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猫武士同人

227浏览    8参与
红茶不想睡觉更不想嗝屁
快乐预告(望有人)(虐文预告/...

快乐预告(望有人)(虐文预告/不)欢迎提意见

快乐预告(望有人)(虐文预告/不)欢迎提意见

蒲荷湫莉爱莱塔

【猫武士同人】第二镜头 火尾传奇 第三章《炎火噩梦》

*本文为猫武士同人作品


*我爱火星!!!!


*一个月没更新了你们会不会揍我


*不管了这章更完继续咕咕咕!


*别别别别打脸啊!疼


——————————————


火尾一觉睡醒,抖了抖耳朵走向武士巢穴外,温暖的阳光洒在火尾的皮毛中使得他更加容光焕发


“对了,今天还要去告诉炭心小白昼昨天说的事呢”火尾喃喃自语道:“希望早班巡逻队里没有我”


“火尾!”松鼠飞的声音把火尾拉了回来


“你早上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我希望你去参加早班巡逻”松鼠飞眨着绿色眸子看向火尾


“呃……可是……”火尾慌乱地眨眨眼。他还有事要做!火尾绝望的想到


“行了松鼠飞,...

*本文为猫武士同人作品


*我爱火星!!!!


*一个月没更新了你们会不会揍我


*不管了这章更完继续咕咕咕!


*别别别别打脸啊!疼


——————————————


火尾一觉睡醒,抖了抖耳朵走向武士巢穴外,温暖的阳光洒在火尾的皮毛中使得他更加容光焕发


“对了,今天还要去告诉炭心小白昼昨天说的事呢”火尾喃喃自语道:“希望早班巡逻队里没有我”


“火尾!”松鼠飞的声音把火尾拉了回来


“你早上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我希望你去参加早班巡逻”松鼠飞眨着绿色眸子看向火尾


“呃……可是……”火尾慌乱地眨眨眼。他还有事要做!火尾绝望的想到


“行了松鼠飞,他够累了,你还想怎么样?”沙风的声音冷冷的飘来,浅绿色的眸子里闪着红光,呲牙低吼着,身旁环绕的低气压甚至让人喘不过气来


“沙……风?”松鼠飞惊愕的眨眨眼,确认这真的是她的母亲后,怯怯的说:“呃……我想火尾可以先去忙自己的事,白翅会去巡逻队的”


“那就好”仿佛刚刚只是幻觉一般,沙风立刻换上了一副和蔼的面孔,身上的毛也落了下来。不过背后的冷汗告诉火尾刚刚发生的这些绝不是幻觉


“谢谢你,松鼠飞”火尾低头行礼,向沙风感激的甩了甩尾巴


松鼠飞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但是傻子都能看出来沙风在帮自己,何况她呢,不是吗?火尾想着


“沙风,谢谢”火尾走到沙风旁边感激的舔了舔她的耳朵


“不用谢,你不是还有事要忙吗?快去吧”沙风大方的笑了


火尾没说什么,向沙风低了一下头,疾步走向巫医巢穴


他走进巢穴里,看见了松鸦羽:“你好,松鸦羽,我是否能看一下小白昼呢?”


“当然,她的伤好了,我想她应该能赶上学徒仪式”松鸦羽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火尾


“谢谢”火尾走向小隔间里


“小白昼,我来了”火尾迈着轻巧的步伐来到了小白昼前面:“你猜猜我带来了什么好消息?”


“好消息?”原本还蔫蔫的小家伙迅速直起身子:“黑莓星终于决定去攻打影族了?还是我们可以出营地冒险了?”


“呃……并不是”火尾尴尬的笑了笑,他实在不知道为什么幼崽和学徒们对影族的怨念为什么那么深


“那是什么消息?”小白昼听到火尾的回答,一屁股坐了下来,耳朵耷拉着


“你可以当学徒了,因为你的病好了”火尾开心的甩甩尾巴


“当然啦,我早就够六个月大了,我的肚子也早就不疼了,多亏了松鸦羽,小月亮和小荆棘都快想死我了……”小白昼自豪的说着,接着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我可以成为学徒了?”


“嗯哼,这是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不是吗”


“当然是了!你不知道这对我的意义! ……我是说对所有幼崽来说,成为学徒是多么重大的一件事啊!”小白昼滔滔不绝的说着:“这取决我会不会有成为武士的机会!”


“冷静,小白昼,我知道你会很激动,但激动会促使你成为一名武士吗?”火尾开心的抖抖耳朵。我已经很久没见过这样对保护族群这么激动的幼崽了!


“啊……呃,好像不会”小白昼眨眨眼:“但谁会是我的老师呢?”


“这取决于黑莓星的决定”火尾答到


“火尾,你如果是我的老师,我敢打赌,黑莓星绝对不会说一个“不”字!”


“他是该有个学徒了”松鸦羽喵道


火尾震惊的望向松鸦羽,那位巫医离我们足足有五个狐狸身长远!他怎么听见的?


“没错!”小白昼兴奋的应和到


“火尾,你觉得我的武士名号会是什么?白昼毛?白昼尾?白昼心?或者是白昼羽?”小白昼望向火尾


“你这么有把握一定成为武士吗?”火尾问到


“不! 为什么我没有把握?”小白昼好像听到了天方夜谭一般


“我的意思是,你或许会遇到狐狸,獾,雷鬼路上的怪兽……”他说到这里,身形一颤:“或者,或者还有各种意外!”他不想让自己的学徒遇到麻烦!一点也不!


“可是我们还有巫医啊,不是吗”小白昼指出,但是她的声音有些发颤


“巫医也不是万能的”火尾说到


“没错,有的时候巫医也无法救起永远倒下的猫”松鸦羽很合时宜的回答道,显然,这位巫医的话让小白昼陷入了沉思


“那巫医还有什么用呢?”小白昼闷闷的说到


“当然有很多用处,比如治好你的肚子疼!”松鸦羽气愤的说


“好了,小白昼,既然你的病好了,我们为何不回到育婴室里看看炭心和你的同窝呢?”火尾转移了话题


“当然,这是个好主意”小白昼跟着火尾身后走出了巫医巢穴


————————


“黑莓星,我想是时候可以让小白昼和她的同窝当学徒了”


“当然,火尾,他们该到年龄了”


黑莓星高兴的说到,他显然很兴奋:“我们已经有好久没许多学徒了!”


“至少我的学徒生活中,就我一位学徒,所以我做的事总会比别的学徒做的多的多”火尾埋怨道


“好啦好啦,你现在成为武士了,不是更好吗”黑莓星跳下了高台:“我想他们可以成为学徒了”


“谢谢”火尾恭敬地退出去


————————————


“小白昼,你该成为学徒了”


TBC



柏海负雪

《独行猫日记》猫武士同人作品 (1)

   哦……嗨,我是夜祭灵,一只......独行猫?这个称呼还是我的新邻居们给我起的,我不在意他们当我的邻居,只是很在意他们说的话,什么族什么族的,真是难以理解,他们叫我独行猫,叫人类两脚兽,听起来傻傻的。


  至于为什么写日记呢……主要是想观察这些新邻居吧,他们来了好多人,就像人类的搬家一样,我不清楚他们是什么族,只知道他们很友善,有的时候早上一醒就能看到训练或者散步的邻居们,他们很会找吃的,每天都有一个的猎物堆,早上有巡逻的,晚上有守夜的,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害怕人类?


  那如果......我把人类介绍给他们呢?让他们和好?啊不知道!...

   哦……嗨,我是夜祭灵,一只......独行猫?这个称呼还是我的新邻居们给我起的,我不在意他们当我的邻居,只是很在意他们说的话,什么族什么族的,真是难以理解,他们叫我独行猫,叫人类两脚兽,听起来傻傻的。


  至于为什么写日记呢……主要是想观察这些新邻居吧,他们来了好多人,就像人类的搬家一样,我不清楚他们是什么族,只知道他们很友善,有的时候早上一醒就能看到训练或者散步的邻居们,他们很会找吃的,每天都有一个的猎物堆,早上有巡逻的,晚上有守夜的,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害怕人类?


  那如果......我把人类介绍给他们呢?让他们和好?啊不知道!


  我真得找个机会好好跟他们的族长聊聊,我也好想体验这样的生活,虽然我也整天都忙于找吃的和睡觉。


  其实,最吸引我的还是那个老树洞,他们居然放了好多瓶瓶罐罐和草药,草药那东西不是人类才用吗?如果他们会使用草药该多厉害啊!


  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接受我,哦我真的迫不及待了!

蒲荷湫莉爱莱塔

【猫武士】第二镜头 火尾传奇 第一章《炎火噩梦》

*本文为猫武士同人作品


*我爱火星!!!!


*前文戳主页


*有不对的地方望私信聊呀(∗❛ั∀❛ั∗)✧*。


——————————


“可把太阳盼出来了,不是吗,火尾”灰条是第一批醒来的猫,守夜结束了,太阳隐隐约约出现在山坡后方


“啊,是啊,我还以为太阳再也不会升起来了呢”火尾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自己酸痛的四肢


“有个好消息,我觉得你还不知道,那是在你进入雷族之前的事了”灰条如此说到


“什么好事?”火尾眨了眨眼,疑问到


“啊,那就是炭心怀孕了”灰条愉快的摆了摆尾巴


“沙风早就给我说过了”火尾叹气一声:“早在我成为学徒的第一堂课上”


“...

*本文为猫武士同人作品


*我爱火星!!!!


*前文戳主页


*有不对的地方望私信聊呀(∗❛ั∀❛ั∗)✧*。


——————————


“可把太阳盼出来了,不是吗,火尾”灰条是第一批醒来的猫,守夜结束了,太阳隐隐约约出现在山坡后方


“啊,是啊,我还以为太阳再也不会升起来了呢”火尾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自己酸痛的四肢


“有个好消息,我觉得你还不知道,那是在你进入雷族之前的事了”灰条如此说到


“什么好事?”火尾眨了眨眼,疑问到


“啊,那就是炭心怀孕了”灰条愉快的摆了摆尾巴


“沙风早就给我说过了”火尾叹气一声:“早在我成为学徒的第一堂课上”


“唔……好吧”灰条尴尬的抖了抖耳朵


“火尾”正当他们说话的时候,沙风走了过来


“不打扰你们了,拜”灰条识趣的走向巢穴


“嗨,沙风”火尾开心的打了一个招呼


“嗯……昨晚你肯定很冷吧”沙风皱了皱好看的眉


“还好啦,比第一次不知道好了多少”火尾甩了甩尾巴


“哦,你要吃点东西吗?”沙风选择性地忽略了“第一次”


“当然啦,我快饿死了!”火尾一眨眼,跑向了猎物堆


吃饱喝足后,火尾带着自己崭新的身份走进了武士巢穴


“嗨,云尾”火尾看着那位白毛武士躺在巢穴里,打了个招呼。“火尾,你已经成为武士了,来补觉吗?”云尾懒懒的抬头看了一眼火尾,蓝色眸子半睁半闭


“是呀”火尾回答,然后找了一个没有猫睡过的地方。不管影族有没有来入侵,先睡它个天昏地暗。火尾暗自想着


————————————


已是黄昏


“哈欠……”火尾伸了一个懒腰,渡步走出巢穴,外面松鼠飞正在组织黄昏巡逻


“嗨,松鼠飞,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忙吗?”火尾眨眨眼


“啊,火尾,你来的正好。黄蜂条,你带着火尾,玫瑰瓣,藤池去黄昏巡逻”松鼠飞忙得爪不沾地


火尾看着松鼠飞转头又去组织狩猎队,心里不禁想着其实副族长也不容易嘛。但是这个工作量比我以前当副族长的时候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火尾抬眸瞥见了沙风:“沙风,我正要去黄昏巡逻呢”


沙风看向火尾:“你成为武士的第一次巡逻,很有纪念意义,不过小心别踩进别族领地了哦”


“拜托,我已经不是学徒了”火尾尴尬的笑了笑


“哦~希望你不会”沙风打趣一笑:“伟大的火尾”


“败给你了……”火尾自知斗不过,跟沙风说完话之后就去跟着黄蜂条一起巡逻去了


————————————


“我们先去哪巡逻?”火尾兴致勃勃的跟在黄蜂条身后


“影族边界,影族是最爱惹事的族群了”黄蜂条扭头回答,差点撞到了前面的树


“的确”火尾甩甩尾巴


几只猫在森林中飞奔,一股脑跑到了影雷边界


“哦,看看我们遇到了谁?”藤池讥笑:“一个偷猎者?”


众猫眼前是一个小学徒


“影族学徒,对吧?”火尾眨眨眼:“这可是雷族领地”


那个学徒从没见过别族武士,还是一个巡逻队,四肢抖的都不像话了,猎物从他的爪边滑下,他双眼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几位高大武士


“这是雷族领地”火尾重复了一遍


“对,对不起……”那位学徒唇齿间半天才吐出一个词


“偷猎者,影族的确是个爱惹事的族群”站在后边的藤池轻蔑的哼了一声


“不,不是的,影族不是这样的”那位学徒毕竟是一位影族学徒,不喜欢族群被别的猫随意评价


“那是什么样的?你说啊”藤池依旧不依不饶


“好了,藤池,别这样”许久未发话的黄蜂条说道:“他只是个学徒,别这样刁难他”


“哟,看看呐”一只猫的声音传来


“雷族武士们在欺负学徒呀”是一只影族猫


“雪鸟?”黄蜂条一撇


“星族在上,难道一位高尚的武士会去欺负一位学徒吗?”雪鸟的双眸紧紧钉在巡逻队身上


“他……”“他误入了雷族的领地,我们只是想让他离开这里”还没等黄蜂条说完,火尾就上前一步


“可他明明是个偷猎者!”黄蜂条在火尾旁边低声说到


“我认为为了这点小事开打不是什么好主意”火尾也低声说


“……的确”黄蜂条沉默了一会,开口说话


“那么过来吧,翼爪”雪鸟甩甩尾巴


那位学徒拖着无力的步伐走向了雪鸟


“他是你的学徒?”火尾一抬眉


“嗯,他还是个惹事精!好了,我相信花楸星会给他惩罚的”雪鸟看着翼爪,带着他走了回去


“我觉得我们应该更新气味标记”火尾提出了一个建议:“以免别的猫再次“误入”雷族领地。”


“好主意”黄蜂条回答


————————————


“我觉得你刚刚很冷静”黄蜂条突然冷不丁的说了一句


“嗯,我总觉得我经历过这样的事”火尾的眼神有点涣散的望着星空


“是吗?”黄蜂条疑问


没有回答


回到了营地,黄蜂条告诉了黑莓星和松鼠飞今天的事情


火尾站在猎物堆旁边,垂着脑袋,他今天太累了


“或许我真的该睡上一整个枯叶季!”火尾恨恨的说到


他差点在巡逻的路上睡着了!


TBC


蒲荷湫莉爱莱塔

【猫武士同人】蓝色的雪解答和伏笔篇

*是一些蓝色的雪里面伏笔和疑问


*没看过我那篇文的滚去主页看一遍!( •᷄ὤ•᷅)


*涉及以后的剧透


————————————


问答:


1.“枭星是什么族群的?”


是影族族长


2.“蓝荣星的幼崽以后是和枭星一起抚养吗?”


孩子你的脑洞太大了,她会把幼崽给幼崽刚刚出生就夭折,一位可怜的母猫


3.“蓝色的雪时间线是什么时候?”


是蛾飞的幻想结束两个枯叶季后


4.“雪星的影族巫医老师是谁?”


自己去看蛾飞的幻象,卵石心


5.“蓝色的雪会有连载吗?”


有这个打算,不过应该是火尾传奇结束后的事了,火尾传奇目测3w字完结,...

*是一些蓝色的雪里面伏笔和疑问


*没看过我那篇文的滚去主页看一遍!( •᷄ὤ•᷅)


*涉及以后的剧透


————————————


问答:


1.“枭星是什么族群的?”


是影族族长


2.“蓝荣星的幼崽以后是和枭星一起抚养吗?”


孩子你的脑洞太大了,她会把幼崽给幼崽刚刚出生就夭折,一位可怜的母猫


3.“蓝色的雪时间线是什么时候?”


是蛾飞的幻想结束两个枯叶季后


4.“雪星的影族巫医老师是谁?”


自己去看蛾飞的幻象,卵石心


5.“蓝色的雪会有连载吗?”


有这个打算,不过应该是火尾传奇结束后的事了,火尾传奇目测3w字完结,蓝色的雪如果要写连载的话目测9w字完结


6.“雪星是谁的幼崽?”


这点我还没有着手去想着写,流浪幼崽的话,应该不是宠物猫就是独行者吧


7.“蓝荣星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雪星的?”


在雪星为了她加入雷族的时候她才知道的,喜欢雪星开始时间是初见的那次森林大会上


8.“雪星和蓝荣风的孩子真的是她们的吗?”


不然你以为呢?别问我为什么不切实际,同人文里一切皆有可能……


——————————————


伏笔:


1.“枭星看着我的眼神里为什么有爱意呢?我喜欢的是蓝荣风”


影族族长喜欢雪荣


2.“可是那该死的黑尾喜欢我!”


雪星很有魅力,有喜欢她的猫很正常,但是黑尾是上任副族长的孩子,占有心很强


3.“雪星的死伴随着一场冰雹和雪,它们冰封了大地,也冰封了一只母猫的心”


暗指蓝荣星是孤独终老的


4.“看似顺理成章的”


“看似”,不是直接顺理成章,说明雪星的上位和爱情是有一些牺牲的


————————————


一些以后连载的设定:


1.蓝荣星的孩子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她


2.蓝荣星的孩子是自己的学徒


3.雪星在最后一条命里结束的是黑尾的性命


4.蓝荣星是有一位妹妹的,柠檬心


5.雪星有一位学徒,松涛落,最后去到了影族


6.枭星死后松涛落是新一任影族族长


7.全族只有柠檬心知道雪星和蓝荣星的爱恋


8.柠檬心是被黑尾杀死的


9.曾有一段时间,雪星不信任星族和族群


10.蓝荣星死前的那一段时间患有抑郁症


11.蓝荣星和雪星是带着微笑去往星族的


这就是所有设定,解答和伏笔啦!


  @世界是我的床


蒲荷湫莉爱莱塔

【猫武士同人】蓝色的雪

*是我和我伴侣!


*我们的恋爱一定没有结果


*be或he自行想象


*雪星视角


————————————


“我们不能成为伴侣,却没说过我们不能相爱”


——雪星


————————————


你们好,我叫雪星,雷族族长


我有一个很长的故事,你要听吗?


哦,如果你想听,我乐意至极


————————————


我曾经是一个流浪幼崽,被影族的武士捡到了


所以,我在影族中成长,当时我并不受待见,但是影星还是让我成为了一名学徒,雪爪


是一名巫医学徒


我跟着我的老师学习,他教会了我不少东西,虽然他们都说我有武士天赋,当时我觉得...

*是我和我伴侣!


*我们的恋爱一定没有结果


*be或he自行想象


*雪星视角


————————————


“我们不能成为伴侣,却没说过我们不能相爱”


——雪星


————————————


你们好,我叫雪星,雷族族长


我有一个很长的故事,你要听吗?


哦,如果你想听,我乐意至极


————————————


我曾经是一个流浪幼崽,被影族的武士捡到了


所以,我在影族中成长,当时我并不受待见,但是影星还是让我成为了一名学徒,雪爪


是一名巫医学徒


我跟着我的老师学习,他教会了我不少东西,虽然他们都说我有武士天赋,当时我觉得影星可能很难相信我吧,但现在我才知道,她是多么相信我,才会让我当一名巫医


然后,我去到了森林大会。我在那遇见了一只母猫,她很漂亮,灰色的皮毛,紫色的眼睛,是那么的让我着迷


可我也是一位母猫,而且还是一位巫医学徒,再加上她还是雷族猫,武士守则就干脆没让我们在一起!


我小心翼翼的上去搭话


“嘿,你好,我叫雪爪,来自影族”


“你好!我叫蓝荣爪,这是我第一次来到森林大会”


“真巧,我也是呢”


“影族这些天怎么样?”


“一切都好极了!我成为了巫医学徒,老师教会了我不少”


“是吗,那可真是不错呐!”


“交个朋友吧”


“乐意至极”


哦,她叫蓝荣爪,多么好听的名字呀!这足以让我深陷其中,但……我们相隔两族,而且我们都是母猫,我还是巫医学徒,哦不,我打赌我绝不会喜欢上她!


那次森林大会后,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我顺利成为了一名巫医,然后,我们又一次相见了


“你好!雪爪,我已经成为一名武士了!”


“咳,纠正一下,我叫雪荣啦!恭喜你成为武士!”


“我的名字从现在开始叫做蓝荣风了,嘻嘻”


“我觉得你今天真的很开心”


“没错!我们都不是学徒了,但是守夜肯定很漫长”


“哦,你大概不知道,新巫医不需要守夜”


“嘿!怎么可以这样啊!伟大的星族”


“要怪去怪蛾飞吧,蓝荣风~”


我不开心,真的不,但是看着她的模样,我也许也很开心吧,蓝荣风,很配她的一个名字


凡事都瞒不过巫医的眼睛,回到营地,我伟大的老师就跟我一起谈话了


“雪荣?你回来之后好像非常开心”


“对呀,我的朋友蓝荣爪已经做武士啦!”


“不,看起来你更像是恋爱了”


“啊?”


“唉……不管怎么样,你是一名巫医,不能生育,影星那么相信你,我觉得你不应该爱上一只猫”


……


沉默良久


也许是吧,或许我不应该爱上她


但她又是那么的让我着迷


我该怎么做?


————————————


之后影星得了绿咳症,猫薄荷不够了,我觉得或许我应该去雷族借一点


然后我就去了


我遇见了蓝荣风,她惊喜的带我去找他们的巫医,猫薄荷借到了,我也知道雷族营地是什么样的了


跟影族大不相同,我想留在那里。可我是巫医啊,对吧,我必须留在影族


一次战争毁灭了影星,她最后的一条性命也失去了


我,我该怎么办?


那时我很慌,但我必须陪着新上任的族长去月亮石


月亮石真的很美,很美,蓝荣风也见过吧


不对,我为什么还在想她


当我回来之后,我们那位新上任的族长就给了我一位学徒


啊,冀爪,是个好名字,她也很漂亮


我教会了她许多,其中我也去过几次森林大会,但四族的气氛真的非常不好,我没看见蓝荣风


——————————————


她叫冀焰,我……我觉得我该退位了不是吗,我已经快两岁了,我还爱着蓝荣风,这个年龄母猫很容易被公猫所拥有,蓝荣风是我的!我不希望别人爱上她


可她太有魅力了,这不现实


所以那时啊,我离开了影族


至今为止我还记得枭星看着我的眼神,里面包裹着的,有愤怒,爱意,憎恨,忧伤,或许还有一点悲哀


但他为什么会有爱意呢?


不,我爱的是蓝荣风


我还是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影族,我看见了冀焰眼中的惊恐,啊,我太混蛋了不是吗?她还没好好的接受过一次预言呢


我接到过一个


“雪能冰封大地”


我不知道影星说的是雪还是血,但是,我不希望是血


————————————


我来到了雷族


好吧,雷星就算再欣赏我也不会让我当雷族巫医


但这正是我想要的不是吗?


蓝荣风跟我很合得来,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喜欢我,毕竟她还没找一位伴侣


我知道,我来到了雷族,这就表示我要把爪牙对向我曾经的族猫,我不希望这样,可我只能这么做


我很有当武士的潜能,这点谁都无法否定


我为了保护雷星,杀死了枭星一条命


他们都惊恐的看着我,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成为影族猫眼中十恶不赦的噩梦了!


不!当时的我非常害怕


这不是我想要的


——————————————


雷族的副族长在这场战斗中死亡了,雷星看起来不怎么有精神,但他还是认命了一位新的副族长



我不知道那个时候雷星是怎么想的,因为我只看见了他悲伤的眼神,和蓝荣风欣喜的表情


嘿,这也许挺好吧


看起来顺理成章的,我告诉蓝荣风我喜欢她,她对我说她也是,雷星也去了星族,我成了族长


我们过得很滋润,族猫们也是


可……只有一点我没想到


最后杀死我的居然是蓝荣风


我的副族长,我的伴侣,她杀死了我


只是因为爱慕我的猫太多了?不是,因为她以为我爱上了黑尾,他的确很有魅力。不论我怎么解释,好像都只是在给我自己抹黑


因为这该死的黑尾爱我!


我将他杀了,伪装成一只狐狸将他杀死的样子。可我没想到这个手法居然蓝荣风也用在了我的身上


之后她发现了,我依旧爱着她


因为她发现她的肚子里有我们的幼崽。哦,这是多么的神奇


不过这也不坏不是吗


我的死伴随着一场冰雹和雪,它们冰封了整个森林


也冰封了一只母猫,一位族长的心


——————————————


“啊,下雪了,星族也会下雪啊”雪星站起身来


“哦,我不知道星族也会下雪……”你眨眨眼:“这个故事真的很精彩,我想你一定不好受吧”


“嗯,影星那么相信我,我却离开了影族,还杀死了枭星的一条命,黑尾那么爱我,却惨死在我的手下”雪星阁眸,将那一抹蓝色遮住:“我那么爱蓝荣风,她却杀死了我”


雪星悄然无声的走了,只留下了你一只猫看着这位在雷族猫嘴里口口相传,影族却不待见的族长在雪中苍茫的背影,心中一片空白


“她也不容易呢”你喃喃自语到


————————————


“啊,荣风,你看到了吗?”雪星发现了一片小小的雪花














《这片雪花,是蓝色的呢》


END.


——————————


里面有许多伏笔!看看你们能找出多少呀

@筱潇  @福利诗  @不似少年游  @世界是我的床


我名为祭。

【鹰藤】囚笼.【中篇·一】

#不会写打戏
#胡扯一通
#ooc注意
#cp向注意
#拟人注意
#架空世界观注意
#ky的话我抓你煲汤好不好?
【贰·上】
身着西装的男人在那里叨叨着他们的计划时我试图用自己的脑子全都记下,可是我意识到我做不到,只能在桌上无聊的用指尖游走,画出一个一个封闭的圆圈。就像现在我身处的境界——封闭,黑暗,明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却逃不出,感觉是非常难受的。

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我意识到他暂停了他的阔论,要求“我们”回去后思考他的这番话。

我起身随着人群离去,鹰霜却扯了扯我,并趁着人多而将我拽入另一条离开饭堂的通道。

通道里很黑,很暗。潮湿木板气息弥漫四周像腐烂的蘑菇。

我捏住鼻子依据脚步声紧...

#不会写打戏
#胡扯一通
#ooc注意
#cp向注意
#拟人注意
#架空世界观注意
#ky的话我抓你煲汤好不好?
【贰·上】
身着西装的男人在那里叨叨着他们的计划时我试图用自己的脑子全都记下,可是我意识到我做不到,只能在桌上无聊的用指尖游走,画出一个一个封闭的圆圈。就像现在我身处的境界——封闭,黑暗,明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却逃不出,感觉是非常难受的。

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我意识到他暂停了他的阔论,要求“我们”回去后思考他的这番话。

我起身随着人群离去,鹰霜却扯了扯我,并趁着人多而将我拽入另一条离开饭堂的通道。

通道里很黑,很暗。潮湿木板气息弥漫四周像腐烂的蘑菇。

我捏住鼻子依据脚步声紧跟着他的步伐,想快点走出去——可鹰霜却在一个岔路口的前方停了下来,伸手将我推向墙壁。

刹那间,我感到了背后的木板发出了恐怖的咔擦声,感觉到木板被撞开,我被推进了后面的空间。

随后,鹰霜也进来了——虽说我不知他从哪冒出来的,但他拍我肩膀的那一刻我被吓得不轻。

于是我小声叨叨了几句混蛋。

“注意你的言行,小姐。”他低声。“黑森林可不允许有这样的肮脏话语——除非是在评判五大族群的时刻。”

“但你刚才吓我不轻。”

“那是你警惕性差。”

我无言以对。

他转身打开了这里的电闸,天花板上的电灯亮了起来,照耀着四周。

我拼命眨着眼睛,想看清这是什么地方。 这个地方如同食堂般华丽——或者这个比喻不太恰当,应当是像食堂那样有着宫殿的华丽。但带了一丝丝杀戮的气息。

“这是训练场,你和你的伙伴们——”提到伙伴们这个名称时鹰霜厌恶的咧了咧嘴。“将会在这里训练。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独特的导师。”

“我的导师是谁?”我迫不及待地发问。

“我。”他慢条斯理的回答。语气中含有嘲讽。

我撇了撇嘴,对他的嘲讽置之不理。“你能教我什么东西?我的连体拳在五大族群里也算是佼佼者了,空翻,踢腿我都会。你教的那些招式难道能让我登上副族长之位吗?”

“还真能。”

他笑了笑,忽然一个翻身锁住我的手腕,我下意识往反方向扭去并抬腿踹他,却被带领的一个反转躲开了,踢到了墙上。而手上的力气并未减弱半分。

我能够感受到他手上的肌肤因为木门上的泛泛突起的尖端而痛的稍微松了些许气力。于是我更加拼命的挣扎,但只换来他的突然靠近。

他欺身压上,腰微微侧着抵住我的左手臂。他的呼吸掠过我的耳垂。

男人的声音不再像往常那样低沉没有感情,而是稍微拔高了音量。 “怎么样?是不是比你那套所谓的连体拳——也许只是你的防御厉害多了。我现在证明了我有权利来教导你,现在你来证明你有权利来服从我的教导。”

他往后退了几步,松开了束缚。

我恨得咬牙切齿。但实力上的差距令我不得不服从。只得抱拳作揖说些空洞又无用的话语。

“失礼。”

我率先对着他的下巴一拳怼上去,左手直对着他的肋骨 打去,他轻轻一晃躲了过去并一脚踢在我的左手上——而我也并不慌乱,就计抓着他的脚腕抬起想将他横摔在地。

但我太低估他的能力了,这样做反而让他重新挣脱出来。我刚想继续打,拳头刚抬起便被他抓住了。

“你已经通过测评了。你没让我失望。”

“是我没失望才对吧?我可不想分配到一个垃圾导师。”我挑眉。

“我好像之前已经提醒过你不能说这些污言秽语。”

“随便你,我不说就是了。”我坐在潮湿的地面上,突然想睡会。“我们有宿舍吗?”

“有是有,但不如这里的华丽罢了。只是稍微有点简陋。放心,不是你之前所住的地方——”我刚想提醒他我一点都不想住在这里,但他依然不顾,继续说自己的。“有床,有食物,有空调。足够了吧?”

我并不想回答他,任由他带领我到我的宿舍。房间号是101。我记住了。

宿舍里很干净整洁,正如他所说的,有床,有食物,有空调。但床并不是单人床,而是四人床。

“还有人跟我一起在这宿舍里的吗?”我问道。

“有的。是跟你一样同属五大族群的猫。“他回答,随后打开旁边的一个木柜,将被褥整整齐齐的摊开铺在床上。“你们可以在这里聊天,但不许谈论黑森林内部事宜。11点钟准时睡觉,要是不睡的话枫荫会把你抓出来煲汤。早上六点钟,中午十二点钟,晚上七点钟准时吃饭。要是吃不饱宿舍里还有食物,可以自取。但能取多少得看你的地位。”

“看地位?”我疑惑。

“弱肉强食。机器会自动识别你是哪个地位的。年轻的黑森林学徒分的最少,首领最多。你做的贡献多,机器自然就会给你多些。”他面目表情的回答。

“我明白了。”

“那就好。好好休息,明天早上起来训练。”

他关上了木门。我转头扑在床上歇息。

【贰·下】

歇息没多久,木门的咯吱咯吱声又响起来了,我抬起头,看见了熟悉的身影——梅花落。

“你居然会被分到这个房间。”梅花落惊讶的说。“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

我哼了一声。

“还不止我一个人,还有其他两个人。”

我望了望另外两张床。“我希望是同胞。而不是河族或者其他族群——他们的气味太难闻了。”

“你有没有通过他们的测评?”梅花落好奇地问道。“我的导师是蓟掌。他一直在提醒我不要做这做那——我一提到自己是族群猫蓟掌脸上的表情好像要杀了我一样。但自从我的测评通过了,他再听到我提到自己是族群猫时就没这么愤怒了。”

“别用自从这个词。好像你来这里很久似的,跟他们有身深厚的感情。”我嘲讽着。“大家都是今天才来到这,通过囚禁我们这件事我就知道他们的心绝对不善。哪知道他们会对我们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举动。不过好像也没什么,他们可是黑森林耶——之前一直高喊着要搞垮五大族群成为新的——”

我话还没说完,梅花落就惊恐的打断了我的话。“他们想搞垮五大族群?天哪!我简直不敢相信。”

“这有什么好稀奇。以这群癫狂的犯罪份子心理来看,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吗?但他们的武力居然意外的高,这是件很危险的事情。”我说道。

梅花落只是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再也没有吭声。半晌,又一个人进来了——是位影族武士。

他胆怯的看着我们。“你们是谁?”

“雷族,藤池,职业普通武士。”我率先自我介绍。

“雷族,梅花落,职业普通武士。”梅花落几乎是照搬着我的话来——但我丝毫不介意。

“影族,红柳,职业普通武士。”他也依照着我的版本回答说,目光一直避着我们。

“说说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吧。”我嘟嚷着,扯了扯被子。

大家来这里的方式不都一样吗?”他含含糊糊的应付了我一句。

我也没心情继续钻研下去,转身再次一扑扑在床上,柔软的被褥在我身下压着。我开始闭眸小憩。

刚躺下没多久,甚至还没进入浅睡,就再次听到了木门的声响。

闻到鱼腥味的那一刻我知道是哪个族了。河族。视野里的河族族员穿戴整齐,但他的神情却略显狼狈。

“河族学徒,空爪。”他自我介绍着,目光呆滞的扫向唯一的空位。“是四个人睡同一个宿舍吗?”

“我猜是的。”我嘟嚷着,将被褥扯了扯,盖在身上。空调太冷了。“河族学徒!这里就你一个学徒。好好享受在这里的待遇吧。”我为小憩被打扰而感到微微恼怒,于是语气里含了一些讽刺——虽说整句话本身就是讽刺性质。

“别理她,她只是太累了而已。”梅花落也坐到床上。“大家都不明不白的被抓到这个地方,还要不明不白的接受训练,谁愿意啊?更别提还是跟……”她的话戛然而止。

更别提还是跟一群犯罪分子。我在心里接着梅花落的话继续说。

河族学徒为突如起来的沉默而感到不安,他只是默默的走到唯一的空位上,瘫下睡觉。

我叹了一口气,突然觉得无比疲惫。连灯都不关就睡着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