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猹衫

7684浏览    43参与
初初初初初初初初之邪!!!

无性别梗真好玩嘿嘿嘿
不同角度的渣绘
是猹衫猹请注意避雷

无性别梗真好玩嘿嘿嘿
不同角度的渣绘
是猹衫猹请注意避雷

SinnerSinner

Möbius Loop 「Chara&Sans」

大概是Chara利用重置的时间线逼Sans逐渐崩溃的故事,两个灵魂在无限轮回中折磨彼此。

含暴力描写,脏话,角色死亡

女猹,视角转换,各种二设和错误解读

猹衫猹无差


私设:

人类死亡世界会自动读档,存档只能在地下保存。也可以随时自主读档或重置。

Sans记得大部分时间线,但true reset会严重影响他对之前时间线的记忆。

Flowey/Asriel同理。

其他人没有记忆,但是会有deja vu


*自娱自乐产物,更新随缘

*为ooc致歉


1.

Chara在冰箱里找到了那块巧克力。


她掸掉衣袖沾上的灰尘,从抽屉里翻出一把顺手的刀,然后踏着轻快的步子向废...

大概是Chara利用重置的时间线逼Sans逐渐崩溃的故事,两个灵魂在无限轮回中折磨彼此。

含暴力描写,脏话,角色死亡

女猹,视角转换,各种二设和错误解读

猹衫猹无差


私设:

人类死亡世界会自动读档,存档只能在地下保存。也可以随时自主读档或重置。

Sans记得大部分时间线,但true reset会严重影响他对之前时间线的记忆。

Flowey/Asriel同理。

其他人没有记忆,但是会有deja vu


*自娱自乐产物,更新随缘

*为ooc致歉


1.

Chara在冰箱里找到了那块巧克力。


她掸掉衣袖沾上的灰尘,从抽屉里翻出一把顺手的刀,然后踏着轻快的步子向废墟尽头那扇门走去。人类在大门前停住,凝神谛听片刻后忽然心血来潮地伸出手,用指关节叩响了它。


“Knock, knock.”


剥去往常的刻薄讽刺,故作甜美的声线在死寂之中响起,空无一人的废墟平添几分诡异。


门那边没有动静。Chara顿觉无趣,她靠在墙上等了半分钟,终于决定她的耐性已经到头了。


“Who's there?”


像算过时间一样,门后的人这时才答话,语气稀疏平常。他一贯如此,大多数时间都把情绪小心地藏在那个恶心的笑容底下。Chara想起某次那具骷髅用骨刺把她钉死在地上的时候,鲜血在地砖上犹如破茧的蝶翼伸展直到最后逐渐凝固发黑,骷髅那时露出了堪称真心的笑容,连声线都因兴奋而微微颤抖。


到底是个真正的怪物。


“Hal.”


Chara闭上眼。若有若无的刺痛顺着神经蔓延,昭示着那些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


“Hal who?”


“Hal do you know before I open the door?” 


冷笑话在Chara逐渐冷却的语调下完全成了威胁与挑衅,她还嫌不够似地继续:“Be careful, Sans. You don't want to blast Toriel into pieces, or even worse, Frisk?”


刻意上扬的尾音中满是讥嘲。Sans轻笑一声,Chara确信她从中听见了恼火。


“Let's get this over with. By the way, I've heard that one.”


即使隔着一道门,龙骨炮被召唤出来的响动也足以让Chara听得清清楚楚。心跳条件反射地开始加速,血液喧嚣着激荡起愈发有力的脉搏,发自内心的笑容绽开在她脸上。


她稳稳握住手中的刀,推门走了出去。



界限模糊的是雪地和白骨,咆哮轰鸣的是龙骨吐出的激光,纷扬洒落的是雪尘和殷红的血滴,但Chara笑得依旧放肆。低温或多或少麻痹了伤口的痛觉,她轻巧地跳起,在空中转身腾挪,避开一波又一波潮水般的攻击。


Sans真的很生气。


用刀挡开迎面袭来的骨刺时,Chara想。


她以为不会有什么事能让他在意了。


激光擦着发丝掠过,她大步上前,毫不意外地只砍中了空气。


也许他只是不在乎他自己而已。


蓝色灵魂被握在骨手中狠狠砸向地面,Chara勉强来得及高高跃起,避开雪地里钻出的一排骨头。


他好像还蛮关心他那些废物朋友的。


随着一声尖叫,平地而起的骨刺扎入腹部,从肋骨下方穿过,然后从锁骨旁边冒了出来。Chara被固定在原地无法动弹,身体在痛苦中不由自主地剧烈颤抖,看向对手的眼神却始终没有半分让步。


Sans脸上的笑容此刻才显出几分诚意。更多骨刺从不同角度扎进Chara的胸腔,血顺着它们缓缓流下,在整片白色背景下竟有些触目惊心。Sans不由得上前几步,以便更好地观赏这份景致。她发抖的样子真像只被关进笼子的鸟儿——如果可以忽略那烦人的视线的话。嘿,她是“笼子”才对(ribcage),而那些骨头才是被关进去的飞鸟。


他想试试看,在她呼出最后一口气之前,他能关多少只鸟儿进去呢?


看到骷髅眼眶中异常明亮的光点,Chara几乎一瞬间就明白了他想做什么。哈,一点新意都没有的混蛋。他以为让她死得足够缓慢,她就不会再回来了?


“Woah...you're so pissed o-off, Sansy.” 鲜血伴着破碎的嗓音一块涌出喉咙,她的声音轻得像羽毛飘落。


Sans走上前,安慰似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同时又一根骨刺扎进人类肺部。她说不出话了。


“Tell me, kid. What's so appealing about the ruins that made you come back?” 骨手把她的头发揉乱了。Chara冷笑着看他——他根本就不想要回答。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发泄罢了。


真是遗憾。如果他有幸听见她的答案,恐怕会更恼怒吧。


骷髅笑得有些狰狞,他伸出一只手卡住她的脖子:“Why the fuck did you come back?”


Chara甚至觉得好笑,她的肺都被戳穿了,他还执着于通过这种方式让她窒息?


“How dare you fucking come all the way back here?!” 几根骨头扎进人类支离破碎的身体,Sans发狠地质问。


可是Chara只想大笑。因为 她 知 道 该 怎 么 做 了。


这个混蛋果然还有在乎的东西。


她不介意帮他毁掉它们。


人类的身体毫无生气地倒在地上,体温逐渐接近身下的雪地,她的嘴角却高高翘起,仿佛马上要死去的人并不是她。



“BROTHER! WHY HAVEN'T YOU FIXED THAT PUZZLE? WHAT...ARE YOU...DOING? OH MY GOD-!” 


是那个高个子骷髅的声音。


Papyrus崩溃的叫喊声。


“Bro? I-I'm...please, no-”


她发誓她从没听见Sans这么慌张过。


Chara失去意识前模糊地想着。


SinnerSinner

Control Freak (Chara&Sans)

Chara & Sans,冷cp,GE,请自觉避雷

有提到Frans

读者是Chara,Chara无性别设定

NC-17注意

角色死亡注意


反正避雷就对了


很勉强的Chans,文里这两人没有love只有LOVE,只是发生了x关系而已(?)

这辈子都开不了温情车,只能写出来这种打打杀杀的这样子


物理艹骨,含oral,各种糟糕的描写...怎么也是NC-17级的了,各位保重


 

慎点,看完可以骂我但别杀了我(卑微)


 

YOU'VE BEEN WARNED

评论见

Chara & Sans,冷cp,GE,请自觉避雷

有提到Frans

读者是Chara,Chara无性别设定

NC-17注意

角色死亡注意


反正避雷就对了


很勉强的Chans,文里这两人没有love只有LOVE,只是发生了x关系而已(?)

这辈子都开不了温情车,只能写出来这种打打杀杀的这样子


物理艹骨,含oral,各种糟糕的描写...怎么也是NC-17级的了,各位保重


 

慎点,看完可以骂我但别杀了我(卑微)


 

YOU'VE BEEN WARNED

评论见


墨年流影

无意义短片合集,那只动物是我,内含我衫,福衫和猹衫 如果雷到谁了,这里先对不起一下。

无意义短片合集,那只动物是我,内含我衫,福衫和猹衫 如果雷到谁了,这里先对不起一下。

TokiML

今日份衫猹,请注意查收
p2是我同学拍的,神奇的角度(反正我是直女拍照)

今日份衫猹,请注意查收
p2是我同学拍的,神奇的角度(反正我是直女拍照)

小赤酱

俺这个垃圾来发作品了(?)

俺这个垃圾来发作品了(?)

初初初初初初初初之邪!!!

不翻一下就差点忘了自己在学校和假期里面有多沙雕,咕了多少
对没错又是我来丢人了

不翻一下就差点忘了自己在学校和假期里面有多沙雕,咕了多少
对没错又是我来丢人了

倦怠

可以做情头?
拟人百合注意

可以做情头?
拟人百合注意

小玉芋
undertale/猹衫,想做...

undertale/猹衫,想做一个ask,新人向,和别人比起来是画渣吧,希望有小伙伴来ask吧!

undertale/猹衫,想做一个ask,新人向,和别人比起来是画渣吧,希望有小伙伴来ask吧!

快叫我决心少女!
为大家画饼充饥!猹衫猹【cp意...

为大家画饼充饥!
猹衫猹【cp意义不明】
是指绘所以很简陋的上色【对不起】
这次是魔女梗!
基佬紫女巫chara捡到了一个小骷髅sansy!我爱他们俩
目测有后续,想看刀子吗?
爷爷奶奶们点个赞吧【跪下】

为大家画饼充饥!
猹衫猹【cp意义不明】
是指绘所以很简陋的上色【对不起】
这次是魔女梗!
基佬紫女巫chara捡到了一个小骷髅sansy!我爱他们俩
目测有后续,想看刀子吗?
爷爷奶奶们点个赞吧【跪下】

快叫我决心少女!
本周总汇:指绘赛高!第五人格赛...

本周总汇:
指绘赛高!第五人格赛高!Sally face赛高!undertale赛高!
求求你点个赞叭,我求求你了【哭瞎】

本周总汇:
指绘赛高!第五人格赛高!Sally face赛高!undertale赛高!
求求你点个赞叭,我求求你了【哭瞎】

TokiML

谁能告诉我这是哪个神仙太太画的啊啊啊

谁能告诉我这是哪个神仙太太画的啊啊啊

TokiML

今日份衫猹组糖,请注意查收:D

今日份衫猹组糖,请注意查收:D

红木老头乐
终于回家找到图了!!!!已经是...

终于回家找到图了!!!!已经是两周之前的摸鱼了√

终于回家找到图了!!!!已经是两周之前的摸鱼了√

UnderSham

【猹衫/福衫】自食恶果/Pride

强制梦魇/Greedy回转死亡/Gluttony一样是七宗罪系列。


ATTENTION!!

*UnderSham背景。

*猹视角。

*濒死体验有。暴力行为有。

*很病。

*前文见链接里的归总。


————


那是第一次Ribbon做出这样的行为。

崩溃的骷髅攥着她的脖颈,用尽生命的力气收紧手指。

Chara的眼前满是黑点,画面变成电视里放的无意义的雪花。骨骼勒在脖子上很痛,吸不进空气的感觉很痛。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肺泡里的空气一点点消耗殆尽,无法吐息也无法吸气,像一条从水里捞出来的鱼。


Chara无法抑制的想起在地下时的事,她也曾做过一样...

强制梦魇/Greedy回转死亡/Gluttony一样是七宗罪系列。


ATTENTION!!

*UnderSham背景。

*猹视角。

*濒死体验有。暴力行为有。

*很病。

*前文见链接里的归总。




————



那是第一次Ribbon做出这样的行为。

崩溃的骷髅攥着她的脖颈,用尽生命的力气收紧手指。

Chara的眼前满是黑点,画面变成电视里放的无意义的雪花。骨骼勒在脖子上很痛,吸不进空气的感觉很痛。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肺泡里的空气一点点消耗殆尽,无法吐息也无法吸气,像一条从水里捞出来的鱼。




Chara无法抑制的想起在地下时的事,她也曾做过一样的事。将水里的居民捞到岸上,看着它们憋成酱红色,像被锅煮过或者腌制过一样。

它们匍匐着想要回到水里,她便用刀把它们插在地上。它们攀着她的腿恳求她,她便将它们踢得远远的,像踢球一样,将它们踢到草丛里或者回音花丛里,它们的哀求和惨叫被一遍遍循环,最后化成一堆无用的灰烬。

Chara将灰烬一脚踢散。




“你要杀了我吗,Ribbon?”

Chara并没有真的发出声音,只是用口型诉说着。她知道骷髅「听到」了。它的动作凝固了一下,接着更加用力的将她勒住。

太难受了。Chara心想。这可比被骨头戳死难受多了。

她的力气抽丝剥茧一般从身体里消逝,无力的躺在地上。她看到了Frisk。他冷漠的看着她,仿佛一切都是她应得的。

Chara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知道我们并不是朋友,或者别的什么。”

Chara坐在床边。双脚悬空。她喜欢这种感觉,脚下踩不到任何实物,像是在钢丝上跳舞。

“为什么我做什么需要经过你的同意?”

【……】

总是一惊一乍的Frisk罕见的沉默了。他似乎终于想通了什么,看清了什么。他歪了歪头,为了更好看清她的表情,和她的一举一动。

【我对你的要求,都是为你考虑的。】

【你真的以为,你能完全置身事外吗?】

【你真的以为,事到如今你还能全身而退吗?】

【你真的以为,你能掌控一切吗?】

Chara愣了一下,不是因为Frisk的话,而是他的表情。

他罕见的笑了一下。笑得很开心,仿佛从内心感到好笑。Chara感觉到寒气从背后侵袭到她的脊背。她颤了一下,抱着胳膊,也笑了出来。

她直面Frisk的视线,眼里写着疯狂。

“你真是太棒了。”




Chara知道自己要死了。

她的身体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痉挛,她会在半分钟内死去。

尽管四肢十分不听话,她依旧努力的抬起手,摸上骷髅的脸颊,抹去了它眼角的泪水。

“为什么你要哭呢?”她问,“你明明做了你一直以来最想做的事,为什么要哭呢?”

“和我一起笑吧,Ribbon。”

“这是多么值得庆祝的时刻啊。”

它没有回应,眼里有火焰在安静的燃烧。它用力到自己的骨头都开始受伤,尖锐的骨刺甚至刺入了人类的皮肤。

漫长的沉默过后,它放开了手,开了口。

「闭嘴,你个恶魔。」

Chara没有回应了。死去的人类沉默的看着它,还未凝固的眼珠里倒映着它泪痕未干的样子。

Ribbon扯着脖子上的缎带,蜷缩在Chara的尸体上,终于放声大哭。




“你知道,你只要展现出一点点关心我的样子,我都会很高兴的。”

Chara走在RUINS外面的小道上。她摸了摸脖子——自从重置后她总之下意识这么做,尽管完好的皮肤连勒痕都没有留下。

【sans哭了。】Frisk盯着她,眼里无光,【sans哭了。】他重复了一遍,面无表情,像是燃尽了感情。

“身为帮凶的你可没资格怪我。”

她听到了身后树枝被踩断的声音,熟悉的,固定的音调,像是从机器里播放的一样,与记忆中的分毫不差。

“来吧,没时间消沉了!”

她继续往前走着,脚步轻快,等待着骷髅的出现。

“剧目二马上就要开场了。”




————

只是想写写很疯的猹。

是缎带还没怎么杀过猹时候发生的故事。Frisk也还没那么病,还会被缎带的感情触动。

添加了水下居民的设定。大概是类似塞壬那种形态的居民,但是只能在水里生活那种设定。

UnderSham

欢迎来到UnderSham(假象之下)。

这是一个被Player的恶意、执念、和病态侵蚀的世界。

这个世界的一切正常。除了两个可怜的受害者,和一个加害者。


Attention!!

这个AU是由福衫猹衫为基础的自我满足向AU。

图设来自@-NITRITE-。有二改。

并未完全脱离原作,除了福衫猹之外,其他角色暂时都没有图设。因为我不会画画也没钱约稿

男福女猹双性衫。

如果以上可以接受的话

【下文中出现的角色均指UnderSham中的角色】


Background

在玩家重置过无数次并打了上百次屠杀线后,祂抛下了的游戏,任由这个已经被重置和屠杀...

欢迎来到UnderSham(假象之下)。

这是一个被Player的恶意、执念、和病态侵蚀的世界。

这个世界的一切正常。除了两个可怜的受害者,和一个加害者。




Attention!!

这个AU是由福衫猹衫为基础的自我满足向AU。

图设来自@-NITRITE-。有二改。

并未完全脱离原作,除了福衫猹之外,其他角色暂时都没有图设。因为我不会画画也没钱约稿

男福女猹双性衫。

如果以上可以接受的话

【下文中出现的角色均指UnderSham中的角色】




Background

在玩家重置过无数次并打了上百次屠杀线后,祂抛下了的游戏,任由这个已经被重置和屠杀搞得一团乱遭的世界自由发展。

Chara和Frisk在一条新的世界线醒来。Frisk渴望拥有sans。而Chara想到了一个绝佳的方法来要挟它。

他们强迫sans和他们交往,如果sans拒绝,就在它面前把它的朋友全部杀死。他们失败过,被sans杀死过,也杀死过sans,但他们知道总有一天,他们会成功。事实上,他们确实也成功了。

决心的力量无人能及。





Ribbon(缎带) aka Sham!sans(假象衫):

外表是戴着白色毛绒手套,穿着条纹毛衣,脖子上系着黑色缎带的sans。

它被Frisk与Chara折磨得身心俱疲。每天都被噩梦缠身。噩梦的内容来自玩家一次次重置的屠杀线和Frisk及Chara对它的暴行。是梦,也是曾经的现实。

称呼来自Frisk和Chara送给他的缎带。缎带被人类死亡流下的血和怪物死亡的尘埃染得黑红,脏兮兮的,但异常的结实。缎带平时系在他的脖子上,偶尔会被Chara拿来捆绑用。

它并不知道缎带的来历。它也并不是很在乎。事实上,关于自己的事它基本都不在乎了。

尽管不在乎自己,但周围人的安危却十分在意。尤其是Papyrus。它忍受的一切几乎都是为了保护Papyrus。

里面的条纹毛衣是Chara和Frisk同款。理所当然,是Chara和Frisk给予的。

因为睡眠很差所以眼眶周围有一圈青色。同样因为睡眠很差所以平时经常打瞌睡。

没有安全感。睡觉会团成一团。

由于Chara的虐待长期HP不满,需要进食补充,所以看起来很爱吃。

本身很友善,但会下意识对陌生人类十分警惕。

不相信除了朋友和兄弟之外的任何人和怪物。

有自我毁灭倾向。

它穿的很多很厚,为了遮盖骨头上的划痕。即使如此,它睡觉时依旧会打颤。

骨头上有很多无法恢复的细小划痕,都在衣物能遮盖的地方。

拥有双性的魔法器官。但是无法生育。

盆骨上刻着CHARA,伤痕目前还未愈合。

在背着人类偷偷研究如何阻止RESET和读档。研究的时候会带圆框金属眼镜。




Sham!Frisk(假象福):

男性。外表穿着黑白的条纹衫,黑蓝色小短裤,和制服鞋。头发很乱很翘。

在玩家多次屠杀线后,无法承受良心和道德的谴责与自疚,自主封闭了自己的感情,只留下对sans病态的执念和爱。他失去了应有的罪恶感,对sans的死亡也不再抗拒。

即便如此,他也希望sans能在自己身边。他除了sans之外什么都不在乎,他甚至不在乎sans的感情,他只想占有sans。sans是他的感情燃料。如果sans不在身边,他就是个无情的怪物。

偶尔受到外界刺激或由于某些内因,被封闭的感情会爆发,Frisk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恶心,羞愧,不齿,崩溃,最后再次封闭内心,直到下一次感情爆发。

外表是10岁的男孩,但加上无数次重置的时间年龄大概已经快16了。

由于感情的崩溃记忆也有些错乱,曾经在地面的记忆几乎都消失了,也忘记了自己的生日。所以将与sans的交往日作为生日。

用得最顺手的武器是棒球的球棒。这似乎与他曾经在地面的经历有关。

没有重量,没有实体,是半透明的灵体,不能主动离开Chara直径十米,除非Chara允许。

连自己都触摸不到,只能触摸到灵魂

如果他想,他随时可以与Chara抢夺原本属于他的灵魂。尽管他无法真的战胜Chara,但至少可以一战。

基本是个面瘫,但肢体动作幅度很大,不需要表情也能将心情完全表述出来。

虽然不需要进食但是需要睡眠

大部分时间挂在sans身上,尽管sans感觉不到。




Sham!Chara(假象猹):

拥有Frisk灵魂和躯壳。身体是男性,但内心是女性。所以生活上多有不便,经常会在这种时候被Frisk嘲讽。

经常抱怨Frisk的头发太翘了很难打理。

或许是在Frisk身体里的原因,比起巧克力她变得更爱吃芝士

夺得了Frisk的灵魂和躯壳之后一直与Frisk一同行动。

帮助Frisk干了很多恶事,对伦理所约束的善恶没有什么主观感受。道德感薄弱。

控制欲极强,喜欢发生在自己掌握之中的任何事。

不喜欢任何麻烦的事。如果有捷径,不论多恶的事都会做。

很喜欢笑。但肢体语言很少。

拥有真刀和吊坠盒。

擅长用刀。真刀只有在需要屠杀以及在sans或Frisk面前才会拿出来。

而吊坠盒,没人知道她拥有它。

对于Frisk和sans更像是旁观者,她对sans没有什么感情,与Frisk只是合作者和共犯关系。她帮助Frisk并虐待sans,只是因为她单纯喜欢看fs互相伤害,并且偶尔在上面添两刀。

很难说她真正喜欢什么,在乎什么。看起来做自己想做的事便是她生存的意义。




Other Things:

*在玩家抛下游戏后,Frisk自愿走了伪善线,但意外的使Chara占据了自己的身体。Frisk曾试图夺回灵魂,但是失败了,Chara在知道Frisk想要灵魂的理由后以一种看戏的心态帮助他接近、欺骗、占有sans。

*Ribbon的称呼是Chara起的。她在私下喜欢这么叫sans,这能极大满足她的控制欲。但Frisk更偏向用sans称呼它,只有偶尔在威胁时会用Ribbon这个称呼。

*除了Frisk、Chara和sans本身,没人知道Ribbon这个称呼。比起昵称,它更像在提醒sans自己的处境。

*在Frisk和Chara将缎带给予sans之前,它一直系在他们的手腕。

*Chara喜欢芝士,曾经尝试过用融化的芝士滴在sans身上一点点吃掉,导致sans对芝士好感全无。

*偶尔Chara会让Frisk回到自己的身体与sans交谈或做他想做的。但仅限在他们的房间。被Frisk占有身体后的Chara会进入类似沉睡的状态,但记忆会留在Frisk的躯壳里,Frisk的灵体离开后Chara能够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

*他们目前住在一起,在Papyrus和sans的家。Chara住在sans的房间,睡在另一张床上。但Frisk会和sans睡在一起。

*Chara知道sans在私下研究决心和RESET的能力,比起阻止,她更关心sans能研究到什么程度。


【18.6.10补充】Chara会穿白色小腿袜,Frisk不穿。(人设图未体现)



文:

【福衫/猹衫】怪物会梦见人类吗?

【福衫】强制梦魇/Greedy(NC-17)

【猹衫/福衫】回转死亡/Gluttony

【猹衫/福衫】自食恶果/Pride

【福衫】因果定律/Wrath


图:

初设缎带

假象猹 - 作恶多端

缎带 - 自我抹杀

假象福 - 被忘却的过去

假象猹 - 控制欲

假象福/假象猹 - 被害者与加害者




这个新生AU还并不完善。有新增设定会随时补充。

虽然估计没人搞。不过欢迎各种向以及各种cp的同人创作。欢迎NSFW向同人。只要你搞小缎带,我们就是朋友。

同人发表请打tag#UnderSham#。

婉拒乙女同人不过这个设定应该也没人会搞乙女吧

如果需要ask可善用lof自带提问功能或走提问箱。提问箱提问请附带前戳#UnderSham#以及提问角色。




终于发了。我可以火力全开搞有病二创了。

Money-污

是摸鱼x最后几p有车注意!!!
还有一点猹衫👌
我爽了

是摸鱼x最后几p有车注意!!!
还有一点猹衫👌
我爽了

ColdWar

【猹衫/福衫】回转死亡/Gluttony

强制梦魇/Greedy是七宗罪系列。

就,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把七宗罪写完。总之想写什么写什么。


ATTENTION!!

*我流伪善设定。没有现世报,只有对sans无尽的恶意。

*私设男福女猹。

*伪善猹第二人称视角。

*衫自杀情节有。

*骨兄弟亲情有。

*爽文。特别病。特别、特别、特别病。雷到不负责。

*OOC。

前前文:【福衫/猹衫】怪物会梦见人类吗?←请务必先看这篇再看本篇

前文:【福衫】强制梦魇/Greedy(NC-17)


在一个看似一切如常的清晨,你被Frisk吵闹的声音吵醒。你烦躁的想把噪音源推走,手却穿过了他的身体。他还在你耳边喊着,于是你不...

强制梦魇/Greedy是七宗罪系列。

就,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把七宗罪写完。总之想写什么写什么。


ATTENTION!!

*我流伪善设定。没有现世报,只有对sans无尽的恶意。

*私设男福女猹。

*伪善猹第二人称视角。

*衫自杀情节有。

*骨兄弟亲情有。

*爽文。特别病。特别、特别、特别病。雷到不负责。

*OOC。

前前文:【福衫/猹衫】怪物会梦见人类吗?←请务必先看这篇再看本篇

前文:【福衫】强制梦魇/Greedy(NC-17)




在一个看似一切如常的清晨,你被Frisk吵闹的声音吵醒。你烦躁的想把噪音源推走,手却穿过了他的身体。他还在你耳边喊着,于是你不得不坐起身,用不耐烦的语气问他“怎么了”。

【sans不见了!】Frisk还是那副没表情的样子,但是两只手使劲比划着,【我到处找了都没有!】

“反正肯定是躲在哪睡觉吧。它不见又不是一次两次。”你揉了揉眼睛,对Frisk的大惊小怪内心没有一点波澜。你打了个哈欠,打算继续睡一会儿,毕竟才刚日出,离平时起床的时间还早得很。但你没预料到Frisk会握住你的灵魂。你被Frisk冰凉的手吓得一惊,抬起头,正对上Frisk面无表情的脸。他语气冰凉,仿佛没有一点感情。

【去找sans。】

“你真麻烦。”

你咂了下舌,最终还是离开了柔软的被窝。刚刚那一激灵让你睡意全失。为了避免更多不必要的麻烦和风险,你选择顺从Frisk的意愿,开始寻找sans。

你先想到的是sans的小研究室。你支开Frisk,让他飘到房顶去外面看看,自己则悄悄走到了研究室。研究室关着灯,文件凌乱又井井有条的放在桌子上,你翻看了一下,发现并没有新的研究报告。sans昨晚并没有来研究室。得到这个结论,你将研究室恢复成你来前的样子,锁好了门。

“Frisk,怎么样?”

【没有……周围甚至没有脚印。】

你张了张口,一个猜想在你脑海闪过。你看了一眼焦急不安的Frisk,思考了一下,决定去验证这个猜想。

“你去外面找找有没有踪迹,我在屋内找找。”

【可是屋内我哪都找过了!我连Papyrus的房间都去过去了!】

“傻瓜。”你白了他一眼,由衷感到恋爱中的人真的不可理喻。你打开sans房间的门。sans的房间还是一如既往的乱,被子乱糟糟的团在床上。你在Frisk的视线下走向床边,手伸向被子。Frisk凝固了,他大概也和你有了一样的猜想。

你看了一眼他,他像烧尽了感情燃料一样,站在原地不动了。于是你一把掀起被子。

随着白色被子一起飞扬的还有漫天的尘埃,灰白的尘像是在宣扬着谁存在过的痕迹,掀起的白色的烟里黑红色的缎带格外明显。你看着房间飘散的尘埃,阳光将它们照得通透。鬼使神差的,你抓了一把,舔了一下指腹。或许是心理作用,你尝到了一丝苦涩。

【不可能!】Frisk退了一步,捂住了嘴,对面前的场景抗拒着,【不可能!Papyrus还在,他的朋友们都还在,sans不可能自杀——】

“但事实就是这样。”你抓起一把灰尘,在Frisk的面前扬起,此刻的Frisk看起来随时都要倒下了,“你我都对怪物死去后的灰尘再熟悉不过了,你知道这不可能是别的。”

【可是……】Frisk低下头,刘海遮住他的眼睛,他罕见的嘴角下垂着,【可是。】他重复道,不停地摇着头。

“别太沮丧,不过是再重置一遍而已。”

你拍了拍你的共犯的肩膀,Frisk抬起头,你从他面无表情的脸上居然读出一丝无助。

“而且——”或许这种事还将发生不止一次。

你没有把剩下的话说出来,Frisk看起来已经经不起更多的打击了。你知道Frisk疯起来是什么样子,你还不想被一个只有你能看见的疯子困扰。你偏了偏头,将重置按钮摆在Frisk面前。

“来吧?”

Frisk慢慢直起身,他飘在空中,所以你不得不仰视看着他,这让你有些不快。不过鉴于Frisk此刻的状态,你没有多说什么。Frisk的表情依旧没什么改变,但你知道他已经从打击中恢复一些了。

【走吧。】他说,最后看了一眼空气中的灰尘,【记得带上缎带。】

“当然。”

你扬了扬手。你在审视那些尘埃的时候就已经将它系回了手腕。你微笑着,感受着绑带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毕竟这可是你们独一无二的【爱】啊。”

而Frisk只是沉默地看着你。




是夜。

sans卧在床边。它痛苦极了,身心都是。它疲惫得仿佛下一刻就要昏过去,却不能入眠。身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疼,魔力不停的流失着。它必须分出精力来管理四散的魔力,直到伤口愈合到能够收束住魔力的程度,不然的话——

sans的身体僵了一下,随即蜷缩起来,为自己一闪而过的念头感到愧疚。它知道自己不能死在这里,如果它死了,Chara会对它们,会对Papyrus做出它永远不想看到的事。但是它真的太累了,它实在想要休息一会儿。

一刻就好。sans想。一刻就好。

它任由那些负面的浪潮把自己的理智和自控力卷走,平日里努力封闭的情感让它窒息。或许它真的坚持不下去了。或许是时候该休息了。

它看着自己慢慢流逝的魔力,蓝色的魔法在空气里变成晶莹的透明的亮光,最后消散不见。sans想,它必须要打起精神了,它必须要收束住自己的魔力了,它必须、它必须——

但它真的太累了。

sans躺在月光里,颤抖着闭上了眼。

「对不起,papyrus。」

sans在最后想道。




你坐在沙发边。

Papyrus回房间睡觉了。你看着给Papyrus读完睡前故事的sans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往楼下慢慢悠悠地走,拐进了厨房。你知道sans接下来会冲一杯热可可给你,然后问你为什么看上去不太开心,然后你会假装自己做噩梦一样诉说sans的噩梦,将那些恐怖的梦境从sans的记忆里勾引出来,最后你会威胁sans与自己交往,用Papyrus和其他怪物的生命。

你看着旁边坐立不安的Frisk,内心发笑。明明是经历过无数次的事,为什么他还会这么紧张?但你发现你的心跳也加速了,不是因为紧张,而是兴奋。你咬住自己的食指指节,将嘴角的笑意吞下去。

sans走了过来。

「嘿,kid,你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

你接过它递过来的马克杯。你看着像凝固的血一样颜色的热可可,上面冒着像灰尘一样的白雾。你透过这些,看向sans有些疑惑又有些慵懒的脸,鬼使神差的,你没有说出和记忆里一样的台词。

你张了张口,忍不住说出了溢到嘴边的话:

“sans,你梦到过自己放弃生命吗?”




——————


是私设AU里的sans第一次自杀的故事。

之后这种事还重复了几次,直到自杀与ge线一样成为sans噩梦的常客,他明白了自杀也无法阻止Chara和Frisk,加上Chara和Frisk为了防止sans意外死亡也收敛了些。如果不是主观寻求死亡,它不会再因为魔力流失过多而亡。

于是它放弃了,不再尝试任何方式的寻死。


已经决定搞一个单独的AU了!虽然估计只是一人乐(。

主页和设定都已经写好了,就等人设约稿画完就可以发了!以后会把这个AU相关的所有东西发在主页。这里可能会写点别的UT相关。或许不会,谁知道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