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玄情弑

3813浏览    106参与
北陌城
北陌城

血河:《赌徒》by玄情弑(方应看x你)

  你见过方应看出剑么?那是一柄冰冷带着血色的剑,出剑的刹那仿佛带出了无尽的血河,声势浩大似要将世间万物淹没,如置身于地狱。你隔着血光一线凝望着方应看俊美无双的容颜,他宛如魔神临世在人群中带出一道道飞溅的血花。血河神剑,这是唯有无尽的杀戮方可成就的剑法。

  “吓到你了么?”

  方应看收起了剑,携着满身血气走向你,他伸出手又犹豫着放下,轻声说道。

  你轻轻摇头,你没有被这血腥的场景吓到,只是被眼前这人迷住了而已。

  唇角泛起笑意盈盈,“方应看,我要是被你迷住了怎么办?”你故作忧愁,“从此茶不思饭不想,整日就想着盯着你看。”叹了一口气。

 ...

  你见过方应看出剑么?那是一柄冰冷带着血色的剑,出剑的刹那仿佛带出了无尽的血河,声势浩大似要将世间万物淹没,如置身于地狱。你隔着血光一线凝望着方应看俊美无双的容颜,他宛如魔神临世在人群中带出一道道飞溅的血花。血河神剑,这是唯有无尽的杀戮方可成就的剑法。

  “吓到你了么?”

  方应看收起了剑,携着满身血气走向你,他伸出手又犹豫着放下,轻声说道。

  你轻轻摇头,你没有被这血腥的场景吓到,只是被眼前这人迷住了而已。

  唇角泛起笑意盈盈,“方应看,我要是被你迷住了怎么办?”你故作忧愁,“从此茶不思饭不想,整日就想着盯着你看。”叹了一口气。

  方应看莞尔一笑,“想来我这么好看,你一直看着也不会腻。”折扇一展,轻轻扇动颇为自得。

  你点了点方应看的胸口,“噗,自恋。”娇嗔。

  方应看折扇一收,“方才还说被我迷住了,你这女人,怎生的如此善变?”抓着你的手将你拽入怀中,玩笑道。

  你亦随口胡诌,“女人,可不是水做的?”靠在方应看怀中,你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龙涎香盖过了血腥味。

  忽然,有破空声。

  你的担忧才浮现便已经散去,方应看反手一指,那偷袭之人便已经毙命。武功,真是一样神奇的东西。在这个江湖,你竟也渐渐对生命失去了敬畏之心。忽然意识到这一点,不由得胆战心惊,往方应看怀中躲去。

  “别怕。”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你一下子便觉得心安了。

  你抬头给了方应看一个笑容,“有你在,我不怕。”黏黏糊糊的抱着他,满是依恋。

  方应看含笑摸了摸你的发丝,眼底也浮现出一抹柔情。

 


北陌城

方无:《渴》by玄情弑【END】

北陌城

1-3:《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00天魔舞:《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C〗

01焚香煮茶:《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02商贾遗女:《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03七日之期:《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04雨幕杀机:《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05炮灰退散《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06各抒目的:《难安》by玄情弑(萧瑟x无心)温馨无虐。

07陈年旧事:《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08圣物宝藏《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09灯会灯谜《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10柔情夜:《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C〗

11半面妆:《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12陌凉城:《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13食心鬼:《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14留沁楼:《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15戚红衣:《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16城主府:《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17幽冥花:《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18有情劫:《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19冥花海:《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20芳心错:《难安》by玄情弑(萧瑟x无心)温馨无虐。

21瑶池:《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22酒鬼:《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23凌城:《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26钥匙:《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27轮回:《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28决断:《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29失落:《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30轮回:《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31归来:《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END)

番外:冥花夜。

玄情弑录。

北陌城

27轮回:《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夜白一圈一圈解开包裹着红莲弯刀的白布,绯红的弯刀显露在眼前。
  薄唇轻启,“红莲。”缓缓吐出弯刀的名字,夜白起身将弯刀佩戴在腰间。
  朝两人微微点头,“告辞。”夜白转身朝楼下走去。
  正巧,沈洛白从楼上下来,凌尘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顿时惊喜的起身。
  “醉客前辈!”凌尘惊喜的一声呼喊,连忙迎上去。
  “嗯?”醉客懒洋洋的一侧目,“你是?”略微疑惑问道。
  凌尘姿态放得极低,“醉客前辈,恕晚辈冒昧来访,实乃有事相求非前辈不可为。”一脸乖巧的恳求。
  “哦?”沈洛白摸了摸下巴,“非我不可,难道又是什么异...

  夜白一圈一圈解开包裹着红莲弯刀的白布,绯红的弯刀显露在眼前。
  薄唇轻启,“红莲。”缓缓吐出弯刀的名字,夜白起身将弯刀佩戴在腰间。
  朝两人微微点头,“告辞。”夜白转身朝楼下走去。
  正巧,沈洛白从楼上下来,凌尘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顿时惊喜的起身。
  “醉客前辈!”凌尘惊喜的一声呼喊,连忙迎上去。
  “嗯?”醉客懒洋洋的一侧目,“你是?”略微疑惑问道。
  凌尘姿态放得极低,“醉客前辈,恕晚辈冒昧来访,实乃有事相求非前辈不可为。”一脸乖巧的恳求。
  “哦?”沈洛白摸了摸下巴,“非我不可,难道又是什么异兽?”若说是什么非他不可的事情,肯定是和他御兽的能力有关系了。
  “家妹体弱多病,有幸入了医仙的眼,得医仙出手诊断,方子上唯有一味砂蝎尾晚辈苦寻无果。”凌尘将前因后果娓娓道来,“医仙说这砂蝎活动于沙底,唯有请前辈出手方能引出。”
  “娴丫头让你来找的我啊……”沈洛白微微沉吟,“啧,这还真不好拒绝啊。”有些苦恼的说道。
  凌尘闻之大喜,“多谢前辈!”当即一个深深的低头拱手。
  “唉,这丫头。”沈洛白嘀咕着,“行了,砂蝎在哪儿,我们这就上路吧,早去早回。”他还得替人看家呢。
  凌尘当即应下,“是,前辈。”和沈洛白一起下了楼,便要即刻出发。
  早点拿到砂蝎尾,也可早点救治妹妹,凌尘亦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无心和萧瑟回到了天字一号房。
  靠在床头把玩着玉佩,“轮回之门,是什么?”无心略有些好奇的问道,玉佩在指间打着转儿。
  萧瑟坐在桌前,伸手倒了一杯茶水。
  “轮回之门,只是一个传说中的东西。六块玉佩代表着六道轮回,天道、人道、阿修罗道、地狱道、饿鬼道、畜生道。当六块玉佩被集齐时,持有玉佩的人面前会出现轮回之门。踏入轮回之门,有可能出现在幽冥某处,也有可能出现在亡者墓群之中。据说,亡者墓群中都是死去的墓徒,每一个墓中都有墓徒的遗物。遗物可能是奇珍异宝、灵丹妙药、神符灵器、武功秘籍、神通法门、血脉传承……甚至可以令人不入轮回,长生不老。至于真假,无人知晓。”
  说完了轮回之门,萧瑟抿了一口茶水润喉。
  “天道……长生不老。”无心神色莫名的呢喃了一句,“听起来很……”似乎是在考虑用什么形容词,无心顿了顿没有说话。
  “嗯?”萧瑟没有听清无心的呢喃,“很什么?”
  无心坐起身,“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进了轮回之门,似乎会发生什么我不愿意见到的事。”按了按心脏的位置,沉重跳动的心脏弥漫着一种令人窒息的悲伤。
  此刻的无心不会想到,有些事往往一语成谶。
  萧瑟眸光闪动,“未卜先知?”不着痕迹的敛去情绪,轻笑的调侃。
  无心捂着心脏开始随机发挥,“和尚心里难受。”委屈巴巴的望向萧瑟。
  “哦?”萧瑟懒洋洋的应了一声,瞥了一眼无心。
  瞧见了无心的神色却是目光一凝,不动声色施施然起身,萧瑟慵懒的走向无心。
 
玄情弑录。

北陌城

31归来:《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END)

  一身黑色劲装的男人坐在一块墓碑上,殷红的眸子泛着冷冽的锋芒。他静静的坐着,孤寂从骨子里渗出来,带来一丝脆弱的错觉。

  “你不该出现在这里,秦殊。”苏夜自墓碑间走出,揣在白大褂口袋里的手微微攥紧。

  秦殊淡淡的看了苏夜一眼,“你回来的比预计得早。”轻描淡写的说了这么一句。

  苏夜不由得皱眉,“非法偷渡是重罪。”沉声警示道。

  秦殊奇怪的看了一眼苏夜,“不动手么?”平静的收回视线,“这是杀我最好时机。”说完露出了一个轻松写意的笑容,只是那泛起红光的血瞳,鸷戾的气息压制不住的涌出,...

  一身黑色劲装的男人坐在一块墓碑上,殷红的眸子泛着冷冽的锋芒。他静静的坐着,孤寂从骨子里渗出来,带来一丝脆弱的错觉。

  “你不该出现在这里,秦殊。”苏夜自墓碑间走出,揣在白大褂口袋里的手微微攥紧。

  秦殊淡淡的看了苏夜一眼,“你回来的比预计得早。”轻描淡写的说了这么一句。

  苏夜不由得皱眉,“非法偷渡是重罪。”沉声警示道。

  秦殊奇怪的看了一眼苏夜,“不动手么?”平静的收回视线,“这是杀我最好时机。”说完露出了一个轻松写意的笑容,只是那泛起红光的血瞳,鸷戾的气息压制不住的涌出,那似乎要按捺不住的疯狂之色让他看起来危险无比。

  苏夜蹙着眉,退后了一步,失去了武器的秦殊像是被释放了枷锁,跟个一点就炸的火 药桶似的无法理喻。

  “你将他们送到哪里去了?”

  秦殊微笑不予回答,心有成竹的注视着虚空中的某一点。

  苏夜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所有错误的存在都将被修正。”秦殊的笑容逐渐消失,面无表情冷静得诡异。

  一只黑猫和一只乌鸦从虚空的裂口中蹿了出来,朝秦殊而去。乌鸦歇在了他的肩头,黑猫跳到了他怀中。从墓碑上跳下来,秦殊抚摸着黑猫柔软的皮毛,“这次,也失败了么。”喃喃自语,几步消失不见。

  “秦殊,你到底在寻找什么?”苏夜呢喃着从未得到过回答的疑问。

   无心和萧瑟被裂缝抛出,无知无觉的悬浮在空中。

  苏夜从口袋中拿出了一把手术刀,“不应该存在的记忆要删除掉才行。”开始善后工作。

  失落之地,无心和萧瑟在沙滩上醒来,身上的玉佩已经消失不见。

  “好长的梦,梦见了什么却是记不得了。”无心摇了摇头,怅然若失,却是下意识的将萧瑟抱紧。

  “和尚。”萧瑟抓住了无心的手腕,“我们回竹林雅居吧。”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似从一场噩梦中苏醒。

  “好,我们回家。”

  那是一场漫长的噩梦,仿佛没有尽头。

  鸟雀叽叽喳喳,在枝头跳跃,闪着眼睛目光诡异。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大开的窗户里传来一阵嘶声力竭的咳嗽声,如杜鹃啼血惊飞了枝头鸟雀。

  咳嗽声渐渐的低了下去,只剩苟延残喘的呼吸急促的起伏,然后突兀的停止仿佛气绝。

  雪白锦帕殷红晕染开来,苍白的手指修长纤细,将锦帕团成一团丢到了一旁的桌上。这个动作带着些许情绪,年轻俊俏的公子羸弱面无血色,似真真被病痛折磨得狠了。

  嘎吱——门被推开,侍女踩着莲步进来。

  侍女一身粉嫩袄裙显得娇俏可人,“公子,药好了。”双手端着托盘,上头搁着一盅汤药,一碟蜜饯。

  “咳咳。”清了清嗓子,“这药还喝个什么劲儿,反正都是要死的。”青年这么说道,声音虚弱无力透着病气。

  侍女放下托盘,“公子……可别这么说,夫人去寒水寺上香了,菩萨会保佑公子的病早日康复的。”掀开的盅盖,将药端给萧瑟。

  药石无医所以开始求神拜佛了么?

  “寒水寺……”萧瑟接过汤药一口灌下,“咳咳,下去吧。”倦怠的挥了挥手。

  不知道为何,这个名字听起来有些耳熟。

  萧瑟靠在软榻上,缓缓合上了眸子。

  鸟雀飞走,小院这会儿倒是安静了下来。

  蝴蝶扑闪着翅膀在花丛中穿行,池中游鱼在莲叶间聚散。

  风经过树梢,惊动几片落叶,打着旋儿落下,沙沙声也轻得很。

  ……原来是你啊,寒水寺。

  可惜,你来晚了。

  萧瑟近乎叹息的想道,最后一口气散去,胸膛不再有微弱起伏。

  和尚。

  最后一念消散,温润如玉的人竟直接化作了一捧尘沙,其中一缕金沙腾空朝窗外飞去。

  由侍女引着的无心似有所觉的抬头,一缕金沙飞了过来,绕着他的身体亲昵的转了两圈,恋恋不舍蹭了蹭他的脸颊。

  无心伸出手,“我来晚了。”神色温柔悲戚,喉结上下,艰难的说道。

  金沙溃散,如潮水一般褪去,没入地里消失不见。

  侍女惊讶的以手掩口,“大师,这是?”不敢上前,远远的问道。

  无心摇了摇头,“老衲告辞。”不愿多说,纵身飞离。

  “大师!”侍女的声音远远被抛在身后。

  风拂过面颊,无心闭了闭眼,有晶莹之物随风而去。

  无心站在高高的城墙上,回头最后看了一眼这一座繁华的城池。

  下一世,你会在哪里?

  抬起头望向茫茫天际,寻着冥冥之中的感知,无心朝某个方向飞去。

  我们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这般命运,是宿命的轮回,还是碧落黄泉的诅咒。

  一人生生世世受尽病痛折磨不断夭折,一人却不死不灭滞留人间不停追寻。

《人间我为客》by玄情弑(无心x萧瑟)不死不灭x残血重生。


北陌城

30轮回:《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戚红衣以为冥的提醒只是欢好里的调剂,为了让他更有感觉,毕竟这里是荒无人烟的失落之地。未曾想,这一场心血来潮的鱼水之欢竟真落在旁人眼中。

  司覆雪握紧了拳头,鲜血淋漓。

  清远空灵的铃铛声忽然响起,“魂归来兮——”女子幽幽的声音不知从何而来,失落的花海在一瞬间尽数变红。

  一条透明的长河蜿蜒而来,似星河深邃美丽,将司覆雪和戚红衣分隔。

  这异像仅仅存在了瞬息,便消失不见,与之一起消失的还有戚红衣。司覆雪回头,无心和萧瑟亦是不见踪影。

  天道,无心。...


  戚红衣以为冥的提醒只是欢好里的调剂,为了让他更有感觉,毕竟这里是荒无人烟的失落之地。未曾想,这一场心血来潮的鱼水之欢竟真落在旁人眼中。

  司覆雪握紧了拳头,鲜血淋漓。

  清远空灵的铃铛声忽然响起,“魂归来兮——”女子幽幽的声音不知从何而来,失落的花海在一瞬间尽数变红。

  一条透明的长河蜿蜒而来,似星河深邃美丽,将司覆雪和戚红衣分隔。

  这异像仅仅存在了瞬息,便消失不见,与之一起消失的还有戚红衣。司覆雪回头,无心和萧瑟亦是不见踪影。

  天道,无心。

  人道,萧瑟。

  地狱道,冥。

  修罗道,戚红衣。

  畜生道,沈洛白。

  饿鬼道,夜白。

  六道轮回,开。

  数不清的墓碑林立,每个墓碑上都镌刻着一个名字,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墓碑上的名字,有些已经斑驳不清,有些还看得出浅浅的字迹,唯独没有名字完好的墓碑。

  “这里是墓葬海。”一个清冽的声音响起,“每一个墓碑都代表着一个死去的墓徒,他们绝大数都非常弱小,但其中也不乏有几分实力的家伙。”用冷淡的口吻讲述着这些墓碑的来历,“这些墓碑之中,也许留存着他们的遗产,也许没有。”从墓碑之间走出的男人穿着在无心萧瑟等人眼中奇怪的服饰,且头发很短最长竟仅到脖颈。

  墓徒,苏夜。

  一尘不染的白大褂下是浅粉色衬衫和黑色长裤以及同色军靴,领口的黑色领绳饰品是镶嵌着一颗血色的宝石十字花银饰,而腰间皮带扣则是镂空的纹路设计。

  苏夜吹了吹额前的刘海,“你们可以选择一块墓碑继承里面的遗物,选完就会被传送出去,祝你们好运。”冷淡的口吻亦是略微轻快了些,紧接着却是淡漠的转身离开。

  一步踏出,便消失不见。

  萧瑟动了动身体,发现已经可以动弹了。无心痛苦的捂住了心脏,牵着萧瑟的手却不愿放开。

  “和尚?”萧瑟连忙扶住无心,“怎么回事?”忧惶不安的情绪在这一刻达到了极致。

  一个天字印记在无心的心口大放华光,萧瑟看不见的黑色气息被持续消磨着。

  一只乌鸦不知何时出现在旁边的墓碑上,“你想救他么?”如血殷红的眸子诡异的闪动。

  “谁?”萧瑟警惕的呵斥道。

  “你想救他么?”低沉磁性的烟嗓,如同恶魔诱惑的低语。

  一只黑猫不知从哪里悄无声息的走出来,蹭着无心的腿边绕圈。

  无心不在颤动,磕上了眸子,失去意识。

  软绵绵的声音,“喵~”萌得不行,在大环境的衬托下却让人浑身发冷。

  萧瑟抱着无心的手一紧,“无论要付出什么样代价,救他。”坚定的回答。

  乌鸦扑打着翅膀,落到萧瑟肩头。

  “那么……如你所愿。”

  黑猫跳到了无心怀中,无心漂浮着自萧瑟怀中飞出。

  冥契,缔结。

  黑猫和乌鸦融入了两人的体内消失不见,一种玄之又玄的感应在两人之间产生。

  一道裂缝凭空出现,将无心和萧瑟吞噬。

玄情弑录。

北陌城

02:《与鹰》by玄情弑(尤文x玛格达)

    很多事,我都以为我早就已经忘记了,直到忽然想起时,才发现原来一直都记着。

                                         ...

    很多事,我都以为我早就已经忘记了,直到忽然想起时,才发现原来一直都记着。

                                                   ——玛格达

  第一次去了解他,是因为赞助人下达的任务。

  那天,妈妈和说。

  “玛格达,赞助人有新的指示到了。”

  她的神情有些微妙。

  “嗯?这次是什么?又要结交什么大人物吗?”

  我不明所以。

  “不……这次有点特殊,索然算不上困难吧,但是……唔……赞助人希望你调查一下萨坎子爵的情感生活。”

  将萨坎子爵这个称呼和他联想到一起时,我的第一印象是:

  “子爵?就是上次送我裙子的那位油腔滑调的——”

“咳咳。”

  母亲假装咳嗽打断了我。

“呃,我是说,就是上次送我裙子的那位英俊风雅的萨坎子爵?”

  我连忙改口。

  “对,就是他。他是凡瑟尔城里最著名的花花公子,没有之一;赞助人希望你去跟他以及熟悉他的人聊聊天,看看他到底倾心哪位小姐,有没有结婚计划……之类的。”

  那时候的我对这个花花公子还没有半分心思,甚至还有心情调侃。

  “赞助人……好八卦哦。”

  【真是令人羡慕的纯真。】

  【有些东西总是成长着就丢在了路上,回首时蓦然惊觉。】

  ……

  “说起来,我在边境警备队宿舍附近看到过萨坎子爵呢。他对警备队有兴趣吗?”我在舞会上同他的妹妹闲聊,并趁机寻求情报。

  “哼。”巴尔贝拉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他才不是对什么警备队有兴趣,他只是对警备队里女孩子有兴趣!”

  闻言,我目光一亮。

  “哎?女孩子?哪一个?”追问道。

  “每!一!个!”巴尔贝拉一字一顿的说道,“御东的剑客!不好好穿衣服的欧灵猫娘!戴眼镜的教会女祭司!还有好多好多!他都喜欢!”然后报出一连串的女孩子。

  “呃……就算是子爵大人,也没办法同时追求全部姑娘吧……”我惊讶极了。

  “哥哥总会有办法的啦!”

  “不过,怎么说呢……以我对哥哥的了解,他好像只是喜欢追女孩子的感觉,我是从没见过他真的带哪个回家啦。”

  我若有所思的琢磨着这句话的深意,隐约有所猜想,还需要更多的情报补充。

  我去找了巴里斯大人,萨坎子爵的叔叔。

  头脑正常的女人不会在我这个侄子身上投注哪怕一毫米的感情。

  他轻浮、无聊、愚蠢、傲慢。

  这是巴里斯大人对他的评价。

  子爵大人,您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

  【好奇心的萌芽,原来是从这里开始。】

  【人总是对未知的事物怀有好奇心,越是神秘越是惹人忍不住探究。】

  【一旦泥足深陷,轻浮变为风雅,无聊变得有趣,愚蠢变成城府,傲慢也是高贵。】

  ……

  最后一个目标是侍奉萨坎家的精灵,白星。

  “多美的裙子啊,白星女士,您这件舞裙真漂亮!”我同这位美丽的精灵闲话。

  “呵呵……您太客气了,这是尤文之前送我的……不算什么啦。”她回答了有意思的答案。

  “哎?您跟子爵大人很亲近吧?”我乘胜追击。

  “啊?呃,啊……哦……没,没有啦!完全没有亲近,嗯,我们只是——偶尔会互相送点东西——也不是很频繁啦。” 她显得有些慌乱。

  【白星很可爱呢,如果我是他,我也会喜欢她的吧。】

  【这不是疑问句。】

  没有恋爱经验的我,没有看出来她的表现已经十分明显。

  “那,您知道他有什么很亲近或是很亲密的女性朋友吗?”我继续问道。

  精灵的神色明显的冷淡了下来。

  “您问这个做什么,艾伦斯坦小姐?”

  客气疏离的反问。

  预料之外的提问令我不知所措,“我……我,这个……我觉得子爵大人很帅啊~”但是在精灵看来也许是羞涩难当吧。

   白星沉默了几秒,“不知道。”冷硬的回答道。

  气氛有些僵硬。

  “多么耀眼的一幕啊!就好像是星星与月亮同时挂在天空一般!两位美丽的小姐请让我加入你们的闲聊吧!”萨坎子爵来得很及时。

  “埃伦斯坦小姐想跟您单独谈谈,子爵大人,我先告辞了。”

  白星说完就走了。

  她绝对是生气了!

  “啧啧啧,埃伦斯坦小姐,我不知道您为什么找白星聊这个话题……但精灵女性的情感是很纤细的哦。”萨坎子爵语气不算严厉,是熟悉地调子。

  我轻松了些,“这个……主要是因为我对您确实很有兴趣嘛~”打着哈哈。

  可是下一刻,“哦?看着我的眼睛说因为我喜欢您,我就相信你的话。”他的语气就变得认真。

  看着那双碧绿的眸子,“我——我————”我无法招架,“我认输,我认输……”子爵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

  第一次见他时,我就发现了。

  “哈哈哈哈!”萨坎子爵笑了起来,“好了,好了,我们已经引起太多注意了,就谈到这里吧。无论是谁这么关心我的情感生活,都请替我谢谢他哦~”这个结尾还不算太坏,看起来他并没有那么在意。

  ……

  将得到情报交给赞助人之后,赞助人表示希望有更近一步的了解。

  无奈,我决定去平民窟走访一下,试图打探到更多的信息。

  意外惊喜是,我真的碰到了萨坎子爵。

  他没有注意我,“借过。”语气冷淡客气。

  我同玉簪大姐交涉,希望能跟上去,得到想要的情报。

  不料交涉中,萨坎子爵竟然出来了。

  “怎么这么吵?”他的目光落在我身上,“啊,这不是……”我不由得紧张。

  我戴了面具,应该不会被认出来吧……

  随着萨坎子爵的话语,“呵呵,这不是那位三围88-60-84的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小姐嘛。”侥幸心理宣布破灭。

  他什么时候量的?!

  哦,他送过我裙子。

  不过光天化日之下报女孩子三围真是……他生气了吧……

  这般想着,萨坎子爵还是开口让我进去了。

  和外面不同,里面出乎意料的富丽堂皇。

  “没来过这种地方吧,吓到了?”注意到我的神色,萨坎子爵开口问道。

  “还……还好。”我回答的敷衍,四下张望着。

  却听到他沉声说,“这是第二次。”我顿时收回了目光,“哎?”望向他,“是你第二次窥视我的秘密。”他这么说道。

  而我,“这个……”无法解释。

  “没有第三次了。”萨坎子爵下了最后的通告。

  我沉默接受,“但……但是萨坎子爵大人,您……您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呢?”但还是忍不住这么问道。

  “为了寻欢作乐啊,这还不明显?就这么回报给你的主子吧。”萨坎子爵回答的十分敷衍,却是最符合他往日形象的回答。

  当然,我一个标点都不信。

  “不是这样吧……如果我没猜错,您应该是来见某位特定的女士,她并不是风尘女子吧?”

  我试图猜想。

  “你为什么这么猜?”萨坎子爵饶有兴趣的挑眉。

  我看着他目光灼灼,“因为刚刚玉簪大姐有说,她已经到了。说明您是来见一位从其他地方专门赶过来这里的女士……如果是其他妓馆或是其他夜总会的女孩,那没必要约在玉簪大姐这里吧?”有理有据的分析。

  “你居然会说妓馆这种粗俗的字眼,看来是我小看你了呢~”萨坎子爵轻轻扯开了侧重点,我微微刺痛。

  无视了他的话,“我不会向主子透露的,但我希望您能回答我……您是在见一位自己非常希望、而且很希望去保护她的女性吗?”执拗的问道。

  萨坎子爵不明白,“这个答案,对你有什么意义呢?”我为什么如此固执。

  “怎么说呢……我觉得要是贵族也有真爱啊什么的……我会更难忍受一点……我也知道很幼稚啦……所以您不回答也没问题!我不会对别人多嘴的!”

  我给出的回答,我自己是信的。

  “是的。”

  所以,萨坎子爵大概也信了。

  “呼……我先走了!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的!祝你们幸福!”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掐灭自己萌芽的好奇心。

  【从此以后关上那扇门。】

  【锁上全部关于‘爱你’的门。】

  【那扇还没有机会出现被发现,就已经彻底锁死的门 。】

北陌城

28决断:《难安》by玄情弑(无心x萧瑟)温馨无虐。

  萧瑟站在床边将无心拥抱,“还难受么?”无心抱着萧瑟的腰,翘起唇角。

  用脸颊蹭了蹭艰难的压着唇角的弧度,“嗯……还有点?”无心试探性的问道。

  听到这皮得不行的语调,萧瑟便知道这和尚没事儿了。

  萧瑟松开无心,“行了,撒手。”轻拍了一下腰间无心的手臂,语气轻松的说道。

  “不!”无心一口拒绝,“和尚我还可以……”抬头笑吟吟的模样,一看就满腹坏水。

  一个巧劲儿,无心将萧瑟拉倒在了了床上,一个翻滚调换了上下的位置。

  对视间,双唇...

  萧瑟站在床边将无心拥抱,“还难受么?”无心抱着萧瑟的腰,翘起唇角。

  用脸颊蹭了蹭艰难的压着唇角的弧度,“嗯……还有点?”无心试探性的问道。

  听到这皮得不行的语调,萧瑟便知道这和尚没事儿了。

  萧瑟松开无心,“行了,撒手。”轻拍了一下腰间无心的手臂,语气轻松的说道。

  “不!”无心一口拒绝,“和尚我还可以……”抬头笑吟吟的模样,一看就满腹坏水。

  一个巧劲儿,无心将萧瑟拉倒在了了床上,一个翻滚调换了上下的位置。

  对视间,双唇的距离逐渐的消失,温热柔软的碰触,辗转缠绵的厮磨,是让呼吸变得急促的吻。

  “咚咚咚——”敲门声又响起,萧瑟推了推无心。

  无心抬起身,“何事?”皱着眉颇为不愉的开口问道,打扰别人亲亲我我的都是缺德鬼。

  “回客官,有一位自称司覆雪的剑客说是与您相识,正在二楼等候。”收了钱,一切好说的某书生,掂了掂手中的银子,又赚了额外的一笔。丝毫不顾及上去通报的侍女,听到里面怒意分明的声音拔凉的心情。

  萧瑟推开无心起身整理衣裳,无心蔫了吧唧的叹了一口气,到口的美味就这么没了。

  两人再次来到二楼,在司覆雪那桌坐下。

  “许久不见,不知这次司公子所为何事?”萧瑟懒洋洋的打了个招呼,问道。

  司覆雪的目光望向无心,“我想请无心大师带我去日月教。”一贯淡漠的口吻里透着一股坚定不移的味道。

  无心眯了眯眼,“为了戚红衣?”一眼便看出眼前的司覆雪已经心魔丛生,剑无进境许久。

  “是。”司覆雪坦然的承认,“不破情劫,吾剑无锋。”无情剑有了情牵,便不再锋利,若无法走出情劫便会于剑道一途一生止步。

  所以,也难怪司覆雪不惜要追到西域去。

  “虽然老衲很想一口回绝,不过想来施主一贯不缺钱财唉。”无心忧郁的看了一眼萧瑟,谁让自家萧老板不会和钱过不去呢。

  而司覆雪的回答很简单,一叠厚厚的银票。

  日月教自然是在西域深处的,漫漫大漠黄沙马匹已经不合适,一行三人换骑了骆驼。当然,这一路的花销,都是由司覆雪负责。大漠的月亮格外的圆,也冷得多,月光落下来似乎能结一层霜。火堆熊熊燃烧着,司覆雪负责守后半夜,毕竟大漠的夜晚说不上安全。

  这一路,司覆雪的目光偶尔会在无心和萧瑟身上停留。毕竟无心和萧瑟并没有刻意在司覆雪面前隐藏他们之间的关系,一些习惯性的小动作透露出的情愫常常让司覆雪沉思。

  龙阳之好。

  虽说他对此没有偏见,但是在遇见戚红衣之前,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令他动心用情的会是一个和他相同性别的人。那张绝美的容颜浮现于脑海,一颦一笑都牵动他的全部心思。

  念及此,司覆雪的眸色深沉,整个人越发冷冽。

  戚红衣。

  这个名字压在舌底,预演了千万遍,始终不曾被唤出。

  这情这爱,他将用手中的剑,将之尽数斩断。

玄情弑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