘的声音。马蹄急踏,声音寂寥而单调。马蹄时不时地敲击着地面,路上扬起了尘土。她掀开马车上的帘子,望着天空,天空上挂着一轮弯月,周围没有星星。显得十分单调。

过了一会儿,唐寒玄就到了双影的客栈。她本想偷偷摸摸溜进去的。不料却被人冷不丁地拍了一下。

“姑娘来了?怎么也不打声招呼呀?”这熟悉的声音让唐寒玄不禁打了个哆嗦,光听声音就能让她想到对方笑眯眯的样子。

“我?小女自然是来玩儿了啊。”唐寒玄故作镇定地说道,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

“如此,那姑娘就里边儿请吧。”双影笑笑,给她带路。这次的房间,离双影的房间很近,很方便她下手。

唐寒玄和双影道谢之后,一直在房间里故作饮茶,等待时机。

终于待到了夜半子时,唐寒玄叹了口气,揣着泛着银光的匕首,去敲了敲双影的房门。

果不其然,双眼听到敲门声,便来开门了。

眼前的猫儿揉了揉眼睛,似是被吵醒的样子。

“姑娘,何事?”双影微眯着眼问她。

唐寒玄理了理碎发,说道:

“先生可否让小女进去再谈?”

也许是双影刚被吵醒,脑内有些模糊,便答应了下来。

唐寒玄走进屋内,头上不停地冒着冷汗,生怕双影看出破绽来。

“先生,可否靠近些讲话?”

双影没有多想,便靠上前去。谁知,他刚靠过去,就被那把泛着银光的匕首刺到了心脏。

“姑娘、这是为何?!”

双影咳嗽了几下,鲜血染红了他的衣服。他看着唐寒玄,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与愤恨。想不到,自己居然被这小姑娘暗算。更没想到,这小姑娘居然会害自己。

“抱歉,先生。我很抱歉认识了您……”唐寒玄别过脸去,不再看着双影,她哽咽道。

“抱歉?呵,抱什么歉呢?”

双影冷笑一声。

“我有朋友,有仇人,有亲人,有至交……呵,姑娘算我什么人?”

“原来先生从未把我当做至交么……”

唐寒玄小声道,不料还是被双影听到了,双影嘲讽道:

“我本以为姑娘虽身在市井,但仍是纯粹。现在看来…… 呵,是我想错了啊……”

他无奈地笑了笑,不知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唐寒玄。

“抱歉,先生。”

说罢,唐寒玄便朝着双影的心脏又刺了一次,鲜血溅到了她的脸上。而双影,已经没了呼吸。

 

当唐寒玄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她从桌上拿了一面铜镜,望了望铜镜中的自己。那根本就不是她的样子,铜镜中的她,脸上有一小片血迹,碧色的眸子黯淡无光,略有些吓人。

她吓得赶紧把铜镜扔到一旁,深吸了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事已至此,她已无法挽回。唐寒玄叹了口气,用袖子拭去了脸上的血迹,转身离开了房间。

 

她又坐上了马车,掀开帘子,望着天空。与之前不同的是,天空上没了那轮弯月。

 

“到底,什么才是纯粹呢?”她眼神黯淡。

“先生,您来告诉我好不好……”

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打湿了她的衣领。桃源镇的大街上,又响起了马车车轮辘辘的声音。路上,又扬起了尘土……

“从那一刻起,我便不再纯粹了啊……”

窣氿

【泪痣组】再见,我的小姑娘

※刀子警告


※双影死亡警告


※迫害双影势力登场


※泪痣组使我产粮qmmmq


※大爷你袖子里怎么啥玩意儿都有???


※是的我上头了qmq这对太容易上头了qmq


 


夜深了,一轮圆月则悄悄爬上枝头,撒落着那皎洁的月光。一会儿,几片云彩飘了过来,衬托着这轮圆月。桃源的猫很少在晚上欣赏天空——因为到了晚上,就意味着休息。


 


双影的客栈也到了打烊的时间,他关上客栈的门。转过身,从袖子里拿出了烟斗。十分娴熟地装好烟草,点燃。缓缓地深吸一口,烟雾围绕在他的头顶上。双影闭上眼睛,享受着这暂时的平静。


 


“啧,我...

※刀子警告


※双影死亡警告


※迫害双影势力登场


※泪痣组使我产粮qmmmq


※大爷你袖子里怎么啥玩意儿都有???


※是的我上头了qmq这对太容易上头了qmq


 


夜深了,一轮圆月则悄悄爬上枝头,撒落着那皎洁的月光。一会儿,几片云彩飘了过来,衬托着这轮圆月。桃源的猫很少在晚上欣赏天空——因为到了晚上,就意味着休息。


 


双影的客栈也到了打烊的时间,他关上客栈的门。转过身,从袖子里拿出了烟斗。十分娴熟地装好烟草,点燃。缓缓地深吸一口,烟雾围绕在他的头顶上。双影闭上眼睛,享受着这暂时的平静。


 


“啧,我的时间貌似不多了啊……”


 


双影苦笑一声,轻轻咳嗽了几下 ,大概是被呛到了。他看着手中的烟杆,微微皱了皱眉,碧蓝色的眸子显得黯淡无光。以前,自己总是拿着毛笔;现在,却换成了烟斗。


 


他长叹一声。他的毛笔,早就压箱底了。他这么做,也许是为了防止自己睹物思人吧。可是,自己单相思又有什么用?曾经那个对他好的人,早就离开桃源了,恐怕早就把他忘了。


 


“到底,是谁折磨谁啊……臭小子,别让我再看到你了……”


 


他小声骂道,避免惊扰了在客栈休息的人。


 


“哟,大爷?您又怎么了?”


 


唐寒玄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双影身后,笑嘻嘻地扯了扯双影腰上的带子。


 


“哎?小姑娘你干什么?别给老夫扯下来。”


 


双影被唐寒玄吓了一跳,可是他又不敢乱动。一是这小姑娘扯着他腰上的带子,他若是突然伤到了她就不好了;二来双影的腰也不好,万一闪到腰的话,又要治一段时间了。


 


唐寒玄见双影不敢动,想必是怕闪了腰或者伤了她,便送开了手,双影这才松了口气。


 


双影转过身,唐寒玄以为双影又要弹她的额头,赶紧用双手护住额头,双眼紧闭。谁知,双影却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大爷?你这次怎么不弹我额头了啊?”


 


唐寒玄不解地问他,情绪有些低落。也许是她习惯了被双影弹额头的缘故,这次双影没这么做,她心里倒略有不爽。


 


“我老了,弹不动了。”


 


双影似笑非笑地安慰她。唐寒玄看出了双影似乎有意瞒着她什么,可她若是问起来,双影肯定不会说,这让她不知如何是好。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客栈里十分安静,仿佛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唐寒玄挠挠头,琢磨着怎么才能让双影开口。


 


这时,一只黑色的猫头鹰飞过,落到了离客栈不远的一棵桃树上,转了转头,叫了几声。


 


唐寒玄觉着稀奇,便想伸手去摸一摸那猫头鹰,却被双影一把拦下了。


 


“别动,这可不是普通的猫头鹰。”


“?”


唐寒玄不解地看着他。


 


“每当桃源上有猫将要离世的时候,这只猫头鹰就会停落在他家附近。”


 


双影解释道。


 


唐寒玄恍然大悟,可仔细想一想, 这猫头鹰停在了双影的客栈附近?难不成双影……


 


“不对!不可能!这不是真的!”


 


唐寒玄拼命地摇摇头,双影一定是在骗她。她希望如此。可这客栈附近也没有几户人家,而且那棵桃树又离着客栈那么近……


 


是他,他要死了……唐寒玄低下了头,小声嘀咕着什么。


 


“所以说啊,我的时间到了啊……小姑娘,谢谢你陪我。”


 


双影笑着摸了摸唐寒玄的头,也许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你说你啊,居然还把茶馆开到了我家客栈对面。哈哈,你这是要和我抢生意呀……可惜,以后不能和你抢生意喽。”


 


唐寒玄的心里有些难受,她实在是舍不得眼前的这个人。毕竟两人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感情虽不是特别深厚,但多少也有一些。


 


“大爷,我……我舍不得……”


 


“啪嗒——”


 


话音未落,她的眼泪就从眼眶里涌了出来,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以前无论遇到多么困难的事她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可是这次,她却落泪了。眼泪慢慢地从她的脸颊上划过,她不愿擦干眼泪,更不愿停止哭泣。


 


双影叹了口气,自己最终还是要死的。这次,他真的没有办法了。他不忍看着眼前的猫儿继续哭泣,伸出手,帮她拭去了眼泪,温柔地看着她。


 


唐寒玄望了望眼前人:他的黑发不知何时变成了白发,他的的容颜也略有苍老。她知道,他的时间到了……


 


“别哭了,哭久了就丑了,当心以后没人娶你啊……”


 


那只黑色的猫头鹰叫了几声,便飞进了双影的怀里。双影轻轻地抚摸着它的羽毛,笑着说:


 


“辛苦你了,带我走吧……”


“咕咕呜——”


 


猫头鹰又叫了一声,飞出了窗外,留下了一根发光的黑色羽毛。双影拾起那根羽毛,端详了一会儿,好像知道了什么似的,打开了客栈的门往外走去。


 


“大爷,你去哪儿?”


 


唐寒玄扯了扯双影的袖子,双影摸了摸她的头,道:


 


“去我该去的地方。”


 


说罢,双影便把手中的烟斗给了她。


 


“之前,也有个人送了我一支毛笔,他说让我等他回来。可我在这桃源等了几十年,都没见着他的影子。现在,我把这烟斗给你,也不知道这次,我还能不能回来了……”


 


“一定能,大爷,我等着你……”


 


双影愣了一会儿,像是被什么东西戳了一下心口,很难受,却又说不出。他的嘴脸微微上扬,转过身,摆了摆手,便顺着猫头鹰离去的方向走了。


 


唐寒玄注视着那人远去的背影,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烟杆,心中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她紧紧握着烟杆,对着双影大声道:


 


“大爷!我会一直等到你回来的!”


 


双影突然停住了脚步,却又不敢回头。他抬头望着天空,长叹了一声。便继续往前走,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眼泪,早已流了出来。


 


“再见了,我的小姑娘……”


窣氿
我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提前画好...

我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提前画好七夕贺图了啊啊啊啊啊
七夕啦大爷换衣服啦×
提前画的【划重点×】
七夕那天我在学校莫得手机所以提前画了×

我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提前画好七夕贺图了啊啊啊啊啊
七夕啦大爷换衣服啦×
提前画的【划重点×】
七夕那天我在学校莫得手机所以提前画了×

窣氿

【泪痣组】七夕

※是七夕贺文×

※我知道离七夕还早×

※只是我8.4开学提前写了而已×(没错提前写!ky自觉退散谢谢)

※依旧是泪痣组×(好磕还上头×)

※大爷今年考虑一下唐老板吗×

※听说七夕的时候仙气和仙气猫猫更配哦×(?)

※关爱空巢老人(?)从双大爷做起(?)

又是一年的七月七,大街上张灯结彩,处处都洋溢着欢乐的气氛。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情侣夫妻都相聚,再说一些甜言蜜语,海誓山盟,给七夕节增添了一点浪漫。

双影对这一天早就失了兴趣,他曾经也期待过这一天的到来,不过他期待的结果也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罢了。...

※是七夕贺文×

※我知道离七夕还早×

※只是我8.4开学提前写了而已×(没错提前写!ky自觉退散谢谢)

※依旧是泪痣组×(好磕还上头×)

※大爷今年考虑一下唐老板吗×

※听说七夕的时候仙气和仙气猫猫更配哦×(?)

※关爱空巢老人(?)从双大爷做起(?)

又是一年的七月七,大街上张灯结彩,处处都洋溢着欢乐的气氛。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情侣夫妻都相聚,再说一些甜言蜜语,海誓山盟,给七夕节增添了一点浪漫。

双影对这一天早就失了兴趣,他曾经也期待过这一天的到来,不过他期待的结果也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罢了。

双影独自一人坐在临湖的凉亭里,抬头望了望月亮,七夕的月亮并不是很圆,但是月光却很是恬静,倒是让双影感受到了一丝温暖。

他起身慢慢走到水边,低头望了望水中的自己。虽然他仍是20多岁的模样,可实际上,他已经有好几百岁了。

一阵微风拂过水面,掀起了阵阵涟漪,双影见了,无奈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心中很是难受。

几片树叶和花瓣被这微风吹了下来,飘落到了水中,给这湖面增添了不少点缀。

“诶……朱颜易改,物是人非啊……”

双影小声道。突然,背后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哟,大爷,在这干嘛呢?赏月啊?”

双影回过头去,发现唐寒玄正坐在凉亭里,笑眯眯地看着他。

双影微微皱了皱眉头:啧,这小姑娘几时来的?他居然没有察觉到,实在让他摸不着头脑。

“哟,唐姑娘几时来的?我都没察觉到,真是失礼了。”

双影笑笑,转了转手中的烟杆。他早就忘了自己是几时开始抽烟的,也许是在那个人走了之后,也许更早。

“刚来一会儿,大爷怎么啦?一个人过七夕没意思啊?”

唐寒玄调侃道。双影小愣了一会儿,接着回过神来,碧蓝的双眸失去了原有的光泽,大概又想起了什么让他难过的事吧。

“没什么,想起了不开心的事情罢了。”

双影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坐在一旁望着天空。

“早就把我忘了吧……?当初带我来到这儿,然后一声不吭地离开,只剩我一个……”

双影小声嘀咕着,尽量不让唐寒玄听见。

他转头看了看唐寒玄:墨绿色的短发和碧色眼眸很是相配,青白色的上衣配上黑色长裙,粉色的飘带让她看起来很有仙气。若是往月光下一站,再有一些云雾做衬托,那她几乎就和织女没什么区别了。

“大爷,不是我说你啊,你说你都一把年纪了连个老伴儿都没有,你说你可不可悲,这以后怎么安度晚年呐?”

唐寒玄半开玩笑似的说道,双影笑笑,伸手轻轻地弹了一下唐寒玄的额头。若是换了别人,双影早就拿烟杆敲他的头了。

“大爷你干嘛呀?!”

唐寒玄故作生气地说道,她知道双影弹得不疼,只是想逗逗他而已,她转过头,忍着笑哼了一声。可最后还是没忍住,哼的时候噗嗤了一声,被双影听到了。

双影听了,心里也就没什么可顾忌的了。若不是唐寒玄噗嗤了一声,他还真以为唐寒玄生气了。

双影走到唐寒玄跟前,俯下身,对着她的额头轻轻地吹了口气,然后又用手指轻轻地戳了一下。

“还疼吗?”

“……”

唐寒玄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不知该怎么回答。她别过脸去,脸上有一丝淡淡的红晕。

双影微微一笑,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桃花样式的发簪,给唐寒玄戴上。

“今日路过首饰店的时候发现的,老夫觉着这簪子适合你,就买下来了。”

“大爷。”

“?”

“今年七夕一起过呀。”

两人相视而笑,没有过多说些什么。

也许,此时的沉默,胜过之前的一切言语。

窣氿

【泪痣组】今天的泪痣组依旧在互怼×

※论自家搭档在表演相声的时候闪到腰了怎么办×

※热心人士唐女士及时拨打新闻报社电话前来拍摄×

※大爷表示我要去医院不去火葬场×

※大爷用生命说相声系列×

※十分沙雕注意×

※今天的泪痣组依旧很和谐hhhh

“哎呦,不行!闪,闪到腰了!”

双影捂着腰,若没有唐寒玄前面的桌子,他怕是要倒在地上了。

唐寒玄满脸黑线地看着双影,无奈地扶了扶额,她之前早就提醒过双影,动作幅度不要太大,容易闪到腰。可他就是不听,这下可好,闪到腰了。

双影回想起唐寒玄的话,心里十分地后悔。如果当初肯听她的劝告,自己就不会闪到腰了。可是事情已经发生...

※论自家搭档在表演相声的时候闪到腰了怎么办×

※热心人士唐女士及时拨打新闻报社电话前来拍摄×

※大爷表示我要去医院不去火葬场×

※大爷用生命说相声系列×

※十分沙雕注意×

※今天的泪痣组依旧很和谐hhhh

“哎呦,不行!闪,闪到腰了!”

双影捂着腰,若没有唐寒玄前面的桌子,他怕是要倒在地上了。

唐寒玄满脸黑线地看着双影,无奈地扶了扶额,她之前早就提醒过双影,动作幅度不要太大,容易闪到腰。可他就是不听,这下可好,闪到腰了。

双影回想起唐寒玄的话,心里十分地后悔。如果当初肯听她的劝告,自己就不会闪到腰了。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这世上又没有后悔药,他也只能忍着了。

双影十分痛苦地看着唐寒玄,希望她能做些什么。只见唐寒玄不紧不慢地拿出手机,拨打了110,还把手机开了免提:

“歪?是110吗?我搭档说相声时闪到腰了,请问你们可以提供拍摄新闻服务吗?”

Excuse ……me???她刚才说什么???

双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救他也就算了,居然还叫警察来现场拍摄?双影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口隐隐作痛,好像中了一箭。

“什么?110不管这事儿,新闻报社号码去114查?好的谢谢警察叔叔。”

“咳!”

双影差点儿一口老血喷出来,他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腰有气无力地说道:

“不是,唐小姐请您打120谢谢,否则我今天死这儿了我……”

谁知,接下来的回答让他彻底地吐出了这口老血。

“大爷您这算什么?我还搭进去我的十块钱话费了呢。”

喵喵喵???双影气得直吐血,到底是自己的命重要,还是那十块钱重要?他生气地说:

“等会儿,你那十块钱话费能抵我这医药费吗?!”

双影气得声音都有些颤抖,若不是自己闪到了腰,加上对方又是个女子,他早就大打出手了。

唐寒玄见他这副模样,便又调侃道:

“嗨,就这事儿,您不有医疗保险吗?我这十块钱,权当给您坐公交车去医院了。不过我这十块钱已经花了,看来您只能自己腿儿着去了。”

自己腿儿着去?双影简直不敢想象这个画面,要是自己真这么做了,怕是会吸引不少人的眼球。很明显,唐寒玄想看他出丑。双影心里想,可算是看清这小姑娘的庐山真面目了。

“就算我有医疗保险你也不用这么坑我吧?我就这么腿儿着去你是想让我火吗?”

双影吐槽道,到时候回头率怕是要百分之百了,没准儿还会上头条呢。

唐寒玄笑了笑,这一笑可把双影吓坏了,双影的头上直冒冷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连身上的猫毛都竖起来了。完了,她这一笑,肯定没好事儿。

“那可不,您知道我这用心良苦了吧,我可是为您好啊?”

“围观的人都起哄了好嘛???”

双影冲唐寒玄翻了个白眼,吐了吐舌头,头上挂满了黑线。

唐寒玄一看,哟,猫是挺多的。她转念一想,这倒也不错,便对着倒在地上的双影说:

“嗬,这么些猫呢,那就让他们抬着您去吧,抬着您去报社。”

等等?去报社?这发展不对啊?唐寒玄的做法实在让双影摸不着头脑。

“慢着,我去医院,你让他们抬我去报社干嘛玩意儿?”

“这就能看到小女用心良苦了吧,让他们抬着您去报社,让您再火一把呗。”

再火一把?双影这辈子都不想了。

“哎,可别,你再给我火化喽?”

“成啊,那就让人家抬着您去火葬场吧。”

火葬场?!还不如去报社呢,双影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早知道就不这么嘴欠了。

“对呀,来人,落幕,抬着大爷去火葬场去!”

唐寒玄笑着说道。

只见台上突然上来几个大汉,一下子就把双影给抬起来了。双影见状,吓得连忙冲着台下大喊:

“哎不是,我不去火葬场啊停下啊啊啊——!!!”

于是,这场相声就在欢笑和双影的惨叫声中落幕了。

当红幕布完全落下来时,双影才被那几个大汉放了下来。唐寒玄笑着拍了拍双影肩膀,说:

“大爷,辛苦啦!”

“别说了……快送我去医院啊!真闪到腰了!”

窣氿

【泪痣组】我好了1551

※啊我爽了

※双大爷和唐老板在线骗罗魇×

※啊两个老板一起骗小孩子好快乐

※今天也要吹爆这两个仙气猫猫

※感谢罗魇同志友情客串并成为两位老板诈骗的对象×

清晨,一缕阳光从窗外照了进来。公鸡啼叫一声,这一声嘹亮的啼叫,便把睡梦中的猫儿们给叫醒了。

唐寒玄也不例外,她起身伸了个懒腰,深吸了一口气。也许是这客栈周围有许多桃树的缘故,空气中有一股桃花的香气,让她神清气爽,很是舒服。

唐寒玄走到窗前,望着客栈外面的桃树,看了一会儿竟入了迷。说的也是,毕竟这桃源一年四季桃花盛开,可以说是很吸引人了。

一阵微风拂过,几片桃花花瓣不小心落到了唐寒玄的头上,可是她早就被窗...

※啊我爽了

※双大爷和唐老板在线骗罗魇×

※啊两个老板一起骗小孩子好快乐

※今天也要吹爆这两个仙气猫猫

※感谢罗魇同志友情客串并成为两位老板诈骗的对象×

清晨,一缕阳光从窗外照了进来。公鸡啼叫一声,这一声嘹亮的啼叫,便把睡梦中的猫儿们给叫醒了。

唐寒玄也不例外,她起身伸了个懒腰,深吸了一口气。也许是这客栈周围有许多桃树的缘故,空气中有一股桃花的香气,让她神清气爽,很是舒服。

唐寒玄走到窗前,望着客栈外面的桃树,看了一会儿竟入了迷。说的也是,毕竟这桃源一年四季桃花盛开,可以说是很吸引人了。

一阵微风拂过,几片桃花花瓣不小心落到了唐寒玄的头上,可是她早就被窗外的景色吸引,无心再去注意头上的花瓣了。

“唐姑娘,你醒了吗?”

门外传来了双影的声音,唐寒玄突然回过了神来。若没有双影这一句,她怕是要趴在窗前看一天了。

唐寒玄理了理衣裳,便去给双影开门。她缓缓地打开房门,一抬头,正好对上双影那双碧蓝色的眼睛。

唐寒玄一惊,吓得往后退了一步,险些摔倒在地,过了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啊,双老板,何事?”

双影笑笑,见唐寒玄头上有几片花瓣,便顺手帮她拿了下来。

“姑娘何必这么怕我,难不成,老夫昨天吓到你了?”

唐寒玄看了看双影从她头上拿下来的花瓣,想不到自己竟没有注意到。

“哪有,我只是好奇,双老板您平时都是这么叫客人的吗?”

唐寒玄问他。实际上,她确实被吓到了。

双影转了转手中的烟杆,笑眯眯地说道:

“不不不,老夫平时可不这么做,只不过看姑娘投缘,特来叫你而已。”

唐寒玄一听,微微皱了皱眉头:啧,想不到这双老板早就看出来了?

不过转念一想,倒也不错,若是能和此人深交,成为挚友也不是没有可能。昨天她已经见识了此人骗人的伎俩,确实不亚于她。

“哦?既然如此,双老板有兴趣深交么?”

“深交啊……哈哈,好啊,老夫在这桃源待了这么长时间,还没遇到过可以深交的猫呢。既然姑娘都这么说了,老夫还有什么理由可拒绝呢。”

双影笑道,便招呼她下楼吃早点。

唐寒玄跟随双影来到楼下,楼下的猫不是很多,双影找了一个靠窗的的位子让她坐下。

“姑娘你先等一会儿,老夫去取盘糕点过来。”

“嗯。”

唐寒玄点点头,她望了望四周,周围的猫儿皆在谈论桃源宝藏之事。

“你知道吗?最近来这儿猫越来越多了。”

“什么?那和我们抢宝贝的人不就多了吗?”

“是啊,听这家客栈的老板说右边的山上有很多宝贝,咱们先下手为强,这宝贝岂能让他人夺了去?”

“啧,一群贪恋钱财的杂碎……”

唐寒玄暗自骂道,想不到这这仙境一般的桃源里,竟然也会有这种贪财之人,真是影响心情。

“糕点来了,给。”

双影把一盘精致的糕点端到桌上,笑眯眯地看着唐寒玄,见对方眉头紧锁,他便开口道:

“姑娘可是遇到烦心事了?”

“我真不明白,这么好的桃源,怎么还有如此碍眼的人。”

“哈哈哈,原来是因为这个啊。嗨,谁让这桃源中有宝贝呢。”

双影安慰她道。

唐寒玄摇摇头,叹了口气,这不是她想看到的。

“前辈,您最近桃花涨了不少啊?”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两人的耳朵里,循声望去,一只白色的猫儿正站在门前,用一种开玩笑般的语气说道,少年伸了个懒腰,然后靠在了门框上。双影则走上前去,用手中的烟杆使劲戳了一下那猫儿。

“哟,罗魇小少主怎么也开起玩笑来了?不过,这话可不能乱说啊。再说了,涨桃花这事儿,我可比不过你。”

“前辈又拿我寻开心,我有原夜就够了,其他的桃花我看都不带看的。”

被称作罗魇的猫儿无奈扶了扶额头,双影见他这样,就没再过多说些什么,招呼他一同坐下。

一张方桌上坐着三个猫儿,双影同唐寒玄坐在了一起,而罗魇则坐到了二人对面。

唐寒玄见罗魇长得较为老实,便打算作弄他一番,她先是笑笑,然后对他说:

“小女唐寒玄,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罗魇。”罗魇只回了她两个字。想不到这小少主看起来老实,但相处起来,还真是有点难,要想作弄他,恐怕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正当唐寒玄考虑如何作弄这小少主时,双影便开口了:

“小少主,这次去桃林有什么发现没有?”

“没有,我根本就没有找到和十字架有关的线索。”

十字架?唐寒玄灵机一动:何不借着此机会作弄一下这小少主呢?她心中自喜,一本正经的说道:

“嗨?去桃林怎么可能找到线索呢?去东边那条小河里找,才能找到呀。”

罗魇听了,半信半疑的看着唐寒玄。心想:她的话……可信吗?罗魇并不知道唐寒玄初到此地,又见她和双影相处的还不错,认为她的话还是有可信度的,可是他还是迟疑了一会儿。

双影见状,笑笑说:

“万一真能找到线索呢,小少主何不去试着找找看?”

罗魇见双影也劝自己去河边找,心中的顾虑自然就没了,他起身谢过双影和唐寒玄,便转身离开了。

待罗魇走远后,双影和唐寒玄都忍不住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他有多聪明呢,没想到你一句话就把他给骗了?”

“啊,这个啊~,老夫平时总给这小少主提供情报,偶尔报错一两个也没什么,时间长了,就很信任我了。有的时候啊,我喜欢就和他开个玩笑,故意说错地方。”

“呵,先生,您这插科打诨,蒙骗小猫崽儿的手段真是高超呢。”

“别啊,大家不都一样嘛。再说了,姑娘您比在下强~”

两个老板商业互吹似的在一旁谈笑,又吹过一阵微风,粉红色的桃花花瓣好像盯上了唐寒玄似的,又落到了她的头上。双影见了,又想帮她拿下来,结果还没动手,唐寒玄就自己把花瓣拿下来了。

“这次我可没发呆啊,双老板。”

“哈哈,是吗?”

双影笑笑,转头望向了窗外,望着窗外的美景,却有些难受,他叹了口气,小声道:

“上次这么开心的时候,是多久之前的事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